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女老板的近身保镖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52:29 来源:网络 [ ]

书名:女老板的近身保镖

第一章:美女老总

林山省东平市,五月的天气清新怡人,清晨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彰显着市区的繁华。推荐163shenghuo.com

市中心的RB酒吧门口,大门敞开着,两个身高马大的保安,正站在门口,气势汹汹的看着对面的这个家伙。

“不好意思,我是来找人的,请问李岚在这边吗?”

说话的是一个同样身材高大的男人,秦浩,一米八二,面目俊朗,身穿已经旧了的白色衬衫,蹬着一条军绿色的布裤子,脚上一双洗的已经有些破旧的运动鞋,背着一个黑色的大旅行包。

“没看到这里不营业嘛,你找的人不在这,赶紧走吧!”光头保安打着呵欠,鄙夷的看着穿着土里土气的家伙,用力的挥着手。

显然对秦浩刚才用力的敲门,把自己从梦中惊醒,非常的不快。

“明明地址写的是这里,怎么会不在呢?”小声嘀咕了一句,秦浩把手中的纸条揣进口袋里。

“喂小子,想找工作吗?”

循着声音看过去,一个蓝色的双排座五十铃,正停在路边,车窗里面,一个胖脸伸出来,对着秦浩问道。

“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

“搬家公司的,刚好有一趟活,今天兄弟们来的少,人手不够,怎么样,搭个伙一起干一趟?200块钱一天。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秦浩嗯了一声,笑呵呵的走过去,道:“行啊,这活我接了!”

废话,有钱不赚那不是傻子嘛,刚到这里的秦浩没有找到要找的人,却意外的接了份活计,还算不错。

等他上了车,司机一踩油门,车子吭吭唧唧了半天,喷出一股黑烟,总算发动了。

“哥几个,咱们去哪拉东西?”

副驾驶年纪略大一点的男人平头,扔给秦浩一只烟,自己点着了,答道:“兄弟,这趟活东西有点多,看你这身板也不错,一会咱们几个早点干完早点结束,干完活就给你结账!”

秦浩笑着点点头,心中暗喜。

不管怎么说,有钱赚总比没有强。

不多时,五十铃来到一座名为天府花园的豪华小区门口,保安检查了一阵之后放行,总算进了天府花园,车子停在一栋独立的三层别墅门前。

四周寂静无声,早上八点左右,上晚班的刚睡下,上早班的已经离开了家,在这个忙碌的城市中,这段时间的小区反倒是最宁静的。

车子停稳后,坐在秦浩旁边瘦骨伶仃的老五先下了车,一个人先去了大门,不一会的功夫老五回来了,对着平头点了点头使了个眼色。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开工了哥几个,呆会手脚都麻溜点,早点弄好早点走!”

身为一名军人,这一刻秦浩有些不对,按说搬家公司的来搬家,应该看到这家的主人在才是,怎么房门大开着,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看这房间的布置,绝对不是一般人家。

再看他们三个,神色如常,难道自己的感觉有问题?

不过既然来了,秦浩也懒得管那么多,看在200块钱的面上,起码今晚不用露宿街头了。

刚到这个城市的他,本来想找到在酒吧工作的女朋友李岚,却没想找错了地方,阴差阳错的接了这趟活,还能赚点钱补贴一点自己瘪瘪的腰包,总算冲淡了一些心中的郁闷。

反正就是搬东西,对他来说,最不缺的就是力气。

估计平头他们几个,也是看重了自己的身体壮实,才找自己的吧。

四人一起进了屋内,平头指着屋里的家具,道:“这位兄弟,你负责客厅这一块的,能拿得动的都搬到车上,我们几个去楼上卧室,每人负责一层。”

秦浩答应一声,闷头干起活来。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客厅其实没有多少物件,除了一套很大的真皮沙发之外,其他的都是小物件,没想到他们几个还挺公道的。

红木的茶几虽然很沉,不过对秦浩来说不算什么,只见他半蹲着腰马合一,稍微一用力,茶几被他举到了肩膀上。

平头听到闷哼声,回头看了一眼,快步朝楼上跑去。

等到秦浩几乎把客厅的东西都搬到车上后,他们三个才从楼上下来,一个个都空着手,口袋里却都鼓鼓囊囊的,显然收获不少。

“兄弟,你在这稍等一会,我们几个把东西送出去,最多十分钟我们就回来,千万别走,还有一趟活呢,雇主说了回头多加钱,说咱们活干的快。”平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走,很快三人一起上了车。

他们三个神色有些慌张,秦浩再傻现在也察觉出了不对,他们三个想跑,很可能今天就白干了!

一个箭步跨过去,秦浩站在车门前大声的问道:“等一下,你们说的雇主在哪呢?怎么到现在也没出现?我看你们几个不会是小偷吧?”

“兄弟说什么呢?我们可是正经的搬家公司。女老板的近身保镖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平头话音未落,已经打着火的五十铃,猛的一加油门,几乎擦着秦浩的身体,冲出去一截。

车子速度很快,幸好他身手好躲的够快。

“我操,你们几个王八蛋!”没等秦浩拦住他们,车子已经越开越远了,秦浩只得远远的啐了一口唾沫。

钱不但没赚到,还被扔在了这里,一把子力气是白出了,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自己又跑不过汽车,也不能在这里大喊,毕竟自己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有理说不清。

啐了一口,秦浩决定先离开这里再说。

可是,还没等他刚要离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卡宴,带着一阵风对着他冲过来,紧接着听到一声很响亮的急刹车的声音,卡宴的车头刚刚好抵在他的小肚子上。

“我操,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差一点就得被废了!有钱人了不起啊!”

秦浩心里一惊刚准备骂几句,只见车门打开,伸出一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紧接着,一个穿着时尚戴着深色大墨镜的女人,长发飘飘的从车里走下来。网站163shenghuo.com

但凡喜欢开这种近百万的大SUV的女人,性格一般都很强硬!还有就是,肯定特别有钱!

女人下了车,淡定的看了一眼秦浩,接着瞟了一眼敞开的别墅大门,冷笑一声道:“没想到你胆子挺大,偷了我的东西居然还没走,怎么,还打算再偷一次还是怎么的?”

“你哪只眼看到我偷你东西的?”秦浩大声回道。

哦了一声,女人冷笑着道:“你还嘴硬,没想到看起来挺忠厚的,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快说同伙在哪,东西送到哪去了,要是你不老实交代,别怪我翻脸无情!”

“翻脸无情又怎么样?难道我害怕你不成!”秦浩嘴上虽然硬气,可是心里清楚,这漂亮女人怕是这间房子的主人,自己真是衰到极点了,本来以为能赚两百块钱,结果,钱没拿到还被人耍了!

“好,好,你不说是吧,我打电话报警,等警察来了,看你还嘴硬!”女人说着从车里拿出手机,眼看着就要拨出去。

“等一下!”秦浩一想到警察来了,更是麻烦,一阵头疼,要是被李岚知道,自己竟然做起了小偷,肯定会伤心的。

女人显得有些得意洋洋的看着他,手机按着110的号码,却没有拨出去。

其实,屋里的东西没什么太值钱的,现金更是不多,只有几千块,她根本不在乎,只不过是气不过这些家伙,居然偷到自己头上来了,咽不下这口气。

汪萌颖这三个字在东平市那也是叫得上号的,一般人还真不敢惹她,何况秦浩穿的像个乡下人,她哪里会瞧得起他这副穷酸相。

“你也知道怕?那就赶紧说,兴许我心情好就饶了你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爱怎么着就这么着吧,反正我没偷你的东西!”秦浩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汪萌颖气呼呼的看着他,道:“好,那你等着,我就不信还治不住你了,偷了我的东西还这么硬气!”

电话还没拨出去,在他们身后,一辆黑色的奔驰S350从远处开过来,停在旁边,车门一开,一个穿着高档T恤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男人走了下来,跟着他下车的还有一个穿着时尚,有点小清新的的女孩。

“萌颖,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骚扰你啊?”斯文男人一脸语气轻浮的问道。

汪萌颖厌恶的瞟了他一眼和他身边的女孩,一脸的不快,道:“管你屁事!刘坤你最好给我走远点,我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

“你看看你,我这不是好心嘛,本来想介绍我的新女朋友给你认识的,没想到赶上这事,要我帮忙吗?只要你开口,我一个电话让这小子消失!”

汪萌颖冷哼一声,看了一眼他身边乖巧的女孩,道:“你也就喜欢这种货色了,还好意思带来给我看,也不嫌丢人!”

“你是不懂的,跟她在一起,我才知道什么叫享受,至少可以随心所欲,你能做得到吗?”

刘坤表情倨傲,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显然,他并没有把身边的女孩放在心上。

秦浩看着刘坤身边的女孩,心里一惊,没想到,自己要找的李岚,竟然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

第二章:做我的贴身男秘

刘坤搂着的女孩,正是秦浩去RB酒吧找的李岚,两人原本是恋爱关系,没想到一转眼,居然跑到别的男人怀里去了,看来天下的女人都差不多,都是爱慕虚荣的。

秦浩没有理会他们俩斗嘴说的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岚看。

起初,李岚还没注意这个穿着土气的男人,可是,当她被盯着看了几分钟后,感觉有些厌烦,这才打量起一直在看自己的土鳖。

没想到,这一看李岚震惊的发现,居然是好久没见的秦浩,自己的未婚夫。

前几年自己一心想嫁的男人,竟然变成了这副摸样,跟身边的刘总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乡下人,街边捡破烂的,甚至都比他穿的好。

有了这种心思,李岚干脆来个装作不认识,秦浩不说话,她也懒得理会。

看着眼前那个整天吵着要嫁给自己,甚至离别前主动要求把自己睡了的邻家小妹,竟然变成了这样,秦浩的心里说不出的什么滋味。

好白菜都他妈让野猪崽子给拱了!

“喂,我说那个谁,说你呢,发什么呆!”

汪萌颖的叫喊声把秦浩从思绪中拉回来,“叫我有事吗?”

“过来啊,叫你站我身边来,你躲什么躲,真是的,以后你就跟着我了?记住要叫我汪总,说你是做什么的?”

秦浩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得胡乱点了几下头答应着:“刚刚转业,在部队是个洗菜的,炊事班的。”

“萌颖,你说你这是何必呢,要是真没人要你,咱俩接着好就是了,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你俩绝对一样,不会偏心的,你看怎么样?何必糟蹋自己呢?”刘坤不屑的看着秦浩,一脸痛惜的表情。

汪萌颖这也是无奈之举,抓秦浩当壮丁也是临时抱佛脚,她也知道这不合适,可是,一向不服输的她,怎么可能听的下去这个混蛋说的荤话!

“喂,小子,跟我走,吃香的喝辣的,保证有妹妹给你玩,别跟着这个女人了,怎么样?”刘坤以为自己开出的条件,对方这种土鳖一定会接受,他还不知道秦浩和李岚的关系,以为他就是个捡破烂的,他只是想借着他气一气汪萌颖。

李岚有些小小的局促,想劝几句,又不知怎么开口才好,只得看了一眼张扬霸气的刘坤,拼命的忍着,既然装就装到底好了!

“唉我说,你就是没人要饥不择食,也不至于找这种货色吧?你想想他压在你身上的时候,那都成什么了,还是咱俩和好吧,我还会像以前一样用力的爱你的!”

汪萌颖气的满脸通红,指着他大喝道:“你···你混蛋!说什么屁话呢!赶紧带着你的小贱人给我滚!”

“萌颖你看你,我今天来其实···”

刘坤说着向前两步,伸出手要抓汪萌颖的手腕,可惜,话说到半截,伸到一半的手被秦浩抓了个结结实实。

“混蛋!你他妈活腻歪了?赶紧给我放开!”

秦浩冷笑一声:“汪总,我现在想打人!”

“行,我批准了,随便打,打坏了我包赔!”汪萌颖轻笑着点点头,嘴角却因为太用力,抽了抽。

刘坤撇了撇嘴,故意抖了抖身子,想抖出自己的王霸之气,可惜,眼前所谓的高富帅,压根没什么气势,只是衣着光鲜一点。

相反的,秦浩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双目厉色一闪,顿时,庞大的如江水般的杀气,瞬间将他淹没了。

一个自称炊事班洗菜的兵,却有如此的威势。

“你····你想干什么···放”面对杀气腾腾的秦浩,高富帅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虚。

砰!这一脚,直把近一米八的刘坤踹出有几米远,秦浩根本没有多说话,只是一脚。

最简单的招数,反倒是最有效的!

秦浩的动作干净利索,踢完以后,没有理会紧张的跑过去的李岚,轻笑着嘴里嘟囔着:“王八犊子!”

这时,远处一辆车里下来三个保镖,向这里狂奔过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

在这个时代,能出门带着保镖的不多,由此可见,刘坤的身份的确不寻常,只不过,秦浩压根就不在乎这些。

保镖把刘坤扶起来,“给老子废了他!打死了有我扛着!”

刘坤一声令下,两名保镖顿时向秦浩围过来!

“你们再敢闹事,我就报警了,等警察来了,你们都跑不掉,刘坤,赶紧带着你的手下给我滚!”汪萌颖拿着手机大声的喝道。

“去你妈的,警察来了老子也不在乎!给我打!”刘坤双眼通红,恨不得把秦浩给撕了。

秦浩邪邪的一笑,三名保镖顿时感到一股寒意,当即有两人退后了两步。

“刘坤你不要命了?别太过分!”汪萌颖大声喝道。

看了看眼前的形势,三个保镖显然怂了,根本没有冲上去的勇气。

刘坤生出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想法。

瞪了一眼两人,撂下一句“你们等着!”之类的没营养的话,扶着肚子怒气冲天的上了车。

一旁的女人李岚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浩,道:“除了打架你还会什么?什么时候才能有出息?”

“没出息,但是心里干净!”秦浩冷笑。

一场冲突暂时平息,但是刘坤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我要走了。”秦浩背起背包转身要走。

“别急,咱俩的事还没说完呢。”

汪萌颖的话把他又拉了回来。

秦浩忍不住一阵头疼,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也有责任,那几个家伙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可是我没钱赔你,如果你相信我,东西我迟早给你找回来!”

汪萌颖理了理头发,手机在掌心胡乱转着,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东西我不要你赔了,看你也没地方去吧?你就留下来吧,给我打工。”

“我给你打工?可是我除了做饭什么都不会!”秦浩耸了耸肩。

装的,绝对是装的,端炒瓢的能有这威势?

“会做饭就行了,跟我进去吧,帮我收拾一下。”汪萌颖轻笑着,万种风情尽显芳华。

秦浩本不想答应,可是一想到今天的事,的确是因为自己疏忽,才害得她丢了东西,既然是男人就得担得起。

嗯了一声,秦浩跟着汪萌颖走了进去。

“以后,你就住在一楼的客房,楼上的房间你不能上去,平时只要跟着我就行了,不管我到哪你都得陪着我。”

“那我具体负责什么呢?”

面对汪萌颖的要求,秦浩一阵头大,作为一个男人跟在这么个大美女身边,的确是一件享受的事,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汪萌颖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坐在客厅唯一的家当,真皮沙发上:“以后,你就做我的秘书好了,贴身的秘书。”

“不行!”让秦浩做贴身男秘,这个老兵一时间接受不了!

“这可是你刚才答应的!怎么,你难道想反悔?”汪萌颖激动的站起来。

秦浩摇摇头,道:“我没有反悔,给你打工可以,但是,我不会照顾人何况你我男女有别,你就不怕我对你有非分之想?”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汪萌颖笑脸盈盈的看着他,心里忍不住想笑。

这个男人有点意思!这是汪萌颖对他的判断,虽然被偷了东西,可是她看得出,秦浩根本不是那种人,肯定是被人利用了。

再加上刚才痛打刘坤时的气势,连汪萌颖也被震住了。

作为华威娱乐公司的总经理,汪萌颖的生活过的很殷实,唯一缺的就是一个保护自己的人,加上最近又出了点事情,才决定聘请秦浩保护自己。

虽然仓促了点,可是汪萌颖相信自己的直觉。

秦浩咬咬牙心一横,点了点头:“行,那我就暂时给你打工,直到我还清欠你的东西!”

混职场的女人,尤其是汪萌颖这样也算是混到极致,唯一缺少的就是安全感,就像今天这样的事,如果不是恰巧秦浩在的话,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好了,既然咱俩谈好了,现在跟我走吧。”

“我们去哪?”坐在车后面,秦浩问道。

汪萌颖甜甜的一笑:“做我的秘书你要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跟着我就好,我说什么你听着,该做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得,谁叫自己这么糊涂,翻到这么个娘们手里了。

秦浩耸了耸肩,干脆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他也懒得操心,反正有个美女司机,管她要去哪跟着就是了。

汪萌颖在前面坐着,透过后视镜不时的看一眼后排的秦浩。

这家伙怎么看起来都不像个坏人,这满身的肌肉,更不像是个烧饭的。

“对了,你刚转业,为什么不去找工作,到东平市是来找人的?”

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秦浩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笑,还是出卖了自己,汪萌颖看得出,这是个有故事的家伙。

只有有经历的女人,才能看得懂秦浩的不同,闷骚、狠辣、邪乎。

“你真的是烧饭的兵?刚转业?”

“嗯,偶尔也客串点别的,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兼职杀猪。”

秦浩说着邪邪的一笑。

噗噗···汪萌颖顿时喷了。

第三章:强势美女老总

汪萌颖看着秦浩的眼睛,一脸玩味的笑:“没看出来,你还有幽默感,我还以为你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呢。”

“杀人时我不苟言笑!”秦浩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你杀过人?”

“目前没有,不过,猪倒是杀过几头。”

“净瞎掰!”

丢下一句娇嗔,汪萌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东平市的商业集中区,号称林山省最繁华的商业集中区,云集了各地的名牌,尤其是很多国外的大品牌,在这里都有专门的独立专柜。

不来不知道,来过以后才知道,这里不仅是人群最集中的地方,而且到处都是白花花的大腿和花衣裳。

秦浩顿时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够用了!

夏天,真是个美好的季节!

汪萌颖在前面走着,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我不够美吗?”

“美倒是挺美,只是有些太辣了,时常还是要吃点清淡的好!”

“说什么呢?”汪萌颖美目一瞪,给他一个让全世界都疯狂的白眼,一时间风情万种,引来多少骚客的目光。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这是过客给秦浩的评价。

顿时汪萌颖轻笑着,飘了过去。

十足的红颜祸水啊!

不得不说比她的美貌绝对让人心动!一颦一笑风情万种,绝对是祸国殃民的种子!

接下来让秦浩惊讶的是,在商场里打转时,凡是她摸过的,全部打包装起来。

秦浩不知道她买这么多东西干吗,而且都是男人穿的衣服和鞋子,甚至皮带,皮夹她都没放过。

只见她的青葱玉指只要轻轻一点,伴随着商场专柜经理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指挥,还有导购小姐甜美的笑容一阵手忙脚乱,一件件商品都变成了袋子。

一直到秦浩的身上挂满了各种名牌袋子,汪萌颖才算停下。

不得不佩服一个女人发狂的购物欲望,尽管已经买了十几样各种商品,汪萌颖还在左右看着,不时的走进去挑几样,然后放在秦浩的身上。

这女人是想累死我,还是想把我气死?

秦浩嘴角一扬,一屁股坐在路旁的椅子上,大声说道:“哎呀,累死了,不能走了,再走我真的要去见先人了!”

“少在那装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才背那么点东西就叫累,我还穿着高跟鞋,帮你选了半天的衣服,都没说累,不许停,赶紧跟我走,还有几样没买呢!”

“什么?帮我选的?”

“当然了,要不我买那么多男人穿的衣服干吗,你以为我变态啊?”

秦浩顿时震惊了,看着身上挂着的袋子,大大小小的十多件,无一例外,都是给自己买的。

这么多名牌,加在一起,最少也得几万。

败家小娘们!

这要是在他家,这么多钱得养多少头猪,能盖的了几间大瓦房,这就没了,就换几件衣服,真不值!

可是钱是人家的,人家爱买,自己也犯不着去管。

兴许是看出了秦浩的震惊,汪萌颖在前面自言自语道:“衣服是用来穿的,提升一个人的档次和品味,我可不想走到哪都带着个穿破球鞋的家伙,好歹我也是个老总,丢不起这人!再说了,把你打扮的漂亮点,我看着也舒心!”

话说的不错,可怎么听着怎么别扭呢?

合着自己倒成了吃软饭的了,花女人的钱,这不是咱的风格!

秦浩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

“唉我说你,怎么跑我前面去了?有几个拎包的走老板前面的?”

“路又不是你家的,爱跟不跟!”秦浩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小气男人!”汪萌颖嗔了一句,还是跟了过去。

总算买完东西了,坐在爱丽丝咖啡馆的卡座里,秦浩把袋子全部放好,总算松了口气。

汪萌颖偷偷的在那乐,其实这些东西,本来可以让他们送上门的,可是她故意让秦浩拿着,就是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听不听使唤。

总体看来,还算不错,勉强合格了!

“想吃什么?只管点。”为了犒劳一下这个当兵的,汪萌颖难得的征求了他一回意见。

看着菜单上写的都是看不懂的字,秦浩嘟囔了一句:“都是鸟语,这里是不是什么都有?”

“当然,只要你说得出,厨师就能做,这可是高档咖啡厅,不是街头的大排档!”

“服务员,来我们点餐。”汪萌颖一摆手,一个漂亮的女孩走过来。

秦浩把菜单放下,想了想道:“我想吃煎饼裹大葱!还有炸酱面。”

噗噗····

汪萌颖又喷了。

这厮果然是无敌了,在咖啡厅要煎饼裹大葱,亏他想得出!

看着服务员抿着嘴拼命的忍住笑,汪萌颖一脑袋的黑线,只骂自己不该带他来这里丢人。

秦浩认真的说:“不是说什么都有吗?我就要吃这个,好几天没吃了,馋了!”

这厮还一本正经的,这是想要干吗?

服务员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汪萌颖也被弄的哭笑不得,只得对服务员说:“给我们来一份意大利面吧,多放点辣的给他,然后再来一份披萨好了。给我一份黑客牛排要七分熟,一瓶红酒,普通的拉菲就行,再来一份甜点。”

“还要一瓶白酒,要七十二度的二锅头!”秦浩插了一句。

这厮,整个一个土包子,在咖啡厅还要和二锅头,汪萌颖无奈的点点头,让服务员去拿。

点完菜汪萌颖还有些担心,呆会秦浩能不能吃得惯。

可是,当披萨饼和意大利面摆在秦浩面前,看着这厮挥舞着手里的刀叉,喝着白酒迅速的消灭着桌上的食物时,汪萌颖知道,自己又多情了。

这家伙吃饭,简直跟打仗似得,白酒喝起来像喝水,一碗面一大块披萨,几乎没费劲,三下五除二的全部进了他的肚子。

这简直就是猪的速度,牛的肚子。

汪萌颖干脆放下刀叉,惊讶的看着秦浩,直到他消灭完桌上的食物,忍不住问道:“吃饱了吗?”

“还行,吃了个七分饱,你那个牛排还吃吗?不吃也给我好了,不要浪费了。”

汪萌颖真想问他,是不是几天没吃饭了。

却没想到这厮竟然边吃边说:“吃了三天的泡面,还是这个好吃,就是生了点,要是蒸熟了肯定更好吃!”

汪萌颖顿时觉得自己的三观尽毁。

吃了三天的泡面,这厮难道是非洲来的?还是压根就故意的?

生怕秦浩还没吃饱,汪萌颖又要了一份披萨打包,这才付了钱。

反正看着他吃就饱了,牛排也没了,干脆就当减肥好了,喝了几口红酒,剩下的也全部进了这厮的肚子。

真的怀疑,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被他吃了。

“终于吃饱了,接着咱们去哪?”秦浩拍了拍肚子,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汪萌颖美目转了转,道:“接下来,你得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你不说,我不去!”

“你不去是吧?那好,不听老板的命令,不服从指挥,我现在可以解雇你,你把昨天我丢的东西还回来,刚给你买的衣服大概给个五万块钱,差不多就行了,掏钱,你走人!”

噗噗···

这下轮到秦浩喷了,不是喷口水,是喷血,对,绝对是喷血!

“几件破衣服五万块?大姐,你不会是看我傻宰我吧?”秦浩瞪着眼睛大声问道。

汪萌颖眉尖一挑,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轻轻一拍桌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宰你!那些衣服可都是名牌,上面有标签的,你可以自己去看,居然说我宰你!亏你说的出口!”

“那也是你自己要买的,我又没逼你,跟我有什么关系!”秦浩嘴里嘟囔着。

看到秦浩有些服软了,汪萌颖顿时觉得心情又好了,看着他一边笑一边说:“告诉你,这些衣服是公司给你的福利,你要是听话呢,就免费,要是不听话,一分钱不少的都得给我数钱!”

秦浩知道这娘们现在掐住了自己的死穴,谁叫自己一大男人落魄成这样呢。

好男不跟恶女斗!

秦浩是这么安慰自己的,还不错,感觉确实好多了。

“那你说去哪,我跟着去就是了,不过,我可不当小白脸!”

汪萌颖呸了一声,道:“小白脸,你觉得自己像吗?你愿意我还不干呢,你以为我没人要吗?”

跟在美女身后,秦浩不时的察觉到,一道道愤怒的目光打在自己身上。

秦浩一时心头火气,干脆大步跟汪萌颖并肩走在一起。

谁爱看谁看,有本事你来追!

于是大街上,一个身上挂满高档服装袋子的,穿的稀里哗啦的男人,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个美妙俏佳人,一时间不知引来多少路人的注目。

汪萌颖察觉到秦浩的变化,心里偷偷的在笑。

没想到这家伙还有点个性,关键时刻是个有担当的男人,看来自己选对了!

接下来,汪萌颖开着车,两人到了一栋市中心金阳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从停车场的电梯,来到二十五层,出了电梯秦浩才看到,这里竟然是舞蹈学校。

“小妮子我都到了还不出来迎接我!”汪萌颖挂断电话,在前面七拐八拐的,绕过舞蹈学校的大课堂,进了另外一扇门。

两人刚刚走进去,只见对面,一个打扮时尚的美女,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第四章:美女贴身教授

毕亚薇,人如其名,清新淡雅。

眉如弯月美目含波,发如墨齿如玉,身材高挑,穿一件牛仔拼接百褶连衣裙,更显清新靓丽,一条白色的腰带,随意的扣在她纤细的腰肢上,微微发红的两颊,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萌颖姐,今天哪阵风把你吹来了?这么好心来看我?”

如果说毕亚薇的长相绝对的清新靓丽,夺人眼球,那说话的声音,更是柔软细腻,如山泉水玲珑剔透,沁人心脾。

汪萌颖如果是牡丹花的话,那毕亚薇绝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海棠,虽没有牡丹娇艳,却更显聪颖清纯。

可惜,接下来秦浩才知道,自己看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直接被雷的外焦里嫩,才算罢休。

“亚薇,今天我可是来找你帮忙的。”

毕亚薇看了一眼秦浩,拍着胸脯,一时间花枝乱颤:“说吧,姐的事就是我的事。”

汪萌颖把边上的秦浩拉过来,指着他道:“就是他,我把他放在你这,等我公司的事忙完了就过来领走。”

“什么?”毕亚薇和秦浩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不好意思没说清楚,让他在这呆会,你教他一些礼仪方面的知识,比如谈吐说话之类的,最好交谊舞也教教他,我真有事,来不及了,先走了。”

汪萌颖不负责任的把秦浩扔在了毕亚薇这里,速度很快的消失在电梯里。

只留下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背影。

“姐姐,什么时候回来收货?”毕亚薇轻声嗔怪道。

收货?说谁呢这是?

秦浩一脑袋黑线的站着,被人说成了货物,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那个谁,跟我来吧,先进去再说。”毕亚薇一转身走在前面。

秦浩耸了耸肩,这丫头倒真够干脆的!

跟在毕亚薇的身后,一阵阵如空谷幽兰的香气,不时的飘进秦浩的鼻腔,惹得他心神一阵阵的激荡。

“喂,那个谁,喝汽水!”毕亚薇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苏打水扔过去。

“我叫秦浩。”

也不问问我喝什么,这丫头貌似有点彪悍,跟外表有些不同嘛,有点意思。

“那个谁,赶紧喝完咱俩好快点开始,别耽误我下班。”

看着毕亚薇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秦浩真的想看看,这美人胚子到底能彪悍到什么程度。

话音未落,毕亚薇的手机在桌上唱起歌来。

“看,不负责任的来电话了。”毕亚薇晃了晃手机,按下接听键:“姐···啊···哦···嗯···”

随着表情不断的变换,毕亚薇挂断了电话。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普通,满身挂着袋子的秦浩,竟然是汪萌颖的男秘,这么强壮的男秘书,不会是晚上也接着用吧?

“好好的大男人,竟然做这种工作。”毕亚薇撇了撇嘴,有些看不起秦浩。

毕亚薇也算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要不是碍于汪萌颖的情面,肯定要说他几句。

“走吧,跟我去那边。”

这妞貌似对自己有点不友好,难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间三十多平米的教室,四周都是落地的大镜子,光滑的木制地板,屋内开着恒温空调,空气非常的好。

“萌颖姐刚才打电话来,让我教你一些礼仪和交谊舞,那咱们就先从基本的礼仪开始吧,真是够麻烦的。”

毕亚薇板着脸,面色冷清,倒还真有些老师的范儿,秦浩想起刚才她的样子,当时忍不住笑了一声。

听到秦浩的笑声,毕亚薇绣眉微皱,瞪着大眼睛,道:“那个谁,既然你是来学习的,在上课期间不许笑,要认真听讲!好了,你先回答我,你是做什么的?”

“当兵的,刚转业。”

“当兵的?我看你倒向是逃难过来的。当的什么兵?”

秦浩嘴角挂着笑,道:“洗菜的兵,兼职杀猪!”

“洗菜的?大老爷们洗什么菜,你会做饭吗?”

秦浩嘿嘿一笑,道:“做饭不会,会杀猪!”

毕亚薇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算了,没工夫跟你磨叽,既然萌颖姐交代了,你就得跟着我认真的听讲,把你杀猪那一套给我收起来!”

看着她一板一眼的认真样子,秦浩忍不住想笑,却又不好意思太刺激她,省得一会又生气,只能拼命的忍着。

兴许是看出了秦浩的样子,又或者是刚才的电话,让毕亚薇有些反感,只见她气呼呼的道:“那个谁!你能认真点吗?你是不尊重我还是不想学?”

“没有,不好意思,我是真想认真学,只是,你搞得这么严肃,我有点不习惯,咱们能换种方式吗?”

听说有老师教学生的,没听说过,还有学生挑学习方式的。

心中有些微怒,可是碍于汪萌颖的嘱托,毕亚薇只得耐着性子,道:“好吧,你说要怎么学?”

“你不是说学交谊舞吗?我觉得我比较适合学跳舞,在部队的时候,总抱着母猪跳了,人还没试过!”

毕亚薇顿时七窍生烟,五脏六腑中一股闷气,一下子冲到脑门上,差点冲过去撕了秦浩的嘴。

“你刚才说什么?有种你给老娘再说一遍!”

面对毕亚薇的无名之火,秦浩一脸的无辜:“我刚才说什么了?本来在部队经常扛猪,这都是实话。”

“你··算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老娘今天算是倒霉了,赶紧的别看了,过来扶着我的腰!”

这小妮子倒也够大方,有点像个爷们。

一阵如兰的气息扑面而来,秦浩一愣神的功夫,毕亚薇已经到了眼前,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纤细的腰肢上。

果然好身材,一点赘肉都没有。

秦浩忍不住暗叹。

这样一来,两人近乎于面对面,只是秦浩的身材高大,而毕亚薇只有一米六五的身高,要不是穿着高跟鞋,两人得差上一大截。

就算这样,秦浩还是得微微低头,才能看到她。

可是,这一低头不要紧,毕亚薇雪白的粉颈之下,透过裙子的领口,两团雪白的双峰在眼前若隐若现。

秦浩干脆抬起头,不去看那诱人的风光。

毕亚薇正仔细的跟他说着跳舞的姿势和步法,却发现这厮竟然昂着头。

“你到底还学不学?”毕亚薇嗔怒道。

秦浩暗叹一声难伺候,干脆不管了,反正是你让我看的,不看白不看!

看着秦浩低下头看着自己,毕亚薇的脸色稍稍好转了一些,可是,当她一低头,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恰好把自己的领口,几乎全部无私的放在秦浩眼前时。

顿时,毕亚薇有些明白,为什么这家伙抬着头不敢看自己了。

这妞不但不躲,反倒把胸一挺,大大咧咧的来了一句:“看够了吗?没看够要不我脱了给你看?”

秦浩顿时才知道什么叫悍匪,真不知道这妞到底是不是女人,竟然一点都不矜持。

还有更彪悍的吗?

看到秦浩吃瘪,毕亚薇仿佛打胜的将军一般,又抖了抖前胸那两团柔软,一脸骄傲的神情,挑衅的看着秦浩,眉头一挑。

就在这时,教室的门被猛的推开,三个流里流气的人走了进来。

“哟呵,你俩倒是情意深长啊,毕大美女咱们是不是该商量一下,你这个月的保护费是不是该交了?”

说话的是一个头发像狮子狗的家伙,穿着奇怪的亮片衣服,走路一晃一晃的,嘴里叼着烟,说话时嘴角撇着,一脸的痞子样,身后跟着两个混子摸样的家伙。

毕亚薇绣眉一皱,转过头来看着三人道:“去你麻痹的,你们仨烦不烦?怎么又来这里捣乱,真跟个苍蝇臭虫差不多!”

“哟,嘴巴还是这么厉害哈,要不是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老子早把你给放倒了!这条街谁不知道我金健的大名,你要是说交不起,哥哥我就不要了,肉偿就行了!”

金健说完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毕亚薇也不是好缠的主,顿时气的脸色一白,大喝道:“放你妹的屁,老娘躺在这你他吗敢来上吗?也不怕老娘把你给阉了!”

这妞真是越来越彪悍了,居然称自己是老娘,看来刚才对自己,她算是手下留情的。

不管怎么说,毕亚薇跟汪萌颖都是好朋友,就算有些蛮横,可是,秦浩看得出,这几个家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至少金健这厮还是有点实力的,一会闹下去,怕是毕亚薇要吃亏,秦浩也懒得跟着几个臭虫啰嗦,干脆出手解决了再说。

总不能耽误了自己学跳舞,那可是近距离的接触,这妞虽然横了点,不过这身材嘛,还真是极品。

秦浩忍住想笑的冲动站在毕亚薇的前面,笑呵呵的说道:“这种人渣,犯不着啰嗦,掉了你的身价,让开点,让我这杀猪的来!”

话音未落,只见秦浩气势一变,刚才还笑呵呵的男人,瞬间变的像一头猎豹,虎视眈眈的看着三人。

“妈的,你要出头是吧?好,哥几个,咱三今天把他给废了!”金健大声喝道。

女老板的近身保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女老板的近身保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