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末法疑云在线阅读

2017/11/19 9:55:0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末法疑云

第三章 古老的民谣

我转身往爷爷家走去,刚进门便见爷爷正打着扇子和两个老人坐在葡萄树下说着闲话乘凉。163生活网

我一看正好,我正愁怎么向爷爷打听那些老年辈子的怪异传说呢,这几个老爷子闲聊起来,我再在旁边插个嘴,引着他们说一些传说还不简单。

爷爷见到我进来,便开口招呼道:“卫国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两步走了过去,笑着开口道:“在家待着没意思,就过来看看。”

然后向另外两位老人打着招呼叫道:“二爷爷、五老爷爷。”

两个老人笑着想我点了点头,然后便自顾自的接着聊了起来。

我立马从屋子里搬了个小马扎,坐到葡萄藤下,这时候便听到爷爷和二爷爷、五老爷爷正在聊着天旱不下雨的事情。

“咱这儿算起来,有多少年头儿没下过痛痛快快的大雨了。”二爷爷看着天感叹的说道。163生活网

“嗯?算起来最近的好像就是51年的时候,黄河决堤那次吧?那一次还算不上下雨,真要说起下什么大雨,恐怕还要往前数。”

“也是怪事儿类,咋就咱们这一片不下大雨类?挨着县城的蔡上、娘娘寨都快下淹了,龙王爷就不能给咱均一点?”

我在一边听着,心中也是不解,十几里外的村子都是大雨不断,而就我们这里却只能干听着别的地方打雷,一滴雨都没有,我越想越觉得应该就是那个风水地势的问题,当然只是直觉,要是让我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又说不出来。

这时候快八十岁五老爷爷开口慢悠悠的说道:“我们这边不下雨的地方啊,从老辈子传下来的说法,只有九个村,至于具体怎么个说法早就不知道了。”

九个村?为什么就这九个村呢?而且听五老爷爷的口气,以前好像还有什么说法,难道真有什么典故儿?要说九个村的风水都有问题,那也太巧了吧?相互挨着的九个村风水都有问题,巧也巧不到这个份儿上吧?

我心中急切的想知道到底有什么传说或者典故儿,也许能解开我心中的谜团,便兴奋的插嘴问道:“老爷爷,这不下雨还有说法?不是说龙王爷不待见咱们这里吗?”

听到我这样幼稚的问题,五老爷爷也感觉着可乐,便笑了笑,向我开口道:“你个傻娃子,龙王爷那是神仙,除了你犯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大错,不然龙王爷都会一视同仁的,怎么会说不喜欢咱们这里类?你以为龙王爷那样的神仙会像我们人似的,还有小脾气啊?说这些话的,都是街上那些不懂事的娃子瞎叨叨的。”

我顺着五老爷爷的话接着往下问:“那咋龙王爷就不给咱下雨类?”

也许是我的求知欲正好满足了,五老爷爷老小孩想要人重视的心态,也提起了精神接着向后说道:“其实关于咱这里不下雨,老辈子好像是有什么说法的,但年头太长了,人们也不拿这个当回事儿,所以后来传着传着也就传没了,我小的时候倒是听我爷爷说过点儿,不过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我一听真的有说法,便急忙讨好带撒娇的问道:“那老祖宗说了点啥?您倒是想想啊?”

三位老爷子看我这个样子都呵呵笑了起来,五老爷爷用扇子在我脑袋上敲了敲,然后想了想说道:“其实我能记住的也不多了,有那么个顺口溜,那时候觉得好玩才记了下来,我记得是这么念得啊:‘九村连片心不平,四边儿下雨当间晴。不是龙王看不见,只是孽障埋其中。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要说这‘孽障’是个啥玩意儿,咱也不懂,其它的一些我也不记得了,这也就是一些老辈子传下来的话,当不得真类。”

老太爷的一番话让我心中的那根弦猛地一颤,这个仿佛顺口溜般的民谣很好理解,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说因为九个村子下面埋着‘孽障’,所以龙王爷看到了干旱也不给下雨。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龙王爷这么讨厌?

我想到这里,就想给自己脑袋上来一巴掌,自己被这个顺口溜带歪了,龙王爷绝对是没有的,那么这个顺口溜,主要的意思便是说因为九个村子下面埋着的东西,才造成‘四边下雨当间晴’的。

嗯?不是‘九个村子’地下埋着东西,而是‘九村连片’下面埋着‘个’东西!

我想到这里,脑子里突然一震,猛然想到一种可能:九个村子不是单独的,而是连成片的,或者说在某方面是一个整体!

不行!我忍不住现在就想要看一看九村整体的地势走向,而我们这里是平原地带,没有一览众山小的高地,而让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单独的跑,也不能将九村地势尽收眼底,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地图。

我已经没有耐心再在爷爷这里和老爷子们闲聊了,急忙和老爷子们打了个招呼,也顾不上天热,直接跑了出去。亮子大名叫马德亮,老爹是当年的下村知青,有点文化底子,后来听说亮子的老爹和我们村的一个姑娘,也就是现在的亮子老妈结婚后就留在了这里,没有再回城里去。

现在亮子的老爹是我们村村委会的会计,以前和亮子两个人一起去村委会玩的时候,见村委会墙上就有一张凤凰县的地图,所以我现在想要看地图,还得先去找亮子。小说:末法疑云在线阅读

现在村委会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想要进村委会看地图只有想办法让亮子从他老爹那里弄到村委会大门钥匙,这样才能顺利的看到地图。

火热的太阳让我在跑到亮子家的时候,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因为我们从小玩到大,亮子的父母也从来不拿我当外人,所以我直接就闯了进去。

院子右边的配房是亮子的地盘,我直接走了进来,捏住正在睡午觉的马德亮的鼻子,一会儿的功夫,马德亮就被憋醒了。

“卫国?这么热的天你不睡觉来折腾我干嘛?”

我没有接他的话,眼看马德亮又要睡觉,我直接站起来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亮子这才‘嗷’的一声窜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叫道:“醒了、醒了,别踹了,大热天的你又要干嘛?”

我很心急,没有废话,直接说道:“你老爹在家吗?”

亮子楞了一下,疑惑的说:“在家正睡觉呢,你找我爹干嘛?”

“嘿嘿…你看,能不能把你老爹那串村委会的那串钥匙借出来,给哥们儿用用?”

亮子盯着我疑惑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点点头说道:“嗯,现在村委会里绝对没人,是个下手的好机会,但村委会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值得我们哥俩下手的啊?”

我愣了,这小子这是以为我要去村委会偷东西呢!

“我去你大爷的!老子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还TM什么好机会?老子是那种人吗?”我急了,直接扑到床上,掐着亮子的脖子问道。

“咳咳…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松开他,亮子一个咕噜坐了起来,开口问道:“你又不是惦记村委会那点东西,去那里干嘛?”

“我去看地图。”

“看地图?老大,你没发烧吧?还是太阳把你脑子烤焦了?”

“滚你大爷!赶快想办法拿钥匙,我在这里等你。小说:末法疑云在线阅读

我知道和亮子说不清这件事,而且关于我身上发生的怪异事情,在没确定真假之前也不愿意给他们说,省得他们以为我中邪了,所以这次只能以强制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亮子趿拉上鞋子,走进正屋没两分钟就出来了,晃了晃手里捏着的一个黄铜钥匙,笑了笑说道:“怎么样?兄弟的手艺还不错吧?”

第四章 惊悚的发现与猜想

我们村村委会说白了,就是一件大屋子,现在因为已经实行包产到户,所以村委会的作用已经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再说现在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不是去龙王庙求雨,就是在家睡午觉,所以等我和亮子一起来到村委会的时候,里面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一个人也没有。

亮子顺利的将两扇木门上的锁打开,我迫不及待的就走了进去,站到门内向西边墙上一扫,便见一副一米见方,略微发黄的凤凰县地图就钉在墙上。亮子在后边将村委会的门从里边关好,然后打了个哈欠,指了指地图说道:“呐,那就是你找的破地图了,你看吧,我再睡一会儿。”

“猪!”

亮子没搭理我,说完便直接趴在一张桌子上,打着哈欠又睡了起来。

我也没有工夫去理他,紧走两步来到地图前,这张地图应该有个年头了,原来白色的纸张已经开始发黄,边上也有烂的地方,不知道是谁又用浆糊粘好了。原文163shenghuo.com

整张地图上,详细的画出了整个凤凰县所有的乡村,虽然并不能详细到村子里的每一条接道,但最起码每个村的位置,和一些主要道路、河流还是标识的很清楚。

我头一眼便看到了位于整张地图位于中央稍下的凤凰城,我知道我们村位于凤凰县城东北方向。

于是我便沿着地图上的那条东西走向,横穿县城的市道向前看,一个个熟悉的村名从我眼前掠过,最后在县城东方稍微偏北的方向找到了我们村。

一条代表着河道的细细黑线从县城方向蜿蜒而来,最后一个打弯儿,在我们村南直接改变走向,正南正北的横在村西。

我看着眼前这一小片代表我们村的地图,向四周努力的寻找着老爷爷所说的九个村。

我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那九个和我们一样总是不下雨村子我大体上是有印象的,于是我便以我们村子为原点,想着四周由近到远数着:第八村-马庄-靳庄-辛庄-刘李庄-观寨-朱庄-东魏村-南魏村。

这就是九个经常干旱不下雨的村子,哪怕只有一里地之隔,邻边的村子大雨连绵,这边就是滴雨不见。

我注视着这九个村子,我们第八村在最中间,每个村子外面都有一条河流过,我一个一个村子看,每个村子在地图上都只是个小点,所以我只能看到每个村子的河流、道路走势。

看了半天发现每个村子都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来,河流的脉络也并不像我们村将龙脉截断,没有实地看,也不知道这几个村子有没有‘bai虎抬头’的怪异现象,所以到了现在,单是从地图上看起来,我脑子里仍是一片凌乱。

我将脑袋稍微离开地图远一点,九个村子整体看,因为提示我来看地图的是‘九村连片’的那个民谣。

我用手指在九个村子外画了个圆,正好将九个村子完全包围到里边。

这样看来,九个村子远近距离各不相同,河流有的是漳河分支,有的是滏阳河分支,杂乱到一起,也是没有丝毫脉络可寻。

我将脑海中的那些风水地里堪舆知识倒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符合这样河流走向的解说,难道我真的被那些梦带歪了,变得癔症了?

我不甘心的用手指在地图上,一条一条河流划过,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点过去,点着点着突然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我的手猛地停了下来,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下,还是没有抓住那种感觉。

我用手重新沿着刚才点过的村子,从头开始重复着刚才的动作,一个、两个、三个……一遍、两遍、三遍……

就在我重新换了个顺序点着九个村子的时候,脑子里猛地一怔,然后急忙看向地图,手指沿着刚才点过的顺序用一条连了起来,接着便是一口凉气被我吸进口中。

我看到了什么?

沿着我刚刚点过去的顺序,用一条线将最外面的六个村子连起来,我居然看到一个等边三角形!

这是巧合吗?

我沿着这种思维,看向中间包括我们村子在内的三个村子,用线连起来,一个和外围三角形方向正好相反的小等边三角形,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脑海中‘啪’的一声,仿佛劈过一道闪电,我明白了,这TM是一个风水大阵!

依九个村为镇基,包含了方圆数十平方公里的面积,这样的大手笔,让我然不住脑子里一阵眩晕。

想要布下这个风水大阵,只能在村子尚未建成的时候开始布局,不然哪里会有如此巧妙的地形,正好九个村子,组成一环套一环的正反两个等边三角形。

至于说这个风水大阵已经有多少年的历史,我不由想起村民中永远流传着一个民谣:“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

我们这一片人,世代都流传着一个传说,当年燕王扫北将这一片的人全部杀光了,而我们的先祖,也正是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从‘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迁过来的。

还有证据,那就是每个人脚上的小拇指,都有两个脚趾甲,一大一小。

小时候好奇,扒过别人的鞋子,确实是六个指甲,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这个风水大阵最有可能的便是在那个时候布下的。

我想到这里,心中不由打颤,据老人们说,燕王扫北距今已经有将近600年的时间,那600年里,我们祖祖辈辈岂不是一直生活在一个人为摆设的风水大阵中!

要说这也是巧合,说天气干旱和这个风水阵没有关系,打死我都不相信!

我心中的震撼渐渐被愤怒取代,本来以为旱灾是天灾,谁知道居然是人为的!

600年,多少先祖因为旱灾而颗粒无收,满眼期盼的求着虚无缥缈的龙王爷,最后付出无数的汗水后,还是饿死在荒芜一片的土地上。

每年夏天,老爹望向明晃晃的太阳时,充满愁苦的双眼,乡亲们在龙王爷庙前虔诚的跪拜,这一切的一切,都瞬间变成我一腔的怒火。

到底是为什么要布成如此风水大阵?!让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人,付出满腔的期望,收获一地的泪水?

难道就是为了表现你的强大?可以一个风水阵,玩弄数万乡亲600年?!

“啊!”

“嘭!”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吼了一声,一拳头砸在了对面的地图上,两道殷虹的鲜血,沿着发黄的地图流了下来。

“卫国!你怎么了?”

我听到亮子惊骇的叫声和肩膀上传来抽打的感觉,这才从愤怒中回过神来。

收回抵在地图上,还在流血的拳头,扭头看见亮子正瞪着两只大眼睛,一脸惊骇的看着我。

亮子应该是看我已经回过神来,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脸惊恐的问道:“你刚才是这么回事?我正睡着,就听你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你一拳头砸到墙上,我跑过来后,就见你两个眼睛通红的盯着地图,喊你好几声你都没反应,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吓人不?两个眼睛通红,整个脸都扭曲了!“

亮子说着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接着道:“我还以为你中邪了呢?你要是再晚醒一会儿,我就去叫你老爹了。”

我没有心思和亮子贫嘴,指着地图道:“我知道我们这里为什么总是不下雨了。”

从惊骇中还没有反过来神的亮子,被我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整的一愣,有些发傻的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总是不下雨了?你知道……什么!你是说,你知道我们这里为什么总是不下雨了?”

亮子把我的话在嘴里念叨了两边,然后猛地蹦了起来,直接一把抓住我的肩头,一脸震惊的大声咆哮道:“你确定你知道我们这里为什么总是不下雨?!你的意思是说……”

亮子说到这里,仿佛也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回头看了看那张让上鲜血的地图,再扭过头来,看着我平静的目光,紧张的咽了两口口水,艰难的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里总是不下雨,不是…不是天灾?”

“是天灾,但、更是人祸!”

第五章 愤怒

看看外面的太阳,一番折腾,现在已经快下午两点,没有理会亮子的一番纠缠,直说吃过午饭后,让他叫上王老宗再来这里,到时候再细说。

回到家里,老爹还没有从龙王庙回来,只有老妈一个人在家,我虽然从地图上找到了一些线索,但并不想现在和家里人说。

因为从亮子把我拍醒后,我脑子里一直都在思考,这到底是个什么风水阵?但只到现在我脑子中仍是没有答案。

在没有找到真正证据,能够证明连年旱灾就是这个风水阵造成的之前,我不想胡乱开口。

手上的伤是瞒不住的,毕竟都流血了,刚开始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愤怒的缘故,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疼,但回到家不久,整个手背上,手指最下面的关节处都肿了起来,红彤彤的,好像发酵了的白面馒头。

我和亮子约好吃过午饭后,再到村委会给他和王耀宗解释这件事,为什么要叫上老宗?

其实我有我的考虑,老宗大名王耀宗,他和亮子两个人是我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儿,就算我错了,面对他们,我也不用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再说,其实我心里也是有点忐忑,有两个人陪着,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心里最起码有点踏实的感觉。

心里有事情也吃不下去什么饭,就像应付老妈一样,随口吃了点饭后,便窜了出去,身后还能听到老妈让小心点,不要弄得总是受伤的嘟囔声。

来到村委会,见门上的锁已经打开,我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见里面亮子正兴奋地指着地图上,我留下的血迹对老宗吹嘘:“……‘蹦!’的一声,卫国那血啊,就沿着这个地图流了出来,你不知道,那时候,卫国就像中了邪似得,两个眼睛比兔子的都红!那张小脸……”

“我那张小脸怎么样了?”我听着亮子吹嘘,还小脸?我直接把他的话接了过去。

“额…不是,你是大脸,我是小脸。”

亮子正吹嘘的厉害,被我一搅合,急忙装着很贱的样子,学者电影里汉奸的样子,小跑过来,低头哈腰的说道。

我把他扒拉到一边,现在没心思开玩笑,直接走到地图前面,用手拍了拍地图上九村的位置。

亮子和老宗看我一脸严肃,便也就不再说笑,我扭头,对站在身边的老宗说道:“老宗,上午的事情亮子都给你说过了吧?”

老宗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老宗比亮子要稳重,典型的北方农村汉子,平时不苟言笑,说的差点,就是三杆子都打不出一个屁,但要说心眼,他却并不比别人少。

见老宗点头,我便看着两人,开口说道:“我先和你们打好招呼,我下面要说的事情…怎么说呢?有点怪,我说完了,你们别当我是神经病,或者中了邪。”

亮子看了一眼毫无表情的老宗宗,撇了撇嘴,说道:“没事,你说吧,就算你说你是玉皇大帝下凡,哥们儿也信了。”

我没有搭理亮子,直接说道:“怪事要从去年冬天说起,你们还记得年头我家隔壁王老爷子下葬的是吧?怪事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我将自己这半年来,一直没敢和别人说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异事情,如实给亮子、老宗说了一遍,等我说完后,两人震惊的张着嘴巴,都漏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还是老宗先反应过来,一双眼睛直接向我左手上带的那个青铜指环看去。

我将青铜指环摘下来,递到两人面前,马德亮吓得直接缩回了手,王耀宗接住看了一下,摇了摇头,又递给了我。

亮子这时候,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说道:“卫国,你被法身墓里的老鬼上身了吧?”

看着亮子的样子,我右脚抬了抬还是忍了下来,不搭理他,边上,老宗在听完后,想了一下,向我开口说道:“卫国,你是说,你梦里你学会了看风水,那么你今天上午看完地图就发那么大的火,还说旱灾,是天灾也是人祸,难道你想说,连年不下雨,是风水的问题?”

我严肃的向老宗点了点头,刚想把自己发现的讲给他们听,就听一边亮子直接来了一句:“这也太扯了吧?你咋不说你是龙王爷派下来的救兵呢?”

“我去你大爷的救兵!”我这次没忍住,直接一脚踢在亮子的屁股上。

亮子揉着屁股求饶,我才将那口气咽了下去,其实平时我也经常和亮子开玩笑,但现在也许是因为风水阵的问题,心里一直有一种压不住的愤怒,所以才会动不动就发怒。

我也明白是什么问题,但就是忍不住。

我向老宗和亮子招了招手,指着地图上的几个村子,说道:“你们也许还不太相信,但你们知道,我们这一片经常不下雨的也就周围几个村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老人讲的一个民谣。”

我看了看两人,接着道:“‘九村连片心不平,四边下雨当间请晴,不是龙王看不见,只是孽障埋其中’。”

两人听完我念的民谣,同时摇了摇头,我便接着道:“这首民谣是我上午听我五老爷爷念得,你们应该能够听得出来,里面说的是‘九个村’。”

我用手点了点地图上,包括我们村在内的九个村说道:“就是这九个村,我用手指划出来,你们再看看,到时候,看看你们还说不说我中邪。”

我用手点到九个村,从最右边的南魏村开始用手划起,便动边说:“你们看,从最南边南魏村,向西北到朱庄,再到观寨是一条线,从观寨向东到刘李庄,再到辛庄又是一条线,从辛庄向西南走,到东魏村,再到最开始的南魏村。”

我用手指经这几个村子,在两人面前连了起来,严肃的说道:“你们看看,是个什么样子。”

随着我说完,亮子和老宗两人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亮子双眼盯着地图,仿佛有点口吃般说道:“三、三、三角形?!”

我点了点头,确认的说道:“几乎是个等边三角形。”

老宗这时候向前一步走到地图前面,伸出右手,点在我连起来的三角形內,其中包括我们村子在内三个村子,用手指连了起来:马庄-靳庄-第八村。

又是一个几乎等边的小三角形,和大三角形方向相反,正好套在大三角形之内。

两人仿佛看到鬼一般,脸色都变了。

坐到村委会的椅子上好一会,两人才从刚才那种几乎痴呆的神态中回过神来。

脸色仍然有些苍白的亮子,仿佛口渴般的淹了几口口水,看着我,嗓音干巴的开口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没有抬头,同样干巴巴说了一句:“应该是个风水大阵。”

“风水大阵?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人摆的阵势,不是天然的风水?”老宗听到我和亮子的一问一答,反应很快的猛地抬头,盯着我,严肃的问道。

我知道老宗想的是什么,摇了摇头,说道:“哪里有这么巧的风水阵,你以为当年九个村的老祖宗都是商量好的?先画好图形,然后再建村子?”

老实性子,很少发火的老宗,听完我的话,放在桌子上的两只手紧紧地攥起了拳头,目光越来越凶狠,盯着对墙上的地图,咬着牙说道:“这一切都是人为的?难道不下雨真的和这个有关系啊?”

亮子开始疑惑的看着我们两个人的表情,仿佛没有明白,怎么说着说着,老宗就有向我上午发展的趋势。

但他并不笨,低头想了一下,脸色瞬间通红,一双眼睛亮的吓人,直接盯上了我。

我看了看快要爆炸的两人,没有解释,简单的开口道:“你们说呢?”

第六章 三星聚阳阵

“呼哧!呼哧!”亮子和老宗两人攥着拳头,喘着粗气,一副要把村委会拆了的模样。

“是谁!老子把他活拆了!”老宗眼睛痛红对着我吼道。

我无语的想他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鬼知道,也不用你们的那个猪脑瓜子想想,这个风水局是以九个村的位置为阵基,我们九个村子你知道存在几百年了?就算知道当年布阵的那个人是谁,现在恐怕骨灰都找不到了,在这里发个屁的狠啊!”

我的一番话说下来,亮子和老宗都愣住了,呆呆的开口道:“那就是说,找不到人报仇了?”

两人说完后就在村委会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乱转了几圈,然后仿佛发泄一般的,照着一面墙壁狠狠地砸了两拳头,这才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我没有阻止两人自残的行为,因为上午我发现这个风水阵的时候,也有这种满腔怒火,不发泄出来就好像能把自己憋爆炸一样的感觉。

老宗在地上坐了几分钟,然后好像想到什么,一拍屁股站了起来,在一旁亮子一脸不解的目光下,直接两步走到我面前,双手用力的抓着我的肩膀,用一种仿佛恳求一般目光注视着我,急切的开口说道:“卫国,你能发现这个风水阵,那么…那么你一定有办法把它破掉对不对?”

马德亮这时候好像也回过神来,立马跳了起来,窜到我身边,一脸忐忑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们想要听到的是什么答案,但是我心里真的没底,从上午发现这个风水阵,一直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思考,这究竟是什么阵势?运用的是什么手段?

破风水阵,并不是用蛮横的手段就能达成目的的,只有知道了是什么阵势,才能够寻根朔源、抽丝剥茧,将这个风水阵从根本上破掉,不然一旦风水阵遭到外力破坏,谁也说不准到时候会产生什么连锁反应,一不小心,将九个村所有人弄得无疾而终、断子绝孙都有可能,这并非虚言!

看着两人渴求的目光,我只能先安慰两人,用手在亮子和老宗肩膀上用力的拍了两下,对着他们的目光,我坚定的说道:“既然是人为的,那就一定有办法解决,你们先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你现在就算是把房子掀了,太阳该出来还不是照样出来。”

我拍着两人的肩膀,将两人按到凳子上,回头看着墙上的地图,脑子里一直都在不停地思考。

九个阵基,那么最有可能摆出来的就是传统的、和九宫有必然联系的阵法,最起码也是‘九宫阵’的延伸、变异。

但眼前这个风水阵,九个阵基赫然组成一环套一环的,并且方向正好相反的等角三角形,这样的布置,在我脑海中没有一个符合现状的。

但要从风水阵造成的异象来倒退的话,两个三角形不成的风水阵,造成阵内干旱无雨,那么就有一个可以解释—三星聚阳阵。

但这个阵势并非是九个阵基,而是三个。

这是一个困阵,或者说是杀阵也可以,因为这个阵势主要的作用便是可以将一片山川地脉的阳气聚拢到阵中心,依据三星聚阳阵的大小,在阵中心可以想成一个封闭的充满纯阳之气的空间,如果阵势够大,那么足以影响一地气象,并且还有可能,在这个阵中心的空间内形成传说中的‘三昧真火’。

地图上,最上方的魏村到西南方的观寨,再到观寨正东方的辛庄,这三个村便是外围大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如果将三个村中间经过的三个村抹去,那么,一个‘三星聚阳阵’就出来。

中间三个村围成的小三角形,或许就是三星聚阳阵所形成的阳火空间所在地。

这样解释,虽然还有点牵强,但依照风水阵所想的异象反推,再结合我脑子中的一些知识,这就是现在我唯一能够找到,并说得通的解释了。

“怎么样?想到办法了吗?”

我刚想出点头绪,耳边便响起了亮子急切的声音,到底是从小长大的哥们儿,一点表情都能把我猜个七七八八。

我扭头看着两人说道:“现在有点头绪了,但还是不敢确定,下面就需要道我猜想的地方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怪异的东西,如果能够在我预想的地方,找到镇基,那么破阵就有点希望了。”

“那还在这里叨叨个什么劲?闲的你能耐啊?赶快走啊!”

我话刚说完,便被亮子和老宗一左一右,各拉着一条胳膊,直接向村委会门外冲去,这一下差点没把我带个跟头。

“我说…不是…,你们别拉啊!你们知道往哪里走吗?”我一脸不爽的,看着两个发疯般的少年,等我话说完,两人马上顿住了脚步,同时回头,用一种仿佛要吃人般的,凶狠的目光盯着我。

我一哆嗦,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便急忙说道:“你们也别急,这不是能急得来的事情,这个风水阵,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怎么也有将近六百年的历史了,让我这个半吊子破阵,你们最起码你们要让我定一下方位吧?”

两人应该听着我的解释也有道理,所以就松开了我的胳膊,从新走进村委会。

我想从地图上,按照三星聚阳阵的方式,寻找地势脉络,包括我们村在内的三个村有可能就是三心聚阳阵的阵心所在,但怎么找也应该有阵脚,镇压这个阵心,我现在找的就是我们村阵脚所在地。

凤凰县属于平原地带,风水堪舆无山便看水,水主一方生气,想要确定一些东西,观水的走向确实重中之重,想要看凤凰县水流的走向,最好的莫过于地图了。

我们三人再次站在了地图前,这张地图虽说是凤凰县地图,但除了凤凰县比较详细以外,和凤凰县接壤的几个县也有简单的描绘,只是没有凤凰县标注的详细罢了,但主要的交通道路、河流水道倒也描绘了出来,我暗暗点了点头,这样也够了。

凤凰县城径流的有两条主河道,分别一条从南方蜿蜒而来的黄河枝杈-漳河,和另外一条从西方太行山而来的-滏阳河。

地图并不大,只能看到漳河从西南方向而来,在县城的西面拐了个弯,呈南北流向从县城的外面流过,在县城的西北角再次向东而行,最后主干从九村北方穿过,九村很多河流都是漳河支脉,包括我们村西的那条老河道。

而滏阳河这是从正西方盘旋而来,从县城南进北出后向东北方向而去,直道我在地图上再也找不到它。

我看着地图,回忆着脑海中的一些知识,漳河和滏阳河在地图上看不到的那部分,在我脑海中沿着来水的方向,渐渐向西延伸,和我梦中的那条隐龙脉结合了起来,那条隐在地下的的龙脉在我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我从村西老河道,沿着脑海中隐龙所行的方向,向东看去,穿出村庄中央,然后向东南方向延伸,我最终将目光停留在村东南方的一个地方,因为我记得这是很大一片没有人种的盐碱地。

按照我的记忆和水流方向、隐龙脉走向,这块地应该正好处在隐龙脉之上。

按照风水堪舆法来说,这里怎么也不该是一片荒芜的盐碱地,可这块盐碱地偏偏就出现了,而且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没有人说得清。

我仔细计算着我们村河道和隐龙脉的走向,再根据九村整体的阵势布局,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对照着三星聚阳阵的布阵方法,最后将目标就确定在了,村东南的这片盐碱地里。

我拿手在那个地方点了点,回头对亮子和老宗说道:“其它的地方看起来还好,就这里有些不正常。”

看着我点着的那个地方,亮子和老宗同时凑了上来,仔细看了一下,老宗开口说道:“这里是那片盐碱地?”

我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里,按照一般的风水说法,这里正是龙脉经过的地方,不说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但怎么着也应该是一片好地才对,怎么也不该是一片盐碱荒地。”

“那阵脚是不是就在这里?”亮子问道。

“现在还说不准,还要到那里看看才知道。”我谨慎的摇了摇头。

“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

村东南这片地我和亮子、老宗都不是很熟悉,因为这一片盐碱地,寸草不生,从来没有人在这片地上白费过力气。

第七章 三清符箓

东南盐碱地,在我们村最东北的方向,有方圆三十几亩大小,无论在这里种什么都没办法生长,最后便也将其荒弃在这里,再也无人问津。

从村委会出来,十几分钟后我和亮子、老宗便站在了这边不知道多少年都没人开垦过的土地上。

我们三人走到这片没有一根杂草的荒地中间,亮子和老宗刚停下步伐,便开始向四周看了起来,我喘了两口气,同时抬头,向四周观望,不看还好,这一看不由得我面色一阵发白。

因为我站在这里,发现西、北两个方向的地势都高出了我所在的这片荒地,而东方和南方确是没有什么变化。

我以前有注意到过,我们这一片平原应该是西高东低的地势,就算是不懂风水堪舆的人也知道这完全不合理啊?太怪异了!

我拍了拍亮子和老宗,脸色发白的开口问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西、北两个方向的地势都比我们这里要高啊?”

亮子和老宗已经看出我神色不对,听到我的问话,没有吭声,直接抬头向我说的两个地方眺望,然后两人好像同时发现了什么,脸色同时一变,开口疑惑的道:“你不说我以前还真没注意,这两个方向好像还真的比这里要高啊。”

这样的地势,就是为了将西方庚金之气和北方的壬水之气完全隔离在外,而着这片荒地的正南方不到一公里出就是一条人烟稠密的东西大路,东方甲木之气和南方丙火之气来到这里后,被西、北两个方向高处的地势和南方的大路挡在了中间。

木又能生火,这是三岁下孩子都懂得道理,而且又没有了壬水和庚金的调和,更没办法流通,这个地方久而久之,积累的木气越来越多,火气也越来越旺,能够长出东西来才叫TM怪事!

我不理亮子他们两人疑惑的目光,深吸了两口气,四周看了一下。

然后按照现在的地势,和脑海中隐龙脉走势,到了这里所在的位置,走到在荒地中心偏左一点,隐龙脉斜右侧,伸出手臂向着那条隐隐约约的大路比划了一下,然后稍微挪动了一下位置,用脚在地上边走边画出一个不规则圆圈来,然后开口道:“我推断出来的阵脚应该就在这个圆圈里。”

“那个、卫国,你不觉得,你这个圈有点大啊?快有一亩地了吧?”

我回头就见亮子满脸纠结的盯着我画的圈,一脸便溺的表情。

“大吗?”我看着直径我画出来的那个直径将近30米的圆圈,砸吧了一下嘴,确实有点大,但自己的本事就是这么点,只能无奈的说:“没办法,只能圈这么大,再小了我就拿不准了。”

没办法,就这么挖吧,三人回家各拿了一把铁锹,再次来到这片荒地上。

我在我画的圆圈中间点了个点,然后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便一声不吭的开始往下挖。

我们一边往下挖一边往四周扩,挖了快有一米深了,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亮子便开口说道:“卫国,这么深了还是什么都没有,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

我微微想了一下,便摇头道:“接着再挖一点吧,真要有阵脚,那么阵脚在这里应该好几百年了,可能会深一点,等挖到了两米还是什么都没有的话,到时候再换地方。”

直径将近五米的大坑不断地下降,渐渐已经挖到了我们胸口深,对于我圈起来将近一亩地大小的面积来说,我并没有指望着一次就能找到目标,但现在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一点一点的将上面的这层地皮揭下来,才能知道我的猜想对不对。

如果和我想的不一样,那么我最多也就是会有点失望,但却能让我松一口气,但是如果真的如我猜测的那样,是一个认为的风水大阵,那么对于不断出现在我脑海中的那些知识,就要慎重看待了。

我边挖着坑脑子里便想着一些问题,就在这时突然‘铛’的一声闷响将我一下子惊醒,我两忙转头,就听到老宗震惊的喊道:“这里有东西!”

我和亮子扔下铁锹两步来到老宗身边,就见老宗手里的铁锹踩下去一半,就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一样,踩不下了。

我从老宗手中接过铁锹,小心的将上面十几公分厚的泥土慢慢的往下清,也不知道是心里紧张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只觉得随着清理的速度,身边的温度原来越高。

等一个直径将近一米的圆形石板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只感觉仿佛置身在火堆旁一样,而看看老宗和亮子二人,发现他们这个时候也是满脸通红、一头汗水,我心中哆嗦一声,看来是挖到真东西了。

看着这个被我们挖出来的圆形石板,三人都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说实话,对于这么怪异的情况我也有些紧张,第一次接触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谁知道石板下面是什么东西?

我扭头看着两人紧张的目光,心中一发狠开口说道:“别愣着了,咱们把它弄干净些,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说起来也怪,现在已经挖到地下将近一米五的深度,而石板上的泥土却是没有水分的白黄色,我们三人蹲在石板旁边,用铁楸小心的将石板上大些的土坷垃扒拉下去,发现石板上开始出现一些隐隐约约的图案。

石板上的图案被一层薄薄的泥土掩盖着,让人看不清楚,这时候亮子直接伸手向石板上扫了过去。

我扭头一看,瞬间大惊,在他的手即将挨到石板的瞬间,一把将他的手腕抓住,看着亮子错愕的眼神,开口骂道:“你大爷的傻啊!这么古怪的东西你也敢拿手去碰?你不看这么深的地方,连泥土都成土坷垃了?你的手不想要了是不是?”

亮子一脸无辜的将手收回,嘴中嘟囔道:“不就是一块破石头吗?能有什么事?再说了,不拿手清理这么能看到上面的东西?”

正在亮子不服气嘟囔的时候,就见老宗从旁边的土堆上捡了三根食指粗细的干树枝,在亮子眼前晃了晃,顿时亮子就不吭声了,老宗将一根树枝递跟亮子,开口蹦出一句话:“你就是一傻缺,傻大胆、缺根弦儿。”

在亮子一阵无言中,石板上的花纹越来越清晰,十几分钟后,我们三人震惊的蹲在石板一旁,亮子和老宗也许只是因为震惊而震惊,并不懂上面的是什么东西,最多也就认得八卦图案,而我脑子里确实一阵雷鸣!

因为石板上雕刻的东西我认得,就因为认得所以我现在心中充满了一种恐慌。

石板上最外围是一圈云雷纹,云雷纹里边是后天八卦图,石板最中心是一张刻在石板上的道家符箓,几百年过去,仍然能够看出朱砂红色。

我仔细看去,就见这张符箓,符头请三清,‘敕令’下面便用是金蝌文书写的‘北方真武大帝’神号,下边符腹内,便同样金蝌文书写‘诛灭一切邪祟魔障’,下面‘罡’字结胆,最后用的五雷星君符脚。

我看完这张符箓,不由得头皮都是一阵发麻,知道摊上大事了。

要知道,符箓不是随便用的,并不是随便一个小妖、小阴灵,都配得上请动三清祖师爷的。

而这张符箓,三清祖师敕令,北方真武荡魔大帝,诛灭一切邪祟魔障,‘罡’字结胆,五雷星君压阵,这是多大的阵势啊!

一般的道士绝对画不出这样的符箓,就算是能画出这样符箓的道士,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画的。

因为这样的符箓,耗费的法力太多,修为稍浅的,一不小心就要损耗寿元,更甚者会直接羽化。

我心中无力的呻吟一声,能用到这样的符箓,这是封印了多邪性的东西啊?

这东西也是我这样半吊子能乱动的?

再往石板上看,石板侧边隐隐约约有四竖行小字,我用树枝把它挑干净,发现居然是我梦中学到的金蝌文:“习道六十载,闻魔乱世间,忍见黎民苦,弃身入黄泉。凰火经久焚,天旱也数然。炼魔不得净,何处是人间?”

末法疑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末法疑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绝宠第一毒妃6章

    原标题:绝宠第一毒妃6章小说名称:绝宠第一毒妃第6章捡了个宝贝他再次伸手:“来。”这是暂时答应她的要求了。束腕银丝瞬间撤去,两道连面目都没看清的黑影窜上殿顶,转眼杳无踪迹。秦韶华揉揉腕子,一步一步,重新走入大殿。她感觉自己就像走入猎人圈套的兔子,明知前方危险巨大,却无从选择。今日虽羞辱了帝后,却折在这男人手里,来到这世界的首战算是失利了。心情不大好。齐王仿佛看穿她心思,悠然道:“输在本王手里,不算输。待你做了本王女人,你我更是一体,无输无赢。”秦韶华嗤之以鼻。这男人是个危险的巨兽,她才不会选他做

  • 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6章

    原标题: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6章小说名: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第6章签订合同“站住!我允许你走了吗?”这时,司徒晟冷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司徒先生,我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您这是打算怎样?”苏蓉转过身子,嘲讽地看着司徒晟。呵呵,这男人想用强的吗?可惜,她苏蓉现在不是她的情人,所以她不怕他!“你看不懂字吗?最后的条款你理解不了吗?”“呃?”苏蓉一愣,才想起刚才太过生气,竟然把最后一条遗漏掉了。于是,苏蓉又走回去,捡起被她扔在地上的合同,翻到最后一页看了起来。最后一条大概意思是,作为报酬,司徒晟一

  • 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6章

    原标题: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6章小说书名: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第6章高超的演技她真的不一样了,凤莉眯眼,眼神里满是探寻。听凤杰说了事情的凤莉,早有心理准备,等凤月真的表现得与以往不同时,倒没了之前的惊讶。“妹妹不要乱说,我倒是听说帝熙世子爷救了妹妹,对妹妹很是上心呢!”凤莉把她抛出的球丢回给她。正题来了,绕了那么久,她想知道的,恐怕只有这个吧?凤月冷笑:“这个姐姐得去问世子爷了。”凤莉倒也不恼,见凤月不想说,就不再追问:“妹妹受伤了,这么简陋的屋子以后莫要住了。”凤莉不说,凤月也知道自己沾了帝熙

  • 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6章

    原标题: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6章小说: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第6章老夫人归来虽说柳姨娘那边极力否认这个事实,但贺碧兰并不是傻瓜。侯府庶出的大小姐就算再怎么年长,身份地位也差了嫡出二小姐不止一个级别。自幼在柳姨娘那种女人的殷殷教导之下,白洛晴的心眼和手段自然不会干净到哪里去。偏偏这个问题白洛筝无法给对方一个合理的答案,因为她的记忆始终停留在上一世的十年之后,一下子让她回想自己年幼之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她脑海中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但是白洛晴的存在却让她记忆犹新。她可没忘了,前世的她之所以会被沈孤辰找借口

  • 一宠成瘾:总裁上司来敲门6章

    原标题:一宠成瘾:总裁上司来敲门6章小说书名:一宠成瘾:总裁上司来敲门第6章犹然,不要走丢一首曲子完毕,慕小宝虎头虎脑地双手撑在下巴处,眨着那双堪称小桃花眼的水眸,好奇地看着她,“犹然老师,你在想什么?我曲子已经弹完,我的冰糖葫芦呢?”林犹然拉回思绪,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微微一笑,“去拿你的书包,我带你去吃冰糖葫芦!”对于这个孩子,她打心眼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欢,那种感觉,连她自己都说不上来。也许是因为她们脸颊上都有一个小梨涡的缘故,觉的十分亲切。冰糖葫芦一到手,慕小宝和同龄的孩子一样,脸上是喜滋滋的

  • 男神老公不温柔6章

    原标题:男神老公不温柔6章小说名:男神老公不温柔第一卷红颜不寿第6章难道她就是暴尸街头的命吗高个男人手脚麻利按了一串数字,那边很快就有人接起了电话。“喂,哪位?”手机放的是扩音,所以文染情能听出不是穆非权的声音,是一个女人。她当即愣在了那里,“我找穆非权。”这是他的私人号码……“找阿权?你是谁?”女人的声音变得有些警惕。“我……”文染情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是文染情,他……”高个男人有些不耐烦了,粗着嗓子开口,“准备好一千万,否则就替这个女人收尸吧!”“一千万?绑架的?”女人反问着,丝毫不见

  • 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6章

    原标题: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6章小说: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第6章刁难云老爷子大手抚上云瑾言头发,感慨道,“其实我更希望我的言丫头就这样平平凡凡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她又何尝不想呢?云瑾言忍不住鼻子一酸,真正的打心底疼她的,只有爷爷。可是云家树大招风,总有人要看不见了才清静。而且她的债,也得讨还!既然现在开启了强大的训魂天赋,她就不会再让前世的惨剧发生。“行了,我让暗卫逐与今后跟着你。有什么事可以让他来找我。”云老将军嘱咐了一番,挥挥手让云瑾言离开了。云瑾言离开之后,云老闭眼轻喃:“训魂者出世,老

  • 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6章

    原标题: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6章小说名: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第6章她的戏演得真好苏千影驻足,不可思议的抚了抚妩媚的长发:“这真是奇迹,要不是昨夜出的那事,我还以为她转性了呢!”陈月茹听闻苏千影的话,立马白了她一眼,苏千影看到陈月茹的眼神,立马闭上了嘴。昨夜苏千溪被绑架一事要是传出去,还指不定会给苏家生出多少乱子呢,此事必须隐瞒。陈月茹走在前,苏千影紧随身后。做戏,要做全套。两个人的脚步都开始减缓,越是走近简讯上指定的病房,她们二人的心都开始忐忑起来。苏千影更是捏住了陈月茹的手。绑匪昨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