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尤物娇妻:老公降降火在线阅读

2017/11/19 18:58: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尤物娇妻:老公降降火

003 迟来的新婚夜2

低沉Xing感的男Xing嗓音在空寂的室内骤然响起,顾晞岚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停止。原文163shenghuo.com

半天,她才憋出干巴巴的一句话来,“你这是在说笑吗?”

秦陌霆勾了勾唇,眼里酝酿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你觉得我这是在说笑?”

秦陌霆在A市,雷厉风行,手段狠辣,是个神祗一般的存在。

名闻A市的两位秦家少爷,秦以安还有秦以诺,一个被他弄得下身瘫痪,成了残废,另一个么,还深陷牢狱之灾。

谁都可能会说笑话,就他秦陌霆,不会有人相信他会说笑。

“是我在说笑。”

顾晞岚想起还有一半定金没到手,很识相认栽。

秦陌霆的五官轮廓,都仿若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完美艺术品,没有任何一丝瑕疵。

还有,那身材,简直能够媲美世界顶级名模,有过之而无不及。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用死党吴梓潼的话来说,秦陌霆是国民男神啊,睡到就是赚到。

多的是女人愿意花钱睡他,她顾晞岚上辈子肯定拯救了银河系才能走这样的好运嫁给这一位。

顾晞岚在走神,恍惚听到秦陌霆说,“我去洗澡。”

等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顾晞岚才发现掌心因紧张沁出的汗。

没多久,她听到了浴室的门被打开了,秦陌霆出来了。

他光着上身,下身只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看着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

手上拿着一条白色的大毛巾,用力地擦拭着湿漉漉的黑发。推荐163shenghuo.com

他的头发,平时都梳理得一丝不苟,衬得成熟稳重,这会凌乱得不成样子,瞧着年轻了不少。

有几滴调皮的水珠沿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滑过他Xing感的喉结,结实的小腹,最后没入浴巾里。

这副模样的秦陌霆,顾晞岚头一次见到。

“对于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身边的大床突然陷下去了一半,秦陌霆修长的手指带着微微粗砺感,从她的额头轻轻抚过,从上往下,滑到了她的锁骨边缘。

顾晞岚的身体颤了颤,锁骨是她的敏感点。

“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秦陌霆的唇,贴在她的耳畔,吹出来的热气,严重干扰了她的神志。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不累吗?”

顾晞岚张了张嘴,话一脱口,她又后悔了。

“我累不累,等下你就知道了。”

秦陌霆眸色沉了沉,探入衣领的手欲要往下游弋。

顾晞岚有些心慌意乱,眼疾手快捉住了那只正在行凶的手,“等一等,秦陌霆,我想问下那五十万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

秦陌霆闻言,往下的那只手仿若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立刻缩了回来。

随着时间的流失,他的面色越来越阴沉,声音更是冷到了极点,“顾晞岚,你是不是觉得我秦陌霆连那点嫖……资都付不起?”

顾晞岚不敢置信瞪大双眸,嫖……资……

秦陌霆的话,太具侮辱Xing。

只是没等到她来得及多想,来不及委屈,床上的男人已经翩然而去。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回过神来后,细细回想了下方才的一幕,觉得自己真的是胆大包天,又无比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004 豪门阔太还要赚钱吗

此刻顾晞岚是意识清醒的,哪怕做了无数的心理建设,还是做不到坦然跟一个还算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哪怕这个男人身价地位再高。

两人结婚目的不纯,秦陌霆跟她结婚是为了秦陌霆能顺利拿到秦氏董事长的宝座,而她,则是为了一百万。

秦陌霆真是小气,一场婚礼,花了几十亿。

答应她的一百万却要分两次给,第二次还在拖欠中。

顾晞岚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大中午醒来还觉得身体没缓过劲来。

她穿戴整齐后,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了一张五十万支票,支票上是秦陌霆遒劲有力的签名。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顾晞岚看到支票后一阵狂喜,也许她真的是冤枉了秦陌霆。

身为千亿财阀的掌舵者,秦陌霆把这五十万看在眼里才见鬼了。

顾晞岚去了一趟银行,把这笔钱汇入指定的户头之后,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是经纪人朱静打来的电话,顾晞岚接了起来。

“岚岚,有两部戏找上你,你有没兴趣演?”

朱静手上带了四五个,自己是最饱受冷落的一个,在这一个圈子里打滚了好几年,还是在最底层挣扎。

“有啊。”

电话里说不清楚,所以朱静让顾晞岚去公司再商议。

顾晞岚将近两个月没去公司了,秦陌霆出差这一个月没去,婚前一个月也没时间去。

她记得自己跟秦陌霆结婚,他并没有提及要自己息影,这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

西华影视。

一进公司大门,顾晞岚变成了话题人物。

“当上豪门阔太了,顾晞岚怎么还来公司?”

“怎么就不能来了,她是嫁给了秦陌霆,可你瞧瞧秦陌霆是怎么对她的,刚结婚就抛下她出差,不闻不问。这年头新婚下堂的多的是,顾晞岚又不傻,趁着现在这个炒作的机会能多捞金就多捞金多好。”

“哎呀,你说的对,我看秦陌霆也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就是不知道顾晞岚凭什么傍上的秦陌霆。难道顾晞岚的床上技术特好?”

“这么个,谁知道呢,平日里还装清高,不肯接受潜规则,私底下估计也乱着呢,否则怎么就不声不响拿下秦陌霆了呢?”

“也是,A市想嫁给秦陌霆的女人都能从东门排到西门了,秦陌霆没必要放着那么多名媛不娶,娶她这么一个默默无名的十八线女星。”

……

“静姐,我来了。”

“岚岚,你演戏,秦陌霆不反对吧?”

朱静问的小心翼翼,跟她以往待自己颐指气使的态度截然不同。

平时对她并不怎么好,有好资源从来不会落到她手上,朱静生怕顾晞岚借秦陌霆的东风仗势欺人。

当初自己有眼无珠了,没想到顾晞岚有朝一日还能咸鱼大翻身,傍上秦陌霆这棵大树。

“这里有两个剧本,你自己看看喜欢哪个?”

将两个剧本都递了过来。

几分钟后,顾晞岚便将两个剧本都合上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秦陌霆的脸面的确大。

“静姐,这两个剧本都不错。那部片酬谁更高?”

005 缺钱啊,缺钱

朱静脸上难掩错愕,“你都嫁给秦陌霆了,还缺钱吗?”

“缺啊。”

顾晞岚满脸的坦然。

朱静小心翼翼的眼神,逐渐变成了鄙夷。

扶不起的阿斗,顾晞岚即使嫁给了秦陌霆,还是没有捞到半分好处。

要是秦陌霆真喜欢她,肯定舍不得她出来演戏。

很快就要下堂了,自己把手中这么好的两个资源用来讨好她,真的是傻透了。

朱静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两部戏的角色的前提,都需要带资入组,秦总不知道有没兴趣投资?”

顾晞岚着实没料到朱静翻脸这么快,她还没跟秦陌霆离婚呢,俨然就认定自己是下堂妇了。

她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着的是秦陌霆三个字。

朱静也看到了,眼睁睁地看着顾晞岚接起电话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顾晞岚有些意外,认识秦陌霆也有一段时日了,他打给她的电话屈指可数。

昨晚两人不欢而散,他居然还能纡尊降贵给自己打电话。

顾晞岚接起来自然而然走了两步。

“六点回公寓接你,晚上回秦宅吃饭。”

秦陌霆的声音,听不出半分喜怒。一句话说完,他就给立刻挂了。

顾晞岚眼角瞥到朱静紧张的模样,心里那三分不快又浮了上来,叫你狗眼看人低。

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故作云淡风轻地问,“老公,你说晚上一起吃饭啊,没问题啊。你问我在哪里?我现在在西华影视呢。”

她顿了顿,刻意瞥了一眼朱静,“静姐说有两部戏要给我看,所以我才过来,不过我估计是……”

还没说完,就被朱静一口气给打断了,“岚岚,我刚又想了下,觉得这部一只绣花鞋里的角色挺适合你的,没人比你更合适了。这部戏是小制作,这么点投资,秦总哪里能看得上呢?”

“老公,静姐说要跟我重新谈谈细节问题,要不,等你下班回来,我们再说。”

朱静那敬畏中带了恳求的眼神,并没有让顾晞岚心软半分,而是让她觉得这步棋走对了。

她假装结束通话后,果不其然,朱静低声下气让她挑选,而且‘一只绣花鞋’这部剧的片酬达到了一集十万。

这一部三十集演完,有三百万。顾晞岚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静姐,我说缺钱并不是我真正缺钱,我是不想花我老公的钱,免得人家说我图他的钱。”

狠狠打了朱静一脸,顾晞岚踩着轻快地步伐,心满意足离开了西华。

“您是不是秦陌霆的新婚妻子?”

上了出租车,司机好奇地从后视镜打探。

顾晞岚蹙眉,连打个车都能被认出来,这种情形真的让人喜欢不起来。

“你认错人了。”

“你们长得可真像,不过也是,秦陌霆哪会让他的妻子沦落到打车丢他的脸,出门肯定司机豪车专程接送,这才是豪门阔太的排场。”

顾晞岚听了,呵呵了一声。

秦陌霆还真不怕他妻子丢他脸,那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六点,秦陌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脚踏锃亮的皮鞋准时推门进来,时间观念比闹钟还准时。

006 嫖资到手

秦陌霆站在玄关边,并没有换鞋的打算。

他低头,看了一眼腕间那块百达翡翠限量版的手表,神情带着几分不耐之色。

顾晞岚听到他冷漠的声音,“可以走了没?”

“可以。”

看在今天靠他接了一部三百万戏的份上,她和颜悦色地回了一句。

他闻言,诧异地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转身便离开。

习惯了他的阴晴不定、面无表情,顾晞岚也快步跟了上去。

她本来就天生丽质,化了淡妆,更显得五官精致。

身上一条红色的修身长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外头罩了一件杏色的开司米长开衫,淡化了几分天生的风情。

秦陌霆估计有点疲倦,上了车就阖上了眼,她甚至看到他眸底浅浅的青影。

昨天马不停蹄出差赶回来就一直在书房忙活,被她打扰之后回了房,可又很快被气走,不知道后来有没睡成。

别人都看到他的光鲜亮丽,却并没有去思考为何他会如此成功。

秦氏那么大的集团,秦家没有一个真心实意支持他上位的,秦陌霆,其实他也不容易。

顾晞岚自嘲地勾了勾唇,都自顾不暇了,居然还有心情在替旁人感慨。

秦陌霆过去再不容易,至少如今旁人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

“怎么?这笔嫖……资到手了,就在肖想下一笔了吗?”

秦陌霆突如其来的嘲讽,猛地让顾晞岚回过神来。

他何时睁开的眼?

看在三百万的份上,不能跟他计较。

顾晞岚这会不敢跟他对视,佯装视线望向车窗外,漫不经心地回答,“谢谢你的五十万。”

“还有呢?”

秦陌霆长臂一伸,将那张背对着他脸的轻轻松松勾了回来,顾晞岚猝不及防间,跌到了他的怀里。

“还有什么?”

顾晞岚一脸懵懂,茫然地张嘴。

秦陌霆喉结滚动了下,眸色深了三分,“还有什么要谢我的?”

“没有吧。”

还有什么要谢他的?

难道是那三百万的戏?

不,他不可能知道的,朱静没有那个胆量找秦陌霆对质,自己的谎言不可能被拆穿。

“真没有?”

他眯了眯眼,狭长深幽的凤眸酝酿的风暴,危险Xing十足。

顾晞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可却被秦陌霆搂得更紧。

她今天身上穿得长裙是修身版的,薄薄的一层布料,贴着秦陌霆,那两团柔软都被挤压得生疼。

秦陌霆一只大掌正好死不死托在她臀部,顾晞岚觉得那地方似乎着了火似的,燃烧了起来。

车厢里的氛围,陡然变得暧昧了起来。

“秦陌霆,你能不能放开我?”

这样尴尬羞人的姿势,加上还有司机在,哪怕这辆劳斯莱斯房车隔了挡板,顾晞岚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挣扎了两下,都是徒劳,秦陌霆反而将她桎梏得不能动弹,两人的身体贴得愈发的毫无缝隙。

这是在车上啊,不是公寓。

“先生,夫人,秦宅到了。”

车子这时停了下来,秦陌霆脸色又沉了沉,总算是松开了她,顾晞岚不由松了一口气。

007 凭什么告诉你我老公的行踪

秦宅,在东郊,环境优美,空气清新。

占地面积很广,建筑仿的是古时的王府,由一个个错落有致的院落构成。

秦陌霆修长的双腿一迈,先下了车。

顾晞岚下车后,发现了不对劲,宾客盈门,络绎不绝。

秦家的管家在门口热情迎客,秦陌霆的两个叔叔也娴熟地忙着跟人寒暄个不停。

“今天是什么日子?”

秦陌霆提都没提,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

顾晞岚低声询问。

“爷爷寿辰。”

秦老爷子的寿诞,难怪这么隆重。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顾晞岚脸色发青,难言怒色。

可身为秦陌霆的正牌妻子,她不能空手一点表示也没。

“我不是提前告诉你了吗?”

秦陌霆抿了抿唇。

顾晞岚突然产生揍人的冲动,是,他提前通知了她,可……

她深吸了一口气,“你说回老宅吃饭。”

“是吃饭。”

秦陌霆轻描淡写地回答。

“我没准备礼物。”

“你的礼物我已经提前让林秘书送过去了。”

秦陌霆弯了弯唇角,似乎心情不错。

顾晞岚来不及唏嘘,就有不少人迎了上来。

很快,那些人把秦陌霆给围住了,而她被挤出了这个圈子,离他越来越远。

顾晞岚哑然失笑,若有所思地望着被人群簇拥的秦陌霆,他身姿挺拔,仅是站着,便是人群中最瞩目的发光体,如同帝王般的耀眼。

而他身边围着的那些人,有着形形色色的面孔,莫不是小心翼翼讨好的神色。

顾晞岚愣了半分钟,依旧无人问津,便打算找个安静的角落独自待会。

等会秦陌霆闲暇下来想起自己,自然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这秦宅,她还是头一回来。

“顾晞岚?”

顾晞岚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听到有人叫她,本能地回头。

她皱了皱眉,是精心装扮的顾舞阳还有朱丽俏,朱丽俏想必是顾舞阳带来的。

“你怎么在这里?”

顾舞阳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往上挑了挑,随即口吻一变,阴阳怪气地问,“陌霆哥哥呢?”

她跟朱丽俏转了半天,也没找到秦陌霆。

顾晞岚不想理会顾舞阳,顾舞阳从小就对自己冷嘲热讽,没有看顺眼过。

如今,自己还嫁给了顾舞阳的心上人。

以顾晞岚对顾舞阳的了解,此刻的顾舞阳,内心八成恨不得杀了自己,顺道取而代之。

“我凭什么告诉你我老公的行踪?”

顾晞岚冷哼,目光跟看跳梁小丑一样看顾舞阳,一点也不怕得罪对方。

反正得不得罪顾舞阳,结果都是一样的。

顾晞岚扭头就走,她一点也不想跟顾舞阳待在同一处,呼吸着同一片空气。

明明顾舞阳跟顾倾城是龙凤胎,怎么Xing格却是如此的南辕北辙,真是可惜了那张脸。

顾舞阳气得浑身颤抖,“顾晞岚这下贱胚子居然敢这么对我?气死我了。”

“舞阳,你别消消气,顾晞岚只是一时小人得志罢了,等秦陌霆看清她的真面目,很快就会跟她离婚的。”

“不行,这口气我忍不了,丽俏,等下宴会结束你把那人给我约出来,到底查得怎样了?”

……

尤物娇妻:老公降降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尤物娇妻 或 老公降降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校草大人万万岁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校草大人万万岁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校草大人万万岁第四章:活着就是欺负她看着床上的那些文件,席小童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吧这个北奕宸坏是坏了点儿,但是办事效率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快!“丫头,明天早上八点去校长室,不准迟到,学校规章制度很严格的!”北奕宸忽然打开她的房门,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之后关上门直接走开了。“喂……你……”自己话都还没有说完,他就消失了,席小童的内心是非常的崩溃的,放好那些材料后,确定自己把门给锁上了,席小童这才安稳入睡。不准迟到,席小童你明天不准迟到,一定不能够迟到。兴

  • 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四章受伤了四受伤了第二天一早,伴随着初升的太阳。同学们都带着欢笑声,带着美好的心情步入了学校。当任垚走进教室后,他们班的窗口,门口都围满了学生。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谈论起了任垚身上的伤,都对着他指指点点的。但是任垚并不在乎他们的谈论,因为这些他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他面不改色的坐在座位上,做着自己的事情。看着教室门口围满了人,南宫曛有些不开心了。他最讨厌看稀奇的人了,站在那群人的后面,南宫曛吼道“有什么好看的,滚回去。”南宫曛的一声吼

  • 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四章本尊出嫁经过这几天的打探,宁婉夜知道,宁婉清和宁婉仪好像都想要嫁给太子,而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是,太子是不会去大臣家里面的,办这个丧事的目的或许就是因为她想要吸引太子的注意力。是太想要成为太子妃,成为太子妃是宁家大小姐的秘密,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而丞相也有要拉拢太子的意思,现在这个朝局,只怕太子也有这个意思,所以这桩亲事是必成的,这点宁婉夜看得清楚,只有那个大姐宁婉清还在一直担心,甚至用宁婉夜的母亲来要挟她,导致

  • 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4章不安的预感苏棠面容平静得看不出一丝波澜,心却早已碎成了一团,她单手捂着胸口,用力按压住那硬生生的痛楚。十几个记者,拿着话筒,争先恐后地簇拥在她身旁,紧紧将她围住,叽喳不停地质问她。苏棠第一次被这么多人逼问,她顿感口干舌燥,却憋不出一句话来应对。就在她手足无措时,门外闪进来一个中年男子:“都住口!”苏棠微微抬眸看到来人,眼底立刻浮现一丝失落的怅惘。走到她身旁的是安氏集团董事长,她妈妈心心念念的丈夫,她大多时候只能从

  • 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傲娇鬼夫夜夜袭第四章总有妖孽缠上我龙婆的家在观音崖,在阳城背面的一座山上,那里遇上下雨打雷,总是出泥石流,是事故多发地带,很多当地的农民已经搬离了老房子,就剩下龙婆的那个两层小楼,鹤立鸡群。忘了说,龙婆是神婆。就是那种乡下人那里有鬼,就去跳神驱鬼的,我第一次醒来,就是龙婆家里。印象中,只记得满屋子烟雾缭绕,以及一张干瘦黑黄的脸,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我。其实那是我自己的错觉,我哥说,龙婆是个瞎子,当时我车祸之后,一直不醒,所以我哥就带着我去了

  • 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四章苏公子不举静月庵。静谧的院落中,假山环绕,格局十分简单。杨昭君枕着软枕,身子仿若没有骨头一般,软塔塔的躺在雕花桃木椅上。不时的吹过几阵清风,带起湖蓝色裙摆飞扬。杨昭君闭着双眼,还是这静月庵清静啊。一旁,静安师太一身道袍,正在整理书籍,将书籍一一分类。充满薄茧的手将手中书籍正准备放好,却被身边杨昭君拿过,放在另一边儿。仔细一看,原来是她将书籍分错了。抬头看了一眼杨昭君,只见她又睡着了。也不知,这杨小姐到底是装

  • 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004一只鸡引发的惨案静谧的夜空中,冷月高挂,此刻已临近夜半宵静时分,可美人如云的翠金楼里却是笙歌高昂,好不热闹。黑暗中,一青色的人影一闪,手中的青纱往树枝上一抛,足尖轻踮,脚下猛然发力,青袍带缓,掠过一道萧瑟瑟的凉风,眼看青衣小人儿就要越过墙头,谁知……“扑通”一下,足尖不小心被树枝勾住,半个身子已经越过墙头的意千寻结结实实地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该死的!意千寻明眸闪烁,蹭地升起一丝怒火,抬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 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4章你可以滚了医生平复了心情,认真地道歉,说道:“苏宛宛,真是抱歉,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怎么都没有料到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巧合。姓名年龄都一样。幸好有人发现了检查时间不一样,才发现你是在十点送去的检验样品,而另外一人是九点半拿去的检验样本,这才纠正了这个错误。”“哦,谢谢。”苏宛宛敷衍地说完这一句,便转身离开。“抱歉。”一边的护士由衷地对她表示歉意,心中想着,幸好没有因此产生巨大的损失,否则她就罪过大了。苏宛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