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情深似海在线阅读

2017/11/25 0:58: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情深似海

第1章 叫我倩倩

似乎按部就班,一切带着原来的影子,又从新开始。原文163shenghuo.com如同走进了一个怪圈,走着走着,感觉这从来没看过的风景有着似曾相识的味道。

陶倩来到这里,新的学校,新的宿舍,新的舍友,新的同学,新的环境,似乎连这里的空气都被加工过一样,和家乡的不一样,带着点淡淡的没有燃烧完全的汽油味。淡淡的金属气味,很容易让人喜欢,但是掏钱知道,这种味道对身心有害。

在这里,也不知道疯狂的他们会不会追到这里来啊?这个时候,虽然行李箱巨大笨重,也没有时下最流行的滚轮,歪着身子提着很费劲,但是想想能摆脱那几个人的纠缠,陶倩还是很开心的——要知道,自己上车之前,那几个人还一起来送别,真是受不了他们的这种行为!好在他们在父母面前还是挺收敛的,要不然,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笑话来呢!

陶倩努力拽着让自己不堪重负的行李,朝着她的目的地赶去。虽然汗流浃背,刘海被汗水润湿,一缕一缕贴在头上,而这似乎不算什么吧,这八九月的天气,如同流火一般的骄阳,难得一觅的阴凉,挤来挤去的人流,身边的谁又不是这样的呢?

此时,陶倩站在招新的海洋里,虽然不知道东西南北,虽然不知道自己下面该怎么办,但是,习惯性地,对自己微微一笑,好心情,管他呢!任何处境不妙的时候,陶倩就喜欢用一个微笑来鼓励自己,虽然她自己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那种瞬间自信满满的状态。

陶倩的家乡可是没有占地这样庞大的学校啊!她本以为自己会考上家乡附近的一个学校,然后在那里学习四年,毕竟陶倩可是一个很恋家的孩子!

别的也不说,就一条:只有睡在自己房间的那个床上,陶倩才能安心地睡着,没有任何担心——在高中集体宿舍:有人磨牙,陶倩就睡不着了。有人轻微的打鼾,陶倩就睡不着了。情深似海在线阅读有人稍微的走动,陶倩就睡不着了。有人就是开关手电筒,宿舍的光线忽强忽弱,都能让睡眠很浅的陶倩瞪大了眼睛,怎么也睡不下去了!

陶倩的家,那是一个算得上幸福美满的家庭吧。她的父母都是很爱她,很关心她的,这在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农村,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陶倩还有一个既可爱又帅气的弟弟,但是有时候却很淘气,弟弟陶旭比陶倩小三岁,这在农村算得上是最普通的年龄差距了。

其实陶倩最放不下的是她的奶奶,因为她一直是在她奶奶的的温柔怀抱里成长的。记得,小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陶倩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找奶奶,在她奶奶那里,什么事情、什么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但是,现在,陶倩出来了,离开了家,离开了家乡,来到了这里。情深似海在线阅读

在这里,不能再叫弟弟帮着烧火做饭了;也不能帮助妈妈下地干活了;也不能给回家累了一天的父母揉揉肩捏捏腿了,更不可能一遇到什么不开心或者解决不了事情就跑到奶奶那里哭鼻子了。

本来,陶倩在刚刚上高中一年级的时候,这些情况就应该随着那个时候住校而慢慢被适应掉了,但是一个暑假的轻松惬意,又把陶倩又变成了那个傻傻的、不爱乱动、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想事情的人。

陶倩总是渴望有一天会这样。

自己捧着一本厚实的巨著在一个安静明媚的下午,陪着她的父母或者弟弟奶奶。

母亲可能在做针线活。

奶奶可能在收拾一些草药:蒲公英,金银花,车前草,蛤蟆菜等等。

弟弟有可能在玩着父亲的手机。版权163shenghuo.com

如果他能停下来,甚至会给自己泡一杯非常喜欢的蒲公英茶,那样的生活,美好得陶倩都不敢想象了。

当然,父亲这个时候一般都不会在家——他一般都会去干活。

田地中,工地上,总之,他是闲不下来的。就如同轮转的四季,不停歇。

假如父亲能陪陶倩一起看书,她觉得这种生活就是神仙过的日子!

算起来,父亲也是一名秀才——八十年代末,那个时候,能上高中是很艰难的事情——但是父亲作为全村唯一一个人,凭着自己的本事,没有走后门,考上去了——三门,一门语文,满分。一门数学,满分,一门英语,八分。就是这样的成绩,他以最后一名考上了县中——按照奶奶的说法,考上县中的就算是秀才了,老陶家出了个秀才可不得了,那是要放鞭炮,烧高香的!

三年之后的高考,阴差阳错,高考志愿填错了,虽然只差了三分,错了就是错了,于是父亲只能回来务农——一辈子也就这样交代在了庄稼地上。163生活网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无法改变,因为已经成了既定事实!

在家乡附近的学校里上大学是陶倩个人的想法,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师范。或许是为了在未来,想成为灵魂的指引者?

不是陶倩多么喜欢当老师,而是小时候的梦想!

命运给了她一次选择的机会的时候,陶倩就不犹豫的去追求了那时的梦想了!虽然现在她也不知道那时的梦,在此时是不是正确,符不符合现实,以后会不会找不到工作,这些都不是她要考虑的,唯一要做的就是问问奶奶,自己要不要去。

奶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起了四几年逃荒的故事。

陶倩的奶奶叫范月娥。今年已经是耄耋之年了,但是身子骨强健像是一个六十来岁的人。那个时候范月娥并不是住在这个地方,而是在河北境内的一个小村庄中,村庄名字还清楚得记得叫小李庄。随着奶奶的叙述,陶倩慢慢回到了她的小时候。163生活网

时间,一九四八年前后——就是在建国之前。

那个时候,解放战争如火如荼。但是对民众来说,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兵荒马乱。即便如此,还没有到完全活不下去、到处去乞讨的地步。

可是这一年,不一样了,因为,大家都在逃荒!无理由地逃荒!

于是范月娥他爹就带着一家老小也开始逃荒——虽然家里还有点粮食,估计能坚持到来年开春。只要藏得好,不被过往的兵匪搜到,应该没问题的,但是村子里的人都开始逃荒了啊!看着村子中的人越来越少,范月娥他爹也准备带着一家老小逃荒——于是漫无目的的逃荒开始了。

盲从,是中国人骨子里固有的缺陷!

范月娥就知道,每天就要走啊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第一天,载着一家老小,带着全部家当的独轮车向东推了三十多公里。第二天继续向东——大部队就是沿着这个方向前进的——原本可以够一家老小五口人过冬的粮食,不够了——每天都要走那么远,不多吃东西,身体根本就扛不住!

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展开来说即非单一性:正因如此,他们一家五口来到了他们可能一辈子只能来一次的地方:徐州。

接着,老范一家五口在徐州旁边待了一段时间,那个寒冬来得早,也特别冷,路上到处都是饿死、冻死的人——直到来到这里。

他们家一共五口人,她兄弟姐妹三个,还有一个未出的弟弟,道士算命说是男孩。除了底下有一个弟弟,三个都是女孩子——然后范月娥和她姐姐们就被卖了童养媳,一路走一路卖,然后她们父母得了几小袋米。最后他们一家五口变成了一家三口。严冬降临,在这里他们度过了整个冬天,她的小弟也如约而至。但是开春之后他父母就把范月娥卖了换了点盘缠,走了,从那以后,范月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亲弟弟。

第2章 踏上火车

第002章:踏上火车作者:咖啡哥

“倩倩,俺讲得絮絮叨叨的,乱乱糟糟的,其实俺就想说,你得出去,不出去,你就不知道徐州多么大,世界多么大,而小李庄多么小!”奶奶一边把晒干纠结在一起的车前草摘开,一边说道。

“俺从来都没有恨过俺爹和俺娘。卖了就卖了,但是他们把俺卖了一个好地方,卖了一个好人家,让俺过了一辈子安安稳稳的生活,俺觉得俺很感激老两口。虽然打那以后,这辈子都没见过老两口,都没能再看看俺们老范家的香火。”奶奶还在说着。陶倩想想,奶奶都八十多岁的人了,想来老太应该去世很久了吧。

“奶奶,我知道了。”陶倩说道,虽然她不是很明白奶奶的深意,但是至少表面上是支持陶倩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的。

不再犹豫,做了决定。陶倩瞒着那几个人填了志愿。她可不敢告诉他们自己会去徐州!但是也总不能什么也不说吧,被缠得久了,就上海、南京地瞎说。几天后,通知书来了。虽然早就知道被徐州师范大学录取了,可是看到通知书和在电脑上看到录取信息的时候就是不一样!又过了一段忙于应酬的时间,是时候该启程去学校了。

收拾行囊的时候,奶奶把倩倩拉到一旁,然后很神秘地掏出了一个坠子——在倩倩周岁生日的时候,奶奶就掏出过一个吊坠,那是一个胖娃娃的人形吊坠。吊坠是本地一场很常见的石头做成的。在娃娃的脑袋上有一个很细小的空洞,正好可以让一根红绳穿过。而这时候又是一个坠子。这个坠子和之前的不同之处也很明显:更加晶莹剔透,看上去像是一枚莹莹放光的宝石一般,不过这种石头却真的不是现在已知的宝石中的任何一种,也不是矿石,而是被用来当作宅基地的垫石。

“这个胖娃娃石坠是你爸小时候身体多病时候驱邪带在身上的。你打小身子骨就弱,那个块石头吸了你爸爸十八年的阴气,你出生就换在你身上,正好这些阴气都被你吸收了。也算是你父亲这些年来对你的补偿。俺手里这个是一个空白石坠,本来打算是给俺弟的,但是,还是给你吧。”奶奶絮絮叨叨的说道,接着就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石环。然后解下了戴在倩倩脖颈间的系着胖娃娃玉坠的红丝带。

“奶奶,我不想走了!”陶倩说道。陶倩听着奶奶的话,离别之意越来越浓重,最后都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倩儿,爹也没什么送你的,你好好读书,爹爹尽量把那个故事想完整,让你知道结局。”陶倩的父亲陶德忠拦过呜呜哭泣的陶倩,搂在怀里,说道。

“孩子,别哭,娘虽然没去过什么大地方,但是你要记着你是谁,是干什么的啊,好好学习,注意身体。一切平安就好了。在外面缺钱了,就和家里说,啊。”陶倩的母亲拦过自己骨肉,也跟着低声抽泣。

“爹,娘,我真的不想走了!”陶倩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好绝情,一如不久之前的那样。

“姐,你走吧,我会按时想念你的。”陶旭玩着手机,最后不情愿的抬头对着满脸是泪水的陶倩说道。

离别的车站,缓缓驶向远方的列车,这就是未来的路!

来送别的不仅仅是陶倩的父母,还有她的好友们和那三只苍蝇,只是这个时候不是不理人家的时候。

“人生之精彩旅行,才刚刚启程!”这是吴蒙蒙的话。

“有事没事多笑笑,感觉会变好多!”这是范自秀的话。

“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这是“剑客”张家栋的话。

“我会按时想念你的,每天二十八小时。一周十二天,一个月十周,一年六十个月。”这是“剑客”刘畅的话。

“我是飞蛾,你是火。纵是被爱情的火焰烧死,我也宁死不屈。”这是“剑客”陈晓露的话。

陶倩打开自己的日记本,将每个来送行的人说的道别的话记录下来。任何旅途都不会太漫长,只要你有事做。只是陶倩写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娟秀的字迹已经走到了尽头:日记本写到头了,钢笔也没有墨水了。

“我的话,你就不用记在笔记本上了。记在心里就好了。不管怎么什么情况下,都要保持微笑。”怪人说道。

火车到站,陶倩下了车站,没有人指引,只能一边问路一边前进。终于,经历千辛万苦,陶倩来到了自己将要陪伴一千四百六十多个日夜的学校——徐州师范大学。

一切都是新鲜无比,虽然一切都建立在陈旧破落上。

看起来颇有年头的建筑,尤其是大门,给人第一感觉,这里不像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倒像是一个竞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浓墨重彩却历经历史侵袭而变得斑驳不堪、依稀有着当年雄风正盛的霸气。轻描淡写却尝遍人间酸甜苦辣而显得历久弥新、微微可以看出往日风流倜傥的儒雅。

不过,管他呢,总之,现在快乐就好,给自己一个微笑,好心情,管他呢!莫名其妙地,怪人的话,瞬时闪现,不由自主地,陶倩就给了自己一个微笑,一个好心情。

这句话不是陶倩自己想到的,曾经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家伙告诉她的,并要她在沮丧气馁时保持脸上的微笑。

日光如剑,和刺眼的阳光不同的是,陶倩的微笑,恰似一缕春风,抚平了青春的躁动。

“古文系新生吗?是叫陶倩吗?”一个看起来很健壮的男生走上前来,但是他却低着头,弱弱地问道。反差很强烈!强壮的身体和懦弱的性格,果然互补!他手上拿着一张照片,也不知道从那搞来的,看起来和陶倩长得确实非常相似:这是陶倩高二时候拍的照片。

“恩,恩,我叫陶倩,是古文系的,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陶倩见到有人过来询问,于是赶紧回答。为了保证安全,一些重要物品都放在行李箱的夹层里面,通知书也自然在其中。于是陶倩赶紧手忙脚乱的去取通知书。终于在慌乱之后把通知书拿了出来,递给了对方。

“不用不用,我先带你去报名,然后再带你去你住的宿舍,后面的事情有辅导员和你说。”男生一把抓过陶倩手里的行李箱,低着头说道——从头到尾,他都不敢看陶倩一眼。其实他比陶倩还要紧张,偷偷瞧瞧身后那些嘻嘻哈哈的同学,为了一个星期的伙食费,自己拼了!

“不知道学长怎么称呼?”陶倩问道。最累人的行李箱不在手里,身边就剩下身后的一个背包,还有一个手提袋子,顿时轻松很多的陶倩惬意地问走在自己前面的人。

“哦,我不是学长,我叫程宇飞。我也是大一新生,只是我来得比较早而已,然后就被派到这地方来接新生的。”自称为程宇飞的学生回答道。

接着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感觉没兴趣,然后就各自闷声不说话了。

穿过拥挤大一新生人潮,来到报名处,虽然在这地方也挤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有一个人帮着自己,指导自己该干什么,就事半功倍,什么事都顺利了许多。

交学费的钱是父亲陶德忠的血汗钱!当然血汗钱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这厚厚一叠的钱大部分是申请的助学贷款。其实算下来,助学贷款的钱差不多也就足够缴纳学费。至于其他的花费,也就是家里面补贴一些生活费就足够了。

接着程宇飞带着陶倩穿过了一条挺奇怪的小路,因为这条路有两个交叉点,而且两个点都有人在那里等,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呶,这就是你的宿舍楼了,刚刚报名的时候不是给了你宿舍号了么。前两位是楼号,中间两位是楼层,最后三位是房间号。因为女生宿舍不让进男生,就连父亲都不能进去,所以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还有啊,有个人叫我给你带个话:‘不要以为你走了,我就会离开。’其他也没我的事情了,再见!”接着这个自称为程宇飞的人很快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陶倩没注意到的是从头到尾,她都没见过这个自称为程宇飞的人长什么样!

宿舍号,080306,也就是八号女生公寓楼,三楼,三零六房间。

女生公寓八号楼,是所有女生公寓中占地位置最好之一。因为周围有十五栋女生宿舍楼围绕,将其包围,只有一条路能通向这栋楼,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小树林中根本隐藏不住拔地而起的另外几栋女生公寓。再向外,就是男生公寓了,不过中间隔着一条小河,小河两旁都有护河栏杆,中间有一座小桥,不过这可挡不住那些青春躁动的男生,除非从大门进入,不然男生很少能溜进女生公寓中。而作为最核心的八号公寓楼更是被誉为最神秘的女生宿舍楼!神秘?那是因为就算怎么调整望远镜的角度、远近也看不到八号宿舍楼中的情况!

陶倩拜托宿舍管理员、一位中年阿姨帮忙看一下自己巨大的行李箱,没有了劳动力,提箱子这种事情只能自己亲自动手了。想了想,陶倩决定,先把身上的重物卸掉,分两次来把行李运上三楼。

忙忙碌碌的一天!

不过,陶倩也认识了新的宿舍友。首先是自我介绍,虽然很简短,但是以后相处的日子很多,会慢慢了解的!

伍欣雨,自称小雨,乍看起来,乖乖地像猫咪一样。此女给陶倩第一印象和感受就是,淑女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可是陶倩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孩子玩起来一定会很疯的;虽然这没什么依据,但是陶倩就是这样死死的认为的!女生的直觉是很可怕的!

李娇美,自称小美,文文静静,不急不躁,恬淡的像一首抒情诗《花开》。

在最美的季节,我遇到你,花开,我来,不仅仅是芳香,还有如同大海一般的蓝色胸膛!

那么深,那么深,我找不到出路。

陷入你无尽的青丝中。

是什么点亮了远方的灯塔?

是你,是什么引导着迷途的我?

是你,是什么让我来了不能离开?

是你。

在最美的季节花开,我来。

当然还有她啦,纯种女汉子,名字叫孙燕,这个名字让陶倩很容易就想到了一个情歌皇后:孙燕姿。她自称小燕。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宿舍中的三人都成了“小”字辈的了。陶倩也变成了小倩。虽然自己不喜欢,但是既然大家都这样,何必要例外呢?

小燕有很明显有暴力倾向,因为来到这里还没几分钟就吼上了:“小倩,我帮你啊!我力气大,村上男孩都没用,都打不过我!”

可是不得不说,就算有暴力倾向,她还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生,至少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一定会迷倒很多人,前提是她说话像小美那样甜,表现得像小雨那样淑女。最主要的是,孙燕和陶倩一样,不会打扮!至于李娇美,脸上最多也就涂了一点大宝。三个素颜,怎么可能好看到那里去?但是三个人都是美人坯子,微微打扮一番,定是会让人惊艳的!伍欣雨画了淡妆,清新脱俗!

陶倩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收起来,不然一会小燕把它乱塞了,可怎么找啊,神经大条的她丢三落四太正常了!

拥有着男人都不一定具备的强悍无匹的力量,最终陶倩还是不得不屈服在孙燕淫威之下:那个行李箱真的是太重了,陶倩试了几次,提都提不起来,怎么搬走?想到还是父亲和同学朋友将这个行李箱搬上火车的,陶倩就有一种想家想哭的冲动!可是,必须忍住,不然会被笑话的!

本来陶倩就打算把这个巨大的行李箱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部分一部分的向上搬运,但是却被路过的孙燕看到了——小燕看到了这个情况,那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扛起行李箱,噌噌就上了三楼!女汉子风度无可匹敌!惊得一路上的女孩子们心中狂呼不止:这要是一个男生该多好啊!

情深似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情深似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乡野青云道4章

    原标题:乡野青云道4章小说名:乡野青云道第4章吃喜酒马东的声音很大,说完才意识到会被别人听到,赶紧缩起脖子向周围看了一圈,还好没人,随即就钻进了果树行。才挖了一小会,马东就淌汗了,他皱着眉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叹了口气又挖了起来。歇了三阵子,马东实在坚持不住,把铁锹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到了土埂上,“妈妈的,累死爷爷了!”说完去口袋里掏烟。烟是有的,可没火,急得他朝地上一踢。不巧的是,踢到了一块石头,疼得他龇牙咧嘴。疼了疼了点,但这一踢还来了灵感,马东看着石头眼睛一亮,拣起来对准铁锹肩沿“咣咣”一阵

  • 倾城毒妃4章

    原标题:倾城毒妃4章小说书名:倾城毒妃第四章逃脱凤菲璇心中大骇,她知道这一次不但是前面那四五人折返,而是铜面人来了。只是几秒,周围已经一片火光,黑衣人纷纷落在不远处的树上,而铜面人此刻正立在凤菲璇背后靠着的那块石头上。凤菲璇一寒,瞬间闭气屏住呼吸,全身僵硬如同一块雕像,连眼睛也不曾眨动一下。她受过这样的专业训练,可以闭气静止十分钟左右。只是此刻,她身中剧毒,心脏本就郁闷刺痛,再一闭气,简直就是如刀割的折磨。头顶响起了人声,“主子,属下该死。”正是带头的黑衣人,他此刻说得咬牙切齿,极其愤怒,想来是

  • 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4章

    原标题: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4章小说名: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004、兴师问罪因为苏冉刚刚反应剧烈,所以宋庭遇也被她吵醒了,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依旧带着不屑和冷漠,然后掀开被子下床,往洗手间走去。他没穿上衣,上身壁垒分明的身材表露无遗。苏冉趁他去洗手间的时间,赶紧起来,换下了睡裙,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匆匆的下楼去。宋老夫人和沈静已经在楼下的餐厅处了。“奶奶,妈,早。”苏冉走过去,佣人给她盛了一碗小米粥递给她。沈静一向不待见她,所以对于她的问好,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

  •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4章

    原标题: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4章小说书名: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第四章:沐浴中相见潇雨霏的沉思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饥饿打断了,记得21世纪的李博豪也曾说过雨霏有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心态。在潇雨霏的意识里总觉得很多事情既然无法改变倒不如试着接受。事情既然发生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倒不如好好过日子,继续做应该做的事,正所谓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环儿,我肚子饿了,上昨天晚上的那种糕点吧!再准备些洗澡水,我用完餐后用!”潇雨霏的话让环儿有些吃惊,又有些兴奋。吃惊的是小姐居然会如此的平静,本

  • 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4章

    原标题: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4章小说名: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第4章谁稀罕你闻言,我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这孙子会这么快撕破脸,敢情这孙子是要跟我们玩硬的了!宁香也是怕的后退一步,紧张地说:“你别乱来,这里可有好多学生看着呢,你要是敢做坏事,等回去之后警察不会放过你的!”一听这话,刘钢和黄毛就回头看了眼其他的学生,丑恶的嘴脸这才收敛了几分。“好了宁老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从现在开始你听我指挥,我保证让你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衣食无忧,什么事儿都不会有,这样总行了吧?”刘主任小人得志地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 美不胜收4章

    原标题:美不胜收4章小说名称:美不胜收第4章转头王强扭头就往教学楼里跑,我拿着筷子在后面追,“王强,你这孙子,有种别跑!”我心中高度紧张,紧追着王强,因为平时少运动,身手不及王强,刚跑了一层,王强人影就没了。我拿着筷子,在教学楼里发疯似的找王强。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保安冲过来,我的身体被他们死死按住。一个保安抢走我的筷子扔了出去。随即,他们把我五花大绑,拖进教导主任办公室。教导主任一看到我,就大声呵斥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伤人,是不是想被开除啊?”“明明是别人先惹我的!”我心里说不出的憋屈,冲着

  • 待我情深深几许4章

    原标题:待我情深深几许4章小说名:待我情深深几许第四章是我在纠缠你?安晓月醒来的时候,周围是陌生的环境。她稍稍动一下,都感觉浑身疼的像是要散架了。艰难的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简约大体风格的房间,里面空空荡荡的,有些冷清。她费力的支撑着身体,准备坐起来。视线无意中扫到门口的一道身影,她微微皱眉,“先生,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家。”那人淡淡的应了一句。声音听的有些耳熟。安晓月努力想要看清楚那人的长相,无奈他站着背光的地方,她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直到他缓缓的走过来,精致的五官被灯光照的通明,安晓月不由

  • 乡行七八里4章

    原标题:乡行七八里4章小说名称:乡行七八里第四章路遇田桂花一边想着苗翠香,一边做着睡前运动,不知啥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地去了。果园是我全部希望,能不能娶上媳妇全靠它了。按今年的长势,应该是个丰收!去年打了些果子,数量少了些,但果质好。今年收成好的话,一定能卖个大价钱。再干上几年,就能真正致富了。“哟,这不是狗蛋吗?”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娘们儿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却是李胖虎家的婆娘田桂花。这娘们儿一身淡蓝色外衣,阳光下,里面的罩子隐约可见。一看见这东东,我不由想起昨天弄苗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