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阴妻来袭:鬼帝的宠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57:1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阴妻来袭:鬼帝的宠后

第1章 大婚被阻

  大婚前一周,我的养父母终于决定把我嫁给镇上的刘千户了,他是个搞养殖的,比较有钱,而且四十岁都未曾娶过妻。163生活网

  其实我是非常不愿意的,但没有办法,谁让养父在外赌钱,欠了他几十万呢。

  所以我就被拿来抵债了。

  我见过好多次那个人,长得一副肥头大耳的样子,看起来就很有钱,但我却很不喜欢他,因为他每次来我们家,都用一副色咪咪的样子看着我,让我很不爽。

  “景远华,你们家景冥茜不能嫁!”住我们附近的孙婆婆突然来到我们家门口说道,大家都说她神神叨叨的,但我却觉得她不一般,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你这老太婆,我的女儿能不能嫁关你什么事,自己家的棺材不守着,还来管闲事。”我的养父一边喝着酒一边骂着孙婆婆。

  看着养父骂着孙婆婆,我挺讨厌他的,太没礼貌了,其实我对这个家并没有什么感情,甚至还有些讨厌。版权163shenghuo.com

  我是捡来的,在我之前这个家没有孩子,在我来之后才有了一个女儿,现在在读高中。

  我之所以讨厌这个家,就是他们并没有把我当家人,要打要骂随时想来就来,而且现在还不管我的意愿就把我嫁给刘千户。

  但我有件事也很奇怪,就是我在十七岁到十九岁之间,没有记忆,像是空白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我没有小时候六岁之前的记忆一样。

  “相信我,不能把冥茜给嫁了!”孙婆婆继续劝说着。

  “多管闲事,滚滚滚!”养父根本不想听她啰嗦。

  “造孽啊,造孽!”孙婆婆看养父不听,看了我一眼,有些无奈,摇着头走了。

  看她这样,我有些好奇,她为什么说我不能嫁,难道她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来帮我劝他们的?

  我沉思着。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很快一周就过去了,到了我该嫁入刘家的时候,尽管我百般不愿意,但也无能为力,只能想着在婚礼的时候跑掉。

  婚礼很简单也很中式,我穿着红色礼服,来到刘千户占满喜帖的家,静候着准备拜堂。

  “冥茜啊,你终于是我的女人了!”刘千户今天倒也是收拾了一下,看起来没有那么油腻了,但我还是讨厌他。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想着晚上怎么逃跑。

  而就在这时突然阴风大作,本还算明亮的傍晚,突然黑了下来,把屋里的灯笼囍字的吹的沙沙作响,很是吓人。

  吓得一些宾客都赶紧躲到了屋内。

  随后就是雷声震耳,吓的我都躲到了墙角,我记得今天气预报说了天气晴的,怎么会有雷,而且现在已经是秋季,已经过了雷雨季节。说明163shenghuo.com

  突然我想起了孙婆婆说的话,她说我不能嫁,难道她知道了什么吗?

  我想去找孙婆婆,她今天应该来参加婚礼了的。

  想着我就大着胆子要去找她,而就在这时,再次阴风发作,门窗被吹的咯吱咯吱的响,刘千户也有些怕了,这太诡异了,他本在安抚着宾客,但现在他都怕了。

  看着门外的阴风,居然吹出了纸钱,吓得人们纷纷逃窜。

  突然我感觉周围一阵寒气,特别的冰冷,随后灯也跟着灭了,然后我就感觉我像被什么东西给抱起来了一样,身体失去了知觉,眼睛也睁不开。

第2章 夫人记得等本王回来

  但我冥冥之中听到一个声音,“阴气这么重的妞,都敢娶,还真是不怕死,就让我来先玩玩吧!”

  说着我就感觉他的手正在扒拉我的衣服,我想反抗,却又根本动不了。

  突然一阵风袭来,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色鬼,你连本王的女人都敢碰,找死!”

  “你的女人?你谁啊?”被叫色鬼的东西反问着。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阎兰煜!”那个霸气且如大提琴一般的声音冷漠的说着。

  然后就没有听到他们的交流了,估计是那个色鬼听到他的名字怕了吧。但随后我就感觉那个色鬼在我身上画了什么东西。

  而这时的我,突然就感觉没有东西支撑一样,往下掉,我想要扑腾,结果却还是动不了。

  有些绝望……

  可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却好像落在了另一个怀抱里,这里好像比刚才那里要温暖一些。

  “她被我下了迷情咒,您慢慢玩!”刚才那个色鬼的声音再次想起,听着很是邪恶。

  不过迷情咒是什么东西?

  “笨女人,本王要是再来晚一步,你就跟别人睡了!”

  我靠,这人是谁啊,居然我说笨,还自称本王?有毛病吧,我心里嘀咕着,渐渐感觉身体有知觉了。阅读163shenghuo.com

  我睁开眼睛,看着正抱着我的那个男人,好帅啊,我刚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结果眼睛又开始迷离了,而且随着全身燥热起来。

  怎么回事?我有些喘息着,眼睛迷离的看着那张帅脸,模糊的视线,看起来好有神秘感,但为什么眼眸有些绿啊,现在男生也太爱打扮了吧,还带美瞳。

  “发作了吗?”那有磁性的声音再次想起,为什么连声音都觉得好性感。

  我燥热的在他怀里扭动着,伸手去抚摸他的脸。

  他轻轻的把我放下,然后转身不知道要去哪,但却被我拉住了,“不要走!”

  “本王不走!”

  我扑过去抱住他,踮起脚想要吻他,结果他却扭头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还是那么主动!”

  他太高了,不低头,我根本吻不到他,但内心燥热难受,我喘息着,一副特别想被蹂躏的样子看着他。

  “你本来就是本王的女人,那就将就这次,先把洞房入了吧!”说着他帅脸上扬起一抹邪恶,把我抱起放在了床上,一把扯开了我的衣服。

  当时觉得好喜欢那种暴力似的撕扯!

  “比以前更大了呢!”他盯着我的胸口邪魅的说着,然后低下头埋入其中。

  ……

  早上,我慵懒的睁开眼睛,突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的很邪魅的脸。

  我不相信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

  ……还是他!

  随后我携开被子看了一眼,立马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声,赶紧从床上裹着被子坐了起来。

  “别叫了!”床上的男子跟着坐起来,捂住我的嘴巴。

  我看着他赤着身子坐起来,我的脸瞬间羞的绯红,想再次尖叫,却被他捂着嘴。

  “你这是犯法的!”我扭开脑袋,看向别处,心跳飞快的跳动着。

  “犯法?哈哈!”他肆意妄为的笑了笑,“法律根本管不了我!”

  “你,你是谁?”我战战兢兢的问着,虽然他帅是帅,但看着总觉得不像现实中的人类。

  “你丈夫!”

  “你放屁!”我条件反射的反驳着。

  “……文明点!”

  ……还文明个头啊,自己跟谁睡了都不知道。

  “看来你真的不记得了!”

  “……什么不记得了?”我好奇的问着。

  他摇了摇头,然后邪魅的看着我,扫了一眼我用被子遮住的胸前,“夫人昨晚那欲火焚身想要把本王榨干的样子,本王还挺喜欢的!”

  “……闭嘴!”听他这么说,我也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什么是迷情咒?”

  “就跟你们所说的春药是差不多的,但不同的是,迷情咒必须要用男性的身体来解,不然的话就每晚都跟你昨晚一样,不像你们那个药,过了药性就好了。”

  “……我才不信!”我心虚的说着,脸又红又烫。

  “所以本王昨晚救了夫人你!”

  “不要这么叫我,还有那个是什么人,居然会这种妖术?”

  “那个不是人!”

  不是人?我一听,惊悚的看着他,“那你?”

  “也不是!”

  听他这么说,我吓的又想尖叫。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感觉我快要哭了,因为我想起昨晚那阴风阵阵,又是打雷,又是灭灯,还漫天飞舞纸钱的恐怖画面。

  面前这个难道是鬼?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洞大开,胡思乱想着。

  “你本来就是本王的人,还有,本王把你睡了难道不比刘千户把你睡了好?”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说道。

  我看着他,好像也是,被这么帅的一个人,不,鬼睡,也比刘千户好吧,我居然有点花痴了。

  可我又一想,好什么好,这个又不是人,是鬼,和鬼能睡吗?那不得倒八辈子的大霉啊。

  “你真的不是人吗?”我怀疑的看着他,然后趁他没注意,一把携开遮住他下半身的被子。

  “啊!”我轻叫了一声,鬼不是没有腿吗?怎么他不但有腿还带把呢,我脸红的想着,鬼身材也能这么好,胸肌腹肌一样都不少,这样足够迷死人了好吧。

  “夫人是还想要吗?”他又开始邪魅的看着我,也不说遮起来。

  “要你大爷!”我不爽的撇了他一眼,“你赶紧走,不然我报警了!”警察会抓鬼吗?

  他看着我,凑过那张帅脸,露出蜜汁一样的笑脸,“那本王晚上再来找夫人!”说完站起身,修长的双手一展开,大手一挥,他身上立刻多了一身白色长袍,上面有深蓝色的纹理,看起来好帅,好有气质。

  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帅极了。

  “夫人记得等本王回来!”说完摇身一变,化为一股青烟,消失了。

  看着发生的这一切,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刚才他靠近我的时候,好像真的没有的呼吸。

  我天,我他妈居然被鬼给睡了,而且还有我主动的成分,但我不会承认。

第3章 找回记忆

  看他走后,我也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找到我昨天准备逃跑穿得衣服。

  好奇怪,按理说,见鬼了应该很怕才对,我怎么感觉我并不是很怕啊,难道因为他是个帅鬼?

  我走出房间,看着乱七八糟的院子,一片狼藉,连刘千户也不见了踪影。

  我打开大门,走了出去,来到街上,看着平静的街道,我突然想起那天孙婆婆在我家门口说的话,或许她知道是怎么回事。

  现在是早上九点钟的样子,怎么街上那么安静,好多商店都还关着门,好怪异。

  看着孙婆婆家的门开着的,我一溜烟跑了进去。

  孙婆婆正坐在椅子上带着老花眼镜看着书。

  “孙婆婆!”我轻声喊着。

  “你来啦!”孙婆婆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过啊。”

  “今天怎么那么冷清啊?”我望向门外。

  “冥茜,你今年七月就21了吧?”孙婆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跟我进屋,我让你看点东西。”说完起身就向里屋走去。

  我愣了一下,然后还是跟了进去,其实我有点怕,因为她那屋里黑漆漆的。

  “把你的名字和生辰八字都写上。”黑漆漆的房间里,我和孙婆婆相对的坐着,她递给我一张符纸。

  “用这个写?”我满脸的质疑,生怕她眼睛花了,拿错了。

  “让你写就写。”

  ……怎么突然那么凶了,我老实的写着。

  孙婆婆拿起我面前的符纸,看了一眼说道,“闭眼。”

  我听话的把眼睛闭上,然后她好像把那张符纸贴我额头上了。

  有没有搞错,我又不是僵尸,干嘛贴我,我心里嘀咕着,随即身体就失去了知觉,但头脑却很清醒。

  “小鬼,别跑!”一个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声音好熟悉。

  ……那不就是我的声音吗?

  然后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她紧追着前面的一团黑影。

  我想起来了!那是我17岁的时候,第一次遇到的小鬼,在黑松林里,那时我刚跟着孙婆婆学了阴阳术,不,应该叫她师傅才对。

  她说我有这方面的天赋,还说我是鬼节出生的人,是天胎,加上我对灵异事件本来就挺感兴趣的,所以就拜她为师了。

  看着眼前的画面飞快的在我面前飞过,我想起来了,那是我十七岁到十九岁的记忆,只是好像缺了些什么。

  突然我睁开眼睛,看着对面的孙婆婆,有些迷茫的喊道,“师傅!”

  “记起来了?”

  我点了下头,快速消化完这些记忆,回过神来问道,“师傅,这到底怎么回事?”

  “当时冥界大乱,你的一段很重要的记忆被取走了,为了让你先活下来,我就把你其他的记忆全封了,现在还你的也是我封的那一段,还有一段我也正在帮你找回,本想等你过完生日才把记忆还你,但没想到你父亲打算把你嫁了!”

  说到这,我想起十九岁那年,那时我就已经被他们赶出来了。

  “昨晚他去找你了?”突然孙婆婆问道,现在好像应该是叫师傅了。

  “谁?”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沉浸在回忆里。

  “……你说呢?”师傅一脸无奈的样子。

  “阎兰煜?”

第4章 师傅是阴阳人

  师傅点头,“他果然也等不及了!”

  我现在又有点懵了,就算我找回了当时的记忆,可是之后他们发生的事情我就一概不知了啊。

  “他说他今晚还要来找我怎么办?”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都是他的人了,还问我怎么办!”师傅摇头,“这都是命!”

  ……什么叫我都是他的人了,昨晚完全是个意外好吗。

  “师傅,这一年多是不是发生了很多事啊!”我问道。

  “那些都以后再告诉你,你先回去吧。”

  就这样把我打发走了?我是回家还是去哪啊,感觉有了之前的记忆,再回去觉得有点尴尬。

  不过还是回去好了,装作不知道得样子。

  我从孙婆婆,……师傅那里出来后,就向养父家走去。

  几分钟的路程,总感觉不好意思,毕竟那次他毫不留情面的把我赶了出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没动静。

  我再次敲了一下,门开了一条缝,是养母开得,她看着我,又看了看我的身后,“你一个人?”

  可不是我一个人吗,我点了点头。

  然后她突然把我拉了进去,“你昨晚去哪了?刘千户呢?”

  我一进门,她就把门关了,一连串的问题问着我。

  “我不知道,我今早醒来就没看到他人。”

  “完了,完了!”养母跺着脚,自言自语着。

  “怎么了?”

  “你这一结婚就搞成这样,他肯定是吓着了,你们这婚礼也砸了,证也没领,他肯定反悔不愿意娶你了,肯定会让我们还钱的!”

  ……她居然担心的是还钱的事。

  “死丫头,是不是你不愿意嫁给刘千户,招来了什么东西吓他!”听到我说话,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养父,拿着木棒就要揍我。

  “远华,她都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她哪还能招那些啊。”养母拦着他帮劝着。

  看着面前的养父,我火气也跟着大起来,从小就不喜欢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领养我,自己喜欢赌,现在欠了钱,还不起就用我抵债,就算不是亲生的,也不能这样糟蹋啊。

  “你去给我把刘千户找到,找不到不准回来。”说完就把我推出了家门。

  看着把我推出来后,立马关闭的大门,我无奈的向师傅那里走去。

  “我又被赶出来了。”我一进去就对着她说道。

  “嗯,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东西,今晚跟我一起去镇上的老街。”师傅并没有惊讶,说完她就递给我一个包。

  我打开看了看,都是些做法事用的家伙,“去那里干嘛呀?”

  “要死人了,去凑热闹。”

  ……

  “我能不去吗,我爸让我去找刘千户。”我推脱着,别人家死人,躲还来不及,她还去凑热闹,要是被别人知道,又要骂她了。

  “不用找,他在他的养殖场。”师傅半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

  既然他没事,那我就不去找他了。

  等到下午,我跟着一起去了老街,可那里根本没死人。

  师傅看出我的疑惑,“时间还没到,快了!”

  我看着师傅,想到之前她跟我说的话,人在将死的时候,都是有阴差去请命的,除非意外死亡的。

  想到这里,我看见师傅的瞳孔,一只是灰色一只是黑色,难道说这两年,她已经当上阴差了?

  可她是活人啊,活人什么时候能穿越阴阳当阴差了。

  “师傅是来请命的吧。”我说道。

  “你还是那么聪明。”她看也不看我的说道。

  很快,天就黑了,我和师傅来到一户人家的后门,然后她掐指算了算时辰,“你开天眼看着我是怎么做得。”

  听她说完,我闭上眼睛,双手成剑指,指向额头两眉中间正上方,那是所开天眼的地方,然后念出咒语。

  咦?怎么没反应?我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师傅。

  难道一年多没用,生疏了?

  “再来一次。”

  我赶紧重新来了一次,这次开了,看我打开了天眼,师傅她就如灵魂出窍一般,化作一股青烟飞出了身体,直接就飞到了屋里。

  然后就见她走向一个躺在沙发上的老头,对着他招手,然后老头就走出了自己的身体,很快她就带着一老头出来了,手上还铐着链子。

  “大人,放了我吧,我还不想死,我一生都没做什么坏事!”那老头祈求着。

  “求我没用,生死簿上你的日子就是今天。”说着就要把他拉走。

  老头很是舍不得的看了一眼后面的身体,低着头,认命的样子。

  “你放心吧,你是好人,下去不会受苦受难的。”然后我就看师傅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看着这一切,我突然想明白了,师傅是阴阳人,她的那一只灰色的眼睛是阴面的,黑色那只是阳面的,也就是说,人鬼都能见她,她也能见人鬼,而且老头叫她大人,那就说明,她就是阴差。

  请命以前都是黑白无常的事,现在怎么?我觉得事情越来越离谱了。

  “我先把它送下去,你就在这里,待会他们会请我一个好友过来,然后办理丧事,他会告诉你一些事。”说完师傅就不见了。

  她真是越来越牛了。

  看着天色越来越晚,我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都十点了,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阴妻来袭:鬼帝的宠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妻来袭 或 鬼帝的宠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高圆圆真敢穿!全身只靠一片“绿叶”遮挡,结过婚就是不一样

    在这个众多锥子脸盛行的时代里,高圆圆的美成就了很多直男心中的审美。她的自然,就连女生都妒忌不起来。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让人心暖,很多都觉得,高圆圆很美,但足以让人舒服。对于高圆圆的印象,大部分网友都是清纯又女神型的,但是没想到最近她的性感礼服照片也是引起大家的关注,高圆圆真敢穿,全身只靠一片“绿叶”遮挡,这肉色开叉也真是让人遐思。和姑父赵又廷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好身材也是保持的淋漓尽致。在整容脸遍布的娱乐圈,女神高圆圆不仅是颜值担当,也是一股清流。也就只有高圆圆能把这身晚礼服穿出端庄的感觉,结过婚

  • 太平天国为啥不准过年,过春节者一律捶打游街

    太平天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很特别的政权,很多制度都和之前的朝代不一样。那么,太平天国过春节吗?不过,太平天国不准过春节。一旦发现有人过春节,轻者杖责,重者丢命。这是怎么回事呢?咱们先从太平天国的创始人洪秀全说起。洪秀全,广东花县人。因其科举考试屡考不中,后称奉“上帝”之命,下界除妖,并自称是上帝第二子,也就是耶稣的弟弟。以此创立“拜上帝教”,并四处发展信众。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金田村发动了武装起义,建立太平天国。1853年,太平军攻克南京后,洪秀全定都于此,将南京更名“天京”,其它各地的地名和

  • 剧照|2018中国诗词春节联欢晚会之《诗娃闹春》

    山东省日照市桂林路小学师生

  • 春节煮白茶完整攻略,简单易学,八个步骤煮出一壶好白茶!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腊月二十八开始大吃大喝,初一开始成为话唠。初三同学会。到了初四,是人都想歇一歇吧。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或者看场电影,或者听一首歌,或者看一本书,或者,煮一壶白茶。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段独处的时光,只有自己,最真实的自己。也许,你年前就败了一只陶壶,泥土烧的,带着大地的气息,笨笨的,圆圆的,一直没有机会拿出来煮。这一次,终于可以拿出来秀一秀了。这一次,你只管享受煮茶的乐趣,不必去管村姑陈在一边唠叨:哎,陶壶煮茶,享受不到茶的原味啊。管她呢,反

  • 夜读:乔治·塞弗里斯:我在寻找故园,那是在异国天空下育成的思念

    所有人的乡愁都是一样的,关于怀旧、追寻、爱与思念。希腊诗人塞弗里斯的乡愁也是如此,在他的世界里,生命是一场旅行,一场冒险,但故乡希腊才是他精神激流的归宿和源泉。他对希腊的爱是创作的基本主题。今天是塞弗里斯诞辰,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时刻,让我们一起重读这位诗人满溢思乡之情的诗句,为了国与家、故乡和远方,珍惜、感恩、奋进!游子还乡“故友啊,你在寻找什么?经过长年漂泊,你已归来,怀着远离家乡,异国天空下育成的种种情思和想念。”“我在寻找旧家园;树木长到我的腰际,山丘宛如低低的台地那时我是个孩子,常在大片的

  • 陈忠实笔下年:过年,家乡圆梦的炮声

    交上农历腊月,在冰雪和凛冽的西风中紧缩了一个冬天的心,就开始不安生地蹦跳了。我的家乡灞河腊月初五吃“五豆”,整个村子家家户户都吃用红豆绿豆黄豆黑豆豌豆和包谷或小米熬烧的稀饭。腊月初八吃“腊八”,在用大米熬烧的稀饭里煮上手擀的一指宽的面条,名曰“腊八面”,不仅一家大小吃得热气腾腾,而且要给果树吃。我便端着半碗腊八面,先给屋院过道里的柿子树吃,即用筷子把面条挑起来挂到树枝上,口里诵唱着“柿树柿树吃腊八,明年结得疙瘩瘩”。随之下了门前的塄坎到果园里,给每一棵沙果树、桃树和木瓜树的树枝上都挂上面条,反复

  • 剧照|2018中国诗词春节联欢晚会之合影

  • 鬲甗簋簠盨斝觯兕觥,你认识这些字吗?

    在博物馆的青铜区域,我们时常会看到一些“不明觉厉”的字,让人不得不怀疑自己的汉字储备。而这些字往往与吃的用具相关,鬲鬲(lì,音历):鬲象形字,金文字形,象饮食器具形。(用作国名和姓时念gé)鬲作为一种中国古代煮饭用的炊器,(念作lì),有陶制鬲和青铜鬲。青铜鬲最初是依照新石器时代已有的陶鬲制成的。其形状一般为侈口(口沿外倾),有三个中空的足,便于炊煮加热。青铜鬲流行于商代至春秋时期。甗甗(yǎn,音演):是中国先秦时期的蒸食用具,相当于现在的蒸锅。全器分上、下两部分,上部为甑(zèng,音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