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在线阅读

2017/11/25 0:56: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第1章睁开眼睛见丧礼,晦气

“哎哟……”

“公主,你怎么了?”丫头小若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在线阅读

萧梦离睁开眼,一瞬间无数段记忆冲进她的脑海,疼得她“哎啊”又叫了一声,吓得一旁的小若急急将她扶住。

“我是轩辕梦,是轩辕帝轩辕逸云的表妹无忧公主,一岁时,高烧烧坏了脑子,得了痴症,如今家有二夫一侍,三个丈夫……”

萧梦离的身体里似乎有个绵软的声音在说话,疼得她脑海里快要炸掉,牵扯出各种支离破碎的记忆,原来如今她已不是21世纪天启集团第34代继承人萧梦离,而是到了轩辕王朝,成为了轩辕梦!

等等?

萧梦离恍然睁开双眼,似乎已经适应了那一股股记忆的冲击,她呐呐自语道:“也就是说我穿越重生了?”

“公主,你在说什么,你没事吧?”小若看她脸色青白,着实慌了神。

彼时,房门外传来的依依呀呀的哀乐声令轩辕梦傻了眼,她终于开了口:“外面怎么了?”

王爷老爸死了?就在昨天?这么巧?轩辕梦死了,王爷老爸也死了?我怎么觉着这当中有丝阴谋的味道。萧梦离思疑。

“小若,你刚才说的大侍郎就是风怜情吧!”

小若闻言惊喜:“公主还记得大侍郎?”

萧梦离沉默。

记得轩辕梦的片段记忆,她有二夫一侍三位夫君。大官人云飞遥,是当朝丞相云涛鹤的二公子,能自由出入皇宫,在瀚林院任职;二官人水镜月,是智闻天下的名书山庄的三少爷,亦是才情名满京城的“逍遥公子”,因其绝世容颜而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剩下这个大侍郎风怜情,是靖王爷从小捡回来养大的孩子,自幼服侍于轩辕梦左右。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在线阅读说得好听点是轩辕梦的大侍郎,其实就是一暖床奴才。

云飞遥和水镜月皆是当世才子,文采风流,相貌俊美,倾慕他们的名门小姐无数,却因一旨皇恩被迫下嫁轩辕梦这个痴儿,白白葬送了大好青春年华,因而他们心中对靖王府充满了仇恨。而风怜情是靖王爷从小养大的奴才,由靖王爷一手调教,对靖王府忠心耿耿。

以前老王爷在世时,云飞遥和水镜月因为对老王爷有所畏惧而对轩辕梦还算关心,如今老王爷一走,云飞遥和水镜月马上翻脸不认人。轩辕梦昏迷了这么久,他们都没有前来探视问候过,更别说亲自照顾了。反倒是风怜情,无论府中事务多忙,他都定要前来看上一看,虚寒问暖,关怀备至。如今老王爷去世了,云飞遥和水镜月不闻不问,好像恨不得老王爷早点死,因而府中丧事都由风怜情一手包办。版权163shenghuo.com

小若埋怨说:大官人和二官人根本看不起我们靖王府,他们根本就看不上公主。老王爷当时求皇上下旨赐婚,就是怕在他百年之后公主无人照顾,便想着为公主娶几个夫君,也好传宗接代。谁知大官人和二官人娶进家门后除了在新婚之夜因为老王爷在合卺酒里下了春药而跟公主有过一夜春宵后,根本不曾再碰过公主。大侍郎呢,虽然与公主有过几夜宿缘,但迟迟没有怀孕。如今老王爷不在了,大官人和二官人还不欺负到我们头上,反了天!幸好公主现在清醒了,那么我们以后就不用怕他们了!

萧梦离听后额头N+N滴汗,跟个白痴圆房,是个正常男人只要不是色狼都会拒绝吧!跟白痴女人做有啥意思呀,就像在上一个木头人,一点情趣也没有!真佩服风怜情竟然能够忍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时代的人思想还真奇怪,以妻为尊就凡事由妻子做主,就连怀孕生子也变成男人的工作,搞得男人跟个小娘子似的,完全没有一点男子汉应有的气概。真不明白这个时代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萧梦离换上白色丧服披麻带孝走到灵堂门口时,正听见某个阴声怪气的太监在宣读无忧公主封为无忧王爷的皇令。萧梦离心中暗笑,连宣读皇令都不需要本人在场,可见这些人心中根本没有我这个无忧公主。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什么无忧王爷!不过是世袭老王爷的名号罢了!又因为轩辕梦是靖王爷的独生女,所以就算是个白痴也可以继承。

哼!古代的王爷封号简直荒唐透顶!

当萧梦离举步迈进灵堂,恰看见红唇白脸的小太监将卷成一团的黄色圣旨交到跪在最右边的男人手上。

面容清秀,玉面绾巾,风度翩翩,温文有礼,眉宇之间有些憔悴,难掩悲痛之情,相信他就是大侍郎风怜情。

跪在中间的男人面容坚毅,体态强健,古铜色的肌里,宇眉间尽是清冷萧肃之色,一双黑眸幽深倨傲,深不可测,想来他应该就是大官人云飞遥。

跪在最后边的男人可谓美丽之极。肌白胜雪,红唇皓齿,性感俊美,全身散发着致命的迷惑力,风情万种,诱人垂泫。这样的极品男人,一看就是做诱受的料,难怪会被称作“天下第一美男子”。阅读163shenghuo.com他一定是二官人水镜月。

说起来,轩辕梦这三个夫君各有千秋,都是难得的美人儿。只可惜轩辕梦这个白痴儿不懂得珍惜,白白便宜了萧梦离这个女色魔。

萧梦离发现,前来悼念靖王爷的不少宾客都是女子,而这些女子火辣辣的目光片刻不离水镜月和云飞遥,不时朝他们挤眉弄眼,甚至有些因为心不在焉而把香灰弄到自己手上烫了手。萧梦离暗骂这些女子也不知道是来为靖王爷送别的,还是来看美男子的。想来是后面一种居多。

“有一个问题:一个女孩子的爸爸死了,在爸爸的丧礼上,她对一个俊美的男孩子一见钟情;回到家后,女孩子把她的姐姐杀了,问:这是为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突然出现在灵堂的萧梦离身上,所有人都被这条古怪的问题吸引,努力思考答案。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个女孩子的爸爸死了,在爸爸的丧礼上,她对一个俊美的男孩子一见钟情;回到家后,女孩子把她的姐姐杀了,问:这是为什么?

诺大的灵堂静寂一片,所有人凝神专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一身孝服眉宇间尽是清冷之色的萧梦离。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想再举办一次丧礼,再见一次那个心仪的男孩子。”

云飞遥的答案让所有人恍然大悟。惊叹之余,不少在场女人听出萧梦离的话中讥诮之意,羞愧难当,急忙纷纷借故离开。

轩辕王朝有名的白痴公主突然出现,还出了一道这么有深度的思考题,令小太监措手不及。小太监尴尬地看着风怜情手中的圣旨,不知如何是好。

这位无忧王爷不好惹。从萧梦离步入灵堂的那一刻,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太监便感觉到萧梦离身上那股强烈的压迫感,她就是好像一匹桀骜不驯的俊马,高高在上,眇视一切。

第2章负债累累的王府

这位无忧王爷不好惹。从萧梦离步入灵堂的那一刻,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太监便感觉到萧梦离身上那股强烈的压迫感,她就是好像一匹桀骜不驯的俊马,高高在上,眇视一切。

风怜情双手高举圣旨行至萧梦离面前曲单膝跪下,恭敬道:“王爷,圣旨在此。妾身不知王爷驾临,斗胆为王爷接旨,请王爷赐罪!”

萧梦离摆摆手,示意风怜情退下。她对圣旨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皇帝给的“慰问金”。

话又说回来……这个皇帝好像并不老呀,才二十多岁,论辈分……应该是我的表哥吧……

“皇帝表哥让你带来多少银两?”

小太监一听傻了眼,银两?什么银两?皇帝临行前并没交待他带什么银两呀!

臭皇帝,死皇帝,小气鬼,冷血鬼!“慰问金”也不给,吝啬鬼!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我诅咒你百年归天之后无子送终,我诅咒你……

在心里将皇帝骂了三百六十五次,面子上自然也没有好脸色给小太监看,“占着茅坑不拉屎,给我滚回去!回去告诉皇帝表哥,他的圣旨我收到了!他的心意我领了!希望他多办点实际的事,少拿这些虚名来糊弄我!”

三位夫君闻言顿时满脸黑线。无忧公主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粗俗了?

小太监被萧梦离的怒气吓了个半死,根本没听明白萧梦离说什么。“王爷恕罪!王爷恕罪!王爷恕罪!”老天爷耶,不是说无忧王爷天生痴傻,辨人不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严厉了。“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认错总没错,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啥。

狠狠瞪了小太监一眼,立刻把小太监三魂吓丢了七魄,某女厉眸冷瞟,薄唇微启,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滚——”

小太监如蒙大赦,也顾不上人家其实是在骂他,即刻行礼离去,慌慌张张不小心拌到门槛,险些摔倒。不慎掉落了佛尘,连忙捡起,随意往手臂上一搭,顾不得整理冠束,连跑带摔匆匆逃离。

看见小太监如此狼狈,跟在萧梦离身后躲在门口张望的小若高兴得几乎想跳起来拍手鼓掌尖叫贺采,公主太厉害了!竟然把皇上身边最宠信的小路子吓得屁滚尿流!呜呼~万岁!紧接着,她又不无遗憾地想到:若是公主早些清醒那该多好呀,也不至于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闲气!

礼节性地给王爷老爸上了三柱香后,某女一点都没有作为女儿的自觉,更没有为王爷老爸守灵的打算。“你们三个跟我进书房!”当务之急,她要搞清楚这个靖王府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公主摔伤了,王爷去逝了?这两件事当真一点联系也没有吗?

萧梦离不是白痴,说二者没有关联,她押根儿不信!所以现在,她就要调查个清楚,否则往后被人阴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公主,这……”稍有迟疑,觉得自己的称呼不妥,风怜情连忙改口,“王爷,靖王爷的灵……”

“你守!”随手一点小若,小若当即像霜打焉了的茄子似地苦瓜干着脸,“公主,小若一个人怕……”

“怕?有什么好怕的!大白天的,难道还会有鬼不成!”某女似乎忘记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她自己就是鬼魂,而且是最野蛮的那个!

小若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小小的心脏颤了又颤,却不敢反抗公主的意思,唯有乖乖跪下为靖王爷守灵。

……

书房里,萧梦离刚在太师椅上舒舒服服地坐下,风怜情便迫不及待问:“王爷,您的病全好了吗?”

萧梦离摊开手掌仔细看了看,心想自己没病没痛的,当然好了,“嗯!”她懒懒散散地应了声。

“王爷,您真的好了?您记得您自己是谁吗?您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您认得我们三个吗?”

翻了一个白眼,萧梦离无力回答:“我叫轩辕梦,这里是靖王府,我老爸靖王爷刚刚去世了,皇上赐我无忧王爷的封号。至于你们三个——你是我的大侍郎风怜情,你是我的大官人云飞遥,你是我的二官人水镜月。而门外守灵的那个,则是我的贴身丫头小若。”

三位美男子诧异对视一眼,风怜情激动得两眼泛红,眼含泪光,“苍天保佑,王爷您总算清醒了!”

“是是是!我清醒了!”汗!看来这个轩辕梦以前真的是个白痴。“怎么府里就你们这些人,管家呢?我娘呢?”

记得轩辕梦提供的资料里提及:轩辕梦的生母在生产时难产而死,靖王爷两年后又娶一位新的夫人名叫官燕玲,是京城万花楼有名的花魁。大概是做花魁的都曾经吃过一些乱七八糟的避孕药,这么多年来官燕玲一直无所出。而她又心眼小,容不得靖王爷纳妾。靖王爷是个妻管严,因而一直没有再娶,也没有再育有子女。

听见萧梦离提起官燕玲,风怜情的脸色变了又变,似有难言之隐,“玲夫人……玲夫人她……”

萧梦离怒而冷斥,“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像啥样!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三位美男子再次被萧梦离的粗俗震惊。

见风怜情有所顾虑,云飞遥替他开口,冷冷道:“官燕玲跟管家私奔了,还卷走了靖王府所有家财。”因为官燕玲出身青楼,曾经试图勾引他,云飞遥在潜意里一直看不起官燕玲,因而语气中充满鄙夷。对官燕玲,也素来以名相称。

啥?私奔了?跟管家?还卷款潜逃?

娘耶!你不是在玩我吧!

萧梦离满脸黑线。不是说投生在大富大贵之家,衣食无忧吗?怎么刚一来到就要面临经济危机。该死的轩辕梦,你又骗我!(以下省略三千五百字骂人的话……)

静下心来,萧梦离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公主昏迷的时候。靖王爷因为受不了刺激导致肝火郁结,急怒攻心,心脏病发,一病不起,药食无效,去世了。”

可怜的王爷老爸,原来你是被活生生气死的。偶由心底为你捏一把同情之泪……

“他们带走了多少钱财?”

这次回答的是风怜情,大概他在靖王府属于管家一类,“王爷刚醒来有所不知,因为靖王爷近些年来淡出官场,靠些微年俸度日,生活富裕已不复从前。又因为玲夫人挥霍成性,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家里生活日渐拮据。家道中落,勉强可以维系三餐。靖王府虽然门面光鲜,其实很多时候需要靠借债度日。玲夫人这一次和管家私奔,带走了靖王府府库里所有存款和府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靖王府不名一文,就连这次为靖王爷操办丧事的钱,也是大官人想办法筹借的。”说罢,他抬头看了云飞遥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

云飞遥面容沉静,目光宛若古井平淡无波,丝毫不为风怜情的目光所触。

萧梦离在听完这些话后险些晕倒。没想到我刚来就背了一屁股债,想我萧梦离从小锦衣玉食,哪里过过这样负债累累的穷日子!该死的轩辕梦,你害惨了我!

“把财本拿来!”

风怜情转身出去,少时,便捧着一叠厚厚的账本回来。他将账本放在萧梦离面前,萧梦离信手翻阅,一目十行。风怜情怕萧梦离看不懂账,正想从旁解释,突然听见萧梦离破口大骂,“该死的管家,竟然敢给老娘造假账!”

风怜情微怔,随即问:“王爷说这本账是假的?”

“百分之一百的假账!”想她萧梦离可是天启集团的未来继承人,管理天启集团上百家公司,查账根本就是她的家常便饭。她一眼便可洞悉其中真假。

见萧梦离恨恨的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云飞遥满心纳闷:世人皆知无忧公主痴傻弱智,辨人不清,根本没有上过私塾,更别提管家之事。而眼前的轩辕梦不但牙尖嘴利,对查账之事更是相当熟识,而且心思细腻,金睛火眼,一眼即可辨出其中真假。二者前后反差之大,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实在令人费解。

云飞遥的纳闷,也是水镜月的惊讶。水镜月记忆中的轩辕梦就是一个没头没脑只知道吃喝拉撒的白痴,她甚至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更别提管家了。而眼前的轩辕梦显然对管家之事相当熟识,而且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霸气,实在令人惊艳。

比起云飞遥的纳闷,水镜月的惊讶,风怜情在讶异之余更觉惊喜。老王爷生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公主,如今公主不但清醒,还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魄力,只要有公主在,靖王府就有救了!

王爷,您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公主驯夫 或 霸宠邪魅妖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小说书名: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第十章死人妆第十章死人妆我连忙涂了很多的药膏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去掉,我有些害怕了,因为被他抓的地方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我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想到了何飞。何飞长时间接触这个,一定会明白被鬼抓伤了该怎么治。我不敢在犹豫了,看着那黑色的血印在我的手臂上越扩越大,我就越来越害怕,连忙打车到了何飞的捉鬼铺子。何飞这捉鬼铺子我没来过,所以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左拐右拐后,我便下了车,捉鬼铺子四个字就东倒歪斜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门前摆放着

  • 贴身狂医10章

    原标题:贴身狂医10章小说名字:贴身狂医第十章过两招事情果然跟何昊想的一样,这一顿饭方如是为了感谢自己治好了他的女儿之外,还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让自己留在这里,成为他们家的专属贴身医生,为他们全家服务。何昊刚刚把一口香槟喝进嘴里,差点没有喷出来。服务他们全家?仿佛是看出了何昊心里的惊讶,方如是继续说道:“你看行吗?”“这个……我要与老头商量一下。”“我已经和老神仙商量好了,他欣然同意。”方如是马上堵住了何昊的嘴。何昊一惊,老头子居然会同意方如是的要求,难道这方如是给了老头子极大的好处不成?既然老头

  • 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

    原标题: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小说名:深宫缱绻惊华梦第10章美人心计“是……吗?”五皇子似乎好受了些,声音里也带了些顽皮的笑意,“你……是哄我的吧?我年纪小,不……懂事,娘亲常常、常常骂我……只知道玩儿,我哪有……你说的那般好……”大概想起以前在娘亲面前撒娇任性时有多开心,说到后来,他语声里已透出一种难言的失落和渴望:如果能回到从前---天下娘亲疼爱孩儿的心都是一样的,慕容寒枝淡然笑着,思绪已飘离,嘴上回应着五皇子,“淑妃娘娘疼爱五皇子之心,宫中谁人不知,又哪里会真的骂五皇子?奴婢这些天看到淑妃娘

  • 鬼夫,我不要10章

    原标题:鬼夫,我不要10章小说书名:鬼夫,我不要第十章永不相见我下意识的侧身看去,赫然见一个黑影趴在了闫城学长的肩头。“啊!”我吓了一大跳,连连往后退。“怎么了?”见我面色惨白,闫城不明所以,扭头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有,有鬼啊!”我颤抖着音调喊出来,看清了那只鬼的模样,长发遮掩着血淋淋的半张脸,没有鼻子,搭在学长肩膀上的手坑坑洼洼的皮肤像是被泼了硫酸!闫城这才感觉到了异常,僵直了身子,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小丫头,莫要坏我的好事!”女人尖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她仅剩的一只眼凸在眼眶外,死

  • 暗黑道院战记10章

    原标题:暗黑道院战记10章小说:暗黑道院战记第十章道师抢人两天时间很快这过去了,这两天里这三人间的感情迅速升温,最后还立投名状,以兄弟相称,高小胖和东方孤凉都说做老大容易被人砍,所以让年龄最小的断无罪断老大,名曰断老大。东方孤凉排老二,高小胖是老三。有点恼怒东方孤凉不仗义,断无罪索性叫东方孤凉为二姑娘,东方孤凉摆摆手示意没关系,只要不让他当老大就行了。高小胖则自称胖老三。作为老大的断无罪战斗经验为零,要战技缺战技,要道术缺道术,只有一门炼气的绝世血脉传承。而且他还在适应九星殒坠的重力限制中,一时

  • 皇天剑尊10章

    原标题:皇天剑尊10章小说:皇天剑尊第十章铁拳峰藏茗山,一共有三堂三十六峰。三堂包括内讲武堂,执法堂和神农堂,执法堂负责监督弟子,维护藏茗山的秩序,而神农堂则是负责炼制门内弟子修炼所用丹药,所以神农堂弟子都是炼药师。三堂中,只有内讲武堂是真正指导弟子修炼的地方,藏茗山有三成的弟子都待在内讲武堂。神农堂和执法堂弟子较少,但是因为他们的特殊性,所以地位其实比起内讲武堂弟子而言,甚至还要高上一筹。三堂加起来一共有三十六峰,其中神农堂在神农峰,执法堂在暗峰,除了这两峰之外,还有最神秘的宗主峰,宗主峰只有

  • 嫡女厚黑攻略10章

    原标题:嫡女厚黑攻略10章小说:嫡女厚黑攻略第10章别有仇恨“小姐?”水茹惊诧万分,“你、你出去了?”“咳……”木紫槿嘴角已流下血来,忍痛问,“有药箱吗?”“哦,有,有!”水茹赶紧去拿,看到木紫槿满是鲜血的右手,瞬间吓哭,“小姐,你怎么伤的呀,是不是遇上坏人了?”“别问。”木紫槿瞪她一眼,“又想挨骂了是不是?”“哦,哦。”水茹不敢再问,帮着她包扎伤口。木紫槿在药箱里翻了翻,“有没有治内伤的药?”她虽然懂得各种外伤急救,可手边缺乏药材是一,二来她根本不懂内伤要怎么治,这下有苦头吃了。水茹可怜巴巴地

  • 寒号鸟10章

    原标题:寒号鸟10章小说书名:寒号鸟第09章芳雨宴舞晚会渐渐进入高潮,傅晟雅坐在一边和姚垣聊着天。姚垣很佩服的与他交谈着,因为这位年轻的医师真想不到傅晟雅原来有这么大的能力;傅晟雅也很钦佩姚垣,因为这位少总经理也不敢相信姚垣才不到三十岁便做了市第一医院的主治医师。两位青年开心的交谈着,但丝毫不再涉及任何与事业有关的事情,而是尽情的说笑。也许真正有含金量的人,反而不会出口成章。正在众人舞得尽兴之时,一位秘书兴奋的过来对傅正贤说:“秦总来了!”傅正贤他们连忙起身迎到了公园的大门边,却见汽车上下来了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