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猛兽横行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3:41:1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猛兽横行

第二章 邪气侵蚀

黑暗淹没掉了这个世界,一轮巨大的圆月悬在虚无的高空,随时都会掉落下来,冰冷的月光如同灰白色的雾气一般,将黑暗中错落有致的树尖显现出来,鬼影似的层层叠叠。163生活网

在这黑色的夜和白色的月光所形成的世界中,前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点橘黄色的灯光,灯光由一点慢慢增加,零零星星散落在眼前。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这条高高瘦瘦的人影来到了这个寂静的村落。

一条鲜红色的血迹小河流一般沿着地形流到了他的脚尖前,刺眼的鲜红色,月光和灯光在这种颜色面前黯淡无光,他从这村落的每一间屋子面前缓步走过。

这些本就脆弱的农家小屋不知被什么力量摧毁成各种奇形怪状的形状,加以遍地的鲜血和尸骸,正常人第一反应都是转身就跑,离开这个鬼村。

这个人的面色已经变得凝重,他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这一片血腥之气中,纹丝不动。

那是一只体型如两头牛般大小的猛兽,通体暗红色显然是血迹染的,两根长长的獠牙让人误以为是野猪,但脑袋上的三颗宝石般的眼睛,却告知所有看到它的人,它是一只怪物。

怪物浑身伤口,裂开的血肉足以塞进去一只拳头,他看不出这是什么造成的伤口,但可以肯定这头怪物已经死了。说明163shenghuo.com

惊疑的神色布满了他那藏在斗笠之下的脸。

蓦地,一阵阴风从他背后升起。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一瞬间一道亮眼的寒光从他腰间闪出,朝他背后的阴风激射而去,他那高高瘦瘦的身形也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从怪物的尸体边无声掠开。

但他快,那股阴风比他还快,他双脚还没落地就已经吹到了他的面前。

“死。”

他震惊之余大喝一声,手中的寒光刹那化作千万,形成一张网将那阴风笼罩在内。嗤嗤嗤,寒光穿透了那片阴风。版权163shenghuo.com

寒光消去,他长剑横在身前,魏立不动。一团没有任何形状的浓烟扭曲着呈现在他的面前,漆黑的看不见底的浓烟之中,两点红光显现,如同两盏血红的灯。

他脸色大变,手中长剑再度激发一片寒光,往那团黑色的浓烟激射而去:“现形。”

扑扑两声,浓烟被这两剑应声击散,它所包裹的东西也终于有了一个轮廓,足有两人高,却竟是一个人,但以四肢着地,那两点红光就是它的双眼。

“这是什么东西?哪有人形的怪物?”

那人猛然吸一口气,长剑剑光大盛,居然将这个被黑暗和浓雾笼罩的村落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连一花一草都看得清清楚楚。

冒着黑烟的人形怪物拖出的黑色轨迹与那道无法直视的剑光撞击在一起,大地微微一震,剑气带着轰鸣声冲上了天空,月光顿然暗了下来。

剑光消失之后月光才开始慢慢变亮,但见这村落已经不复存在,被那一剑夷为平地,那些脆弱的屋子连同村民的尸骸不知去向,被摧毁得连灰都不剩。猛兽横行小说txt全文阅读

一切都恢复了死寂。

那人却禁不住微微踉跄了一下,披落在他身上的月光比刚才更强了,那是浓雾被剑气吹散了的缘故。在这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只有他一个人,高瘦的身躯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那怪物了无踪影。

他踉踉跄跄转身,握剑的手抑制不住地颤抖,吃力地将长剑插入鞘中,身形摇晃不定地离开。

才走两步又停下,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不知何时卷缩在地上,他微微一愣,略一沉思,将那小男孩翻过来。

小男孩浑身血淋淋,痛苦地轻哼了一声,吃力地睁开眼睛。原文163shenghuo.com一看见他那张脸,吓得身子微微一抖。

他毫无感情地道:“就只有你活下来了。”

小男孩依旧盯着他那张脸,满是胡须渣子的削瘦的脸上,却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从左额头处一直划到右腮处,离脖子只有丁点远。

但那双疲惫的双眼却没有如此逼人,仿佛两个失去了一切的空洞,透露出的是一无所有的安宁和疲惫,毫无攻击性。

小男孩满是鲜血的脸看起来极为吓人,干裂的嘴唇吃力地微微张开:“谢谢。”

那人依旧毫无表情,声音也是没有丝毫人类的感情:“你叫什么名字?”

“史易拓。”小男孩答道。163生活网

那人微微皱一下眉头,这名字着实一点都不好听:“告诉我这里发生的事情。”

史易拓眼中流过一丝仇恨,用尽了全身力气,一点一点说道:“有怪物,半夜里来,大家都死了。”

那人道:“这天下如今遍地怪物。”

确实,如今怪物横行的天下,这没什么稀奇的。这些怪物从数百年前就莫名其妙陆续出现,肆虐横行,涂炭生灵。

天下三大家从它们出现的时候起,就一直竭尽全力想要弄清楚它们出现的原因,可惜至今仍旧找不到答案。更为可怕的是,西荒大洲五年前一夜沉没海底,无人能知,身为天下三大家之一的西门从此不复存在,无一幸存。

史易拓连续喘了几口气,断断续续道:“我,我父亲,那三只眼的杀了我父亲,父亲,我却只能看着他这么没了。”

说罢,眼中的仇恨更加浓烈,令他几乎再度晕厥过去。

史易拓这两句话没有给他什么有用的信息,他看着史易拓眼中的仇恨:“如今那头怪物已经被杀了,你要死还是活?”

他的意思很明白,史易拓有可能救不活了,还不如跟随亲人死了痛快。

史易拓愣住了,眼中的仇恨摇曳的火光一样,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空洞:“我要活着吗?”

他不住喃喃自语:“我要活着吗?”忽而道:“我好像迷糊之中还看见了另一只怪物,看不清形状的怪物。”

这似乎就是那人想要知道的,他道:“你知道它从哪里来吗?”

史易拓却费力地摇头:“我不确定是否真看见了它。”

那人点点头:“那就是你昏迷了之后它才出现的,袭击此处的是那头三眼怪,杀了三眼怪的是那东西,碰上那东西是你们的不幸,也是三眼怪的不幸。”

“我要活着。”史易拓目中燃起仇恨,声音微微颤抖,“我要活着,一辈子追杀它。”

那人看着他眼中的仇恨,那不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仇恨:“那不是一般的怪物,只怕连天下三大家都奈何不了它。”

史易拓微微一抖,眼角渗出泪水,却被他硬生生忍住,声音微微变形:“只要是今晚出现的怪物,我一个都不放过。”

他颇费力地扶起史易拓,气息略微粗重:“给我一字一句全都记住了,你如今被它的邪气侵染,迟早会被这邪气吞噬掉,化为它的同类,但我有奇功能压制这邪气。”

罢了顿一顿:“但若你意志不坚定,就算是这奇功也阻止不了你变成那东西。”

史易拓面露不敢置信的神色:“会变成怪物?”

那人道:“那并非寻常怪物,也许不算是怪物,没人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它已经被我重创,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四处为害了,我本意是要杀了你以免后患,因为你已经被它的邪气侵染了。”

说罢,接着问道:“你值不值得我救?”

史易拓咬了咬牙齿,目中仇恨满满:“你要让我活着我只会一辈子追杀它,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天塌下来都不能阻拦。”

那人嘿嘿嘿冷笑起来:“不错,你全村尽死你却能在它的口中活了下来,看来你也有不寻常之处,这一点值得我救。因为你恨它,所以自然不会丧失自我,变成它的同类,这一点也值得我救。”

罢了接着道:“而且能寻得到这东西的,也只有你,你身上的邪气始终会受到它吸引,将你带到它的面前,但到时候你能杀了它吗?你现在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废物而已。”

史易拓看着他:“恩人,你是谁?”

那人闻言嘿嘿冷笑:“我不是你恩人,我来到这里是路过罢了,救你是兴趣使然,毕竟能从那种东西口中活下来的也不寻常,更想试一试我这刚创的功法究竟是否管用。”

史易拓还要再问,身体却没有一丝气力,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几乎已经将他的力气耗尽了,那人道:“我如今就将这压制邪气的奇功传授与你,听好了。”

史易拓无法开口,当下专心聆听,并依言进行运功行气。

当天边微微泛红之时,史易拓方才行完了一遍功,而那人却早就已经不在了。

黎明时分极为寒冷,史易拓望着那一片平地,心中微微颤抖。

究竟那头自己没看清楚的怪物是什么怪物?依稀就记得是一团黑漆漆的浓烟。

究竟这人又是什么人?眼前被某种力量削平的地面一定是他所为,如此强大的力量只怕只有南宫家才能与之相匹敌。

虽然他满口冷冰冰,看似真的不过兴趣使然救了自己,并用自己来试一试这个新创的功法,但史易拓坚信那不过是他不肯承认的借口罢了。

如果再相遇,他一眼就能认出他来,高高瘦瘦的,如同一件挂在竹竿上的披风一样,脸上有一道斜斜的刀疤。

第三章 肉

艳阳高照。

三条野道汇聚一处,各分东、南、西北三个方向,所汇聚的地方是一个小土坡,孤零零的土坡上一间孤零零的客栈,哪怕是在微风中也摇摇欲坠。

一匹马自西北方向的道路上了这个小土坡,在这间客栈门口停下。马背上一个彪形大汉纵身跳下,用力拍了几下满是尘土的破烂衣服,别一别背上的大刀,大步跨进客栈里。

人还没完全跨进去,一脸的横肉蠕动着张开大嘴,粗大的嗓门就把客栈震得微微颤抖:“肉,一斤牛肉,酒,先上一坛,快,要快,饿,饿死老子了。”

客栈里光线稍微昏暗,他一边打量这个小小的客栈,一边挑了门边的一张脏旧的木桌,一屁股坐下去,板凳吱呀吱呀作响。

一个瘦骨伶仃的中年男子这时才散漫地朝他走来,一脸蜡黄,瘦得恍若是一块腊肉,有气无力:“稍等,没有肉,只有素的,酒倒马上就给你上。”

大汉一脸不满,目光凶气微微流动:“没有肉?没有肉你开什么店?”

说着,他环视了一圈这小小的客栈。这客栈里总共就三个人,他自己,还有一名约莫十七八岁的清瘦年轻人,然后就是这名腊肉掌柜了。

这腊肉掌柜闻言道:“客官,您进来的时候没看门口的布告吗?我们这一带都没有肉,不敢吃呀。”

大汉目露凶光瞪了他一眼,手指头凶狠地在桌面上连续敲了几下:“我看那布告干什么,没有肉你叫我吃什么?”

腊肉掌柜仿佛是完全没什么力气去理会他:“方圆几百里就我这一家落脚的地方,如果你不想吃我也没办法留住你啊,要吃的话我现在进去给您做。”

大汉正在拍手上的灰,又要发火,肚子却打雷一样咕噜咕噜响起来,显然不能撑到几百里之外,唯有不住挥手:“吃吃吃,先上酒。”

腊肉掌柜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个笑容,转身给他抱来一坛酒。

大汉脸色又变了,手指一敲酒坛子:“没封严,你自己喝剩的?”

腊肉掌柜刚要开口,大汉不耐烦挥挥手:“走走走,什么都行,饿死老子。”看那掌柜进了后厨的里间,他骂了一句:“没见过这种地方,一家客栈就一个人,掌柜的还是掌厨的。”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冷笑道:“小子,你看他说的门口的布告了吗?”

听那年轻人道:“看过。”

大汉将背上的大刀取下来,用力在桌子上一拍:“看过,还不告诉老子。”

年轻人轻轻一笑,放下手中的筷子:“我识字不多,大概写了这一带几年前出了怪物,当地人都跑光了,希望有高人能将这怪物除掉。”

大汉极为失望:“我当什么事,谁会去除掉怪物,脑子被门夹了。”

此时腊肉掌柜端了一小碟青菜出来,大汉盯着那巴掌大的一小碟,牙缝都不够塞。

大汉额头青筋高高鼓起,怒道:“老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老子炒出肉来,听见没有,老子要吃肉。”

腊肉掌柜脸色一变,连忙不敢吱声地钻进离间,客栈里除了他炒菜的声音一片死寂。

一股香气从离间飘了出来,那大汉嗅了嗅,脸上的横肉微微抖动,一字一句道:“好你个狗东西,现在你有肉了。”

年轻人也嗅了嗅这香味,确实是肉香味。

过了片刻,腊肉掌柜端了一盘肉出来,原本蜡黄的脸此时更加黄了,小心翼翼放在大汉面前,低着头也不敢看。

大汉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对年轻人努努嘴:“小子,过来,一起吃,聊聊。”

那年轻人稍微想了想,端着那碟子站起来,坐到他身边。

大汉给他夹了一块肉,年轻人摇摇头,将那块肉夹回去给他:“我不吃肉。”

大汉夹起来一口吃掉,将酒坛子推给他:“喝酒。”

年轻人笑笑:“我也不喝酒。”

大汉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再塞了几块肉,一脸满足:“掌柜的,你倒说说,你们这出了什么怪物?”

掌柜的点头哈腰,道:“两年前突然出现的,一开始还以为是野猪,各家各户所养牲口家禽每天都有丢失,后来才发现是这怪物半夜里偷吃掉了。”

他接着道:“乡亲们几个也曾要抓它,但都抓不住,进去搜山的十个有八个都没回来,最后非但牲口家禽尽数被吃光。”

说到这,他回忆到了可怕的景象,微微颤抖:“就连小孩也开始莫名失踪了。”

大汉皱起眉头,厌恶地挥手打断他:“我听这些干什么,怪物吃人有什么好听,我问的是到底是什么怪物,你给我讲你们的事干嘛。”

掌柜目露惊恐之色,说道:“那怪物有野猪的鼻子和獠牙,但脑门上却有三只眼睛,舌头如锯,长满了针刺,别说给它咬了,就是让它舔一下也是遍体鳞伤。”

大汉吃了一块肉,嘴里塞得满满的,一面嚼着一面道:“像野猪,那原本就是野猪变的。”

年轻人也点点头:“看来是刚变成怪物的野猪,若一开始及时发现,将它杀了便可除去这个灾祸,已经长出了锯舌,那是已经成了怪物,不再是野猪了,你们最后见到它的时候有多大了?”

掌柜的不用回忆,答道:“两头牛。”

“三只眼睛?”年轻人问。

掌柜的点头:“三只。”

年轻人叹道:“现在只怕不知这么大了吧。”

大汉打量着年轻人:“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笑笑:“史易拓。”

大汉嘿嘿笑,嘴里的肉流出的油汁顺着嘴角留下来,挂在乱糟糟的胡子上:“屎一坨?看不出来你对怪物挺了解的。”

史易拓摇摇头:“不甚了解,只是我小时候遇到过这种怪物,也是我们搜山惊到了它它才开始吃人。”

大汉冷笑道:“那你是逃出来了?”

史易拓神色微微一暗,点头:“是的,我一个人逃掉了。”

掌柜的看着大汉的那柄大刀,道:“好汉,从这里往南的那条道就是去我们那地方的,如果两位能将那怪物除掉,我倒是有一些酬劳能给两位。”

大汉用筷子敲了敲盘子,盘中的肉已经被他几口吃得只剩下了几块,冷笑不止:“你能有什么酬劳?”

史易拓忽道:“这位大哥,我还没问你尊姓大名呢。”

大汉停住手中的筷子,冷眼看着他,令人不寒而栗:“你觉得我不够格?”

史易拓轻轻一笑:“不,只是刚才你问了我名字,我想也应该要知道大哥你的名字。”

大汉一字一句道:“赵阳天。”

赵阳天嘿嘿一笑:“你的报酬是什么?”

掌柜的道:“我原本在我们那地方有点积蓄,算是我们那家境最好的一户,我有百两黄金藏在地下,如今家破人亡,只剩我一人,那百两黄金也没用了。”

赵阳天抬手打断他:“你皮包骨头我怎么信你是个富人?”

掌柜的抬手正色道:“我对天发誓。”

赵阳天双眼微微放光,抹了抹嘴巴,对史易拓挥挥手:“小子,麻烦把我的马牵到门口,今天就让这掌柜的知道,我赵阳天是什么人。”

史易拓若有所思,看看他,又看看桌子上的大刀,赵阳天冷道:“怎么?你想趁我杀那怪物的时候跟我抢百两黄金?”

掌柜的闻言目露喜色,连对史易拓投去恳请离开暂时回避的目光。

史易拓略一沉吟,终于还是跨出了客栈。

赵阳天那匹马就在四周吃草,尾巴正悠闲地晃着,在太阳底下一边晒着暖呼呼的阳光,一边低头咀嚼。

史易拓还没来到那匹马面前,赵阳天背着大刀摸着肚皮从客栈中跨了出来,把手指放进口中吹了一个响亮的哨子,那匹马闻声跑了过来。

赵阳天翻身上马,抓了缰绳,对史易拓冷道:“小子,不要再见了,从此以后你该知道赵阳天这个名字了,帮老子多传传,哼,真当老子不知道老子吃的那是什么肉么。”

两腿一夹,马匹一声嘶鸣,冲了出去,直上南道,卷起一路烟尘,眨眼很快就没了影子。

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从屋里飘出来,这时候才闻到,显然血是刚刚才放的。史易拓跨进客栈,果真如他所料,那蜡黄的掌柜趴在桌子上,艳红的鲜血流了一桌子,从脖子里流出来,一直流到地上。

他举步进入厨房,却看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躺着一条被刮掉血肉的狗。

准确来说,已经不能算是一条狗了,它有三排牙齿,而且那鲜血淋淋的爪子,明显是老虎的爪子,这是一只已经变成了怪物的狗。

这就是他为什么不肯吃那盘肉的原因,从闻到香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这肉有问题。

史易拓头也不回地离开客栈,踏上南道。

第四章 空城中的黄金

清晨时分,天边浮现一抹乳白之色。

史易拓长长的影子从自己的脚下拖到前面去,因地面不平看起来变得畸形可怖。从那条鬼影一样的影子看过去,横着一片断瓦残垣,零散各处的废物,在晨光中一片死寂。

散落于废墟各处的尸骸都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上面挂着一触即粉碎破烂的衣物,泼在断壁和灰色街道上的血迹早已干涸。

史易拓永远不会忘记这种景象的,他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的就是他那已经不复存在的家乡,五年时间里不断出现在他的噩梦里,令他无法挣脱。

而在这五年时间里,这样的景象他陆陆续续又看到了许多许多。

忽而一声马啼声响起来。

史易拓纵身跳上破败的屋顶,极目环视,远处黑压压的森林潮水一样,包围了这个小镇。他借着这些破败的房屋所成的掩体,消无声息,小心翼翼潜伏过去。

那是一间大宅院,想来就是那腊肉掌柜的家了。院子的围墙一片漆黑的颜色,明显是被大火烤黑的。

史易拓伏在屋顶,静静看着那匹马,不动声色。

赵阳天站在院子里侧头侧脑,看样子百思不得其解。他不住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四处敲敲打打,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

他放弃了院子,每一个角落都被他摸了一个遍,看来并没有什么发现。史易拓看到他往院子的地上吐了一口痰,一定是在破口大骂,气呼呼地在石阶上坐下,恼怒地挠着他那鸟窝一样的头发。

蓦地,他盯着石阶边的两尊石像,疑神疑鬼地把脑袋凑过去看。他把手伸进石像的嘴里,刹那满脸放光,如同一朵花一样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只见他从石像嘴里拉出一个小小的把手,那宽大的院子中间一片尘土飞扬,慢慢出现了一道缝,那道缝在石板摩擦所发出的声音中慢慢变大,最终在响声停止的时候变成了一个大洞,长宽丈余,里面黑漆漆的。

赵阳天满意地拍拍手,迈着一摇一晃的步子站到那大洞边,他的口水几乎都要流出来了。这口大洞恍若几百年都没有人打开过,里面一股阴凉之气冒出来,夹着一股泥土发霉的味道,一条石阶从地底深处伸出。

但赵阳天却闭着眼睛,狠狠吸了一口这恶心的空气,哈哈大笑,搓着双掌就要往那石阶跨出第一步。

就在这一瞬间,一团巨大的黑影从黑洞里猛然扑了出来。

“哎呀。”他大叫一声,往旁边就是一滚。

怎知这回那怪物却中途把獠牙往旁边一挑,正好挑到了他的屁股上,他整个人立即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他跌跌撞撞爬起来,背靠着墙壁,双手举刀,浑身抖颤不止。

他迅速吹了一个半响不响的口哨,墙角里的马匹一声嘶鸣,撕开四蹄从他身边跑过,径直从大院子被烧坏的大门中奔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妈了个巴子的。”赵阳天又惊又怒,看着那匹将他抛弃独自逃命的马,脸上露出了绝望。

只见一头有如三头壮牛般巨大的怪物,浑身粗糙的皮毛,张开血盆大口,两根獠牙高高抬起,爆发出一声震动天地的吼声,三只宝石一般的眼睛死死盯着赵阳天。

史易拓满脸震惊,万万没料到这怪物居然是被关在地底下的。

这怪物化作一团黑影,朝着赵阳天扑了过去,迅疾无比。

说时迟,那时快,赵阳天撒手将大刀放开,一把抱住了那巨大的獠牙,怒喝一声:“给老子趴下。”

也不知他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用自己的身体将那怪物的脑袋按在了地上。

但如此一来,他的大刀被他抛掉,反而进入了绝境。他用尽全力按着这头怪物,稍有松弛自己立即被挑飞,但若不拿了那把大刀,始终无法杀了这头怪物。

他震惊无比,眼中满是惊慌,因为使劲过度脸色通红一片,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如雨一般流下来。

“妈了个巴子的。”赵阳天声音里带了些许哭腔,气愤非常。

倏地,一条人影落在那大刀边,了然无声。他大吃一惊,旋即猛然惊喜,仿佛于黑夜之中见到了一只萤火虫一般,扯着脖子大叫:“小子,杀了这东西,快帮老子杀了这东西。”

史易拓俯身捡起那大刀,慢步来到他身边,气得他暴跳如雷,破口大骂:“快杀了它,小杂种,老子早就知道你想抢了老子的黄金,老子毙了你,你信不信老子毙了你。”

史易拓对他点点头:“我下去看看到底有没有黄金,如果有的话再说吧。”

赵阳天一怔,如此说来,为什么这头怪物会被关在地底下?

过了片刻,史易拓从那大洞中漫步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一块闪闪发亮的东西,高举着对他晃了晃:“确实有黄金,据小弟目测,应该有百两确实不错的,那掌柜的没有骗人。”

史易拓手中寒光一闪,将顶着他的那根獠牙齐根斩断,怪物扬天怒吼。它的力道这么猛然一空,赵阳天迅速闪身让开。

史易拓将手中大刀一抛:“你答应过人要杀了这怪物的,否则不能白拿这黄金,我也会拿一两块,所以就帮你一刀吧,剩下的看你的了。”

那怪物咆哮着撞断了一根柱子,屋顶应声塌了一角,史易拓仿佛就是一个没有重量的影子,无声无息地飘开。

赵阳天伸手抄住他抛过来的大刀,震惊无比:“你到底是谁?”

史易拓道:“史易拓,不用多想,你肯定没听过的。”

那怪物本就没有理智,被关了这么久,加之断了一根獠牙,如今看到只要是会动的东西都会毫不迟疑的扑过去,根本不理会刚才将自己獠牙斩断的是谁。

现在它看到的会动的东西,只有眼前的赵阳天。

赵阳天哆嗦声音道:“史兄弟,饶了我吧。”

说着,那怪物咆哮着朝他扑了过去。

史易拓冷道:“你是要我像你一样,在别人求助的时候把你杀了,然后独吞这黄金吗?”

他说的是那掌柜,那掌柜绝望之中求助于赵阳天,但赵阳天却将他杀了。

赵阳天绝望地扬天惨叫:“救命啊。”

听得轰隆一声,那怪物发出一声长啸,诺大的身躯怦然倒地。

赵阳天瞪着眼睛,一滴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流到他的眼角边,滴落到他干枯的嘴唇上。

那怪物巨石一样倒地不动,浑身皮肉开裂,鲜血从它三只眼睛里慢慢流出来,从那粗大的鼻孔里流出来,从那血盆大口里流出来。

就在眨眼前它离赵阳天只有几步之遥,眨眼之后,却已经彻底不能动弹了。

救了他的不是史易拓,而是站在他与怪物之间的人,一名身姿窈窕的少女。

猛兽横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猛兽横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威胁严帝泽的动作很温柔,考虑到她现在双颊肿的厉害,他没有现在就立即剥削她,只轻轻吻了下。男人脸色微变,见她右腿不敢动,他轻轻脱下她的鞋子,一块很大的红肿浮现在脚背上,隐隐透着青紫。他沉着脸抬头盯着她,她以为他会骂她,却听他道:“是不是伤到筋骨了?”苏乔昔怔了一下摇头:“应该不会,扯到才会疼,而且就是表面这块红肿疼,里面不疼。”闻言男人不动声色松了口气:“狄康,去将阿罗叫来。”“是!”应了声,狄康迅速的离开了

  • 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不合常理不加还好,加了这个微信,仿佛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很多看他表演的妹子纷纷上来要求加微信,一时间,林帆俨然成了一个名人。林帆有点懵,他这么受欢迎?甚至,还有男的上来加他微信,说是想跟他两手泡妹子。尼妹!林帆心中忍不住吐槽,信仰有了,麻烦也不少。看了眼信仰值,已经收集了一千多,又可以学习一个红色魔法了,当即不再表演,准备回家。信仰值固然越高越好,但他现在累了。“小兄弟,等下。”突然,有声音从背后叫道。“你叫我?”林帆回头看去,

  • 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医仙第6章女警宁静“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过我吧大哥!”瘫坐在地上的猴子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别看江少云穿的破破烂烂的,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赖。之前他还在心里嘀咕那些被江少云放倒的兄弟就算爬不起来,哼哼总该有吧?现在他的两条腿酥酥麻麻的,就是使不上劲儿。他这才明白那些兄弟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江少云走过去拍了拍猴子的脸,“小样儿,还以为你被烫了一下不会再看玉佩了,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听江少云夸自己,猴子也不知道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 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仙盟聊天群第6章滚,给我远远地滚咔嚓咔嚓!白珊珊银牙紧咬,捏着拳头,骨节发出一阵脆响。她虽然是女人,但骨子里却有着暴力倾向,并且性格刚强,比男人还要男人,十分争强好胜,尤其是在打架这一方面。之前,她乃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结果因为将一贩毒头目打成重伤而被降职,到了现在市公安局的审讯员。她来到这里才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止是所有犯人都心惊胆战,就连许多干警都十分畏惧她,对她敬而远之。刚才,她听说眼前这小子居然能一个打七个,这一下激起了她的胜负欲。掏出钥

  • 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六章被叫傻子了眼下,马上到月底了,又该到交两个儿子的束脩费用了。云氏正琢磨着跟大女儿多绣几幅绣品,日夜不停地赶工,想必应该可以补贴上的。当然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给乔儿养伤。她这后脑勺伤到了,当初苏大夫都说这个孩子凶多吉少了。而如今虽说清醒过来了,可是却又出现新的问题了。这孩子自从醒来半个月了,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过,看人也是双目无神,老是发呆。村里的孩子们都叫开了,都叫这个乔儿的孩子傻子了。这么下去,乔儿将来可怎么办

  • 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护花小村医第6章治疗钱老板陈波吩咐好后,吴老板就去寻找鲈鱼去了。不一会儿,吴老板就提着一个小袋子再度走了进来,袋子里面装着鲈鱼的腮。陈波看了看拿起两片鱼鳃,贴到吴老板的肚脐眼上,轻轻的按揉着。片刻后,那令人恶心的黄水就开始渗出来,陈波示意他自己来按揉,再过些许,当肚脐眼就已经不在渗出黄水了。吴老板长出了一口气,赶忙朝着陈波鞠躬,笑着开口道:“大师,这次救我性命多谢您,改天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还有雪梅啊,你们那个投资,我

  •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人生最糗事“好。”霍庭深愣了一下,眼神复杂的起身去一旁打电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安笒已经疼的浑身无力,只能虚弱的靠在沙发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察觉到手里多了一杯温热的东西。“姜糖茶。”霍庭深开口道,又指了指旁边的盒子,“衣服在这里。”安笒赶紧的喝了一口姜茶,一股暖流迅速在身体里蔓延开,小腹的绞痛慢慢缓解下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她痛不欲生,她喝了整整一杯姜茶,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一脸尴尬道:“

  • 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下马威“娘……”顾长歌怔愣地站在门口,她难受极了,高烧让她面色泛红,本就柔弱的身量在病容的衬托下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倒。可是下一个瞬间,顾长歌的双眼都泛起了微微的腥红,她犹如一头被激怒的小兽,眸中满是狩猎前的杀气腾腾。那两个赌棍没注意到顾长歌出来了,还在对妇人踢打,嘴中骂骂咧咧。顾长歌死死咬着牙急促喘息着,她红着眼睛往前跨了一步,四处张望,忽然看到墙根堆着几块补墙剩下的土砖,当下毫不犹豫地就抄起一块黄砖冲上去照着一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