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太玄封天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0:07:54 来源:网络 [ ]

书名:太玄封天印

第1章 东岸村

圣洲大地,广瀚无边,自千年以来,流传出的传说无数,永存的异地更是数不胜数,而当中最神秘最亘古永存的当属天之坑。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天之坑存在浩月国东部东岸村,村中的后山森林当中,林间古木参天,绿意盎然,枝叶茂密,遮天敝日,此地常年阴森沉寂,灰蒙蒙一片。

天之坑广阔无垠,以常人之肉眼根本看不着边际,其深不见底,似深渊又似悬崖,终日云雾弥漫,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宛如仙家境地。

这里常年来没有人进出,更没有野兽出没,但数千年来却挡不住多少英雄人物立志要揭开此地神秘的面纱,有勇气进去的多如牛毛,但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此地之迷神秘至今。

东岸村,清晨,微风拂晓,清凉一片。

蓦然,茂密的树林中传出一阵阵激烈的打斗声,犹如雷鸣般的叫喊声...

树林中、道路上,鲜血溅洒,尸体七零八落,战斗异常的激烈,残酷。

道路中一个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老人满身鲜血,身形已经站立不稳,步伐踉踉跄跄的奔跑着!

“站住…!”激战到最后,剩下的三位蒙面黑衣人一边斥喝着,一边全力施展身法,迅速的迫近老人。

老人此时内心已经明白,经过多达半个多月的逃亡与拼杀,身体已经伤痕累累,一身的灵力已经十去八九,拖得越久,活下去的机率就越低。163生活网此时此刻仅仅是凭着活下去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坚持着。

猝然,林中唯一的道路已经到达尽头,道路已经消失不见,周围刹那间变得异常寂静,一阵林风吹拂,犹如幽风阵阵,让人不寒而栗。

老人已经顾不上周围环境的变化,仍然拼命的向前奔跑着,然而老人不得不停止下来,眼前的道路已经中断,消失不见,只有一望无际的蒙蒙一片。

“站住,你逃不了,受死吧”黑衣人怒声大吼,紧跟着停了下来,随即散开,三面而立,瞬间封堵老人可以逃蹿的路线。

老人缓缓地转过了身,看着眼前的三个黑衣人,半个月的激战,半个月的逃亡路,内心里一直在思索,国师府为何要密谋对各大世家圣地下手呢?从逃出国师府那一刻起,追杀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是国师府的人还是其他势力的人呢?百思而不得其解。

“国师府的人,见不得人的吗”老人毫无征兆的断喝出声!

“秃头,不逃了吗?别乱吼、乱喊,我们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重要的是你逃不出去或者你留下性命,刹二,刹三……围上,把他办了,趁早回去复命”中间黑衣人对左右两人下达了命令。

老人已经知道活命难逃,凶多吉少,但从他们对话当中,知道他们以刹一,刹二……依此类推命名,显然是一个严密的组织,不知道是那一方的势力。原文163shenghuo.com

思索的瞬间,老人展开身法,只见一道影子向三人攻了过去。

此时,刹二,刹三的的攻势已经攻到老人左右两侧,中间刹一的拳头已经展开,剧烈的破空之声,似慢实快,瞬间到达老人的面前。

老人身影骤停,急转身意欲避开,然而左右两侧刹一刹二的攻势已经近身,逼得老人避无可避。

三人之间的配合纯熟,无缝对接,显然训练有素,顿时刹一的拳头去势不变,拳头直接重击在老人的胸口上。

“嘭”的一声巨响,老人胸口即时出现凹陷,衣衫炸碎,边缘殷红的鲜血时不时喷涌而出,可见此拳导致的伤之严重,此拳法之厉害。

此刻老人此时步法混乱之极,身体踉踉跄跄的向后倒退,祈求获得喘息的机会。

以三人配合及作战的经验,刹一重拳击中老人后,一丝机会也不留,攻势不减,在老人倒退的同时,刹一如影随形,同一时候,左右两侧刹二|刹三步步紧逼,这一刻似要将老人逼上绝境,而后一击毙命。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刹一拳头再次迅速之极的攻上,只见拳头上青筋凸起,拳速极快轰出,所过之处与大气擦出阵阵尖锐的拳鸣声及拳罡气。

“砰…!”

老人胸口鲜血狂喷,更致命的身体的筋脉及丹田被拳罡气狠狠撕裂,老人如断了线的风筝朝天之坑坠落下去,灰蒙蒙一片,瞬间淹没了一切,林中倾刻恢复宁静。

浩月国,东部,东岸村。

清晨,朝霞万丈,晨雾漫漫。

村中空旷的平台上,有数十个小孩聚集在一起,最小的有5岁,最大的8岁、9岁。

每天清晨,集中修炼吐纳之法,练气养神,每个小孩都有个梦想,期待某天自己可成为英雄人物,成为大陆的传说。

教导吐纳之法的是村里唯一的老头,常年披肩长发,一身简单的布衣,时不时睁开那双眯眯的,偶尔闪出精光的小眼。太玄封天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老头子叫什么名字,那里人,年纪有多大,从什么时候出现在村里,村里已经没人知道,仅仅是知道老头是个有本事有学识的人,大家都叫他老学究。

“浩子,今天练习几遍了,循环几周天了”老学究笑眯眯问着。

“吐纳已经5遍了,灵气全身循环一周天”小孩说完,转眼又重新开始修炼,他知道自己几年来进步缓慢,唯有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来弥补先天的不足。

老学究传授给每个孩子的都是大自然吐纳之法,了解自然,感受自然,每天早上练习吐纳,吸收大自然灵气,每循环一周对身体进行淬炼,洗髓。

“浩哥,还在修炼吗,我们偷偷去后山树林玩吧”

说话的是周浩在村里唯一的死党,比浩子小1岁,整天有事没事总找浩哥。几年来不管是他练习得太慢,几年来毫无进步,还是他有好吃好玩的,从来没落下他,

这不就来了,早上吐纳修炼他早已经完成,一到响午即来拉着浩子去玩。

“不是吧,不行的啊,树林那里是禁止去玩的,听村里人说,那里禁地,有去无回的”周浩边练习吐纳,边周边看看,怕村中有其他人听到,边对林大胖子说。网站163shenghuo.com

林大胖子,8年前,村中收养的孤儿,林中所捡,起名林波,打小爱吃,一身肥肉,整个身体圆嘟嘟的,林大胖子大名由此而来,真名村中反而没有多少人喊得出来。

“怕什么,有我在,天大地大,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呢,正好我们兄弟俩可以好好探探传说中的禁地到底什么样的,一不小心我们发达了呢,哈哈哈……”胖子手舞足蹈,浩气万丈的说。

小孩子天性终究是喜欢玩,好奇心强,浩子在胖子的再三劝说,再三诱导之下,心里也琢磨着择日偷偷溜去探一探,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当天晚上,周浩按照往常练习自然吐纳之法,灵力循环依旧缓慢,缓慢的感觉就像没有修炼一样,乍一看就像平凡人自然的坐在那里,周而复始。

从5岁开始修炼到至今已经4年了,4年从没有改变过,浩子内心思考过很多原因,甚至怀疑过自己的体质,但从来没有断过练习,依然坚持着。

入夜,星空当中,星光闪闪,一片星海。

突地,南斗方位的七杀星,各自闪出耀眼的光芒,在天空中刹那闪过,流星般划过星海,消失无踪

周浩整个心神都跟随着吐纳,跟着灵气力一遍又一遍的循环,缓慢得依旧和平常一样,突然,灵气变得骤动且不停地抖动,像似受到了什么入侵。

浩子的身体不停的颤动,脸然苍白,像是有什么慢慢的从身体外面侵了进来,在身体里游荡,缓缓的融汇到了血液里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仔细去体会,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此时如果有人看见会惊恐不已,只见周浩全身遍满灵气,全身灵气循环路线犹如透明,一条条经脉呈现在眼前,经脉足足比常人大出一倍有余,灵气在经脉中平衡缓慢循环着,且逐渐转换为灵力,最终储存到周身筋脉及丹田之中!

在圣洲大地,修炼境界分为修骨境、拓脉境、丹窍境、炼魂境、真魂境、归圣境、劫皇境、虚无境……,更高境界是否还有,还是个未知……

每一个境界又分为前期,中期,后期,但修炼者往往是逆天而行,个别妖孽之辈修炼出传说中境界大圆满,无一不是圣人,一方诸候,或是各大世家,圣地的传承之人。

拓脉境是修炼者通过灵气的周天循环,把全身经脉淬炼连接贯通,经脉拓宽大出一倍,相当于灵力运行更快,吸收灵力翻倍。

在整个圣洲大地数万年的历史当中,所共知是欲修炼先修骨,但周浩的境界直接到达拓脉境,相当于跳过修骨境,可谓前无古人,至于是否有后来者是个未知之迷了。

…………

次日,清晨,寂静,犹如荒野。

亘古之地,天之坑,四周苍老的古木开枝,犹如一条条欲飞天而出的苍龙,苍老的古树一棵棵耸入天空,欲与天空比高低。

天之坑看不到边,深不见底,依稀看到的位置都怪石堆叠,陡峭无比,就像一头头巨大的荒古巨兽,常人根本无法攀爬,就算勉强攀上了也没有用,峭壁就像一条条的绝峰,无路可走,无地可攀,似深渊又似悬崖。

“浩子,再快一点”突地,林中传来急速的叫喊声,顿时打破了宁静。

随着声音刚落下,周浩和林大胖子两人笑嘻嘻出现在树林当中,两个人一会蹦蹦跳跳,一会相互追逐着,一会东看看西瞧瞧,仿佛挣脱了笼子的娃娃,自由自在的奔跑着。

转眼间,周边变朦胧,阴森,阵阵阴风刮过,让人惶惶不安。

“浩哥……有点不对……有点恐怖啊……你感觉到了吗?”胖子声音颤抖着说。

“有吗?一切如常的,有哥在呢?”周浩挺了挺小胸口,坚定的说,小眼珠转来转去,不停的在周边瞧来瞧去,一双小手紧紧握住。内心不停在鼓舞,我是哥啊,谁让哥将来会是个传说呢!

“哎,没有路了,胖子”周浩紧接着说。

一阵阴风吹过,呼呼……两人身体禁不住打一个寒颤。

“什么鬼地方,胖子爷我是有点累了,还会怕了不成”胖子一边摇摇头一边咬牙切齿说着;

两人相互在坑坑硅硅,石头遍地,崎岖弯曲的边缘上缓慢的行走着,眼睛不时盯着周边的环境,思考着如何找到前进的路呢?

第2章 天之坑

周浩此时思绪却异常的冷静,目光坚定,眼光眺望着前方,脑海里不停地在打转考量,传说中已经有大批的大人物来此地探索过,数千年以来,只传说有人进去,却没有人出来过,证明是可以进去的,但进去的路,进去的方法在那里呢?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还是有什么我是没有考虑到的呢?

越是紧张的时候,越是要清醒的时候,自周浩懂事以来,内心一直有着这样的认知,这样的坚持。

“浩哥……”胖子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欲言又止。

“有什么的,想说就说……”周浩盯着胖子的脸说。

胖子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一脸无可奈何,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浩哥,我们看也看过了,找也找过了,要是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我们……我们打道回去吧”

周浩脚步停了下来,挺了挺腰,眼睛露出精光,眺望着前方说:“胖子,有些事当我们决定去做的那一刻,就没有理由半途而废,可以失败,但不可以放弃,特别是我们修炼之人,修炼本就是要与天争,与天斗,甚至逆天而行之”

胖子愣了愣神,双手不停的抖动,紧握双拳,听着周浩的话,看着周浩那像变得高大的身影,心里激动,震憾着。

“好,浩哥,说得好,我们就一起与天斗一斗,玩一玩,哥们可没怕过”胖子举起手握住浩哥的手,神情激动的说。

“哥俩同心,天下我有,哈哈哈……”周浩难得激情高昂一回。

“胖子,刚才我仔细想了一下,数千年来,必定有很多英雄人物,能人进去过,只是说他们再没有出来而已,进去肯定是可以的”周浩话说停顿了一下,接着有点不太确定的说:

“要不然就是直接跳下去试试……”

“啊,哥,你不是在做梦吧,还是开开玩笑了就算了,兄弟我还没有媳妇啊”

胖子紧张地后退一步,紧张地说。

“胖子,安心,俺可不是冲动的人,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四周的峭壁上,险要无比,毫无着落点,此地深不可测,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周浩一脸严肃,边点着头说着。

两人沉默下来,脸色异常的凝重,站在峭壁边上,俯视着云雾弥漫,深不可测的天之坑,两人不由自主的四目对视,深呼一口气。

“来吧,出发,让我们做一回英雄吧”两人说完,纵身一跳,身形刹那间淹没在云雾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是一会儿,还是无尽的岁月,周浩意识模糊,昏昏沉沉,感觉全身受到压迫,呼吸沉得要窒息,全身上下疼痛不已,筋脉、骨头就像刀子在削一般.

“啊……”随着一声惨叫,周浩惊醒过来,刚刚想要呼吸,想要张嘴,一口浓重的血腥味由鼻、由嘴传来,好像粘糊粘糊的液体冲入嘴巴、冲入喉咙,来不及思考是什么东西,“唔……”一声不由自由吐了出来,就差五脏六腑没出来。

“这里什么破地方,这里是……”周浩喃喃自语。

周浩压住内心的惊慌,眼光来来回回的巡视四周。

四周一片死寂,阴森,阴暗,不知道的,犹如到了阴曹地府。

“这是一个黑潭,这是那里,怎么就到了这?”周浩清晰回想到他是从天之坑的陗壁上跳了下来,只是想冒个险,探探所谓的恒古之地。

带着惊恐,好奇之心,周浩缓缓地从圆池中走了出来,边走边四周瞧瞧。

阴暗,阴森,阴沉,毛骨悚然,周浩的第一印象。

“哎,这是……,这有个石碑,上面写着什么”周浩不由自主喊了出来。

石碑拔地而起,耸天而立,碑上面布满纹路,横七竖八,忽闪忽闪的,异常怪异,阴森。

碑上的纹路让人惊讶,更让人心胆惧裂的却是石碑上几个浓黑大字:

“荒古诸神之墓”

周洁站在石碑面前,内心由震憾,到恐慌,到恐惧,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在同龄的这个年纪,按他的认知,他的理解,“诸神之墓”埋葬众神吗,谁有这个勇气,谁有这个胆量,谁又有这个能力?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带着惊魂未定的思绪,周浩慢慢的尝试平静内心的恐惧,脑海渐渐清晰,这里究竟是不是所谓天之坑底部,难道天之坑原本就是一座墓,一座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存在的坟墓,几百年,几千年,数万年,还是比恒久还久远。

周浩摇了摇头,理不清的思绪,看不透的环境,努力的平静心中的惊恐,

目前最主要先找到胖子,找到后马上离开这鬼地方,心中一刻也不愿意逗留。

“胖子,林大胖子…”周浩急不可待大喊了出来,周围传来一阵阵的回音,回音过后依旧是一片死寂。

时间过去一会儿,在这昏暗无光,阴森的地方,周浩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做为一个涉世未深,突然遇到这样的环境,终究是个9岁大的孩子。

“小……家……伙,叫什么……叫呢,吵醒……我老人家……睡觉了,找死不成……”蓦然,从远处飘忽不定,断断续续的传来沙哑的声音。

“啊……谁,谁……是鬼,是人……”

周浩惊慌失措的的跳了起来,一边聚精会神的盯着四周。

“小鬼,别怕,但我是鬼,一个死了很多年的老鬼……”

沙哑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不怕,我不怕,我从未做愧心事,拜托你不要再打扰我了,你安息好”带着孩子的天性,周浩壮起胆子,挺了挺胸,一脸坚定的说着,脑海不停地的思索着眼前的情况,不停地周四查看,以利自己更好的做出判定。

“哈哈哈……年纪小小,不错,有胆量的小鬼,唉……我是一个多年以前被困在此地的人”老人的声音似极远又似极近的传了出来。

周浩打量了一下四周,中心耸立着唯一的墓碑,后方是黑不见的潭,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坟墓依稀可见,极目四望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老人家……你在那里……”周浩壮起胆,结结巴巴的问.

“小鬼,向左转,一直向前走,尽头的位置有个岩洞就是”老人的声音飘忽忽不定的传了过来。

转眼之间,周浩来到陗壁的尽头,一个黑幽幽的洞口出现在眼前。

周浩一下子又怔住了,只见一位脸无血色,骨瘦如柴,暮气沉沉的老人坐在岩石上,最严重的膝盖之下双腿已经没有,很难想像老人是如何艰难的活了下来?是什么样的意志支撑着他活了下来?

这位老人正是9年前在天之坑,被刹一刹二他们追杀,当时老人战到最后,一身灵力耗尽十之八九,最终被三人围攻,刹一重拳连续击中胸口,坠落在此地。

无巧不成书,老人当时昏迷坠落,双腿先着地面,导致双腿彻底拆断,等到老人清醒过来,为时已晚,双腿拆断位置骨架,筋脉已经坏死,回天乏术,老人当年修炼境界已经是真魂境,断肢筋脉再生那是再生境强者才拥有的逆天之术。

“小兄弟,吓着了,老夫名唐七,九年前坠落此地”老人难得露出微笑着说。

“我就叫你唐爷爷吧,我名叫周浩,今年刚好九岁了”

“唐爷爷,你有看到和我一起坠落下来的胖子吗?这里是什么地方?从那里可以走出去呢?”周浩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急迫想要知道的疑问。

“唉……小兄弟啊……虽然我在此地已经多年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从荒古诸神之墓几字来看就骇人听闻”老人停顿思考一下,接着说。

“此地每逢月圆之夜,墓气汹涌澎湃而出,就连日月星辰都变得失色,时而像山崩地裂激战之声,时而像远古凶灵的厉声长嚎,时而像荒古诸神在呼唤着什么……”

“咳……”唐七不断的咳嗽,使得他说不出话来,面色更显苍白。

“唐爷爷你怎么啦……怎么啦”周浩弯下腰,边扶着唐七,边焦急着问。

“唉!当年筋脉撕裂留下的祸根,最近变得更严重了,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有些事心里一直放不下,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唐七有气无力的说着。

周浩年纪虽小,却知道答应人家的事,必须要践行,就是承诺。此刻内心比较挣扎,胖子毫无踪影,不知是死是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出去的路?更不知道唐老爷子有什么事情?

周浩凝视着眼前风烛殘年的唐七,说道:“唐爷爷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第一,我本是星辰国之人,因事拜访浩月国国师府,机逢巧合之下得知,国师府密谋对付大陆各大势力世家,当时所认识的浩月国国师、星辰国星辰圣殿大长老,至于其他参加人员我并不认识,但能够与国师、圣殿长老共处一室,不是身份地位显赫,必是一方诸侯”随着断断续续的咳嗽,唐七说着说着停了下来。

“唐爷爷……”周浩紧张地叫了一声,心中有诸多疑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唐七短短几句话,包含了太多太多的骇人信息,一个九岁的孩子是难以理解的。

“孩子……别慌,别着急,先听我话说完,不明白的以后出去了再慢慢体会”

“孩子,刚才我所说的信息,请你必务、竭尽所能告知星辰国的唐家,我担心在整个大陆已经陷入了阴谋当中,乱世将起,可以相信的人已经不多了”

“第二,我左手上的碧玉戒指是空间之戒,我就送给你了……,在我……弥留……之际..遇上你,不得……不说是命运的……安排”唐七的声音越到后面越是无力。

唐七摘下碧玉戒指,缓缓递给了周浩,“孩子,拿着……灵魂印记我已经解除,你滴血认主即可”

周浩慎重的接过了戒指,心里无比的沉重。

“第三……孩子……第三……”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如此……哈哈哈……”唐七突然激动的大喊起来,仰天长笑。

“孩子……孩子……我知道了,快快过来……我告诉你,去唐家……唐家……唐……唐……唐三……阴谋是……唐……唐……”

唐七说话突然停了下来,也许是多年来的心结想通了,也许是心事终于有了交待,曾经的强者临终死于荒野,亲朋好友身不知在何处……

第3章 远古墓地

阴风阵阵,凛冽无声,仿佛在沉静中哀送老人的离去。

周浩叹了口气,平复下心乱如麻的心情,眼睛不知不觉留下了眼泪,连日以来,碰上太多太多超出他年龄能够承受所事情,他要慢慢的消化,吸收。

摸了摸戴在左手拇指上的碧玉戒指,望了望死去的老人,想起老人临死的嘱托,幼小的心灵中,多了一份沉甸甸承诺。

不管了,既然事情已经让我碰上了,那就是命里该有的吧,先想办法出去再说。

不忍老人暴尸于此,四处找了些干柴,心中默默致哀,一把浓烈的大火,让尘归尘,土归土,从那里来回那里去。

翌日,灰蒙蒙的,又阴又冷。

偶尔传来像凶灵,像鬼神般的嚎叫……

偶尔像受到什么牵引,又像在朝拜,一片死寂……

周浩环视着周围一座座无碑的坟墓,一座、两座、数也数不清……环顾着四周缓步而行,一边寻找着失踪的胖子……一边寻找出去的路……

第一天……毫无头绪……

第二天……结果还是令人失望……

第……

这一天,走着走着又回到了坟墓的中心,望着依旧耸立的墓碑,震人心魂的碑文,那毫无生气的深潭。周浩再一次回到墓碑的前面,连日以来,毫无发现的查找,他不得不改变寻找的方向,此时静静的站立在墓碑的面前,闭目思考。

四周弥漫的墓气逐渐浓厚,时而汹涌而出,时而寂静无比。

仿佛感觉到了周边的不平静,周浩睁开了双眸,打量了一下四周,突地,心里传出一丝丝熟悉的感觉,一闪而逝。

周浩心中一惊,怎么会有一丝熟悉的感觉,我是头一次来到这里?努力平息心中的惊恐,想寻出那丝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却无影无踪……

“嗷……嗷嗷……”

坟墓传出阵阵凄惨的长嚎,像凶灵在挣扎,像诸神在苏醒……一座座墓坟在激烈震动,墓气一下子燥动,到处乱窜,仿佛有什么要从里面破坟而出……

周浩紧张的打量着周边的变化,心中的熟悉感又忽然变更明朗,哎……越靠近墓碑心中的熟悉感就越明显,难道…难道……是墓碑?

“那是什么?”蓦然,只见“荒古诸神之墓”的神字变化鬼异,变得梦幻,似真似假,缓缓的挪动起来。

眨眼间,“神”字演变成了一个大手掌印,深深的印在墓碑之上,鬼异之极。

墓碑上的杂乱无章的纹路渐渐变得明亮,一闪一闪的耀眼。纹路渐渐的,缓缓的在收缩,一会儿一个缩小的纹路布满在整个大手印上,布满的那一刻,闪出刺眼的极光。

周浩仿佛已经被眼前的变异惊呆,刹那间,他做出一个令他自己都觉得疯狂的决定。

瞬间,一个冲步到墓碑跟前,伸出那娇嫩的小左手摁在的大手印上,异变突起,大手印光芒一闪,大手印迅速在糯动,伴随着噼厉啪啦的异音,手印演变成与小左手一样大小,就如一个手模印出来,骇人之极。

鬼异的纹路沿着手指,似慢实快向着整个手掌布满,一条又一条,混乱中又有夹带有序,就像小河在流动着。转眼间,整个手掌已经布满了鬼异的纹路,细心一看,它与墓碑上的相差无几,犹如缩小版的纹路特地烙印在的手掌上。

胆颤心惊的看着手掌上布满的纹路,心神未定,“啊……啊……”周浩猛地失声大嚎起来,此时手掌上传来刺骨剧痛,整个手掌血淋淋,像要涨裂一样,剧痛沿着手上骨架缓缓的向上奔走,手上、到胸口、最后连筋脉都刺痛不已。

“呼,什么鬼东西在身体里游走,到底是什么…”

周浩此刻汗流夹背,神色苍白,手掌极力想挣脱墓碑,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力,竭尽全力也无法挣脱,越是挣扎吸附力越强大。

墓气越来越浓厚,燥动越来越凛冽,时不时引起阵阵的风暴。

“嗷……嗷嗷……”

一座座连绵不绝的坟墓剧烈的震动,传出断断续续凄厉的嚎叫……

“隆隆……”

坟墓里仿佛传出猛烈的撞击声……敲打声…声音紧急,迫切……

伴随着全身的极痛,身体在不停的颤抖,脸庞色若死灰。

“啊……”脑海像要撕裂般疼痛,像有什么可怕之物入侵了……一直入侵到脑海,异物在脑海里游荡,飘忽不定,似要寻找什么…

突地,感觉有什么缓缓的裂开了,缓缓的破碎了,缓缓的变成了一片海洋……紧接着,墓碑上闪出一片红光把整个人包裹起来,犹如空间之痕,“轰…”猛烈的爆炸,空间撕裂了,红光与人消失在墓碑间。

迷迷糊糊中,仿佛经过了很久很久,几年,千年,数百万年,还是无穷的岁月,缓缓的清醒过来,身心感觉格外舒畅、轻爽,犹如做了一次完美的修炼,犹如一个远古的恶梦,突然醒来,感觉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放松,那么的真实。

“哎……这里是?”周浩惊讶起来,这里像一个小小的空间,又像一个小小世界。“不会恶梦还没有醒吧,我的老天爷啊……”

“这里是荒古魂碑内的世界,也可以称为小世界”一声荒古、苍老的声音响起。

周浩一惊,道“原来梦还是没有醒来…….老天啊,快快让我醒来吧……”

“小子,别不识好歹,万年以来,从没有人进入过此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苍老的声音飘忽不定的再次响起。

“不管你是经过了什么样的考验,不管你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进入到这里,我是守候在此地的一丝灵魂,可以称呼守墓之灵,你的进入惊醒了我的沉睡”

守墓之灵滔滔不绝,显得有些生气着说道。

连日来恶梦般的经历,不断受到的惊吓,这会周浩心里慢慢的变得习惯,鬼怪,怪异的的事随时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未知,只是自己见识浅薄。

请问:“你是在那里?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就到了这里,你知道怎么出去吗?我不打扰你了”

“来到了这里,上天无门,入地无路,这就是荒古魂碑,本灵就在这小世界,不知被困了多少岁月了,数千年、还是数万年已经不知道从何时算起了,”像是故意吊着周浩的胃口,墓灵停了下来。

“我能够进来,自然就能出去,我和你进来是不相同的,你存在了这么长的岁月,懂的自然比我这小屁孩要多得多”周浩撇了撇小嘴说

“要不然你白活了这么多岁月了”这句嘴上没说,内心却在念着。

墓灵凝视着小世界里的男孩,内心里却剧烈震憾着,墓灵荒古时期也是一方强者,虽然不知道自己被谁禁固在此地,不清楚荒古发生什么,自己还稀里糊涂的成了守墓之灵,想想都窝囊。

当周浩刚进入到此地,他就在观察,在探视,周浩整个人就是一片虚无,身体、神魂都无法窥视,未来一片空明,仿佛没有出现过。

一片虚无,让他揭开了尘封的已久记忆,“也许千年、也许万年之后,当有一个人是一片虚无的时候,你就把此灵魂碎片交给他,你的使命就完成,切记,切记”

当时虚空中飘来的预言,虚空浮现的灵魂碎片,让他惊恐,他怕了,他不知道荒古时代谁有这样的能力神通。

虚空中浮现拳头大小的光点,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光芒中传出阵阵轰鸣声“这就是当时留下的灵魂碎片,现在就交到你手里了”墓灵感慨万千着说,内心却放松下来,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啊,话声刚落…虚空中守墓之灵缓缓的在消散,回到原本属于他该去的地方。

虚空中发生的一切,周浩浑然不知,凝视着空中的光芒四射的光点,极力压着心中的好奇、惊讶,心里不停的在想,“这就是灵魂碎片呢,是谁留下来的呢?”

倏地,碎片向着周浩闪电般冲了过来,脑海里一阵刺痛,犹如尖刀分割一样,耳朵里都是嗡嗡的轰鸣声,不一会儿刺痛感缓缓的在消退,神志慢慢的恢复,周浩第一时间去感受脑海中的变化,惊讶,惊喜……

因为他发现脑海中多了一本经书及七凌八落的信息,“玄道经”三字金光闪闪,耀眼无比。

周浩清楚地知道自己这回大发了,从懂事以来,在村里每天听老学究教导,听了不知道多少关于大陆奇人异事,多少荒古、远古的传说,其中能够得到完整的经书修炼,得道升仙的,数万年来,万中无一,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由此而来。

正中央三个金光大字“玄道经”,念头一动,经书徐徐翻开第一页“修骨境卷”,心中激动、喜悦不已,修炼功法正是周浩当下急迫需要的。

犹记得从5岁到9岁的一直在修炼老学究的大自然之道,老学究整日唠唠叨叨,“大自然之道,道之起始,源于道,终于道,道法无边,道法自然”但几年来,进步缓慢,连入门基本修骨境都没有进入。

想要再翻页,发现再怎么努力,经书无动于衷,猜想是自己目前实力不够而无法探视更多的经文,只好无奈放弃,心中在默念着,在鼓劲,“我会好好的修炼,我会一页页的揭开你。”

第4章 玄道经

周浩极力平复激动的心情,慢慢理清脑海里和墓地相关凌凌碎碎的信息,此地为荒古时期出现坟墓,又叫“远古坟墓”,远古为何发生惊天剧变,至使诸神,凶灵们坠落,原因至今不详……

“当你成长到足够强大,有逆天之力之时,可以尝试着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这段信息让周浩觉得疑虑重重,为啥让我这小屁孩去呢……

远古流传中的荒古魂碑,传说中有神秘的聚魂、养魂之力,有大道镇魂、炼魂之术,等等逆天之术法,数万年来,无人窥探得其中之秘。

“拿“荒古魂碑”来做成墓碑,何方神圣有这样的勇气?会不会魂碑主要是用来镇压或封印用的呢?……这里不单单是坟墓,里面还镇压什么凶神之类的……”周浩想到的种种的可能,心中骇然,自己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

想起刚刚从左手开始的刺骨之痛,默默地打量着手掌,依稀可见手指间残留的一丝丝血痕,那怪异的纹路不知道隐藏在那里?

依照碎片的记载,纹路是魂碑中强大术法的一种,强大到可以封天,困神,配合荒古魂碑同时使用,诸天万界,上能封天,下能镇魂,此术法又名“太玄封天印“,荒古墓地正是借助荒古魂碑与封天阵的同时使用,产生以达到封神,灭神超强的力量。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意识中念头一动,手掌上划过一道鬼异黑光,带出阵阵的轰鸣,渐渐的、缓缓的,混乱又有序的纹路浮现在掌心中间,正是缩小的“太玄封天印”,极力抑制激动、喜悦的心情,身体却不由自主在抖动。

碎片上的信息量有太多太多,周浩没有太多的时间一一去看透,理解,心里总感觉在小世界,在墓地里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眼下最重要最急需找到出去的方法.

信息一条条的浏览,与出去不相关的直接忽略,蓦然碎片上最后一条,小世界实为大道者开辟的空间,纯碎由灵气支撑,当灵气耗尽的时候,空间会自行消散.

耗尽灵气?怎么耗尽?

哎,对了,空间中的灵气虽然很深厚,但与外界隔绝,少了就得不到补充,是否可以通过修炼来把灵气吸收掉呢?

既然有方向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他更需要的尽快摆脱眼前的困境,那就马上就开始修炼吧,周浩急不可待翻开脑海中的玄道经修骨境卷.

多年来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功法,带着急切,愉快的心情,周浩盘膝坐下,缓缓的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身心平静下来,随即闭上双眸。

修骨境……修炼之起始,修炼之根本,引天地之灵气,逐步纳入骨骼,对全身骨体是行淬炼,强化,初步达到健身强体之效果。

修骨境前期达三石之力,中期六石之力,后期九石之力,每个境界根据不同的功法,不同的体质,会有所差异,大圆满可以达到多少石,至今还没有明确的记载。

“深呼吸,换气……”放松身心,固守本心,抛开一切杂念,感应自己就是大自然的一部份,慢慢进入空灵之态,不一会感应到灵气缓缓地进入身体,渐渐向着骨体汇流。

伴着灵气的运转,此刻周浩没有一丝的混乱,依照着“玄道经”的经文,时而双掌合实,时而十指相接合,结印着复杂而又繁琐的法印,随着法印的不断变幻,灵气不断的汇聚过来,犹如一条条小河流。

从5岁起修炼大自然之道,对大自然,对灵气的感应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几年来虽然没有修炼有成,但灵气对身体的循环淬练越发的熟练。

随着时间的流逝,灵气越汇越多,已经达到浑雄的程度,灵气似要实质化,时不时传出阵阵嗡鸣声。

周浩此时精力全部集中在结法印之上,指法越来越快,空间留下丝丝的殘影。

不一会儿,吸纳的灵气溢满着身体各大区域,身体犹如一个气球,一不小心随时会有爆破的可能。

灵气溢满这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要按玄道经的方式,需要把灵气压缩到骨体里面去,灵气再继续循环,对骨体进行初始淬炼,其中最危险是灵气压缩的过程,稍不小心,压缩的灵气随时会有爆裂的风险,更可怕的会导致骨体受损。

突地,双手法印切换,法印闪出刺眼的银光,体内灵气逐渐向骨骼内压缩而去,体外灵气汇聚得更快,引起阵阵的风暴,以身体为中心,形成一个银白色的漩涡,不断的吞并汇聚来的灵气。

“啊……都给进去……”

内心发出一声大吼,调动全力,把压缩的灵气全部涌向骨骼,在接触的一瞬间,身体激烈一震,脸色大变,骨骼如有针刺般剧痛,不停的颤抖。

周浩紧紧地咬着牙,面孔有些狰狞,此时此刻才真正体会到修炼之苦,修炼之痛。

灵气在不断的淬炼、压缩之下,陪随着剧痛,骨骼仿佛在快速增长,脱变,焕发出勃勃生机。

法印的进一步深入,灵气有条不紊的压缩,骨骼逐步在淬炼,一切按经书上的传授正在步入正轨,修骨境前期为期不远了……

“灵气耗尽,空间消散”感应着小世界中灵气依然充足。“怎么办呢?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耗尽?”周浩有一些焦急,思索着,自语着。

“拼了,也只能这样了,接着修炼修骨境中期,甚至后期来吸收灵气”,富贵险中求,置之死地而后生,越是在关键的时候,骨子里头流露出的冷静,对自己狠劲,仿佛生与俱来的一样,狠起来的时候甚至有丝丝的快感。

双手十指由快而慢,真实又似梦幻,经书中记载的法印一一结出,颜色渐渐由银白色变成深银色,同时,四周的灵气汇聚快上一倍不止,呼……!引起风暴更加的强烈,漩涡吞噬着绵绵不断的灵气,越来越大。

“啊……坚持住,我可以的……”

灵气在不断的压缩,不断的对骨骼进行淬炼,全身的极痛已经达到极致,脸庞扭曲变形,身体隐隐约约渗出丝丝的血珠,一切都要超出少年能够承受的极限。

“灵气,给我冲吧,来吧……”

漩涡越发的庞大,颜色慢慢的由银色变成了黑色,中心位置时不时发出阵阵的雷鸣,灵气全部汇集在此,空间偶尔闪出刺眼的白光,好像快要到了极限,随时都会爆炸……

“隆隆隆……”骨骼之中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冲撞,灵气不停地在压缩、淬炼,源源不断的深入到骨骼内部,猛然,骨骼内部汇聚出一个个的气旋,瞬间把余下灵气,不管是体内、体外的全部席卷而入,骨骼痛的好像要爆炸,嘴角涌出鲜血……

“惨了,这下惨了……”灵气过度的汇聚,骨骼细看出现了丝丝的裂逢,卷入的灵气变得暴燥,狂燥,像要把一切撑爆!周浩拼命的控制心神,想要阻止,但已经失去了控制……“啊……要死了吗?”意识出现模模糊糊……

一刻……

一个时辰过去了……

“唔……怎么回事……这是到底是……”

周浩大惊,大喜,脑海慢慢变得清晰,全神贯注的感应着灵气的循环,骨骼换然一新,灵气是那么的温顺,那么的自然,灵气游走的路线,“不对,不对……这路线怎么这么熟悉……”

这竟然是自小就修炼村中老学究传授的……周浩傻眼了,惊呆了……不由得想起老学究的往日唠叨:“大自然之道,道之起始,源于道,终于道,道法无边,道法自然”

周浩睁开双眸,盯着眼前的墓碑,周围连绵不断的坟墓,阴风拂面,打了寒颤,回想这期间的经历,如南柯一梦,他知道他的命运已经改变,他将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一条注定了不平凡的路。

“兄弟,胖子你到底去了那里呢,我深信你有你道路,期待着某天你我再次重逢,再续兄弟情怀……”心里默默的在祈祷。

三个月后……

荒凉的林道上,悠悠的走来一个身影,由远而近……仔细一看,一个少年,穿着破烂,衣不遮休,明显的不合身,仿佛几年没有换过衣服了;满脸乌黑却挡不住俊逸的轮廓,洗洗干净应该是个美少年;破衣、黑脸挡不住少年的神采,双眸炯炯有神,精光四射。

少年正是从“远古坟墓”出来的周浩,一步一步走在熟悉的林中小路,感受着越来越靠近的村落,心中喜悦,一种久违的回家的感觉真好。

老学究还在唠唠叨叨吧,村中其他孩子每天还在修炼吧……他们都已经长大了吧……不知道有有没有我长得高呢,毕竟,三年了,十二岁了,哈……周浩一边走着,一边在快乐的幻想着村中的种种……

“老学究……老学究,我回来了,回来了,你们在那里……”

不一会,村中的人们都集中到空旷的平台上,老学究依旧披肩长发,简单的布衣,唯一不同是眯眯小眼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周浩,一脸的不可思议,一边摇摇头,不应该,不应该啊。

“回来就好,明天还得继续修炼……”转身离开了。

“你是石头吧,这么高了……”

“你高二叔吧,胡子这么长了……”

“浩哥,这几年你是怎么过的,你去那里了……”

…….

哈……!

村中久久传出朗朗的笑声,一片片的欢笑声!

太玄封天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玄封天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帝少的火辣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帝少的火辣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帝少的火辣甜妻目录预览:第1章我会温柔第2章睡了就想跑第3章五年后第4章敢吻我吗第1章我会温柔“安然,安然!你在哪儿?”包厢外,金发碧眼的女孩安妮尖锐着嗓子,用蹩脚的中文叫喊着。“我……在这……唔!”安然听着不远处熟悉的呼喊声,激动的刚想要回答,可才开口,就被身上的男人堵住了声音!她双手胡乱的比划着,那双璀璨生辉的瞳孔内满满地恐惧。可身上压着她的男人似乎一点儿也不给她反抗的空隙,只要她稍稍地动一下,他就强势霸道的将她按在沙发里,将她所有的

  • 《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目录预览:第1章没有离婚只有丧偶第2章你就不能低调一点第3章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第4章我叫季凌音第1章没有离婚只有丧偶深秋的夜晚。外面下了一整天的磅礴大雨终于有渐停的迹象。别墅内没有开灯,没有闪电的照亮下,屋里是如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身着单薄连衣裙的女孩蜷缩在卧室床边,双手抱膝蹲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尽管身体冻得瑟瑟发抖,她也没有做任何取暖措施。终于,院子里响起了车子驶来的声音。整整8个小时。从下午一直等到凌晨,

  •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初见第2章霸道男人第3章非礼勿视第4章太恐怖了第1章重生初见东陵国,墨月森林。墨楚迷迷糊糊中,脑海里不停回响着一个声音:“你就是个死爹死娘一无是处的丑陋垃圾,你凭什么跟大姐争?你去死,死在这里再也不要回去……”谁?躺在树下的身体忽然动了动,一双紧闭的眼眸霍地睁开,眼前,是完全陌生的世界,同时,一大波不属于她的记忆狂卷而来。墨家嫡系三小姐墨楚,天生废柴,丑陋无盐,同时是秦王未婚之妻,全民少女

  • 《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目录预览:第1章愤怒的一幕第2章贴身衣物和领带第3章狗男女第4章后妈的恶毒第1章愤怒的一幕帝国88酒店,金碧辉煌,处处都彰显着奢侈。林满月从电梯里出来,甜蜜的笑着。今天是未婚夫修宇的生日,在得知修宇订了一套客房后,就把房卡弄到手了。她要给修宇一个惊喜。房门打开,进屋坐下。桌上有一杯水,有点儿口渴的她想着应该是修宇倒的,就没做怀疑的喝了半杯。慢慢的,从里面传来暧昧不明的喘气声。“林满月那个贱人,哪里有我喜欢你

  • 《你好!MrRight》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你好!MrRight》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你好!MrRight目录预览:第1章梦想照进现实第2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第3章暗恋对象一般都是学长第4章heyjude第1章梦想照进现实美国,加州。不过早晨五点,太阳的红光已经照射整个大地,海岸线的尽头,如一抹红烟将平静的深海染映得姹紫嫣红。沙滩上,穿黑色运动服戴鸭舌帽的男子正沿着晨光慢跑,一束金黄色的阳光打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光影让肌肉线条看起来尤为立体。迎面一对老外夫妻牵着手散步走来,男子和二人亲切招了招手。手腕上臂带里的手机抖了抖

  • 《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小东西第3章你是谁第4章少女出浴图第1章怀孕苏夏感觉身体里面好像有一把烈火,要把她燃烧起来了一样。热。热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唔……”脸颊贴着一个冰凉的东西,凉凉的,很舒服。想要靠得近一点。在近一点。“热……”苏夏嘤咛了一声,翻了一个身,紧紧地缠着男人的手,像是附在他身上的藤蔓,怎么都甩不掉。梦中,她看到了一个绝美的男人,黑暗中,那透明的冰棺上,被酒精干扰的男人狭长的眸

  • 《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目录预览:第1章穿成秦相府庶女第2章教训秦云璃第3章贱人活了第4章是个大帅哥第1章穿成秦相府庶女天上月光像被蒙了件纱衣,朦朦胧胧,寒冬的雪地亦披上了一层银光。冷。“孤狼”艰难地撑起身子,一阵刺骨的寒风刮来,令她不禁身子一阵颤抖。她已经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寒冷的感觉了?曾经进组织魔鬼训练时,她穿着背心,被教练从高空的飞机上,扔到北极的冰面上,生存了足足一个星期,皮肤被冻成几乎紫得要发黑。之后,她对寒冷再没有任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目录预览:第1章闹剧第2章赶走第3章重生第4章家人第1章闹剧“滚!滚出去!”李氏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推出房门。她的手里挥着一把菜刀,那菜刀在空中挥舞着,发出哗哗的响声。李氏身上那件青色的粗布衣服打满了一个又一个补丁,不过还算干净。那头花白的头发梳得光滑平整,瞧着就是个严谨的老太太。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看着李氏的菜刀,满是褶子的脸上堆起笑容,干笑道:“李大娘,咱们好好说话,不要激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