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一生挚爱》之第一章 送她进监狱【1】

2017/11/28 1:55:5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一生挚爱

第一章 送她进监狱

“不是我,你相信我。163生活网”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

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他的身上,干爽的白衬衫,瞬间湿了大片。

“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不是我安排的……”简童刚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清冷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他的味道。

“什么?”简童有些蒙了,她喜欢他,全世界都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另一只手臂,修长有力,朝着她伸过去,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迷失了,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这个男人问她“冷不冷”。

男人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的说道:“简童,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害死薇茗?”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简童瞬间清醒,不禁微微苦笑……她就说,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会给她。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推荐163shenghuo.com

“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为自己解释。

“对,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让他们奸污薇茗。”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大手“刺啦”一声,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

“啊~!”

伴随着尖叫,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

“简童,简大小姐,你怎么对薇茗,我就怎么对你。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

唰!

简童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那男人坐在车子里,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简大小姐,我现在很累,你请回。”

“沈修瑾!你听我说!我真的……”

“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淡漠抬起眼皮,扫了简童一眼:“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或许我心情好了,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阅读163shenghuo.com

车门豁然关上,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被雨水沾湿。

简童低头,捡起雨水中的帕子,死死的捏在掌心。

车,驶进了沈家庄园,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在她的面前,毫不留情的关上。

雨水中,简童面色苍白,她站了好一会儿,豁然抬头,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紧紧抿着唇瓣“啪”一声,膝盖就砸在地上。

她跪!

不是因为赎罪!

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朋友去世,她该跪拜。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

她跪!

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听她说!

身上的衣服被撕坏,破烂不堪,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她双手捂着身体,腰身却挺的直直的,她骄傲,她即使跪着也傲骨不屈!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

她倔强的跪下,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163生活网她没做过,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

可,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

真的,能够解释清楚吗?

又,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话吗?

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

……

一夜过去

倾盆大雨中,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

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

清晨终于来临,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银发矍铄的老管家撑着一把老式黑伞,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

封尘一夜的铁门“吱嘎吱嘎”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简童终于有了动静,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冲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

“简小姐,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都有专人修剪。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

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哆哆嗦嗦的穿上。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声音沙哑又坚定:“我要见他。”

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人的原话:“沈先生说,简小姐的存在,污染了庄园的环境,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

从出事到现在,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再难以保持,肩膀颤动,泄露了她受伤的心。

简童闭上了眼睛,满脸的雨水,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版权163shenghuo.com老管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简童再次睁开眼,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不管您心里怎么想,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无论如何,您的恨意,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

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咬字清晰……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却满身傲骨的女人。

老管家终于有了“漠视”以外的反应,一对灰眉拧了起来,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薇茗是我的女儿,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吧夜场这样混乱肮脏的场所,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的地方,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

简小姐,我们查过她的通讯,事发之前,她给你打过一通电话,给你发了一条短信息,短信息的内容是:我已经到了‘夜色’,小童你人呢。”

老管家盯着简童的目光,恨毒了她:“简小姐,你害死的不是猫猫狗狗,是活生生的人!人都已经死了,你还在狡辩!谁都知道简小姐痴缠沈先生,而沈先生心中只有我的女儿薇茗,对你万般痴缠厌恶至极,你分明是嫉妒薇茗,又对沈先生求而不得,才想要毁了薇茗的清白。简小姐的恶毒,让人不敢恭维!”

简童无言以对,夏薇茗是夏管家的女儿,是沈修瑾的挚爱,而她简童,是单恋沈修瑾的女配。现在好了,夏薇茗死了,她简童不仅是女配,还是恶毒女配。

“简小姐请你离开。”老管家说道,“对了,沈先生让我转达简小姐一句话。”

简童豁然看向老管家。

“沈先生说,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

简童跪在地上的身体,支撑不住的摇晃起来,心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老管家转过身,干瘪起褶子的嘴角,冷冷勾出一个刻板的弧度,让那张古板的脸孔看起了冷漠又残忍。

薇茗被简童害死了,他不痛快,他恨简童的恶毒。

简童撑着冷到骨子里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刚站起来,腿脚发麻的一屁股摔坐在冷硬的柏油地上,自嘲的一笑……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

确实像那个男人会说的话。简童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薇茗啊薇茗,你这一死,我成了千夫所指。”

沈家庄园二楼,男人身躯修长,宽肩窄臀,黑色睡袍随意的罩在身上,赤着脚,性感高大的身躯静立在落地窗前。冷漠的注视着庄园外,雨中那道背影。

“沈先生,您交代的话,已经一字不落的传达给简小姐了。”老管家驱散走了简童,悄然站在了主卧的门口。

沈修瑾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听到老管家的话,才淡漠的收回落在简童身上的视线,一双薄唇冷漠的下达一串命令:“通知简家人,想要简童就没有简家,想要简家,从此以后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

“是。”

“第二,通知S大,S大没有简童的档案。通知一高,简童因在校时期滥交打架,被开除。她的最高学历,初中。”

“是。”

“最后一点,”沈修瑾凉薄的说道:“送她进监狱。”

老管家听了猛然抬头,一阵愕然:“沈先生?”

“杀人偿命,收买他人,蓄意谋害人命。让她进监狱,吃三年牢饭。怎么?夏管家认为我做的不对?”三年这个时限是沈修瑾给简童订下的,现有证据并不足,但沈修瑾愤怒地认定。

“不,沈先生做的很对。……谢谢沈先生,呜呜呜,”老管家泪泪纵横,竟然哭了起来:“要不是先生,简童对薇茗犯下的过错,根本就得不到惩罚。简童身为简家人,我根本就拿简童没办法。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呜呜呜~”

沈修瑾转过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泊油路上那道背影消失在转角,眼底一片阴霾,修长指骨捏紧酒杯,仰头,猩红的酒液一滴不落,吞噬腹中。

“夏管家,我出手教训简童,不是因为薇茗是你的女儿,而是薇茗是我看中的女人。”沈修瑾缓缓说道。

……

简童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简家。

再也没能跨进简家的大门,为简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老管家带来了沈修瑾的原话,简童就被委婉的“请”出了简家。从始至终她甚至没有见到生父生母的影子。

就这么畏惧沈修瑾吗?简童扯了扯嘴角……收回了视线,那道铁艺大门,划清了她和简家的关系,划清了过往属于她的一切。

简童说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觉,一转身,就有两名穿警服的男人拦住了她:“简小姐,鉴于你花钱买通教唆他人毁坏夏薇茗小姐清白,导致夏薇茗小姐意外死亡,现在请你跟我们走。”

在被送进监狱前,简童见到了沈修瑾,那个男人,伟岸身姿就站在窗户边。

简童摇着头坚定地说道:“我没有害过薇茗。”

沈修瑾硕长的身躯不紧不慢地走到简童身前。简童告诉自己不要怕,她是无辜的,她没犯罪。

精致的小脸无所畏惧的扬起,力持保持镇定,但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她的紧张……这一切都被一双犀利的眼睛捕捉到。

一生挚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生挚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热门小说《爱上大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上大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上大女人第六章小姨的出现刀疤转脸对着我威胁道“以后离诗诗远一点,不然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点头赶忙“是是”,深怕惹他们一点不高兴喽”,然后问是否可以走了,刀疤眼里闪过一丝蔑视,喝了一声“滚”,我赶忙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只要忍一忍,什么都可以过去,我在心里安慰道,极力的发挥自己的阿Q精神。但是没想到是,我刚转身走,叶诗诗在刀疤耳朵前嘀咕了两句,刀疤脸色一变,对着我吼道“回来”,我心一颤,又发生什么了。我转过身,尴尬的看着

  • 热门小说《悬赏总裁娇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悬赏总裁娇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悬赏总裁娇妻第六章:有何贵干到了男士内衣店门口,任雅张望了好久才在店员的邀请下勉强踏了进去。假装很懂地到处转,其实根本不知道要买什么。“请问小姐你是为男朋友买吗?”导购小姐耐心地询问。“嗯?不是,我……我帮我弟买的。”任雅随便乱扯,再说了,江辰这种行为在她看来真的很幼稚。“哦。”导购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那他穿多大码的呢?穿什么牌子的?”“嗯……他只穿CK,至于大小嘛……”任雅托腮想了一会儿,露出调皮的表情,说,“最小号吧。”“什么

  • 热门小说《日久生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日久生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日久生情第6章今晚要怎么感谢他等了好一阵,电话里一直是“嘟嘟”的忙音。我一直压抑着的悲愤,在那一声又一声电话忙音中渐渐变成了不可遏制的愤怒。我爸妈是被袁毅和他妈关在单元楼门外,淋了雨,又气急攻心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他这个罪魁祸首,在我爸昏倒的时候,不但没有下来帮忙,就连我现在打过去的电话都不愿意接听。这就是袁毅曾经许诺过我的至死不渝……我不断的在心里冷笑,直到电话被接通,传来张小雨故作娇弱的说话声。“袁大哥,你的电话。”“你替我接……”我知道

  • 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青春阵痛第六章谁在暗中注视着晕晕沉沉之间,我仿佛感觉到有人将我带进了一个房间里,有人替我换了衣服,还很小心地替我包扎好了伤口。那人的动作不是很熟练,但却格外温柔。除了我爸爸妈妈,从来没有人这么温柔地对待过我。那一瞬间,我的心里酸涩难忍,从到城市的那一刻开始,我受到的更多的是这个城市的恶意和伤害,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城市对我的善意。我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看看到底是谁,但眼皮子仿佛沉重得有千斤一般,怎么也睁不开。最后,我感觉有人揉了揉我的头发。那

  • 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六章再次求生邢山思忖了一下,不说叶芳菲没多少机会出府,他自己因为年龄的原因出去的也是不多,既然已经提出来了,那么出去一趟也是无妨。“好,那咱们就出去转转,不过你们不要乱跑。”见邢山点头之后,叶芳菲一下跳了起来,像是取的了胜利一般,再看邢山就感觉这个人没有这么讨厌了,小孩子的感官就是这么容易转变。“可是……可是……”这两人决定了,但邢思思还是却还是有些害怕,这小姑娘年纪不大,接触的人也不多,现在还是怕生的很,但不知道怎么

  • 热门小说《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6章你这女人真不要脸!君老爷子见他大步朝书房去了,完全不搭理自己,气得想拿拐杖去砸君之牧这不肖子孙。“你看!你看这孽账东西!!”“老爷子,少爷刚从美国回来,你别这么急着逼他相亲”老管家失笑劝说着。君老爷子老眉一瞪,“我能不急吗,我君家就他一个亲孙儿,混账东西都快30了,女朋友也没一个,我什么时候能指望他给我生个重孙!”客厅桌面还摆放了一堆名媛千金资料照片,君老爷子早安排好了,让君之牧回国相亲,赶紧给他

  • 热门小说《都市极品警王》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极品警王》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都市极品警王第六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莫非这位姓吴的警官,跟这些劫匪是一伙的?”赵三甲忍不住在心里怀疑,不过随即他又立刻否定了这种可能。因为这会还没人知道劫匪已经被制服,所以不可能是同党赶来营救。如果吴凌云真的跟这些劫匪是一伙的,他此刻应该只会阻止警察赶来,躲得远远的置身事外,绝对不会傻到带着这么多警察出现在这里。可如果吴凌云不是劫匪同党,他眼里的那丝怨毒又从何而来呢?吴凌云仿佛知道,赵三甲心里正在疑惑什么似的。他见王万福已经先行出去,突然

  • 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六章再次求生邢山思忖了一下,不说叶芳菲没多少机会出府,他自己因为年龄的原因出去的也是不多,既然已经提出来了,那么出去一趟也是无妨。“好,那咱们就出去转转,不过你们不要乱跑。”见邢山点头之后,叶芳菲一下跳了起来,像是取的了胜利一般,再看邢山就感觉这个人没有这么讨厌了,小孩子的感官就是这么容易转变。“可是……可是……”这两人决定了,但邢思思还是却还是有些害怕,这小姑娘年纪不大,接触的人也不多,现在还是怕生的很,但不知道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