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野性难驯:惹火娇妻》之第5章 玩大了【5】

2017/11/20 1:17:5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野性难驯:惹火娇妻

第5章 玩大了

半个小时之后。来自163shenghuo.com

百里翰听到邵天晟所调查到线索,眉间的褶皱越来越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查出她的身份?”

邵天晟双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只知道他们是同事聚会,至于是哪家公司,她叫什么名字,一无所知。”说完,挑了挑眉,版权163shenghuo.com“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难道任由你的种流落出去?”

百里翰嘴角抽了抽,如果可以,他很想把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扔出去。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全城通缉!”

百里翰行事一向乖张,邵天晟听到他这么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你找到她之后,打算怎么做?”

百里翰眸色一沉,如果真如邵天晟所说,那个女人昨晚进房间的时候已经醒了酒,原文163shenghuo.com就算是房间里没有亮光,看不清楚状况,当她发现房间里有人的时候,也应该离开,而不是留下来。

这么说,那个女人也并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像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也非常厌恶,更加不可能与她产生什么交集,是处女又如何,说明163shenghuo.com可惜献身献错了对象!

百里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挂着一抹冰冷的笑,“今天中午之前,我要让所有电台和报纸,都通缉这个女人。”

……

夏冬一身狼藉,既不能去公司,也不想回家吓到夏云,就去了叶思琪家。

叶思琪看到夏冬这副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穿着男人的衣服?”

一大早就疲于奔命,夏冬已经很累了,“待会儿再告诉你,我先借你家浴室洗个澡。163生活网林希豪呢?他应该上班去了吧?”

叶思琪给她找来干净的毛巾和衣服,“他刚走,你先进去洗澡,我去看看妞妞。”

等夏冬从浴室出来,叶思琪正抱着快一岁的女儿妞妞,咿咿呀呀地教她说话。

夏冬手上擦着头发,坐到叶思琪旁边,逗着妞妞说话,妞妞笑嘻嘻地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姨,抱,抱抱。”

“妞妞乖,姨刚洗完头,妈咪抱抱。”叶思琪哄好女儿,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表情”看着夏冬,“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夏冬捏了捏妞妞可爱的小脸,“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想要个孩子,所以和酒吧里的牛郎上了床,那件衣服也是他的。”

夏冬说得一脸轻松,却把叶思琪惊得双眼圆瞪,“你说,你跟人上了床?”

“没错!”

“你想要个孩子?”

“完全正确!”

叶思琪表情突然凶狠起来,忽地一巴掌拍在夏冬脑袋上,“你疯了是不是?你不想结婚,却想生个孩子,难道你要做单身妈妈?你会毁了你自己的,知不知道?”

夏冬躲闪不及,任由那巴掌落在自己头上,不是很痛,她知道叶思琪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很凶狠,其实只是担心她。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夏冬温暖地笑了笑,“叶子,我姨妈一直催着我结婚生子,我不想让她失望,但是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不可能爱上别人,然后再结婚了,所以,如果我有了孩子,也算是完成她一半的愿望,也能给她带来一些安慰。”

叶思琪与夏冬做好友十几年,知道她平时大大咧咧,其实她的心很敏感,一直都没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心里既替她难过,又替她担忧,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所有的语言只化作一句,“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只能支持你。”

“叶子,谢谢——”夏冬感动的话蓦然顿住,全部注意力都被不远处的电视机所吸引,身子开始轻轻的发颤,渐渐的,又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通,通缉她?那家酒吧居然说她偷了某位尊贵的客人的东西?

不就是借用了一下那个牛郎的外套吗?有必要说得那么难听么!

夏冬愤慨了!立即叫来了快递公司。

当天中午,邵天晟就收到了夏冬邮寄出的包裹,看过包裹里面的东西,他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更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百里翰见到包裹之后的精彩表情,于是亲自将包裹带到了百里翰的公司。

野性难驯:惹火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野性难驯 或 惹火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7章 夫人出轨了)

    原标题: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小说名:男神老公不温柔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再醒来已经是在一个小医院了,手脚的擦伤已经抹了药,但是医生却严肃地告知她,“小姐,你的身体状况……”他的话还没说完,文染情就淡淡打断,“我知道,医生,医药费我会让人拿过来。”医生见她这样子,也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她,医药费送她来的人已经付过了。文染情没有问是谁送她过来的,如果对方想让她知道的话,就不会不留名了。廖姨在屋里急得团团转,打开门见到文染情一身狼狈站在那里,吓了一跳,“啊呀,发生

  • 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 开启训魂)

    原标题: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开启训魂)小说名: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第7章开启训魂云瑾言还挺满意她的后院,地方偏静,少有人经过。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及原先的敞亮,但是里面该有的都有,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云夫人不会这么好心,所以想必是爷爷早就暗中布置了。云瑾言打量了一番,眼尖看见院外树下藏着一个人影,刚探出一张小脸,见被云瑾言发现,吓的又缩了回去。“云子疏?”云府还有一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儿子,被云老爹五岁带进府内的私生子,性子怯懦怕生。前世云瑾言也想和他亲近亲近,可是这孩子每次看到人都跑的老远

  • 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 他的心疼)

    原标题: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他的心疼)小说名字: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第7章他的心疼“苏千影,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苏千溪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她不会去和她们做一些没必要的口舌之争。陈月茹听闻秀气的眉头顿时挑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千溪,疑惑道:“苏千溪,不是你给我发的简讯吗?”简讯?怎么又是简讯,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将她安排到医院,还替她发简讯?陈月茹心中有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慌,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张无形的网。看着一直沉默的苏千溪,一副俨然不知情的样子,陈月茹眸间

  • 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 满意不)

    原标题: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满意不)小说: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第7章满意不方可晴连忙拿双手捂住脸蛋,从指缝里露出半只眼睛,他的脸已经凑到她的面前,五官无限放大,那股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大压人。她吓得撒了手往后退缩,退到床边,眼睛瞥见他那副比外国男模特还要性感健硕的身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胸肌结实却没有半点彪悍的感觉,小麦色的肌肤莹亮诱人,散发出一种狂野的气息。方可晴的视线不自觉往他的下身扫去,这一看差点就让她鼻血狂喷,两条黄金比例的大长腿已经够销魂了,而那条黑色性感内内……

  • 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 回忆,倒流)

    原标题: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回忆,倒流)小说名字: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第7章回忆,倒流当季薇找到聂靳云,要他帮忙的时候,那位T市能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黑帮头头是怎么说的?‘我们家苏熠晨啊……’娇声罢了,没词儿形容了,摇头叹气外加一个寒颤。深以为惧。那时候,她不明就里,只不过是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算计她默默喜欢了很久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聂靳云看她的眼色变得同情怜悯外加看好戏的复杂?她被当成了一只扑火的蛾子?痛感席卷全身,拉回季薇飘离的思绪,眼前被苏熠晨的脸占满,他在笑

  • 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 二月灾星)

    原标题: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二月灾星)小说名: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第7章二月灾星站在枝繁叶茂的巨树上就是方便,她可以将底下所发生的一切囊入眼中,而底下的人并不一定能发现她。不过,她还是很谨慎的将呼吸调节到最微弱的点,以免被祭天台上的蓝元大国师发现。除了祭天主台上,底下都站满了赶来看好戏的人,在他们看来,慕云浅是慕家废材,那就单单只是一个茶余笑料,但慕云浅是二月出生,二月出生的孩子本就不详,更何况还是个女子。女主阴,二月出生阴气冲天,祸连八方,会给帝风百姓带来灾难!这是大国师玉虚上人亲

  • 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

    原标题: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小说名字: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穆瑾瑜这人不仅冷酷无情,说话还毒,韩宝蓓被他打击得说不出话来了。“对面有个购物商场,你自己去逛逛,我下班来找你。”穆瑾瑜说道,直接决定了韩宝蓓接下来的行程。对面的商场离这里隔了一条街,看着有点远呀,万一穆瑾瑜背着自己跑了呢,韩宝蓓摇了摇头,说道:“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坐在花坛上。”韩宝蓓拍了拍花坛上的灰,坐在上面,说道:“这里挺好的。”不知好歹,穆瑾瑜冷眼看了韩宝蓓一眼,“手机给我。”

  • 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 来自地狱的掌控者)

    原标题: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小说:帝少掠爱成瘾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你们瞧,这不是尹家少爷吗?听说甘愿放弃自己家的产业,为了叶沐暖在叶氏集团工作两年呢。”“何止啊,我听我法国的同学说他们两个在国外就有一腿呢,更何况国外那么开放,指不定……”“那这样说来BOSS和叶沐暖岂不是形婚?”一语落下来,砸落无数响雷。叶沐暖的脸色逐渐变得煞白,她承认她不是黎非夜的对手,他每一步棋都走的如此稳,让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棋局,却无力反驳。先入为主,三人成虎。世界上最残酷的真理。今天来的宾客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