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邪王的绝世毒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24: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邪王的绝世毒妃

第1章 穿越被虐

五月的天气,带着丝丝燥热,春风吹动的柳枝,好似少女的曼妙舞姿,有种说不出的柔和。邪王的绝世毒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这样的好时节,是赏花游玩的好时候,那些平日里不出门的大家闺秀们,也偶尔会有前去的。

堪称是来月王朝中,最美好的时候了。

然而,正是这样的好时候,来月王朝的左丞相府,却是有了一丝的不和谐。

丞相府的后院内,一阵阵鞭挞声传了出来。

只听着声音,就能让人想象出被打的人,该是怎样的皮开肉绽。而这声音的源头,则是后院的一座柴房。

临近柴房,只听到柴房中传出了一阵叹息声:“小月,只要你同意解除和太子的婚约,替你妹妹嫁给七王爷,为父便放了你。163生活网

柴房内,一个穿着褐色华服的中年男人眉头皱着说道。而他的目光所看的方向,则是柴房的正中。

此时,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子,被锁吊在那,苍白的脸上,有几道狰狞的划痕,嘴唇干裂的无法开口。

双目无神,隐隐带着一丝绝望。

只不过,却依旧还是不说一句话。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就算是你死了,也还是要解除和太子的婚约,嫁给七王爷的!

太子殿下尊贵无比,怎能是你这种废物可以肖想的?你若是心里还有这个家,就点头!让你妹妹嫁过去,为我左相府争取荣誉!”

中年男人冷漠的话,好似一把剑,狠狠的刺入了女子的心口。随着心里的缺口打开,内心的绝望在不断的蔓延。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人,到底能偏心到什么程度?

这世上,有神吗?有公理吗?若是有……便帮帮我吧。

女子的想法没有得到回应。而中年男人见女子还没有点头,眉头一皱,挥手道:“继续给我打!”

话落,行刑的人鞭子再次落在了女子的身上,皮开肉绽,鲜血染红了身上褴褛的衣衫,女子的视线也渐渐地开始模糊。

若是可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要让这些人,尝到和她一样的痛苦,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老爷,大小姐似乎昏死过去了。”行刑的人停下了鞭子,有些不忍的看了一眼那倒霉的女子,恭敬的说道。

中年男人闻言,眉头一皱:“你们去外面守着,等她醒了再打。版权163shenghuo.com一直到她同意!将凤印交出来。”

说完,中年男人拂袖而去。行刑之人虽不忍,但是却也不敢多言的离开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月光照在柴房中。依稀的落在了女子满是伤痕的身体上。只见女子的眉头微微动了动。

嘶!

疼,刺骨的疼!

该死的,她不是应该跳崖死了吗?怎么还会感觉到疼?而且,这疼法,好似受了鞭伤一般?

女子怀着疑惑,缓缓睁开眼,映入眼中的一切,让她整个人愣了一下。邪王的绝世毒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只见到这里,四周狼藉。月光下,隐隐可以看清,这里的建筑古香古色的,只不过屋子中空空,只有些许柴木,显然,是个被废弃的地方。

她微微动了动手,想要缓解一下疼痛,却听哗啦一声,在看,原来自己竟然是被锁着的?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双手……不是她的。

虽这双手也粗糙,但是,她常年与毒和武器为伍,双手早已变色,虎口处更是有着茧子,这双手却只是略微有些粗糙,偏瘦。

她,是谁?

第2章 被逼

慕容月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而就在此时,只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她醒了没?”

这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慕容月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听过,奈何,这具身体却觉得十分熟悉。

“回老爷的话,还没。网站163shenghuo.com”外面,另一个声音响起。

中年人冷哼了一声,踹门而入。

只这一瞬间,慕容月看清了这个人的脸,而脑子中,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也在她的脑海之中,渐渐清晰。

这种冲击感,让她觉得混乱,甚至隐隐有些要崩溃的感觉。

门口,中年人看着已经醒来却是一脸呆滞的女子,冷哼了一声:“这不是醒了吗?怎么样?小月,你可想好了?

为父告诉你,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不成,就别怪为父不念及父女之情了。”

男人的声音冷漠,带着一丝不耐。

而此时,慕容月的脑子里,记忆终于全部接收。抬起头,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又或许该说,是来月王朝的左丞相,她的父亲。

忍不住冷笑了起来,沙哑到极致的声音缓缓响起:“是吗?只怕你不敢吧?”

“你说什么?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和为父说话?又想挨打了?”左丞相怒极,不善的看着慕容月。

慕容月也不怕,只继续道:“那便打,只不过,打死了我,得不到凤印,只凭你那宝贝女儿慕容惜的身份,根本做不得太子妃。打死了我,与七王爷那边的婚约,又该谁来履行呢?”

慕容月的声音沙哑难听,语气中的嘲讽,让人火大。

然而,左丞相却好似被抓住了尾巴一样,瞪大了眼,张了张口,最后沉怒道:“谁教你说的这些话!”

“教?”慕容月嗤笑:“任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打的半死不活,也都会说这些话。我虽愚笨,但是,奈何父亲愿意下狠手。也只能鱼死网破了。”

慕容月说着,动了动被锁着的手,一副已经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这下,左丞相真的有些为难了,他之所以将慕容月锁在这儿,为的就是让她交出与太子定亲的凤印。

这门亲事,是当年的先皇后在时,和慕容月的母亲定下的,如今,皇后已死,新皇后看不惯先皇后定下的人,再加上……七王爷刚死了第六个王妃,眼下正轮到他们左丞相府献上女儿,这一切,还当真不能离开慕容月。

本来这个女儿蠢笨,没想通这些,所以他才能继续威胁,可现在?

左丞相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慕容月看着这一幕,心中嗤笑不已。这便是人性,欺软怕硬,若是抓住了他的弱点,便会不敢在动一步。

可怜原主,什么都不明白,便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迫害致死。不过,也正因如此,才有了她此时的重生。

得了原主的性命,她必要让原主的愿望达成才好,也算是对这具身体的感谢了。

而现在?

最需要的,还是让这个老不死的将她放下来。

慕容月想着,便开口道:“父亲这样吊着我,凤印我是不会交出来的,不如你我换个方式来谈,如何?”

威胁已经不好用了,左丞相也没打算继续这么折磨她,万一真的死了,他就难办了。只是这话让这个大女儿说出来,着实是有些让人不满。

看向她,左丞相冷冷道:“你想耍什么花样?”

“我想做什么,父亲都没有拒绝的权利,不是吗?再有三日,七王爷便会来求娶,到时……若我不在,你的宝贝女儿便只能嫁过去了。”慕容月笑的嘲讽。

第3章 杏儿

左丞相盯着慕容月,简直怀疑她被掉包了!

如果不是一直有人看着,如果不是她身上的伤口做不了假,他真的有心查一查。看来,的确是他逼迫太过了。

这样想着,左丞相便对人吩咐道:“来人,将大小姐放下来,送回房中好好休养。”说完,左丞相头都不回的离开了。

显然是气的狠了。

人被放下来,慕容月松了松筋骨,只觉得浑身疼的让她想要跳脚,她这个人,是最怕疼的。

因为怕疼,所以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受伤,也就自然而然的,比任何人都要强大。想她慕容月,好歹也是组织里的王牌特工,真是想不到会落得今日这样的田地!

先是被那群贱人给坑了一把,然后又穿越到了这个古怪的地方。不过,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好的!便是今后不用再为了谁去拼命了。

曾经她,只想着能脱离组织,到时嫁一个普通人,生一个和她一点儿都不像的孩子,然后度过一生。

如今,好歹拥有了自由。只等完成了原主的愿望,她便可以寻个人嫁了,然后,完成自己的愿望。

这样一想,慕容月只觉得身上的伤口都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一时间,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这一笑,却将干裂的唇,撑开了。鲜血染红了双唇,让她看上去,多了一丝妖冶。

在这等候的管家,看着慕容月的样子,不由得吸了口凉气。带了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恭敬,对着慕容月道:“大小姐,请跟老奴回去吧。”

檀香袅袅,让简单的屋子里多了一分舒坦,泛白的床幔,彰显了这屋子的简陋。偌大的闺房内,除了梳妆台上的几支金钗,便再无他物。

女子半倚在木床边。苍白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她的身边,正坐着一个哭红了双眼的小丫头。

此时小丫头正在给她包扎身上的伤口。而不远处,老大夫正写着方子。

小丫头的包扎手法很不错,显然是已经习惯了给原主包扎伤口。慕容月漫不经心的听着不远处大夫对管家的嘱咐。

“大小姐脸上的伤,就算是痊愈,只怕还是会留下疤痕了。贵府怎的会在大小姐的脸上留下疤痕?”这老大夫的眉头皱着。大夫的本心让他有些恼怒。

一个瘦弱的姑娘家,被打的连骨头都见了,能活下来,实属不易。一时间,也就带了一些质问。

管家尴尬道:“这……是意外。大夫您的话,老奴会与丞相禀告的,今日多谢大夫了。”说着,管家去送人了。

而屋子中,小丫头一听到慕容月的脸上会落下疤痕,顿时便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小丫头的哭声让慕容月忍不住头疼。

距离她从柴房回来,按照古时候的算法,差不多有三个时辰了,这丫头,就没住了哭!哭的她头都大了!

“杏儿,别哭了。”慕容月压着嗓子,尽量温和的安慰了一句。不为别的,只为这丫头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了原主去心疼的人。

“小姐,我可怜的小姐,您以后该怎么办啊。”杏儿抽噎在着,看着慕容月左边脸上那包扎的地方,想到之前深可见骨的伤口,就是一阵绝望。

第4章 刁蛮小姐

“这样不是正好?这样一张脸,相信七王爷也会看不下去,不愿意娶回去的。”慕容月懒懒的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太子殿下不也看不上小姐了?”杏儿更是难过道。

太子?慕容月的眼底划过一丝嘲弄。只怕原主的死,和这个太子也不无关系。若不是太子的允诺,这左丞相府的人,如何会孤注一掷?

或许在太子的眼中,本就是谁都可以吧?只要是左丞相府的女儿。

那么,一个受宠的二小姐,和一个被嫌弃的大小姐,自然是二小姐更好一些了。更何况,慕容惜的名声在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原主?却是什么都不会。这样比起来,慕容惜自然更适合做太子妃了。

而这样一个男人,她自然是看不上的。

至于脸上的伤?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帮自己治好。可现在?她却是要让这张脸,成为所有人心里的一道疤!

而就在慕容月心中想着要怎么惩治丞相府这些人的时候,只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娇呵声:“慕容月!你给我滚出来!”

这声音娇蛮,又带着一丝任性。

这声音响起,杏儿手里的金疮药啪嗒一下就掉在了地上,她有些慌张的看着慕容月,脸色惨白,好似来的鬼一样。

慕容月看着杏儿这副样子,有些好笑道:“怎么吓成这副样子?”

杏儿却是又哭了出来:“大小姐,二,二小姐来了,您快些躺下,就当没醒过来,奴婢去应付。”

杏儿这话,却是让慕容月第一次的正眼看了杏儿。

她记忆之中有关于杏儿的事情,但是,记忆是会作假的,就好似当初,她也被那些贱人骗了一样。

可此时的杏儿,明明已经怕的要死,还要为她挡在前面,真的是难得。这小丫头生的清瘦,只一双圆眼,清澈见底。

慕容月不由得展颜。

“小姐您还笑?快些躺下,奴婢去应付。”说着,杏儿将慕容月按住,然后便要出去。慕容月拉住了杏儿,懒懒道:“让她进来。”

外面,等了半天不见到有人出来,慕容惜顿时更为恼怒,她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看见躺在床上似乎十分悠闲的慕容月,冲过去,便是一个巴掌。

然而这巴掌却没有落在慕容月的身上,而是被杏儿挡了下来。

“你敢挡我?”来人怒火冲天。

慕容月的神色也沉了下来。与慕容月生的端庄不同,慕容惜模样生的娇艳,好似一只骄傲的孔雀。

一身淡粉色的华服,也与这屋子格格不入。

“二小姐,大小姐她伤的很严重,还请您高抬贵手。”杏儿咬牙,挡在慕容月的身前道。

“高抬贵手?”慕容惜哼了一声,嫌弃道:“她怎么不高抬贵手放过太子哥哥?”说着,慕容惜扒拉开杏儿,指着慕容月道:“慕容月,我告诉你,今日你若是不将凤印交出来,我就杀了你!”

邪王的绝世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的绝世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嫡女腹黑帝18章

    原标题:锦绣嫡女腹黑帝18章小说:锦绣嫡女腹黑帝第一卷第18章滔滔不绝的景仰之情淳于昌敏锐的感觉到两道凌利的目光,转头向这边望来,对上的,是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乍一看眸子里似乎藏着许多的情绪,再仔细一瞧,又什么都没有。眸子的主人见他望来,也不回避,只是勾了勾唇,淡淡施了一礼。淳于昌见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不禁一怔,向她走了过去,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五殿下,这是臣妾长女,阮云欢!”秦氏忙跟了上来,躬身回话,又把自己的女儿向前推,“这是臣妾次女,阮云乐!”“哦,阮云欢!右相府大小姐!靖安侯老

  • 萌娃的腹黑爸比18章

    原标题:萌娃的腹黑爸比18章小说名字:萌娃的腹黑爸比第18章江逸辰,你有病吧嘴唇微微颤抖,只是索性的是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在王子萌反应过来之前,江逸辰就已然是离开,站在了她的面前,冲着发呆的王子萌邪气一笑,“我这么变态,你还爱,你岂不是比我更加变态?”“爱?”而王子萌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似乎是不太相信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一般,好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为可笑的话,“江逸辰,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怎么?看我看痴迷成这个样子,你还就这点和曾经是一模一样。”而自然那边的江逸辰也是直接选择了过

  • 无上魔皇18章

    原标题:无上魔皇18章小说名:无上魔皇第18章修为暴进两个不同的角落里,两双阴冷的眼睛在一直在注视着杨东的身影,目中寒芒闪烁,一道来自于翻天手萧云,另一道则是来自于杨家外府副总管……杨二!“高等元石,没想到这杨东不仅能够修炼了,而且还吞噬了一块高等元石,不行,绝对不能容许他继续活下去,不杀了他,我早晚得死在他手里。”杨二脸色变幻,内心升起了一股深深地骇意,没人比他更了解杨东的可怕了。“他虽吞噬了一块高等元石,却火拼杨越传受了重伤,我若现在出手,他绝对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杨二内心剧烈挣扎着,今日

  • 凌天神皇18章

    原标题:凌天神皇18章小说名字:凌天神皇第18章焚天灭阳可惜,大多数人都不理解陈风的惊恐。吼吼!刘能发出狂霸的虎王啸,啸声具有浓重的杀伤力,众人听了头晕目眩,脑中一片空白,痛得五官扭曲,抱头打转,许多人终于承受不住啸声摧残,吐出腥红的血来。可是奇怪的是,林婉柔专心的看着唐叶战斗,娇脸绯红,却没有受到啸声的一点影响。“想不到虎烈拳的终极杀招,居然是攻击神髓和元神,这一招儿还有点意思。”唐叶脑中嗡嗡乱响,情绪受到波动之余,连脑域识海都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阴影。只是,他的心神远比常人强大,虎王啸虽然厉害

  • 极品护花杀手18章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8章小说名称:极品护花杀手第18章盛情难却见到蓝灵儿拿出来的绿扳指,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林清雪都震惊了,这得是多高明的手段,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扳指取下来,这技艺简直是出神入化!蓝灵儿无趣的撇了撇嘴,骗过你们有什么用,什么都被那个坏家伙看的透透的,一点秘密都没有,她有些沮丧的说道:“好啦,好啦,东西我都交出来了,这下可以离开了吧!”不料蓝灵儿刚一起身,段风便一个闪身来到她面前,两只爪子超前伸着,差一点儿就抓到蓝灵儿的重点部位上。“啊!”蓝灵儿吓了一跳,往后一缩,又跌坐到沙发

  • 神魂至尊18章

    原标题:神魂至尊18章小说名称:神魂至尊第18章三大阁主的到来自从卓文强势将潜龙卫副统领卓连成击败,甚至连正统领卓汉钟主动拜服之后,潜龙卫所有成员都是改变了对于卓文的看法,甚至不少的潜龙卫的眼中对于卓文都是或多或少的多了几丝敬畏的神色。而一来到潜龙阁卓文就大刀阔斧的开始对潜龙阁开始了整改,由于先前卓文所表现出来的强大的实力,所以卓文的整改倒是没有遭到太大的阻碍。一晃就是三天,这三天以来,卓文算是真正的在潜龙阁站稳了脚步,潜龙阁上上下下数百人也都是认可了卓文这个新阁主,只不过潜龙卫的副统领卓连成好

  • 仙医王者18章

    原标题:仙医王者18章小说名:仙医王者第18章倒霉的林媚走出牧烟家里,林丰这才想起来派出所那位苦逼所长还没给他治好呢,好在当时留下的玄气倒也足够他撑到现在这个时候。对于这派出所所长,林丰倒也不怎么上心,虽说当时他抓自己是因为癞皮狗,但无论怎么说,他都是癞皮狗的间接帮凶,要不是念在他不知情,林丰更是懒得搭理他。这样想着,林丰也便下楼,拦了一辆车直接往派出所去。把派出所所长搞定,已经是深夜12点了,刚刚孤狼已经让癞皮狗把案子给消了,所以林丰自然也不需要再在派出所待着。派出所到宠物店的路属于比较僻静的

  • 花都全能高手18章

    原标题:花都全能高手18章小说:花都全能高手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8章很受欢迎张淑芳难道对我有意思吗?王浩东可看不出来,只是小丫头张倩的话,却让他感觉到,她是在提醒着什么。算了,不多想了。王浩东挠了挠头,加快了骑车的速度。追到张倩身边,王浩东和她并排骑着车子,嘴里问道:“张倩,你们学校的学生看起来很多,每年能有几个考上大学?”“我们学校是镇中学啊,本镇唯一的高中,好些个年头了。”张倩歪着脑袋盘算一下,说学校有三十多年历史了。“以前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一般般,升学率不好,这些年招聘了不少好老师,升学率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