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神医世子妃】吴笑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9 9:03:55 来源:网络 [ ]

小说:神医世子妃

作者:吴笑笑

第2章 回府

本来她以为自已必死无疑,但现在从脑海里反映出来的信息来看,她唐沁并没有死,看来老天还是有些心疼她的,所以没有让她死成,而是让她魂灵穿越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耳衅的哭声越来越大,使得唐沁没有办法再想事情,而且她听到了一句绝望的话。

“小姐,既然你死了,石榴也陪你一起死,就算到阴曹地府,石榴也不想让小姐一个人孤零零的。”

她说完放开了唐沁的身子,似乎要寻死。

唐沁一急,这么好的人,她怎么能让她死呢,陡的拼尽了全力睁开了眼睛,嘴里也轻唤了一句:“别死了,我没事。”

她躺在地上望着头顶上的蓝天,那么蓝,没有一丝的乌云,空气清新,活着真好。

一个头梳丫鬃髻的清瘦小丫头扑了过来,眼泪还挂在眼角处,欣喜溢满了整张脸,激动的叫起来:“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吓死石榴了。”

石榴一言落,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媒婆和抬花轿的轿夫。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没事了,小姐活过来了,小姐没事了。”

媒婆和轿夫等人总算回过神来,先前看楚琉月自杀,吓了他们一跳,人人心中赞赏了她一句,这女人倒还有骨气,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一撞没撞死,不知道是故意装的,还是老天可怜她,不收她。

总之每个人的脸上都浮上了不屑之色,媒婆一摇三摆的走过来,甩着手帕儿,大着嗓门儿的开口。

“楚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竟然要自杀,不就是靖王爷退婚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后你的婚事包在我的身上了,包准不会让你嫁不出去。”

媒婆说得天花乱坠,引得街道边不少人发笑。

唐沁因为头上失血的原因,所以头有些昏,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实在不想理会这个白痴女人,抬起一只手扶在石榴的手臂,软软的说道:“我们回去吧。”

“是,小姐。【神医世子妃】吴笑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石榴轻柔的扶起了楚琉月,把她扶上了花轿,然后掉头命令外面的轿夫:“好了,回去吧。”

“是咧,”轿夫应声抬起轿子,打道回府。

今儿个可算是破天荒的开了眼界,竟然有新娘没进门便被休了直接打道回府的,这楚家可真是出了风头了,不知道楚家的老太爷若是知道这件事,会不会气疯过去。

花轿之中,唐沁,不,现在开始她是楚琉月,楚琉月轻靠在厢壁上,一眼便瞄到了地上的一纸休书,上面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原轿返回”。

楚琉月的唇角忍不住勾出讥讽的冷笑,弯腰捡起地上的休书,喃喃自语,我既然占用了你的身体,他日必帮你报了此仇,她此言一出,整个身心通透无比,似乎原身感悟到了她的话一般。

“石榴。”

楚琉月隔着轿帘朝外面轻唤,石榴应声靠近一些:“小姐,你有什么事请吩咐奴婢。网站163shenghuo.com

“让他们从侧门而进。”

今日大婚,她被休之事恐怕已经传到了楚府,现在的她因为前身使命的一撞,流了不少的血,使得她整个人很虚弱头晕晕的,所以没有精力对付那些人,所以她还是从侧门进去的好,休息好了再来应付那些各怀鬼胎的人。

靖王府离楚府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隔了三条街的距离,她们转了几道弯,过了三条街道,总算到了楚府。

一路上,楚琉月即便闭着眼睛,也能听到花轿之外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她心知肚明,今日之后,她楚琉月算是成了尚京城的名人了,只不过此名非彼名。

不过那又怎么样,终有一日,她会扳回这局面的,唇角隐隐勾出冷芒。

楚府的侧门,花轿刚一停下,石榴便去拍门,门内有婆子粗嘎着嗓子不耐烦的叫起来:“谁啊?”

石榴轻声细语的叫起来:“奴婢是石榴,柳妈妈开门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年老的婆子斜依在门上,嘴里磕着瓜子儿,满是皱折子的脸上挂着看好戏的笑容,瞄了一眼外面的花轿,调笑的说道:“原来是我们家的二小姐啊,今儿个不是出嫁了吗?怎么又原轿返回来了。163生活网

石榴一听她的话,脸上拢上了怒容,小姐够伤心了,这柳婆子竟然还敢提这件事,分明是故意找碴子的,石榴忍不住想发难,却听到后面的媒婆笑哈哈的走过来,一把拉着柳婆子,拽到一边去闲话家常了。

“老妹子,你就别为难琉月小姐了,她也够为难的,老姐姐先在这里给你打招呼了,您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啊。”

那媒婆子一挥手,几个抬轿子的轿夫,便把花轿抬进了侧门,柳婆子总算没说话,不屑的一吐嘴里的瓜子壳儿,尖酸刻薄说道。

“你以为那靖王府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什么人想进便进的吗?也不看看自已的身份,别说嫁进去是靖王妃了,就算是靖王爷的小妾儿,也轮不到她,咱们家的大小姐啊,那可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儿,不但如此,还是真正的菩萨心肠,大小姐肯定会好的,她好了才是真正的靖王妃。”

媒婆听了柳婆子的话,赶紧的应和:“那是,那肯定是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尚京城国公府楚家的大小姐,那可是国色天香的人,真正的菩萨转世的。”

“那是。”

柳婆子总算满意的笑了,拉了媒婆到一边去请她给自家的一个女儿说媒去了,她今儿个之所以给赵媒婆面子,就是给自已留着一条后路了,让赵媒婆承了自已的情,日后也好帮她女儿留个好人家。163生活网

侧门内花轿边,石榴听了门外的话,忍不住气哭了。

花轿里的楚琉月却没有生气,因为她现在实在没力气去生气,头上的血虽然止住了,不过因为前身的大力一撞,失了不少的血,再加上这具身子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十指细细,好似鸡爪子似的,手腕也细得像根棍,似乎稍一用力便可折断了。

看着这双手,虽然没看到脸,她已经知道自已的面容恐怕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一定是又苍白又瘦弱的,难怪先前的柳婆子讥讽她,以她这样的枯槁瘦弱之容,确实是配不上那什么皇子。

第3章 打人

楚琉月想着朝外面哭泣的石榴开口:“哭什么,你家小姐我还没死呢,你该高兴才是,至于这些下作的东西,早晚有一日会收拾她们的,先容她们高兴两日。”

她声音淡淡,却让人不敢怀疑这话的分量,抬轿子的轿夫不由得疑惑起来,这楚小姐的话大气又不失端庄,似乎和先前有些不一样,可是倒底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不但是轿夫,连石榴也愣住了,忘记了去哭。

因为这话若是从前的小姐,断然是说不出口的,以前的小姐没少被柳婆子欺负,从来是不敢说话的,因为柳婆子可是和夫人身边的妈妈沾上关系的,平时没少狗仗人势,除了夫人和大小姐院子里的人,别的人她几乎不放在眼里的。

花轿内,楚琉月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休息,现在她要养精蓄锐,至于那些跳梁小丑,总有收拾的一天,目前最要紧的事是把她的身体养好才是真的,这具身体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轿夫抬着花轿一路行到圆形的垂花拱门前,便停住了动作,因为里面是内院,他们这些人是不准进去的。

不过好在今日国公府上宾客盈门,所有丫鬟下人的都到前面去忙碌了,后面没什么人。石榴松了一口气,伸手掀起轿帘扶了小姐下来,她最害怕那些丫鬟婆子指指点点的让小姐面子过不去,再去寻死,小姐可是死过一回了,她现在一定要牢牢的看住她,不能再让她寻死了,虽然靖王爷休了小姐,可是她相信,小姐一定还会遇到良人的,那个靖王爷根本就不是小姐的良人。

花轿抬了出去,楚琉月扶着石榴的手一路回自已的院子,她的院子在国公府三进的院子最角落里的位置,离这侧门比较近,穿过抄手流廊,拐了两三道弯便到了,小小的院子不大,不过却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不堪,楚琉月松了一口气,本来她看自身这具身体,还以为住的地方即便不是猪圈,也差不离了,现在看来,楚家表面的功夫还是做得很好的。

虽然她拥有这具身子的记忆,不过因为失血的原因,所以脑子昏昏沉沉的一团乱麻,压根整理不清爽,所以她懒得整理,先回房休息,等将养得好一些了再来想这些事情。

楚琉月刚进了院子,人还没有站定,便听到里面一道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来:“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然后楚琉月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有一具温暖的身子冲了过来,抱住了她,失声痛哭了起来:“我的好小姐啊,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头上流血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楚琉月本就身子虚弱得快支撑不住了,此时再被这冲过来的人一抱一摇晃,她直接腿一软靠在这人的怀里,耳衅听着这人紧张的追问:“小姐,你发生什么事了,别吓妈妈啊。”

楚琉月迷迷糊糊中想到了这人应该是前身的奶娘董氏,这董氏对楚琉月原是极好的,照顾得她很细心,必竟是从小照顾到大的孩子,不是自家的孩子,也和自家的孩子差不多了,心里一想到这人是谁,她倒是全然的放松了,靠在这董氏的怀里,略休息了一会儿。

只听得董妈妈狠狠的追问石榴:“小姐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嫁人怎么头上全是伤,头发也乱糟糟的,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石榴冲着董妈妈又是挤眉弄眼的,又是摆手的,示意她什么都别问,小姐就在眼前呢,若是她再说小姐被靖王爷退婚的事情,保不准小姐会再自杀。

可惜往日聪明的董妈妈今日是气急犯了糊涂,一看石榴挤眉弄眼的怪动作,便越发的上火,吼了起来。

“石榴,你个死蹄子,小姐究竟是怎么了?你想急死妈妈我啊。”

石榴蹙起了眉,满脸的苦楚,正不知道如何回话。

门外有脚步声响了起来,三道纤细曼妙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走进来,为首的人便嘲讽的笑起来:“你想知道你家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那本小姐来告诉你怎么样?”

这声音带着一股盛气凌人,洋洋得意,不等董妈妈开口说话,她便又接了下去。

“今日你家的小姐没有进靖王府的大门,便被靖王爷一纸休书给休了,原轿返回来了。”

楚琉月此时精神好一些,缓缓的抬起头望向站在院门前的三个人,脑海中立刻浮现出眼前的女子是何人?

为首的女子长相秀丽,不过周身上下笼罩着一股俗气,穿红戴绿,头上堆满了金银珠钗,脸上更是一副刻薄像,让人一看便心生不喜,十分的讨厌。此女乃是她二伯楚千章的嫡女楚梦苓,这楚梦苓以前可没有少欺负她。

今日靖王爷休了楚琉月的事情一传回国公府,她便料定楚琉月从侧门回了自个的院子,所以带了人过来讥讽嘲弄她一番,看到她如此的落魄,楚梦苓便觉得自已心里舒爽得多,因为这两天她都气坏了,凭什么楚琉月这个无用的东西,竟然可以代替大姐姐楚琉莲嫁进靖王府,而她们却不行呢。

现在看到楚琉月被休回府,真是大快人心啊。

楚梦苓越想越觉得好笑,拍起手来,身后的两个小丫鬟也配合着自家的主子拍起手来,三个人别提多开心了。

楚琉月微眯眼,眼里微微的闪过乌光,不惊不怒,和以前的她一点都不一样。

可惜楚梦苓今日太高兴了,所以一点都没发现楚琉月的不一样,依旧在哈哈大笑。

楚琉月虽然头晕晕的,身子虚弱无力,但是她不介意强撑着身子教训教训这几个跑到自已地盘来惹事生非的下作东西,心里念头一起,她陡的朝石榴和董妈妈叫起来。

“石榴,董妈妈,给我打这几个下作的贱蹄子。”

她说完自已便先冲到门边,一用力把院门上的门栓给抽了下来,然后对着楚梦苓狠狠的砸了下去,那楚梦苓因为没想到楚琉月竟然胆敢反抗,还敢出手打她,一时间竟然懵了,一连挨了几下,等到她反应过来,董氏和石榴二人已经反应了过来。

第4章 兴师问罪

她们以前跟着小姐,一直看着小姐被欺负,她们更是没有少被欺负,此时一看小姐奋起了,就算回头被惩罚,她们也认了,所以董氏和石榴二人立刻一左一右的扑到院子旁边的竹篱边,拔起了竹棍便对着楚梦苓主仆三人打了下去。

楚琉月三人是发了疯似的怒打,那楚梦苓和两个奴婢什么时候见过这阵仗啊,再加上今儿个她们过来,压根就没想到楚琉月会发疯,所以根本就没带多少人过来,所以此时主仆三人一连挨了多少下,手臂上,身上都被抽得青痕斑斑的,三个人在院子里四处乱跑,一边跑一边朝外面大叫。

“来人啊,楚琉月发疯了,救命啊,楚琉月发疯了。”

这喊叫间,三人便又挨了几下,那楚梦苓更是因为害怕而踢倒了,梦琉月一冲过去,便骑在了她的身上,拿起手里的棍对着她没头没脸的打下去,只打得楚梦苓求爹告奶奶的哀求着。

“别打了,别打了,我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院子里的动静早惊动了外面长廊中的人,长廊外面的人正是楚琉月的姐姐楚琉莲,楚琉莲被两名丫鬟架着,一路来到了楚琉月的院子外面,靖王爷休了楚琉月的事情已经传到她的耳朵里,她立刻撑着病秧子身子过来了,远远的听到院子里有人喊救命,不由得诧异的挑眉。

众人很快进了楚琉月的小院子,全都石化了。

只见楚琉月骑在一人身上,那人被打得披头散发,脸上满是伤痕,身上究竟还有多少伤看不出来,不过眼看着便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而坐在她身上打人的人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似乎疯了一般。

院子里另有两人追着两个小丫鬟打着,那小丫鬟也明显的受了不少的伤。

楚琉莲轻唤了一声:“二妹妹,你快住手,别打出人命来。”

她一言落,人已奔到了楚琉月的身边,楚琉月此时已是眼冒金星,头发晕,身子更是撑不住的一头往旁边栽去,楚琉莲上前一步扶着她,楚琉月倒在楚琉莲的怀里,鼻间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雅幽香,眼一黑,人事不省了。

耳边只听得一道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来:“二妹妹,二妹妹,你怎么了?来人,立刻请大夫,另外把梦苓大妹妹送出去请大夫。”

楚琉月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她这一昏迷就是好几个时辰。

醒来后眼睛还未睁开,便听到床前董妈妈哽咽着说道:“我的好小姐啊,你咋这么命苦呢,遇上的竟是那些狼子野心的人,一个个的欺负你,不过今日妈妈真是高兴啊,小姐终于知道反抗了,以后千万要懂得保护自已,知道吗?以后妈妈不能再照顾你了。”

琉月有些迷糊,这董妈妈是想去哪儿啊,怎么说以后不能照顾她了,她正想着,又听到另一道声音响起来:“董妈妈,要不然让奴婢去担罪名吧,奴婢就说今儿个打梦苓小姐是奴婢的主意,和小姐还有妈妈无关。”

董妈妈一听石榴的话,冷嗤一声:“你以为你出去就没事了,你不够份量,小姐是我奶大的,若是我出去,夫人还能给二房的人一个交待,若是你出去,小姐还是会有事的,为了小姐,奴婢这把老骨头也不要了,只希望你以后尽心尽力的侍奉着小姐,别再让人欺负她了,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护着她。”

“奴婢知道了。”

石榴哭了起来,床上的琉月,听了她们两个人的话,心里酸酸的,说实在的前世的她,虽然身为四川唐门的传人,可是却因为母亲早死了,她爷爷因为她对医学有天赋,所以便让她继承唐门传人的位置,从那时候开始,不但叔伯的兄弟姐妹不亲近她,就连自已的父亲也讨厌她,因为那个位置,原来该是他的,现在却被她占了。

所以父亲从来没有给过她温暖,唯一给她温暖的只有她爷爷,可惜她爷爷更关心的却是她的医术领域,每次因为她发明了一项什么东西,他便高兴的夸赞她,对她很好,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整天只知道钻研那些医啊毒的,再不理会别的,直至最后被谋害死。

没想到这一世她竟然得了两个疼爱她的人,所以她绝不会让别人伤害她们的。

先前她们毒打了楚梦苓,想必明日二房的人定会找上门来,所以董妈妈才想帮她担了这干系,楚琉月一想通这个,飞快的睁开了眼睛,望向了床前坐着的董妈妈和石榴。

二人一看到她醒过来,飞快的擦眼泪,似乎生怕她发现什么似的。

楚琉月淡淡的说道:“你们两个别担心会有人责罚,我不会让自已有事的,也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她的神情祥和,唇角还有浅浅的笑意泻出来,大大的眼睛里乌光灼亮,在灯光下十分的好看。

看得董妈妈和石榴都呆了,心里不禁想着,小姐真是长得特别的好看,就是太瘦了,若是小姐多吃些东西,养得水嫩嫩的,绝对不比大小姐楚琉莲差。

不过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两个人都有些不明白,望着楚琉月。

楚琉月挣扎着想坐起来,石榴立刻上前侍候她坐起来,然后紧张的说道:“小姐,大小姐先前给你请了大夫,大夫说你失血过多,还开了一些药,奴婢煎了过来,已经热过三回了,你要不要服下。”

楚琉月挑眉,示意石榴把药端过来。

石榴以为楚琉月要吃药,立刻转身到房内的桌上端来了药想侍候着小姐报下。

楚琉月却并不是要服下,而是闻了闻药的味道,然后吩咐:“去倒掉。”

“小姐?”

石榴惊叫,这可是好不容易得的药,若不是大小姐命人请了大夫,根本没人会给小姐叫大夫的。

董妈妈却瞪了石榴一眼,狠狠的训斥:“小姐的话你没听到吗?立刻倒掉。”

石榴不敢再说话,立刻端了好不容易得来的药去倒掉了,她想不明白小姐为什么不吃药,只是闻了闻便让她倒掉了,她总觉得怪可惜的,不过既然小姐和董妈妈都让她倒掉,她不敢不遵命。

第5章 演戏.上吊(1)

其实楚琉月并不是想喝药,她知道自已这具身子并没有病,既然没病何需服药,她让石榴端过来便是想闻闻,那药是大补的药,还是寻常的药,若是大补的药,她自然会服下去,必竟现在的身子虚弱,谁知道却只是一般寻常的药。

很显然的那大夫并没有认真的开药,或者只是做做样子。

房间里,董妈妈拉起了楚琉月的手,关心的开口:“小姐,你想吃东西没有,想吃什么告诉妈妈,妈妈给你去做。”

她们三个人住在一个独立的小院子里,既没有独立的小厨房,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有的也都是平时种的一些瓜果蔬菜,还是董妈妈自已长的,自已支了一张锅,没事的时候做些菜,也都是短油少盐的不是味儿,更别提肉类了,三个人都很长时间没有吃肉食的东西了。

所以董妈妈一问,楚琉月便觉得肚子特别饿,而且特别想吃那些肉食,忍不住张口说道。

“我想吃鸡汤。”

因为眼下她的身子太虚了,需要进补,只有这样,她才能尽快恢复过来。

不过楚琉月的话一落,脑海中便浮现出她们之前的生活状况,心中也明白,为什么自已这具身子会如此的瘦弱,而又营养不良,压根是她们没什么东西吃,堂堂国公府的嫡女竟然没有东西吃,常年累月的粗茶白饭的,难怪如此瘦弱,前身混得也太差劲了。

既然她们没有那些东西,她又让董妈妈到哪里找鸡给她熬鸡汤喝啊,所以楚琉月正想跟董妈妈说她开玩笑的。

董妈妈已经站了起来,笑着说道:“那你等会儿,妈妈去给你熬鸡汤。”

说话间人已经闪了出去,楚琉月张嘴叫起来:“董妈妈,我开玩笑的。”

可惜董妈妈就好像没听到似的,早已经没了影子,石榴拿着空碗从外面走进来,奇怪的望着一阵风似的跑没了的董妈妈,不由得奇怪的说道:“董妈妈去哪里啊?”

楚琉月无奈的开口:“怪我先前口没遮拦,竟然说想吃鸡汤,所以董妈妈便冲了出去,你快帮我拦着她。”

楚琉月话落,石榴并没有去拦董妈妈,反而是走到楚琉月的身边安抚她。

“小姐,你别担心,董妈妈是去大厨房那边偷鸡了,你不知道大厨房里的东西多,偷个一只半只鸡不会有事的,而且小姐忘了吗,之前你也有过一次想吃鸡,然后董妈妈也去偷了一只,并没有让人发现。”

石榴不说,楚琉月想不起来,一说脑海里还真有些记忆,不过那好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心中不由得酸涩,并暗下了决定,从此后她不但自已要有鸡吃,还要让石榴和董妈妈有鸡吃。

楚琉月伸手拉了石榴在她的旁边坐下来:“石榴,陪我聊聊天好吗?”

“小姐,你想和奴婢说什么?”

石榴坐了下来,她盯着楚琉月的脸望,自从小姐撞了一次石狮,似乎和从前的她不一样了,现在的小姐总让人觉得踏实。

“你和董妈妈跟着我受苦了,以后我不会让你们受苦的,相信我。”

她浅浅的说道,唇角勾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眼睛亮晶晶的,让人忍不住的相信她。

“小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还有今天我们打了楚梦苓,明天一定会有人来这边讨要说法,所以一大早你帮我注意着二房那边的动静,若是他们一来人,你便回来禀报我,知道吗?”

“奴婢知道了。”

石榴不知道小姐想做什么,忍不住询问:“小姐,你想做什么?”

“这件事你别问,总之千万不要让董妈妈出去领罪,知道吗?我自有法子来对付老二房的人,保证让她们说不出话来,既不会让董妈妈受罪,也不让我受罪。”

“真的吗?小姐,”如果真是这样,小姐真是太聪明了,石榴满脸的祟拜,为什么她现在觉得小姐真的很聪明呢?

楚琉月点点头,然后又问了石榴一些别的事情,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大半个时辰。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董妈妈的声音响起来:“小姐,鸡汤来了。”

鸡汤的香味一传进房里,楚琉月便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唾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现在她有种感觉,自已可以一个人吃下整只鸡。

实在是好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东西了,不过她没忘了石榴和董妈妈也同样的好久没有吃到鸡了,所以等到董妈妈把鸡汤端进来的时候,她没忘了让她去取三个碗来。

董妈妈和石榴二人哪里愿意吃,这只鸡小姐今儿个吃不完,明儿个也可以吃啊。

“小姐,我们不吃,你刚失血了,今日吃不完,明日可以再吃,好好的补补身子。”

楚琉月脸色一冷,命令她们:“坐下来,哪里那么多的废话啊,今日我多吃些你们少吃些,你们别担心明天,明天我一定会想办法改善我们的伙食,绝不会还吃粗茶白饭的。”

董妈妈和石榴二人没拒绝,坐下来,当楚琉月把两碗鸡汤放进她们手里的时候,她们两个人都落泪了。

小姐真是太好了,以后就算为她死了,她们也值得了。

房间里三个人吃得别提多开心了,楚琉月因为喝了一碗半鸡汤,又吃了一些鸡肉,精神总算好了一些,不过为了身体着想,喝完鸡汤后,她又睡了,临睡前没忘了叮咛董妈妈和石榴:“把东西收拾干净了,骨头找地方埋了。”

“是,小姐。”

董妈妈笑着应声,小姐现在细心多了。

楚琉月倒不是害怕那些牛鬼蛇神,只是眼下身子还没有大好而已,还是一步一步来。

等到两个人收拾了下去,她才闭上眼睛休息。

第二日,楚琉月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她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石榴急急忙忙的奔进来,看到楚琉月醒了过来,赶紧的禀报:“小姐,二房的人果然过来了,乃是二夫人,楚梦苓的亲娘,带了好大一帮的人过来兴师问罪了。”

房间里,楚琉月一听,飞快一挑眉,问石榴:“今儿个府里可有客吗?”

第6章 演戏.上吊(2)

石榴想了一下,立刻想到府里今儿个确实是有客人的,而且还是个尊贵的客人,赶紧的压低声音禀报:“有,惠王爷今儿个过来拜访老爷了,老爷正在前面的兰花亭招待惠王爷呢?”

往日石榴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但今儿个因为小姐先前吩咐她了,所以她一直注意着,才了解得这么清楚。

楚琉月笑了起来,满脸的灿烂:“真是天助我也,立刻侍候我起来。”

石榴飞快的动手侍候自家的小姐起来,门外,董妈妈走了进来,本来她想去前面领罪的,但是石榴说小姐有办法脱险,所以她才忍着没去,若是到时候小姐的办法不行,她再出头也是一样的。

楚琉月看到董妈妈过来,立刻吩咐她:“董妈妈,立刻去给我找块白布来。”

董妈妈也不问楚琉月干什么,反正现在看小姐,比过去聪明多了,所以她相信她,立刻去找白布,很快便找了来。

此时楚琉月已经穿好了衣服,石榴正想给她梳头,她一把推开她:“梳什么头啊,就这样。”

然后一伸手取了董妈妈手上的白布,把自已的头包扎了一下,其实她昨日撞伤的地方早已结了一层痂,现在裹不裹都是一样的,不过她一裹上,立马便显得孤苦起来,再加上她脸瘦瘦小小的,被白布一衬,看上去腊黄一片,当真是楚楚可怜。

董妈妈看得心酸不已,不过她来不及伤心,楚琉月已经命令了她们:“把床上的纱帐给我撕了,挂到屋梁上去。”

这下,董妈妈和石榴受惊吓了:“小姐,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演戏啊,”楚琉月翻了一下眼,催促她们:“快点,再不演那二房的人可就过来了。”

董妈妈和石榴一听赶紧的把床上的纱帐给扯了下来,然后一撕为二,一人爬上凳子,俐落的挂上了屋梁上去,然后还顺带打了一个活结。

楚琉月立刻命令:“打死结,活结会被人发现的。”

“小姐,可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董妈妈十分担心,虽说演戏,可是小姐若是吊上去,外面的人稍微慢一点,她可就没命了。

楚琉月翻了翻白眼,她不知道有多爱惜现在的生命呢,如何会死:“你们给我找把小剪刀,我藏在袖子里,若是你们赶不上,我可以用剪刀割了这纱帐,重新打个结,再吊上去。”

“好。”

董妈妈立刻去找了一把平时不太用的小剪刀递给楚琉月。

楚琉月上下看了看,最后确定什么事都没有,便吩咐她们两个出去,并贴着她们的耳朵低语了一番,两个人点头,然后走了出去,等到她们一走出去,楚琉月便关上了房门,下了死栓,然后悠然的走到房里喝茶,反正等人过来还要有一会儿的功夫呢,待会儿董妈妈过来会先打暗示,那时候再上去也不迟。

此时院子外面已经响起了董妈妈撒心裂肺的哭嚎声:“来人啊,我们家小姐上吊了,小姐上吊了。”

石榴也在后面应和着:“来人啊,小姐上吊了,小姐上吊了。”

她们口中上吊的人却歪靠在榻上喝茶养精神,现在她的精神力有点不好,若是不好好的养养,待会儿没有力气演。

兰花亭中,此时正端坐着两个人在品茶聊天,亭外有几名身着锦衣的侍卫面无表情的注意着四周,不让任何人打扰到他们。

这亭中的贵客可不是等闲之人,当今皇上的第六子惠王爷凤卓,凤卓母妃贤妃娘娘乃是楚家的人,所以楚家不但是国公府,算来还是皇亲国戚,平时贤妃娘娘很少和楚家人有过多的牵扯,因为圣上的眼线颇多,若是落到他的眼线里,指不定会安他们一个结党谋私之罪。

今日惠王爷之所以会出现,乃是因为奉了母妃之命前来安抚这个三舅舅,昨日楚琉月没有进门便被休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尚京城,宫中的各位娘娘和皇上自然也知道了。

现在楚琉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议论的对象。

“三舅舅,父皇今儿个一早便召了七皇弟进宫,狠狠的训了一顿,所以你别为这件事烦神了。”

惠王爷凤卓五官清俊,贵气逼人,说话更是带着一股天家之子的尊贵之气,不过身为皇室之子,胸中自有自已谋算,只不过面上不显出来罢了,不过凤卓对于自已的几个舅舅,最敬重的便是这位三舅舅了,因为楚琉月的父亲排行第三,国公府的世爵之位,轮不到他继承,所以他是科考出身,虽然如此,他经过多年的努力,竟也成了从四品的内阁寺学士,皇上身边说得上话的人。

楚千皓,楚琉月的父亲,长得十分的英俊儒雅,虽然是四十出头的男人,依然十分的有魅力,府上的夫人小妾为他争风吃醋的把戏时常上演,更有无数丫鬟想爬上他的床,不过那些人往往没有好下场,因为楚千皓有个十分精明的夫人叶氏,但凡有一些风吹草动,她便会把那胆敢有妄想之念的丫头给发卖了,所以现在府里的丫鬟很多都认命了,安份守已的做着自已的事情。

此时楚千皓听了惠王爷的话,叹息一声:“这事怪不得靖王爷,只怪琉月太不争气了,讨不了靖王爷的喜欢,若不是琉莲突然生出病来,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三舅舅能如此想是最好的,只是外祖父那里?”

凤卓说到这里,不再说话,深邃的瞳眸里耀了潋潋茶水之波。

楚千皓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怕自已的老父亲要大发雷霆之怒的,他一向是最注重名声的人,琉月这次的事情让他丢尽了脸面,不知道他会气什么样子,只怕以后不认琉月这样的孙女都有可能。

“这事我们会劝着他些的,不让他气坏了身子。”

楚千皓只能如此说,端起茶盎来喝茶。

厅内的两人不再说话,忽然外面响起了刺耳的叫喊声:“不好了,来人啊,小姐上吊了,救救小姐啊,小姐上吊了。”

楚千皓的脸上立刻拢上了冷声,朝外面的下人喝问:“发生什么事了,一点规矩都没有,跑到前面来大喊大叫?还不去通知夫人?”

神医世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神医世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7章(第7章 扫把星)

    原标题: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7章(第7章扫把星)小说书名: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第7章扫把星回到合租的小公寓,裴珮还没起来。站在盥洗池前,俞桑婉两条腿微微打颤。昨晚太激烈,身体一时缓不过来。掬了把凉水洗脸,俞桑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扶着盥洗池无声的落泪她把自己弄成了这样,以后要怎么办啊?稳稳心神、洗漱收拾好,俞桑婉出了门坐上去郊区的地铁,去疗养院看望父亲。病房里,看护刚喂俞致远吃完早饭。“爸。”俞桑婉堆起笑容走过去。看到女儿,俞致远神志淡漠,并没有多少欢喜。瘫痪多年,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饱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7章(第7章 嘴笨的四小姐开窍了)

    原标题: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7章(第7章嘴笨的四小姐开窍了)小说名字: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第7章嘴笨的四小姐开窍了“大娘,慕兮冤枉。自从祖母上次说要交一副绣品,慕兮一直闭门不出精心刺绣,一时忽略了给祖母请安。今日才反应过来,急匆匆携着绣品给祖母赔罪,没想到太过心急,一脚踏空摔进池塘,以至来迟。都是慕兮的不是,请祖母责罚。”叶慕兮福身认错。一向木讷嘴笨的四小姐,今天却说出了一番陈词恳切的认错,口口声声都是为了老太君,更是丝毫不提自己其实是被人绊倒。叶慕兮没有证据,如果说是叶婉芙绊倒的,老太

  • 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7章(第7章 腹黑又闷骚)

    原标题: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7章(第7章腹黑又闷骚)书名: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第7章腹黑又闷骚“是你?”苏亦诧异极了。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厉如风面色变得极冷。扫了一眼身旁的助理:“赵云,这里交给你处理。”说完,牵起苏亦的手,大步离开。电梯里,很安静。苏亦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想到方才那一幕,不禁打了个寒颤,抱紧双臂。厉如风的目光随着苏亦看向电梯门边慢慢跳动的红色数字:“不是伶牙俐齿吗?怎么还让自己吃亏?”苏亦知道,男人说的伶牙俐齿是指她让司机转达给他的那句话。“那不一样。对你,我

  • 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7章(第7章 你妹妹害我)

    原标题: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7章(第7章你妹妹害我)小说名称: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第7章你妹妹害我董灵姗翘起嘴唇,脸上也有些懊恼的神色,嘟哝了声:“因为昨天晚上我把她送上了龙二少的床。”“什么?”董太太吃惊。龙家二少爷龙一飞不是女儿自己喜欢的男人吗?“妈,我起初也不知道那男人是龙二少啊,朋友骗我说是送给一个秃顶老头的,等我回家才知道送错了,若知道是龙二少,我怎么会让她去?”说着,她低下头,也低下了声音,“要知道,我自己去约会他了。”龙家可是N市排列前三的大豪门啊,而且家里的二位少爷跟顾家

  • 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7章(第7章 老婆,叫上瘾了)

    原标题: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7章(第7章老婆,叫上瘾了)小说名: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第7章老婆,叫上瘾了耳边,暧昧的低吟依旧在继续。唇上,温柔的吻也渐渐变得狂热。苏小小脸颊烫的厉害,心跳也急速加快,不知是不是周围一片黑的缘故,让她有种做坏事的感觉。双手紧紧的抵在男人的胸膛,苏小小用力的推拒。然而,她越是抗拒,男人的吻就越霸道。抬手将她搂紧,男人滚烫的大手,钳制着她的手腕,抵在冰凉的墙上。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苏小小的脸上,他极尽温柔的描摹她的唇瓣。良久,他才放开。“混蛋……”身子柔若无骨

  • 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7章(第7章 同归于尽)

    原标题: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7章(第7章同归于尽)小说: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第7章同归于尽郁夫人已经吓得身子都在抖了,的确,她确定了郁飘雪就是来拉垫背的,可偏偏她说的没错,宣王虽然废了,可不但手握重兵,军队里,也基本都是他的人,郁家,区区一个文官,就算有应国公做后盾,也绝对得罪不起宣王。“你……你可不要乱来,女子嫁入夫家,靠的可是娘家的势力,不然如何在夫家立足,你要是害了郁家,难道你也不想活了?”郁夫人的语气显然是和缓了下来,她知道,对付这种拉垫背的人是绝对不能刺激她的,所以她选择了怀柔

  • 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7章(第7章 慢慢调教)

    原标题: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7章(第7章慢慢调教)小说名: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第7章慢慢调教“确定不哭了?”他回头。与他“对视”的时候,郁可可感觉他的目光很炙热,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个男人竟然是……看不见。“嗯嗯,不哭了。”即便知道他看不到,回答他问听的时候,郁可可还是用力的点点头,用来表示自己“真的是这样想的”。“很好。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记得!”怕他故意下套给她,她忙强调,“你之前跟我说的是,要是哭一次就那个一次。我现在没在哭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乱来。”“哪个一次?”“呃……”郁

  • 狼性总裁温柔宠7章(第7章 不能出去)

    原标题:狼性总裁温柔宠7章(第7章不能出去)书名:狼性总裁温柔宠第7章不能出去陆司岑不是个安分的人。叶以笙回去之后,陆司岑就反复不断的折腾了一夜叶以笙。他快活了,洗了个澡,去上班了。把她留在别墅里,精疲力竭的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在她的印象中,陆司岑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正人君子,不会做出那些龌龊的事,这几天对陆司岑的认识,全然颠覆了她心中陆司岑的形象。她几乎是躺了一上午,才浑浑噩噩的清醒过来,从床上坐起来,一转头就看见了放在桌上的避孕药。这一点陆司岑倒是跟她想的不谋而合,他不想要她有孩子,她更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