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农门弃妇:王爷娇宠田园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5:11:1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农门弃妇:王爷娇宠田园妻

十一章 再遇司徒南

小九瞥了眼翻白眼的大黑狗,从它眼里感受到了它对商迟浓浓的鄙夷,像是捉弄它,便睁着大眼睛瞎说道,“对呀,迟姐姐我可喜欢狗了,只要跟了我狗都非常的听话,如果它们不听话,我就不给饭它们吃。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本来大黑狗想在抗议一下,做一点不受训的作为,一听没饭吃,立马收回了心思,一边嫌弃碗里的白饭青菜不好吃,一边大口大口的吃。

商迟坐在一旁目瞪口呆,然而小九还不够,继续说道,“迟姐姐,你干嘛给它我们吃的饭菜,狗不都是吃残羹冷饭的吗?”

商迟还没回,大黑狗便不乐意的嚎叫两声表示抗议。

商迟差点被饭噎住,不可思议的看着大黑狗,然后对小九竖起大拇指,“真有你的,这都可以。”

商迟觉得这狗果然是条好狗,连人话都听得懂,小九可爱的做了个鬼脸,笼子里的大黑狗黑毛下的狗脸都黑透了。

一顿饭在两人一狗的打趣中吃完,吃完饭后,小九跟着收拾碗筷,见商迟拿药去煎,出声说道,“迟姐姐,我们的药不够用,我在吃两剂就可以啦,大黑最少还要五剂才能好。”

“大黑?谁啊?”商迟不解,看了看手中的药,想想也是要到镇上一趟,顺便看看要不要把钱存到钱庄去,就怕杨家来洗劫她家,钱放不住。

“它就是大黑呀。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小九跑到大黑狗面前,指着它说道,商迟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给取的吗?”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小九笑眯眯的把大黑狗从笼子里“抱”出来,商迟看着笼子里任由拖曳的狗,为它感到默哀,这名字哪是取,肯定是随口叫的吧……

“没问题,挺好的,狗如其名…”商迟扬眉拍手,小九环住大黑狗的脖子,笑眯眯跟它来了个真诚的眼神交流。

大黑狗内心表示真想弄死这个死孩子,可惜它不会说话,不然铁定跟小九打起来。

按照小九的提议,商迟跟小九合力把铁笼掀了顶,在里面铺上长矛草,又在不大的屋子里重新搭了张小床,两人一狗便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

第二天商迟一早便去了镇上拿药,大虎带着几个工人正在凿地基,选了今天的日子挖地基开工,听到动工声音的邻里几个人,在知道商迟建房后,不知有多眼红,直接跑到工地里问东问西。

这动静没多久就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了商翠花的耳朵里,商翠花气势汹汹的往她家去。

这些商迟都不知道,她此刻正从钱庄出来前往药铺,走进药铺没见到掌柜,只有小五在忙前忙后,看到商迟马上把人叫进了后堂。农门弃妇:王爷娇宠田园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对于热络的小五,商迟只好无奈的强调不是来卖药材的,只是来拿药的不需要这么高的待遇。

不过小五也是个不大的孩子,他没有听商迟的话还是把她带进了后堂,然后备好茶水说是去叫掌柜。

不等商迟拦住,便意外发现后堂里面还有个人。

司徒南喝着茶,笑意连连的看着商迟,“小夫人,我们又见面了。”

微微诧异之后商迟点了点头,没有打算继续交谈,司徒南这个人看起来很容易亲近,但是自从上次那事之后,在得知他们身份不凡,这种人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

似乎知道商迟并不想与之交谈,司徒南便放下茶杯,走了过去。

“小夫人似乎对在下有些误会,”司徒南上前,那一脸的交好表情看的商迟不好拒绝。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司徒公子怎么在这?”商迟出声,司徒南摆手,“给我家主子配药,小夫人呢。”

“我也是来拿药的。”商迟说着就刚好看到老掌柜走了进来,连忙走了过去。

“掌柜,上次的那些药能不能再帮我配几服。”商迟询问道。

老掌柜微微诧异,抚了抚胡须,沉吟出声,“老夫开的药可是够剂量的,小夫人不能乱用,这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商迟歉意的点头,“我知道,掌柜你只管给我开就是了。农门弃妇:王爷娇宠田园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那老夫便给小夫人在开三服。”掌柜说着便去拿药,商迟站在一旁,司徒南好奇走上前,神色疑惑,“小夫人来拿什么药,我看老掌柜紧张兮兮的。”

商迟翻白眼,“跟司徒公子无关。”

“真小气。”司徒南虽然嘴上这么说,眼里却是毫不在意的笑意。

不多时掌柜便把药包好拿过来商迟,商迟感激的付上钱。

“劳烦掌柜的,好特地为我亲自过来。163生活网”商迟说道,一开始她是不知道老掌柜很忙,后面才发现老掌柜一直在另一个堂里忙活,毕竟是这小镇里最大的药铺,白天忙得很,她不过是因为几株灵芝便得到老掌柜的特殊待遇,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小夫人不必多虑,是老夫叫小五留意的,老夫有一事相求,不知小夫人有没有空听老夫几句。”老掌柜示意商迟进屋说话,商迟点头。

一旁的司徒南却看着商迟手上的药包邹了邹眉头,鼻翼间飘来的那股药味,分明就是带着剧烈毒性的毒草,这东西一般药铺是禁止出售,这个小女人…

司徒南微微眯起双眼,眸中流光溢彩。

商迟注意到了司徒南打量的眼光,心中凛神,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走进屋子里,不过心里要远离这个人的想法更加重了。

“是这样的,老夫这边有一些甘灵子的种子,此草药需要种植的土壤要求比较高,老夫也没想过要拿去种植,刚好遇到小夫人来售卖野灵芝,野灵芝的土壤正适合甘灵子的生长,所以老夫想让小夫人把甘灵子的种子带回去种,当然,产出来的草药按照市价你收七成你看如何。”

老掌柜一口气把事说清楚,商迟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缓过劲来才深吸一口气,这个世界沿用了前世游戏世界的根本,像甘灵子这种草药,在前世游戏里,是属于一种极其珍贵的药材。

不过见掌柜的如此说来,甘灵子的草药价格暂时并不高。

商迟思索着,由于前世常年浸淫在交易商行,对物价的站控推断有一定的能力,甘灵子这种草药按照时间推移,后几年价格绝对翻天,只要她偷偷私扣一点种子,那么…

第十二章 种草药

商迟的想法几乎一闪而过,脸色却没有一丝破绽,微微笑道,“掌柜严重了,这事好说,不过因为野灵芝生长在山里,虽然有幸被我采摘了,但保不准种植了甘灵子不会被人发现,万一种植好了却被人采了就得不偿失了。”

这话商迟可不会作假,风险确实不小,除了一处在深山里比较安全,其他两处就在前往深山入口的山坳里,最近因为她挖山参导致好多人往山上跑,只要细心的便能找到那些位置。

“这事老夫也确有考虑,老夫倒不是为了草药的收成去,最主要是想看看野灵芝土壤种植出来的甘灵子成色品质如何。”老掌柜解释道。

商迟了然的点头,“掌柜是想做实验对吧,那行,我就去试试,不过掌柜要告诉我怎么种植,我没种过,怕给它种死了。”

“这你就得问司徒公子,老夫也不清楚。”老掌柜见商迟答应了,抚了抚胡须,叫小五端进来一个红木盒子,然后递给商迟,“小夫人,这里面是甘灵子的种子,种子不能放在过于阴凉和干燥的地方,常温状态下便好,关于种植的事情,小夫人就问司徒公子吧,老夫铺里比较忙,就不能亲自招待小夫人了。”

商迟笑笑接过盒子,摇头,“没事的,掌柜你去忙吧。”

待到老掌柜离开后,商迟才转身看着一直不说话的司徒南,指了指盒子,语气冷硬了些,“司徒公子,这是你的请求?”商迟把请求两个字说得重了些,司徒南摇着折扇,有些无奈,“没办法啊,在下不太会打理草药,就劳烦小夫人了。”

感情我是乡野村里的就会打理一样,商迟翻了个大白眼,接着说道,“你又拿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过来,又是因为你那主子?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一并说出来,不用整天麻烦老掌柜。”

商迟这样说的目的是想早完早散,虽然没有什么可以证明司徒南不是坏人,但心里总觉得此人危险,那个刀疤男更加危险。

司徒南还真认真的思考了两下,随后说道,“没有了,多谢小夫人关心。”

“那你把草药种植的方法告诉我吧,不然你恐怕看不到长成草药的甘灵子。”商迟说道。

“小夫人跟我上山,我示范一遍便可。”司徒南笑意盈盈,商迟一愣,顿时有些黑线的眯起了眼睛。

司徒南知道其中一处野灵芝的生长地,他完全可以自己拿去种,她根本就不会发现,就算发现也不会怎样,毕竟那又不是她的地。

可司徒南却偏偏让她去种,这是为什么?

商迟心里沉了沉,没有询问出声,有些东西能问,有些却不能问。

盒子里甘灵子的种子不少,足足有二两重,这种子若是全部种下,收成绝对不低,虽然私扣别人的东西不好,但既然现在东西在她手上,她也算有权决定东西的去向,大不了到时候说种的时候死了一些,药草又不是种十棵十棵就会活,在这种没有科技培育的时代,能有七成活的就不错了。

商迟心里打着小九九,没看到司徒南的视线又落到了她手上的药包上。

良久,司徒南有意无意的开口,“小夫人,不知你这些药是用来干嘛的?”

商迟回神,严肃的看了眼司徒南,正色道,“司徒公子,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请你不要过问。”

“小夫人误会了,在下略懂医术,只是从这药味里闻出些名堂,里头可是有烈性毒草,这东西很危险,而且朝廷是禁止私自售卖的,小夫人用来做什么?”

司徒南说这话就有些意味了,商迟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朝廷禁用这个她倒是不知道,掌柜的只告诉她药草毒性强,不能用手抓,可没告诉她这东西是禁卖品…

而且司徒南的背景,莫非他真是官家人,以前的老旧制度,禁卖品抓到是不是要杀头的……

商迟胡思乱想一通,脸色却一点也没变,也不慌,“这药是用来救人的。”

商迟的言下之意很明显,她买的药是救人不是害人,就算司徒南是官家人,依目前合作的关系来看,他应该不会告她吧。

司徒南更加感兴趣了,“哦?是救什么人,需要用烈性毒草?”

司徒南只是好奇什么人改用毒草当药喝,但是他的话到了商迟耳朵却变了味。

商迟皱眉,冷冷的看着他,“你在怀疑我?我一个乡村野妇,还能害人不成。”说完便不再想理会他,独自半磕着眼,等车夫把他们送到山脚。

司徒南见商迟不理会自己,也懒得解释,不过心里的好奇却压不下去,这种吃了会死人的毒草,她一个乡村野妇什么都不懂,怎么会买这种东西?

除非,她救的人身上同样中了剧毒,否则谁敢喝这个直接命丧黄泉的毒药,

司徒南发现眼前这个小女人更加有趣了。

不久车夫就把他们两送到了山脚下,两人来到那处山坳里,因为树木遮蔽,加上山体位置偏低,常年都很潮湿,商迟眼尖发现,那片腐烂的枯枝烂叶下,竟然冒了一点红。

因为不起眼,商迟便没有在意,而是打开盒子,示意司徒南出手。

司徒南从随身箱子里掏出一把灵巧的小铲子,看得商迟无语连连,果然这厮早就准备妥当了。

司徒南的种植手法看起来很怪异,平常人种植东西都是挖个坑,施肥在坑里,把种子丢下去掩盖,然后浇水。

司徒南却是把坑挖了拳头大,然后用手把挖出来的泥抓在手上,从箱子里掏出一个瓷瓶,把瓷瓶里的粉末倒在湿软的泥土上,然后揉成一团,在把种子嵌进团子里,丢下土坑,用剩余的泥土掩埋住,盖上枯叶。

商迟看的一愣一愣,司徒南把手上的瓷瓶丢给商迟,解释道,“这是肥料。”

“……”

好吧,商迟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看起来价格不低的瓷瓶,里面竟然装着肥料?

“就这样?”商迟问。

第十三章 极品“家人”来闹事

“嗯,两相隔一寸就好了,其他都不用太注意,也不需要浇水,没三天凌晨来一趟,收集点露水浇灌。”司徒南娓娓说道。

商迟脸色变了变,一把拉住司徒南,有些气闷,“每三天早上收集露水浇灌?你不是在耍我?”这就是所谓的不需要太注意?!

“在下觉得小夫人没问题的!”司徒南露出一抹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商迟咬了咬牙,脸都黑成碳了。

“加钱!”

商迟冷冷的开口,司徒南一个趔趄,有些想笑又得憋着,“小夫人,在下可是给了你七成的药草钱。”

“一码归一码,这是劳务费!”商迟不松口,司徒南有些哭笑不得,摆摆手,从腰间掏出一百两碎银,“小夫人,在下这次出来身上带的银两也所剩无几了,留点给在下当路费回家。”

商迟毫不犹豫的接过,一点也没有于心不安,“好了,你可以走了,种好了之后我直接送到药铺去,要全部种完吗,我事先说好了,这地不能一下子种完,至少要分三次种完,如果没有季节限制,我就连着三次种完,如果有,我就只能种三成的种子,剩下的以后再种。”

“这个没事,小夫人种完接着种便好,只要不要在其他地方种就好。”司徒南说完便下了山,商迟把整块地种好了,才走到那片厚厚的枯叶下面,翻开,果真开到两朵正冒着头的红蘑菇。

“看来还得感谢司徒南了,要不是他我还不会上来这里看呢,说不定就错过了这几多红蘑菇,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商迟喜滋滋的想。

不过笑容没持续多久,就在村口被王雨蝶拦了下来。

“商小迟!”

一声低喊从村头大树那里传来,商迟停下脚步,就见王雨蝶在那招手。

“你找我什么事?”商迟问道,却见王雨蝶一脸的小心翼翼,把商迟拉过去悄悄说道,“昨天那些人又来了,就在你那破茅屋里,他们来了两个时辰了,说要等你回来!”

王雨蝶说完,眼巴巴的看着商迟,商迟会意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串糖葫芦,那是她在小镇里买的,准备给小九吃的,不过看在王雨蝶的通风报信上,分她一串。

“下次再有这些事,记得跟我说。”商迟说完就朝家里的方向走去,王雨蝶见好处拿到了,蹦跳着跑了。

杨家来得如此频繁不懈,看来她这次躲不过了,还不如趁早解决,免得日后再生是非。

而且,家里还有小九呢,虽然带回来个半大的孩子自己是无所谓,但这里毕竟是老旧的封建社会,她一个“被休的寡妇”,要让人发现带了个男孩回来,指不定得传成什么样。

商迟想着,便直接走到家门口,门口没啥人,因为他们全跑到屋后那边正在准备建房子的地去了,黑压压一片,老远还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

商迟刚想过去,便看见屋里的破门响起一声轻微的开门声,一抹矮小的身影隐匿在屋子后面,看着她。

商迟微微一皱眉,突然计上心来。

商迟走到门边,小九立刻打开了门,他缩在门后,神色有些害怕,“迟姐姐,外面来了好多人,小九害怕。”

商迟摸了摸小九的头,笑道,“别怕,呆在屋子里别出来。”

商迟说完,看了眼跟在小九后面大黑,顿时眼睛笑眯眯了起来。

“大黑,走,跟我赶人去!”

大黑狗眼睛一缩,一股恶寒从背后升起,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感到心里突突的,这女人不好惹啊。

商迟带着没有被锁链捆住的半人高的大黑狗,脸色冷寂的朝人群中走去,还没走到,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嗓子在那叫嚣着。

“谁让你在这凿地基了,谁给你出钱,我杨家可不出一分钱。”

大虎有些不满的反驳,“又不是叫你们出钱,而且小迟已经给我们付了一半的工钱,建的是他的房子又不是你的。”说着还不满的嘀咕一声,“真不知道你们杨家来凑什么热闹。”

那身材丰盈的女人一听,立马叫声大过天,“商小迟那小贱人是我杨家买了的,她还敢一个人在这建房子,真是笑话,你敢建我就报官,快把那小贱人给我叫出来。”

“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村长家的媳妇特别看不惯这种鼻孔朝天的人,曾经多次,杨家在外诋毁他们村子不说,上头发往村子里的福利也被他们克扣,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没人敢公然跟这种与官场勾结的大地主叫板,但有时候也有忍不住的时候。

另一个人也接口,愤愤不平,“虽说商小迟是卖给了你们杨家,但既然你们已经把人赶走了,就不要看人家发财了就来找人家麻烦,这里不是你们上丘村,你们不要太过分,想闹事回你们村闹去!”

主要是这杨家的女人太过分了,当着他们村人的面,竟然出言喝止造房子,态度恶劣,目中无人!那不仅仅是关乎商小迟个人,而是他们村子。

倒不是她们对商小迟有多好维护她,而是,就在前几日,杨家大肆搜刮征收他们村子里的田地,按照正常租金就算了,偏生他们压到了市价的三分之一,怎能不叫人怒意难消!但又因为他们杨家跟县太爷有不小的关系,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竟无可奈何,只能被迫已低价把地租给杨家。

这杨家已经越来越猖狂了!

“我们杨家的事,关你们什么事,一个个不回家带孩子,来着凑什么热闹,商翠花你说是不是?”杨家女人朝跟在身后,一脸恭维的肥胖女人出声。

商翠花连连欠身应答,那阿谀奉承的态度看得周遭人非常的厌恶。

“那小贱人早就卖给了杨家,大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知商翠花收了什么好处,脸上笑开了花,倒是对不满的村民目怒相视。

呵,看来这事没法拖了,还想着怎么去偷偷拿回卖身契,现在这样子,根本没理由了,古代的封建社会,卖身契可是人的一生。

商迟冷漠的看着一副比一副更丑陋的嘴脸,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哎呀呀,我当是谁在我家门口吠,原来是外村人,外村人在我家门口做什么,莫不是想抢劫?我可不知道我家大黑给不给!”

第十四章 放狗

“小贱人,你还知道回来,不知道大夫人等你多久了,还不快死过来赔罪!”商翠花一见商迟,立马气势腾腾的过来拉人,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人犯了什么错。

商迟微微侧过身,躲开了商翠花抓过来的手,盈盈上前,脸色平静无波。

“你们来我家里闹什么?”

大夫人一见商迟,脸色都变了,指着鼻子就叫嚣,“小贱人长能耐了是不是,跑来这里建房子,当刘家的颜面何在!还不滚回去跟家主认错,不打断你这条狗腿。”

“哈?”商迟翻白眼,“你谁啊,在我家门口乱叫。”

商迟说着,不等大夫人发火,拍了拍大黑,淡淡说道,“把这些人给我赶出家门!”

这是聚在一起的人们才发现,商迟旁边多了条,又大又凶狠的黑狗!

“天哪,哪里来的恶犬,小迟你快栓好它,别让她咬人!”村民们吓了大跳,身体远远的远离商迟,看着大黑狗的眼中充满的惊惧。

在这种穷乡僻地,毕竟这种毛色体格优异的大型犬可难得一见,平常人家都是养只看门的土狗,哪见过这种满脸凶煞的猎犬,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

大黑朝天翻了个大白眼,直接往前一踏,嗷呜一声,那气势不怒而威,别说村民了,连刚刚气势直压群众的大夫人也面如土色,碰都不敢碰商迟,跳着跑到家丁身后,满脸怒容。

“小贱人你想干什么?!长胆了你!”

商迟冷笑一声,“擅闯民宅,我这是正当防卫,我家怎么着还轮不到你一个外村人来管,这是警告,再不走我就放狗了,还不滚!”

配合着商迟,大黑狗一甩鬃毛,那双阴冷黝黑的瞳孔闪着面对猎物的光芒,看得周围人不断后退,生怕这头没有链子的狗扑过去咬他们。已经有好些害怕的村民散了,还有好心的村民担心出声,“小迟你别冲动啊,咬伤人可是要吃牢饭的。”

商迟可不管,双眸冷冷的看着大夫人,一个个冲着她的财富来,难不成她还得笑脸相迎?

“怎么着,还想打我的财富主意,我商小迟的东西你们也敢拿,你们当自己是谁!”看到大夫人那双喷火的眸子,几乎要把商迟生吞。

“贱人,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别忘了你是卖到杨家来的下人,卖身契还在我们杨家,你就别想安生!”大夫人愤愤说完,带着她的家丁走了。

商翠花也赶紧跟上去,但是被商迟一声喝住了,“商翠花!”

商翠花顿时脚步一顿,怒气冲冲的回头,“没教养的贱人,我是你姨母,怎么说话的。”

“我可没有你这种卖侄女的姨母,”商迟嗤笑一声,“我警告你,要是被我知道这事是你搞的鬼,我就放狗把你们家的鸡鸭全都咬死!”

“你真不知好歹,杨家家大业大,能叫你回去是你的福气,你还跟他们杠上了,不知道你怎么想,你还不赶紧滚回去杨家道歉。”商翠花满腔怒火,好不容易杨家要把她接回去,以后还能拿到许多杨家的好处,竟然被这死贱人搅黄了。

商翠花这时候懒得理会商迟,赶紧追上大夫人,继续做那些阿谀奉承的事情。

见人走了,商迟也收回了吓死人的大狗,招呼着还有些没走的村民,“大家散了吧,没事了。”

随后走被妨碍开工的大虎等其他工人身边,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干活,不要理会他们,要是他们下次再来我又不在家,你们就直接叫我家大黑,把他们吓走。”

“呵呵,小迟啊,你哪里弄来这么大条狗,还不拴着,我看着都害怕。”大虎揶揄道,其他人也附和,商迟笑了笑,也不隐瞒,“最近老有人来我家偷东西,我就去市场里买了条狗。”

听着商迟的话,听得懂的人言的大黑顿时又翻了翻白眼,这个丑女人把它当什么了!

大虎等人听到商迟的话各自都心知肚明,便没有点破,商迟跟他们打完招呼回了茅屋里,大黑狗不想理会商迟直接回去睡觉了。

小九坐在床头,只见他前面放了一堆木材,他正用小刀认真的削着一把木剑,那木剑被他削得栩栩如生,三尺长,扁平尖锐。

商迟眼中划过惊愕,“小九你这是做什么?”

“迟姐姐,我在做木剑呢,我要用来对付坏人,保护迟姐姐,他们太可恶了。”小九单纯的睁大眼,举着剑扬了扬,商迟顿时直冒冷汗,有些好笑起来。

木剑虽然是假剑,但被小九削得尖锐,吓人是可以,但是看着也危险。

“小九,我知道你有点功夫,但是不准伤害人,听到没有?”商迟教导道。

“哦”小九闷闷不乐的道,他其实很想帮迟姐姐,谁叫每天都有人在外面偷窥,打着他们家的财宝!

商迟拍拍小九的头,知道他的心意,心里有些温暖。

不过此刻她还有一件事要跟小九讨论的,那就是大黑的问题。

“小九,你认不认得这狗,是不是哪个大户人家丢了的,我看它好像受过训练,不像平常的土狗,很有灵性,你看它不但在我们家不走,也不咬隔壁家的鸡鸭,也不吠人,不咬人,刚刚牵出去,我说什么它就什么,也太听话了吧。要不咱们还是把它送走吧,这种狗要不得。”

商迟疑惑,也有些顾虑,这狗太人性化了,这未必是好事,加上这狗的品种太优异了,商迟想到那个大汉说是从别人手里高价收的受伤的狗,她在怀疑那伙人是不是从那个大户里偷来的,这要是万一被找上门来,她可担不起这些罪。

小九没有商迟想的这么多,只是听了商迟的话想笑。

这条死狗可是当今皇室王爷离逍的战宠,曾经多次跟他上过前线战场,这狗都快成精了。只不过这些他都不能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迟姐姐不要担心啦,没事的。”

商迟叹了口气,看了眼窝在小窝里睡觉的大黑,神色流转,最后归为平静。

又想起大夫人临走说的那句话,果然她也知道要用卖身契来威胁她。

没有绝对自由的身份在这时代真是寸步难行,她一定要拿回那一纸卖身契!

农门弃妇:王爷娇宠田园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农门弃妇 或 王爷娇宠田园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太原明县城灯展最全高清美图,领略锦绣龙城的盛世灯光!

    古城新韵彩灯展,就去明清古县衙。别样风情嘉年华,先看照片后爬墙。看后若去点赞赏,你就省下一百元!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50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20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32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

  • 人生难以明白的是眯着眼睛做梦了梦还要睁着眼睛做梦

    生难以预计的是下一秒做的梦…人生难以明白的是眯着眼睛做了梦还要睁开眼睛做梦人生最困惑的是梦碎了人生最可怕的是连梦都没有了——陈剑涛

  • 恋爱第一年要注意的10个意外

    恋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偌大的房子,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孤独面对,晚上惊醒的时候,发现身边还有一人在陪伴着自己,不管是开心的事情还是痛苦的事情,都有一个人跟自己一起分享……但同时,女人在恋爱后,会有很多新的不一样的感觉袭来。生活从1个人变成了2个人,自然而然有许多新的状况产生。来看看恋爱的第一年里,都会有哪些意外发生吧。你会增重当他正式和你公开恋爱关系之前,你一直在减肥。你希望以最轻盈的体态和他一起外出逛街或参加朋友的聚会,希望曼妙身材的呢能吸引无数男人或女人羡慕的目光。可是,一旦你们的恋爱关系公开之

  • 怎么追到心仪的女生?

    追求心仪的女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有了心动的对象,首先,要先从内到外提升一下自己,使自己与心仪的女生看起来比较般配,甚至超女生一筹;然后可以开始找理由搭讪接触女生了,一开始干万不要猴急,不能暴露追求女生的企图;最后,在交往过程中,干方百计讨女生喜欢,表现得大方,体贴一点。这样,通过长时间的交往,慢慢地女生身边习惯有了你,直至最后已经离不开你,温水煮青蛙,这时,一切已是水到渠成,你想怎样就怎样了,恭喜你,她是你的了。————————学习更多,关注我看上一篇。

  • 情埋双眼不过浮云一片

    繁花开满世界,从未留香指尖。纵然情埋双眼,不过浮云一片。江山裹尽红颜,白雾漫也云烟。—陈剑涛

  • Ryan闫国超老师携多国明星舞者 领衔秘鲁黄金10年东方舞艺术节

    Ryan闫国超老师携多国明星舞者领衔秘鲁黄金10年东方舞艺术节2018年6月15,6月16,6月17闫国超老师领衔多名著名舞者秘鲁10年黄金东方舞艺术节。

  • 一棵赤松6年的变迁

    郑志林赤松盆景▼江苏南京@郑志林自荐新作如下:一棵赤松6年的变迁▼郑志林赤松盆景欣赏▼郑志林盆景新作欣赏精彩回放:质朴含蓄清新俊逸——郑志林盆景艺术赏析郑志林:台湾真柏改作记略欲为大树,莫与草争!欣赏龙鱼禾微型盆景:掌握好打开幸福之门的四把钥匙

  • 易经风水365 大年初五, 迎接财神,如何才能更加有效果……

    每年的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是中国民间“迎财神”的日子。相传,华夏第一正财神赵公明一年中仅在正月初五这一天走下龙虎玄坛,寻找厚德之人赐予其财运。所以人们都会在这天一大早焚香拜财神,抢在最前头将财神爷请回家。各位记得哦,在昨天的日记2018年大年初四是雨水节气大年初四的风俗和禁忌迎接财神,是初四晚上就开始的哦我们这个地方,是等夜里12点一到马上开始放烟花,炮仗哦各地有迎财神的日子,不知道您迎接了没有?首先祝福各位2018年财富盈门,财源广进在全国各地宗庙午夜12点之前,就已经有大批民排队。看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