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10003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0:15: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10003

第1章 雨夜惊魂

不紧不慢的秋雨,似乎要下一个整夜。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在这座城市的一个混乱角落,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打着一柄伞,从一家半旧的酒吧里走出来。似乎带着些酒意,轻微摇晃着越过了马路,走向对面一条小街。

背后,一个身材略高的青年男子跟着走了出来。穿着一身七分袖的衬衫,袖口卷起之后,露出了看似偏瘦、但筋肉健壮的胳膊。这个男子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深夜之中的一头黑豹,精壮有力。但是那双眸子却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流露出一种阅尽世事的淡然。

这青年男子同样打开一柄黑色的大伞,几个大步追上了刚才那女子,淡然笑道:“李小姐,天这么晚了还单独冒雨回去?不如我送你……”

前面那女子缓缓吸了口冷气,气哼哼的转过身:“你跟踪我?”

青年男子笑呵呵的转了转伞柄,黑色的伞面顿时抛洒出一圈儿雨珠儿。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没啊,就是担心你的安全罢了,最近世道挺不太平。”

“担心我?”女子觉得有点搞笑,甚至有点鄙夷,“恐怕你所担心的,只是不能骗我跟你去开房间吧?”

男青年笑着摇了摇头:“哪来这么多的零碎想法。”

“那好,离我远点!”这女子气哼哼的转过身,精致的低跟小皮鞋踩在马路上,每一步都故意踩出一朵水渍,显示出她的不开心。

背后的年轻男子手持伞柄笑了笑,一只手下意识地探入自己的衬衫,指尖抚摸到一道奇怪的疤痕,于是俊秀的面容突然扭动了一下,双眸也瞬间凌厉如刀。但也仅仅只是一下,而后便再度恢复了那点玩世不恭。

……

前面那女子名叫李小芬,根本不是什么夜场女,而是刑警队的女警官。这两天连续在这小酒吧里蹲点,其实只是在执行一场重要的任务。163生活网

五天之前,一条野狗循着气味,在市郊荒地刨出来三具尸体,可以想象现场情景何等恐怖且恶心。三位死者均为年轻女性,而且生前都在本市的夜场工作。

但是,这三个夜场小姐根本不在同一个场子,尸检显示遇害的时间也不相同。这就说明,这是一场连环杀人案,凶手很残忍,而且专门针对夜场女子下手。

为此,警方当即展开了排查。这一查不要紧,发现各个夜场里面知名知姓失踪的女子,竟然已经达到了十六名!

都死了吗?还是就死了那三个?没人敢冒然下结论。但是警方高层高度重视,在展开正常侦查的同时,也选择了五名女警官冒充夜场的小姐,看看能否勾引凶手出现。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当然,挑选出的五名女警官都是格斗高手,枪术也很娴熟。

一句话:李小芬她们是诱饵,致命的诱饵。

但李小芬也没想到,刚才那个男青年在酒吧里竟然一直跟她套近乎,还时不时开一些不荤不素的玩笑。哪怕自己不堪其扰走了出来,这坏小子竟然跟了出来。混蛋小痞子,真把本大小姐当成三陪女了吗?要是换做平时……哼!

不过还好,这小子似乎终于识相了。当李小芬微微扭头一看,已经不见了那男子的身影。而她自己,则已经独自走进了对面的小路。163生活网昏暗的路灯在雨中散发出惨淡的光,将她照射出长短变化着的凄迷身影。

小皮鞋继续踩踏出颠簸的节奏,好似微醺。或许这么不设防的状态,才更能轻松地吸引凶手出现——前提是她真的中了大奖,将凶手成功吸引出来。

是的,就是那种中奖的感觉。要是抓住了凶手,那可是大功一件。至于说害怕?算了吧,李小芬的格斗擒拿功夫不论在警校还是在现在的工作单位,都算是一流的,就算很多男同事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这次还是带着枪执行任务。推荐163shenghuo.com

所以就算遇到再穷凶极恶的歹徒,她也至少能够确保自保。而在五百米远之外,还有一辆面包车,里面坐着四个男同事等着随时接应。

渐渐走到了小路的中间,右边是一个开放式的小公园,左侧则是一排打烊的商铺。忽然间,李小芬的心底似乎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警觉。那是一种危机感,说不清道不明,一年前执行某次大案的时候就曾莫名提醒过她一次,让她成功躲避了一次致命袭击。

那次还以为是错觉,但没想到这次再度出现了这样的警觉!

闪!李小芬单脚在青石地面上一蹬,身体瞬间闪向了左侧的一间店铺旁。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向左侧躲闪,只是本能。

而在原地,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差一点就从后面扼住了她。这黑影也似乎有点错愕,心道一个醉酒的女人怎会如此的反应迅速。

就在这一个顿挫之后,李小芬已经惊出一身冷汗,并迅速拔出了藏在长裙下的手枪,刹那间心情稳定了下来。

枪就是这样,能迅速给人带来胆量,前提是你拥有敢开枪的胆量基础。

“不许动!混蛋,等你很久了!”李小芬嘴上怒斥着但心中暗惊,因为刚才她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寻常。嗯嗯,或许是对方出现的太过于无影无形,身形飘忽得简直像个鬼魅。

而且,眼前这家伙的相貌也显得极其阴森诡邪,狭长的双目之中更是散发出摄人心魄的诡异神采,给人的错觉宛如两团鬼火。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明明看到李小芬拔出了手枪,竟然还不怎么畏惧,这才是最可怕的。

应该是个穷凶极恶的惯犯,肯定不好对付!

“我告诉你不许动,站在那里!”李小芬怒道。但是,对方这个诡邪的男人却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感。不,我是一名警察,他只是一个歹徒,而且我有枪、有外面的同事,我凭什么怕他……李小芬一直这么给自己打气,但似乎作用不怎么大。

而这个诡邪男人则阴冷而低沉的笑道:“便衣警察?看样子,总算被你们发觉了。不过,我还没杀过女警察,特别是这么漂亮的女警察,或许会非常刺激吧?”

好嚣张的混蛋!

李小芬感觉不对劲,再吼一声“不许动”,甚至朝天鸣枪示警。枪声划破了黑暗的夜空,也肯定会惊动几百米外的几个男同事。

但正是这鸣枪示警的一刹那,那个诡邪的歹徒竟忽然风一般冲过来,一把抓住了李小芬的手腕。

不可能!速度怎么会这么快?李小芬惊恐欲绝,心道这家伙难道是……是鬼吗?!

而且这家伙的手劲儿可真大,死死的箍住了她的手腕,令她无法挣扎。

本能的猛抬膝,她的膝盖狠狠撞向这个歹徒的裆间。但这个歹徒似乎反应更快,不屑地扭动一下身体,于是李小芬的膝盖撞在他的大腿上。

作为一个久经训练的女警,李小芬这一膝盖的力量也非同小可。但是她感觉到,刚才简直像是撞击在了厚重的汽车轮胎上。自己膝盖被震得酸疼,但对方却没有丝毫反应,这还是人吗?哪有这么坚硬的身体。

手腕的痛感再度加剧,手枪也跌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李小芬惊恐的看到,眼前这家伙张开了嘴巴,两颗尖锐细长的獠牙竟然伸了出来。

“这……吸血鬼吗?不,我是一名警察,不能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幻觉,这肯定是幻觉……”李小芬瞪大眼睛做心理上的自我调适,但没有用处,恐惧感依旧在心底疯狂的蔓延。“但是,那三具尸体……”

紧随其后,这歹徒另一只手便掐在她的脖子上。雨伞早就滚落在地,雨水顺着湿漉漉的头发流淌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伴着脖子上那只手的力量缓缓加大,她的意识和眼神一样慢慢的模糊,最终失去了知觉。

只是让她昏迷了过去,而没有夺取性命。因为人一旦死了,血液就失去了鲜美的生命力。

没错,李小芬刚才并非错觉。而且李小芬昏迷之前之所以想到三具尸体,则是因为根据尸检报告,那三个小姐的脖子上都有两个被锐器刺破的孔洞。而且,身体失血极其严重。

“好白嫩的小妞儿,身体充满了活力,比那些夜场女的生命力饱满了太多,必然美味。”这歹徒心中赞叹着,但也琢磨着,“反正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雷泽市,干完这一票就走。不过时间要快,刚才的枪声肯定已经惊动了附近的人。”

随后他就要把尖锐的獠牙刺入李小芬白嫩的脖颈,那里有一根茁壮的颈动脉。

但是,他的牙齿刚刚接触到李小芬的脖子,他自己的脖子倒是猛然一痛,酸麻奇痒。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轰然爆发,犹如排山倒海之势自小街的尽头疯狂蔓延而来。

歹徒猛然一惊,摸到自己的脖颈竟然流出了一道鲜血。而且,耳边传来了一串摄人心魄的脚步声。

哒、哒、哒……皮鞋踩在湿滑的青石小路上,于凄冷雨夜之中散发出更加冰冷的气息。

这歹徒骇然转头,看到小路尽头出现了一道人影。手举着一柄黑伞,伞面遮挡了容貌,但是通过体型和挽起的七分袖可以看出,这个持伞之人应该是个健壮的男人。

持伞男子一言不发,一步步由远及近。那歹徒的心脏似乎在收缩,他觉得那股铺天盖地的压迫感也越来越浓烈。在他眼中,持伞男子不像人类,更像是一头来自洪荒的猛兽。

貌似平淡无奇的每一步,都好似踩在了歹徒的心尖儿上。十步之后,他的心理防线濒临崩溃。

...

第2章 生命科学

 歹徒没敢继续吸血,仓促而逃,否则他不敢确定那持伞男子会怎么对付他。

 其实,歹徒根本不知道持伞男子的身份,那种畏惧只是一种本能。仿佛老鼠见到猫就会瑟瑟发抖,这是天性。

 持伞男子到了刚才的事发地,歹徒已经仓皇撤逃,而李小芬则继续昏迷在地。甚至,白皙的脖子上多出了两个细小的红点,血液缓缓流了出来,被流下的雨水冲刷下去。

 “被咬了……晚了一步。”持伞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假如传闻属实的话,一旦被吸血鬼咬了,那么被咬之人也有可能变成新的吸血鬼,至少也会引发可怕的感染。不过万幸的是,这持伞男子拥有特殊的办法来处理。

 但假如救治李小芬,就无法追击刚才那个歹徒了。其实那歹徒的脖子上中了他的飞针,行动能力必将大大的降低,追上并非很难。可只要耽误半个小时以上,就怕毒素已经蔓延到李小芬的身体之中,再也无法救治。

 追敌,还是救人?

 持伞男子叹息一声,将李小芬的枪收起,一只手将李小芬扛在了肩膀上,悄然消失在茫茫雨夜之中。当李小芬的几个男同事急吼吼杀过来的时候,此处只留下了李小芬那柄被吹了很远的伞,以及她的手机。

 事实上,手机是这男子故意取出并丢在此处的,免得麻烦。

 ……

 “这是……什么地方?”恍恍惚惚,李小芬睁开了疲惫的眼睛。温柔的灯光洒落在小小的房间里,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沙发上。脑袋晕晕乎乎,总算想起了昏迷之前的恐怖,啊的一声坐了起来。但随着脑袋的微微眩晕,便又不得不倚靠在了沙发靠背上。

 吸!血!鬼!这三个字在她脑海里盘旋着,可怕至极。她想要呼喊嚎叫,浑身颤抖着。她是一个警察不假,但也是一个女人。而且她已经比普通女人强了很多,至少没有发疯或大姨妈失禁。

 就在她近乎情绪失控之时,忽然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惊悚的转过身,她的眼睛随即瞪得又大又圆:“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怎么了?”

 一系列的疑问,但身后的男子没有直接回答。手里托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水,依旧保持着酒吧里那看淡一切的笑容。说实在的,这家伙的卖相挺好,也不算太让人讨厌。

 “茶?还是来点别的?”男子笑问。

 “茶就好,谢谢。”李小芬挺喜欢喝茶,更何况这男人明明已经沏好了一杯。说真的,在这个凄寒的雨夜经历这么多事之后,一杯热茶带来的温暖足以融化心灵。

 男子笑着将茶递给李小芬,笑道:“幸好。你若是喜欢咖啡或是别的,我家里还真没有。”

 你……没有你问什么,穷开心么?李小芬咂了咂嘴巴,忽然愣道:“你家?这是你的家里?你怎么把我带到……啊啊啊,我的衣服怎么了!”

 李小芬简直要崩溃了!

 因为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原来的长裙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睡衣——而且是男人的睡衣。哪怕她一米七的高挑个头儿,这睡衣依旧显得大了不少。

 至于睡衣里面,似乎只有内衣了。也是,原本自己的长裙里面也只穿了这些。

 “你倒在地上了,浑身湿透。”男子无所谓的背对着她,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说,“不过怕你不适应,所以内衣没给你换,只是拿干毛巾尽量吸干了些。”

 幸好你没换!李小芬险些发飙。

 等等,衣服换了,但我的枪呢?李小芬陡然一惊,因为丢枪可是重大的责任。还好,枪就在对面的茶几上,李小芬一把抓了过来,但眼睛转了转道:“你究竟是做什么的?看到我随身带着枪,竟然也不害怕?”

 男子笑了:“很显然你是便衣警察啊,包里还有警察证呢。人民警察为人民,你们是人民的保护神,我怕你们干什么,我又没做过坏事。”

 “你竟然翻我的包!你竟敢翻女人的包!”

 “别那么激动,毕竟你身上还有伤口。”男子笑了笑,做出茫然无知的神态,“你脖子上还有两个伤口呢,这雨天难道还有什么毒虫子吗,真是的。”

 李小芬瞬间惊动,意识到了这个最可怕的问题。

 她虽然不相信什么鬼神,但却也没少看过故事书和电影,听说被吸血鬼咬过的人,也往往会变成吸血鬼!

 啪!手拍在自己脖子上,却发现已经被简单处理过。所谓的简单,就是在上面贴了两个创可贴。

 “你……你竟然只给我……”本大小姐被吸血鬼咬了,你只给贴个创可贴就算完事了?

 但那男子委屈道:“不,我好歹帮你用碘伏消炎了,还涂抹了白药呢,要不然你以为伤口愈合这么快。”

 完蛋……李小芬心急如焚。这伤口可是被吸血鬼给咬的,又不是被虫子咬的。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跟眼前这家伙解释。

 但李小芬也知道,就算自己跑到医院里去,又能怎么样?医院里难道还能治疗吸血鬼的血毒吗?说不定会被人当作神经病吧?

 不,就算自己的上司和同事们都不会相信吧?

 甚至直到现在,李小芬自己都还以为是幻觉。或许,那个歹徒不是什么吸血鬼,只是自己最后因为恐惧而产生了幻觉。只不过,脖子上这两个该死的伤口又是怎么回事。

 等等,眼前这家伙又是怎么回事?那个歹徒那么可怕,怎么没杀人?

 “是你救了我?”

 男子笑了笑:“总算不是个太忘恩负义的,我还以为你会忘了这件事呢。很显然是我救了你啊,要不然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歹徒呢?被你吓跑了?”

 “什么歹徒?”男子做出迷迷糊糊的模样,“我就是听到一声枪响,就赶紧跑了过去。结果到那里就发现你昏迷了。怎么,难道你当时遇到了歹徒?”

 说瞎话不打草稿。不过,反正也没有见证人,随便这家伙怎么忽悠。

 李小芬也迷糊了,心道歹徒难道突然良心发现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又或者觉得杀死一个警察毕竟会引起全国性的大震动,从而没敢真的下手?

 鬼知道是为什么。

 愣了个神,李小芬当即准备给同事们打电话,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或许当时抱你回来太仓促,手机丢那里了吧。”男子说。这家伙,简直狡黠得可恶,明明是他自己故意丢在那里的。因为他要是带着手机的话,刚才李小芬的同事和领导肯定把电话打爆了,他还怎么安心给李小芬治病疗伤。再说,他也不想让陌生警察闯到家里。

 借了男子的手机,李小芬拨打了专案组负责人的电话。这才知道,整个公安系统都震动了,正在疯狂的搜查她的下落。毕竟一个女警察开枪之后不知所踪,这种事是非常惊人的。

 确定通话安全,专案组长便吼了起来,“你在哪里?搞什么鬼?”

 李小芬委屈道:“凶什么凶,我都负伤了好不好。再说了,我遇到的可是吸血鬼。”

 “什么?”对面的领导似乎有点傻眼,随后咆哮声更大,“你昏头了吧,还是伤到了脑袋?李小芬同志,你是一名人民警察,是一位公务人员,不要信口开河……算了,你先回局里面报到。等等,受伤严重吗?我派车去接你。”

 李小芬耸了耸肩膀,就知道领导不会相信。开玩笑,什么吸血鬼啊,要不是亲眼见到,李小芬自己也不会相信的。“不用接,已经凌晨五点半了,我八点之前准时到局里。”

 挂了电话之后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提到了吸血鬼,可是眼前这个男子竟好像无动于衷。

 怪事了,哪怕这家伙胆子极大,但至少也应该感到好奇吧?总不该这么淡然。

 “你不怕吸血鬼?”

 那男子咂了口茶,笑道:“哪来的吸血鬼。你昏头了吧,还是伤到了脑袋?李小芬同志,你是一名人民警……”

 “够了!”李小芬于是明白,这混蛋的耳朵还挺厉害,竟然能听清楚刚才专案组领导在电话上的声音,“我是认真的,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吸血鬼吗?力气奇大,速度极快,牙齿尖尖,而且还……喝血。”

 李小芬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向这家伙询问这个无聊的问题。也或者自己因为被咬了,故而心底极其不安,需要以谈话来消弭空虚和畏惧。

 哪知道对面这家伙还是没有吃惊,一如既往的淡然说道:“也说不定。或许原本是一些别的东西,只是看起来似是而非,再加上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说不定也就以为有吸血鬼这种东西的存在了。”

 “比如说,有些物种产生了奇异的进化,超出了人类的理解范围。”

 “又或者,一些人因为某些疾病、某些病毒而导致基因突变,故而产生一些不可思议的变化。”

 李小芬好奇地瞪大了眼睛:“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男子笑道:“其实,我是京华大学研究生命科学的……”

 “等等,”李小芬乜斜着眼睛瞪着他,“可是在酒吧里面,你说自己是研究哲学的!”

 哎哎,不要太在意细节啦。男子揉了揉脑门笑道:“生命科学是主业,哲学是爱好。最重要的是,跟女孩子套近乎的时候谈一些哲学,会显得格调高雅一些。”

 鬼才信你!李小芬觉得,假如自己想要调查的话,应该很容易到京华大学里面调查清楚这家伙的身份,甚至调查出他究竟是不是京华大学的讲师。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要调查他呢?难道自己对这家伙很在意吗?真是的。

 而且,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会不会真的变成吸血鬼?

 怎么向单位领导和同事们交代?选择隐瞒还是坚持实情汇报?

 而一旦把实情汇报,自己会不会像个实验室小白鼠一样,被送到什么科研单位里切片研究?

 好可怕。

第3章 咬痕为证

 “好吧,就算相信你是研究生命科学的。”李小芬摇头道,“那你说说看,假如真的存在你说的那种进化或变异的‘吸血鬼’,被它给咬了的话,我会不会也成为吸血鬼呢?”

 看得出,她很紧张。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能否从男子这里得到答案,毕竟此事太过于玄奇,或许她只是希望通过聊天来降低自己的紧张和恐惧。

 但是,这男子还真的给了她一个相对确切的答案——

 “应该不会。要是真的因为病毒感染而导致基因突变了,怎么可能区区几个小时就清醒过来。放心好了,请对我的专业水平保持基本的尊重,我可是京华大学最年轻的讲师。”

 “哲学讲师吗?”李小芬哼哧了一声,但心里还真的踏实了一些,由此看待对方的时候竟然也觉得顺眼了好多,“对了,你叫陈什么来着?”

 “太不尊重别人了,我对你介绍过的。”男子笑着伸出一只手,“算了,重新介绍一下,算是真正开始交个朋友怎么样?我叫陈太元,太阳的太、元旦的元,京华大学哲学……呵,生命科学……”

 李小芬忍不住笑了出来,从宽大的男式睡衣里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李小芬,市局刑侦支队的,以后不叫‘李小青’了。”

 李小青这名字是执行任务时候随便取的,现在连警察证都被陈太元给看到了,真名当然也被这家伙给知道了。

 如今算是真正交了朋友,很多事情也能谈得更加彻底些。包括李小芬这次执行的任务,由于已经打草惊蛇,故而也无需过分保密,于是前因后果也大体告诉了陈太元。

 “喂喂,你给点感觉好不好?”李小芬咕哝道,“这是多大的案子啊,你就不觉得惊讶吗?脸上一直是那种该死的云淡风轻,不装淡定会死吗?真是的。”

 陈太元笑了笑:“其实我心里也是很紧张的,就是这表情有点僵罢了。”

 鬼才信……李小芬瞥了他一眼,心道这家伙的心态平稳程度真的有点变态。

 陈太元则若有所思地说:“已经失踪——其实可以理解为死亡——十六个人了,数量竟然这么多,了不得。”

 “怎么了不得?”李小芬很关切。

 陈太元眨了眨眼,说:“我意思是说这案子挺大啊……对了,凶手太凶残了,所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定多加小心。见面之后不要鸣枪示警了,直接开枪,对准他们这个地方。”

 说着,陈太元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意思是这个部位才是吸血鬼最要害之处。

 李小芬有点发愣,出于一名刑警的直觉,她怔怔问道:“你怎么这么了解他们的弱点?”

 陈太元摊了摊手:“绝大部分动物的心脏都是重要部位,不是吗。”

 但李小芬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甚至连早餐也吃不下了,仿佛错过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终于,直到陈太元把早餐都收拾了干净,她忽然惊讶地跳了起来,指着陈太元的后背说:“喂,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说的是‘他们’!没错,是‘他们’!”

 “混蛋!既然是他‘们’,就意味着至少两个或以上。”

 “老实交代,你怎么知道吸血鬼不止一个?!”

 是啊,为什么?

 陈太元揉了揉脑门:“你肯定是听错了。”

 李:“不可能!”

 陈:“为什么不可能?你这一夜又是受惊又是受伤,还没休息好,耳朵不灵、精神恍惚也在情理之中。”

 李:“混蛋,你耍赖皮……”

 陈:“有本事你拿录音出来。”

 李:“……”

 最终,李小芬还是被他糊弄走了,毕竟要回到局里面仔细汇报。而她若是将情况如实汇报给单位,恐怕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另外,你要是真的遇到那么可怕的怪物了,还能活着回来?开什么玩笑,完全解释不通。

 但她又担心,万一大家都不相信的话,从而导致疏于防范、粗心大意,那么再遇到吸血鬼的时候肯定会造成重大伤亡。那种怪物太可怕了,跑得快、力气大,而且还敢对警察下手。

 想到那怪物,李小芬就忍不住微微一颤。抬头看了看,淅淅沥沥的秋雨渐渐停歇,但清晨的天空依旧那么阴沉寒冷。此时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之所以忘记了吸血鬼的可怕,只是因为陈太元那家伙在自己身边。

 而如今离开了他,心底的那股恐惧便再度滋生了起来。

 “其实,这家伙的样子倒还算是讨人喜欢。而且在担惊受怕的时候,看到这家伙的眼睛,便总觉得很安心……哎哎,我怎么会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边想着,李小芬一边抬头回望十楼的窗子,恰好陈太元在那里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倒让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小小尴尬地耸了耸肩膀,穿着尚未干透的衣服急匆匆而去。

 而在十楼的窗户边,陈太元一直目送李小芬到人海尽头,直至消失不见。于是心情和天空一样清冷寂寥,仿佛忽然失去了些什么。

 陈太元自失的一笑,打开手机里的一副照片,上面是一个年轻漂亮的气质型女子。乌黑的长发,恬静的笑容,眉目竟和李小芬有三分相似,似乎在照片那边的世界里静静地看着他。

 与照片上的女子对视,陈太元的心情顿时复杂了起来。温暖,但却又好似被轻轻的抓痛。

 “刚才遇到的这个女孩子,觉得和你有点像吗,而且和你一样拥有灵性。”

 自言自语很久,这才收起了手机,收拾了心情。

 照片上的女子是他至关紧要之人,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就是这雷泽市的京华大学。半年前突然消失再无消息,于是陈太元才会出现在这里,为的就是找寻。

 没有找到照片上的女子,却遇到了和她有着几分相似的李小芬,而且恰恰是在这雷泽市,搞不懂这是缘分还是捉弄。反正从他第一眼看到李小芬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和她攀谈起来,却不想当时还被她给误会了。

 别把记忆和现实弄混了……陈太元提醒自己。

 ……

 李小芬回到了局里面,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同事们都不信她的“鬼”话。

 “小芬啊,昨天那一枪,说不定是惊吓之余擦枪走火了吧?哈。”

 “还吸血鬼,太逗了……我看啊,估计是三个小姐的尸体都显示失血过多,才让小芬产生这种潜意识吧?一番自我暗示,干脆就想到了吸血鬼。”

 “你们就别闹了,也不看看这可怜孩子都吓成什么样子了。”

 “我以前就说嘛,女孩子做什么刑警。小芬,不是哥瞧不起女孩子,咱们这刑警队本来就是干粗活儿累活儿的,女孩子在这里不合适。回头我跟领导说一说,调你到户政处或宣传处好不好。”

 你们妹的……李小芬气哼哼的夺门而出。本大小姐昨晚都险些挂了啊,你们这一个个的……简直生无可恋!不过她也知道,大家的怀疑也是很正常的。

 至于局一把手马局长倒是显得稍微有点耐心,充分体现出了做领导的气度。耐心地听完了她的汇报,马局长便和颜悦色说:

 “小芬同志,你的汇报非常重要,至少将歹徒的相貌特征叙述了下来,成绩还是很大的。至于所谓吸血鬼的说法,当然了,没有见到之前也不能贸然说它不存在,咱们凡事要讲究客观嘛。”

 李小芬心中暗暗赞许,心道领导就是领导,至少能听得进去别人的意见嘛。

 但是马局长话锋一转:“不过小芬你也够累了,我给你放半个月假吧,好好调整一下精神状态。另外等假期结束了,你是不是需要……到别的处室上班?比如户政处、宣传处?……不要多想啊,领导班子对你的工作成绩还是一致认可的。”

 李小芬要抓狂了:说到底还是觉得我脑袋吓坏了对不?还休息半个月、调整精神状态?哎,没法说了。

 “马局,”李小芬叹息说,“不管您和同事们信不信我,但我只希望您告诫大家,一定要提高认识,增强防范意识。这次咱们的对手太不寻常了,根本不能算是人类,是怪物!力气大得离谱儿,速度快得惊人,还会吸血!要是疏于防范,就怕同志们会遭受难以估量的损失。”

 别说粗心大意,就算是全力戒备着,大家遇到那种怪物也可能会遭受重大损失,这一点是李小芬最为担心的。至于大家信不信自己的话,甚至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她其实不怎么不放在心上。

 马局长凝重地点了点头:“我们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的。”

 “别糊弄我了,就知道你不会真的相信。”李小芬气哼哼的扭了扭头,指着脖子说,“瞧这里,这就是证据!”

 脖子上两个咬痕已经彻底愈合,甚至连结的痂都快要脱落。不得不说,陈太元这家伙的药确实不错,值得点赞。

 而看到这两个咬痕,马局长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因为此前发现的三具遇害者尸体的脖子上,恰恰是一样的咬痕。

第4章 C病毒

 马局长盯着那两个咬痕,怔怔说:“不会是你自己……”

 “我自己咬的?开玩笑,您能自己咬住自己的脖子吗?我又不是属蛇的!”李小芬头大如斗。

 而马局长也知道,李小芬也犯不着故意在自己颈部大动脉上戳两个窟窿来逗大家玩儿。这种恶作剧开不得,一不小心就成了自杀了。

 眼神越来越沉重,他十指紧扣在桌面上,最终带着不确定的语气道:“真的?”

 李小芬狠狠点了点头,举起手说:“我向警徽发誓!”

 马局长似乎终于相信了几分,而后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拨通了一个座机号码。李小芬留意了一下号码的区号以及前面几位,应该是省厅那边。

 也是,遇到这种超乎想象的案件,是该向上级部门汇报一下。

 但是更让马局长出乎预料的是,上级部门并未斥责他胡言乱语,反倒马上接通了另一个电话。随后,那边传来了一道年轻女人的声音。这声音似乎有点冰冷、刻板,一字一句:“确定属实?”

 马局长吸了口气,心道听声音也不是多大年龄的女子,说话咋就这么大的谱儿呢?但毕竟是省厅领导的安排,他还是谨慎地点头道:“应该属实。”

 对面那女人当即说:“那好,先把这个李小芬拷在审讯室,等我们亲自去一趟。”

 “什么?”马局长顿时瞪眼,觉得荒谬不堪。

 但那边的语气不容置疑:“马局长,要是一个被感染的所谓吸血鬼在公安局大楼里发了疯,咬死咬伤一大批别的警察,后果你能担得起吗?”

 对于上级有关部门的指导意见,马局长不得不听从,于是挂了电话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小芬,看样子你的假期是真的泡汤了。”

 听了上级的要求,李小芬瞪大了眼睛:“天哪,还真要防备着我啊,太欺负人了吧。”

 谁让你非要如实汇报了。

 虽然事情显得有点荒谬,但马局长和李小芬却都明白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上级部门肯定了解更深层次的东西,甚至接触过吸血鬼之类的古怪案件,所以才会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

 “还真拷上啊……”跟着领导进了审讯室,李小芬还真就被锁在了那冰冷丑陋的铁椅子上,极度委屈。她忽然荒谬地设想:假如自己真的变成了力大无穷的吸血鬼,能把这铁椅子给掀开吗?

 哎,这一切简直太荒唐了。

 ……

 当天中午,一辆省城来的警车便风尘吸张地停在了市局大院。车上下来了三个人,两个身穿警服,而中间那个貌似派头儿最大的,反倒是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女人。一言不发,薄薄的嘴唇绷得有点紧。

 如此年轻,却又被两个警监级别的高级警官左右陪伴,顿时让人对她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好奇。要知道,市局一把手马局长才是三级警监。

 这女子的长发盘在脑后,呈一个婉约简洁的偏刘海盘发发型,展现出一种职场女性的干练之气。再加上不苟言笑的性格,精致的墨镜,中筒黑皮靴,以及高挑身材撑起的那件灰色长款风衣,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场。

 这股气场之大,几乎让湿漉漉的空气都变得更加冰冷了些。

 不过,假如撇开性格不论,单纯只看她的容貌,倒不失为一位美女,而且体型也非常棒。只不过大部分男人在她这种冰冷而强大的气场压迫下,目光和思维一般很难聚集在她的体型上。

 接到消息的马局长下楼出迎,本要将三人热情迎接到办公室,但这女子面无表情的说:“先去看那个李小芬。”

 声音其实很清脆、很好听,但就是冷,除了冷还是冷。

 旁边一个挂着二级警监警衔的高级警官当即介绍:“老马,这位就是‘99局’驻我省公安系统的梁主任——注意保密。”

 马局长当即会意般点了点头,表情越发严肃。事实上,直到这些人来之前他才接到秘密通知,知道了“99局”这个神秘机构。据上级暗示,这个秘密机构拥有惊人的权限,专门处理一些“超自然现象”。而且保密级别非常高,地方部门一般很少接触。

 所谓“超自然现象”,比如就像李小芬遇到的吸血鬼,用科学常识完全无法解释,但偏偏真实存在着。

 而梁主任就是专门处理这类事务的专家,故而如此牛气。

 到了审讯室,李小芬也被冷冰冰的梁主任吓了一跳。马局长当即示意她不要紧张,来的是上级部门专业人士。

 没说话,梁主任双手翻开李小芬的眼睑看了看,而后又令李小芬张开嘴巴,或许她想看看李小芬是不是拥有吸血鬼那样的尖牙?谁知道呢,反正检查手段怪怪的。

 “表面上还算正常。”梁主任说着,拿出针管抽取李小芬一管血液样本,回到车里面取出便携式仪器检测了一番。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返回,对李小芬和马局长等人说:“李小芬的情况很幸运,甚至幸运得有些不可思议。”

 什么意思?

 梁主任背负双手说道:“你们所认为的‘吸血鬼’,其实是正常人感染了一种新型的病毒,我们业内称之为‘C病毒’。”

 “感染这种病毒之后,患者的身体潜能会得到极大的激发,力量、速度以及各种感官的灵敏度远超常人,肌体衰老的速度也会极大的延缓——说白了就是寿命变长。”

 “但是,这种病毒发作时候却会让患者产生一种强烈的嗜血冲动,不吸食人血就会衰弱无力、神智模糊,故而被视为吸血鬼。”

 马局长和李小芬等人还是第一次听说,非常感兴趣。而梁主任则继续解释说——

 “此前西方世界已经有过这种感染病例,而我们国内直到一年前才出现,没想到这么快就蔓延到了我们省。”

 “这种病毒的来源尚不明确,我们怀疑它来自于某实验室的试验品泄露,当然也可能是某些非法机构的恶意研究成果,这一点你们暂时无需知道。总之只要感染了这种病毒,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死亡,要么和前面的感染者一样成为新的吸血鬼,至少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是这样。”

 “但是,李小芬明明感染过类似的病毒,但或许是因为自身免疫能力过于强大,竟然将病毒全部杀死。这是一种新情况,闻所未闻。”

 马局长顿时一阵轻松:“万幸,小芬同志你命可真大!”

 但李小芬却晕乎了:自己的体质真的很特殊?

 未必。

 李小芬忽然联想到,自己被咬后是陈太元给救治的。

 虽然陈太元这个神秘兮兮的家伙自称只是用碘伏消毒,又涂了些白药,但谁知道自己昏迷着的时候,他究竟做了什么,用了什么药?而且,伤口结痂并脱落的速度也确实太快了些,按说小刀划破手指所形成的结痂也不该脱落这么快的。

 究竟是自己体质特殊,还是陈太元这家伙动了手脚呢?

 “李小芬!”梁主任的一声冷喝,将她从遐想之中唤回,“当初你被咬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仔细汇报,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李小芬能够看出,梁主任那冰冷的眼神之中似乎闪烁着一种渴盼。很显然,假如能找到克制“C病毒”的办法,必然是大收获吧?

 但是,李小芬就是看不惯梁主任的牛气。得瑟什么呀,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嘛。要不是拜你所赐,咱现在还不至于被锁在冰冷的审讯椅上呢。

 而且李小芬也觉得,自己不该把陈太元给扯进来。本能告诉她:扯上这种事等于扯上了大麻烦。就好像自己现在这样,不就被锁起来了吗?

 假如不是陈太元帮助自己克制了什么C病毒,那么把他扯进来也没意思;假如是,那么陈太元就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她更不能轻易给陈太元制造那种麻烦。

 但是,问题并不像她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哪怕她的回答很周详,刻意回避了陈太元的存在,但梁主任不是省油的灯!

 记得黎明前还在陈太元家里的时候,李小芬曾借陈太元的电话给专案组领导拨打了电话。梁主任通过仔细询问,不难问到陈太元的电话号码。而在眼下这个社会里一旦知道电话号码,又有警方的力量可以借用,那么找到一个人的基础信息资料简直太简单了。

 所以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梁主任就得到了信息汇报。看着手中的资料,梁主任的脸色罕见地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神采:“陈太元,龙泽花园九号楼东单元1001室,工作单位京华大学……很好。你越是隐瞒,就越是意味着此人非常可疑。”

 李小芬气得直瞪眼,但锁在铁椅子里却又动弹不得:“有什么可疑的,我就是不想让无辜人被你们盯上!我身为一名警务人员,牵扯到这种事情还被锁了起来,陈太元那种普通人要是牵扯进来,你们会更加欺负他吧!”

 “普通人?未必。”梁主任冷笑,不再跟李小芬啰嗦,“马局长,请派遣几名干警跟着我,去把这个陈太元带回来。”

 “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李小芬更着急了,在铁椅子里面挣扎起来,“什么叫‘带回来’?人家不是嫌疑犯好不好!不管陈太元是什么身份,人家见义勇为救了负伤的警察,你们就这么对待人家吗!混蛋,放开我……”

 但梁主任显然不会理会,她弯腰盯着李小芬的眼睛,笑起来似乎比不笑的时候更冷:“小妹妹,你还是嫩了点。”

 说完,她甚至伸手在李小芬的脸蛋儿上轻轻拍了两下,险些把李小芬气个半死。

 而后梁主任便带着几名警察飞驰而去,直奔陈太元的家。路上他们也已经秘密询问调查,得知陈太元今天没有授课任务,所以也没去京华大学。

 但是到了陈太元的家里,敲门许久也没见有人开门。

 “撬锁。”梁主任下令,抽了根烟在一旁等待。动不动就破了人家门,这种作风也太霸道了些。或许她从事超自然事件的处理已经习惯,没有一脚把门踹烂便已经是给面子了吧。

 ……

 不过陈太元确实没在家,并非刻意躲着她。自打送走了李小芬不久,他就出了门,因为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10003》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003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目录预览:第一章顾先生我不要钱第二章新仇旧恨一起报第一章顾先生我不要钱乔烟把衣服脱了,安静的站在床边。袅袅婷婷的身躯比纱窗外高挂的皎月都要迷人。豪华的总统套房里,就开了一盏淡淡的灯,温和的灯光折射在床上躺着的人的身上,那张白净的脸仿佛又增加了几分神秘跟隽逸。深邃的眼窝跟完美的侧颜还是让顾烟深吸了一口气。她光着脚丫挪动脚步,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里面。男人身体的温度很快就传了过来,乔烟坦荡的像睡自己的男朋友一样,伸手就去触碰他

  • 蚀骨缠绵,前夫求放过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蚀骨缠绵,前夫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蚀骨缠绵,前夫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你真该看看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第2章嗬!她会勾他?第1章你真该看看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不要……”孟小雨低吟着,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她半睡半醒,朦胧间费力抗拒,这场梦像是没有尽头,男人将她牢牢困住不给一丝一毫逃跑的机会。顾北辰的脸近在咫尺,清晰而深刻,而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自己身边,孟小雨只当这一切都只是场镜花水月,疼痛和耻辱让她迫切地想从梦魇中清醒过来。“你真该看看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充满了蛊

  • 诡眼少女之总裁的1号宠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诡眼少女之总裁的1号宠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诡眼少女之总裁的1号宠妻目录预览:第一章看见鬼的女孩第二章诡眼升级第一章看见鬼的女孩“所有人都幻想着自己拥有特异功能,而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做回普通人!”这是方小语写在日记本扉页上的一句话。没有窗的狭小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驱鬼用具,符咒,佛像,关公刀,大蒜,不管是从老一辈的口中听到的还是从电影里看过的,在这里都一应俱全。方小语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那尽显疲惫的双眼带着重重的黑眼圈,看起来有种不健康的病态,指针已经指向凌晨3点了。“今夜应该不

  • 霸道总裁宠萌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霸道总裁宠萌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霸道总裁宠萌妻目录预览:第一章:你这种货色我看不上第二章:挑起他的兴趣第一章:你这种货色我看不上上酒。梅凌醉醺醺的坐在吧台前,冲着调酒师嚷嚷,心情差到了极点,找了整整一天,几乎将整个A市翻遍,却仍然没有找到林俊的身影。几杯辛辣的威士忌下肚,她觉得身子好热,浑身都在发烫,她手在耳侧用力的扇着,希望自己能够好一点,可是脸依旧很烫很烫。美女,一人喝闷酒啦,我来陪你。男子撇下舞池中一群人走上前,一手搭在梅凌的肩上。梅凌不悦蹙眉,嘟嚷道,走开。男子轻笑,点了一杯

  • 分手妻约 游先生好宠幸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分手妻约游先生好宠幸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分手妻约游先生好宠幸目录预览:第一章:五行缺草第二章:消停点儿吧第一章:五行缺草在寒冬腊月风雪中等了白行两个小时,这家伙就好不容易联系上,但又像要从世界消失一样,电话不通短信不回。死活等不来。情急之下,打车到了诊所。这家诊所在北京市郊上。诊所的主人叫范莫苏。是白行医科大学毕业的高中同学,在肛肠病的治疗上特别有造诣。白行有痔疮,每周都会来这里待几天,说是要做保守治疗。凡是每次白行莫名消失,最后都会出现在这家诊所里。“白行呢,他是不是来这儿了。”我努

  • 空间重生之嫡女翻天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空间重生之嫡女翻天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空间重生之嫡女翻天目录预览:01前世02重生(内附等级表)01前世幽暗的密室里,容华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身上没有一点蔽体衣物,脸色惨白,目光死寂空洞,整个人了无生气。她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向来对她溺爱有加的父兄的惨死,那漫天的血色,成为她无法逃脱的噩梦。孤崖之上。“自废修为,走进阵法,不然,我就杀了她!”白衣少女笑容张狂。父亲兄长对着容华微微而笑:“虽然很困难,但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活着。”他们抬起手,狠狠地拍在丹田之处,脸色惨白,气息瞬间低迷,竟是真的自

  • 噢!我的女王殿下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噢!我的女王殿下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噢!我的女王殿下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就出事1第二章重生就出事2第一章重生就出事1凳子带着风声呼啸着向自己砸来,林妍本能的往旁边一躲,听到身后木凳落地的哐当声,还没反应过来就“啪”的一声挨了一巴掌。对面一个13、4岁的小姑娘,穿着校服也掩盖不了发育良好的身形,顶着一头黄毛,嚣张的指着自己:“我再看到你不要脸的朝张洋身上靠,就不是揍你这么简单了”旁边站了一圈窃窃私语的学生,都一水的制服我OO你个XX,虽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但是白挨一巴掌,放林妍身上

  • 萌妻嫁到,总裁大人宠上天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萌妻嫁到,总裁大人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萌妻嫁到,总裁大人宠上天目录预览:第一章初见第二章第一章初见漆黑的山路上,一群男子奸笑着将一个女子往角落逼去,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女子,有一头火红的发,精致的五官,灵动的双眸充满了不甘。不管是谁,有朝一日她定会报仇的。女子想到,双拳紧握,掌心被她抠出血迹。没人注意到,一辆路虎停了下来。“少爷,那边好像出事了。”司机一脸恭敬的看着坐在后面的男子。黑暗中看不到男子的表情,只能感受道来自他身上的那股冷冽的气势。他漫不经心的抬眸,往路两旁看了一眼,做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