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36:13 来源:网络 [ ]

小说: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

第一章 初遇

身上一股浓浓的馊臭味,女孩身上的衣服,已然辨不出原本的颜色,一张小脸上,除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其余地方都是脏兮兮的,瘦小的肩膀上,还背着半麻袋没用完的肥料。来自163shenghuo.com

唯希站在“家”门口,看着半掩着的门,小心脏跳得越加快了。不知道今天回“家”,面对着的,又会是什么呢?

她深呼吸两下,带着小心翼翼和紧张忐忑,推开了门。

环顾四周,家里似乎没有人,她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刚把肥料袋子放到架子上,突然听见自己的小房间里传来声响,唯希的心不禁又提了起来。

她快步走到房门口,里间透出微弱的光芒,唯希一把推开门,只见表姐廖如站在床前,手上拿着的……

唯希心里一紧,瞳孔攸的放大,“这是我的,还给我……”她下意识的扑过去,只想夺回母亲留给她唯一的念想,那条她从小戴着的项链。

奈何廖如比她高出半个头,此时她刻意高高举着,唯希根本就够不着。

“呵,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个宝贝,你的?哼,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了。原文163shenghuo.com”廖如边说着,闻到她身上奇怪的味道,而她脏乱的衣服,也蹭到自己身上。

廖如不耐的推了她一把,而她因为踮着脚,一个重心不稳,就往后栽去。

胳膊撞上矮柜,衣袖挂在柜子一角,立刻就破了一个大口,而裸露在外的鲜嫩肌肤,也划破一条口。鲜血马上就流了出来,顺着已经结疤的旧伤,一路往下,滴答滴答,滴在地板上。

旧伤加新伤,唯希按着自己的胳膊,看着血滴一滴滴的往下掉,她的眼泪也一滴滴的往下落,但她死死的咬住下唇,硬是没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

“表姐,那是我妈留给我的,你还给我吧?”她的言语间,带着祈求。

廖如见她流血了,心里也有点慌了,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但她仍在硬撑着,那项链,很好看,“你,你说是你的,怎么证明啊?”语气却是有些心虚的。

她说完,就朝门口跑去,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小黑屋。

但还没到门口,就被突然冲过来的唯希堵住。

廖如吓了一跳,猛然刹住脚步,她看到唯希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今天的唯希,怎么让她觉得很吓人呢。

“你、你、你要干、干什么?”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说话都打结了。

唯希伸出手,“表姐,我只要我的项链。”语气相当的坚定。说明163shenghuo.com

廖如看着她的手,那小手脏兮兮的,还沾着血迹,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凭、凭什么?”

“给我。”唯希猛然冲上来,去抢她手里的项链。

换做以往,廖如拿她母亲留下的新衣服,昂贵的玩具之类的,她纵然心里不愿,却绝不敢表现出来。

可是今天的唯希,带着一股决绝,甚至还有一丝视死如归,她眼里的毅然决然,连她自己都未察觉。

“啊,你干什么,你这个小疯子,你走开,走开……”廖如吓得惊声尖叫,但这丝毫没阻碍唯希的行动。

廖如被她扑倒在地,但像是跟她较劲似的,就是不肯松开手里的项链。

唯希骑在她身上,死命的掰着她的手指头,终于,项链露出了一角,她手刚碰到项链,突然听见一声咆哮,“小杂种,你干什么?”

然后她感觉自己身体一轻,身体被提了起来,眼睁睁的,看着项链在自己手上和廖如手上,被扯成两半。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扑通”一声,她像个垃圾一样被丢在一旁,但握着那半截项链的手,却是没松开的。

姨父抱起被吓得大哭的廖如,惊叫道:“血,血,哪儿来的血?小如你哪儿受伤了?”

然而,显然受到惊吓的廖如,只知道趴在父亲怀里哭,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唯希垂着头,受伤的胳膊已经有些麻木了,姨父的吼声让她不禁缩了缩脖子,此刻才有些后怕,往日被姨父打骂的场景闪进脑海,刚才的那股英勇,在姨父进来的那一刻已然消失殆尽。

见女儿吓成这样,姨父更是生气,他恶狠狠的瞪着墙角的唯希,“你个小贱人。”说着抬起一脚,就要踹下去。

唯希紧紧的闭上眼睛,已经做好了接下那一脚的准备,不,应该不止一脚。

但等了一会儿,想象中的痛感却没传来,她缓缓睁开眼,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姨父赶紧放下脚,“李、李总。”他这才想起,跟着自己回来的,还有一位大神李毅东。

李毅东从裤兜里,掏出条手帕擦了擦手,眼里隐隐约约的嫌恶,无不在透露出,刚刚不得已出手拦住他的腿,让他有多不爽。

李毅东回头看了唯希一眼,杂乱破旧的衣服,脏得辨不出五官的小脸,还有那一双幽黑的眸子,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她的手臂上,看着连带着衣服和肌肤的血迹,他不禁蹙了蹙眉。

“这就是那个孩子?”

在李毅东面前的姨父,完全是她没见过的一副嘴脸,她看着他一脸的讨好跟讪笑,直觉得恶心。

“是,她就是唯希。”

“好,我带走了。”

进来之前,李毅东已经跟他说明了来意,因而此刻,他并未表现得有多吃惊。只是,对于李毅东的突然到来,他抓不准李毅东对唯希的态度,想起自己刚才对唯希的那一脚,他心里不无忐忑。

“哦,好好好,那李总,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吗?”

“没有。”言简意赅,他转身,半蹲下来,“能起来吗?”

唯希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干净刚毅的面容,深邃的五官,明朗的线条,白净的肤色,再加上一身白西装,她怎么觉得,在这光线黑暗的小黑屋里,他的身上,在隐隐发着光呢。

“可以。”身上隐隐作痛,唯希忍住痛,咬牙站了起来。

“那跟我走吧?”她的反应,不禁让李毅东刮目相看。

唯希突然拉住他的衣袖,眼里带着不安,“大叔,我们去哪儿?”

手上的脏污,瞬间将白色西装染黑。唯希触电般的松开了手,头直直的垂下,小声的说道:“对不起。”

侧目瞥见西服的印迹,李毅东一脸不悦,冷漠的答道:“回家。”

见女孩不解,李毅东嘴里又吐出一句:“我的父亲叫李建明。”

对上边上姨父和表姐,那副要吃人的眼神。唯希想都没想,跟在李毅东身后。

闹钟此时响起,象牙白色的床上,一名妙龄女子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把闹钟关停。片刻后,女子从被窝里露出一张挂满泪珠的小脸。

又梦见初见他的那一天,唯希捂着脑袋,不愿再想起梦里那个真实发生的回忆。

第二章 再次相见

年底的蒋宅,方玉玲正准备带着女儿蒋唯希,去李家给李毅东拜年。

等了一会,见女儿还没下楼,便朝着楼上说道:“希儿,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咯。”怎么说也是人家把人给带那么大的,做父母的怎么样也要过去谢谢人家的恩情。

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嗯,好,安排会议,我就过来。”公司里的突发状况让方玉玲不禁皱了皱眉头。

“希儿,妈妈要去趟公司,不能陪你过去了,礼物我已经让管家准备好了,你在路上小心点。妈妈先出门了,有事给妈妈打电话,听到了吗?”想到希儿和毅东相处时间那么长,要聊点什么有长辈在的话也没那么方便,让希儿自己去也就放心了。

正在专心挑衣服的蒋唯希,听到这话,心里却慌了一下。

自从那次过后,她没有做好,独自面对他的准备。

可心里又在期待着,能见见他。哪怕他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多看几眼也是好的。打定主意,唯希欣然答应母亲。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拒绝了哥哥蒋沐阳的接送,独自一个人提着礼品,坐地铁转出租车到庄园。

古色古香的庄园围墙外,一抹纤瘦的倩影徘徊在李家院外。只见那女子,亚麻黄的长发披落在柔弱的腰间。

白皙的而又精致的脸庞上,一对清澈婉如一汪泉水的杏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关闭着的院门。挺而直鼻子被风吹的通红。薄唇紧眠着。

这座庄园是希儿既想进去而又不敢进去的地方。一路想着呆会见到日思夜想的李毅东该说什么话时,一路走走停停来到庄园门口。该面对的终究还是需要面对,唯希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希儿,别关门,等我。”叶明如见唯希正要关门进屋,赶紧出口叫住。

希儿见叶明如提着红鸡蛋,正疑惑。叶明如嘻笑一声,赶紧解释:“上次我的嫂子肚子痛,是毅东给帮忙送医院去。这不孩子一出生,我嫂子啊,就让我拿着鸡蛋过来,好给他沾沾喜气。”

叶明如的嫂子,那个怀孕的女人?

某根纤细的神经在蒋唯希的大脑里,隐隐跳动着。那天在医院,她看见李毅东推着一个怀着孕的女人,原来,原来是这样。

随即想到,那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唯希的嘴角开始上扬,连带着许久未出现的笑颜也在脸上绽放。

李毅东睡眠一直不怎么好,自从有希儿回到她亲生父母那,失眠的症状就更甚。昨晚借着酒精的晕呼才睡过去。

公司已经开始放假,李毅东也没有什么要见的客户,宿醉后一觉睡到九点多,听到楼下有动静,才缓缓的走到楼下。

原来是希儿,哦,还有跟着的叶明如,都凑到来了这。不禁挑挑眉。恩,快过年了,都来探望孤寡老人来了。

放下鸡蛋,叶明如进来前就看见唯希在门口犹犹豫豫的样子,想来她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聊。家中还有嫂子要照顾,说了几句感谢之类的话,便径直驾车离开了庄园。

跟李毅东相处过的人都知道他,跟人谈生意时,李毅东爱穿黑色西服。一身黑西服的他,经常用他那深邃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对手,两瓣薄唇里发出的磁性声音,让不少女性谈判人员沉醉不已。

极少人知道,其实李毅东穿白色睡袍时,更加诱惑人心。比如,此刻李毅东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呆呆的站着的唯希。

不管是刚剃过胡须,光洁而消瘦的下巴,还是睡袍领口张开,露出古麦色肤色精壮的胸口,都在赤裸裸的诱惑着眼前的希儿。

这种场面希儿以前并不是没有见过,只不过尺度还没这么大。换作以住希儿光看见李毅东轮廓分明的脸靠近一点,心就早已扑扑跳个不停。

这会穿这么少,唯希心里纵使再暗示自己淡定,也无法冷静下来。终于在两人距离只有椅子时,希儿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下去。

棱角分明的俊颜,超长睫毛下深邃的眼眸,疑惑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希儿。

顺着希儿的视线,李毅东注意到自己的仪态,实在是不雅。

薄唇轻启:“希儿,我上楼换件衣服。”

喝酒真是误事,这会睡衣都还没换好就跑下楼来了。

李毅东转身迈着他那1.2米的大长腿,就要走回卧室。

一直呆呆的站着的唯希,忽然伸出柳臂,从背后环抱住李毅东,肉嘟嘟的下巴顶着李毅东的肩。

“不要走,陪我一会好不好?”怕李毅东又像上次那样,转身之后就不再出现,见李毅东要走,唯希已然不顾什么礼数,情急之下抱住了他,只想让他别走。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说话离的近了都有热度。唯希说话哈出来的气哈在李毅东的耳根下,惹的李毅东一个激灵。别样的感觉在李毅东心中流淌,身体诚实的反应,是最好的解答。

李毅东心里很清楚,俩个人的关系不应该这样。可又非常贪恋这样的靠近,最终理智战胜心里的念头。

唯希见李毅东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她心下欢喜,却在下一秒,李毅东用力一点点把唯希挂在身上的手掰开。向前走了一步,拉开距离。

“希儿,不要把感情放在我的身上,回家吧,我们不可能。”他背对着她,让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我们为什么就不可能。”唯希两眼死死的盯着李毅东高大的背影,盼望着他能收回刚才的话。

李毅东身体一僵,缓缓转过身体说道:“我不爱你,这个理由你满意么?”

唯希万万没想到,每个害怕而睡不着的夜里,听着他声音就能安稳入睡的人,竟会回答的如此绝情 。

“你骗我的,对不对?”唯希上前撒娇似的,摇了摇着李毅东手臂。

李毅东不耐烦似的抽回自己的手臂,低下头对上唯希那对清澈的眼眸,一字一顿的回答道:“我不屑骗你,今天我所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

第三章 他的回答

瞪大眼睛,唯希不可置信的望着李毅东,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颤抖着申辩道:“不爱我,你当初为什么不让我死在坪山?”

早已准备好的台词,李毅东调整好表情,认真的答道:“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当初我带你回家,只不过是我父亲所要求的。”

“那为什么,那年出的事,你从来就没怀疑过我?”底气已经在刚才用光,唯希无力的做最后的确认。

李毅东轻笑了声“以你的能力,还不够格,成为我怀疑的对象。”

“若不是心里有我,你会这么多年不交女朋友,不娶妻,不跟任何女子跟的近。却对我百般好,甚至每天都按时到家。”头摇的像波浪鼓一般的唯希,还是不能相信,他会如此绝情。

“女人,呵,不过是你还小,那些不能跟你提起而已。就连自己都记不清上过哪些女人的床上。”面对希儿的目光,李毅东用上了谈判时的眼神,直视她的眼睛。无所谓般的摊了摊手。

唯希的心仿佛被刀割了一般。再也没有勇气直视他的眼睛。他说的每个字都如石头一般,硬生生的砸在了唯希的心上。

唯希垂着头,忍住眼里早已积满的泪水,转身径直的走向大门。

她每走一步,李毅东都感觉自己的心里空了一些,直到,终于到了大门,她即将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这里的钥匙留下。”话说出口,却是毫无温度的语气。

她的背明显僵了一下,而后,就像慢动作般,缓缓的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轻轻的放在门边的鞋柜上。

关上门的那一刻,唯希强忍着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夺眶而出。

她回头看着身后气派的庄园,她在这座庄园里住了八年,如今却无法感觉那里丝毫的温度。这座庄园还是如初来时那样高不可及,庄园里人还是如此的可望而不即。

想想那时,自己对肖晴微还觉得同情,再看看现在的自己,她心里的苦涩更甚。

关门的声音在空旷的庄园里突兀的响起。李毅东手边的抱枕被他毫无预兆的摔了出去。那一道门不紧是锁住了庄园里的物品,更是锁进了李毅东的心里。

钥匙还残留着希儿的体温,李毅东紧紧的握在手心里,站在窗户边上透过窗帘,目不转睛的看着越走越远的希儿。秀发随风舞动。单薄的身影,在空旷的大道上显得格外惹人怜爱。

那么美好的她,应该有一个完美的良人。众人皆知,唯希的少年时,是在自己身边长大,当年肖晴微提出让唯希做为他们的孩子,李毅东的心里是接受的。

一直以来,李毅东也是把唯希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与其说是年龄的鸿沟,不如说是在道德上李毅东就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念头。

直到唯希消失在视线里,李毅东再也撑不住,颓然的坐在奶白色的沙发上。紧紧握着钥匙的手已经泛白。眼睛望着天花板,深邃的眼里尽是哀愁。

等等,希儿今天是自己过来的,门口没有车,这里走到最近的地铁站,至少需要两个小时。

李毅东急急忙忙的找出手机,翻出通讯录,因为紧张的缘故还打错了通电话。好不容易才翻到蒋沐阳的电话。

公司忙着准备放长假,蒋沐阳在工厂检查最后的安全问题。接到李毅东的电话后,蒋沐阳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

前往李毅东家的路上行人比较少,再加上妹妹的容貌辨识度很高,不管是无法让人忽视的大长腿,还是巴掌大小精致的小脸,或者是婉若一汪泉水的大眼睛,都是让人无法转移视线的容貌。

即使那时希儿并没有接到电话,蒋沐阳也是很顺利的路上接到了妹妹。

看见希儿脸上无法忽视的泪珠,蒋沐阳很识趣的什么也没敢问,默默的在市区绕了个大圈,见到妹妹已经擦干了泪水,才敢往家里的方向开。

新年里最开心的要属蒋家,这么多年里的新年,都存在着一个遗憾。如今希儿的回归,给这个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与充实。这个家里再没有一个房间是伤心,再没有一个用餐位是空着。

因为希儿的回归,方玉玲也不再跟公公婆婆怄气。一家人头一次集的那么齐,全家人脸上都泛着幸福的笑颜。

往年肖提楠不想见到唯希,而李毅东又不忍心把唯希一个放在家里过年,所以每年过年王提楠都不会叫上李毅东过年。

今年唯希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王提楠说什么也要把李毅东带到家里过年。舅舅家的孩子们也长大了,从小他们都是听着李毅东的传奇故事长大,这会把人接到家里,他们可高兴坏了。

吃过年夜饭后,王提楠把李毅东叫到书房谈心。

书房里,李毅东把沁好的普洱茶倒好给舅舅后,找了个离舅舅最近的位置坐下。

“东儿,做为你的长辈,你的成就是我的骄傲。可你的私生活,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下,嗯?”王提楠端起茶杯,注视着茶杯,余光却扫向一旁的李毅东。

“舅舅,我想结婚了。您帮我物色个合适的女子吧。”李毅东无比认真的对着王提楠说道。

刚喝一口热茶的王提楠,差点呛到。一个打死不肯相亲的人,这么认真的要人物色人选,要结婚,真是活久见。这无疑是和尚说要把梳子梳头,让人匪夷所思。

“这怎么就想结婚了呢?”心里奇怪是奇怪,也是透着开心,这外甥终于想明白了。

想当初王提楠说好歹说,才把李毅东说服去相亲。谁知道相个亲,李毅东的眼睛就根本就没正眼看过那名女孩。见面不到三分钟就撇下那名女子,去接唯希放学。

“年龄到了,或许是想安定下来了,吴斌钦家的孩子都会叫人了。”突然就想结婚真正的原因,李毅东心最清楚不过。

新年过后,希儿到驾校把驾照拿下。那时不愿考驾照是因为每个雨天,李毅东都会来接,再也不会有期待中的那个人接送,这驾照也就没有必要矫情着不去考。

第四章 订婚

相亲进行的很顺利,马佳佳进入了李毅东的视线。没过一个月,李毅东提出了订婚。

在订婚的前夜,吴斌钦在下班后思来想去来到了庄园。

吴斌钦坐都没有坐下就直入主题:“东子,我们打小就认识,你们总说我吴斌钦是呆子,我也知道比起你们的思维我确实呆。可是我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可能连自己的内心都看不清楚。”

凭心而论从小到大李毅东都是吴斌钦最佩服的一个人,学习好长大后管理公司也是无人可比。

见李毅东不说话,吴斌钦急了起身抓住李毅东还没换下来的衬衣领子“你不爱那个什么佳佳对不对?你心里一直装着的人叫唯希,蒋家小女,那个跟你在一起相互依赖了八年的女子。”

听到唯希这个名字,李毅东心里咯噔一下,面色依旧没改,心里很快恢复平静。“明天我就要订婚了,做为兄弟,你应该祝福我。”

“我不相信你是因为爱她才娶的她,为什么你不肯面对自己的内心。”

“没有别的事,我睡觉了,晚安。记得把门带上,舍得丢下你老婆在家独守空房,就到客房睡。明天早点起给我过来帮忙。”说完李毅东转身上楼。

“东子,从接手公司那一刻,你的眼神里就充满着算计,每个人的价值都在你的脑海里,都是按照价值多少来打分的。但我看的出来,你对蒋家小女是不一样的。”

他没有回答,回应吴斌钦的只有屋外呼啸的风。

“你会后悔的。”说完这句话吴斌钦气的拂袖而去,关门时重重的一关,无处发泄门成为了最好的发泄对象。这吴斌钦直肠子的性格可真是一点没变,一点都不会掩饰。也好,好友中总该有个人如初见时那般真挚。

订婚的地点选在虔情,订婚的很多事情都是舅舅一手包办,参加的人少数几位亲友,当然这些亲友里面有唯希的亲生母亲。

“虔情”是KD集团所有酒店当中,位置最偏僻的,却是每年业绩最好的酒店。

酒店坐落在山间,四面种满了茶叶。当初会选在这建顶级生态酒店,不仅是因为这的环境好,更是因为那里的地理位置,在风水上有天长地久之说。

说来也怪,几乎是在那座酒店里结婚的夫妻,就没有一对离婚的。正因为如此,每年在正月,只要是稍微好点的日子,都会被人提前预订完。

大概是太阳公公也知道今天有喜,许久未见的它也在今天尽职的挂在天空。酒店外红毯铺地,洁白的鲜花整齐的在四周盛开。

作为李毅东家里唯一的长辈,王提楠早早来到订婚所在的酒店。站在门口准备迎接远到的贵客。

才站了一会,王提楠就发现前来贺喜的人,似乎比东儿给出的名单多了许多人。人还在源源不断的到来,都是各大有合作的公司代表。名单是自己给出去的,按理说这些都不在邀请的范围内。

王提楠当机立断,召集员工,按最大规模的喜宴来办。收到指示的员工几乎是立刻前往各自的岗位,把所有东西准备妥当。

离订婚宴还有段时间,按照现在的速度,应该来的及,王提楠松了口气。按这架势客人应该还没到齐,王提楠又继续站到酒店门口迎客。

酒店化妆室内,一席白色礼服的女子出现在镜子里,脖子上挂着一串价值连城的项链。脸上妆容精致,眼神时不时的飘向一旁的新郎,嘴角的弧度一直在微微上扬。

跟女子的欢喜截然不同的新郎,脸上冷到可以媲美冰块,一身黑色西服站立在化妆室里。双眼冷漠的扫过楼下的前来贺喜的人。

没有一丝喜悦的感觉,甚至心里的烦燥感,随着楼下的不断传来高谈阔论的声音,越来越接近发恕边缘。

“东子,你不是说今天会来的只有三十位亲友么?”昨晚俩人的谈话以不愉快结束,但吴斌钦还是按时来到了好朋友的订婚现场。

见来人是好友和他的妻子陈嘉惠,李毅东的脸色有所缓和,随即回答道:“我的确是只派了三十人的请柬。楼下那些人是谁通知的,我并不知情。”

一面跟吴斌钦交谈,余光却冷冷的扫过,不停的在镜子前补妆的马佳佳。

收到李毅东扫过来的目光,马佳佳心一惊,手里的口红也因为紧张的缘故,涂到了嘴角上方。

在两个月前,王提楠有意为外甥物色结婚人选。马佳佳的父亲听闻后,四处求人希望能让女儿与李家少主见上一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天马父就收到了回复,李毅东约了当天中午的饭局。

中午,马佳佳只见,一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向自己款款走来。此刻马佳佳信了那句,见到他只剩下跳动不停的心。

午饭结束后,李毅东便提出了订婚,在订婚结束后会给马家一笔钱,不过这笔钱不是彩礼,而是未来解除婚约的赔付金。

不管是对眼前人的青睐,还是父亲公司的危机,都让马佳佳在第一时间做出立刻答应来的举动。

在订婚的前两天,父亲公司的债主再次上门。别无他法的父亲,不得不把订婚的消息,放了出来,以求债主能看在李家的面子上,缓一缓。

刚才李毅东投过来的余光,冷到马佳佳身体一僵,他大概怀疑上了自己。

昨天父亲的举动,无疑是跟他所要求的低调,反其道而行。外界传闻他十分冷酷无情。手越来越抖,脸上的口红也在跟自己做对,死命擦都擦不干净。

“太紧张了吧,来我帮你。”站在吴斌钦身旁的陈嘉惠,大步的走向梳妆镜前,热心帮马佳佳整理妆容。

李毅东在楼上冷眼看着楼下见谁都热心递名片,不断在客人边上推销自己公司的马父。把消息泄露出去的人是谁,李毅东一看便了然于心。

也是为了提升公司形象把女儿都豁出去了,要是在订婚时候毫无动作,就不是那个自私又贪婪的马父了。罢了反正这场订婚也是互相利用,也没有深究的必要。

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征稿 | 汤计博爱新闻致敬通知

    亲爱的广大新闻学子们:这是一封关于新闻与情怀的邀请函。我想,你曾经在新闻报道中看过些许触目惊心的曝光画面;我想,你对那恪尽职守的新闻前线工作者心怀崇敬;我想,你选择做新闻是因为各种各样莫名而坚定的理由;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着一颗新闻的理想果实,正等待着有朝一日预见阳光,从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尚在校园中的你,带着饱满的理想与一颗博爱的心,用敏锐的目光、灵敏的嗅觉、坚实的笔触去探索发现。不论你遭遇了折戟沉沙,还是已经小有成就,你永远都是新闻精神的传承者。在这里,我们向你致敬。活动介绍“汤计博爱新闻

  • 妈妈没有劝戒沉迷赌博的我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27个故事

    “我蒙着被子落了好一会儿的眼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心中除去愧疚,还有一丝撒谎成功的窃喜。一在家乡买房是父亲的主意。他说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父亲是在县城出生长大的,母亲跟他去沿海城市闯荡时,才生下的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故乡情愫,我不能共情,能做的只有理解。那天,我站在街道旁看去,阔别五年的家乡县城,一如既往的脏乱。残破的砖瓦平房和崭新的花园小区,贫富被一条马路分割开来。因为隔天要上山腰的村镇办理港澳通行证,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晚,距离夜幕来临的时间还很长。闲着无事的我,便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晃荡。渐

  • 才华横溢的西泠八家!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西泠八家”虽以精湛的篆刻艺术扬名,但他们大都精通书法、擅长绘画,在书画创作上成就斐然。如丁敬擅长隶书,继传统自成一家,善写梅、兰、竹、水仙,笔间潇洒,别有韵致;蒋仁书法师颜真卿、孙过庭诸家,行楷尤擅;黄易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觉得古法,是为大家,山水画冷逸幽隽,以淡墨简笔取神韵,有金石味;奚冈四体皆工,尤精行草,山水画潇洒自得,花卉有恽寿

  •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境界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被誉为东方凡高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崔子范以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誉满中华,震撼海内外。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上崛起,并一鸣惊人,成为当代画坛大手笔。崔子范晨起一挥一个职业革命家,一个大写意花鸟画大师,这“双重性”在崔子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他的一生坎坷而又光彩熠熠。崔子范最先启蒙于吴昌硕传人张子莲,从师齐白石,深受徐青藤和八大山人的影响,他从中国写意文化的最高点上脱胎换骨。他到延安,进北京,几

  •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学的事情

  • 山水中的不同皴法,原来是这样!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不同的山,有着不同的质地。古代画家在艺术实践中,根据各种山石的不同地质结构和树木表皮状态,加以概括而创造出来了不同的皴法。同时,在中国画的山水画中,皴法的出现标志着的山水画真正走向成熟。《梦幻居画学简明·论皴》:“古人写山水皴分十六家。曰披麻,曰云头,曰芝麻,曰乱麻,曰折带,曰马牙,曰斧劈,曰雨点,曰弹涡,曰骷髅,曰矾头,曰荷叶,曰牛毛,曰解素,曰鬼皮,曰乱柴,此十六家皴法,即十六家山石名目,并非杜撰。”那关于这些

  • 为什么要注册商标呢?

    前海和创专业从事深圳、前海、离岸公司注册年审报税、国际商际注册、国际公证、闲置香港公司处置、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游戏备案、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ICP、EDI等增值电信类资质申请。定义是指所有人为了取得商标专用权,将其使用的商标,依照国家规定的注册条件、原则和程序,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核,准予注册的法律事实。经商标局审核注册的商标,便是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为何注册简单地说,商标就是商品的牌子,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生产或经营的商品同其

  •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于淏舟在斯里兰卡】当今社会,成绩似乎成了评定一切的基准,对于音乐亦是如此。而我从不爱听学校的音乐课,因此我的音乐成绩总是不很理想,因此我被冠上了音盲的头衔,因此我从不敢在众人面前唱歌。但我又是个好强的人,想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也是可以唱好歌的。于是我来到了银都,于是我遇到了王老师。【在银都艺校的声乐课堂】记得第一节课时,王老师就要求我唱首歌。我犹豫,我彷徨,但又十分坚定地唱起了“喜剧之王”。一曲终了,我以为自己在这里的修行也就结束了,“唱的很好啊”但令我惊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