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秘密情深:廖总请自重在线阅读

2017/11/25 1:59:08 来源:网络 [ ]

小说:秘密情深:廖总请自重

第001章 再遇
    与你对视,与你并肩,与你站到相同的高度。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与你携手,与你同老,与你一起坐看云起时。

    廖思凡

    “停车。”颇为喧闹的街区,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引起了路人的驻足围观,世界顶级的豪车停在这不算繁华的街道还颇有些夺目。

    劳斯莱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在市,开的起劳斯莱斯的人寥寥无几,其中能叫出名字的要数在商界上呼风唤雨的许总,许家豪了。只是,这样的偏僻的小地方,能引得他的注意,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车门开启,路人甚至有些已经拿出了手中的相机,和商界如此知名的人士面对面,何其幸运。只是,踏出的那一瞬间围观的人群不由得吸了口气,因为出来的不是许总,许家豪,而是一个小女孩。秘密情深:廖总请自重在线阅读

    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八九岁,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高高束起看起来有些俏皮。可是那眼神里却流露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深沉。

    “起来。”女孩直径走到一个墙角处,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墙角的一个小男孩。

    “起来。”伸手拉起了蹲在那里的小男孩,只见那男孩的眼光中闪过一丝不逊仅那么一瞬,迅速恢复成了一个小孩子应该有的神情,无助,害怕……

    女孩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福叔,把他带回去。”转身走上车。秘密情深:廖总请自重在线阅读看着车子绝尘而去,人群中有人摇头,有人羡慕,千姿百态……

    位于市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此时已经客满。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市的上流人物,来这里无疑是来参加宴会,市最具实力的上市公司,业绩仅次于许氏财团。然,让众人津津乐道的不是公司的实力,而是这位太过年轻的总裁廖思凡。

    “廖总,恭喜你啊,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又合并了3家公司。”廖思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杀出来的一匹黑马,上市在短短的半年内,吞并大大小小的公司几十家,让人值得深思的是这位总裁仅仅23岁……

    “何董客气。”将杯中的红酒饮尽,摇摇手中的杯随后走远,丝毫没有半分寒暄攀谈的意思。望着自己杯中的红酒,何顺发有些不甘心,在商场拼搏几十年到头来还要屈迎奉承一个小辈,而这小辈可是自大的很。说明163shenghuo.com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老了……即便再回去当年,23岁的他还在为谋生找出路吧……

    “呵呵,恭喜廖总裁啊。”一阵洪亮的笑声响起,一身唐装,两鬓斑白的老人拄着拐棍走进了会场,众人纷纷迎上前去嘘寒问暖,廖思凡放下手中的酒杯,亲自将这老人搀扶了进去。

    “思凡,你小子行啊。”说话的正是在曾经在商界上叱咤风云的许家豪许老。

    “许老客气。”眼里满是佩服,和对长辈的敬爱。提起许家豪这个名字,不管是在商界还是黑道都是万人敬仰的人物,最早是靠混黑道起家,势力渐渐扩大,最后将自己的黑道产业漂白,几十年的根基即便不存在了,也不是能轻易动摇的,在市,得罪许家豪,无异于得罪黑白两道。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月丫头那,两年不见,着实是想的很啊。”年轻有为的廖总与许老,也是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当然廖思凡虽然有实力,可是在短短几年内就将自己的公司做的这样响,其中许老功不可没。

    “月姐应该马上就到了吧,我也有许久没见到她了。”想起那个人,眼里溢满的都是柔情,许家豪看在眼里,心里也明白了几分,这小子太优秀了,不知道自家那俩个不争气的有没有机会。

    “二爷,有贵客到了。”身边的人恭敬的说道。

    “许老,月姐来了。说明163shenghuo.com

    “哦?走,快带我去看看那丫头。”许老虽然年纪有些大了,却也是老当益壮,一听说他的丫头来了连拐棍都不要了,廖思凡将拐棍交给了旁边的人,看着刚刚还要人搀扶的老人转眼间就健步如飞了,不免有些失笑。

    “许老。”大厅上迎来了一群人,为首的女子一身火红色的露肩小礼服,头发随意的盘起,看起来妖娆多娜,美丽的脸庞竟大厅上的人有些怔仲,尤其是那声娇笑的“许老”更是引来了许多有心人的揣测。

    “许老……”身后跟着三个男子,各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恭敬的站在那女人的身后,更加引人注目。许多人都开始揣摩起了她的身份,碍于许老的面前,只能在心里腹诽。

    “廖总,恭喜你啊,又吞了三家公司。”商场的残酷绝对不亚于战场,变幻无常,尔虞我诈有实力的自然能站在顶端睥睨众生,而那顶端则需要踩着别人的尸骨爬上去。

    “楚小姐客气。”眼前的人两年不见变的更加成熟了,握住她的柔荑竟然舍不得放开。知道身后的人出声提醒方才醒悟,这里不是他该放肆的地方。

    “恭喜廖总。”身后的三人微微躬身,声音掷地有声,可是停在廖思凡的耳里就变成了揶揄,果然,眼神尖锐的他看见后面的三个人虽然将头埋得低低,可是那一颤一颤的肩膀又怎么能逃过他的眼,狭长的凤眸轻眯,我们的账等下再算。

    “各位就坐吧。”廖思凡绅士的在前面带路,而许家豪却一直拉着那女子的手迟迟不肯松开,外人看在眼里自然就有了另一种解读。

    “丫头,和我说说,这两年你都去哪里了?都不知道回来看看我!”有些抱怨,月丫头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拿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这一走就是两年没有音讯着实让人想的紧。此时的许家豪再也没有了当年的那股子的狠厉,有的只是岁月在他脸上刻画的痕迹,和安然的神态。

    “这两年啊,去的地方可多了。”面对许老,她满心的感激,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对他的栽培,对她的关爱,对他的严厉,没有许老,也就没有今天的她,亦没有今天如钻石般闪耀的他。

    “哎……你和思凡那臭小子都长大了,翅膀都硬了,就不管我这老头子的死活了。”楚落月失笑,人都说人越老就越像小孩子,眼前她算是见到了。

    “许老,怎么能这么说呢,不是还有大哥二哥他们陪着你呢吗。”许家豪的两个儿子,许然,许杰在商界也是不容的小觑的人物,老大许然接管许家豪手下的公司,而许杰则是自己另立门户,其业绩在商界中也是令人拍手称赞的。

    “哼,别和我提这两个臭小子,提起他们两个我气就不打一处来。那两个臭小子天天在外面忙事业,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家几次,回不了可以,男人嘛以事业为主很正常对不对,但是我现在可是孤寡老人一个,好歹也生个小孙子陪陪我嘛!”他们两个可到好,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怎么给他生孙子!

    “好,好,不提。”每次许家豪只要抓住许然和徐杰绝对是因为这件事情,甚至有几次都把女人送到了他们两个的房间里去,吓得他们两个连夜逃到了廖思凡的房间,有好几次他们两个都给她打电话,千万别把遇见他们的事情告诉许老,不然他们两个的耳朵肯定又不清静了。

    “好了,你也别总是在我身边了,你也许久没见到思凡了吧,年轻人才有话聊,和我这个老东西有什么好聊的。”许老豪迈的笑着,看着远处的廖思凡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边看,再要是留人,那边估计就要过来抢了。

    “那好,晚上我和思凡会回去的。”

    “嗯。”月丫头一回来,思凡那臭小子看着精神多了,许家大宅也能热闹热闹了吧,不行的把那两个臭小子叫回来。

    “你说我们要不要上去恭喜一下二哥啊。”宴会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三个男人在交头接耳。一个巴掌打断了那娃娃脸的可爱的男人。

    “四哥,你看五哥打我。”娃娃脸好不委屈。

    “不打你打谁。谁让你长的就是一副被人打的样子。”被那娃娃脸叫五哥的男子到是长的眉清目秀,只是说出来的话真是出人其表的……恶毒。

    “你你……四哥你看他!”娃娃脸气的手都抖了。

    “怎么样,小七你不服?”清秀男子理直气壮。

    “嘘,月姐过去了。”从头到尾最安静的男子突然出声了,推了推眼镜,一派儒雅书生模样。

    果然,此话一出三人旁边两个还在打嘴仗的顿时没了声音,三个人六只眼齐齐向前面看去。

    “恭喜你啊,廖大总裁。”款款走过去,优雅出尘,只是一段距离就又吸引了无数男人的注目。

    “这是在挖苦我吗?”碰杯,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楚落月大方的拿起酒杯轻饮,却被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拦了下来。

    “伤身。”果然此话一出,另外在一旁偷瞄的三个人瞬间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声音怎的就那么温柔呢,再看看柔情满溢的小眼神……

    突然一个冷冽的眼神投射过来,瞬间,三人放下酒杯就开溜……“月姐,我们先撤了,再不撤小命不保!”楚落月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不禁笑出了声。

    平时最为活跃的就要数小五洛文和小七萧扬,和他们比起来,小四李辰看起来就沉稳的多,当然只是表面上……

    “你没听过,红酒养颜?”娇嫩的红唇在高调华丽的水晶灯的映衬下更为娇嫩欲滴,恨不得瞬间上去咬上一口。两年了,眼前这人儿一走就两年,没有任何原因,了无音讯。

    “你……”想问你这两年去了哪里,可曾想过我,只是这话即便问出口了,她也不会回答。不管是多少年,无论他们多亲近,甚至可以裸呈相见身体紧密贴合,她的心对他始终有那么一条隔阂,一条……永远跨不过去的鸿沟……
第002章 温馨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此时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和家人坐下聊聊天,吃一顿平常的早餐

    楚落月

    “许老……”远处人群攒动,簇拥之下一身唐装老人正缓步向这里走来。

    “丫头,我先回去了,你和思凡两个一定要回来啊。”人越老,就越害怕寂寞,看着空荡荡的宅子却没有个生气,徒留一个苍老的背影。

    “嗯,一定。”送至到门口众人才纷纷返回继续寒暄攀谈,当然也有不少人来找廖总攀交情,只是被他的眼神杀了回了去。

    回到许家大宅已然是深夜,许家还是老样子,一草一木好像都没有动过,自从楚落月不告而别后,廖思凡也自己找了个公寓暂住。于他来说,身边没有她,在哪里都一样。

    “哟,丫头舍得回来啦!”仆人开门,迎上的便是她那妖孽的二哥许杰。“小思思,你也舍得回来了啊。”在一声铿锵有力的咳嗽声后比女子还要俊美三分的妖孽二哥许杰终于有所收敛了。

    “大哥。”廖思凡和楚落月齐声喊道,许老两个儿子,都是人中之龙,有意思的是却是两个极端,一个极端轻浮妖孽,就如刚刚的二哥许杰,一个极端的稳重深沉,就是眼前的大哥许然。

    “嗯。”许然点了点头,将楚落月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两年不见她又瘦了。许然,行动永远多过于言表。

    “哎哟,你刚回来还没给二哥抱抱就被大哥拉走了,你偏心。”一副悬泪欲泣的表情,“小思思,你说,她是不是偏心。”刻意忽略他过于阴沉的脸,摇着廖思凡的衣袖活脱脱的一个小媳妇模样。

    “杰。”许然皱了皱眉,许杰这才悻悻的松开手。再看向一旁的廖思凡,啧啧,看看他那张小脸黑的,比起原来的淡漠到是看着有生气多了,大哥你还要抓到小月什么时候?没看着这边已经要濒临爆发的状态了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家的妹妹竟然不知不觉的长大了,和大哥侃侃而谈,言语间透着成熟,再也不是那个依赖他们的小妹妹了。虽然,她从来都没依赖过他们……

    还记得,那年他12岁大哥15岁,楚落月刚来的时候还不及他的肩膀,瘦瘦小小的,不喜欢说话,时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言不发。那时候他很好奇,8岁的小女孩不应该都是没事抱着娃娃自言自语的说着幼稚的话吗,8岁的小孩不是应该天天抱着童话书,然后幻想着自己某天被骑着白马王子接走吗?为什么,她不一样?

    对于这个问题,他也问过父亲,但是却只字不提,只是对他们两个说要好好照顾她。刚开始他还不敢接近她,因为她看上去像一个一碰就会碎掉的娃娃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碎掉……倒是大哥时不时的就去找她,两个人一坐就是一天,从早上到晚上一言不发,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大概半年多,小家伙终于渐渐的开始接近他们,请来的家教给他们两个上课时她常在门外偷听,手里总是拿着小本子在那里写写画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得懂。

    后来,那小家伙竟然又从外面捡回来了一个小男孩,就是廖思凡了,不得不有些佩服他,他脸上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淡然,只有看到她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点点变化。其实他还是挺讨厌他的,明明才7岁就一副老成的样子,让人看了就不爽。直到那一次,他才这正的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二哥。”一声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他沉浸在回忆的思绪……

    “嗯?”在印象里,廖思凡可是很少叫他二哥的呀,这一叫着实吓了他一跳。

    “出去坐坐?”看着不远处的沙发上相谈热切的两个人,许杰比了一个上楼的手势。也只有在楚落月的面前,大哥才能如此热情,不得不说爱情着东西真的能让人的智商变低……

    “叔睡了?”许老,那是对外界的称呼,这么多年了,还是叫叔比较习惯,亲切。在二楼阳台上,两个男人并身眺望远处,手中的烟忽明忽灭。

    “嗯。”他找他来这里陪他抽烟就是为了说这些?

    “我爱她。”对自己的心情毫不掩饰。

    “我知道。”他一直都清楚……

    “大哥,也爱她。”他是个男人,大哥的眼神他很明白,很久以前就明白……

    “我知道。”他从小就知道,所以很识趣的退出了,所谓长痛不如短痛,虽然那时候会有些黯然伤神可是如今想想,当初的想法是对的,虽然……有些遗憾。

    “二哥到是聪明。”

    聪明?是说他看得出形势及时退出了?

    “呵呵,我倒希望我当时傻一点。”掐落了手中的烟,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开了阳台。留下了廖思凡一个人继续吹着海风,抽着烟……

    楚落月一脸疲惫的走回房间,今日大哥实在是太热情了,居然拉着她聊到这么晚。

    “你,还没睡?”房间门口倚靠着一个人,月光洒下为他披上一层淡淡的光芒,一个男人能俊美如此连她都要有些嫉妒。

    “等你。”双手从口袋里拿出,走到她的眼前轻轻拉住她的手,月光下眼中流转着的是深深的痴恋。

    “进去吧,外面有些冷了。”两年没有踏进过着房间了,还和以前一样看来仆人将她的房间打扫得很好。

    “这两年,过的好不好?”他不问她这两年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他知道,她不喜欢。

    “还不错。”从浴室出来,他接过毛巾温柔的为她擦着头发。那双白皙的双手将力度拿捏的刚好,镜子里楚落月打量着廖思凡。看他专注的双手,一切还是老样子。他依旧那么优雅,那么俊逸。

    “我不在的这两年,青帮怎么样?”五年前,她接管许老的青帮时,下面一些元老级别的人物就有诸多的不服。也难怪,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能干什么?她消失了两年,那些老家伙岂能没有动作。

    “和你想的一样。”多年来的默契,即便不说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你想知道的想必小七都和已经和你说了。”小七在青帮最不起眼的位置,就是因为不起眼所以才能了解那些老家伙的一举一动。

    “说了,不过我现在没空理会他们。”青帮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饭后甜点,想吃随时都能入口。不过于她倒是有些意外,以为那些老家伙能闹出点什么大事迹,结果却让她失望的很,“说说我们的生意吧。”她不在的这两年好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生意也不错。”

    “那就好。”

    随后再也没有了声音。

    “月……”

    “思凡……”二人同时开口,随后又是一阵沉默。

    “呵呵,即便两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只不过你真的长大了。”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看着他不禁有点感叹,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25岁了,为什么正直青春年华心却如此疲惫……“好了不要再擦了,已经干了。”头发已经干了,也在提醒他们时间已经过了太久了。

    “嗯……那,晚安……”道了一声晚安,手却依然停留在她的头上。

    “思凡……”站起身环抱住他健硕的腰身,这两年她很想他。

    “月……我好想你。”狠狠的吻住她唇,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抱住她,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在一刻。

    “思凡……”热情的回应他,两个人的温度渐渐升高。将楚落月压在了床上,高大的身躯罩上楚落月的娇身,“月……”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言表此刻的心情呢?廖思凡找不出,他只知道她此刻就在她的身边,她回来了。

    “月……”惊讶于她热情的回应,紧紧的拥抱着他的身躯。一时间他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嘘……”楚落月以吻封缄,床上只剩下了无尽的缠绵……

    第二天许家豪一大早就已经坐在客厅的餐桌前等候,仿佛又回到了前几年他四个杰出的孩子坐在餐桌上嬉笑打闹。若问许家豪这辈子最自豪的一件事,不是曾经叱咤黑道的青帮,也不是在商界屹立不倒的地位,而是自己的这四个孩子。

    “叔。”

    “爸早……”

    楚落月快速坐到了许家豪的身边,一大早就笑嘻嘻的,坐在一旁的许家豪显然被这笑容所感染也爽朗的大笑起来。

    “月丫头,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妖孽许杰显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懒洋洋的开口犹如一只慵懒的猫妖娆性感。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二嫂!”在许家,楚落月和所有人相处的都很好,唯独这个妖孽的二哥,每次看见都要和他先来一场嘴仗热身。

    “得,你可饶了我吧……”许杰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这件事,开什么玩笑他才多大,还没玩够呢。

    “丫头说的对,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带回来一个给我看看。”许杰抚了抚额头,果然,月丫头一提这话,老头子马上就一肚子牢骚。自动忽略老头子说的话,悠然的吃着早餐。

    见许杰不理会他,放下碗筷怒瞪着自己的儿子“老二,你今年必须给我带回来一个!男的女的都行!总之给我带回来一个!”许老爷子终于发威了,说完这句话大摇大摆的走开了。

    “噗……”楚落月一口牛奶没形象的喷洒出来,坐在一旁的廖思凡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帮忙顺气。这许叔说出来的话果然非同凡响。再看向旁边,一向低沉的大哥许然脸上也绷不住了,廖思凡一副优雅的模样不难看出他的眼中已经蕴满了笑意,只有二哥许杰的脸色可以媲美桌上的菠菜了。

    “二儿,努力。”许然吃完早餐擦了擦嘴,盯了许杰许久终于憋出了这三个字,随后转身离去。

    “是啊,二哥,叔把条件都放宽了,你的努力啊。”优雅的擦了擦嘴,廖思凡从骨子里透出一种贵族气息,但是说出的话却让许杰的脸色更加绿了。继续闷声吃菜,不和尔等计较。

    “二哥……”

    “月丫头,哥求你了,千万口下留情啊。”

    许杰终于发话了,一双可怜的大眼睛柔情似水盯着楚落月。

    “嗯……我是想让你靠后一点,你的脸色和你旁边的菠菜差不多,我都分不清了……”

    “月丫头!”就知道这丫头最是伶牙俐齿,就知道这丫头最会落井下石!许杰仰天长啸,他上辈子是不是得罪了月丫头,不然她怎么总和他过不去?

秘密情深:廖总请自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秘密情深 或 廖总请自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佳人有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佳人有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书名:佳人有约目录预览:第一章撞破隐事!第二章人前人后!第三章知人知面不知心!第四章针对!第一章撞破隐事!故事起因呢,得从这个口令红包说起。高一的时候,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叫林琳,是我们班的班花,长得可好看了,一米六五的身高,胸挺屁股翘。每次一到夏天,她就喜欢穿裙子,我呢,就总是假装绑鞋带,偷偷看她的大白腿和屁股。她生的漂亮,班里的男生也都喜欢她,想跟她好,表白的人挺多,不过也没见她答应谁。我本来学习还行,自从她来了以后,心思全在她身上

  • 《冥婚挚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冥婚挚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冥婚挚爱目录预览:第1章怨偶阵下的震动第2章阴阳宅第3章四角游戏请鬼第4章他成了我的鬼夫第1章怨偶阵下的震动当我醒来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被绑架了。我被捆在带着灰尘的木凳子上,全身凉嗖嗖的,身上只剩下贴身衣物。这是一个漆黑幽闭的大房子,四周都是墙壁,只有一扇木质的小窗子,几束月光从外面打进来,我才勉强能看清楚屋里的环境。我借着光扫视四周,看到房顶上赫然挂着一排触目惊心的布偶时,心凉了一大截。那些布偶十分逼真,就像一个个缩小版的人真的挂在

  • 《超级小农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书名:超级小农民目录预览: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第二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第三章:砸场子!第四章:到底行不行嘛?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乡间的林荫小道上,王铁棍骑着一辆老古董二八大杠自行车悠然自得的往前走,抬眼望去可以隐约看到被群山绿水所环绕的仙地村,清脆的鸟鸣声,新鲜的空气,依山傍水的迷人景色,这一切让王铁棍瞬间找回了那种久违的熟悉感。王铁棍,看上去衣衫褴褛身形瘦削,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普通,但是没

  • 《超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超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字:超级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救人(1)第2章救人(2)第3章医院重逢第4章回家第1章救人(1)终于又回来了,林凡站在开往华夏的游轮上看着一望无垠的大海,内心久久不能平复。当年,20岁的他在异国完成任务撤退的途中,遭到敌人的追杀,同时与国家失去了联系,或许在别人的眼里,有着猎鹰特种部队最年轻兵王称号的林凡早已经在那次任务中为国牺牲了。如今,4年的时间转瞬即逝,现在的林凡,已经蜕变成了一个成熟坚毅的年轻人,海风吹过脸颊,他额头左上角那一道

  • 《医道生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医道生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医道生香目录预览:0001章有个萝莉威胁我0002章妹子,你要对我负责啊0003章十全公子0004章楚南揍人0001章有个萝莉威胁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也配得上我郑妙妙?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全江湾市的男人都想要我做他们的女人,你要家世没家世,要本事没本事,你也配?”“你不就是说这些年和一个糟老头子学了一点治病救人的本事么,会看病的那么多,凭借这些也想出人头地?”“你简直笑死我了,会点医术也想出人头地,有本事你去参加医学大赛啊

  • 《妙手回春》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妙手回春》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书名:妙手回春目录预览:第一章要不要这么屌,拿针扎自己脑袋啊第二章让你们见识见识!第三章中医的强大不是你能想象的!第四章神秘女子的乳痛症第一章要不要这么屌,拿针扎自己脑袋啊当周辰刚刚醒转的时候,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接着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那疼痛犹如潮水一般差点让他再昏过去。过了半天之后,疼痛渐消,意识恢复之后,周辰恍惚间觉察到双手好像抓到一个很大很软的的东西,鬼使神差的使劲捏了捏。慢慢睁开眼的时候,周辰就看见一堆饱满的双峰遮住了自己所有的视

  • 《天下无妞不识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天下无妞不识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书名:天下无妞不识君目录预览:第001章绑架救美第002章美人相邀第003章偶遇第004章漂亮女人第001章绑架救美“快点,开门!”张新军用力的举起了拳头,一下的擂在1605这家住户的防盗门上。大概敲了六七下的样子,里面有了一点动静,接着门开了一半,一个铁塔般粗壮汉子,露出了光头,目光狂暴的看着张新军。“你丫的有病啊,大晚上了乱敲什么?”张新军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一面正了正那皱皱巴巴的保安服,一面说:“奶奶的腿,我查电表的,这房

  • 《红颜迷情:我的冷艳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红颜迷情:我的冷艳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称:红颜迷情:我的冷艳女上司目录预览:第1章霸道女领导第2章梦第3章错乱第4章侮辱第1章霸道女领导刘立海是深夜刺耳般的铃声惊醒的。他整个人猛然地从床上翻坐起,内心却“彭彭”地一通乱跳,如梦中一般喘着粗气,头被扯裂般地剧疼着,身上的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衣。“不会吧?”刘立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却感觉身体在不断的抖动,用手掐了一把,痛得眼泪直冒,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真的清醒着。“我操。”刘立海骂了一句,“我怎么又梦到那个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