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凌州四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43:2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凌州四侠

第二章 南山捕兔

第二章南山捕兔

迎面跑来的是个方脸少年,弯月浓眉细眯眼,大宽鼻子似大蒜。小说凌州四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他对着徐公凌和张无音一个劲地招手。这双大手长得很壮实,与他秀气的脸庞显得极不相称。

徐公凌喊道:“别急!我们跑不了!”

张无音摇首一叹:“家驹总是这样!”

徐公凌笑道:“如果家驹不这样,他就不是马家驹了!”

马家驹跑到徐公凌面前,有些神色慌张:“公凌,今晚我得上你家躲躲。”

徐公凌道:“不至于吧!大过节的。”

马家驹满是可怜地说道:“我上次考得一般般,我爹知道了,拿擀面杖就要打我,幸亏我娘拉着!”

张无音嘲讽道:“家驹,你那不是考得一般般了,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考的。”

徐公凌笑道:“你爹想打你很正常啊!我要是你爹,我把你往死里打。你那水平考进士是没希望了。阅读163shenghuo.com

马家驹正色道:“我以后一定好好读书,尽忠报国。”

张无音笑道:“得了吧!你每次都这么说。”

徐公凌学着先生捋胡须的样子:“我送你几个成语,虎头蛇尾、志大才疏、眼高手低、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无音突然一笑:“我也送你个名句,考好,好!考不好,拉倒!”

徐公凌露出一丝笑意:“无音,我没记错这是你老爹(爷爷)说的吧!”

张无音抬起头:“对,就是我老爹说的。至理名言啊。”

马家驹问道:“明天巳时,我们去爬南大山啊?我也该松一松了,这几天读书太刻苦了。”

徐公凌轻拭着鼻子上的汗:“明天咱还得学《大学》吧!”

马家驹喜道:“呵呵!明天高先生回老家探亲呢!我们又可以玩一天。说明163shenghuo.com

徐公凌叹了口气:“唉!家驹啊!家驹!你真是游山玩水、虎头蛇尾啊!”

张无音无可奈何地笑笑:“家驹就是这样,只要是玩就高兴,跑了几十里地,就为了在海滩上画一个圆圈!上书马家驹到此一游!”

徐公凌仿佛一本正经:“这也挺好,我也想散散心。我的心冷了。”

张无音朗声道:“至于吗?算个命,心就冷了。这么一说,我心就没热过。”

徐公凌舔着嘴唇:“明天再说吧!我带好油和佐料。无音带个刷子。家驹带把刀来。说明163shenghuo.com

马家驹摊开双手:“我们家就一把菜刀,没别的啊!”

徐公凌嗯了一声,道:“随便找个小刀,好切肉。我们还可以捉几只兔子,边烤边吃。”

张无音微微冷笑道:“我是不是还得带点胡萝卜,勾引勾引它们。”

徐公凌连连点头:“有道理,还是无音想得周到。还得带上火石,钻木取火我们也不会。”

马家驹喜道:“好好好!我对明天充满期待。”

徐公凌望向马家驹:“家驹,你也不用上我们家躲着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我跟你去一趟你家,保证你爹不打你。”

马家驹疑道:“我娘都拉不住,公凌……”

徐公凌笑道:“人要多相信别人一点。”

张无音摸着自己的衣襟,道:“躲也没用的,凌州就这么大,你爹总能找到你。”

马家驹家一共五口人,除了父母,还有两个姐姐。家里开了间胭脂店,谈不上富足,也够吃够喝。三人向东走了三刻钟,到了马记胭脂。

刚到门口,马父看到儿子,抄起擀面杖就冲了过来:“小兔崽子,你死哪去了!到现在才回来!以后不要回来了!我就当没生过你!”

徐公凌急忙拉住:“马叔消消气,家驹知道错了。小说凌州四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马父厉声道:“小凌你别管,这孩子不打是不行了。古人云,玉不琢,不成器。儿子不打,不懂道理。”

马家驹退后了几步,徐公凌道:“马叔,容我跟您说句话,再打不迟。”

马父道:“好好好!你说!”

徐公凌附耳说了些什么。

马父怒气顿消:“算了,先胀饭吧!回头我再收拾你。”

马家驹心想:公凌,说了什么啊?好神奇啊!看来我不用挨打了。

徐公凌连连拱手道:“马叔,告辞了。”

张无音略略施礼,道:“告辞!”

徐公凌和张无音两家挨得很近,两家只隔了一条小巷子。两人结伴走了十里地,张无音问道:“公凌,你跟他爹到底说了什么啊?”

徐公凌晃着头,道:“我没说什么啊!十里地了,都快到家了,你该放下了。”

张无音显得很想知道:“虽然说好奇害死猫,但我还是想知道。”

徐公凌大笑道:“我们江湖中人,知道得越少越好,知道的多了,走得越早。”

张无音正色道:“别开这种玩笑了,你到底怎么说的?”

徐公凌竖起剑指,仿佛在念咒:“其实很简单,我就说,马叔,家驹刚才差点投井,我们好不容易才拉住,一定要开导开导他。”

张无音惊道:“我去!这话也就你说,他爹才会相信。”

徐公凌道:“明天巳时见啊!”

五月初六,巳时一刻。

徐公凌在巷口等到张无音。张无音道:“不好意思,我肚子不太舒服。”

徐公凌背手望向南大山,道:“无所谓,家驹迟到半个时辰都很正常。”

张无音嗯了一声:“他一贯很随意啊!”

张无音看到徐公凌的眼睛有些血丝:“公凌,看来你昨夜没睡好啊!”

徐公凌打着哈欠,道:“不瞒你说!昨晚我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啊!”

张无音迈开脚步,道:“走吧!先到南街和家驹碰头。”

两人一炷香的工夫走到了南街,远远望过去马家驹已经到了。徐公凌一惊:“家驹,这次你怎么这么早?”

马家驹大笑道:“我也不能老迟到啊!”

张无音正色道:“家驹总算说了句人话。”

徐公凌高声道:“走吧!进山!”

三人走到中街,徐公凌朝边上瞥了一眼。接着出了南城门,就看见了南大山,看着近在眼前,其实远在天边。人言望山跑死马,所言非虚。南大山连绵百里,高一百六十六丈,山峰接天,好似云中卧龙。密密麻麻的青松苍翠挺拔,往山间望去,当真是一碧千里。左边山路直达九鼎峰,右边山路崎岖坎坷,通往神泉。若沿左边山路上山,青壮男子半个时辰就能登上九鼎峰。

张无音显得如浴春风:“不错不错,这山不错。我是诗兴大发啊!”

徐公凌惊道:“无音,不会吧!这南大山我们可都爬烂了。”

马家驹笑道:“无音要作诗,好好。太好了。我要听听。”

张无音念道:“这座大山不一般,我们三人都喜欢。山里松树真不错,大家一起来看看。”

徐公凌擦了擦汗,道:“无音,你作诗我没意见,能别这么打油吗?”

张无音笑道:“这是我研究出的万能诗,咏山咏水,咏什么都行!”

徐公凌拽了拽头发,道:“是啊!你就记得不一般、都喜欢、真不错和来看看就行了。”

马家驹点着头,道:“这诗挺好啊!没毛病!”

徐公凌问道:“这神泉,你们喝过吗?”

张无音摇了摇头,道:“我没喝过。我们家邻居,天天用泉水泡茶喝。”

徐公凌问道:“喝了人变聪明了吗?”

张无音言语中带着嘲讽:“聪明倒是谈不上,心眼倒是变多了。”

徐公凌道:“那咱不看神泉了,直接上九鼎峰吧!”

张无音嗯了一声,道:“好,就该这样!”

马家驹是探路先锋,走在最前面,一面上山,一面东张西望,一面大叫。

张无音略大声道:“家驹,别叫了,万一把狼引来,不坑了吗?”

徐公凌轻声道:“别喊了,家驹听不见。”

马家驹走着走着,看见三丈外林子里有两只棕毛小野兔正在吃草。马家驹心想:这么快就找到食物了。我今天运气真好啊!现在去捉吗?不行,兔子跑得可比我快多了。马家驹转头望向徐公凌和张无音,打了个手势,让他们过来。徐公凌和张无音看到手势,快步赶了过来。

徐公凌问道:“家驹,怎么了?有情况啊?”

马家驹低声道:“小点声,林子里有两只野兔,我们抓来吃啊!”

张无音疑惑道:“你刚刚怎么不抓啊!”

马家驹反问道:“我一人怎么抓啊?”

徐公凌转脸问道:“无音,胡萝卜带了吗?”

张无音答道:“带了,干嘛!”

徐公凌缓缓说道:“把药涂在胡萝卜上,再抹点糖浆。兔子好吃甜的,扔过去肯定中招。”

张无音掏出了一个小药瓶,把药粉抹在胡萝卜上,又涂了一层糖浆。

徐公凌问道:“这么点够吗?”

张无音晃着小药瓶,道:“公凌,这是我新配的肌肉抽搐药,别看这么一点,狼狗都得趴。”

马家驹问道:“就扔一根吗?”

徐公凌眼中闪动着猎人一样的光芒:“一根它们才会抢着吃,两根就不好说了,兔子没你想得那么傻。”

徐公凌使出全力把胡萝卜扔了过去,三人立即躲在树后面。小野兔看着这根从天而降的胡萝卜,似乎有些心动,双双蹦到胡萝卜边上,呆呆地望着。徐公凌暗暗笑着,心里只盼着它们快点吃下去。张无音瞥了一眼,双手合十,也在保佑它们快点吃下去。

马家驹偷偷望了一眼:“怎么还没吃?”

徐公凌挥手示意他小点声,小声道:“等等,它们要确定四周安全才会吃。”

两只小野兔也开始东望望,西瞅瞅。张无音道:“要吃了!这兔子好像东张西望的家驹啊!”

果然小野兔大口吃了起来,顷刻间一根大胡萝卜就被啃光了。

徐公凌笑道:“去取兔肉吧!”

两只小野兔看到三人,似乎想要逃跑,刚一使力,立即肌肉抽搐,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徐公凌拍着大腿,直赞道:“这药效真是厉害。”

张无音道:“走吧!上山烤兔子!”

徐公凌轻轻抱起两只小野兔,笑道:“好可爱,我还真舍不得吃你们呢。”

张无音表示难以理解:“公凌,你总是如此温柔。”

徐公凌有些心软,叹道:“它们都要被吃了,想想也怪可怜的。下辈子投胎,千万别做兔子了。”

马家驹呵呵笑道:“这回我们正好超度它们。”

午时一刻,三人登上了九鼎峰上的烽火台。此时烈日当空直照,好在山风习习,倒也不觉酷热。

徐公凌搭好了火堆,马家驹用打火石点燃了火绒,火就生起来了。

徐公凌问道:“兔子谁杀?”

张无音指着徐公凌,道:“当然是你杀啊!”

徐公凌望着自己的右手:“我下不了手啊!这样吧!我按着,你来杀。”

张无音无奈地说道:“得得得!还是家驹来杀吧!”

马家驹大惊道:“我还真没杀过兔子呢!咱们把兔子淹死吧!找个山沟,正好把兔子洗干净。”

徐公凌缓缓摇头:“拉倒吧!哪有那工夫啊!我按住,你一刀捅进去就行。”

张无音感到非常诧异:“不用按,兔子腿上我系着绳子呢!”

徐公凌看着两只可爱的小野兔,叹了口气,取了一把小刀,递给马家驹。马家驹看这刀刃已有些锈迹,找个块石头磨了起来。

不知哪来的两只大点的兔子,突然蹿到了三人面前。张无音望向徐公凌:“公凌,你看!”

徐公凌低头一看,面前突然又出现两只大野兔,姿势像是跪着,眼巴巴地望着徐公凌,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哀求,吱吱叫着。

徐公凌长叹一声:“我懂了,这估计是小兔子的爹娘吧!人家一家四口本来好好的,小孩差点被我们烤了,所以过来求我们。”

张无音转动着眼睛:“这两只大兔子,好像是想用自己的命,换小兔子啊!”

徐公凌有些感动:“家驹,别磨刀了。兔子都这么有情有义,我们也该做点好事。”徐公凌上前摸了摸大兔子的头:“黄毛兔兄,你们一家人回去好好过日子,以后可千万别再被人捉住了。”

徐公凌解开了小兔子腿上的绳子,小兔子旋即蹦到大兔子旁边,四只兔子竖起耳朵,冲着三人吱吱叫着。被徐公凌摸头的那只大兔子,不知从来弄出一个小红果子,用前肢夹着,好像是要送给徐公凌。

徐公凌问道:“是要给我的吗?兔兄!”

大兔子一个劲地点头,徐公凌接过果子,笑道:“多谢,兔兄!”

徐公凌看着手中的红色果实心想:这到底是什么?看着像是个小柿子。

第三章 智斗野狼

第三章智斗野狼

田间小屋内,高先生正和一个蒙面男子烹茶。

高先生干瞪着眼,道:“真人,您算过了吗?”

蒙面男子不动声色:“算过了,就是他。”

高先生捋着胡须,道:“这孩子除了机灵点,没什么特别的。家境也一般。”

蒙面男子厉声道:“你肉眼凡胎,安识世间真龙。”

高先生赔着笑道:“这小孩经常被其他同窗欺负,体质也一般,让他拎捅水,他都嫌累。”

蒙面男子带着教训的口吻,道:“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三年后,让他来凌虚宫,贫道要亲自教他。”

高先生惊道:“还真看不出来啊!”

蒙面男子不耐烦地说道:“事成之后,赐你仙果,可延寿二十载。”

高先生急忙跪下磕头:“多谢真人。”

九鼎峰,烽火台。烽火台上风从西来,徐公凌有些寒意,不由瑟瑟发抖,干咳一声。这红红的果子,在他的脑海中,产生了太多的疑问。这是什么果子?这到底能不能吃?这果子有没有毒?吃了会不会死?或许这是颗仙果?这吃了难道能成仙?我到底吃还是不吃?

张无音望着一颗野果,呵呵笑道:“公凌,两只野兔换成一个野果,有点亏本啊!”

徐公凌有些唉声叹气:“反正我吃不下,你们能忍心吃下去吗?”

马家驹非常好奇:“这是什么果子?能吃吗?”

徐公凌注视着果子,道:“看着像是柿子,家驹你想吃吗?”

马家驹猛地摇头:“不不不!我不吃!”

徐公凌转向张无音,道:“无音呢?”

张无音摇头:“这果子长得真难看,我才不吃。”

徐公凌大笑道:“都不吃,我来吃,我做第一个吃神秘果子的人。”

徐公凌咬了一大口,果子又甜又脆:“奇怪,看着像柿子,咬着像是苹果,味道像是梨。你们要吃吗?”

张无音没有回答。马家驹道:“公凌,你咬这么大口,万一有毒怎么办!这深山老林的,送你去医馆也挺麻烦。”

徐公凌哈哈大笑,整个吃完:“没事!你们都不敢吃,我敢!”话音刚落,徐公凌突然眼前一黑,眼皮渐渐沉重,昏睡过去。

马家驹惊道:“不会吧!果子有毒?怎么办啊?快去叫人啊!”

张无音叫苦道:“公凌吃得也太快了,想做第一个吃果子的人,没那么简单。快点看看公凌还有没有气息。”

马家驹探着徐公凌的鼻息,浑身一激灵。

张无音问道:“怎么回事?”

马家驹喘了一口大气,道:“有气!”

张无音悬着的心放下了:“有气就对了,难道应该没气?”

马家驹隐约觉得徐公凌的气息有些烫手:“这气有点烫手啊!不信,你试试。”

张无音把手指放在徐公凌的下巴附近,一试确实有些热。张无音道:“公凌气息平稳,只是睡过去了,别打扰他。”

马家驹站起身来,道:“无音你在这守着,我去找兔子给公凌报仇。”

张无音左右摇头,道:“开什么玩笑,南大山这么大,你上哪找去?我带了些干粮,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徐公凌已经打起了呼噜。张无音暗想,徐公凌是从来不睡午觉的。他一向是个精力旺盛的人。火气也大,容易流鼻血。但是他有一个强烈的信念,就是徐公凌没那么容易死。

张无音大笑道:“公凌说他昨天没睡好,我看他就是缺觉!”

马家驹问道:“怎么没睡好啊?”

张无音悄声道:“昨天他算了个命,还花了五十文呢?”

马家驹轻叹着道:“五十文能买两笼小包子呢!”

张无音表示无可奈何:“那算命的说话一套一套的,又念了几句诗。公凌还相信了。”

马家驹叹道:“我们出身寻常人家,有什么好算的!”

张无音眉毛上扬:“你知道算命先生怎么说吗?”

马家驹喜道:“怎么说的,说来听听。”

张无音正色道:“大体意思是说公凌以后能成大事。”

马家驹不是那么相信:“看不出来,公凌除了长得比我好看点,也没什么特别的。再说他现在比我好看,以后长大未必比我好看。”

张无音嗯了一声,道:“我们现在都还小,公凌已经束发了,我们还得明年十五岁束发,看不出来正常吧!宁欺白须翁,莫欺少年穷。只要我们努力,以后一定能飞黄腾达。”

马家驹托起下巴:“这话不是公凌说的吗?”

张无音笑道:“对,是他说的,我借用一下。”

日落西山,已是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洒在徐公凌脸上,徐公凌虚握着拳头,痴痴地笑着,睡得正香。山风送来阵阵清香,马家驹嗅着淡淡的兰花香,已有几分陶醉。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花香中带着血腥的味道,张无音开始警觉起来。

张无音惊道:“不好,快把公凌叫起来。”

马家驹睁开眼,道:“你吓我一跳,怎么回事?”

张无音急道:“别问那么多了,快把他弄醒。”

马家驹走到徐公凌边上喊道:“公凌,起来了!”徐公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无音端起一碗水,直接倒在徐公凌脸上。徐公凌猛然惊醒道:“怎么回事?”

张无音轻松许多:“公凌,你终于醒了,你这一觉,睡得够死的。”

徐公凌望向马家驹:“家驹,我睡了多久?”

马家驹指着月亮道:“你看天都快黑了。”

徐公凌觉得眼睛好亮,视线有些模糊,闭上眼睛揉了起来:“这一觉醒来,感觉眼睛好亮啊!”

马家驹言语中充满关切之意:“你没事就好,我们还以为果子有毒呢!”

徐公凌舔着嘴:“挺好吃的,我可能真是缺觉了。”

徐公凌望向远处,觉得自己目力提高了很多,视野无比开阔:“奇怪了,我感觉我的目力好像提高很多。难道那种果子可以提高目力?”

张无音暗想:公凌,你是一觉睡糊涂了吧!

张无音站了起来:“公凌,快起来。有危险!你们听!”

徐公凌和马家驹纷纷竖起了耳朵,远处传来阵阵狼嚎声。“嗷——呜——”的狼叫声越发清晰,让三人有些不寒而栗。

马家驹立时毛骨悚然:“妈呀!狼来了,南大山什么时候有狼的。”

徐公凌正色道:“来了,还不止一只,是一群狼。说不定还是饿狼。”

马家驹望向山下,道:“那赶快跑吧!”

徐公凌拍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静:“跑?往哪跑?家驹,你能跑过狼吗?”

马家驹惊道:“那怎么办啊?我们总不能呆在这等死吧?”

徐公凌高声道:“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就能战胜他们。无音,你说呢?”

张无音无奈地说道:“咱们之中我跑得最慢,要是跑,死得最快的就是我了。公凌,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

徐公凌娓娓道来:“家驹你找两根长点结实点的树枝,用刀把头削尖,沾上无音的药粉,再把火点起来,要有烟。无音,我们俩去把下面的大石头搬上来。有个五六块就能把入口堵住了。”

烽火台四周皆是石墙,只有一个入口。徐公凌和张无音费了牛大劲,搬了六块重石堵住了入口。

张无音问道:“公凌,这行吗?还不够吧!”

徐公凌连连点头道:“当然不够,你等着看吧!后面还有几块小点的石头,我们留着砸狼。我还带了三个卤鸡腿,看来得喂狼了。好在这个烽火台有段石阶,狼群一时也攻不进来。”

马家驹远远望到狼群:“来了!来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共八只狼。一脸凶相啊!”

徐公凌向马家驹招手:“家驹你过来,跟我守门。无音,你负责扔油罐。”

成群结队的野狼是最为贪婪凶狠的,一旦发现猎物就绝对不会放过。这群狼大概都有七八十斤重,五尺长左右,每只都是龇牙咧嘴,目露凶光。张无音望了一眼,双腿像是被冻住了。狼群嘶叫着,后腿微屈,显然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徐公凌瞪大了眼睛,直直地望着这群野狼。

徐公凌凛然道:“无音,不要害怕,我们要勇敢点,我们一定能战胜野狼。”

马家驹还是有些害怕:“公凌,准备好,狼要冲上来了。”

徐公凌挺起了胸膛:“无音,把剩下的药粉都洒在鸡腿上。”

张无音急忙把药粉都倒在鸡腿上,相互匀了匀。徐公凌接过鸡腿扔到了狼群边上,掸了掸袖口道:“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抢着吃!”

狼群并没有想徐公凌想的那样,互相争抢,反倒走出三只小些的狼,每只一个鸡腿,吃完鸡腿,三只狼肌肉抽搐,轰然倒下。其余五只野狼显然怒了,一声狼嚎,冲了上来。

徐公凌心想:好快的速度,没见过还真不知道。好在解决了三只,还剩五只。

马家驹喝道:“公凌,冲上了来!”

徐公凌央企游龙眉道:“无音,拿胡椒粉和辣椒面来。准备扔油罐子。”

徐公凌拿起一包胡椒粉,马家驹拿起一包辣椒面,张无音握住了一罐油。

徐公凌口中数数:“一,二,三,扔!”

胡椒粉、辣椒面还有油瓶一起扔了过去,呛得徐公凌直打喷嚏。最前面的三只野狼,眼睛被辣到了,疼得满地打滚。张无音看准时间扔了一个火把过去,因为有油助燃,三只野狼瞬间变成了三只火狼。还有两只野狼凌空跃起,跳过了石堆。徐公凌暗想:就等你跳过来。徐公凌和马家驹一齐刺出削尖的树枝,徐公凌刺中了,树枝洞穿了野狼的肚子。马家驹刺空了,最后一只野狼跳了进来。

张无音抄起火把拿在手里,但两腿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徐公凌怨道:“家驹!你要我怎么说你,你能看好再刺吗?”

张无音离野狼最近,野狼似乎觉察到张无音很害怕,伸出火红的舌头,对着张无音。到底还是一帮孩子,徐公凌和马家驹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得看着狼。

徐公凌其实也挺害怕:“无音、家驹千万别抖,我们一定可以的。咱们就把它当成小兔子。”

张无音手中握着火把,牙齿开始打战。张无音心中暗想:公凌,你说的倒是轻松。怎么这狼直对着我啊!完了完了!救命啊!难道我要死在南大山上,不会吧!

电光火石之间,野狼如同一支离弦飞箭扑向张无音。

第四章 传家剑谱

第四章传家剑谱

“定!”远处传来低沉浑厚的男子嗓音。

半空中野狼噗通坠地,四肢僵直侧倒在地,背上贴着一道黄纸符。三人惊魂未定,也不敢上前,担心野狼起身再扑。

月亮渐渐升了起来,皎洁的月光下似有一个人影从南边御风而来。淡淡的紫色光晕笼罩在人影四周,像是一颗流星在空中划出紫色的线条。人影离烽火台越来越近,徐公凌心想:是人是鬼!

霎时间,人影就飞到了三人面前,把三人吓得直往后退。徐风定睛一看,这是个相貌堂堂的男子,三十岁上下,身长五尺八寸,身材瘦削,浓眉大眼。头戴道冠,身穿一身蓝绿色道袍,左手拿着几个铃铛,右手剑指夹着几张黄符,脚下踏着一把木剑,满面红光,神采奕奕。

徐公凌瞳孔放大,傻乎乎地问道:“你是神仙吗?”

男子收起符纸,笑道:“你看我像妖怪吗?”

徐公凌摇了摇头:“不像,但不像妖怪也不一定就是神仙啊!”

男子哈哈大笑:“有道理!你们是哪里的孩子,怎么日落了还没下山?”

张无音指着徐公凌:“他睡觉睡过了,不然我们早就下山了,谢谢你救了我。”

徐公凌望着男子,心里十分崇拜:“不对,应该说,谢谢仙人救了我们。”

马家驹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男子笑道:“好了,虽然你们叫我仙人,我很高兴,但我只是个道士。”

徐公凌惊道:“我还以为只有书里有道士呢!你真厉害,一下就把野狼定住了。”

男子呵呵笑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马家驹也拈起剑指:“确实厉害,你是怎么把狼定住的?”

男子一脸严肃,道:“此我茅山道法定身符,只是基本道术。”

徐公凌瞪大了眼睛,道:“基本道术就这么厉害,我要会这招,谁要欺负我,我就把谁定住,谁还敢欺负我!”

男子摸着徐公凌的头,道:“好了,我该把你们送下山了。”

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二寸长的小玉葫芦,念起咒语,小玉葫芦比先前大了几倍。葫芦口呜呜作响,似有吸力。八只野狼一只一只都被吸进葫芦里。徐公凌实在难以想象灯笼大小的葫芦竟然能吸进八只野狼,马家驹和张无音也瞪大着眼睛,觉得难以置信。

男子望着三人,道:“你们三人过来,我送你们下山!”

徐公凌点了点头,率先过去。马家驹和张无音也缓缓上前,挨在徐公凌后面。

男子轻声说道:“你们把眼睛闭上吧!一盏茶的工夫!”

三人闭上双眼,男子念道:“冯虚御风,移山运树。我如清风,清风如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起!”

徐公凌和马家驹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发飘,头渐渐沉重,下半身的重量却似乎完全没有了。张无音本来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自己临空飘起,赶紧紧闭双眼。

徐公凌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他一直幻想自己可以在天上飞,没想到今天真的实现了。

“到了!可以睁眼了。”三人听见男子的声音。

徐公凌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这个道士,眨了几下眼,突然觉得目光如电,眼放光华,隐约看见道士小腹处有个淡紫色的气团,还看到身上的一条条经络。

张无音也睁开了眼:“公凌,我们已经在山下了。好快啊!”

马家驹大惊道:“不可能吧!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做梦啊!”马家驹咬了一下右手食指:“哇!好痛,这是真的!”

道士背过身,道:“好了,你们赶紧回家吧!以后别再到深山里玩了。”

徐公凌走到道士边上:“仙道,你收我为徒吧!我想学道术!”

道士笑道:“若是日后有缘,三年后,你来茅山吧!告辞了!”话音刚落,道士已经消失在三人眼前。

徐公凌高声喊道:“仙道,留个名讳啊!”

“贫道茅小正,后会有期。”远处传来道士低沉的嗓音。

张无音咧着嘴:“公凌,别看了,我们走吧!”

徐公凌抚膺长叹道:“他要是收我为徒就好了,我以后也可以在天上飞了。”

张无音嗯了一声,道:“公凌,我也想飞。家驹你呢?”

马家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想,也不敢想,我怕掉下来,你们说他会不会啥时没飞好,掉下来。那可就是粉身碎骨了。”

张无音有些哭笑不得:“家驹,你想得可真多啊!”

徐公凌叹道:“唉!看来咱没缘分啊!我们赶紧回家吧!”

张无音忽然笑道:“没事,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喝茶。”

马家驹高声笑道:“无音,说得太对了。”

徐公凌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二更天了。徐公凌家有三间瓦房,东屋徐公凌住,西屋徐母住,中间堂屋吃饭。徐公凌十一岁那年他爹得了肺痨,喝了几个月汤药,也没见好,不久就撒手人寰了。徐母刘氏白天当账房,晚上做些针线活,每月有十七八两银子,不能穿金戴银,倒也不愁温饱。

堂屋里。

昏暗的油灯下,徐母刘氏还在穿针引线,一扎一挑游刃有余:“小龟孙,这么晚才回来,你死哪去了?”

徐公凌赔着笑道:“娘,你辛苦了。百子图绣得真好看。”

刘氏指着他:“不要打岔,我也不问你了。三年后,你就要考乡试了。你可得用心读书啊!给你娘争口气,不然也对不起徐家的列祖列宗。”

徐公凌直挠头:“娘啊!我老爹干木匠,我爹以前做点小买卖,都没功名啊!”

刘氏叹了口气,道:“他们已经那样了,你不一样,你要是中个举人,就是光宗耀祖了。士农工商你懂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你好好读书,就不用像你娘这么辛苦了。”

徐公凌无奈地说道:“娘啊!这不是高先生教你的吧?娘啊!读书很重要,但我想文武双全。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不是更好吗?”

刘氏停下了手中的针线:“儿啊!你怎么突然想到练武了啊!”

徐公凌笑道:“娘!我想一边读书,一边练武修仙。以后带着你在天上飞,你说好不好啊!”

刘氏笑道:“你娘四十岁人了,还飞什么。你爹以前也练过武,没练几天,就放弃了。”

徐公凌问道:“我怎么不记得?”

刘氏望向门外,有些感叹:“我也是听你爹说的。不过你爹那小短腿,练武估计是不成了。但愿你以后长高点,不然说媳妇都不好说。”

徐公凌来了兴致:“娘啊!我爹当年是跟人学的吗?”

刘氏轻声道:“不是,咱们家有祖传的剑谱。据说你的曾曾曾祖父,还是个大侠呢!”

徐公凌惊道:“娘啊!我怎么不知道啊!咱家剑谱在哪啊?”

刘氏收起针线:“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给你爹放哪了。明天我给你找找吧!儿啊!无论你以后做什么,想要出人头地,只有坚持苦练。正道无近路,大器多晚成。”

徐公凌暗想:我老爹我爹什么水平,我还不知道吗?估计这剑谱也就是小书摊上都能买到的那种。

东屋。

徐公凌的书桌上,有一个大海碗,海碗上还盖着一个小碗,右边有一双筷子。徐公凌掀开小碗,海碗里是三个白面馒头和青椒肉丝,馒头上还冒着热气。徐公凌知道一定又是他娘自己舍不得吃,专门留给他的。寻常人家想买到肉不容易,肉食都是有钱有势的人家才能买到的,但偏偏徐公凌就是喜欢吃肉。徐母为此特地给一品居算账,只为了每月能多几斤猪肉。如果徐公凌去问她吃没吃,徐母也一定会说自己吃过了。

徐公凌的眼角有些湿润了,他暗暗发誓:娘!我一定会努力,让你以后过上好日子。以后你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五月初七酉时,徐公凌散学归来,刘氏正在打算盘。

徐公凌问道:“娘啊!今天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刘氏眉头一皱,怒道:“胡说什么!傻孩子!”

徐公凌用手捧着脸:“今天高先生对我特别好。”

刘氏突然笑了出来:“傻孩子!先生对你好,难道不好吗?”

徐公凌转着头,道:“以往这老东西可看不起我,娘你说,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刘氏扑哧笑道:“好了好了,不许说你们先生。刚烙好的饼,趁热吃。”

徐公凌问道:“娘,咱家的剑谱找到了没?”

刘氏面无表情地说道:“娘给你找了,没有。要不让你曾曾曾曾祖父托梦给你。”

徐公凌急忙摇头:“那还不如我自己找呢!”

当晚徐公凌翻完了家里所有的柜子和箱子。

第二天徐公凌翻烂了家里所有的书籍。

第三天徐公凌怀疑剑谱写在袍子上,他把衣橱里所有衣服抱了出来,一件一件地找。

第四天徐公凌系好绳子,下到自家井里,弄得一身烂泥不说,还差点溺水。

第五天徐公凌觉得这样找就是大海捞针,叫来张无音商量。

张无音望着徐公凌,大为疑惑:“我说你最近怎么好像心事重重的!”

徐公凌悄声说道:“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我娘说我们家有祖传的剑谱!我找了四五天了,到现在还没找到。要命啊!”

张无音问道:“公凌,如果是你藏剑谱,你会藏在什么地方?”

徐公凌叩了叩牙齿,道:“我压根就不会写剑谱,我记在心里就行了。”

张无音笑道:“我也这么想!南市书摊上,很多拳谱、刀谱、剑谱都是些不练武的书生编的。还有些修仙法门之类,压根就不能练。”

徐公凌问道:“你是说我爹就没留剑谱?”

张无音摇首叹道:“这我也不清楚,但如果是什么绝世秘籍,你家怎么没人练呢?”

徐公凌叹了口气:“你看我还用找吗?”

张无音喜道:“还是那句话,有总比没有好!现在武馆束脩特别高,咱还真学不起,好一点的都三十两一个月。”

徐公凌心中叫苦,面上感慨万千:“穷文富武,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练武一得有空,二得有闲钱。读书穷点没关系,有口饭吃就行了。”

张无音似乎灵机一动:“我想起一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徐公凌点了点头,问道:“无音,你说我们家哪里是最危险的地方呢?”

凌州四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凌州四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肇论疏(陈)般若无知论义私记下——释文第四》疏引(一)

    原文文義有三。一。作論之由。二。放光云下。辨波若無知。三。問答辨宗。初有三段。初。標宗。次。歎師。後。余以下。明作論之由也。標宗者。夫波若虗玄。盖是三乘之宗極。誠真一無差也。上云涅槃是翻(境)。波若為智。今辨智用。直舉因果。故舉三乘以標宗。即會因緣。而果中波若二無差別。則會果義。故以誠真一異宗極一因以為標宗也。次。然異下。歎師。上論序歎至令傳於世。今則歎師將明承有本。必非專輕也。而歎師兼王。故文為二也。異端之論紛然久矣。什師譯十八部云。文殊師利問經曰。佛滅度後。佛法若為得住。佛(佛弟子)同有二百

  • 十二眼天珠历年拍卖价格一览

    天珠自古以来一直被当为辟邪物、护身符使用,象征友善的爱心和希望,有助于消除压力疲劳、浊气等负性能量。科学观点认为,天珠原矿当中矿物质的微量元素以及负离子,可活化体内细胞,亦可刺激全身穴道、促进新陈代谢、提升睡眠品质、稳定情绪、保健、抗老化。十二眼天珠估价RMB4,500,000-5,500,000成交价RMB18,400,000拍卖时间2012-05-27天珠在拍卖市场火热,不仅仅是因为投资者们对天珠的认可,藏家们对于天珠的珍藏也越来越钟爱。因其有各种神秘的古老传说和神奇功效,一直以来深受藏族同

  • 偶尔吃顿美味,为何叫“打牙祭”?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解释“打牙祭”——原指每逢月初、月中吃一顿有荤菜的饭,后来泛指偶尔吃一顿丰盛的饭。为何是月初、月中吃荤菜,而不是其他时候?查了下,这应该跟一种祭祀习惯有关。有资料称,旧历每月初二、十六“做牙”,以鸡、猪、鱼等肉类祭拜土地神。“做牙”结束,把祭物分送大家食用,俗称“打牙祭”。由此可知,“打牙祭”来自祭奠。但为何称“牙祭”而不是其他?依然没说明白。看一本关于中国古代饮食的书,里面有篇《易牙:缺德的厨神》提到——中国民间常把吃一顿好的饭菜,叫做“打牙祭”,这“牙祭”指的便是“易牙的

  • 大学习、大调研、大改进活动——刘炳昆副书记带队赴茌平县参观考察

    日前,齐河县传统文化促进会党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刘炳昆带领“大学习、大调研、大改进”活动考察组赴茌平县参观考察。茌平县文化局党组副书记、纪检组长郝胜光,杜郎口镇副镇长、纪工委书记刘胜军等陪同。刘炳昆一行先后到茌平县第三中学、县黑陶艺术馆、杜郎口中学等地实地参观。刘炳昆对茌平县近年来在传统文化推广和普及工作上所做出的努力给予高度评价和赞赏。刘炳昆指出,齐河县和茌平县是好邻居、也是多年的好伙伴,两地在经济、文化的建设方面互相交流、互相扶持,取得了长足发展。齐河县传统文化促进会愿意加强同茌平县的合作

  • ​遥感卫星影像滑坡灾害影像特征与解译标志

    北京揽宇方圆遥感卫星影像遥感解译标志可根据各类地物的影像标志直接进行地物解译,并确定其类别,这些标志包括遥感图像上反映地物反射光谱特征的颜色信息、形态信息和综合信息。本次遥感解译工作,在充分收集和熟悉工作区已有的前人成果资料的基础上,通过野外实地踏勘,根据遥感地物波谱特征和空间特征,在基础图像上建立了相应的地貌类型、地质构造、岩(土)体类型、水文地质、森林植被类型及人类工程经济活动等区域地质环境条件因子,以及各类地质灾害的遥感解译标志。遥感解译标志包括形状、大小、色调、阴影、纹理、图案、水系、植

  • 一曲流行情歌《你的温柔我不会弄丢》唱出了真情的爱

    一曲流行情歌《你的温柔我不会弄丢》唱出了真情的爱

  • 原创诗词观宋填词5首31-35 卖花声 念奴娇 卜算子 菩萨蛮 人月圆

    老街味道原创诗词,观宋填词5首,第31-35篇,用古人韵。观宋填词31•卖花声岳阳楼怀古(用张舜民岳阳楼韵)@老街味道无客与凭栏,独对君山,平湖晚照一苍顔。笛里愁肠吹欲断,偏是阳关。怅望水云闲,长路漫漫。秋风鲈脍几时还。多少英雄曾把酒,回首长安。宋·張舜民原词《賣花聲題岳陽樓》木葉下君山。空水漫漫。十分斟酒斂芳顔。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陽闗。醉袖撫危欄。天淡云閑。何人此路得生還。回首夕陽紅盡處,應是長安。⊙●●○△,⊙●○△,⊙○◎●●○△。◎●◎○○●●,◎●○△。◎●●○△,⊙●○△,◎○⊙●

  • 佛教信仰产业化:佛教观音菩萨道场频遭上市劫

    掠夺风气染指信仰领域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再挑衅----天辛大师信仰“上市”,不仅仅关乎某一宗教的健康发展,更关乎一个社会、民族的文化涵养和精神高度。让信仰归于信仰,留给宗教一片清净的空间,是一个成熟、文明社会的基本特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佛教将会由于社会商业资本的不断入侵,逐步改变其在信徒中的神圣庄严形象,进而冲击中国广大民众千百年来形成的社会心理价值倾向,改变中国民众的信仰格局。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