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在线阅读TXT

2017/12/1 12:36: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
(4)护短的晓晓

当听到唐若曦要与萧陌离婚,还差点出了车祸时,曾晓晓彪悍的叫她10分钟之内必须出现在她面前,不然她就去砸萧陌家的门。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在线阅读TXT

听着曾晓晓为她打抱不平的豪迈声音,唐若曦内心中涌过一丝暖流,脸上也露出了今天唯一的笑容。

十分钟后,一身狼狈的唐若曦出现在了曾晓晓的家门前。

一把就把她拽进去的曾晓晓,眼见着额头上还留有的血渍,气得整整骂爹骂了半个小时,心疼不已的急忙找出医疗箱为唐若曦消毒包扎。

一边捯饬还一边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弄得唐若曦一脸尴尬的对着她的新男朋友,小声的说不好意思。

“干嘛说不好意思,我们俩谁跟谁啊?唐若曦我告诉你,你丫就是脾气太好,才会让那些猫猫狗狗随便欺负,凭什么他偷人你却流浪呢?就算是要离婚,婚内出轨也要分他一半家产啊,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曾晓晓是典型的女汉子,嗓门大不说,个性也极其火爆,特别是遇到什么不平事件,她就像古代的大侠一般,跳出来伸张正义了。

只是她忽然那么大声的说出萧陌偷人的事,让唐若曦压抑在心底那不堪回首的一幕,一下子又浮上了脑海。

刹那间,还尽量保持着微笑的她,落寞的抖动起了唇角。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在线阅读TXT

曾晓晓的新男友叫阿水,是她去攀岩的时候认识的,他是那里的指导员。

两人可以说是火星撞地球,一见钟情看对眼就一起牵手回家了。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挺健硕的,但心思却比曾晓晓细腻多了。

他急忙扯了扯还在啪啦啪啦说不停的曾晓晓,对她猛打眼色,这才让曾晓晓反应过来此时的唐若曦不对劲,极力的隐忍让她弱不禁风的身板微微的颤抖着。

“宝贝儿,没事的啊,那种渣男我们不要也罢。你要记得,是你不要的他,并不是他甩了你,以后见到他也要抬头挺胸,收腹翘臀的走,别低人一等,知道不?”

听到曾晓晓安慰的话,阿水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这话根本就是火上浇油好吗?果然,本来还在隐忍的唐若曦,终于忍不住的呜呜呜哭出了声。

急得曾晓晓急忙紧紧的抱住她。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宝贝儿你别哭啊,怎么我越劝,你哭得越凶呢?好了好了,我不提他了,就当他是你肚子里恶心的蛔虫,如今你拉出去就彻底解脱了。”

这尼玛彪悍的形容啊,让阿水真想扑上去捂住曾晓晓的嘴。

本来还在压抑着的唐若曦,在听到肚子这两个字后,就彻底放开了声音,犹如决堤洪水般的眼泪,不可抑制的刷刷刷滑落了整个脸颊。

八年的暗恋,两年的付出,还有她那还没出生的宝宝.....所有一切终究是一场空。

她曾经紧握在手心的拥有,其实从未属于过她。

唐若曦甚至已经不清楚如今的眼泪为的是什么?

祭奠那段逝去的情,还是心疼她残缺的心?

哭到最后,唐若曦本就疲累不堪的身体彻底透支,最终昏昏欲睡了。

为她盖好被子的曾晓晓,心疼的看着她紧锁眉宇的睡颜。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一个姑娘,那个该死的萧陌怎么可以把人折腾成这样呢?就因为他曾经是校草,家里有点钱就了不起吗?

不行,她绝不会让这小可怜像只流浪狗一样被扔出来,她一定要为唐若曦讨回公道才可以。

就因为曾晓晓的讨公道,唐若曦又一次与萧陌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只不过那已经是一周后了。

唐若曦紧促的搅着咖啡杯里的汤匙,垂着头根本不敢直视萧陌如梭的眸光。

明明犯错的就是他,可她总没办法昂首挺胸的面对他,这或许就是网络上很火的那句话吧,付出越多的人输得越惨。

萧陌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一周不见,她好像瘦了。

本来还以为她有什么目的,所以迟迟没有寄出离婚协议书,但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周,这女人自从那天狼狈离开后,就真的再也没回家过。

虽然他也只是回去过一次,但原封未动毫无人气的家,彰显出了主人的冷情。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在线阅读TXT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蹙着眉宇紧盯着唐若曦,不放过她一丝表情变化。

不明白萧陌问这句话什么意思的唐若曦,茫然无措的抬起了头。

“我.....我说了啊,我们离婚。可是.....可是你没寄....过来....”

看着她连一句基本的话都讲不清楚,那纯真无措的模样,差点就让萧陌以为她曾经做过的一切都只是他的误会而已。

可惜,她骗不了他!

(5)什么都不要

对于唐若曦,萧陌除了厌恶就是恶心了,她任何举动在他眼里都只是拙劣的演技而已。

“是,因为我这周很忙,所以还没去律师事务所拿协议书。不过你似乎也很忙嘛,不但没回家,连公司也请了三天假。163生活网怎么,这么快就住到你野男人家里去呢?”

虽然那天他很生气那盒套子,但怎么说他也认识了唐若曦十年,所以他很清楚她的为人,还不要说唐若曦爱惨了他。

再加上刚好有一天他有事去她们公司,才知道那几天和她一起出差的还有另外的女同事,而那个女人似乎还带了男朋友,所以应该是收拾行李时,放错了皮箱。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挖苦她。

可唐若曦根本就没听进去,她完全沉侵在萧陌居然清楚她动向的地方上。

毕竟结婚两年以来,他根本连一句多余的问候都没有,没想到要离婚了,他却居然......

“算了,当我没问。说吧,你又想搞什么鬼?”

只是萧陌紧接着的一句话,让眼眸中刚涌上一丝愉悦的唐若曦,瞬间黯淡了下去。就知道他只是随口一问而已,也只有她才会去当真。

不过,她能搞什么鬼呢?

给予他一直以来都想要的自由,不是吗?

其实唐若曦一直都不明白,两年前的酒醉意外,明明是她失去了珍贵的第一次,可萧陌却似乎显得更加的愤怒,就好像.....好像是她故意爬上他的床,去勾引他似的。

虽然她是爱他,但她不会用自己的第一次去换取爱情的怜悯。而且即使酒醉,她也很清楚根本就是他一直在强要,甚至最后还致使她下体撕裂,有了对性爱的恐惧。

不过现在还想这些干嘛呢?他们终于不用再去纠缠,可以各自回到各自的人生轨道了。

“我没有想搞什么鬼,也从没有搞过什么鬼,假如你认为我孩子掉了,我却不同意离婚是搞鬼的话,那么.....我给你道歉。的确那时我真的还放不下你。但现在我都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我不会再赖在你身边,我真的想离婚。”

萧陌眼都不眨的盯着唐若曦忐忑而又躲闪的眸光,从她搅拌咖啡杯的举动可以看出,她努力强压着手的颤抖。

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他,喜欢了整整10年,好不容易爬上他的床,怀了他的孩子还结了婚。

一直以来即使自己根本不看她一眼,还对她百般的折磨也从不放弃这段婚姻的她,如今却主动提出离婚?

这可能吗?萧陌不信,死都不信!

他狠厉的捏住了唐若曦的下颚,致使她一脸惊恐的望着他。

“别他妈给我演戏,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萧陌的大力,弄得唐若曦眼眶泛红,她几乎感觉她的下颚要碎掉了。但她知道,假如她今天不给萧陌一个准确的答案,他是不会相信她的。

所以当眼泪滑落时,唐若曦颤抖的唇角说:“萧陌,那是我们的家啊,那个曾经我亲手为我们布置的新房,一个我以为我下半生终于拥有能遮风挡雨,有亲人在一起的家啊。”

她是孤儿,他一直都知道的,可他却亲手又残忍的毁掉了她最为珍惜的家,这段本就没有爱情的婚姻,又还有什么是她的呢?

听到她的话,萧陌沉默了两秒钟后,木然的松开了捏住她下颚的手。然后冷冰冰的看着唐若曦。

“虽然是你提出的离婚,但该给你的钱一分不会少。拿着你的赡养费彻底的从我眼前消失,除了去律师事务所签字,我不想再看到你。还有,告诉你朋友,别再来我公司大吵大闹,下次我告死她。”

赡养费?

如果说唐若曦对萧陌这曾经最美好的初恋还留有仅有的一丝留念,如今在他冰冷的话语还有践踏她仅剩的自尊时,就真的彻底消失殆尽了。

她忽然抬起一向都懦弱躲闪的眼眸,直视着萧陌的眼睛,那眼眸中似乎有一把无法熄灭的火焰一般,强烈又灼热。

一瞬间居然让萧陌看呆了。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离婚!协议书你寄过来就好,我们连事务所也不用见了。还有,晓晓的事我给你道歉,你放心,她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打扰你。”

唐若曦说完后,就站起了身,然后从皮夹里掏出她的咖啡钱放在了桌上。

“我想,我们还没有到可以为彼此付账的关系,所以我先走了,再见萧先生。”

这一次唐若曦是昂头挺胸的从萧陌眼前走了出去,虽然刚走出店门,她就腿软的靠在了门边,但至少她在他面前保住了她仅剩的尊严,这就够了。

(6)他居然在家

呵呵,什么情况?

望着唐若曦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萧陌茫然了。

要不是看在她孤儿一个,连具体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他会好心的给她赡养费?两人结婚不到两年,连孩子都没有,去任何地方打官司她也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可没想到她居然不识好人心,大言不惭的说不要?

到底是不要,还是嫌不够?

萧陌抓起桌上的杯子,一口气喝完了里面的咖啡,然后“砰”的一下放下了杯子,紧拽起了拳头。

要玩欲擒故纵是吧,好啊唐若曦,他奉陪到底!

尊严是保留了,可现实唐若曦还得面对。

站在曾晓晓家门口,唐若曦犹豫着是否敲门。

在这里住了一周了,虽然晓晓和她男朋友并没说什么,但看得出来有她这个外人在两人很不方便,当务之急还是必须出去租房子才行。

于是唐若曦垂下了敲门的手,直奔银行取款机。

看着机器上显示出的数字,唐若曦仰天长叹,这点钱顶多够租半年的房子而已,看来她必须振作起来,好好工作赚钱才行,不然就真的只能睡大街了。

还好她是孤儿,孑然一身,并不用去负担其他什么,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唐若曦才能庆幸她这个孤儿的身份。

唐若曦给曾晓晓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她要去租房子的打算,结果被曾晓晓骂了一通。

说是不是嫌弃她家太小,容不下她这尊大佛啊,还是睹人思人因为她们两口子太亲密让她不舒服啊,假如是她马上让阿水滚蛋。

一听到曾晓晓这么彪悍的话,唐若曦更加不敢迟疑,决定要找房子了,她可不想又多一个人恨她。

于是挂了曾晓晓的电话,唐若曦就直奔房屋中介所。

专业的效率就是快,当唐若曦说了大概的位置和需求后,人家立马就带她去看房了。

房子虽然不太大,单间配套不到30平米,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屋内设施配套看起来还很新,看得出屋主也是个很讲究的人。

而且小区还有绿化和保安,进出安全也很有保障,总体来说唐若曦还是满意的。

唯有一点美中不足,就是房租贵了点,要1500一个月。

唐若曦如今的公司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她的职位只是个小小的业务员,月薪不过3500都不到,房租一下子就弄掉了她一半。

还要吃饭,偶尔买点用的穿的,这样算下来别说存钱了,每个月可能还会负资产。

但好在房子离她公司位置就两条街,这样就可以节约一大笔交通费和剩下不少时间,假如可以的话,她还能晚上去兼个职什么的。

经过左思右想之后,唐若曦果断的签下了租房合同,一切搞定后,剩下的就是搬家和打扫房子了。

打铁要趁热,唐若曦决定马上回萧陌那边收拾东西,反正想带走的带不走,能带走的也不过就是一些简单的衣物而已。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家,虽然他一般都不回去,但现在那里没她了,唐若曦现在也估不准。

不得已只能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在通话声彻底结束都没人接后,唐若曦急忙伸手招了一部计程车。

打开房门,屋内一片安静,这次唐若曦没有说“我回来了”,以后也不用说了,自欺欺人的戏终究是要落幕了。

一进入房间,脑海中就浮现出那天靡乱的情景,不愿意再多呆一秒的唐若曦急忙开始收拾东西,只是当她还在手忙脚乱时,忽然一个人影从她身后晃了一下。

唐若曦慌忙转头看去,映入她眼中的则是刚洗完澡,头发流淌着水滴,上身赤裸裹着一条浴巾走来的萧陌!

“你.....你.....”没想到萧陌居然在家的唐若曦,吓得口吃起来。

难怪刚才电话没人接,原来萧陌在洗澡。她回来后就直接进入卧室埋头收拾东西,根本没去注意距离卧室比较远的浴室。

现在怎么办才好,下午才说再也不见,晚上就......

而一边擦拭着头发的水雾,一边抿着薄唇的萧陌,在看见她手中乱七八糟的东西时,眼眸里闪过一丝阴霾。

“收拾东西?”淡淡的声音听不出萧陌此时的心情。

“嗯,对.....对不起哦,我以为.....你不在家的。马上就好,很快很快。”

唐若曦一边说着,一边慌乱的把一堆衣服全都悉数塞进了袋子里,那种着急紧促的模样,就像萧陌是个病毒似的,完全不想有丝毫的接触,只想赶快离开。

萧陌没有说话,冷眼旁观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7)终于恨上他

唐若曦今天穿的是件略微有点低胸的连衣裙,因为她没有换洗衣服,不得已只能穿曾晓晓的。

可曾晓晓的服装每件都很性感,唯独这条裙子还算保守点,所以即使不习惯,唐若曦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穿着。

因为平时都是舒简单舒服的T恤,所以慌忙中整理东西的时候,她根本没注意在她埋头弯腰时,那若隐若现的壕沟就那样出现在了萧陌的眼中。

萧陌第一次发现,原来这女人看似毫无波澜的身板,居然里面这么有料。虽然同房那么多次,但几乎都是在他烂醉如泥时,所以他几乎没正眼看过她一眼。

或许是萧陌的眸光太过灼热,唐若曦感到了不适,抬头偷偷瞄了一眼,才发现萧陌毫无躲闪的眼睛直盯着她的胸口。

一刹那红了脸的她急忙用手按住了胸口,那种发自内心的躲闪和拒绝,让萧陌不由得怒火中烧。

装什么纯洁,当年爬上他床时怎么不见她这么冰清玉洁呢?

唐若曦也似乎发现了萧陌有点铁青的脸,这样的时机实在是不适合她再待在这里了,所以即使东西还一团乱,她也笨拙的提起袋子走向了门口,只是.....萧陌挡住了门。

“那......我今天就先不收了吧,等你哪天不在我再来,打扰了。”

眼看萧陌似乎没有让路的举动,没办法的唐若曦只能忐忑的开口。

“我有说让你走了吗?”

结果萧陌不但不让路,还一步步朝着唐若曦走了过去,吓得她惶恐的一步步倒退着,直到撞到了床沿,她才不得已停了下来。

“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我有打过电话的,没人接我以为你不在,所以才上来收拾东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还以为是因为她忽然出现在萧陌面前,致使他这么生气的唐若曦,一个劲的使劲道着歉,却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她整个人就被萧陌高大的身躯压倒在了床上。

“啊!”唐若曦惊呼出声,犹如曾经萧陌每次酒醉回来一样的害怕,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萧陌也感觉到了身下的她那种既无力又绝望的挣扎,他有那么可怕吗?

“这么急着走,是楼下有人在等你吗?别忘了还没签字前,我们还是夫妻,就算找下家也等手续完结了来。”

唐若曦诚惶诚恐的摇着头,犹如惊弓之鸟的双眼瑟瑟的望着萧陌。

“没有就好,既然还是夫妻,那么我现在想上你,你应该没意见吧。”

赤裸而又冰冷的话语,比喝醉后的萧陌还残忍百倍,唐若曦的眼角已经浸出了泪滴。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那样伤害她以后,还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到底把她当做什么了!

“不要.....不要.....求你......”

人都是有底线的,尊严就是唐若曦唯一的底线。

她可以放弃这段婚姻,也可以试着去忘记这份曾经执着的爱情,但她真的不想去恨萧陌。

因为那样的话,她这十年所付出的一切,将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所以唐若曦开始挣扎和反抗了,但她越是抗拒萧陌就越想占有她,因为她痛苦,他才会开心。

所以即使唐若曦挣扎不停,萧陌还是一把扯烂了她的裙子,当她破烂不堪的裙子已经遮挡不住她晶莹玉透的胴体时,萧陌又一把扯落了裹住他身体的浴巾。

“不要.....萧陌,你住手,你不能这么对我,这里让我恶心,恶心!求你了,萧陌!”

在抗拒无果,而萧陌某个部位已经顶住唐若曦的身体时,她终于崩溃的叫出了声。

他怎么可以在昨天和别的女人滚过的地方,再来欺负她了,即使不爱她,也不能这样随意践踏她的尊严啊。

听到唐若曦说恶心,萧陌才明白她这么反对的理由,虽然他早已把整个床里里外外都焕然一新,但他并不打算解释,他的快乐从来都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上,不是吗?

所以依然没有前戏,毫无温柔可言的一个挺身就进入到了她的身体。

当那种无助而又无力扭转所谓的命运时,唐若曦彻底的不叫也不求了,任凭眼泪滑落,仰着头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随即毫无声息的说了一句:“萧陌,我恨你。”

恨吗?

很好,她终于不爱他,恨上他了,正如他一直那么恨她一样。

萧陌不由得内心一阵烦躁,用最原始又最粗暴的方式一下又一下撞击到她身体最深处,既然恨......那么就恨多点,恨久点,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忘记!

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暗许佳缘 或 少爷别傲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夜夜想念着你6章

    原标题:夜夜想念着你6章小说名:夜夜想念着你第六章:明白了唐夏最终还是被查房护士发现的。她浑身淤青,身下满是白色与红色交织的浑浊体,身上也是狼狈不堪,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护士还以为医院闯进了强歼犯,连忙想报警查监控,唐夏赶紧制止住说:“不要报警,是我丈夫。”那小护士听了之后,满脸的惊愕与生气。这几天,唐夏一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护士们私下都还在议论她的丈夫没良心,想不到她手术才都没多久,丈夫就这么对她,护士们顿时为她觉得不值。“你丈夫还是人吗?几天都不来看你,一来就这么对你,简直就是禽

  • 绝品兵王6章

    原标题:绝品兵王6章书名:绝品兵王第六章流氓骗子神经病“流氓!”女孩狠狠的瞪了夏天一眼。“我还没说完呢。”看着女孩离开的身影,夏天不由得嘀咕了一句。一个苗条少妇袅袅而来,夏天又迎了上去:“这位大姐,我这有祖传秘方炼制的极品丰乳霜,只要一个月,包你从A变到C……”苗条少妇顿时恼了:“你什么眼神,我哪里是A了,明明是B!”“噢,那包你从B变成D,大姐,买吗?很便宜的。”夏天飞快说道,心里却暗自嘀咕,明明是A嘛。“真的有用?”少妇有点动心。“当然,我这可是用千年木瓜汁炼制的!”夏天连忙点头。“有千年木

  • 阴缘不断6章

    原标题:阴缘不断6章小说:阴缘不断第六章上门的美妇安琪这一说我更傻眼了,我是赵发带的,客户要找也是找赵发才对,怎么找上我了?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安琪再次说道:“我联系不上赵发,恰好路过这边就带胡玲姐上来看看。”我迷糊的点了点头,现在我脑袋都被整成浆糊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跟胡姐好好聊聊!”说完安琪便起身离开,走的时候还特地在我身上扫了眼我就纳闷了,我这老板平时出了名的冷艳,今儿怎么这么怪怪的,像变了个人似的。“小吴,先前我委托安琪调查我先生林贵生,这次让她带我来,是有点事想问问你。”胡玲的

  • 婚婚欲睡:恶魔总裁太凶猛6章

    原标题:婚婚欲睡:恶魔总裁太凶猛6章小说书名:婚婚欲睡:恶魔总裁太凶猛第0006章你到底够了没?林温祎忍不住地低低啊了一声,慕思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兴奋,手也不安分了起来,在她的身上肆意游走点火。林温祎不一会儿就被他撩的浑身都发软,心里却厌恶的要死。慕思哲让她转过身去,扒掉她身上碍事的衣物。一种巨大的满足感包围了他,他从来没有渴望过哪个女人像渴望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样,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身心如此愉悦。慕思哲扳起林温祎的头,张口吻住了她,在她身上深深浅浅地开始耕耘。不一会,有人来上洗手间,慕思哲连

  • 等着时光等着你6章

    原标题:等着时光等着你6章小说书名:等着时光等着你第6章绝望“我绝对不会让你生出我的孩子!”慕战北残忍地勾了勾唇,“没有这种可能!”他的声音素来都很低沉,即使再怒也不会拔高声音。但恰恰是这种隐而不发的声音,仿佛蕴含了满满的戾气和坚决,直接给她判了死刑。七月那双琉璃般清澈的眸子里,好像有光在一簇簇地熄灭,心也随之碎裂,一瓣又一瓣。看着男人那眸子里的绝狠,七月却突然感觉不到心痛了。应该是被掏空了吧!空了,又怎么还会疼?“那,如果苒苒怀的并不是你的孩子?你也要这么维护她?”七月挑着眉笑问。女人脸上惨白

  • 官场风云路6章

    原标题:官场风云路6章小说:官场风云路6会过的女人穆林县这次引进的人才,是从省内十几所大学招来的各个学科的大学生。作为东北建筑大学毕业的马思骏,又赶上这个大兴土木的年代,他本身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按照正常的渠道,他本应该分到建委这样的专业部门,或者县一级的大型建筑企业。现在他明白了,他的名额一定是被人冒名顶替。这样的事情在现在这个时代里,那简直是见怪不惊的。出了食堂,马思骏就拨了古丽丽的电话。古丽丽的家就在穆林县城,正是因为古丽丽,马思骏才降低自己的身份,到了穆林县,就凭马思骏的文凭和在学校的表

  • 权路香途6章

    原标题:权路香途6章小说名字:权路香途第6章超级侮辱小美女许亚丽却辗转反侧,她又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林锋权的老婆迟冬梅和县计生局副局长秦志华有一腿。许亚丽不知怎的,无法安然睡去,替林锋权鸣不平。第二天,戏剧而侮辱性的一幕出现了,县计生局副局长秦志华带着林锋权的前妻迟冬梅来到香镇下乡。秦志华这个诡异而牲口性质的家伙,这次下乡的目的不仅仅是侮辱林锋权,而是要把侮辱性扩大,把迟冬梅秘密地介绍给李伟业。纸包不住火,叵测是人心,李伟业和秦志华在办公室里秘密交流后,他专门让林锋权站在包间里倒酒伺候他

  • 终极狂兵6章

    原标题:终极狂兵6章书名:终极狂兵第6章职场俏佳人鲁北恨不得一拳将李石头打的脑浆迸裂!李石头则是平静的抬起手,轻轻抓住了鲁北的拳头,接着向上一提,向下一扳。咔嚓一声。鲁北的手腕瞬间脱臼,剧痛,令鲁北最后一点点酒意也彻底的灰飞烟灭。“放手,快放手!!”鲁北本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何况他的对手还是李石头,面对李石头,他除了毫无反抗之力外,实在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李石头淡淡一笑,轻声问道:“为什么要放?给我一个理由。”“呃…操,老子让你放你就放,哪来那么多废话!”鲁北一时语塞,脑子一热,干脆爆出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