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一枕入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35:0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一枕入情

误撞好事……

戴雨潇将精致的酒杯捏在手心,慢悠悠的在走廊上晃。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香醇的红酒随着摇曳的姿态,在杯子里晃动着,就像她的人,散发着凌冽的诱人味道。

权力、金钱、醇酒和美人,充斥着寂寞和浮华的酒会,正在楼下热闹非凡的上演着

可这样的热闹跟她并没有太大关系,安静的廊里空无一人,无端的,庄语岑那张清俊的脸跃至眼前,徘徊不散。受够了她的骄傲是吧?不想再忍受她的孤傲冷漠是吧?就算是吵架,怎么能骂出这样的话,也许,这才是真心话?

戴雨潇晃晃脑袋,把他的脸在脑海中抹去,轻啄了口红酒,她冷笑了声,被父亲讨厌,被姐姐排挤,被大妈嫌弃,呵呵,再多加一条,被未婚夫难以忍受,又有什么关系。

“不要啦……”微弱的声音带着轻喘,在静寂的夜晚显得清晰。

戴雨潇的脚步顿了顿,停在了一间隐蔽而又华丽的房间门口。

“都说不要啦……”

“啊……求你……”

“谁来救我……啊……啊……”

压抑的,分不清是愉悦还是痛苦的呻.吟在空气中飘荡,刚喝下去的两杯红酒正在戴雨潇的脑子里发挥着微妙的作用,半似清醒又半似疑惑,可怕的场景跃上脑海。难道,在这样高级的场所也会有罪恶发生?

犹豫了下,已然微醺的戴雨潇推开了房门。原文163shenghuo.com房间里看不到人,可那粗重的喘息声却在绵密的飘荡着,戴雨潇屏住呼吸,朝阳台上走去。

及地的纱幔随着微风舞动出妖娆的姿态,戴雨潇缓缓的靠近,猛的挑起了纱幔的边角……

宽阔的阳台上,女人背对着戴雨潇,衣衫半褪,雪白而光洁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裙子层层叠叠的堆在腰间,两条修长的腿像水蛇一般,紧紧的箍在男人的腰上。男人的一只手带着残虐,扣着女人雪白的臀部,随着他的撞击起舞。

戴雨潇看的到的一侧,女人涨满而又饱满的柔软带着桃红色的粉艳,被男人的手揉捏着。而女人的手臂则如蔓藤一般紧紧的扣着男人的背,仿佛透不过气来,美丽的脖颈微微向后仰着,随着男人的抽动发出娇媚的低喊。

只隔着两步远的距离,男人俊美的五官清晰的撞进戴雨潇的眼底,深如海洋的眸子,如漩涡一般,仿佛能吸噬人的灵魂,天底下竟然有这样一个人,可以将邪恶与纯净完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合到极致。

惊为天人!

戴雨潇脑海里突然就蹦出这四个字,她很想夺门而逃,可男人蛇一般冰冷的眼神让她定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版权163shenghuo.com

觉察到她的怔愣,男子似乎对她的表情很满意,邪气的唇角微微上扬,恶意的抓住女人的腿,越发猛烈的律动起来。

戴雨潇倒抽一口气,血液轰的一声全部冲上脑门。

而背对着她的女人突然叫了起来,发出一阵阵放浪的声音,仿佛在祈求男人更猛烈的对待。

男人在停了几秒之后猛的抽出,利落的整理好自己,女人如破碎的布娃娃一般跌落在地,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再动。

戴雨潇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几乎是立刻放下纱幔,拔腿就想跑,却被男人一个箭步上前攥住了她的手腕。

她进退两难,瞪着眼前邪魅的男子,气息不稳,话语凌乱,“抱歉……我不知道……我以为……”

地上的女人尖叫一声,扯起衣服手忙脚乱的遮挡自己,尖着嗓子,“啊!你谁啊!出去啊!”

戴雨潇认出她是最近很红的影星娜娜,原本这样的宴会,玩的是宾主皆欢,这样的场面也并没有什么,可错就错在,她不应该一时正义感泛滥,却搞不清楚状况,乌龙的撞见了别人的好事。

“慕少!”娜娜不依的叫着身旁的男人,后者正用灼热的眼光盯着戴雨潇。推荐163shenghuo.com

听到这个称呼,戴雨潇一愣,这个名字,当然听过。慕氏集团身份尊贵的大少爷慕冷睿,情场浪子的名气更比身份让女人着迷。让无数女人日夜遐想的完美情.人,名媛淑女挤破脑袋竞相追逐的极品男人原来就是他呀。

戴雨潇盯着他小拇指上戴着的晶透尾戒,慌乱渐渐平息,不屑涌上心头,他都不介意给别人看了,她还介意什么。

慕冷睿看着眼前恢复高傲神态的女人,穿着浅紫色的紧身礼服,胸口的深V一直到肚脐上方,半透明的布料之间,细小的珍珠串成扇贝的形状,遮着高.耸的浑圆,却遮不住隐约的春.光。

后背也是一片清凉,鱼尾一样的裙摆紧紧的裹住修长的腿,显得既高贵又性.感。

此刻,戴雨潇粉色的果冻唇紧抿着,看慕冷睿的眼神就知道,她就不应该一时心软答应设计师的软磨硬泡,穿上这件和她平时的风格不怎么搭的晚礼服。163生活网

“放开我!”戴雨潇盯着被捏的酸痛的手腕,怒目相视。

颇为享受这样的娇嗔,慕冷睿邪气的扯起嘴角,“哈,生气了?宝贝,满意你看到的吗?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说完低头去看地上的娜娜,“不介意吧?”

娜娜表情自然,似乎并没有生气,戴雨潇微怔,难道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是寻常,还来不及细想,身体已比思想快一步,一记火辣的耳光啪的甩在慕冷睿的脸上,“下流!”

别跑,一起?

没有料到她的性子这么烈,慕冷睿偏着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发麻的嘴角,这记耳光打的可真重。

冷笑了下,这才转头,冰冷的眼光看着呼吸不稳的戴雨潇,使劲一扯,把她紧紧的按进怀里,低头吻上那张因为生气而微微张着的嘴。

慕冷睿的舌头强悍的撬开她的唇齿,戴雨潇羞愤的咬他,刺痛感让他很快退了出去,却一口咬住她的下唇,这下轮到戴雨潇痛呼,他趁机钻进她的贝齿间,逼着她的舌头共舞,霸道的搅着,激起长串的火花。

冷落在一边的娜娜跺了下脚,转身出了房间。

慕冷睿搂在她腰上的手一用力,带着她后退两步,将她抵在阳台的墙壁上,腾出一只手在她姣好的曲线上游移,来到她的丰盈处,大力的揉着。

戴雨潇又急又羞,拼命的扭动却摆脱不了他的桎梏。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轻薄的够了,慕冷睿退开一点距离,仍旧紧紧的箍着她,让她动弹不得。戴雨潇俏脸绯红,被吻肿了的唇上沾着他的口水,泛着莹泽,胸口急剧的起伏,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慕冷睿很快就有了反应,大手按住戴雨潇的翘臀,压向自己的火热,简直要把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戴雨潇明显的感到一根坚硬的东西抵着小腹,他嗓音暗哑,“宝贝,你要负责灭火。”

“混蛋!”戴雨潇猛的抬头,怒目圆瞪,怒火中却别有一番味道,慕冷睿心底的渴望叫嚣着,急切的想占有她。

这么一晃神的功夫,戴雨潇抬脚狠狠的往他脚上踩了去。

十寸高的细尖的鞋跟,饶是再高的火焰也熄灭了一半,慕冷睿痛的闷哼,戴雨潇趁机推开他,逃难一般飞快的奔了出去,跑了一个拐角后才背靠墙壁大口的喘气。

冰冷的墙壁烙着她的肌肤,戴雨潇不可抑制的开始发抖,连牙齿都开始轻颤。

被留下的慕冷睿恢复了优雅与贵气,看着打开的大门,微微摩挲着眉脚,扯了扯薄嘴,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失控,居然会有强迫女人的时候,要传出去,他情场浪子的颜面何存。

不过,这个妞虽然辣了点,倒是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慕冷睿插了一只手在裤袋里,俊朗的样子仿佛刚才那凌乱不堪的场面跟他毫无关系,整个人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朝戴雨潇消失的方向沉稳的走去。

剧烈的心跳还未平复,戴雨潇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从楼梯下到二楼,打算从宴会会场离开,却不料被戴正德逮了个正着。

“爸爸。”戴雨潇低声叫他,迅速裹上冷漠的面纱。

“你在干什么!叫你去和李总熟悉下?你给我躲到哪里去了?”戴正德压低了声音,朝着身后的小女儿发脾气。

戴雨潇面无表情,没有开口的欲.望,一个高亢的声音在旁边说,“爸爸,雨潇才不会做这种事呢,她什么时候为我们财团考虑过呀。”

雨潇回头,看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戴霜霖,精致的妆容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唯恐天下不乱的火上浇油。

说完又来挽着戴正德的胳膊,“别生气啦,爸爸,我已经和李总约好周末去打高尔夫了,你就别操心了。”

“你看看,你就不能跟你姐姐多学学,真是百无一用,养你来干嘛。”

戴雨潇微低着头,表情未变,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挑拨和谩骂,只是捏着右侧的礼服,紧紧的攥了起来。

“戴总,真是难得啊,在这里碰见你。”低沉磁性的嗓音突兀的插了进来,戴雨潇抬头,花容失色。

慕冷睿英俊的脸庞带着亲民善意的微笑,不知道何时站在父女三人的身边,灼灼的眼神却只盯着戴雨潇看。

“啊,慕少爷,您好,您好。”明明是长辈,戴正德却挂上谄媚的笑容,只差没有点头哈腰了。那是当然,戴家的华娱财团和慕氏企业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慕少!”戴霜霖也跟着变了神色,带着七分端庄三分羞涩,往他的身边近了一步。

可慕冷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变化,灼热的眼神快要在戴雨潇的身上烧出两个窟窿,嘴里却在问戴正德,“戴总,这位是……”

见慕冷睿似乎对小女儿感兴趣,戴正德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大力的扯过戴雨潇,“这是我的小女儿戴雨潇,还在念书,没见过什么世面,让您见笑了。”

“爸爸!我不想认识这种人,你知不知道刚才他对我……”

戴雨潇话音未完,戴正德暗暗的在她手臂上拧了一下,“雨潇,不可以发小孩子脾气,你可知道慕少爷是谁,他怎么会是你说的这种人呢。”

“就是,谁会对你怎么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戴霜霖不甘的瞪着妹妹,既然没希望了,也就不用在装出淑女的样子了。

车中的燥热

“说到刚才,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的暴力行为道歉呢。”当然见到她的为难,可慕冷睿并不打算放过她,

戴雨潇简直气得说不出话来,真是贼喊捉贼,有理说不清,扭头就想走,却被戴霜霖拽住胳膊,厉声质问她,“暴力?你又做了什么好事?”

“戴雨潇!快道歉!”戴正德急了,慕家大少爷可不是他能惹的起的,更何况是为了戴雨潇这个他一向不重视的女儿。

戴雨潇不敢置信的盯着怒火滔天的两人,为什么,她是女儿不是么,就什么都不问,直接定了她的罪,为了一个欺负她的外人?

戴雨潇不怒反笑,受伤的眸子盯着慕冷睿,“好,我道歉,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甘心?”

慕冷睿看在眼里,笑了,果然是性子烈的女人,修长的手指指向旁边桌上的红酒,“如果你把这一整瓶都喝下去,我就勉强原谅你。”

戴雨潇咬了咬唇,眼前这个邪侫自大的男人,此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看她,那眸中尽是玩味和嘲弄。而本该站在她这边的家人却用催促的眼神看着她。

“好,我喝。”戴雨潇扯出苦涩的笑,一把捞起红酒瓶灌下,顷刻间,灼烈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呛得她干咳连连。

“喝不下去就算了,我可不想别人说我勉强女人。”看着戴雨潇硬撑的样子,慕冷睿唇角轻勾,深邃的眼眸内似笑非笑。

戴雨潇喝尽最后一滴酒,将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嫣红的脸颊妩媚动人,“可以了么,慕少爷!”

“好酒量。”慕冷睿一下下的轻拍着手掌,深沉的眸光中有抹邪佞一闪而过。

戴雨潇按着肿痛的太阳穴,不去理会慕冷睿,顾自从他旁边擦身疾步而去。

慕冷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微眯起锐利的眼瞳,不再理会戴正德的道歉,也跟着离去。

一冲进洗手间后,戴雨潇再也压不住胃里的翻涌,哇的一声吐出酒水来。昏天暗地的难受崩裂开来,呛的她难受。

眩晕很快袭来,戴雨潇扶住洗手台,用冷水泼着脸颊,试图清醒一点,是呀,她还指望什么呢,即使是庒语岑,不也丢下自己了么。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戴雨潇扯动嘴角,逼自己坚强一点,收拾了情绪,拍拍脸颊,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冷清的停车场透着阴森,地上的路也变的扭曲了起来,戴雨潇知道自己醉了,而且醉的不轻,残存的理智催促着她赶快回家。

走到车前,戴雨潇掏了几次才掏出钥匙,刚要打开车门,便觉身后暗影一闪,她还未来得及惊呼出口,便已被人压倒在车上。

“慕冷睿。”戴雨潇愤怒的睁大眼眶,如见鬼魅,呓语一般的名字从苍白的唇片中颤抖地溢出。

“宝贝,我可在这儿等你好久了。”慕冷睿勾唇狞笑,却叫戴雨潇心中一凉。

“你这恶魔……恶魔……”戴雨潇话未说完,慕冷睿便迫不及待地以惩罚的力道狠狠吻了上她娇嫩的唇瓣。

戴雨潇拼命挣扎反抗,抬起膝盖用力去踢慕冷睿,可惜都被慕冷睿巧妙的一一躲过。

慕冷睿霸道地撬开她紧闭的贝齿,舌带着男子急切而灼热的气息以迫不及待的姿态长驱直入,准确地虏获了戴雨潇的丁香小舌,狠命地纠缠吮吻,仿佛要吞没她的一切。

戴雨潇被慕冷睿突如其来的狂情之吻,吻得透不过气,本就晕晕的头脑一阵空白,旋即昏了过去。

慕冷睿将戴雨潇抱进他的跑车里,火红色的迈巴赫,张扬而狂野,犹如他身份的象征。

“开车!”慕冷睿坐进车内,霎时,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驶了出去,很快的便没入了车流之中。

行驶中的车辆微晃着,戴雨潇软软的靠在他的胸前,手无力的垂在他的腰侧,细长的胳膊,似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不过一面,慕冷睿就知道她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女人。

呼吸有些重,带着温润的湿意,透过了他的胸膛,烙在他的心上。慕冷睿低下头,看着她闭着的眼睛,睫毛湿漉漉的,微微的颤动。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就像是没有任何思索的余地,就守在停车场,把她掳了来。不是没见过美人,可偏偏她眉宇间的紧锁,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心上。

不假思索,温热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戴雨潇嘤咛了声,开始本能的反抗。

慕冷睿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任由欲.望的火焰愈演愈烈,即使要将怀里的人儿挫骨扬灰,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渴望,心底叫嚣着莫名的焦躁,只有这个如清泉一般的女人,融化在他的怀中才能平息,无法再有任何的理智,只想沉沦。

如果不是刚好到了家门口,他一定会在车上就要了她。酒劲越来越绵醇,戴雨潇并没有醒过来,被慕冷睿拦腰抱着,带上了三楼他的卧室。

戴雨潇被放在了宽大的床上,黑色的丝绸床单更衬的她肌肤似雪。慕冷睿的吻重重的落了下来,沿着脸颊的线条来到脖颈。

他以为她会反抗,可让他惊愕的是,戴雨潇居然不再抗拒,伸长了胳膊攀着他,主动伸出小巧的舌头回吻他。

同时,她另外一只小手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礼服,不过片刻,她上身便不着寸缕的暴露在他面前。

宝贝,放松

一阵呓语含糊不清的从戴雨潇的嘴里溢出来,“语岑,别离开我,求你……”

语岑?哪个语岑?从未有过的愤怒占据了他的心,陌生的情绪控制了他。慕冷睿冰冷的目光瞪着身下的女人,很显然醉的不轻。大手擒着她的下巴固定住,“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戴雨潇屈起手肘撑起自己,迷蒙的醉眼更显诱惑,不解的样子带着娇憨,“语岑,你生气了?对不起啦,我再也不发脾气了好不好?”

她还想直起身来抱着他,被慕冷睿凶狠的一推又跌回床上,她的唇嗫嚅着,被他再次猛烈的堵住,他只想堵住她的嘴,不让她柔软的声音再叫着别人的名字,硬生生的撬开她的唇,就像是要把所有的愤怒都堵回去。

慕冷睿抓着她两边肩上的领口,用力一扯,在戴雨潇的惊呼声中,让慕冷睿看得欲火中烧的晚礼服被撕裂成两半,几下推挤,就被扯了下来,丢到床下。

可礼服下的丁字裤却让慕冷睿猩红了眼,“你穿丁字裤?”

戴雨潇柔如无骨的躺在床上,冰凉的丝绸正好解了燥热。她眯着眼睛,咯咯的笑,“语岑,你好笨咯,这么贴身的礼服,不穿丁字裤那我要穿什么?直接不穿么?”

想象这那个画面,慕冷睿僵硬了两秒,然后飞快的扯下自己的衣物,顺道也把戴雨潇的丁字裤扯掉,抱着她,火热抵着她最柔软的地方,冰冷的说道,“抱着我。”

戴雨潇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顺从的将两手环在他宽阔的背上,乖乖的窝进他的肩头。

“啊!”随着慕冷睿狠狠的冲入,戴雨潇忍不住喊了出来。

没有前戏,没有温柔,就这样直进直出。戴雨潇觉得自己被他狠狠的撕裂开来,成串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发出绝望的呜咽声。

她的手在他身上胡乱的拍打,徒劳的想要反抗,却终究枉然。

慕冷睿有瞬间的错愕,他以为,她早就和那个什么语岑……可没想到,进入的瞬间碰到了障碍,看着两人紧紧的咬合处的鲜红,不明的情绪涌了上来,让他一时停住了,可紧致的内壁紧咬着他,让他无法抑制的律动起来。

“看我!看看是谁占有了你!”

疼痛带来清明,戴雨潇霎时瞪圆了眼睛,慕冷睿满意的扯着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很好,她知道他是谁了。

“不要!出去!你这个恶魔!”戴雨潇胡乱的抓挠着他,崩溃的哭出声,她怎么这么糊涂!

慕冷睿缓缓的退了出去,却再次凶猛的冲了进来,戴雨潇一下子被填满,从来没有被进入过的的内里敏感的急剧收缩。

慕冷睿埋在里面,等着她的疼痛缓过去,被她这么一夹,差点没忍住。

“乖,宝贝,你放松,你快把我夹断了。”慕冷睿舔着她的耳垂,低沉的嗓音诱惑着她,“宝贝,你也想要我是不是?”

成串的泪珠在她的脸颊滑下,戴雨潇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力的摇晃着脑袋。

内里又是一阵紧缩,慕冷睿开始一下一下的顶撞着她,狠狠的刺在最敏感的圆点上,进进出出的磨蹭。

“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是吗?”慕冷睿直起身,一把将她抱起,环缠在他的腰上,两人交缠的部位却并没有分开。

戴雨潇一晃,差点摔了下去,只得搂住了他的脖子。

慕冷睿满意的邪笑,抱着她在房间里走动,随着他缓慢而有力的步伐,他的欲.望也就跟着来回进出的耸动,擦着她的内里肌肉,有意去刺着她。

戴雨潇难耐的扭着腰肢,随着他的步伐而紧缩自己,被他折磨的几欲昏过去,哭喊着,求饶着。

慕冷睿当然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托着她的大腿,走到一整面落地镜子前,把她的背抵着镜子。

下面依旧凶狠的进出,戴雨潇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力的发出呻.吟声。

灼热滚烫的液体随着她的哭喊浇在他的粗热上,慕冷睿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哆嗦。但却忍住,只是用力的顶着最深处,耐心的画着圆圈磨着。

戴雨潇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要了,好难受……求你……”

“是吗?如你所愿。”慕冷睿用双手支着她,退了出来,却留了前端,邪佞的笑笑,再狠狠的撞进去。

“啊……”戴雨潇被撞的不停摇晃,长长的波浪卷头发散落在胸口,两只丰盈摩擦着他的胸口,激发出他的兽性。

“宝贝,你好敏感。”他发出低低的笑声,因为再次感受到她浇上来的温热液体。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慕冷睿托着她的臀,另一只手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去看镜子。

戴雨潇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可他只是浅笑,“不看的话,我就叫别人来看。”

“你!”戴雨潇羞愤的睁开眼,刚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肌肤泛着粉红,两条腿被大大打开,与之相衬的是慕冷睿古铜色的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被压在镜面上,他在她的深处直进直出,亵玩着她最柔软的地方。

“看着我,是怎么占有你的,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只有我不要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拒绝我!”他将她的右腿搭在他的肩上,张的更开,更方便进出。

而这样的姿势,也让戴雨潇清楚的看到,镜子里的他是怎样将暗红的炽热挤进她的身体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充实胀满的感觉充斥了全身,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个男人在她里面,狠狠的占有了她!

一枕入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枕入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和尚上门化缘要钱遭拒,朋友家破人亡后,在祖坟中取出九根钉子

    在农村,每逢要过年的时候都会有不少出家人上门来化缘,他们不要干粮,不要汤水,只要钱,手里拿着个小本子,说是要修建寺庙,让捐钱,十块不嫌少,一百不嫌多,说是只要有这个心意佛祖就会保佑,看似善事一件,而实际上,他们多数都是骗子,虽然大家都知道,却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打发走也就是了,毕竟骗子的心性不好,我们在明,骗子在暗,万一发生点什么冲突,骗子记仇,报复的手段多的是,今天这个故事就是和这种骗子有关的。话说我一个朋友,就住我家对门,一天来了两个和尚,到我朋友家去化缘,拿出个小本子,上面记着谁谁捐了多少

  • 绝版《红楼梦》彩色国画连环画,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好了歌》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 荐读丨我妈妈真厉害:一个会讲书也能写书的妈妈

    写这个故事的沙沙,当过飞机上的空中姐姐,简称空姐。她现在是在一个儿童出版社上班,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到处去讲故事,让儿童阅读,让他们的生活更有内容,让快乐、智慧、情感……都增添。她讲的书她都读过,她也读过很多她没有讲的书,所以阅读也是她的生活内容。于是她就对自己说:“我是不是也可以写一本书呢?”结果,她就写了一本和飞机有关系的妈妈的书。这个妈妈在飞机上厉害,当然,在家里肯定也同样厉害,否则,这个小袋鼠,这个小孩,怎么那么为妈妈自豪,自豪得那么热烈。成年人热烈,可能是虚情和假意,儿童热烈,则一定是有真

  • 书话 | 诗歌鉴赏的维度 ——读袁行霈《好诗不厌百回读》

    袁行霈先生的《好诗不厌百回读》(以下简称《好诗》)初版于2017年7月,刚刚今年4月份又第二次印刷。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普及读本,受到广泛欢迎。但此书并非完全意义上的通俗,而是通俗性与学术性兼备的,是有值得探究的学术意义的。选入作品计有四十九篇,上到《诗经》,下到清词,主体部分还是唐诗和宋词。《自序》说作品篇目是由北京出版社的高立志先生择定,讲评由袁先生撰写。选入作品皆为经典,多是耳熟能详之作,这没问题。那么本文探究的重点还是在袁先生的鉴赏文章上。袁先生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讲授诗歌历年甚久。他师承林庚

  • 上合之美 :《东崂翠秀》创作谈|《画说收藏》画坛动态

    接到为上合会议中心创作贵宾室大画任务,既感到兴奋同时又感到责任重大!创作出能体现中国气派、山东特色、青岛风采的中国画作品,为上合会议增光添彩是这次创作的关键。为此经认真思考,决定创作一幅以崂山为题材的山水画作品,并选取崂山最具代表性的景点北九水作为创作范本。经反复构思,几易其稿最终通过了大活动组委会的审定!为了更全面的展示作品的精神内涵及崂山特有的壮观气势,我几次深入实地写生,认真体会大自然的千变万化和探寻创作灵感。为了在创作上既能体现崂山九水的自然风貌的真实感受,又能在作品的表现上突破固有的程

  • 刘德生出身艺术世家,文化修养深,笔墨沉厚

    艺术家简介:刘德生,字刘白,别署三德草堂,祖籍山东蓬莱登州,先后毕业于长春市美术高中,长春市工业美术设计学校,吉林艺术学院朱臣先生写意花鸟画研究生工作室,中央美术学院唐勇力先生工笔人物画研究生工作室,获美术学硕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长春市青联委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吉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吉林省政协书画院院士、吉林省国画家协会理事、吉林省民盟书画院副秘书长、长春市民盟书画院副院长、民政局慈善书画

  • 李青友 | 题南阳汉画像石《投壶图》

    图风行卧龙拍摄于20171217题南阳汉画《投壶图》文李青友我投壶,我投壶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离席的不是我的风格别碰我,别碰我我没醉,我没醉,我怕沉睡下去潇洒不是你们的专利等着我,等着我既然入局了就是痛苦着也不能绝望【跋】投壶既是一种礼仪,又是一种游戏。《礼记》、《大戴礼记》都有《投壶》篇专门记述。投壶礼举行时,宾主双方轮流以无镞之矢投于壶中,每人四矢,多中者为胜,负方饮酒作罚。南阳汉画像石《投壶图》是一方价值很高的石刻:画面中置一壶,旁有一酒樽,上放一勺。壶左右各一人,全神贯注,执矢投壶。右边一人

  • 小学语文老师直言:语文考100分的孩子,这份资料早已烂熟于心!

    小学语文老师直言:语文考100分的孩子,这份资料早已烂熟于心!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删阳光学校成立于2008年,经过近10年的发展现已拥有六大事业部、七大分公司。项目涵盖中小学课外辅导事业部、艺术生高考文化课集训事业部(中高考事业部)、全日制教育事业部(阳光未来国际学校)、乐学堂、家庭教育研究院和高考复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