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61130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0:58:29 来源:网络 [ ]
小说:61130
第一章 走投无路

 仁爱医院。163生活网

 精密仪器传来“嘀,嘀,嘀……”的声音,浓重的消毒水味让楚翘整个胃都紧缩起来,一阵生疼。她吸了吸气,忍着胃疼,透过玻璃窗,看向病床上,虚弱消瘦的父亲。

 熟悉的面容,此刻却脸色苍白,丝毫没有血色,眼窝深深地陷了下去。单薄的身子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管子。这些管子看上去明明这么细,可耗费却高得吓人。而自己打工的钱却早已经用得所剩无几了……

 “你呀!看什么看?看了就会有钱啊?依我看啊,早晚得让医生把他身上的这些管子统统拔掉才好!”一个尖酸的声音突然在楚翘的耳边响起。

 楚翘听到声音,怔了怔,转过头,正对上雪姨厌恶的眼光。阅读163shenghuo.com

 “雪姨,不要!爸爸的病,需要这些管子。要是没有它们,他的病只会恶化得更快!”

 雪姨用手绢慵懒地扇着风,斜着丹凤眼,一脸漫不经心:“我可管不着!本以为嫁给这个老头子,我和小若的日子会好过一些,没想到会摊上这么个赔钱货!没钱?没钱,就把这些管子统统拔了!死了也就一了百了!省得我们费心!”

 雪姨是楚翘的继母,平时在父亲面前,她待楚翘还算过得去。但是每当父亲不在,雪姨就从没给她好脸色过,让她做这做那。这些,她都能忍,因为只要爸爸开心,这些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可是,现在爸爸生病了,需要人照顾,她怎么能把自己撇得那么干净呢?

 “雪姨!爸爸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和妹妹!他自己省吃俭用,把钱都给你了,我不相信你一点钱都没有了!”楚翘抿紧了嘴角,像是一只咆哮的小兽,可身体却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雪姨顿住扇风的手,轻蔑地冷笑:“哎!那一点钱,算什么!怎么够用啊?你啊!要是真孝顺!就多赚一点钱给你爸爸治病啊!我看你啊,学历,能力都挺一般的,这脸蛋倒是不错!你去勾 引一两个有钱人,钱不就全来了吗?”

 “雪姨!”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楚翘的牙齿紧抵着嘴唇,眼眸氤氲,忽然,她抬高了胳膊,一扬手,就给了雪姨一个巴掌,很用力,仿佛是用尽了全力。雪姨待她不好没关系,但是她怎么能一点不关心爸爸呢?

 “咣……”地一声很响,在寂静的病房过道上显得尤为响亮。

 “你……你算个什么东西!”雪姨用左手捂住自己有些红肿的脸庞,不可置信地看向楚翘。163生活网下一秒,她的右手也迅速扬了起来,以牙还牙地朝着楚翘的脸上甩去。

 可能是比刚才还要响亮的声音,可楚翘甚至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只是觉得嘴里慢慢晕开一股甜腥味,左脸颊则是火辣辣的。疼吗?已经不清楚了,不管有多疼,那也比不上心中的疼。

 雪姨跋扈地用食指指着楚翘,瞪大眼睛:“哼!别忘了,我再怎么样,也是你后妈?不给你一点点教训,你还真以为自己上得了天?要是没钱,你看我让你这个小贱蹄子回家吗?”说完,她不屑地瞄了楚翘一眼,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钱,钱,钱……

 从来没有过,像这一刻一般,觉得钱是如此重要。

 待站了一会儿,楚翘动了动唇,才觉得脸颊好疼,如火烧般的疼痛在整个左脸颊上一点一点蔓延。明明疼痛这么强烈,可是神智还是如此清晰。163生活网

 楚翘捂着肿得像馒头的脸颊,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跌落下来。眼光不自觉地看向玻璃窗,脑海中浮现着曾经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回忆,右手紧紧握拳。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道:爸爸,我一定会赚钱治好你的病!

 ——————————

 初秋,路边的法国梧桐树,叶子已经开始渐渐发黄,被风吹得零落。

 华灯初上,夜晚的凉意正一点点侵入楚翘的肌肤,让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汲取细微的暖意。

 她的心飘忽不定,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大海中抱着浮木的人,海水浪涛不断,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会随着波浪飘到哪里去,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全到岸。虽然她在心中对自己暗暗发誓,可是,她又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呢?希望是如此的渺茫,楚翘一想到现实,就觉得自己的心被一条细钢丝紧紧勒着,痛得难以窒息。

 楚翘深呼吸,摇了摇头,继续朝着单子浩家的方向走去。61130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走了好一会儿,她才走到单子浩的单元楼下,抬头,习惯性地看向十一层最右边的窗户。

 是暗的。那一扇黑漆漆的窗户在其它窗户灯光的照映下,在暗夜中显得是如此寂寞暗沉。

 他不在!

 楚翘低下头,心中不免失落。想来也是自己大意,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给子浩,就头脑发热地来找他。现在跑过来,也只是扑个空。

 楚翘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刘海,正准备转过身子,离开时,却听到两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说明163shenghuo.com

 “子浩,不,不要啦!你好坏哦!”

 “我坏!好呀,我就听你的,坏给你看看!”

 他们明明是有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可是那略显兴奋的声音却偏偏一字不差地被楚翘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她握紧了自己的双手,指节微微泛白,全身的血液几乎在一瞬间涌向自己的头顶。

 子浩?是子浩吗?可能只是同名呢?可是那个声音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明明只过去了几秒钟,但是对于楚翘来说,却仿佛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泪水已经不可抑制地顺着眼角一滴一滴滑落。她吸了吸气,身子愀然转过,看向那一对缠绵的男女。

 本以为有了心理准备,再看就应该不会太难过了。

 可是当真的看到时,那一瞬间,楚翘却觉得天好像都要塌下来了。子浩和一个陌生的女人深情拥吻着,忘我地交缠着唇瓣,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和她而已。至于她,明明是他名义上的女友,此刻却显得多余。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只能这样默默地看着他们而已。

 泪水肆意地在脸上流淌,她想去质问他,想去问他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可是,楚翘却只是低着头,逼着自己转过身子,大步离开这里。

 楚翘想要答案,可是她又怕知道这个答案。再说,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什么,什么都改变不了!他已经爱上了别人,不爱她了,那哪怕自己再做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楚翘一开始是大步走着,渐渐就开始跑了起来。她用尽全力去跑。逃,快点逃离这里。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心中的疼痛。

 仓皇中,她撞到了身旁躲闪不及的路人。

 “你TM,走路不长眼啊!赶着去投胎啊!”路人咒骂道。

 听到后,楚翘没有怒,相反嘴角却勾起了一丝自嘲的笑容。笑吧,骂吧,今天的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就在此时,好像连老天都嫌楚翘不够可怜似的,墨色的夜空竟也开始稀稀落落地下起了小雨,可才眨眼的时间,雨势瞬时变大,雨丝密集地从天而降。

 这场雨就好像是压在楚翘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的悲恸一下子从心底涌了出来。

 “子,子浩不要我了,他真的不要我了。爸爸,还有爸爸,怎么办,我该怎么赚很多很多的钱……”楚翘跑累了,放慢了脚步,小声嗫喏着,浑身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雨水打湿了她的脸,深夜的掩饰下,已看不见女孩脸上有泪。

第二章 雨夜的初见

 雨夜中。

 楚翘的马尾早已被雨淋湿,挣脱了发卡的束缚,披散在肩头。此时的她更像是一只了无生气的洋娃娃,茫然地走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似只是机械地重复着走路这个动作。

 她缓缓地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

 马路上,交通信号灯从黄转红。

 楚翘无意识地走上马路,眼神迷惘地看着眼前被雨模糊的景色。在她看来,天是黑的,马路是黑的,眼前什么都是黑的。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更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忽的,两束橘红色的灯光,充斥在她眼前黑色的世界。光芒很温暖,太过耀眼,和她的世界是格格不入的。她下意识地看向那抹光源。

 是一辆银色的乘用车!

 “呲……”轮胎在地上划出尖锐的声音,仿佛要刺穿了她的耳膜。

 一瞬间,她好似被人从头顶浇了一盆冰水,一下子清醒过来。

 “不要!”楚翘惊恐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车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脚下一踉跄,狼狈地摔倒在马路上,溅起水坑中的污水,脏了一身。

 终于,迈巴赫在离楚翘几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夜空飘着大雨,雨刷仍在玻璃窗上摇摆,红色的尾灯一闪一闪。

 楚翘瞄了一眼毫无损伤的迈巴赫,想自己站起来,可右脚刚刚用力触底,就发现自己的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嘶……”看来,今天的她真是狼狈到极点了。爸爸病重,男友劈腿,现在更是差点被车撞。

 看看自己身上的粉色外套上,沾满了褐色的泥水,东一块,西一块,像是野狗身上难看的斑点。她苦笑出声,揉着红肿的脚踝。

 蓦地,楚翘没有感觉到淅沥的雨丝。抬起头,看向夜空,是雨停了吗?

 抬头的瞬间,她的眸光就迎上了一双狭长的凤眸。黑曜石般的眸子此刻正含着歉意地看着她。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拿着一把透明的雨伞,罩在了两人的头顶,阻隔了外面的雨帘。富有磁性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要紧吗?”一边说着,他一边蹲了下来。

 楚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帅气的男人,一身黑色英伦的风衣勾勒出他欣长挺拔的身姿,薄薄的红唇微微勾起,笑容温柔尔雅。凤眸眸光轻轻流转,便轻而易举地吸引住了她所有的目光。

 楚翘不禁怔了怔,才嗫喏着回答:“不,不要紧!”车子其实并没有撞到她,更何况,穿红灯不守交通规则的罪魁祸首是她!还好,自己没有弄坏他的名车,不然,她实在想不出走投无路的自己,再怎么去偿还他的损失。

 半眯起凤眼,他不由仔细打量起瘫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她的头发散乱,被雨水淋湿,凌乱地垂在肩上根本毫无美感可言。粉色的外套湿透了,上面还沾上了一块块的泥巴。更煞风景的是,女人的左脸颊肿得像个馒头,上面还能看到红色的手掌印。他再看向她的唇,她微白色的嘴唇上早已结了大大小小痂,看来,这个女人很喜欢咬自己的嘴唇。

 唯一,唯一出彩的可能就是她的一双眼眸。

 夜幕中,这双杏眼清澈澄亮,眸光氤氲,可里面闪现的情绪却是他看不透的。但就算这双眼眸,在他认识的女人中,她也绝对算不上美女。可就是看着这样狼狈的她,好奇心却在心头愀然膨胀起来。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她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唇边微翘的弧度。

第三章 四目相对

 想着,他已经把手伸到了楚翘的面前。

 在雨幕之中,楚翘的眼光不自觉地看向眼前的手,白皙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我扶你!”他嘴角一抿,眸光停留在那张有些狼狈甚至到有些滑稽的小脸上。

 楚翘的眸底闪过一丝局促,牙齿下意识地抵住嘴唇,倔强地摇了摇头:“没关系!我自己走就可以了!”楚翘用自己没受伤的左脚缓缓地站了起来,小心地迈出透明伞的笼罩。可右脚只要用力,还是那种钻心的疼痛。楚翘疼得牙齿都要嵌进嘴唇了,粉色的血丝已经丝丝缕缕地沁出。狼狈地小脸不能再苍白了,倒是衬得那右脸颊上的巴掌印更加鲜艳。

 嘴角的弧度更加上扬,似有点玩味,眼光紧紧攫住那抹单薄的身影之上。这个小女人看上去可怜得就像是路边,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可她的眼神里却透着让人惊讶的倔强。

 楚翘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雨伞的笼罩。

 冰冷的雨丝毫不留情地飘落在楚翘的身上,脸上,头发上。她很冷,身体开始不可抑制地颤栗起来。她的眼眶发红,脸色已经开始微微发青。

 但是,她的神智很清醒。她不能倒下,爸爸的病,小若的梦想……

 钻心的疼痛在楚翘的四肢百骸蔓延开来,特别是右脚,身子微微一踉跄,重心就开始向后移。在要摔倒的那一刻,她闭上了眼睛。其实,她特别怕疼……

 可是,预料之内的疼痛并没有发生,倒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内。

 楚翘缓缓地睁开杏眸,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容。他的脸部线条很硬,棱角分明,靠得这么紧,她甚至能闻到从他身山传来若有似无的男士香水味,混合着他身上的气质,齐齐地往她鼻尖涌来。

 楚翘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四目相对。

 而他更是出乎意料,原本接住她,只是出于善心。但是怀中的这抹馨香确是如此诱人,隔着湿透的衣服,他甚至能感觉到了她肌肤滚烫的温度。她的小手按在了他精壮的胸膛之上,竟使得他心中起了欲 望。这几年,各色女人,浓妆艳抹,环肥燕瘦都想尽方法勾 引他,可是却无一令自己心动。此刻看着她干燥的嘴唇,竟然让他产生忍不住想要用吻去滋润的冲动。

 “咳咳……”楚翘轻轻咳嗽起来,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盘踞的欲 望在凤眸里渐渐消退,嘴角的笑容温柔。

 楚翘的脸滚烫,媚眼如丝,嗫喏地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下一秒,楚翘就被他横抱起来。

 “你干什么?我自己可以!可以的……咳咳咳”

 “你确定你可以?我送你回家!”他眼含笑意地摇摇头。要让这个女人不说可以,那基本得是她去了大半条命吧!

 被他抱着,楚翘根本没什么力气去挣脱,只好环住他的脖子。

 他把楚翘放在副驾驶座位上,自己才走向自己的座位。车内恰到好处的空调,送来习习的暖风,却让手脚冰凉的楚翘更加觉得冷。楚翘的眼光下意识地打量起迈巴赫的内部。米黄色的皮质座位,银色的车载音响,车子内还能闻到清新的薄荷味。

 他走到了自己的位置,转了转钥匙,车子便启动起来。

 在暗夜中,红色的尾灯划出一道绚丽的弧度,便消失在刚才的马路之上。

第四章 你很有钱吗

 楚翘的目光不自觉地停留在他的侧脸。坚毅的线条,俊美的容颜,车内淡黄色的灯光柔和地映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在眼睑上留下斑驳的淡影。细碎的刘海遮在额前,潇洒不羁,精致的五官,让她都有点艳羡。

 “在看什么?”他从反光镜里看到她出神的模样,不由轻笑出声,转过头,瞥了她一眼。

 “没,没看什么!”楚翘就像一个被大人抓包的小孩,急急地为自己辩解,可是脸颊上的淡粉色红晕却无法掩饰地透露着她的心思。

 “我送你回去……你家在哪里?”

 “我,我家在哪里?”楚翘喃喃自语。她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那个以前其乐融融的家,在父亲病倒的时候,仿佛就在一瞬间消失了。她很清楚,雪姨很不喜欢自己,何况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回那个家,无非是惹来更多的争吵?那个家,她不想回。

 怕她没听清楚,他耐着性子,重复道:“你的家在哪里?”眸光停留在她迷惑的眼光上。

 楚翘咬了咬唇:“丽晶路。”筱雅住在丽晶路上,这么晚,她能找的只有筱雅了,筱雅是她最要好的朋友。除了筱雅那边以外,像现在这副狼狈样子,她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

 他熟练地转着方向盘,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方向盘,唇边的笑容时隐时现。

 楚翘坐在皮质的座位之上,觉得坐在这座位竟比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还舒服。那张小床还花了五百块呢!那这张这么舒服的座位得要花多少钱?

 听着从车载音响里传来的Bossa Nova的歌曲,楚翘觉得有些醉了。

 虽然她仍瑟瑟地发抖,但是她觉得自己的神智有些朦胧起来。好像,她暂时可以忘却钱的事情……

 钱?

 一想到钱,楚翘打了一个激灵。她歪着头,目光注视着面前的男人,喃喃问道:“你很有钱吗?”声音柔柔的。当楚翘说了这句话,她自己都不由地一愣。

 他嘴角一抿,笑道:“嗯,我很有钱?怎么了?”他的凤眼里闪过一丝了然,但眼底的笑意在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这才是真正的她吗?和其他肤浅的女人一样吗?

 他很有钱!而楚翘很缺钱,缺到已经走投无路了。楚翘的眼光在一瞬间点亮,可是在下一秒黯淡下去,一点光彩都没有。但他有钱,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卖给他!

 “我……你能不能买下我?”楚翘瞪大了杏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迈巴赫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

 他转过头,眸光紧紧攫住了楚翘的小脸,嘴角紧抿:“买下你?”

 自尊?楚翘曾经把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但是钱,却让她低了头。如果要了该死的自尊,她没有钱,她怎么去救爸爸?雪姨不同意卖房子,自己存的钱都快用完了。她是真的,真的没有办法了!如果一定要把自己卖给别人,她情愿选择面前的男人!

 楚翘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狮子,眼中有忧伤,却仍然硬挺着,等着他的答案。“买下我……可以不可以?”只要他仔细听,应该能听到她话中的颤音。

 “我从来不买女人!”他风轻云淡,嘴角仍然是似有若无的笑意,只是眼底冰冷一片,声音愠怒。

 楚翘只感觉被人从头到底浇了一盆冷水,从手脚到心,寒意无限。“哦!我知道了!”楚翘的手胡乱推开车门:“不管怎么样,今晚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她忍着脚上的剧痛,一步一步地走下迈巴赫。

 说出那番话,已经花费掉了她所有的勇气。楚翘不是没有羞耻心,但是救爸爸还有什么办法呢?她走得一瘸一瘸,很疼,那种疼,就像是用刀一下一下地切割着她的心脏。

 迈巴赫在楚翘的身后启动之后,扬长而去,丝毫没有犹豫。

 听着车子越行越远的声音,楚翘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走向一处仍然亮着光的橱窗。通过橱窗玻璃的反射,她看到了自己。

 微红的眼眶,凌乱地头发,突兀的左脸颊,脏兮兮的外套,一点儿没有女性的柔美,简直是狼狈极了。

 买下自己?她怎么会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呢?

 这样的自己,他又怎么会起兴趣呢?

 也许今晚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梦……

61130》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61130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