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一妃难求:嫡女很嚣张在线阅读

2017/11/25 5:19: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一妃难求:嫡女很嚣张
第1章 重生

污蔑、挨打、滑胎、羞辱、血崩、惨死!

韩瑾妤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喘息,却发现浑身燥热,口渴难耐,心跳更是不正常。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然而入眼的一切,却是那么熟悉,熟悉到让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目光一转,旁边还躺着一个光溜溜的男人?

韩瑾妤捏紧了拳头:韩紫芊,即便那样糟蹋过我,可你仍就不放过我吗?

急忙穿衣下床,却不想镜子中映出的身影,让她为之一怔。

两步跑过去捧起镜子:这……这张脸怎么会这般的年轻?

遂转头看去,不是将军府!竟是她生活了十四年的永安侯府!

细听一下,府里好像很是热闹。再回头看到床上那光溜溜的男人,韩瑾妤脑子里像炸开了一样,记忆如潮水涌了出来。

前儿个端午,龙舟赛上,韩紫芊一首诗吟的是应时应景,讨得京兆伊万分欢喜,顿时送了个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给她。

于是祖母高兴,父侯欢喜,姨娘美的冒泡,又赶上今儿个是祖母的寿辰便宴请京中达贵,以示庆贺!

可也是在这一天,韩瑾妤莫名的被人捉奸在床,顿时闹的满城风语,那不堪的名声不径而走!

侯爷一气之下再懒理她,和蔼的祖母,摇头叹息离开了。一时茫然的韩瑾妤,遇上了唯一相信她清白的柳成义。而柳成义用他的“真诚”给韩瑾妤织了一张情网,糊涂中韩瑾妤竟把自己的清白送给了他,于一个月后嫁他为妻!

再看镜中的韩瑾妤,虽然不明白怎么又活了回来,可她却没有忘记临死前发上的誓言!很好,上天对自己还真是公平!既然重活一世,若再窝囊下去,岂不是瞎了上天的美意,枉世为人!

放下镜子,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163生活网即便现在身子发热,脚发软,可她也要逆天而行,改变自己的命运!抓起头上的发簪,毫不迟疑地向胸口刺去,痛,可以让她发软的身子,渐渐的有了支持下去的力气!随后来到床边,一簪扎向那男人的胳膊。

“蔼—唔!”那男人受痛叫了一下,却被韩瑾妤捂住了嘴巴。

“司马流云,少说废话,赶紧把衣服穿上,不然一会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这男人正是当今六皇子司马流云,她的表哥。

外人道六皇子喜好淫乐,从不参加政事,可韩瑾妤却明白,那只是他为自保而做出的一种假象,其实他胸怀大志,心系天下万民!

一改往日柔软木纳不暗世事的样子,抓起刚套上衣服的司马流云就往外走。

司马流云怔愣,从来说话声柔,走路无力的表妹,竟然可以拉着自己跑?

韩瑾妤哪里还管那么多,只想快一点将他扔出院子,到时候,即便是有人来了,也不会惹上一身骚!

来到院子,却听到院门外响起了嬉笑与脚步声,想再将司马流云扔出去,却已然来不急了。

抬头看向那枝繁叶茂的大树,韩瑾妤咬紧牙关,抓着树枝,将司马流云送了下去。

随后倚在树上自嘲的笑笑,力气大了,身手快了,别说还真的要感谢在柳府生活的五年!

整理好衣物,韩瑾妤大步向院门走去,提前将院门拉开,迎向了门外举手要推门的韩紫芊!

看着面前的韩紫芊,韩瑾妤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你娘五年前就被我娘毒死了,正好,你可以带上你那一对孽种儿子,与她共享天伦了。163生活网

这嘲讽话带着回音在韩瑾妤的脑中盘旋,手指掐进了肉里,才生生的忍住,没将面前这张年轻的脸撕碎!

“芊儿……”韩瑾妤低唤了一下。

韩紫芊抿嘴笑着,只不过,眼中快速的闪过了一抹不解,“大姐姐,你不是身体不适吗,怎么起来了?”

“就是被风吹的有些头痛,回来躺一会就好了,怎么了?祖母与父侯怎么也过来了?”韩瑾妤抬头向后看去,却见侯爷扶着老夫人后面跟着二姨娘兰氏紧赶慢赶的走了过来。

“父侯,祖母,瑾儿只是吹了风,有些头痛,还劳两位亲自跑来一趟,实在是瑾儿的罪过!”

韩瑾妤一边说着,一边俯身礼了下去。

“大小姐,你没事吧?”一旁的二姨娘兰氏急要去拉韩瑾妤,却不想韩瑾妤转了身子挽上了老夫人的手臂,一切做的相当自然,竟然让人看不出丝毫躲闪之意!

“啧啧,说什么看到大小姐与男子私会,看来有人的计谋失策了……”都是高门大院里的女人,哪一个不是阴谋阳谋里走出来的。

“呵呵……你小点声,怎么说也是在人家里做客……”

“做客怎么了,敢做就别怕人说……”

这些人在背后议论着,韩瑾妤听的清楚,更何况是兰氏了!

“哎哟,哪里有什么野男人啊?吓死我了,不然我们御史府的脸可就丢尽了,那这婚事也就得退了!”

说这话的是,御史任文的夫人,也是韩瑾妤订了亲的婆婆。

看着她拍着胸口那怕怕的模样,韩瑾妤嘴角微微扬起,这位御史夫人,真可谓现实的可怕了。

还记得上辈子她大叫着丢人,退婚,没多久整个京城人尽皆知永安候的嫡女是个淫娃荡妇!而她们御史府似乎吃了多大的亏一样,见谁都说自己委屈,最后不得以,父候同意退婚后,立马把自己嫁了,而嫁的人就是柳成义!

也是在同一天,母亲被气的一病不起,在自己出嫁没多久,府里传来母亲病逝的消息。一妃难求:嫡女很嚣张在线阅读

不过,现在她知道,母亲不是被自己气死的,是被眼前这对可恨的母女毒死的!

“祖母,既然到了门口,不若进来喝杯茶吧……”韩瑾妤柔和的嗓音说出了兰氏与韩紫芊最心底的话。

“好。对了,瑾儿啊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两个丫头呢?”老夫人一面往芙蓉阁里走,一面好像拉家长一样问道。

“借着祖母与二妹妹大喜的日子,难得的府里这般的热闹,丫头们也都是爱玩的性子,就让她们玩去了,张妈又是个戏迷,估计正听的有上隐呢。”韩瑾妤温柔的笑着扶着她进到了屋里。

借着倒茶之际,身子一转,偷着狠拧了一下胳膊里侧的软肉,用痛压下快袭上脸的红潮,这才端了茶杯递了过来,“祖母,父侯,天气热,喝一杯凉茶吧!”

第2章

韩紫芊自打进来,眼睛就不大够用,睃了这里,睃那里,可就是没有她想睃到的目标!

老夫人喝下一杯茶,站起了身子,“瑾儿啊,若你还是不舒服,那就留在屋里吧!”

“谢谢祖母的关心,瑾儿好多了,瑾儿陪您看戏去吧!”韩瑾妤心道,我还是离开这里吧,看把你们娘俩急的,脖子都快抻成长脖鹿了!

“哲儿,这样乱嚼舌头的奴才不能留,一定要好好惩罚,以示警戒!”老夫人重重的把拐杖往地上一捶,而后就被韩瑾妤扶着走了。

“是啊是啊,一定是那丫头看花眼了,不过这样的丫头真应该打杀了,留着也是个祸害,今天可以嚼大小姐的是非,明天就可以去嚼二小姐的是非了呢,不能留!”御史夫人很是亲近的走到韩瑾妤的身边。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韩瑾妤点头笑笑,死了一加活一回,很多事似乎都可以看的通透了,而今天就是她改变命运的开始。

二姨娘看着远走的人们,有说有笑的,眼中狠戾的目光过,“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可是姨娘,那人呢?”韩紫芊失望地在屋里左翻翻又翻翻,就差连耗子洞都钻进去找一找了,可就是一点踪迹也无!

待院子里的人都走了,司马流云从树上跳了下来,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露出了邪魅的笑容,这个小表妹也不似表面上那么单纯好欺负哦!不过……到底是谁在他的茶里下了药呢?

伸手摸上胳膊上那个被发簪扎过的地方,眼中戾气闪过,足下一点,纵身飞出了院子。

韩瑾妤陪着老夫人看了会戏,就找了个借口从戏院子里退了出来,迎面看到冰月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冰月花眼中闪过不屑,随后跪了下去,“大小姐对不起,都是奴婢的错,今天奴婢不知怎地,刚才竟然睡着了,奴婢该死……”

韩瑾妤嘴角微挑的笑笑,这冰月啊,就是嘴好,以前的她就是被她哄着,什么都听她的,死的时候还以为冰月只是后来才被收买,从刚刚那一闪而过的眼神中看来,这冰月从来就不是自己的人!

就从她这话里,虽然看似恭敬害怕,可是韩瑾妤却知道她根本不怕自己,并且心里还含着浓浓的鄙夷!

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韩瑾妤上辈子善良的连只蚂蚁都没有踩死过,最终却没有得到善报,惨死不说还被亲妹羞辱。

这一生,韩瑾妤就要活出韩瑾妤的样子,什么善人,什么恶人,谁欺负了她,她就要让她不得好死!

所以冰月话没说完,这脸上就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啪!”

冰月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就瞪向了韩瑾妤,而后看到韩瑾妤身后的影子,急忙委屈的说道,“小姐……呜呜……小姐奴婢知错,您绕了奴婢吧,奴婢该死,要不是奴婢贪睡又怎么会让无赖小子污了小姐的清白,小姐您打死奴婢吧……呜呜……”

韩瑾妤听到冰月的话心里就想笑,原来你还不知道我什么事的都有发生埃而听你这么一说,看来这一切都于你脱不开关系了,那么她身上的不适,现在就很好的找到了源头。

因为自己最相信她,所以她拿给自己的吃食,自己怎么会不中招!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定是情药!

不过,显然量不是很大,所以她还可以一直忍受得住,那么,这也就联系到,为什么上辈子自己会委身给柳成义了!

他的温柔和信任加上自己身体里的药性,所以一切很是水道渠成,自然就那么发生了……

“再有下次,我打断你的狗腿,给我滚回去跪着!”韩瑾妤借着冰月的话,眼中涌现出了泪。

这模样,更让冰月肯定她们的计得逞了,看着韩瑾妤心里更加鄙夷,拽什么拽,烂人一个!而冰月想到以后可以当姨娘,所以捂着脸就跑回了韩瑾妤的芙蓉阁。163生活网

对于冰月刚刚那眼神,韩瑾妤知道自己的身后一定跟着什么人!

所以慢悠悠的离开这边的戏院子。

轰隆颅…

一阵雷声打过,韩瑾妤怔了一下。上辈子,好像也下雨了。

因为受不得众人的嘲笑,一口气跑到府中假山的凉亭上,竟被大雨拦在了里面,不想韩紫芊带着一众伙伴也到了这边,众人的嘲笑,让韩瑾妤觉得无地自容,正不知要怎么办好的时候,脚下一滑,竟从亭顶滚了下去,却不想掉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中。

然后最后,再然后,自己就莫名的跟了他了。

听着雷声,顺着路,韩瑾妤慢慢的往前走去。

一个小丫头匆匆跑过,韩瑾妤拉了她一把,将自己手里的一个镯子塞进她的手中,在她耳边低语几句,小丫头点头跑了!

随后韩瑾妤走上了假山上了凉亭,站在这里可以将永安侯府整个看到眼里。

轰隆颅…

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不远处韩紫芊拉着一帮伙伴往这边快步走来。

韩瑾妤笑了,那时候自己站的稳稳的怎么就会脚滑,怎么就会滚落下去?

*

轰隆颅…倾盆大雨随之而下。

韩紫芊带着众人也跑了上来了。

“我跟你们说啊,在大雨里看着永安侯府,可美了……”

突然看到凉厅中的韩瑾妤,韩紫芊怔了一下,随后目光一闪笑道,“大姐姐,你也来这边看风景啊?”

“二妹妹,你的朋友……”

“是啊,都是世家千金,熟读四书五经的,怎么样,要不要与大家一起对着这大雨做几首诗啊?”韩紫芊嘴角微扬,整个京都有谁不知道,你韩瑾妤徒有个嫡女的头衔,却什么都不是!

四书五经,你会吗?

听到韩紫芊的话,韩瑾妤脸一红,低下了头,“我不会……”

“呵呵……”

“哈哈……还嫡女呢……”

“就是,真的是笨死了……”

“就看着这大雨,随口还不来上两句,竟然不会……”

听着众人的嘲笑,韩瑾妤转过了身子背对着她们,那样子,是如此的卑微。

而她站的地方,正好是凉亭的边缘。

韩紫芊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挑,蠢女人就是蠢女人,刚才让那男人跑,不过现在正好,直接摔死你了事!

所以众千金们嬉笑着,围成一团,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韩紫芊却伸出了脚……

一妃难求:嫡女很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妃难求 或 嫡女很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