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40:59 来源:网络 [ ]

小说: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第一章

窗外乌云翻滚,闪电撕破长空。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咚….”

凌如兮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倾盆大雨席卷而来,远方迷离的万家灯火也一并被雨水吞噬的干净。

索菲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冷气开得很足,凌如兮站在房里,望着对坐那扇紧闭的卧室门,那轰鸣的雷声摄的她肝胆俱裂,握紧拳头,凌如兮不由发觉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父亲的公司被恶意打压、天恒一夜之间易主,凌如兮还未清楚明天那个即将接管天恒的男人到底谁,接到的却是医院的病危通知书。

天恒是父亲凌寻寅一辈子的心血,可噩梦就像这场暴风雨来的极其猛烈,凌寻寅试图挽救过,但在这场歼灭战中,表面不过是星云头龙企业之间的战争,私底却是血型风雨的争夺,伴随着‘天恒’收购案的尘埃落定,凌如兮倾家荡产。

父亲心力憔悴病倒了,结果查出是胃癌,如兮眼前浮现医生们陌生而嘲弄的眼神,如果她再筹不出钱,他们会被立马赶出医院。

所谓人走茶凉、冷暖自知,或许是这个道理吧。从前,家里门庭若市,而如今门前罗雀。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凌如兮咬紧苍白的唇瓣,在星云他们没有立足之处,但即使她什么都没有,也绝不能没有父亲。

卧室的门缓缓而开,男人一袭白色浴袍淡定走出,凌如兮的眼底一片濡湿,直到看着男人越走越近,终于,她握紧的双拳渐渐松开,哑着声音说:“萧云先生,您好。”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眼底隐藏着几分狠绝,城府颇深,只是轻笑,望着眼前的凌如兮,被淋的像落汤鸡,说实话,初识这女人的确很倒胃口,可是…看看那双桃花眼,满满的莹润,就像一潭湖水,波光潋滟。

该死,他那个傻弟弟就是中了这个道。韩萧云蹙眉,上下打量着:“听说你站在门口几个小时就为了见我一面?”

凌如兮一怔,她想过很多办法筹钱,找过曾经父亲手下的亲信李叔叔,他人自有为难之处,她不是不能理解,可父亲病危,却没人肯帮他们渡过燃眉之急。

李叔叔递给她一张名片:“小兮,不是李叔叔不肯帮忙,只是…你…还是去找韩先生吧。”

韩先生??他叫韩萧云,盛名集团执行总裁,在星云也是数一数二的地位,听过此人大名,却从未见过。原文163shenghuo.com

凌如兮照着名片上的地址就连忙赶来,期间遇上暴风雨,她无心顾暇,被雨水冲洗的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衣服、头发、眉毛、连睫毛都颤着雨水,屋子里的温度很低,冷如霜刀。

凌如兮站在那里,像只溺水的流浪猫,头发上的水一滴一滴落在油光可鉴的地板上。

她稳住自己的气息:“萧云先生,今晚到访确实很冒昧,但我真的有要事相求。”

“噢?”男人微侧头,倨傲而戏谑的凝视着她,故意反问:“什么事?说来听听。”

韩萧云一脸饶有兴致的模样,转身拿捏起桌上的高脚杯,轻摇、微珉,挖着坑,就等着这女人往火炕跳。

“我…需要钱。”

钱???呵呵…刚见这女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一谈到钱,那女人眼底的雀跃全然落入他的眼底,他继续轻笑,高挺的鼻梁,硬朗的线条,勾勒出最冷冽的容颜。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钱?你要多少?”

毕竟这并是一笔小数目,特别是对方似乎有肯帮忙的迹象,凌如兮细声的说:“五..百万。”

韩萧云昂头饮尽杯中的威士忌,整个过程都很缓慢,他侧脸轻瞅她,那眼里一丝寒光,就如呲牙的恶狼,那一刻才让凌如兮感到一丝后怕。

“萧云先生,我知道这并不是个小数目,但我保证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还给您,但我现在真的很急需这笔钱。”

韩萧云凑近她,垂眸细看,凌如兮的呼吸却被他突来的靠近而扰的混乱,他身上几分威士忌的醇香,让她有些畏惧…更让她迷乱:“我…现在真的需要钱,李叔叔让我找您,他说您一定会帮我的。”

李叔叔??呵呵…不过是他安排的临时演员而已,要不然这样她怎么可能乖乖上钩呢。

原以为她是怎样的女人,也不过如此,轻薄的衣衫湿透,紧贴着她瓷白的肌肤,他反问:“我为什么要借给你。”

凌如兮一怔,颔首迎上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却被堵的说不出话。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他看着她瞳仁里映着自己放大的面容,邪佞而冷漠,他几乎从唇中迸出:“那…要看看你到底多有诚意?”

第二章

凌如兮的身子微微后退,她垂眸,终于双腿直直的跪在地板上:“萧云先生,求你借钱给我。”

“怎么求?”

父亲再拖下去会病入膏肓,母亲早逝,她不想再失去最亲的亲人,凌如兮重重的磕下:

“求你,萧云先生?”

可韩萧云不语,她磕了九十九下,每一声都在乞求他,额头被撞的微红,涔出淡淡血迹,眸中再也隐忍不住的濡湿。

韩萧云抬起她的下颚,冷冽的说:“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她一怔。

“最讨厌一副哭丧的脸,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多倒胃口。”

凌如兮身子冰冷,不由的冷颤,韩萧云有些意兴阑珊,狠狠的甩过她的脸颊,起身,身下的女人却牢牢的扯住他:“萧云先生,求你给次机会,你要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不,她已经走投无路。

韩萧云挑挑眉:“噢?呵呵,什么要求,你都答应?”

她连忙点头,他继续问:“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凌如兮一怔,身子不由的跌落于地,韩萧云从书柜中取出一份合同,扔在她眼前:“看看吧。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翻开,凌如兮看着字里行间那两个敏感而羞辱的词眼——床奴。她觉得冷,手指不禁哆嗦,心像坐上凌霄飞船,被抛向高处,又摔的粉碎。

“凌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他笑,像个猎者等待着落网的猎物:“欠钱还债,天经地义,还需不需要我一字一句念出来吗?”

不…不需要。

她看的清清楚楚,合同有效期间,她是他的床奴,任何时候只要他想要,她就挥之即来,呼之既去。

凌如兮受辱的咬紧唇瓣:“不…”

他沉下脸:“呵呵…不是说什么要求都答应吗?看来…”韩萧云的手指顺着女人柔润的线条一路划过、直到锁骨,引得她一身颤栗:“看来,凌小姐,真的很没诚意。呵呵…那请回吧。”

“不…”凌如兮抓住他的手臂,强忍的说:“我签…”颊边大珠小珠落玉盘,更是梨花带泪,楚楚可怜:“只要我签,你就给我钱,不许反悔。”

“当然,你也可以不签,我不喜欢强人所难,但你不考量考量自己到底值多少钱?”讥诮的话语在她耳畔响起。

“……我签。”凌如兮垂眸:“我签。”

韩萧云捞过沙发上的睡衣扔向她:“把自己洗干净点,要知道我从来就讨厌脏,以后给我记牢点。”

花洒温润的水珠游过肌肤,凌如兮的身子滑下,紧紧的环抱住自己,她记得一句话,难过了,就蹲下身抱抱自己,也原谅自己。

爸爸,这样的小兮,你还会喜欢吗?

凌如兮穿上睡裙,透明的镂空蕾丝,几乎将她姣好的线条暴露的够彻底,几分羞辱涌上心头,她从没穿过这样大胆的睡衣,胸前的红润突出,就连女人神秘的三角地带都若隐若现。

她赤着脚走出,韩萧云刚好兴致盎然的把玩着手里的合同,看着她走出,他放下,走近,嘴边一抹邪佞,很满意,这睡衣果然很销魂,当然混淆授予的是这个女人。

凌如兮有些害怕,男人炽热而直直的眼神让她无地自容,脸颊不由的火烫,他冰冷的眼睛充满嘲笑,韩萧云在心底暗自喃喃:凌如兮——

“把衣服脱了。”他简单的命令。

凌如兮后退几步,却硬是被他拖了回来,他眯起星目,倨傲而危险,低语:“现在想逃?”

他拉着她的手臂,将她粗暴地扯起来,推倒在床上,他利落地轩开她的睡衣,覆了上来。凌如兮疯了似地挣扎起来,手捶着他的肩膀,双脚胡乱地踢着,混乱中,竟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腹上。

韩萧云被扰的不厌其烦,一躬身,反手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地甩在她脸上,愠怒的低吼:“不自量力,你这是什么模样,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我立马解除合约,你信不信,我遮住你的头顶,就让你不见天日。”

她怔着,咬牙忍泪,她是鱼肉,他是刀俎。眼前浮起父亲的容颜,根根银发,若隐若现,父亲的脸颊满是慈爱与沧桑。

她绝望地看着他,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破裂在冰冷的空气里。看到她眼里的退缩和软弱,男人舔着她的耳垂:“乖一点,你还想继续活下去,是不是?”

第三章

他冰冷的呼吸刺穿她的耳膜,凌如兮似乎认输了,闭上眼,颤抖的双手从他肩上滑下来,手指不经意触碰到他胸前的红润,韩萧云一阵颤栗。

他低吼一声,撕裂了女人的睡裙,扣住她的侧脸,狠狠地吻下去。她微颤的乳房如同一个羞涩的邀请,他咬住她粉嫩的乳尖,修长的手指强劲的扳开她的大腿,他的呼吸炙热,浓烈的喘息说明他开始享受,但身下的人,十指紧紧攥紧被褥,强悍的腰身埋在她腿间,身下的欲望如猛兽,杀机腾腾。

他痛恨眼前美丽的身体,韩萧云猛地抓住她头发,他就是要她看着,凌如兮疼的蹙眉,却执拗的不肯吭声。

占有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她眼睁睁地看到,不准忽视,韩萧云仿若听到心底的黑羽天使在忿忿的喊着。

“咚…”窗外又一个响雷,闪电划破长空。暗夜里,身下的女人浑身颤抖,但是很快,嚎啕的雨声和阵阵的响雷淹没了一切,什么都没剩下…

……

凌如兮睁眸,朦胧间男人已穿戴整齐、西装革履,他转身,随意的把玩着尾指上的白金戒指,清晨的晨曦下,泛出一层光圈,她看着,映的眼前的男人不那么真切。

那双鹰爪般的眸子,仔细一看才探出几分锐利与坚毅:“二十五号。”他随意的瓢了一眼腕上的rolex:“知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她思忖,今天就是七月二十五日,但是凌如兮记不起有什么特别,韩萧云冷笑,她当真是不记得了。

“砰”

韩萧云摔门而去,凌如兮微微转身,身子很疼,但都不及心底的哀切。床单上血迹触目惊心,可是让她更惊颤的是枕边那五百万的支票。她拿起,蜷起身子抱着自己的膝盖,似乎这样能缓解一下身体的不适,她疼的厉害,昨夜韩萧云强壮的身体覆在她身上,在她耳边冰冷的呼吸,用无比残酷的声音对她说:“凌如兮,看清楚到底是谁在上你?”

他毫不顾忌地占有她,偌大的席梦思床上发出吱嘎的声音,仿佛某种惩罚,毫不怜惜。

她意识瞬时空白,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痛的无以复加,手腕被韩萧云扣在头顶,她咬着唇瓣告诉自己,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只要有了钱,父亲就有救了。比起父亲的安危,这些痛苦与屈辱,都算的了什么?

可是,韩萧云离开时,她终于忍不住了像只小动物一样绝望地呜咽。

……

清晨的空气有些微凉,韩萧云坐上布加迪的后座,助理已经等候多时,越过后车镜助理看着老板渐渐沉下的面容,韩萧云冷冽的低语:“去墓园。”

“是,老板。”

越过都市的街头,车窗外的风景由钢筋水泥筑成的高楼渐渐幻化成绿树葱葱。天空是土耳其的蓝,却偶然带着几分特有的孤寂。

布加迪缓缓驶入郊外的墓园,韩萧云的心很凉,手捧一束马蹄莲,纯白,是世间一切颜色的初始。

他止步,俯身,将马蹄莲放在墓碑前——韩泽之墓。今天是弟弟的忌日,看着墓碑上弟弟的照片,永远停留在最青春宝贵的二十岁。

韩萧云取下墨镜:“小泽,哥哥来看你了。”

小泽一直在笑,记得有句话,死不是生的终结,却是生的另一种方式一直在延续着。是的,小泽从未离开过,却一直住在他的心底。

……

“哥哥,你有过悸动吗?”

韩萧云还记得,那日小泽推开他的卧室,依靠在门前,脸上满是窃窃的欢喜,他第一次带着忐忑的心情问哥哥,你有过悸动吗?

“什么悸动?”

“一靠近一个人就会心跳如鼓,看着她的眼睛,像一潭湖水,要将我溺毙了。哥。”

他的小泽一直很单纯、腼腆,但是…韩萧云挑眉试探的问:“小泽恋爱了?”

一语击破,韩泽被问的脸红,他喏喏的说:“哥…我是来问你的,你有没有遇到过让你心动的女生呢?”

韩萧云笑了笑,重要的不是他遇到,而是小泽遇到了:“小泽,哥哥是商人,感情对我来说,只是用于权衡利益。”

那时的韩泽饶是意兴阑珊,韩萧云走近他身边:“可是,告诉哥哥,你是不是遇见喜欢的人了?”

……

韩萧云静静的矗立在弟弟的墓前:“我见到她了,小泽。”是的,他终于见到那个让小泽心动的女人——凌如兮。

可她竟也是害死小泽的元凶,那个狠毒的女人,就是带着这几分孱弱,迷了小泽心窍,毁了他原本丰富的人生。

第四章

韩萧云恨她,双拳不由握紧,昨晚他就是狠狠的穿刺她的身子,但怎么也不够,一想到单纯的小泽,一股恨意拥入心头,不够,他甚至强硬的扳过凌如兮的身体,让她像狗一样趴着,让她尝尽屈辱,践踏她的自尊。

穿越记忆的河流…

大学周年纪念活动的舞会上,腼腆的韩泽第一次遇见凌如兮,那日她穿着珍珠粉的长裙,长直飘逸,在人群里,韩泽的视线一直未曾离开过凌如兮。

偶尔她回头,韩泽心跳如鼓,羞涩的偏过身子,又偷偷的发觉原来凌如兮并不是看自己,不知怎么的有些失落。

韩泽的嘴角悄然上扬,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以为他的世界除了哥哥,再也没有其他色彩。

“小泽,你在干什么?”

韩萧云推开韩泽的房门,最近小泽很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对着画板,一呆就是一整天,韩萧云夺过画纸,小泽才反应过来:“哥,不要看。”

但已经来不及,韩萧云怔怔的看着画纸上的女人,栩栩如生,跃然纸上,柔顺的长直,乌黑的双眸,小巧的鼻尖,唇边轻笑,画纸上映下三个字——凌如兮。

“就是这女人。”

韩萧云用的是肯定句,从第一眼见她,就带着势不可挡的霸气。

“哥…”

小泽被问的脸红,那日在舞会上凌如兮的身影让他无法忘怀,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身旁的同学:“那女孩叫什么名字?”

听说他是美术系的系花,可不知怎么的韩泽讨厌众人注视她的感觉。

“老师给我电话,说你上课走神,”韩萧云挑眉:“原来是在画女人。”

“哥…我…”

韩泽垂眸,以为哥会责骂自己,但韩萧云坐在他身旁:“你喜欢她?”

从来未见小泽茶饭不思:“喜欢她什么?”

“她很美,”提及凌如兮,韩泽的脸颊是淡淡的笑意,久违的雀跃:“笑起来的时候更美。”小泽低头:“我听说如兮家境不俗,但对人亲切,没有富家女孩的骄横。而且她很会亨调,身边有好多朋友,”他支唔的说:“小泽也想有很多朋友。”

从小因为目睹父母感情的不和,相同的成长还境下,但他和小泽却截然不同,他学会坚强,知道肉弱强食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变强大。

他是个商人,追求的是物有所值,只对有价钱的商品感兴趣。

可小泽变的胆怯,自闭,韩萧云疼爱弟弟,当听小泽说也想要很多朋友时,他许些欣慰:“小泽若是喜欢,就慢慢靠近她。”

“我可以吗?哥”

小泽很迷茫,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呆在她身边吗?他喜欢她的笑,喜欢她对人和蔼,更喜欢她一个人静静的绘画,晨曦下的她,像镀上一层光晕。

………

小泽开始变得开朗,这些细微的变化都落在韩萧云眼底,吃完晚餐,小泽兴奋的告诉他:“哥,放学在路口碰巧遇到如兮,她今天好像很开心。”

“是吗?”

韩萧云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不知道她手上抓着什么纸条,她边看边笑。”

他开始成了小泽的倾诉桶,每天谈的最多除了凌如兮,还是凌如兮,可小泽不亦乐乎。

“所以小泽也很开心?”

韩泽羞涩的点点头:“哥哥喜欢我吗?”

“当然。”韩萧云轻点头,他宠爱小泽,若是谁动了小泽,他定不会轻易放过,可他傻弟弟胆怯的问:“那如兮也会喜欢我吗?”

“……”

小泽的逻辑真让人啼笑皆非:“只要小泽勇敢的告白,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

——

“我今天的衣服好看吗,哥。”韩萧云轻笑,晓泽活跃多了,什么时候开始尝试淡淡的颜色。

“小泽穿什么都好看。”

……

“哥,如兮今天对我笑了。”

……

“哥,我今天悄悄的和她走一路呢。”

……

韩萧云静静的矗立在墓碑前,心底哀切:“小泽,哥今生最后悔的事就是鼓励你告白。”

有一段时间小泽变得许些沮丧,韩萧云俨然察觉,关切的问:“小泽看起来很不开心呀。”

“今天又有人向如兮告白了。”韩泽的确很沮丧。

不知什么时候起,凌如兮的一举一动已牵挂者小泽的情绪。

韩萧云轻笑:“那小泽也要告白啊,要让喜欢的女生知道自己的心意。”

“哥都是这样追女生的吗?”

韩萧云汗颜…这…难道告诉小泽,他从来不追女人,身边的莺莺燕燕他忙都忙不过来,扰的他不厌其烦。

但是小泽单纯,没经历过男女之事。

可韩萧云怎么也料到弟弟的告白竟成了人生的终点。他也永远失去了小泽,是那个女人,那个让小泽悻悻念念的凌如兮。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撒旦索情 或 女人别想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世医妃第13章新解老佛爷皇太后的眸光落在温意的小腹上,最后,略微叹气地摇头,“你们都坐吧,别站着了。”温意闻言,一时想不起应该先谢恩,便径直走到椅子前打算一屁股坐下去,却看到洛凡对着太后福福身子,依旧脸色柔婉地道:“妾身谢太后娘娘体恤!”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对宋云谦道:“三儿啊,侯爷家两位千金,如今一个是你的王妃,一个是你的侧妃,你千万不能厚此薄彼,喜欢这位,便冷落了另一位啊,所谓家和万事兴,小家要处理和睦,你这个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神级透视第十三章组织部部长“一江,贺丰年的儿子太无法无天了,不但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人家欧阳志远的朋友,还当众开枪,你快去处理这件事!”市委组织部部长罗一江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加班,接到父亲的电话,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个欧阳志远昨晚救了父亲,欧阳志远的工作,正是自己的给高新人民医院打过招呼才解决的。当众开枪还了得?罗一江立刻把电话打给了局长赵明剑。“赵局,你们贺副局长的儿子正在老坛子饭店闹事,还欺负我老父亲的朋友,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蜜妻难嫁013你身材好好回想起当初司岳云对她的评价:你是个好姑娘,可是你有时候太安静。说好听些这是大家闺秀,说不好听,简直有点不解风情。顾安童苦笑了下,她就是这样的人啊,很难改不是么?卫生间的门忽然间打开,司振玄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从冰箱里取出一瓶苏打水,略有点奇怪的看着还在窗边吹风的顾安童,“你别告诉我,你这是紧张的。”顾安童立刻转身,双手撑在窗台上,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她确实是紧张,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相处。“别总在那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爱能封喉莫小阮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心痛的。但看到这一幕,她一颗心还是会疯狂地疼着,像是被什么东西扯开了一样,疼的蚀骨……身边陪着她的人是程家明。程家明心疼的看着她,轻声叹息,“小阮,你这有是何必?你总是这样折磨着自己,苦着自己,你怀孕已经够辛苦了,你又何必来祭拜这个女人?”莫小阮很平静地说,“我用了她一对眼角膜,这本就是欠她的……”自从她知道她用了安茹言的眼角膜后,她就会每年来祭拜她,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极品升官第013章组织决定傍晚四点四十五分,梁健在车里等莫菲菲。车子开出了政府大院,梁健才跟她开口聊天,“今天去市区,见男朋友啊?”莫菲菲道,“我哪里来的男朋友,除非你是我男朋友?”莫菲菲虽是大学生村官,年纪二十四岁,比他小了几岁,但说话爽快,爱开玩笑,所以梁健对她说的话也不会当真,也跟她开玩笑,“你说是就是啊。”“你不怕你老婆回家让你跪搓衣板?”转过脸呵呵笑着。梁健不甘示弱,“现在流行跪键盘了。”“看来你真的是外面女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5章狭路相逢小喻看着穿着跟气质都不凡的苏涵,眼中带着敌意。她微微仰头,看着她,“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苏涵。”苏涵没有忽视这女孩的敌意,回答却不卑不亢。小喻一边低头记着苏涵的名字,一边碎碎念,“长得这么漂亮还来万江当什么清洁工,出去卖岂不是更赚钱,进来做什么呀。”女孩说的话极其刻薄恶毒,一字不漏全落在苏涵耳里。“我只知道长得漂亮的女人不一定要去卖才赚钱,长得不漂亮的肯定是倒贴都没有人买。”苏涵凉凉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如秋色第13章惊心动魄黑暗之中,童瑶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以前还笑妈妈是阿Q精神,现在竟得以同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了,既可笑又可悲吧,但还能怎么办呢?现在的她,如果不自我安慰一下,她真怕自己会被紧张、害怕、羞耻、无助等等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情绪给搅和得崩溃掉,她其实没那么坚强。老躲着做缩头乌龟也不是办法,良久,童瑶终于缓缓掀开了被子,室内依然漆黑一片,她是不是可以走了呢?身边的人没有动静,当童瑶准备下床离开时,才发现男人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13章李宗面无表情的讥讽回到A市,已经早晨了。公司派出的这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的直接开回公司。周小素下车。另一边,李宗把阮白的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找你。”阮白点头。推着一个行李箱,两人跟周小素和李涛说再见,之后走到路边,叫出租车。李宗想,明天就去买车。没车太不方便。阮白又困又累,昨夜在车上睡了两个多小时,但车上总归是睡得不舒服。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手机却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