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热门小说【我的老公是冥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 0:36: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我的老公是冥王

第003章:考取功名

玄兼国,帝都。网站163shenghuo.com

  语姿语姿也不知道自己是处在历史上的那个朝代,只知道现在中国有五个国家,玄兼国的北边是禁龙海,南边是萧月国,北边是凤仪国,凤仪国过去就是金昭国,西边是舞华国,五国之间兵力最强的是萧月国,最繁荣的是玄兼国,最贫瘠的是舞华国,最有野心的就是凤仪国。

  五国论总体概势,应当是旗鼓相当的吧!一个制衡着一个谁也没有顶尖,十多年来也没有人打破这种僵局。

  帝都是玄兼国的核心也是皇帝居住的地方,所以市场经济相当繁荣。

  语姿走在大街上,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在这里有很多东西都让语姿感到惊奇,有很多事情让语姿感到惊讶,比如说,帝都当街拉人去科考!

  “江竹也真是的!让我在这里等她,一下子不知道又到哪里去了!”语姿站在一棵树下东张西望的嘀咕道。

  半个时辰前——

  “江竹,这里就是你们的帝都吗?”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语姿饶有心却的问道。

  “是啊!”江竹一脸自豪的点头。

  “还会很不错嘛!”语姿忍不住夸了一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江竹走在语姿身边,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一副要算计人的表情,可惜语姿只顾着来帝都的兴奋,没有注意到此刻江竹的表情。

  “可靠不是只有男的才可以参加的吗!?”语姿想也不想得说道。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江竹小声嘀咕道。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语姿笑道。

  就和姐姐一个人吗!?

  江竹微微沉凝了一下,猛地一抬头看着语姿,似乎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一般,终于——

  语姿站在树荫下左等右等的不见江竹回来,心里不禁有些焦急。

  这个小鬼该不会耍自己吧!

  回想起江竹临走前的决绝,语姿就觉得一身颤抖。

  该不会被算计了吧!

  正当语姿想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肯定是江竹那个小鬼!

  “江竹,我说你——”话说了一半,看见来人,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了。说明163shenghuo.com

  “你也还是来参加科考的吧!再不进考场的话,要迟到了。”来人还没等语姿反应过来就一把把她拽到一间府邸的前面。

  白墙黑瓦的房子,正门前有两头石狮,有很多貌似秀才的人陆陆续续的进到里面。

  “快进去吧!”说着又要把语姿拽进去。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要参加科考了?”语姿望着那人,一脸疑惑。

  “不是你妹妹说的吗!站在科考试殿前的大树下不正是你吗?”那人看着语姿一脸费解的神色。

  “妹妹!”该不会是江竹吧!

  “是啊!”那人点点头。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现在这种状况,不仅让语姿想到半个时辰前的对话——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

  这个小鬼!绝对不会放过她!

  “公子,公子!”一声唤,把语姿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啊!”语姿有些发愣的看着边上的人。

  “监考官来了,要发试题了!”那个就坐在语姿身边,所以见语姿正在发愣就小声提醒道。

  “你是什么时候帮我拉进来的?”语姿讷讷的问。

  “就在你发呆的时候,我见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那人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

  哎!没办法了!只有和你拼了!

  至于江竹那个小鬼等我考完试再来收拾。原文163shenghuo.com

  语姿刚想到这里,试场外的江竹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

  “奇怪!有人在说我吗?”

  王子星失忆的事情已经闹得附上沸沸扬扬的。

  经过多天的努力子沉终于知道现状了。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玄兼国九王爷的家里,而他就是九王爷唯一的儿子玄肃清,现在的他算起来也是皇亲国戚了!

  而他与九王爷的相遇存在了相当大的戏剧化。

  那日九王爷和他的夫人得知他们唯一的儿子在归家的途中遭到遇刺,经家丁的描述,玄子沉不行惨死歹人手中,而老妇人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英年早逝,所以就每天都去庙里烧香拜佛,祈祷自己的儿子没死,结果在和九王爷回来的途中遇见昏迷的王子星。

  没想到,我会和玄子沉长得一摸一样,而且连名字都一样,郁闷。子沉心里嘀咕道。163生活网

  “少爷,你有一个人发呆了!”一声呼唤叫回了子沉漂浮的思绪。

  “东来,我叫你查的人,你查到没?”子沉看着身边一副书童打扮的小厮问道。

  “还没呢!”东来摇了摇头。

  “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希望快点找到她!”子沉沉声说道。

  “是,公子。”东来说着退出了子沉的书房。

  语姿,语姿,你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你?

  王子星苦恼的摇了摇头。

  为了找到语姿,子沉就对就往也撒了一个小谎,说自己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叫做圣语姿的女子救了自己,可是那女子就好了自己的伤就消失了,所以就让九王爷到处找人。

  “自己是追着语姿来到这里,按道理说,语姿应该也在这个空间里才对啊!可是怎么会找不到人呢?”子沉望着窗外的荷花池喃喃自问。

  “子沉!子沉啊!又在想你的救命恩人的事了!”一双慈爱的双手拍了拍子沉的肩。

  子沉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一位于自己样子差不多的中年男子,他就是自己的父亲,玄方。

  垂下眼睛,很变扭的叫道:“父亲。”

  “子沉刚刚回来,应当多陪陪你娘,你不在的这几日他总是挂念你。”玄方淡淡的笑着,语气温婉。

  “孩儿明白,只不过没有见到她,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故人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孩儿,只是想报恩而已。”子沉看着玄方淡然说道。

  考了一个下午的试,又不能提前交卷,让语姿坐在位子上大打瞌睡。

  搞什么嘛!这种小儿科的题目也来靠我!古代的人寒窗苦读十年都学什么去了!

  想到这里语姿又不禁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瞌睡。

  实在是没有事情做得语姿,只能盯着监考官发呆了。

  黑玉般的长发垂在胸前,剑眉星目,两眼虽是温和的咖啡色,但是炯炯有神,古铜色的皮肤,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文官啊!好像叫什么曼寒来着的吧!

  曼寒觉得有人不停的盯着自己,下意识的转过头像语姿的方向看来,正巧对上语姿打量自己的眼神。

  语姿在与曼寒视线相触的一刹那,马上低下头看自己的考卷。

  曼寒微微蹙眉,但没有多说得什么,便转向别的地方了。

  语姿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的无聊感顿时有侵袭了上来。

  无聊啊!

  发霉了!

  语姿在心里大声喊道。

  四下看了一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还没写完,这回语姿彻底郁闷了。

  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好写?莫非答个题还得凑字数?可是不对啊?是写文章没错啊?可是监考官好像没说要写几个字吧!

  看看考题:攻城者当作何?

  语姿想也不想的就对了几句:一,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二,攻城者下,攻心者上。三,既来之,则安之。四,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五,一鼓作气。

  整张白纸上就写了这么几个字,再看看别人的考卷上,那个满啊!比高考作文还危险!不禁令语姿汗颜。

  想到这,语姿心里忍不住偷笑,还好在家里的时候琴棋书画都学过,要不然到了古代还不被挂掉!

  想想书法拿过金奖语姿心里那个激动啊!

  爷爷,你真的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想到当初在家里,爷爷不停地逼着自己学这学那的模样,语姿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至今还记得爷爷说的那句话:“你是圣氏公司未来的继承人,你必须学,而且学得多,要不然你就不配姓圣!”

  当时爷爷的眼里除了严厉之外,应该还有关心吧!

  可是现在再也看不见了!

 

第004章:金榜题名

当语姿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天边已挂满了晚霞,边上的大树底下,江竹正站在那里焦虑的等待着自己。

  语姿见此,原本有一肚子的火,也在瞬间被浇熄了。

  江竹见语姿从试场出来兴冲冲的迎了上去。

  对于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语姿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反正考试也已经考过了,后悔也晚了,只希望日后男扮女装的事情不要被发现才好。

  “哥哥,你出来了!考得怎么样?累不累?试题难吗?”听着江竹连珠炮似的话,语姿无奈的笑了。

  “试题一点也不难,很简单!像你哥哥我这种高手,做这种试题简直就是轻松加愉快,手到擒来的是嘛!”语姿自恋的吹嘘道。

  “手到擒来还说的过去,可是这愉快简直就是骗小孩子,我看你都打了一个下午的瞌睡了!”声音自语姿的后方传来。

  语姿转身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盯着看了一个下午的监考官。

  语姿当场尴尬的要死,恨恨的盯着曼寒。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你看了我整整一个下午还没看够?”曼寒讥笑道。

  “我何止是看够啊!我简直就是看到想吐了!”语姿也毫不吝啬的还以颜色。

  “是嘛!既然是想吐干嘛还呆在这里?”曼寒眼里微露严厉之色。

  “我想站那我就站那!这块地又不是你买的,我凭什么不能站!”语姿挑衅的挑了挑眉。

  “果然是牙尖嘴利。”说罢,转身上了马车。

  搞什么飞机啊!在我面前摆阔吗!我在21世纪开法拉利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自哪呢!一辆破马车就拽成那样,让你开一辆凯迪拉克还不把中国掀翻了!

  鄙视!

  江竹看着语姿生气的神情,准备脚底抹油先溜了,可是还没等她走开一步的时候就遭到语姿碎碎念的攻击。

  “江竹,你准备去哪啊?”语姿一把揪住江竹的衣领,一脸奸笑。

  江竹打了一个冷战,讨好的笑道:“我没准备去哪啊!”

  “是嘛!那就好!那让我们来算算总账吧!”语姿说道这里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算,算账!?”江竹哆哆嗦嗦的说道。

  “是啊!随便帮我决定我不想做的事情,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在朝堂之上,你说这笔帐,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算算呢!”语姿用无害的眼神看着江竹,声音甜美,婉转。

  “哥哥,你就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行!”

  一声历吼,划破了原本平静的天空。

  王子星站在案台旁边,在铺平的宣纸上画着画。边上的东来看得一愣一愣的。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子沉没有看边上的东来只是静静的看着染墨的宣纸,但话却是对着边上的东来讲的。

  “只是觉得奇怪。”东来笑笑。

  子沉挑眉,搁下手中的笔,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东来。

  “哦!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可奇怪的?”子沉淡淡的笑道,无不流入出高贵淡然的神色。

  东来一滞,但随即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以前的公子总是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现在的公子温文尔雅,看上去很高贵的样子,还有,以前公子都喜欢去喝花酒之类的,给人一种纨绔子弟的感觉,现在的公子,喜欢看书画画,简直就是和以前判若两人。”

  “是吗?那你说,是现在的公子好还是以前的公子好?”子沉柔声的问道。

  “当然是现在的公子比较好!”东来想也不想的就说出了口,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家的公子又拿起画笔开始画画了。

  还以为死定了呢!东来的松了口气。

  子沉见东来如此紧张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看来玄子沉这个少爷当得并不好啊!居然被别人说成这样。

  无奈,摇头!

  离考试结束已经有三天了,语姿整日呆在屋中足不出户,像极了以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哎!”

  当江竹忍不住在叹第108次气的时候语姿终于忍不住了。

  掀开被子,看着坐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江竹,蹙眉,在蹙眉。

  “小小年纪,学别人家唉声叹气,你以为很好听么?”语姿瞪了江竹一眼,冷冷开口。

  江竹转过身来,静静的看了语姿几秒钟之后,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语姿建见状,不禁觉得汗毛倒数了起来。

  真个小鬼,心里该不会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吧?语姿心里嘀咕道。

  江竹见语姿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倒也不是很介意,只是淡淡一笑,方才开口:“姐姐可是这三天以来第一次对江竹讲话呢?我还以为姐姐再也不理我了呢!”

  说罢,走到语姿床边坐下。

  语姿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和你讲话的,但看在你年纪轻轻,做事鲁莽,所以暂且饶你一次好了。”

  江竹一听语姿有原谅自己的意思,马上像牛皮糖一样的黏了过去。

  “但是。”语姿半眯着眼看着江竹,欢欢突出后面几个字:“下不为例。”

  “谢谢姐姐。”

  正说到这里,门外一怔喧哗,惊醒了两位正在交谈的人。

  语姿惊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江竹马上跑向屋外,看看究竟是所谓何事。

  江竹一只脚刚刚踏出门外,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怔住了。

  所有的乡亲父老全都集中在自己的家门口,使劲的点着脚往里望,只恨自己长得不够高,脖子不够长。

  大家一见江竹从屋中出来,二话不说,一把把江竹拉到了人群之中。

  一位七十多旬的老大爷,微颤颤的握住江竹的手,泪眼迷蒙,就差差点跪下来磕头了,死命的盯着江竹看,过了许久,在众人的盼望中,缓缓开口:“你家哥哥,中了!金榜题名了!是咱们乡里出的第一个状元!”

  刚刚从屋里出来的语姿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愣在原地。

  宁静的后花园中,一名白衣男子轻轻的摇着折扇,风微微吹起他的长发,,阳光折射在他的脸上,泛出点点金光,这种美景任谁都不舍得打破。

  可是——

  “少爷,少爷!”

  从远处传来的一声呼喊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白衣男子微微蹙眉,发现是自己手下的小厮,虽然只是浅浅一望没多说什么,但心里尽是不满。

  小厮跑到白衣男子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少,少爷,打,打听到了,那,那个叫,圣语姿的人了。”

  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听了这个消息以后,立即眉开眼笑了起来。

  一把揪住小厮的领口,一脸的迫不及待,忙追问道:“现在他,在那里!”

  小厮被子沉的行为吓到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圣语姿,是当今状元!皇上钦点的。”

  什么!

  子沉觉得有一道雷从自己的头顶炸开,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提着小厮领口的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松了开来。

  这,这怎么可能?!

  语姿居然成了状元!

 

我的老公是冥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公是冥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凤还朝:冷王来侍寝 9章(第九章 美人赌注(1))

    原标题:凤还朝:冷王来侍寝9章(第九章美人赌注(1))小说书名:凤还朝:冷王来侍寝第九章美人赌注(1)就在赫连若畔迟疑不定的时候,宴上酒喝到酣处,安王举杯轻叹:“珠玉花鸟赌的腻了,每次都是这些东西,没意思,今天咱们换一种。”徽王挑高了眉冷着脸道“皇兄不想赌死物,那就赌活的。今日各家都带的有姬妾美人,不如就以美人做赌注。”“这个好,这个好!”最小的平王擎了把玉骨描金扇微微笑:“咱们兄弟中六哥府上美人最多,不知道六哥今儿带了哪位来?”看到这的赫连若畔放松心神,退后一步打算悄无声息地遁走。赫连若畔刚抬

  • 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 9章(第九章 极尽屈辱)

    原标题: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9章(第九章极尽屈辱)小说名称: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第九章极尽屈辱他的手在触及到她胸前的那一份柔软时,她的肌肤一向敏感,这个时候却立马的反应了过来。“不要!”“不要?”靳寒哲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的嘲弄,“你写离婚协议书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以退为进,让我好好的对你吗?”靳寒哲的手再次附在韶曼的胸前,而韶曼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往旁边退了两步。“你想太多了,我根本就没有想要这样!”她的话让他莫名其妙地感到可笑。“韶曼,你明明知道,我跟你是不可能离婚的!你却想要这

  • 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 9章(第九章 六国来朝)

    原标题: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9章(第九章六国来朝)小说名称: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第九章六国来朝看慕宛筠的神情愣愣的,左辰风下了马之后,下意识地上前伸出手,好似有些担心她那么瘦小的个子会下不了似的。只是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慕宛筠并没有理他,直接翻身而下,倒是左辰风略显着有些尴尬。他好像潜意识中把慕君当成了要保护的对象?一有这个想法,他立马嫌恶地甩了甩头,慕君可是男的,他若是喜欢男的那他成什么人了?慕宛筠一直都以为左辰风不过是跟在靳于烈身边的小跟班,可是路过午门之时,听到众人居然对他的称呼是小侯爷。慕

  • 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 9章(第8章 帝孤灵兽)

    原标题: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9章(第8章帝孤灵兽)小说名称: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第8章帝孤灵兽五只斑斓兽齐齐发难,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过的,五名世家公子,三人眨眼间就被他们自己的斑斓兽咬得血肉模糊,其中一人被斑斓兽撞到胸口,顿时胸口下塌了一大片,他脑袋一歪,再也不动了。蒙泊也中招了,他那最猛的斑斓兽发起威来,直接一角撞断了他的大腿骨,若不是他实力深厚,快步退去,恐怕现在也已经跟那哥们儿一样被撞死当场了。付东鸣与洛莉雅退到了一边,他心有余悸的看着这可怕的一幕,幸好刚刚这些斑斓兽没有对他攻击,否

  • 帝王的心尖宠 9章(第九章:为安雪儿祛斑)

    原标题:帝王的心尖宠9章(第九章:为安雪儿祛斑)书名:帝王的心尖宠第九章:为安雪儿祛斑而晚歌去了那里呢?晚歌惊魂不定地推开那门入去,才关好门,从里室就走出二个女人,一个丫头扶着一个女子往外走,见到她大叫一声:“啊,有人闯进来了。”“嘘。”她小声地说:“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有坏人在追我,请二位小姐别介意。”另一个是截着白色的帽纱,却像是在抽噎哭着一样。“你是谁,快出去,这可是安小姐,你要是惊吓了,十个头都不够砍,快出去。”丫头凶恶地叫,手里拿着根棍子,作势要赶她走。安小姐,她一怔:“是不是月城里最有

  • 邪魅冷君霸宠娇妃 9章(第九章:高傲无情)

    原标题:邪魅冷君霸宠娇妃9章(第九章:高傲无情)小说名:邪魅冷君霸宠娇妃第九章:高傲无情他这样,就是不救了,可是我不能这么放弃啊我鼓起气,抬头看着他,那凌厉中带着嘲笑的黑眸有着高人一等的气势,微仰着下巴,越发的神圣不可冒犯,细致的五官凑在一起十分好看,霸气万分。“怎的,爷话没说明白?”他微挑眉,空气也带来了压迫的味道。我仰头看他:“请你救我娘,我认识张喜宝小姐。”“哦,那可是一个绝代美人儿啊。”他手指磨着下巴:“真教人心痒痒。”这人说话可真是有些轻挑,他又风流地一笑,看着我又硬生生地收住:“笑给

  • 王牌少年厨神 9章(第九章:揍他)

    原标题:王牌少年厨神9章(第九章:揍他)小说:王牌少年厨神第九章:揍他虽然不同部门,但胖子这人凶,服务员都怕他,所以他这么一吼,所有人都作鸟兽散了!砧板大佬道:“已经核对过,全部都有卖,反正不是我这儿出问题,肯定是出品的问题,或者甚至人为的都不一定。”大家都被砧板大佬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这个大家不包括胖子,他眼珠子转了两圈,在人群里找着,然后喊道:“东小北呢?”妈的,这王八蛋不会怀疑东小北吧?我连忙道:“打电话去了,在外面,我去找回来。”没等胖子回答,我已经冲出去,简略地和东小北说了一遍怎么回事

  • 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 9章(第九章)

    原标题: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9章(第九章)小说书名: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第九章他一身蓝色织锦绸缎长衫,腰间系着玉带,身量颀长,约莫一米八五左右,顾惜月猛地抬头够不到他的下巴。后退了一步,才看到了那人长得很好看。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玉色的丝带束着,一半披散,一半束缚,彰显优雅贵气。他的眼睛如春日里的盈盈吹水,姣姣日光,晶亮、透彻,薄唇色如淡水,微微抿起,挂着一抹闲淡的笑意,他一笑的风情,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如沐春风一般。他的容貌或许不及之前顾惜月见到的凤夜那般惊艳,但他给人感觉竟是如此的亲和和舒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