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豪门第一甜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42: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豪门第一甜心
《001》 纯银十字架

A市,夜晚十点,市中心的天堂酒吧。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酒吧内,此时已经是喧闹无比,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

冷语诺独自坐在靠近舞池的座位上,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按着太阳穴,望向舞池中间疯狂贴身热舞着的一对俊男靓女。

男的高大帅气,女的明亮动人,激/情四射的舞姿惹得周围阵阵尖叫。

冷语诺看着忘我的两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天是学姐于茉莉的生日,男友唐泽却好似今晚的男主角,这一幕,看在眼里,觉得异样的刺眼。

伴随着阵阵尖叫声,男友的手放在学姐被紧致的短裙包裹得诱人的小腰,如若无人的上下摆动着,一咬牙,抓起桌上的酒瓶,头一仰,咕噜咕噜将酒倒入嘴。

“咳咳!”

冷语诺让呛得咳起来,目光却终始没有离开过眼前这俊男靓女,只见他们越扭越疯狂,动作越来越夸张,干脆低下眼睑,眼不见为净!

不就是跳舞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自嘲得得再次高仰起头,将瓶子里的酒喝得一滴不剩,整瓶酒下肚,本来就毫无酒量可言的她,此时头开始晕眩起来。

眼前的景物飘起来,舞池的人仿佛不知道疲倦疯狂摇摆着,胃里赌得难受,嘴角扯了扯,扶着玻璃桌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得往洗手间走去。阅读163shenghuo.com

“哇!”

冷语诺在洗手间狂吐起来,吐了好一阵才摇晃着站起来,这酒量,可真不敢恭维,若不是心情郁闷……算了,下次再也不喝了!

甩了甩头,拉开洗手间的门,往外走去。

刚跨出洗手间的门,对面的男洗手间旋转出一对紧紧拥抱着狂啃的人儿,横在过道中间,挡住了冷语诺的去路。

男的背朝女洗手间的门,一袭黑色的紧身衣包裹着健硕的身子,完美绝对的标准身材。女的穿一件镶着钻石的宝蓝色裙子,双手抱着男人的头,十指抓着男人的黑发中,如发/春的猫一样,上下抓着,一头酒红的卷发,随着激吻晃动着,双眼紧闭,又长又白的腿蛇一般得绞着男人的腰,男人的大手回应着女人的热情,从上滑下,忘情得沉浸在激/情里,仿佛忘记了这里,是公共场合。

冷语诺目瞪口呆得望着这惊人一幕,忘记了呼吸。

“嘭!”

两人过于忘情,男人往后倒,一下将冷语诺撞到洗手间的门上,顺便还重重得踩了一脚。

“啊哟!”

随着一声响,站立不稳的冷语诺让推得倒在门上,头让撞得眼冒金星,眼前的景象更是飞快得晃动起来,胃里一阵排山倒海,张开嘴,往前一俯身,“哗”一声没头没脸的吐了起来。豪门第一甜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男子听到呼叫,忙放开了巴在身上的女人,身形一闪,优雅躲开污秽物的攻击。

随着一声恶心的呕吐声,正在无比享受着的女人,心神还未拉回便被冷语诺结结实实的吐了一身。

白花/花的衣服前两团汹涌,此时正好充当了容器,将吐出来的脏东西,装得满胸口,方便又环保!

“啊!”女人漂亮潮/红的脸瞬间变得铁青,咬牙切齿得望着吐得双眼迷离的冷语诺,眼中冒着火花,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

躲过一劫的男人此时双手插兜斜靠在起道的墙壁上,眼角似笑非笑得望着狼狈不堪的女人,又望了眼只顾豪吐的冷语诺,嘴角噙起一抺邪笑。

“你眼睛瞎了是吗?没看见人啊?”女人怒骂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擦。”冷语诺见闯了祸,慌忙从手提包里取出纸巾,试图帮这个好看的女人擦试干净,眼角的余光睨了眼站在旁边袖手旁观的男人,只看一眼,心便莫明其妙的慌乱起来。163生活网

这个男人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伟岸的身材,肤色古铜,五官轮廓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嘴形,乌黑深邃的眼眸,显得邪魅不拘,让人不敢直视,而此刻,这张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滚开!”女人杏眼圆睁,一把将冷语诺推开,扬起手便往冷诺语的脸扇去,旁边的男人却突然抓住了女人高扬的手。

“宝贝,我不喜欢脏兮兮的女人,赶紧去洗干净,别浪费了大好时光,嗯哼!”

女人听男人如此说,将怒火收起,露出一个娇媚的笑脸,身子似无骨一样往男人身上靠去,男人皱头蹙起,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松开女人的手,很明显得往后退了步,女人的身子扑了个空。

女人感觉到对方的排斥,身子微微僵了下,继而娇滴滴得赔笑道:“凌少,真是不好意思,要你多等会了。”

被唤作凌少的男子,耸了耸肩,不再多说只言片语,漆黑如墨的眸子淡扫一眼冷语诺,转身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冷语诺分明看到他颈间一条精美的纯银十字架。

《002》 心情很郁闷

“算你走运!”待到男人走远,女人这才转过头,恶狠狠得瞪了一眼一脸歉意的冷语诺,气呼呼得蹬着高根鞋疾步走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冷语诺拍了拍心口,吓死了,还好运气好,这些有钱人没有为难她,否则光那女人身上的裙子,她就是去卖血也赔不起。

心口又是一阵难受,冷语诺再次冲进洗手间,狂吐起来。

将肚子里的东西尽数吐出来,这才感觉舒服了些,用冷水洗了把脸,望向镜子里的自己。

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散在后肩,露肩白色连衣裙很修身,胸口的锁骨闪着性感的光泽。因为不胜酒力,脸上泛起好看的酡红,双眼迷离,平白的增添了几分独属于女人的可爱和味道。

镜子里的脸模糊起来,冷语诺有些懊恼,拼命得甩了甩头,踉跄着走出洗手间,都怪自己酒力不好,才喝一杯,便晕呼呼的碰不着北,整个派对从开始到现在,她几乎没有和一同前来的学长学姐们说上几句话,大家玩得很是疯狂,她只有远远观望的份,以后,这种地方还是少来为好,根本入不了流。

一想到唐泽和于茉莉跳舞的情景,冷语诺里又涌起一股酸,唐泽哥哥怎么可以只顾陪学姐,不管女朋友,以后,再也不跟他出去玩了!

外面的声音震耳聋,冷语诺一听到这喧嚣的声音,头又开始晕眩起来,眼前的景物晃动不已。豪门第一甜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走道两旁有着一扇扇门,冷语诺手扶着墙,头重脚轻得一步一步往外挪,若现在有个地方可以躺下,她立马就能睡着。

正想着,手掌正好落在一扇棕色的门上面,门轻轻得开了一条缝。

冷语诺见走道上此时并无人经过,便歪着头往门里一探,门内漆黑一片,静悄悄的,望了眼不远处的大厅,闪烁的灯光及喧闹的音乐正欢着呢,时间还早,先休息会吧。

侧身进了门,轻轻得关上门,将门从里边反锁上,透着窗户上昏暗的灯光,抓索着走向前,手触着长长宽宽柔软的沙发,将手里的包扔到一边,蹬掉脚上折磨了她整晚的高根鞋,往沙发上倒去。

“这么快就回来了?”

黑暗里一个极富磁性的男子声音响起,而此刻的冷语诺在碰到沙发的那一秒,便进入了梦乡,完全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

黑暗里一闪一闪的一点火花,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烟草味,随着小亮点一上一下,可见房间里早便有人进来了。

“怎么来了也不开灯?想玩得刺激一点?”男人戏谑得问着。

沙发上的人完全无声响,男人似乎有些不悦,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烟按熄,只听见一声轻微的声响,房间里亮起桔色的灯光,光线很轻很柔,仿佛只是一抺绿荫下的阳光,淡得看不清任何事物。

一个健硕修长的身影走了过来,背朝灯光坐在沙发边,昏暗的灯光照射着此人棱角分明的侧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张扬着野性的魅力。

“居然是你!”

凌冀辰有些意外的望着沙发上睡得香甜的冷语诺,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弧起一抹魅惑致极的笑,声音低沉浑厚,富有令女人着迷的磁性。

灯光很暗,却无法遮住她这迷人的身材和脸蛋,长长的睫毛盖在眼睑,鼻子小巧可爱,两片薄唇紧紧得抿着。她的睡容带着淡淡的笑意,娇嫩的肌肤散发着迷人的光泽,让人一看便忍不住想亲。半露的肩膀,象牙般的肌肤,白色裙子外的腿纤细修长,里面同样白色的小内内恬到好处的露出来。

望着这甜美诱人的睡容,忍不住伸出白皙手指划过沙发上沉醉的可人儿的脸颊。

指尖划过,沙发上的人儿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低喃。

这低喃声无疑是一道致命的诱符,小腹突然涌起一股炽热,凌冀辰谔然,他竟对这个酒醉的女人有了反应。

起身,取过桌上的酒杯,重新坐下。

透明的玻璃杯中,半杯红色的液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流光溢彩。

凌冀辰轻轻摇了摇酒杯,递到嘴边,一饮而尽。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凌冀辰有些不耐烦得不时看着手表,这时,熟睡的冷语诺似乎做了个梦,呢喃着蹬了蹬腿,最后将一条白皙的腿架在了凌冀辰的腿上,不动了。

“女人,是你送上门的!”

室外一片喧嚣,室内却是另一番风景。

《003》 让我送你吧

一身酸痛的醒来,瞳孔瞬间放大,面如死灰的将身上已经沉睡过去的身体推倒在地,昏暗的灯光下,银白色的十字架折射着刺眼的光芒。

冲出房间,外面依旧喧闹。

冷语诺狂流着泪,赤着脚挤出人群,跌跌撞撞奔出酒吧门外,跑出几百米远,直到听不到那喧嚣的音乐声,才停下来,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来往的路人站在不远处,盯着只顾埋头大哭的冷语诺,窃窃私语着,直到听到身边有人打110报警,冷语诺才站起来,抺着眼泪往前走去。

如同被抽空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漫无目的往前走,眼中的泪如那断了线的珍珠,没完没了的往下掉。

糊里糊涂和一个男人发生了那种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吱!”

紧急刹车声划破夜空,路人纷纷侧目而视,冷语诺双眼空洞的坐在马路中央,白色的连衣裙撕开好大一个口子。

黑色的宝马随着刹车声停了下来,车门开,一位身着白色衬衫,戴着金丝框眼镜,很是斯文的年轻男子下了车,走到冷语诺的面前,一脸的歉意:“小姐,你没事吧?”

冷语诺双眼空洞的看不见底,麻木得摇了摇头。

“真是不好意思,撞着你了。”男子以为冷语诺吓坏了,一边道歉,一边小心得搀扶着冷语诺站起来。

冷语诺推开男子,神情呆滞得往前走,仿佛世间一切都在她眼里成了空气。

围观的路人,见无热闹可看,很快便散去了。

“小心!”随着一声急促的惊呼,男子伸出手拉住了冷语诺冰凉的手臂,将她攥了过来,一辆车呼啸而过。

“小姐,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男子这才注意到冷语诺极度异常的神情,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酒味,撕开了一条大口子的裙子,又见她打着光脚,头发散乱,精致的小脸满是泪痕,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异样。

“我没事。”冷语诺将手抽离,定了定神,往对面走去。

男子望着冷语诺单薄的身子,快速上了车,驾着车跟了过来。

“小姐,撞到你我很抱歉,让我载你一程吧。”男子将车开到冷语诺的身边,摇下车窗玻璃,“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这么晚在街上,不安全。”

见冷语诺站着不动,男子拿过钱包,取出身份证递到冷语诺面前,“我叫曾子航,这是我的身份证,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让我送你一段吧。”

冷语诺定定得望着曾子航,他脸上淡淡却感觉很温暖的笑容,让她不自主的产生一种很信任的感觉。

在这绝望的夜里,唯一一丝温暖。

默默得坐到副驾驶上,眼睛里已经没有泪水,全身如火烧一般痛得钻心,可这些又算得什么?守身如玉十八年,最后却稀里糊涂得迷失了自我。

“小姐,请问你要去哪?”曾子航边开车边试探得问道。

“去明开商学院。”冷语诺木木得答道。

曾子航笑了笑,“原来你是大学生啊,读大几了?”

冷语诺的脑海里不断得闪现在酒吧的情景,痛苦得闭上眼,靠在座位上,脸朝外,不再说话,曾子航见她不愿回答,又笑了笑,不再多问,白皙干净的手指轻轻一按,一股干净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这是冷语诺最喜欢的古曲音乐,她虽说是90后,可偏爱这些古香古色的音乐,古曲音乐安静,能让人心绪平静,此时这音乐,正能安抚她受伤的心灵。

车子行驾一段时间,冷语诺睁开无神的大眼,望着窗户一闪而过的风景,随着景物越来越熟悉,突然坐直了身子,“停车!”

曾子航在靠路边缓缓停下了车,望了眼车窗外,转过头,“还没到呢,还有好几百米,我送你到校门口吧。”

“不要。”冷语诺拉开车门,连“谢谢”都忘记说,便提着裙子深一脚浅一脚得往前面的小区走去。

曾子航望着冷语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摇上车窗玻璃,转过车头,原路返回。

冷语诺走进小区,来到C幢电梯口,走进电梯,按下10,随着指示灯一节一节往上,她渐渐得冷静了下来。

出了电梯,来到105门口,理了理散乱的头发,抺干净脸上的泪痕,伸出手便要按门铃。

《004》背叛, 很受伤

手停在半空,又放了下来。

这是唐泽在校外租的房子,唐泽和她是老乡,两人从中学便认识,为追随唐泽,她放弃了最喜欢的美术学院,来商学院就读,只为将来毕业后,两人能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大学期间,唐泽也要求过与冷语诺偷尝禁果,思想相对保守的冷语诺拒绝了,想将来结婚后两人才发生关系,为此,两人还发生过冲突,可是,现在,她的清白身失去了,唐泽知道了,会原谅她吗?

经常看到一些关于这种情结的贴子,男人会很在乎女人这层膜,如果唐泽知道,她像宝贝一样守着的身子在酒吧让陌生男人占有,会不会像那些贴子里的男人一样,抛弃她?

踌躇着在门口踱着步子,她受到伤害,第一时间便想到唐泽,好想扑到唐泽怀中痛哭一场,可是现在,她又犹豫了,她很害怕,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唐泽。

“嘻嘻,你好讨厌喔!”

正万分纠结着,入口传来嬉笑声,似乎很熟悉。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么?”

另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冷语诺心头一紧,暂时忘记了如何向唐泽解释,慌忙跑到转弯处,悄悄得藏起来。

随着脚步声渐近,哗哗的开门声,嬉笑声一下转入门内。

冷语诺探过头,小心得往外面望去,直到走道恢复了宁静,这才蹑手蹑脚得走到105门口,门没关紧,轻轻一推便开了。

门后的世界不是她想象中的灯火通明,只见漆黑一团,心里又是一紧,小手紧握,为何于茉莉半夜三更会和唐泽一块回来?

“咯咯……你好坏啦……”

“宝贝,爱死你了。”

冷语诺站在黑暗中,听着这放荡的笑音及那吱吱叫的床摇动声音,瞬间天崩地裂。

也不知道是怎么下的楼,浑浑噩噩坐在小区的花园最隐蔽的地方,将头埋在腿上,无声得抽泣起来。

只是短短几个小时,她失去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也失去了她精心呵护的爱情,原以为,她会做世上最幸福的新娘,将最好的,最干净的留给她最爱的人,最后,却换来一无所有。

一夜之间,她什么都没有了。

仿佛被上帝抛弃的孩子,无助得独自躲在角落里舔着伤口。

冷语诺坐在小区里默默得流了一晚上眼泪,整整一个晚上不曾合眼,双眼又红又肿。

随着小区的清洁阿姨开始打扫,渐渐得,晨练的、买菜的及上班的都出来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冷语诺站在C幢不远的黄果树下,静静得望着出口,唐泽每天七点半才会出门,她等他一晚上,只是想要一个说法,为何他会背叛他们多年的感情,为何要欺骗她,她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C幢出口上的大挂钟指到七点半的时候,唐泽出现在入口,身边,依偎着挂着一脸满足笑容的于茉莉。

“唐泽哥哥。”

冷语诺远远得叫了声。

听到呼唤的唐泽,抬起头,脸上的笑意僵住了,搂在于茉莉腰上的手试图缩过来。

于茉莉攥住唐泽的手,眉头高挑:“你知道怎么做的!对吗?”

唐泽的手掐了把于茉莉的腰,“女王放心,给我三分钟,我会处理得很干净。”

于茉莉满意得放开手,轻蔑得睨了眼如丑小鸭般的冷语诺,在唐泽耳边甜蜜一吻,“我去开车。”

豪门第一甜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第一甜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盱眙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开展校际交流活动

    江苏淮安消息(洪善娣侯永春)近日,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团队受邀走进盱眙开发区实验学校“集体下厨”,为数学老师烹出一桌丰盛的教研大餐,让与会教师有一种“春风十里,不如一路有你”的感觉。本次研讨活动包括课堂展示、说课评课、主题讲座、交流互动。来自盱眙实验小学李娟娟老师执教的《确定位置》,以“向学生介绍座位”这一情境导入,在简单、和谐的课堂氛围中唤醒学生已有的对确定位置的认知,幽默诙谐的风格让学生对这位“共享老师”依依不舍。开发区实验学校洪善娣老师执教的《有趣的乘法计算》,把机器人引入课堂,将乘法中的计算

  • 宇毅文化王东宇召开院线电影剧本探讨会

    19日,众咖召开了电影剧本探讨会,赤峰微电影协会名誉会长王东宇、会长刘又铭、副会长闫安以及成员单位龙翔文化闫学君、宇博文化李泽宇;唐虎、李宗纬、张泽鹏、韩阳一起参加了剧本探讨会。此部电影剧本探讨会由宇毅文化董事长王东宇发起召开,特别邀请国内知名编剧孙金宝参加,此部院线电影目的将以弘扬社会正能量与赤峰传统文化为核心,将赤峰旅游文化推向全国。宇毅文化推出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正能量》于2014年院线首映网络同步上线;2015年《爱在一墙之隔》荣获赤峰唯美品格首届微电影大赛冠军。2016年当选赤峰微电影

  •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四月的天气像个古怪的少女,一会儿阳光四射,一会儿又假装生气,阴云密布,真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猜不中女孩的心思,倒也没什么;猜不中四月的心思,我就感冒了。今天上午,我的感冒突然又严重了,喷嚏连天,“声泪俱下”。小伙伴们见状,先是连忙躲避,等我“释放”完了,慢慢靠过来说,感冒了?这是消炎的,这是治咳嗽的,这是……我的桌子霎时间摆满了各种感冒药,一家“民营药店”正式挂牌成立了。“我昨晚吃药了,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加重了,可能这几天反复着凉吧。”看着他们

  • 世界列国皆有傻缺人类

    若论傻缺、二货,人类世界随处存在,不独中国才有,这是诸位看君要谨记的。有人常因一些人事,总以为就是中国人不行,外国人啥都行,那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也是傻缺的一种形态。反之,更然。因我们国家左蠢多一些。傻缺不分种族,不分国界,也不分古今,说来就来,说有就有。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可以对此免疫,只不过一些地方的傻缺特别多一些,一些地方的傻缺相对少一些。美国就有一位著名的傻缺,叫做斯诺登的。现在,随着他的热度降低,他的名字已经不太有人提及了。这个人说是要反对个人隐私权受到侵害(窃听),保护人权,追求自由精

  • 大妈刚取2万块钱丢了,找到偷钱的人后大妈却不敢要了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文/施步楠孙大妈,是长河小区的住户,儿女都在外面,难得回一次家,还好儿女孝顺,常往家打钱,大妈和老伴舍不得花,都存了起来。年前大闺女说要在城区给她二老买套首付房,差了点钱,大妈手头有点,去储蓄所取了2万块,不料到家竟发现钱丢了。大妈心乱如麻,给闺女去了电话:“闺女,我把钱弄丢了,这可咋办!”“不是吧,怎么丢的啊?”“不知道,放包里了,回家就发现钱没了。”“包是不是坏了,或者让人割了?”大妈仔细看了看包,这才发现包让人用刀片割了一条长口子。“我的妈啊,这可咋办?”“真割了?”

  • 博雅艺术讲——墨西哥艺术家Gabriel Orozco

    GabrielOrozco墨西哥艺术家在他那一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1962年出生于墨西哥的Jalapa,Veracruz1986至1987年他在马德里学习自1991年,他四处游走旅行与妻子MariaGutierrez以及他的儿子Simón目前分别居住在巴黎、纽约和墨西哥之间“我来自一个充满了号称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国度。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但我痛恨这一切,我讨厌梦境、回避、轻松、诗意,还有性,讨厌超现实主义的那种潇洒。”——GabrielOrozco《我的手是我的心》(MyHandsare

  • 书法家高朋强

    高朋强,男,1991年10月生,甘肃,秦安人,字伦比,斋号,周品居,现定居天津。现为,北京神州博艺美术院书法家,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市颜真卿研究会名誉会长.师承,王三友,宋芬桂,王希坤,李恒桥。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百名优秀书画家”称号!聘为:“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入编《百芳流世、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作品集》一书“星光杯”艺术名家全国书画、摄影、诗文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最具文化魅力的艺术名家”称号!入编《艺术星光》一书!“墨

  • 传奇油画大家吴训木《夕阳西下图》惊现雍轩艺术馆

    一位牧羊人、农夫、马车夫、到筑路工、油漆工、码头搬运工、爆足探险者,就是这样一位人,最后成为一位著名的油画大师,他就是吴训木。他1947年出生于上海,47岁起自修油画,只想把早期牧羊时的生活与现实生活的感悟做番梳理,未参加过任何美术组织,一位正在用生命作画的人。吴训木刚刚进入画坛时,有人说这个人不会画画,他的作品简单而又毫无转圜的余地。按照所谓学院派的观点,会画画的人必然是踏踏实实地从最基本的素描开始,学会比例,学会构图,学会透视,对古今中外的美术理论有一个系统规范的认识。吴训木听了,有时会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