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一枕入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35:0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一枕入情

误撞好事……

戴雨潇将精致的酒杯捏在手心,慢悠悠的在走廊上晃。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香醇的红酒随着摇曳的姿态,在杯子里晃动着,就像她的人,散发着凌冽的诱人味道。

权力、金钱、醇酒和美人,充斥着寂寞和浮华的酒会,正在楼下热闹非凡的上演着

可这样的热闹跟她并没有太大关系,安静的廊里空无一人,无端的,庄语岑那张清俊的脸跃至眼前,徘徊不散。受够了她的骄傲是吧?不想再忍受她的孤傲冷漠是吧?就算是吵架,怎么能骂出这样的话,也许,这才是真心话?

戴雨潇晃晃脑袋,把他的脸在脑海中抹去,轻啄了口红酒,她冷笑了声,被父亲讨厌,被姐姐排挤,被大妈嫌弃,呵呵,再多加一条,被未婚夫难以忍受,又有什么关系。

“不要啦……”微弱的声音带着轻喘,在静寂的夜晚显得清晰。

戴雨潇的脚步顿了顿,停在了一间隐蔽而又华丽的房间门口。

“都说不要啦……”

“啊……求你……”

“谁来救我……啊……啊……”

压抑的,分不清是愉悦还是痛苦的呻.吟在空气中飘荡,刚喝下去的两杯红酒正在戴雨潇的脑子里发挥着微妙的作用,半似清醒又半似疑惑,可怕的场景跃上脑海。难道,在这样高级的场所也会有罪恶发生?

犹豫了下,已然微醺的戴雨潇推开了房门。一枕入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房间里看不到人,可那粗重的喘息声却在绵密的飘荡着,戴雨潇屏住呼吸,朝阳台上走去。

及地的纱幔随着微风舞动出妖娆的姿态,戴雨潇缓缓的靠近,猛的挑起了纱幔的边角……

宽阔的阳台上,女人背对着戴雨潇,衣衫半褪,雪白而光洁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裙子层层叠叠的堆在腰间,两条修长的腿像水蛇一般,紧紧的箍在男人的腰上。男人的一只手带着残虐,扣着女人雪白的臀部,随着他的撞击起舞。

戴雨潇看的到的一侧,女人涨满而又饱满的柔软带着桃红色的粉艳,被男人的手揉捏着。而女人的手臂则如蔓藤一般紧紧的扣着男人的背,仿佛透不过气来,美丽的脖颈微微向后仰着,随着男人的抽动发出娇媚的低喊。

只隔着两步远的距离,男人俊美的五官清晰的撞进戴雨潇的眼底,深如海洋的眸子,如漩涡一般,仿佛能吸噬人的灵魂,天底下竟然有这样一个人,可以将邪恶与纯净完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合到极致。

惊为天人!

戴雨潇脑海里突然就蹦出这四个字,她很想夺门而逃,可男人蛇一般冰冷的眼神让她定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163生活网

觉察到她的怔愣,男子似乎对她的表情很满意,邪气的唇角微微上扬,恶意的抓住女人的腿,越发猛烈的律动起来。

戴雨潇倒抽一口气,血液轰的一声全部冲上脑门。

而背对着她的女人突然叫了起来,发出一阵阵放浪的声音,仿佛在祈求男人更猛烈的对待。

男人在停了几秒之后猛的抽出,利落的整理好自己,女人如破碎的布娃娃一般跌落在地,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再动。

戴雨潇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几乎是立刻放下纱幔,拔腿就想跑,却被男人一个箭步上前攥住了她的手腕。

她进退两难,瞪着眼前邪魅的男子,气息不稳,话语凌乱,“抱歉……我不知道……我以为……”

地上的女人尖叫一声,扯起衣服手忙脚乱的遮挡自己,尖着嗓子,“啊!你谁啊!出去啊!”

戴雨潇认出她是最近很红的影星娜娜,原本这样的宴会,玩的是宾主皆欢,这样的场面也并没有什么,可错就错在,她不应该一时正义感泛滥,却搞不清楚状况,乌龙的撞见了别人的好事。

“慕少!”娜娜不依的叫着身旁的男人,后者正用灼热的眼光盯着戴雨潇。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听到这个称呼,戴雨潇一愣,这个名字,当然听过。慕氏集团身份尊贵的大少爷慕冷睿,情场浪子的名气更比身份让女人着迷。让无数女人日夜遐想的完美情.人,名媛淑女挤破脑袋竞相追逐的极品男人原来就是他呀。

戴雨潇盯着他小拇指上戴着的晶透尾戒,慌乱渐渐平息,不屑涌上心头,他都不介意给别人看了,她还介意什么。

慕冷睿看着眼前恢复高傲神态的女人,穿着浅紫色的紧身礼服,胸口的深V一直到肚脐上方,半透明的布料之间,细小的珍珠串成扇贝的形状,遮着高.耸的浑圆,却遮不住隐约的春.光。

后背也是一片清凉,鱼尾一样的裙摆紧紧的裹住修长的腿,显得既高贵又性.感。

此刻,戴雨潇粉色的果冻唇紧抿着,看慕冷睿的眼神就知道,她就不应该一时心软答应设计师的软磨硬泡,穿上这件和她平时的风格不怎么搭的晚礼服。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放开我!”戴雨潇盯着被捏的酸痛的手腕,怒目相视。

颇为享受这样的娇嗔,慕冷睿邪气的扯起嘴角,“哈,生气了?宝贝,满意你看到的吗?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说完低头去看地上的娜娜,“不介意吧?”

娜娜表情自然,似乎并没有生气,戴雨潇微怔,难道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是寻常,还来不及细想,身体已比思想快一步,一记火辣的耳光啪的甩在慕冷睿的脸上,“下流!”

别跑,一起?

没有料到她的性子这么烈,慕冷睿偏着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发麻的嘴角,这记耳光打的可真重。

冷笑了下,这才转头,冰冷的眼光看着呼吸不稳的戴雨潇,使劲一扯,把她紧紧的按进怀里,低头吻上那张因为生气而微微张着的嘴。

慕冷睿的舌头强悍的撬开她的唇齿,戴雨潇羞愤的咬他,刺痛感让他很快退了出去,却一口咬住她的下唇,这下轮到戴雨潇痛呼,他趁机钻进她的贝齿间,逼着她的舌头共舞,霸道的搅着,激起长串的火花。

冷落在一边的娜娜跺了下脚,转身出了房间。

慕冷睿搂在她腰上的手一用力,带着她后退两步,将她抵在阳台的墙壁上,腾出一只手在她姣好的曲线上游移,来到她的丰盈处,大力的揉着。

戴雨潇又急又羞,拼命的扭动却摆脱不了他的桎梏。一枕入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轻薄的够了,慕冷睿退开一点距离,仍旧紧紧的箍着她,让她动弹不得。戴雨潇俏脸绯红,被吻肿了的唇上沾着他的口水,泛着莹泽,胸口急剧的起伏,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慕冷睿很快就有了反应,大手按住戴雨潇的翘臀,压向自己的火热,简直要把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戴雨潇明显的感到一根坚硬的东西抵着小腹,他嗓音暗哑,“宝贝,你要负责灭火。”

“混蛋!”戴雨潇猛的抬头,怒目圆瞪,怒火中却别有一番味道,慕冷睿心底的渴望叫嚣着,急切的想占有她。

这么一晃神的功夫,戴雨潇抬脚狠狠的往他脚上踩了去。

十寸高的细尖的鞋跟,饶是再高的火焰也熄灭了一半,慕冷睿痛的闷哼,戴雨潇趁机推开他,逃难一般飞快的奔了出去,跑了一个拐角后才背靠墙壁大口的喘气。

冰冷的墙壁烙着她的肌肤,戴雨潇不可抑制的开始发抖,连牙齿都开始轻颤。

被留下的慕冷睿恢复了优雅与贵气,看着打开的大门,微微摩挲着眉脚,扯了扯薄嘴,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失控,居然会有强迫女人的时候,要传出去,他情场浪子的颜面何存。

不过,这个妞虽然辣了点,倒是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慕冷睿插了一只手在裤袋里,俊朗的样子仿佛刚才那凌乱不堪的场面跟他毫无关系,整个人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朝戴雨潇消失的方向沉稳的走去。

剧烈的心跳还未平复,戴雨潇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从楼梯下到二楼,打算从宴会会场离开,却不料被戴正德逮了个正着。

“爸爸。”戴雨潇低声叫他,迅速裹上冷漠的面纱。

“你在干什么!叫你去和李总熟悉下?你给我躲到哪里去了?”戴正德压低了声音,朝着身后的小女儿发脾气。

戴雨潇面无表情,没有开口的欲.望,一个高亢的声音在旁边说,“爸爸,雨潇才不会做这种事呢,她什么时候为我们财团考虑过呀。”

雨潇回头,看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戴霜霖,精致的妆容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唯恐天下不乱的火上浇油。

说完又来挽着戴正德的胳膊,“别生气啦,爸爸,我已经和李总约好周末去打高尔夫了,你就别操心了。”

“你看看,你就不能跟你姐姐多学学,真是百无一用,养你来干嘛。”

戴雨潇微低着头,表情未变,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挑拨和谩骂,只是捏着右侧的礼服,紧紧的攥了起来。

“戴总,真是难得啊,在这里碰见你。”低沉磁性的嗓音突兀的插了进来,戴雨潇抬头,花容失色。

慕冷睿英俊的脸庞带着亲民善意的微笑,不知道何时站在父女三人的身边,灼灼的眼神却只盯着戴雨潇看。

“啊,慕少爷,您好,您好。”明明是长辈,戴正德却挂上谄媚的笑容,只差没有点头哈腰了。那是当然,戴家的华娱财团和慕氏企业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慕少!”戴霜霖也跟着变了神色,带着七分端庄三分羞涩,往他的身边近了一步。

可慕冷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变化,灼热的眼神快要在戴雨潇的身上烧出两个窟窿,嘴里却在问戴正德,“戴总,这位是……”

见慕冷睿似乎对小女儿感兴趣,戴正德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大力的扯过戴雨潇,“这是我的小女儿戴雨潇,还在念书,没见过什么世面,让您见笑了。”

“爸爸!我不想认识这种人,你知不知道刚才他对我……”

戴雨潇话音未完,戴正德暗暗的在她手臂上拧了一下,“雨潇,不可以发小孩子脾气,你可知道慕少爷是谁,他怎么会是你说的这种人呢。”

“就是,谁会对你怎么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戴霜霖不甘的瞪着妹妹,既然没希望了,也就不用在装出淑女的样子了。

车中的燥热

“说到刚才,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的暴力行为道歉呢。”当然见到她的为难,可慕冷睿并不打算放过她,

戴雨潇简直气得说不出话来,真是贼喊捉贼,有理说不清,扭头就想走,却被戴霜霖拽住胳膊,厉声质问她,“暴力?你又做了什么好事?”

“戴雨潇!快道歉!”戴正德急了,慕家大少爷可不是他能惹的起的,更何况是为了戴雨潇这个他一向不重视的女儿。

戴雨潇不敢置信的盯着怒火滔天的两人,为什么,她是女儿不是么,就什么都不问,直接定了她的罪,为了一个欺负她的外人?

戴雨潇不怒反笑,受伤的眸子盯着慕冷睿,“好,我道歉,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甘心?”

慕冷睿看在眼里,笑了,果然是性子烈的女人,修长的手指指向旁边桌上的红酒,“如果你把这一整瓶都喝下去,我就勉强原谅你。”

戴雨潇咬了咬唇,眼前这个邪侫自大的男人,此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看她,那眸中尽是玩味和嘲弄。而本该站在她这边的家人却用催促的眼神看着她。

“好,我喝。”戴雨潇扯出苦涩的笑,一把捞起红酒瓶灌下,顷刻间,灼烈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呛得她干咳连连。

“喝不下去就算了,我可不想别人说我勉强女人。”看着戴雨潇硬撑的样子,慕冷睿唇角轻勾,深邃的眼眸内似笑非笑。

戴雨潇喝尽最后一滴酒,将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嫣红的脸颊妩媚动人,“可以了么,慕少爷!”

“好酒量。”慕冷睿一下下的轻拍着手掌,深沉的眸光中有抹邪佞一闪而过。

戴雨潇按着肿痛的太阳穴,不去理会慕冷睿,顾自从他旁边擦身疾步而去。

慕冷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微眯起锐利的眼瞳,不再理会戴正德的道歉,也跟着离去。

一冲进洗手间后,戴雨潇再也压不住胃里的翻涌,哇的一声吐出酒水来。昏天暗地的难受崩裂开来,呛的她难受。

眩晕很快袭来,戴雨潇扶住洗手台,用冷水泼着脸颊,试图清醒一点,是呀,她还指望什么呢,即使是庒语岑,不也丢下自己了么。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戴雨潇扯动嘴角,逼自己坚强一点,收拾了情绪,拍拍脸颊,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冷清的停车场透着阴森,地上的路也变的扭曲了起来,戴雨潇知道自己醉了,而且醉的不轻,残存的理智催促着她赶快回家。

走到车前,戴雨潇掏了几次才掏出钥匙,刚要打开车门,便觉身后暗影一闪,她还未来得及惊呼出口,便已被人压倒在车上。

“慕冷睿。”戴雨潇愤怒的睁大眼眶,如见鬼魅,呓语一般的名字从苍白的唇片中颤抖地溢出。

“宝贝,我可在这儿等你好久了。”慕冷睿勾唇狞笑,却叫戴雨潇心中一凉。

“你这恶魔……恶魔……”戴雨潇话未说完,慕冷睿便迫不及待地以惩罚的力道狠狠吻了上她娇嫩的唇瓣。

戴雨潇拼命挣扎反抗,抬起膝盖用力去踢慕冷睿,可惜都被慕冷睿巧妙的一一躲过。

慕冷睿霸道地撬开她紧闭的贝齿,舌带着男子急切而灼热的气息以迫不及待的姿态长驱直入,准确地虏获了戴雨潇的丁香小舌,狠命地纠缠吮吻,仿佛要吞没她的一切。

戴雨潇被慕冷睿突如其来的狂情之吻,吻得透不过气,本就晕晕的头脑一阵空白,旋即昏了过去。

慕冷睿将戴雨潇抱进他的跑车里,火红色的迈巴赫,张扬而狂野,犹如他身份的象征。

“开车!”慕冷睿坐进车内,霎时,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驶了出去,很快的便没入了车流之中。

行驶中的车辆微晃着,戴雨潇软软的靠在他的胸前,手无力的垂在他的腰侧,细长的胳膊,似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不过一面,慕冷睿就知道她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女人。

呼吸有些重,带着温润的湿意,透过了他的胸膛,烙在他的心上。慕冷睿低下头,看着她闭着的眼睛,睫毛湿漉漉的,微微的颤动。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就像是没有任何思索的余地,就守在停车场,把她掳了来。不是没见过美人,可偏偏她眉宇间的紧锁,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心上。

不假思索,温热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戴雨潇嘤咛了声,开始本能的反抗。

慕冷睿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任由欲.望的火焰愈演愈烈,即使要将怀里的人儿挫骨扬灰,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渴望,心底叫嚣着莫名的焦躁,只有这个如清泉一般的女人,融化在他的怀中才能平息,无法再有任何的理智,只想沉沦。

如果不是刚好到了家门口,他一定会在车上就要了她。酒劲越来越绵醇,戴雨潇并没有醒过来,被慕冷睿拦腰抱着,带上了三楼他的卧室。

戴雨潇被放在了宽大的床上,黑色的丝绸床单更衬的她肌肤似雪。慕冷睿的吻重重的落了下来,沿着脸颊的线条来到脖颈。

他以为她会反抗,可让他惊愕的是,戴雨潇居然不再抗拒,伸长了胳膊攀着他,主动伸出小巧的舌头回吻他。

同时,她另外一只小手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礼服,不过片刻,她上身便不着寸缕的暴露在他面前。

宝贝,放松

一阵呓语含糊不清的从戴雨潇的嘴里溢出来,“语岑,别离开我,求你……”

语岑?哪个语岑?从未有过的愤怒占据了他的心,陌生的情绪控制了他。慕冷睿冰冷的目光瞪着身下的女人,很显然醉的不轻。大手擒着她的下巴固定住,“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戴雨潇屈起手肘撑起自己,迷蒙的醉眼更显诱惑,不解的样子带着娇憨,“语岑,你生气了?对不起啦,我再也不发脾气了好不好?”

她还想直起身来抱着他,被慕冷睿凶狠的一推又跌回床上,她的唇嗫嚅着,被他再次猛烈的堵住,他只想堵住她的嘴,不让她柔软的声音再叫着别人的名字,硬生生的撬开她的唇,就像是要把所有的愤怒都堵回去。

慕冷睿抓着她两边肩上的领口,用力一扯,在戴雨潇的惊呼声中,让慕冷睿看得欲火中烧的晚礼服被撕裂成两半,几下推挤,就被扯了下来,丢到床下。

可礼服下的丁字裤却让慕冷睿猩红了眼,“你穿丁字裤?”

戴雨潇柔如无骨的躺在床上,冰凉的丝绸正好解了燥热。她眯着眼睛,咯咯的笑,“语岑,你好笨咯,这么贴身的礼服,不穿丁字裤那我要穿什么?直接不穿么?”

想象这那个画面,慕冷睿僵硬了两秒,然后飞快的扯下自己的衣物,顺道也把戴雨潇的丁字裤扯掉,抱着她,火热抵着她最柔软的地方,冰冷的说道,“抱着我。”

戴雨潇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顺从的将两手环在他宽阔的背上,乖乖的窝进他的肩头。

“啊!”随着慕冷睿狠狠的冲入,戴雨潇忍不住喊了出来。

没有前戏,没有温柔,就这样直进直出。戴雨潇觉得自己被他狠狠的撕裂开来,成串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发出绝望的呜咽声。

她的手在他身上胡乱的拍打,徒劳的想要反抗,却终究枉然。

慕冷睿有瞬间的错愕,他以为,她早就和那个什么语岑……可没想到,进入的瞬间碰到了障碍,看着两人紧紧的咬合处的鲜红,不明的情绪涌了上来,让他一时停住了,可紧致的内壁紧咬着他,让他无法抑制的律动起来。

“看我!看看是谁占有了你!”

疼痛带来清明,戴雨潇霎时瞪圆了眼睛,慕冷睿满意的扯着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很好,她知道他是谁了。

“不要!出去!你这个恶魔!”戴雨潇胡乱的抓挠着他,崩溃的哭出声,她怎么这么糊涂!

慕冷睿缓缓的退了出去,却再次凶猛的冲了进来,戴雨潇一下子被填满,从来没有被进入过的的内里敏感的急剧收缩。

慕冷睿埋在里面,等着她的疼痛缓过去,被她这么一夹,差点没忍住。

“乖,宝贝,你放松,你快把我夹断了。”慕冷睿舔着她的耳垂,低沉的嗓音诱惑着她,“宝贝,你也想要我是不是?”

成串的泪珠在她的脸颊滑下,戴雨潇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力的摇晃着脑袋。

内里又是一阵紧缩,慕冷睿开始一下一下的顶撞着她,狠狠的刺在最敏感的圆点上,进进出出的磨蹭。

“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是吗?”慕冷睿直起身,一把将她抱起,环缠在他的腰上,两人交缠的部位却并没有分开。

戴雨潇一晃,差点摔了下去,只得搂住了他的脖子。

慕冷睿满意的邪笑,抱着她在房间里走动,随着他缓慢而有力的步伐,他的欲.望也就跟着来回进出的耸动,擦着她的内里肌肉,有意去刺着她。

戴雨潇难耐的扭着腰肢,随着他的步伐而紧缩自己,被他折磨的几欲昏过去,哭喊着,求饶着。

慕冷睿当然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托着她的大腿,走到一整面落地镜子前,把她的背抵着镜子。

下面依旧凶狠的进出,戴雨潇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力的发出呻.吟声。

灼热滚烫的液体随着她的哭喊浇在他的粗热上,慕冷睿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哆嗦。但却忍住,只是用力的顶着最深处,耐心的画着圆圈磨着。

戴雨潇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要了,好难受……求你……”

“是吗?如你所愿。”慕冷睿用双手支着她,退了出来,却留了前端,邪佞的笑笑,再狠狠的撞进去。

“啊……”戴雨潇被撞的不停摇晃,长长的波浪卷头发散落在胸口,两只丰盈摩擦着他的胸口,激发出他的兽性。

“宝贝,你好敏感。”他发出低低的笑声,因为再次感受到她浇上来的温热液体。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慕冷睿托着她的臀,另一只手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去看镜子。

戴雨潇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可他只是浅笑,“不看的话,我就叫别人来看。”

“你!”戴雨潇羞愤的睁开眼,刚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肌肤泛着粉红,两条腿被大大打开,与之相衬的是慕冷睿古铜色的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被压在镜面上,他在她的深处直进直出,亵玩着她最柔软的地方。

“看着我,是怎么占有你的,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只有我不要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拒绝我!”他将她的右腿搭在他的肩上,张的更开,更方便进出。

而这样的姿势,也让戴雨潇清楚的看到,镜子里的他是怎样将暗红的炽热挤进她的身体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充实胀满的感觉充斥了全身,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个男人在她里面,狠狠的占有了她!

一枕入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枕入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语已多,情未了

    阴柔含蓄、妩媚朦胧是婉约词的审美风格,回环婉转、情景交融是婉约词的创作特征。但凡文章表达不出,诗歌抒发不尽的情感,唯有在婉约词中完全可以形容出来。1、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2、斑竹枝,斑竹泪,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3、语已多,情未了。4、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5、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6、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7、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8、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

  • 如果国宝会“卖萌”:央视新年首部纪录片,看笑了所有人!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艺非凡(ID:efifan)如果国宝会“卖萌”年底综艺《国家宝藏》都追了吗?张国立带领全明星演绎国宝前世今生的故事不要太好看。只可惜,一个星期只讲三件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海报这是一部纪录片,一部有关博物馆里文物的纪录片。跟以往同类学术型历史纪录片不同,它的特点就是“非主流”。先看看着官方卖萌图:还有这宣传文案:从1月1号首播至今,豆瓣评分从9.1飙到9.4,b站弹幕密密麻麻,画风还有点小调皮。因为这次,央视终于走“亲民”路线,把文物拍出了烟火气。《如果国宝会说话》先导片告

  • 男人越是爱你,越不理你

    昨天有个女生发胆信问我,是不是有的男人越喜欢你,就越不好意思找你啊?我男朋友说很爱我,但就是没什么时间跟我多聊天相处。微信回的很慢,总是感觉他很忙。我说怎么可能啊。是啊,怎么可能呢。世上所有的人说“我没时间”,通常意味着“这事儿不重要”。我也可以跟你说,我超忙,忙到没时间整理房间打扫卫生。但那绝对不是真的,因为要是你给我一百万让我打扫房间,我立马就去做了。这意味着,时间是选择。一个人如果在你的印象里总是很忙,那只能说明你的优先级不够。你处在他的价值序列最无关紧要那一行,所以你总是被放弃、被滞后,

  • 女性长久保持魅力的秘诀

    爱情与生活欢迎朋友们保存最触动你的文字图片分享到朋友圈~荐读

  • 正规教育对我们有多重要?

    正规教育的地位社会生活不仅和沟通完全相同,而且一切沟通(因而也就是一切真正的社会生活)都具有教育性。当一个沟通的接受者,就获得扩大的和改变的经验。一个人分享别人所想到的和所感到的东西,他自己的态度也就或多或少有所改变。实验一下把某种经验全部地、正确地传送给另一个人,如果是比较复杂的经验,你将会发现你自己对你的经验的态度也在变化;要是没有变化,你就会突然惊叫起来。要沟通经验,必须形成经验;要形成经验,就要身处经验之外,像另一个那样来看这个经验,考虑和另一个人的生活有什么联系点,以便把经验搞成这样的

  • 女方要求400万全款买房,男方哭成狗:这次我挺女方!

    内容授权自雾满拦江(ID:lwwuwuwu)(01)萧山有对情侣,托朋友公示了他们一段聊天记录。他们的理想:是自己的House,舒适体面的人居环境。他们的现实:是囊中羞涩,所以男方父母答应结婚时全款买房。——但男孩不想这么做。——不想结个婚,把爸妈一辈子积蓄掏空。真系个好孩纸。——但女孩有自己的想法:网络议论,多数力挺男孩:幸福生活要靠自己创造,啃爹妈算什么本事?但我站在女孩一方。(02)爱情只有一个要素:爱!比如电影《太太你可好》……不是,是《泰坦尼克号》中,穷画家杰克,与贵族女露丝,船沉之前

  • 人养壶三年,壶又何止养人一生!

    紫砂壶的泡养,早已成为一种养壶文化。用好壶、养好壶,是人生的一件乐事与幸事。养壶养心,在养壶过程中修身养性,亦是紫砂壶艺文化的重要内容。一、壶与人共同成长紫砂泥在陶艺人的手中成坯,经过火的煅烧与洗礼方成器。刚从窑中取出的紫砂壶,带有燥气,壶的生气未发,壶韵隐藏。当它与我们结缘的那一刻起,它便开启了全新的生命历程。在茶汤的滋养下,燥气渐去,蕴育生香,它特有的润玉光泽逐渐显现。每一次棉质细布的擦拭,每一次净手的摩挲把玩,每一次茶渣的清理、壶内外的清洁,每一次的静置干燥,我们都充满了感情。▲仿古如意泡

  • 论文案,我只服他,句句老扎心了

    下午三点半进入今天的下午茶时间前两天分享了《前任3》的台词文案之后不少人在评论区讲述关于前任、现任的故事看得m-cases也百感交集今天看到江小白借势《前任3》的文案整理出来一起分享给大家01我们的相识,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意外。请输入图片描述02最想说的话在眼睛里,草稿箱里,梦里,和酒里。请输入图片描述03庆幸曾经遇见你,遗憾只是遇见你。请输入图片描述04爱情不是因为所以,而是即使仍然。请输入图片描述05拥有时不懂珍惜,懂得时只剩遗憾。请输入图片描述06曾扬言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却在半路就走丢。请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