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重生之末日拯救者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4:59:4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重生之末日拯救者

第十章 :人无横财不富

有钱好办事,揣着上万元的巨款,陈竹没有花多少功夫,就找到一家距离汉大和天缘旅馆都很近的房子,因为地处开发区,一墙之隔又正在大兴土木,所以租房的价格比陈竹理想中的还要便宜,两室一厅带厨卫的房子,一个月下来,居然只要三百五。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本来以陈竹的意思,随便租个房子,单间或者一室一厅只要带厨卫都足够了,不过既然价格能够承受,大点小点都无所谓。反正以他的习惯,活动的场所,基本也就是电脑前,床,厨房卫生间,大一点的唯一好处,大致也就是杂物垃圾堆得多了,还能有条走路。至于说打扫清理什么的,那得看什么时候游戏维护,陈竹又恰好有闲暇。

在陈竹的哄劝之下,洪亮也在隔壁租了一间房,原本陈竹是提议合租的,只是这时候两人还不太熟,洪亮也不缺钱,于是从合租变成了比邻而居。反正三国群英聊天系统很强大,一墙之隔和住在一起,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租了房,自然也少不了买电脑,有着那份记忆,陈竹算得上电脑方面的专家,自然不会去买那些价格昂贵不实用的品牌电脑。随便找几家店铺,两人就以五千不到的价格,买到了足够组装两台性能很好的电脑的部件。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买好电脑,装好网络,也就不用去网吧了,也就省得陈竹再看到向真,眼不见自然心不烦。

值得一提的是,胖子洪亮虽然不像向真那么精通游戏,对电脑的精通,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陈竹有着领先胖子洪亮十几年的电脑知识,在某些领域,依旧是拍马都赶不及的洪亮。在那份记忆里,洪亮可是汉大乃至整个汉市,最为厉害的黑客。陈竹和向真玩游戏所用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外挂插件,基本都是洪亮随手做出来的。只不过陈竹和向真本性有着很大不同意,向真很多时候都是用那些外挂插件乱来,例如搞什么泉屏秒杀,无敌模式等等,基本动不动就会被游戏公司封号,陈竹则只是简单的利用外挂来辅助,比如说让角色自动杀怪,自动寻找BOSS,自动做繁琐任务等等。三国群英本就可以一机多开,有了外挂辅助软件,陈竹就能更轻松的多开,甚至能自己的号组队杀怪杀BOSS。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当然,如今的洪亮,才刚刚接触三国,还沉迷在游戏激情之中,暂时还没有做外挂的想法,但是有陈竹提供的简单外挂模本,洪亮很快就其完善得无可挑剔,而且更加隐蔽,就算是三国群英运营的公司,在短时间内,也不太可能觉察到有人作弊了。

在陈竹的介绍下,洪亮顺利的在天缘旅馆找到了一份兼职。反正有全自动外挂,两人也不必时时守在电脑前,晚上上班睡觉,白天下班睡觉,电脑里面还在哗啦啦的积累游戏资源,生活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随后,陈竹又想起三国群英曾经最大的BUG,在他的提议下,洪亮的执行下,两人很快找到了一个短时间内暴富的方法。

三国群英最大的特色,就是BOSS级别怪物多,三十多个城池外面近百个地图,每个地图都有若干BOSS不定时刷新。但是打BOSS并不轻松,不管低级高级BOSS,打玩家的伤害都很高,按着普通的方法组队打,运气不好的话,收益还不如打普通怪,甚至有时候连药钱都赚不出来。但是陈竹洪亮合伙之下,很是无耻的利用曾经最大地图BUG,将BOSS卡在一些特殊地方,使得它们带的小兵过不去,自己也不能移动不能攻击。163生活网

三国群英从零二年夏季开服,一直到零七年初都还很火,线下交易盛行。短短的几天时间,陈竹和洪亮合伙,居然就从游戏中赚到了几十万的巨款,这还是在两人将最好的装备和资源用在自己的大小号上之后,如果把号上的装备和号本身算进去,估计收入都已经过百万。而实际上如果不是洪亮的号目前等级还太低,对高级怪物打不出伤害,他们还能赚得更多。三国群英中的玩家,花上几万几十万的稀疏平常,在这游戏开服之初,一件稍微像样的装备,都能卖几百甚至上千。在陈竹那份记忆当中,零四年的时候,三国群英推出过几件顶级神器,那些性价比较高的神器,每一件甚至能换到一辆豪车。

当然,那些顶级神器,也只有张辽吕布等几个顶尖BOSS掉,那些地图虽然很早就开放,但是以陈竹他们现在的级别,连走到那些地图都完全不可能,吕布他们带的小怪,一个技能下来,都可以秒杀一片七八十级的号。以陈竹四十出头,胖子三十来级的号,连看都不敢去看,更别提还要拉着跑一段距离卡地图了。推荐163shenghuo.com实际上,在神器开放的时候,游戏公司早就修复了那些前期存在的问题,想要卡也不可能了。

所以陈竹和洪亮在三国群英之中赚钱,看似一片光明,实际上留给他们的,其实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后面的时间里,各种游戏工作室开始大规模投资之后,散人玩家就很难赚到大钱了,陈竹在那份记忆里,也曾经买过一个高级号,当过一段时间职业玩家。那时候的他,每天随着队伍去打各种顶级副本和BOSS,每天的收入,基本也不会过百。因为人手和组织能力方面问题,散人玩家,基本是不可能去碰吕布他们那种能秒杀全屏,动不动万人讨的级别怪物的。

不过那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陈竹关心的只是他现在赚到了钱,而且还是很多钱。

有了钱,最先要做的,自然是要享受生活。说明163shenghuo.com当然,以陈竹的性格,有钱没钱,都先要享受生活,实际上不管曾经多么的绝望的时候,陈竹依旧在利用手头仅有的一点钱享受生活。

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手头有一块钱,就先吃馒头填饱肚子,有五块钱,就得吃肉包喝蛋汤,有了十块,就要去吃回锅肉炒饭。

而最好的享受,自然莫过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和胖子洪亮有钱没钱死玩游戏不同,有了钱的陈竹,这几天里除了每天去淘宝号上看自己有多少钱之外,心思浮动的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找老跛子接触。

老跛子真名叫赵德全,因为做的都是些缺德生意,所以周围的人暗地里都叫他缺德鬼,在那份记忆里,陈竹和老跛子赵德全其实算得上很熟悉,因为开发区那会儿面临拆迁,这一片混乱得很,陈竹在照看天缘旅馆的时候,没有少遇到麻烦。很多时候,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胡老板不在的时候,都是赵德全出面帮忙解决。有着某些背景的赵德全,在这一块还是相当有威望的,周围的三教九流,没有什么人不敢不给他面子。

当然陈竹找赵德全,并不是想去接触某些方面的东西,也没有让赵德全各他提供某些方面服务的想法。否则以他和赵德全那时候的关系,也不得落得三十出头,还是老处男。实际上那会儿陈竹不仅和赵德全很熟,和赵德全店里的大部分姑娘,也都关系还不错,如果单纯的说要进行某些交流,甚至都不需要花钱。

只是陈竹,对那种行为,有着本能的抵触,倒不是说他看不起那些姑娘,就是不想碰触那个方面,仅此而已。

陈竹找赵德全,只是想去买个新拐卖过来,样貌什么都还不错的姑娘,帮忙洗衣做饭整理家务等,当然,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交流互动一下。想这些事情的时候,陈竹一点不觉得自己太过分,反正那些女孩子被拐入那一行,所遭遇的绝对比跟着他,要凄惨得多。至于说拯救广大失足妇女什么的,陈竹连做梦都没想过。他没有那能力,也没有那么伟大的抱负。

就在陈竹淘宝号上收入过百万的时候,赵德全终于传来好消息,他接到一个容貌身材学历都很不错的女孩儿,更难得的是,那个女孩儿还是自愿出来卖身的。

第十一章: 命运作弄人

得到好消息,陈竹看了看自己唯一的短袖,已经半个月没洗了,实在没法穿出去见人了。开发区附近,虽然也有一个小市场,兼卖菜卖衣服杂货,但是距离隔得有点远,这时候距离既定的见面时间,也不过半小时,实在懒得跑一趟,只能把包里唯一的外套,也就是从家里带来的那套地摊西装套上了。

身上穿着西装西裤,脚下踩一双十块钱的解放鞋,又是大夏天三四十度,这个样子,难免有些怪怪的。寻思半响,陈竹又戴上了一副足以遮住半张脸的平光镜。说起这副眼镜,还是高中一个女同学送的,这份记忆懵懵懂懂现在还不理解,但是三十岁的那份记忆,陈竹很清楚那女同学的意思。当然不是叫他带有色眼镜看人,而是觉得他脸比较长,戴上这么一副眼镜,会略微显得有点酷。

或许是因为那份记忆的后半段,五感消退很厉害,近视到了五六百度,所以陈竹在戴上眼镜之后,突然有种由衷地舒服感,这种感觉,就像是全身精光的人,套了一件衣服,暖和而舒适。

那个时代,那个行业,流行的都是现金交易,所以陈竹还得背上一个洗得有些泛黄的包。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少有人能相信,陈竹背后那个破旧的包里,足有三十多万的现金。

三十万,是赵德全开出来的一口价。三十万买个女孩做家务,无疑是太过奢侈,不过陈竹现在有了钱,加上买过来,也不是真的单纯做家务那么简单,所以他还是决定去看看。如果那个女孩儿真如赵德全所说那么美丽清纯,又还是自愿的,陈竹也会考虑是否买回来。

相比于拐来的,自愿的至少有个好处,那就是至少不会三天两头跑掉了,还要扣身份证什么的,弄不好警察什么的还会查上门。能少掉很多麻烦,就算多花点钱,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开发区周边,生意本来就不怎么好做,又是大热天的中午,茶楼门可罗雀。一两个服务员懒懒的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看到有人进门,略微打量了一眼,待看清陈竹这怪异的形象之后,却是连站起来的欲望都没有。

酷暑难当,也只有那些刚刚进城,还没有找到工作的农民工,才会穿着从家里带来的外套。除去那副怪异的眼镜不算,陈竹现在的形象,还真是和刚进城的农民工没啥两样。话又说回来,在那份记忆中,陈竹什么事情都做过,自然也去建筑工地打过工,只是因为力气不够大,干不了重活,最后被迫放弃了卖力气挣钱的想法。实际上除了多读过几天书,陈竹打不打扮,无论气质还是形象,其实和农民工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准确的说,他就是一个农民工,而且还算不得很合格的农民工。

一夜暴富的陈竹,倒是没有那些暴发户一样的心理,并没有和两个服务员计较,自顾自的走到一张桌子上坐下,也懒得点茶,就那么无聊的望着门口发呆。

不点茶,倒不是舍不得那几块钱,而是陈竹就那品味,在他看来,喝那怪苦的茶水,还不如直接来一杯凉白开。

大致坐了三分钟,陈竹眼角微微一缩,心里面居然有了几分紧张,因为一道倩影远远的出现在茶楼前方的街道上,如果所料不差,大致应该就是赵德全所说的女孩子。虽说是花钱买回去,第一次做这种事的陈竹,难免有着相亲一样窘迫。

然后,陈竹陡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怎么是她?

走到茶楼门口的女孩儿,美丽,温婉,却因为风尘仆仆显得格外憔悴。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半个月之前,陈竹才见过一面的刘晚霞。只是和那时候比起来,刘晚霞似乎消瘦了不少,也憔悴了很多。

老天!

陈竹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瘸一拐的赵德全,果然随之出现在茶楼门口。

“该死的老跛子,我诅咒你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是跛子!”

陈竹真的很想把这句话大声吼出来。

大致是没有想到,陈竹会装扮得如此怪异,所以赵德全进了茶楼,东张西望了一阵,并没有走到陈竹这张桌子,而是远远的坐在了一个角落,随后,不出陈竹所料,刘晚霞也坐到赵德全的旁边。

陈竹很抓狂,心里开始寻思,是不是趁着赵德全还没有认出自己,赶紧开溜。反正那个老跛子,也不是什么好人,放他一次鸽子,也没什么大不了。

而后,陈竹的目光落到了刘晚霞的脸上,距离并不太远,视力目前还很好的陈竹,一眼就看到了她眼中密布的血丝和眼角隐隐的泪花。

随后,是三分钟漫长的沉默。

然后,刘晚霞突然惊慌失措的站起来,双手掩面的就要朝着茶楼门口跑去。

很显然,刘晚霞终于认出了陈竹。

“丫头,你可要想好了!”

赵德全的声音并不严厉,倒像是长辈在劝导后人。刘晚霞犹豫了片刻,终于停下了脚步,看来她已经没了选择。

这个时候,陈竹终于想好了,走到赵德全的对面坐下,随手摘下眼镜放在桌面上,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三十岁,生与死的经历,让陈竹更加的沉稳,处变不惊。

“呀,竟然是你这小子,你你……怎么搞成这副德性?”已经和陈竹见过很多次面的赵德全,还真是被陈竹这副奇怪的模样给雷到了,一向沉稳的他,说话居然变得有些结巴。

“没人洗衣服也没时间去买!”陈竹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朝着犹犹豫豫不知是该坐下还是转身逃跑的刘晚霞点了点头:“海,晚霞,好久不见了!”

“嗯,你们认识?”赵德全看了看刘晚霞,又看了眼陈竹,将刚拿到手里的茶谱又放回了桌子上。

“老同学!”陈竹略微点头,将茶谱顺手拿过来,“赵老喜欢什么茶,小子请客,晚霞呢,要不要来一杯?”

赵德全脸色变幻不定没有说话,刘晚霞犹豫了足有十秒,然后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坐到赵德全的身边,用轻若蚊蝇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

“三杯大红袍!”陈竹朝着服务员喊了一句,然后一把扯下背后的包扔给赵德全,“赵老,钱都在包里,多的那一点,是您的辛苦费!”

两万的辛苦费,简单的交易当然值不得这么高的价格,可是陈竹却没有犹豫。这也是他的性格,不决定的时候,会反复思索,一旦决定下来,就不再犹豫。

眼见陈竹如此豪爽,赵老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刘晚霞则是用不敢置信的眼光看着陈竹,过了片刻,才似乎终于想明白了什么,恍然的点了点头,只是神色更加显得凄苦。

第十二章 :明天再去见老板,可好?

都是刚从银行取出来的现金,一扎一扎的数起来倒是快.赵德全也是做大事的人,自然不会斤斤计较一张一张去数,将多出的两扎随手揣进兜里,然后将背包递给刘晚霞:“这里面是你要的价格,陈小老板够大方,我就不额外从你手里收取辛苦费了!”

有钱就是老板,陈竹扔垃圾一样丢出三十多万,在赵德全心中,自然上升到了老板的地位。虽然赵德全依然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有钱的陈竹,会去旁边一家小旅店打工,但是这并不妨碍赵德全对陈竹态度变得亲热。

按着本来的协议,陈竹是只需要给三十万,赵德全的辛苦费都要从刘晚霞手里扣的。陈竹很清楚,赵德全虽然被称为缺德鬼,其实比起开发区另外几个做这一行的,已经算得上有良心的大好人了,实际上赵德全并不强迫那些女孩子做什么,在他那里的那些女孩儿虽然都是被拐卖过来,但大都是被拐到了城里找不到事情做无路可走或者自甘堕落的,他既不采用暴力逼迫,也不扣压身份证。当然,在取得他最基本的信任之前,他也不会显得太宽松,所以刚去的时候,必要的措施还是要采取的,毕竟做这一行本身风险很大,不管有无背景,都没人敢太过掉以轻心。陈竹也是因为对赵德全印象还算不错,才舍得花那么大的本钱,一方面是因为那份记忆里面,赵德全对他的照顾,而另外一方面,则是陈竹本能的觉得,他和赵德全,应该还有打交道的时候。

交易完毕,将刘晚霞的身份证交给陈竹,接下来就是喝茶聊天了。陈竹对茶不感冒,也不是很喜欢说话的人,所以只是随意的坐着,静静听赵德全摆一些汉市的趣事,刘晚霞则是忙着数包里的钱,她可不是赵德全那样做大生意的,每一分钱都是命,自然要一张张数清楚。

等到刘晚霞将钱数清楚,不想继续枯坐的陈竹将身份证扔给刘晚霞,站起身来扬了扬下巴:“走吧!”

五味陈杂的刘晚霞将背包抱在怀里,亦步亦趋的根在陈竹身后,面色不断的变幻,也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怎么想。

已经作下决定的陈竹,懒得去想以后的事,虽然这次交易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值得后悔的了。一样来自农村,从小就洗衣做饭的刘晚霞,做家务自然没有问题,唯一令陈竹比较郁闷的就是,实在太熟悉了,有些事情有些话,似乎不太好说出口。要知道,他花这么大价钱买个女孩子回去,可不仅仅只是做家务!

心情并不太好的陈竹,没有说话的欲望,心情更复杂的刘晚霞更是不会主动开口,如此走了将近一里多路,路过一家邮局的时候,刘晚霞才打破了沉默,“喂,你能不能稍微等会儿,让我先把钱寄回去?”

陈竹点了点头,在刘晚霞转身准备进银行的时候,才突然开口问道:“你妈妈检查结果出来了?”

“肾结石,需要做手术,可能还要换肾!”

陈竹默然,只能感叹造化弄人,那么孝顺的女孩子,却要遭遇这么不幸得事情。

将钱寄回家,路过公用电话亭的时候,刘晚霞又找陈竹借公用电话卡。零二年的时候,手机还是稀缺物品,就连城里很多人,都还是用的电话卡。不过陈竹在先前去取钱的时候,已经顺带买了手机上了号。

既然不缺钱,必要的设备,总还是要准备的。

先前见到陈竹丢出去几十万,刘晚霞惊疑不定,这会儿见陈竹配备手机,倒是没有想太多。那个年代,农村基本还没有手机,实际上在零二年的时候,红旗镇绝大部分家庭连座机都没有,一个村有那么一两部电话就不错了,有的村想要接个电话,甚至还得跑到邻村甚至镇上。不过好在刘晚霞的妈就住在医院,医院倒是配备了一部公用电话。

进城没几天,突然寄回去那么一大笔钱,显然是没法解释的。刘晚霞电话刚打通,才说了两句,就眼圈一红,泪水滚滚而下。

虽然不知道刘晚霞的妈到底说了什么,想来肯定是很不好听的话。陈竹心里有些替刘晚霞不值,不过他毕竟有过一份三十岁的记忆,大致也能理解刘母的想法,犹豫了几秒,他从刘晚霞手里接过电话,大声说道:“王婶,您先别忙着骂晚霞,我是他同学,就是你们家坎上的陈竹,对,对,就是朝阳坡地陈竹,您听了我的解释,要是还觉得应该骂晚霞,您怎么骂我都没意见!”

电话那边的咒骂声暂歇,然后传来惊疑不定的声音:“竹子,你怎么会和晚霞在一起,你实话告诉我,晚霞她现在在哪里,到底在干什么?”

“您知道的,我考的实汉市大学,目前晚霞和我都在汉市。距离开学还有些时间,所以我在打工挣生活费,晚霞刚好前天也找到了我们公司。我们公司胡老板是个很好的人,刚好前一段时间老板娘也生病了,和您的情况差不多,所以在听到晚霞的遭遇之后,很是同情她,最后答应给晚霞借一笔钱,不过我和晚霞都要签下合同,我大学毕业要到他公司工作,晚霞则是未来八年都要为公司干活,而且只能领到基本生活费了。您就放心好了,晚霞真的不是您想的在做这种事。您也知道的,我从小到大,都是不撒谎的,您就放心好了!”

陈竹上中学的时候,要从刘晚霞家门口过路,经常也会到刘晚霞家里邀她上学,所以刘晚霞的妈王英对陈竹算是非常熟悉。陈竹上大学之前,可是老实出了名的,所以王英虽然还是有所怀疑,但也暂时相信了陈竹的话。

刘晚霞感激地望着陈竹,似乎第一次认识陈竹,又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最后只说出两个字:“谢谢!”

“我们之间,客气什么!”陈竹从刘晚霞手里接过空包背上,然后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希望你到时候别骂我无耻就好!”

一想到自己只想买个女孩儿过日子,却把老同学买回来了,陈竹就头大。可是如果花那么大价钱买刘晚霞回来,只让她洗衣做饭,陈竹又有些不甘心。

三十万啊,在那份记忆里,那么多年加起来,陈竹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赚到这么多钱。

陈竹住在二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刘晚霞又迟疑了,精神恍惚的她,被陈竹拉了一下,才浑浑噩噩的走上楼梯。

陈竹看到刘晚霞浑浑噩噩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犹豫,不过在想到三十万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顿时又横了下来。

那可是三十万,要知道,陈竹的姐姐陈红出嫁的时候,他姐夫文清送来的聘礼,才区区三千啊!

也就是说,这笔钱他如果拿回去取老婆,只要不找大富大贵之家的女孩子,足以娶到几十个了!然后陈竹又想起他的姐姐陈红,心里又是忍不住一阵抽痛。

陈红从小到大,也比他聪明得多,成绩也比他好很多,虽然说姐弟俩都是各自班上的第一,但是陈红每次很多科目都是满分,差点的也都接近满分,而他则偶尔才有一个满分。可是因为家里穷,陈红初中都没能毕业就被迫辍学了。聪明伶俐,长相也相当不错的陈红,因为家里穷,又被父母所迫,最后只能嫁给一个老实巴交,空有一身力气的庄稼汉。

不过,相比于刘晚霞,姐姐或许算是幸福的了!

陈竹最后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这就是我的租房了!”陈竹指了指凌乱的屋子,老脸忍不住一红,因为没想到会买回来一个老同学,所以陈竹连最基本的打扫都没做。厨房大厅到处都是垃圾,橘子皮花生壳方便袋糖果纸哪里都是,整个大厅简直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

不过刘晚霞显然心不在此,在听闻说这房子是陈竹租的之后,原本暗淡的双眸忽然间变得有了一丝神采。就在陈竹回身关上门之后,刘晚霞忽然扑过来,紧紧抱住他,用蚊蝇般的声音在他耳边说:“明天再去见老板,可好?”

第十三章 新生

“什么?”

被突然袭击,少女青春气息扑面而来,陈竹一时间傻眼了。虽说他将刘晚霞买回来,本就没安什么好心,可他心里都还在犹豫怎么开口呢,人家就主动扑上来了。

这世界好生凌乱,没有过什么经验的陈竹,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在哪里了。

“我……”

刘晚霞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做个决定,却没被陈竹理解,心里又是恨又是羞,想要明说,却是说不出口了。

然后,反应有些迟钝的陈竹才终于明白了,原来刘晚霞是不相信他陈竹能拿出这么多钱,所以当他是替老板跑腿的了。随后,陈竹又想到刘晚霞刚才那句话的含义,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很是犹豫该不该将计就计。

不过,在想到以后长久的日子,陈竹终于以莫大的定力压下了心头的邪念,轻轻地拍了拍刘晚霞的肩膀,“真的很对不起,晚霞,但是我还是不得不实话告诉你,买下你的就是我,不是你想的什么大老板!你如果想骂我,就尽管骂吧!”

刘晚霞傻了,就连陈竹退开之后,她都依然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半响没有任何动作,张着的小嘴,也合不拢来。

神经大条的陈竹,不太理解刘晚霞为什么会这么震惊,抬脚将鞋底的糖果纸甩开,继续说道:“所以说呢,未来的五年里,这里也算是你的家了。以后做饭扫地洗衣都是你的事情了,当然洗衣机煤气灶那些东西我都会很快让人送来,对了,那间空着的卧室,以后就是你的卧室了。床具用品等会儿我也会让人送来。”想到自己未来打算做的事情,陈竹连忙又加了一句,“对了,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进我的卧室,当然里面如果脏得无处落脚了,我会喊你打扫的!”

呆呆傻傻的刘晚霞这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然后爆出一句陈竹很无语的话,“竹子,你是不是抢银行了?”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能抢银行的么?”陈竹扯下身上的西服,扬了扬他那瘦骨嶙峋的手臂。其实说起来,陈竹双臂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肌肉,力道其实不小,要不然他也没法背着一个大药袋在绝壁之间攀援,自然也没法抱着一个人翻过两米来高的围墙。不过陈竹的腿上力道,就差了太多。所以莫说像他姐夫那样背着三四百斤健步如飞,他在身体状态不太好的时候,背个两百斤,估计都站不起来。

听到陈竹说不是抢银行,刘晚霞明显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继续追问道:“那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当然是赚的!”

陈竹将大厅里唯一的一个小凳子递给刘晚霞,才继续道:“说起来也算是非法手段吧,不过性质和抢银行有所不同,不会有警察什么的来抓。不过这种投机取巧的事情,估计再很难有了,所以接下来具体要怎么赚钱,我还在思索。我心里倒是有个想法,就是不怎么适合我,倒是挺适合你的。”

陈竹笃定他用游戏赚钱,不会有警察抓自然是有他的道理,一来他们利用外挂,以胖子洪亮的手段,游戏公司未必能发现。二来零几年的时候,网络方面的法律还很是不健全,基本不管游戏方面的事情。所以理论上说,他们在这个时候的行为,应该只能说是不道德的,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订相关的法律。

“有什么方法适合我?”刘晚霞听到有适合她的事情,不由得眼前一亮,不过想到陈竹所说的话,不由得有些担心,于是又加了一句,“是不是也是非法的?”

“长远之计,当然不能是非法的!”陈竹回忆了一下那份记忆中的事情,大致计算了一下时间,然后继续解释道:“不过前半年,恐怕赚不到多少钱,至于以后多少总能赚到一些钱,至于能不能赚大钱,就要看你的能力了!”

听说暂时赚不到钱,刘晚霞灼热的目光稍微黯淡了一点,不过她也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女孩儿,倒是静下心来,四周张望了一下,朝嘴指了指:“有不有水喝,我从上车到现在,已经有了快两天没喝水了!”

“自己……”陈竹本想说让她自己去找,不过想到刘晚霞刚来,于是转身从卧室里取出一大瓶可乐。喝可乐抽红金龙,那是陈竹十几年里养成的习惯,抽烟基本都是抽红金龙,喝饮料只喝可乐,准确的说是只喝百事可乐。以前洪亮每次去买饮料,问陈竹喝什么,陈竹的回答都是—要么喝百事,要么喝白水。

渴得受不了的刘晚霞,抱着两升的可乐,一口气喝了小半瓶,才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

等到刘晚霞缓过气来,陈竹从她手里接过可乐,自己也灌了几口,顺手将瓶子放在墙边,回到屋里拿出一包方便面丢给刘晚霞,“也有几天没吃东西了吧,先押一下,等下我们出去吃饭。你这次从家里出来,是谁带着的,张家湾的汪婶还是油炸坪的李婶?”

“李婶,知道我妈要钱救命,偷偷摸摸找到我说带我出来挣大钱,我也知道她是做什么勾当的,可是当时我没有选择。从家里出来,我身上就三块钱,中途就在红山寺买了一碗洋芋,可是老咸老咸的,一路来可渴死我了!”几天就吃了一碗洋芋,刘晚霞这会儿活脱脱饿笼里放出来的,很没形象的一边往嘴里塞方便满,一边含糊不清的解释着。

“三块钱……”陈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磁悬浮列车上面,一碗素面都要十五块,一瓶矿泉水都要五块,可乐等饮料更是十块甚至十几块。就连坚持认为活着就要享受生活的陈竹,都不敢奢侈的在列车上买吃喝,就更别提只带了三块钱的刘晚霞了。不过那个专门祸害自己镇里女孩的李婶,也真够缺德的,拐卖一个女孩子,少说也赚几千,居然连在路上买瓶水都舍不得。也难怪后来被人家打得哭天喊地,连个劝架的都没有的。

三分钟不到就解决了一包方便面的刘晚霞也不管可乐是不是陈竹刚喝过,抱着又灌了几口,才靠在茶几上喘粗气。这一路来,她可真是渴坏了死了。从家里到车站用了一天多时间,昨晚李婶说去给他联系工作,身无分文的她,又在车站里坐了一晚上。今天见到陈竹的时候,她不仅饥渴交加,而且困乏得不行。本来在茶楼还准备喝几口茶再走,却被陈竹一催,浑浑噩噩的就跟着走了出来,汉市本来夏天就热,大中午一路晒过来,她都快脱水了。

刘晚霞不介意,陈竹自然也不介意,其实他和刘晚霞初中的时候,没有少在一个杯子里喝过水。红旗镇除了街上,可没有什么自来水,学校自然也不可能提供什么开水,老师学生,基本都是喝冷水,而且还得自己去打,学校旁边就有一条小溪,饮水洗碗,基本都是在那个沟里。只是陈竹对环境卫生什么的不怎么讲究,对吃食饮水干净,却很是在乎,所以更多的时候他都是去学校后面井里打水喝。那时候陈竹家里真心穷,以至于陈竹连个像样的水壶都买不起,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陈竹去打水,两个人一起喝。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陈竹和刘晚霞初中三年里的关系,好得不能再好,甚至连一点小争吵都没有过。

看到刘晚霞很困乏的陈竹,索性再给了她一包方便面,烧了点开水泡了让她吃了个半饱,让她先睡一觉再出去吃饭。

却不想刘晚霞实在太过困乏,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大晚上。本来晚上要上班的陈竹,跑到隔壁给胖子说了一声,暂时翘班带美女出去进餐了。反正店里有胖子洪亮顶着,老板晚上也压根不会来,所以陈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令陈竹完全想不到的是,就这一顿饭,将他的人生,推向了完全不同的轨道。

重生之末日拯救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末日拯救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