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热门小说【我的老公是冥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 0:36: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我的老公是冥王

第003章:考取功名

玄兼国,帝都。热门小说【我的老公是冥王】在线免费阅读

  语姿语姿也不知道自己是处在历史上的那个朝代,只知道现在中国有五个国家,玄兼国的北边是禁龙海,南边是萧月国,北边是凤仪国,凤仪国过去就是金昭国,西边是舞华国,五国之间兵力最强的是萧月国,最繁荣的是玄兼国,最贫瘠的是舞华国,最有野心的就是凤仪国。

  五国论总体概势,应当是旗鼓相当的吧!一个制衡着一个谁也没有顶尖,十多年来也没有人打破这种僵局。

  帝都是玄兼国的核心也是皇帝居住的地方,所以市场经济相当繁荣。

  语姿走在大街上,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在这里有很多东西都让语姿感到惊奇,有很多事情让语姿感到惊讶,比如说,帝都当街拉人去科考!

  “江竹也真是的!让我在这里等她,一下子不知道又到哪里去了!”语姿站在一棵树下东张西望的嘀咕道。

  半个时辰前——

  “江竹,这里就是你们的帝都吗?”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语姿饶有心却的问道。

  “是啊!”江竹一脸自豪的点头。

  “还会很不错嘛!”语姿忍不住夸了一句。163生活网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江竹走在语姿身边,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一副要算计人的表情,可惜语姿只顾着来帝都的兴奋,没有注意到此刻江竹的表情。

  “可靠不是只有男的才可以参加的吗!?”语姿想也不想得说道。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江竹小声嘀咕道。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语姿笑道。

  就和姐姐一个人吗!?

  江竹微微沉凝了一下,猛地一抬头看着语姿,似乎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一般,终于——

  语姿站在树荫下左等右等的不见江竹回来,心里不禁有些焦急。

  这个小鬼该不会耍自己吧!

  回想起江竹临走前的决绝,语姿就觉得一身颤抖。

  该不会被算计了吧!

  正当语姿想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肯定是江竹那个小鬼!

  “江竹,我说你——”话说了一半,看见来人,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了。版权163shenghuo.com

  “你也还是来参加科考的吧!再不进考场的话,要迟到了。”来人还没等语姿反应过来就一把把她拽到一间府邸的前面。

  白墙黑瓦的房子,正门前有两头石狮,有很多貌似秀才的人陆陆续续的进到里面。

  “快进去吧!”说着又要把语姿拽进去。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要参加科考了?”语姿望着那人,一脸疑惑。

  “不是你妹妹说的吗!站在科考试殿前的大树下不正是你吗?”那人看着语姿一脸费解的神色。

  “妹妹!”该不会是江竹吧!

  “是啊!”那人点点头。热门小说【我的老公是冥王】在线免费阅读

  现在这种状况,不仅让语姿想到半个时辰前的对话——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

  这个小鬼!绝对不会放过她!

  “公子,公子!”一声唤,把语姿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啊!”语姿有些发愣的看着边上的人。

  “监考官来了,要发试题了!”那个就坐在语姿身边,所以见语姿正在发愣就小声提醒道。

  “你是什么时候帮我拉进来的?”语姿讷讷的问。

  “就在你发呆的时候,我见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那人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

  哎!没办法了!只有和你拼了!

  至于江竹那个小鬼等我考完试再来收拾。热门小说【我的老公是冥王】在线免费阅读

  语姿刚想到这里,试场外的江竹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

  “奇怪!有人在说我吗?”

  王子星失忆的事情已经闹得附上沸沸扬扬的。

  经过多天的努力子沉终于知道现状了。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玄兼国九王爷的家里,而他就是九王爷唯一的儿子玄肃清,现在的他算起来也是皇亲国戚了!

  而他与九王爷的相遇存在了相当大的戏剧化。

  那日九王爷和他的夫人得知他们唯一的儿子在归家的途中遭到遇刺,经家丁的描述,玄子沉不行惨死歹人手中,而老妇人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英年早逝,所以就每天都去庙里烧香拜佛,祈祷自己的儿子没死,结果在和九王爷回来的途中遇见昏迷的王子星。

  没想到,我会和玄子沉长得一摸一样,而且连名字都一样,郁闷。子沉心里嘀咕道。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少爷,你有一个人发呆了!”一声呼唤叫回了子沉漂浮的思绪。

  “东来,我叫你查的人,你查到没?”子沉看着身边一副书童打扮的小厮问道。

  “还没呢!”东来摇了摇头。

  “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希望快点找到她!”子沉沉声说道。

  “是,公子。”东来说着退出了子沉的书房。

  语姿,语姿,你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你?

  王子星苦恼的摇了摇头。

  为了找到语姿,子沉就对就往也撒了一个小谎,说自己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叫做圣语姿的女子救了自己,可是那女子就好了自己的伤就消失了,所以就让九王爷到处找人。

  “自己是追着语姿来到这里,按道理说,语姿应该也在这个空间里才对啊!可是怎么会找不到人呢?”子沉望着窗外的荷花池喃喃自问。

  “子沉!子沉啊!又在想你的救命恩人的事了!”一双慈爱的双手拍了拍子沉的肩。

  子沉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一位于自己样子差不多的中年男子,他就是自己的父亲,玄方。

  垂下眼睛,很变扭的叫道:“父亲。”

  “子沉刚刚回来,应当多陪陪你娘,你不在的这几日他总是挂念你。”玄方淡淡的笑着,语气温婉。

  “孩儿明白,只不过没有见到她,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故人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孩儿,只是想报恩而已。”子沉看着玄方淡然说道。

  考了一个下午的试,又不能提前交卷,让语姿坐在位子上大打瞌睡。

  搞什么嘛!这种小儿科的题目也来靠我!古代的人寒窗苦读十年都学什么去了!

  想到这里语姿又不禁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瞌睡。

  实在是没有事情做得语姿,只能盯着监考官发呆了。

  黑玉般的长发垂在胸前,剑眉星目,两眼虽是温和的咖啡色,但是炯炯有神,古铜色的皮肤,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文官啊!好像叫什么曼寒来着的吧!

  曼寒觉得有人不停的盯着自己,下意识的转过头像语姿的方向看来,正巧对上语姿打量自己的眼神。

  语姿在与曼寒视线相触的一刹那,马上低下头看自己的考卷。

  曼寒微微蹙眉,但没有多说得什么,便转向别的地方了。

  语姿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的无聊感顿时有侵袭了上来。

  无聊啊!

  发霉了!

  语姿在心里大声喊道。

  四下看了一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还没写完,这回语姿彻底郁闷了。

  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好写?莫非答个题还得凑字数?可是不对啊?是写文章没错啊?可是监考官好像没说要写几个字吧!

  看看考题:攻城者当作何?

  语姿想也不想的就对了几句:一,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二,攻城者下,攻心者上。三,既来之,则安之。四,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五,一鼓作气。

  整张白纸上就写了这么几个字,再看看别人的考卷上,那个满啊!比高考作文还危险!不禁令语姿汗颜。

  想到这,语姿心里忍不住偷笑,还好在家里的时候琴棋书画都学过,要不然到了古代还不被挂掉!

  想想书法拿过金奖语姿心里那个激动啊!

  爷爷,你真的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想到当初在家里,爷爷不停地逼着自己学这学那的模样,语姿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至今还记得爷爷说的那句话:“你是圣氏公司未来的继承人,你必须学,而且学得多,要不然你就不配姓圣!”

  当时爷爷的眼里除了严厉之外,应该还有关心吧!

  可是现在再也看不见了!

 

第004章:金榜题名

当语姿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天边已挂满了晚霞,边上的大树底下,江竹正站在那里焦虑的等待着自己。

  语姿见此,原本有一肚子的火,也在瞬间被浇熄了。

  江竹见语姿从试场出来兴冲冲的迎了上去。

  对于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语姿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反正考试也已经考过了,后悔也晚了,只希望日后男扮女装的事情不要被发现才好。

  “哥哥,你出来了!考得怎么样?累不累?试题难吗?”听着江竹连珠炮似的话,语姿无奈的笑了。

  “试题一点也不难,很简单!像你哥哥我这种高手,做这种试题简直就是轻松加愉快,手到擒来的是嘛!”语姿自恋的吹嘘道。

  “手到擒来还说的过去,可是这愉快简直就是骗小孩子,我看你都打了一个下午的瞌睡了!”声音自语姿的后方传来。

  语姿转身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盯着看了一个下午的监考官。

  语姿当场尴尬的要死,恨恨的盯着曼寒。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你看了我整整一个下午还没看够?”曼寒讥笑道。

  “我何止是看够啊!我简直就是看到想吐了!”语姿也毫不吝啬的还以颜色。

  “是嘛!既然是想吐干嘛还呆在这里?”曼寒眼里微露严厉之色。

  “我想站那我就站那!这块地又不是你买的,我凭什么不能站!”语姿挑衅的挑了挑眉。

  “果然是牙尖嘴利。”说罢,转身上了马车。

  搞什么飞机啊!在我面前摆阔吗!我在21世纪开法拉利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自哪呢!一辆破马车就拽成那样,让你开一辆凯迪拉克还不把中国掀翻了!

  鄙视!

  江竹看着语姿生气的神情,准备脚底抹油先溜了,可是还没等她走开一步的时候就遭到语姿碎碎念的攻击。

  “江竹,你准备去哪啊?”语姿一把揪住江竹的衣领,一脸奸笑。

  江竹打了一个冷战,讨好的笑道:“我没准备去哪啊!”

  “是嘛!那就好!那让我们来算算总账吧!”语姿说道这里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算,算账!?”江竹哆哆嗦嗦的说道。

  “是啊!随便帮我决定我不想做的事情,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在朝堂之上,你说这笔帐,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算算呢!”语姿用无害的眼神看着江竹,声音甜美,婉转。

  “哥哥,你就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行!”

  一声历吼,划破了原本平静的天空。

  王子星站在案台旁边,在铺平的宣纸上画着画。边上的东来看得一愣一愣的。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子沉没有看边上的东来只是静静的看着染墨的宣纸,但话却是对着边上的东来讲的。

  “只是觉得奇怪。”东来笑笑。

  子沉挑眉,搁下手中的笔,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东来。

  “哦!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可奇怪的?”子沉淡淡的笑道,无不流入出高贵淡然的神色。

  东来一滞,但随即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以前的公子总是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现在的公子温文尔雅,看上去很高贵的样子,还有,以前公子都喜欢去喝花酒之类的,给人一种纨绔子弟的感觉,现在的公子,喜欢看书画画,简直就是和以前判若两人。”

  “是吗?那你说,是现在的公子好还是以前的公子好?”子沉柔声的问道。

  “当然是现在的公子比较好!”东来想也不想的就说出了口,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家的公子又拿起画笔开始画画了。

  还以为死定了呢!东来的松了口气。

  子沉见东来如此紧张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看来玄子沉这个少爷当得并不好啊!居然被别人说成这样。

  无奈,摇头!

  离考试结束已经有三天了,语姿整日呆在屋中足不出户,像极了以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哎!”

  当江竹忍不住在叹第108次气的时候语姿终于忍不住了。

  掀开被子,看着坐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江竹,蹙眉,在蹙眉。

  “小小年纪,学别人家唉声叹气,你以为很好听么?”语姿瞪了江竹一眼,冷冷开口。

  江竹转过身来,静静的看了语姿几秒钟之后,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语姿建见状,不禁觉得汗毛倒数了起来。

  真个小鬼,心里该不会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吧?语姿心里嘀咕道。

  江竹见语姿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倒也不是很介意,只是淡淡一笑,方才开口:“姐姐可是这三天以来第一次对江竹讲话呢?我还以为姐姐再也不理我了呢!”

  说罢,走到语姿床边坐下。

  语姿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和你讲话的,但看在你年纪轻轻,做事鲁莽,所以暂且饶你一次好了。”

  江竹一听语姿有原谅自己的意思,马上像牛皮糖一样的黏了过去。

  “但是。”语姿半眯着眼看着江竹,欢欢突出后面几个字:“下不为例。”

  “谢谢姐姐。”

  正说到这里,门外一怔喧哗,惊醒了两位正在交谈的人。

  语姿惊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江竹马上跑向屋外,看看究竟是所谓何事。

  江竹一只脚刚刚踏出门外,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怔住了。

  所有的乡亲父老全都集中在自己的家门口,使劲的点着脚往里望,只恨自己长得不够高,脖子不够长。

  大家一见江竹从屋中出来,二话不说,一把把江竹拉到了人群之中。

  一位七十多旬的老大爷,微颤颤的握住江竹的手,泪眼迷蒙,就差差点跪下来磕头了,死命的盯着江竹看,过了许久,在众人的盼望中,缓缓开口:“你家哥哥,中了!金榜题名了!是咱们乡里出的第一个状元!”

  刚刚从屋里出来的语姿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愣在原地。

  宁静的后花园中,一名白衣男子轻轻的摇着折扇,风微微吹起他的长发,,阳光折射在他的脸上,泛出点点金光,这种美景任谁都不舍得打破。

  可是——

  “少爷,少爷!”

  从远处传来的一声呼喊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白衣男子微微蹙眉,发现是自己手下的小厮,虽然只是浅浅一望没多说什么,但心里尽是不满。

  小厮跑到白衣男子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少,少爷,打,打听到了,那,那个叫,圣语姿的人了。”

  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听了这个消息以后,立即眉开眼笑了起来。

  一把揪住小厮的领口,一脸的迫不及待,忙追问道:“现在他,在那里!”

  小厮被子沉的行为吓到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圣语姿,是当今状元!皇上钦点的。”

  什么!

  子沉觉得有一道雷从自己的头顶炸开,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提着小厮领口的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松了开来。

  这,这怎么可能?!

  语姿居然成了状元!

 

我的老公是冥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公是冥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