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凤逆惊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2:34:19 来源:网络 [ ]

小说:凤逆惊华

第1章 霜起

秦25年,冬,大雪。163生活网

黄昏,竹窗内,梨花桌边,檀木椅上,赵月纤指捏着毛笔边思边写。

“姐,天冷,烤会火再写吧。”赵高边磨墨,边凝视着面前少女的侧脸,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敢如此安心地凝视着她。

竹简上字迹清秀,笔画工整,非常好看,一如她好看的容颜。只是,这到底是七国中哪一国的文字?小姐说这是天国的,他不懂,但他信,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信。然而如今秦统天下,若被帝都之人发现他国文字,他担心……

“嗯”。赵月轻应了声,笔墨渐干,正欲沾墨,墨已结霜,“小高,你愣着干什么,磨墨。凤逆惊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哦哦!”兴许是凝固,兴许是惊醒而用力过猛,一大块墨汁溅了赵月一脸,顺着脖子流泻而下。

赵月抬眼望去,绝世容颜瞬间变成半白半黑,灵眸微动似恼,似嗔。赵高慌了,连忙从袖里掏出手绢来,“小高该死!”他的手指刚碰上脸颊,却对上那渗墨的亮眸,急忙撤回了手。

正这时,门外急步走进来一个小童,“小姐,有贵客……啊,您的脸……”

“大惊小怪,跪下掌嘴!”赵高声音清而冷,小童应声跪地,正欲掌嘴,赵月开口道:“算了,还不去打盆水来。”

“是。”小童喜极而起,慌忙起身。

“要热水,凉了自己浇身上去外面守一晚。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赵高提醒。

“是。”小童颤声跑出去。

赵月白了他一眼,从他手上扯过手绢,仔细擦拭着刚沾上衣领的墨。

“姐,脸……”

“脸不急,洗洗就干净了,倒是这衣裳,弄脏了可惜,这可是……”

“这可是本公子送的衣裳,岂可弄脏!”门外男子迷人的嗓音传来,赵高面色一白,移至赵月椅背,将她遮挡在身后,赵月慌忙回头面朝窗外,恼道:“你别进来。”

“好!我等你。”温柔而沉稳,仿佛任何轻松的话语都掷地有声,话毕,四周立即安静了,唯有雪花飘落梅花绽放的声音。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小童捧着一大盆热腾腾的水急急忙忙赶来,差点撞上了倚门而立的男子,不敢再看他,弯腰颤抖着从他面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赵高连忙接过,伸手先探了探,瞪了眼小童,小童腿一软,差点又跪下。门外一尊佛,里面一尊魔,小姐夹在中间,该怎么活?

“姐,水温刚刚好。”赵月接过他浸过热水,拧成半干的绢布,“行了,出去吧。”

赵高眸光扫向门外,长指握拳微垂眸,“是,姐,早点回主屋,晚膳怕是冷了。”

“嗯。”

赵高端过水盆,望了望铜镜中的正仔细整妆的模糊容颜,慢慢地退了出去。版权163shenghuo.com门外的人踏步而入,与他擦肩而过,仿佛将室外的的寒霜带了进来,室内顿时冷了几分。

“视而不礼,是为不敬。”男人声音不怒而威,“说出去,别人会说你家主子没教养。”

赵高身子一滞,回身,弯腰行礼,“参见公子殿下。”

“叫公子就行,殿下免了,去吧。”

赵月转身而来,挑眉,“秦公子,苏殿下,这大雪纷飞匆匆而来,是需要粮食还是药材?若想劝我进宫,免谈不送。”

“公子是天下人的尊称,予你,秦霜是唯一的名字。版权163shenghuo.com”他上前两步,欲将面前的少女看得更清晰点,她的脸因刚洗而更加晶莹,微泛着红润,比梅花更娇艳,比傲雪更高雅。

“不敢!”赵月反手微撑着椅背,却深恐它会被自己压碎,挺了挺腰,柔笑着直视着面前的男人。

三皇五帝,有史以来第一位皇帝之子,第一太子,睿智沉着,俊美温雅。史书千言万语,也难以形容,唯有眼见才真实。

满身的雪花的他风尘仆仆,看起来疲惫不堪,但还是那么的高贵优雅,气势逼人。雪白貂毛缝边的锦袍包裹着修长身姿,黑发束起,扎发长缎飘逸舞动,如雕似塑的俊容使人迷恋,剑眉下微敛的星眸流转间,难以掩饰英明的精光却令人清醒。

“公子,有事请说,无事请回,王世子妃还在后宫等着你。”赵月敛眉低吸了口气。

“你在怪我?”秦霜唇角一抿,瞬间放松,荡起令人眩目的浅笑,踏前一步,“还是在怨我?”

“不敢。”

“你这丫头还有什么不敢的!”他轻笑地伸手去抚她的头,却被她及时地躲开。

“灭我赵国,不敢复仇;屠我赵氏,不敢愤恨;毁我家园,不敢发怒;负我情爱,不敢生怨……”

“够了!本公子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

“那就滚!”赵月咬唇低吼,美眸渗着泪。

“你!”秦霜抓紧了她的双肩,涌起的怒瞬间烟消云散,该死,又瘦了!她明明弱得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可为什么还是要这么倔强地跟他吵闹?她明明……明明是懂他的,为什么还要责备他,她明明嘴上说不敢,不怨,不恨,可是……

“小月儿,咸都到墨水,我来一趟不容易。”秦霜放低声音,几尽哀求,“别闹,就三天,三天……”

“三天后滚回咸都,继续做你高高在上的世子,宠你天下无双的世子妃,是吗?”赵月咬唇含笑,如高傲的狮子,优雅的老虎。

秦霜咬了咬牙,大手捏紧她的下巴,“还咬,都出血了,小心我拔光你这满嘴的伶牙利齿。”

“要你管。”赵月拍掉他的手,别过头去,却在下一秒,被大手扳了回来,她正欲开口,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微冷的唇覆了上来。

“唔!”

冰冷的大手抚摸着渗泪的脸颊,急促的唇将仿佛要将怀中的人儿融入口中,然而却尝到咸咸的血腥味。

唇热了,泪更冷了。

“小月儿,求你了,给我三天幸福。”秦霜的声音如夏日般热烈呼唤,仿佛能融化了寒冬的冰凉。

赵月重重地喘了口气,“3天幸福,2天思念,余下的便是360天怨恨,你承受得起吗?”

“我可以!”面前的男人俊美绝伦,斩钉截铁。

“我不行。”赵月颤声道:“你白天忙着征战天下,晚上忙着安慰后宫,我呢?”

“后宫,我没去过。”秦霜抬起她的下巴,“信我。”

“不信。”

“那你到底想怎样?”

“别走,或别来。”赵月冷然讽笑,“做不到,对吧。”

“你明知道我的难处,三天都不给我?”

“三分钟都不行。”

“好,你够狠!”秦霜霍然推开了她,面色阴冷,眸光凌厉,“赵月,我上逆父命下负百姓迎娶你,你不肯,冰天雪地我千里迢迢放下身段来陪你,你还是不肯,你当本公子是什么人了?我秦霜在这对天发誓,会让你后悔至死!”

赵月心中一颤,“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呵呵,你在乎的,我将一一拿走。”秦霜咬牙切齿,如帝王般冷视着她,“第一件,你最珍爱的弟弟。”

小高,赵高,赵月心仿佛被刀划过如,记忆如猛兽般闯出,历史画卷如车轮般压来,恐惧袭上心头,“不,不可以!”

“他,赵室最忠诚奴仆,陪了你17年的365天,太多了。”

“不,他将是你的死敌,他会杀了你的。”赵月冲上前抓住她,他冷漠一笑,“你拒绝我,还找这么可笑的理由,是因为爱他胜过我!”

“不是,你不能带他走……”

“我能!”秦霜如傲世霸王,星眸幽冷,“小月儿,我恨透了你的高傲无情,我要毁了你的一切,包括你一直守护的……”

“我答应你,我去咸都,陪你!”赵月抱住了他的腰,脸贴着他的后背,心如刀割。

“迟了!”秦霜拉开她的纤手,大步向前,抬头迎向雪花,雪落入了眼中,冰冷如霜,他声音苦涩而冰冷,“为了他,你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真的改变不了吗?”赵月追出门,摔倒在地上,跪地望着满天的飞雪,顺着它们落下,看着来时的脚印被去时的脚步踩碎,心乱如麻。

赵高从竹屋侧面走出,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眼眸渗满了杀意。

没有人,可以这样逼迫他的公主,即使他是霸主帝王,也该死!

第2章 重生

公元前229,秦18年,赵国。

天阴沉沉的,整个世界仿佛被一块巨大的坚石压得喘不过气来,硝烟冲撞云层,血腥浇灌大地,寸草难生。

天寒地冻间,千军万马践踏着大地狂奔而来,前方,一人一马在逃命。

“高离,赵国很快就是秦家的,你还能逃到哪里去,乖乖束手就擒,本将军可以向公子求情,饶你不死。”一马当先的黑色精甲少年大喝道,随手从背后抽出一支强驽,快速装上箭,刚瞄准,身后白马白衣飘逸的少年突然叫道:“慢。”

“公子,咱们这是战马,跑不过他那宝马,再不射他就跑了。”

“他死了,对我们没好处,况且你看前面……”白衣少年猛然勒马朝身后一扬手,奔腾千军骤然整齐停步,一时间,马叫声响彻大地。

五百米外,荒地内,围立着四五个庄稼人,听闻马蹄声才惊醒过来,一见这阵势,反倒愣住了。

“为了几个贱民,放走了帝国通缉犯,陛下怪罪下来……”黑甲少年恼道。

“由我承担。”白衣少年放眼望去叹道:“蒙将军,瞧瞧这片大地,早已千疮百孔,百姓饿死冻伤,那边的粮食还未收成,怎能肆意践踏。”

“你这性子,得了,天下我打,百姓你管。”黑甲少年豪情大笑,扬鞭纵马追去。

白衣少年回身命领头带军队原路返回,只身下马来到庄稼人前,这些山野村民虽然无知,却也知道如此锦衣玉束的少年,必定是某王候将相之子,顿时一个个跪地不敢抬头。

“君在外,不必多礼,都起来吧。”白衣少年面带微笑,言语间不经意流露出威压,“你们在干嘛?”

“这里有个妞。”其中一个男人大胆说道。

“妞?”白衣少年经他指点,才看到枯黄蓬乱中似乎躺着一个人,身上结了厚厚一层霜。死人?有什么好看的?看来他们不是在收割,只是在闲玩,亏他还冒着被处罚救他们一命,保他们收成!

懒惰又无知的百姓,还真是令人失望啊!正欲上马离去,余光突然发现地上的人手指动了动,活的?他正欲上前,便被一人拦住了。

“嘿,公子,这妞是我先看到的。”

“去,这田是我家的,正准备开荒的。”

“胡说,明明是我先看到。”

“放屁,明明是老子家的地。”

五个庄稼汉吵了起来,刚开始是指手划脚地叫,后来捋袖子破口大骂,再后来,抡拳头扛锄具举木棒扭打到一起。大吼大叫声,哭骂声,痛哭声,混乱吵杂。

“喂,你们别吵了,救人要紧。”白衣少年甚是厌烦地叫道,若是往日,此等乱民,早拉出去斩了。

“救什么救,只要没死,拿去卖了就能换一个月的口粮。”满脸是血的庄稼汉刚吼完,其他人仿佛受到刺激般一起砸打了上来,一时间被打倒地上,拼命挣扎。

白衣少年懒得再理,便上前扒开杂草,这才看清,面前躺着的是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似乎比自己小很多,穿着似下人的破烂粗麻灰衣,若不是那对还算整齐的发髻,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女孩。她满脸瘀伤,最明显的是脖子上有一条几尽发紫的勒痕,这伤痕,他比谁都清楚。

被赐死的,想不开的,上吊而死的人,抬走时,便能看见这样的伤痕,只是这小丫头有什么想不开的,还是被人逼死的?

他们不是说卖了她就能换一个月的口粮吗?为什么要如此浪费,宁可杀了,也不卖了?

“滚开,她是我的。”随着一声声疯叫,棍棒朝头顶而下。白衣少年惊慌回头,抬手去挡。

“敢碰我家公子,找死。”怒叫声伴随马蹄而来,随即便是破空而来的驽箭,“嗖嗖”连续几声,人随箭倒。那个被打倒在地的见势慌忙爬起来想逃,刚起身却被一箭钉在了地上。

“蒙田你……”望着身边活人陡然变成死人,白衣少年叹了口气,刚才还为一月口粮拼个你死我活,现在倒好了,不用再吃了。

“高离那家伙,射了他一箭,还让他给溜了,气死爷了。”被唤蒙田的少年跳下了马,从庄稼汉身上拔下箭,那汉子仿佛鱼被刮鳞般临死痛苦反弹,却被干净利跳的一脚踹开。“公子,你总说人心善良,看到了吗?这些贱民有时候就像毒蛇,冷不丁就要咬你一口,要不是我回来及时,后果……”

“行了,你杀也杀够了,来看看她吧。”

“她?”蒙田挑眉弯腰,见自家主子像小孩子玩蚂蚁一般,盯着地上的蝼蚁兴致勃勃,不屑地起身一脚踹去,却惊然发现面前的小女孩睁开了眼。

“呀!”蒙田强行收腿,整个人扑了上去。该死,他杀人无数,人死前噬血的、惊恐的、愤怒的……什么眼神他没见过,竟然会会被一双小丫头的眼睛吓倒。

“啊!”下一秒,身下小女孩传来痛苦的尖叫,夹杂着惊狂和慌乱。

“喂,你躺在这里干嘛?”蒙田爬起来,伸脚踢了踢她。“别这样。”白衣少年阻止道,伸手去拉她,她却惊然连挪几步。

“你们……是谁?”少女努力发出声音,听上去沙哑难听。

“敢问本少爷名字,先说你是谁。”蒙田又要伸脚去踢,白衣少年瞪了他一眼,“她只是个孩子,不是你战场上的敌人。”蒙田悻悻地收回脚,“得了,回去吧。”

“他是蒙田,蒙面的蒙,田野的田;我叫……秦霜,秦是秦国的秦,霜就是这地上的霜。”白衣少年温笑道:“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秦霜?我叫……”

赵月……赵月!赵月!这两个字如针芒般陡然刺入了她的脑海中,伴随而来的是两股如龙似蛟般拼命冲撞的记忆,她痛苦地猛然抱起了头。

“哎,你怎么了?”

“傻瓜,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我知道,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了,天啊,我真的重生了,我叫……赵月,赵月啊!”

第3章 记忆

赵月,24岁,H城首富之女,名副其实的亿万千金,名校经管高材生,智商超群,跳级式拿到博士学位,外在无限风光,内在无可挑剔。

半年前,她被宣布为父亲所有财产的继承人和企业接班人。三个月前,她与父亲最得力助手兼董事股东王皓订婚,虽然不泛有利益关系在内,但她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爱她,而她,也愿意和他共同生活,共同管理她父亲的商业王国。

然而不幸的是,一个月前,她突然受伤晕倒,王皓拿来的检查结果,令所有人陷入了绝望。

血癌,血小板减少,输血也也无法控制。

2050年,秋,黄叶凋零。

在最后一次清醒,面对伤心欲绝的母亲,和一下子苍老的父亲,王皓的提议令她做出了抉择。“为了你的父母和我,请求你考虑冷冻遗体,百年后起死回生。”

“不,且不论身首异处,抽肠剖肚,百年后的世界,没有父母没有你,我复活有什么用?”

“你忍心看着我们绝望痛苦吗?”

“还有其它办法吗?求你想想,骗骗他们也好。”

“有!你应该听说过,时间和空间都是绝对概念,是存在的基本属性,但是其测量数值却是相对于参照系而言的。穿越时间空间重生,是有可能成功的。有家公司有这样的业务,并表示,许许多多的穿越小说,其实假中有真,有人真实活过,却不敢完整记录,只能以小说的方式存在,因为谁都不愿意相信。”

王皓说完,悲伤地看着她,“你愿意为他们相信吗?”

“好,我答应。”到了这个时候,只要父母相信就够了,她还有得选择吗!

死亡来临前,她被推入了一间光影诡异的室内,电光火石间,父母悲喜交加的脸离她越来越远。

下一秒,赵月感觉到了无比刺骨的冷,她以为自己掉入了地狱的深渊。

然而她张开眼的一瞬,她看到了什么?黑白无常,不,是一黑一白的少年,黑的冷若钢铁,白的暖似春光。

他说他叫秦霜,她叫……当她忆起赵月这个名字时,另一股记忆——来自这具身体的记忆跟着涌入了大脑。真没想到,她竟然也叫赵月,同时也想起了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是怎么死的。

她是被人活活缢死的!

墨水村,村长赵家,全村最富有的一家,她从小被寄养在那,赵家两个儿子,上面一个姐姐,下面一个妹妹,无一不是对她打骂不止,赵母非但不管,甚至还有可能顺手加上几巴掌。

而昨天,两个儿子闯入了她破烂的柴房,将她摁在草垛上,意图剥光她的衣裳。此景被赵母瞧见,反将她拖出来一顿乱打,而后叫来管家,将昏沉的她趁机活活勒死并抛尸荒野。

耳边犹然响起那女人恶毒的辱骂,“狐狸精,贱人,这么小就勾引我的宝贝儿子……”

她不过是10岁的孩子啊,以前的赵月除了恐惧就是哭,完全不懂她为什么弄死她,但现在的赵月,再清楚不过了。

只是,虽然她当时频临死亡,但她明明记得,签订协议时,她选择了最贵套餐:绝世倾国容颜?王候将相之妻?情配太子?贵比皇后?

虽然她从未想过会真的重生,但这会是什么情况?乡下黄毛丫头!卑贱猪狗不如!活活被缢死!

坑爹啊,坑了她爹数十亿啊,换来的竟然是如此悲剧的身份。

这些都不重要,最最重要的是,从这丫头的记忆里,她依稀知道此时此地是何年何月何地!但她不敢相信地问出了口。

“看吧,就是个傻子,浪费爷这么多时间。”蒙田烦躁地走来走去,把几个死庄稼汉当球踢,赵月望去,惊恐之余恶心地狂吐了。

秦霜皱了皱眉,对赵月温和笑道:“现在是秦18年,这里是赵国。”

“很快就不是了。”蒙田补上一句,遇上秦霜不悦的目光,顿时闭嘴不语。

“秦朝?赢政?始皇……天啊。”赵月抱头尖叫,“竟然是真的,疯了,真是要疯了。”

七国战乱,硝烟四起;残帝一统,暴虐天下。蛮荒、残暴、落后的乱世,这叫人怎么活?

秦18年,难道就是公元前229年吗?赵月虽然不是历史高材生,但她却清楚地记得,如果史书编撰不假,那么赵国现任的赵幽缪王很快就要完蛋。

难怪这黑衣小子说很快就不是了,他怎么就这么神?难道他也是未来穿越的?遇上故人了?不至于这么巧吧。等等,这秦霜说他叫什么来着?

蒙田?蒙……赵月差点跳了起来,秦皇手下是有个蒙姓人物,他可是蒙恬大将军,蒙田?是蒙恬吧。管他是哪个甜,疯了,这真是要疯了,蒙田这么年轻这么帅气;而身边这位俊美绝伦的白衣小子,秦霜……俊美之中透露出睿智,温柔之余贵气逼人。

是他!她这次真的跳了起来,见鬼般连退几步,撞上一尸体,尖叫着仰身跌倒。

蒙田乐得哈哈大笑,秦霜连忙上前扶起了她。“你没事吧。”

赵月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定睛望着眼前依然温笑的秦霜,狠狠地拧了拧自己的大腿,好疼,真疼啊。她真的重生了,她看见谁了?史上第一太子啊!说出去,谁敢信啊。

“你……你别哭!”安慰女孩子绝对不是秦霜的强项,他求救地看向蒙田,蒙田撇了撇嘴,“你管她干什么?”

“她好可怜!”

“天下可怜人这么多,你管得完吗?”

“管不完也得管。”

赵月阴睛不定地看着眼前的秦霜,如果现在真的是秦18年,那么他才12岁,若在2050年,12岁的孩子意味着什么,踢球、网游、动漫、打架、早恋……然而他,却随父征战四方,胸怀慈悲,心系天下百姓。

想想从前荣耀的自己,自以为才华冠世,不可一世,因家里有钱有势,便视他人为无物。可重生到此境界,第一个念头却是活不下去。可笑她还活了24个年头,可笑她拥有无数文明知识,却如此胆怯。

“你叫赵月是吧,那我叫你小月儿,你要是没地方可去,跟我走吧,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跟他走,会是现在这世道上最幸福的人。但是……秦灭七国、统天下,焚书坑儒,修骊陵阿房,筑万里长城……哪一件不是血淋淋的暴行?想在这千古一帝之下存活,想想赵月都直打冷颤!

可是不跟他走?她还能去哪?

第4章 引玉

回赵家!

这是赵月反复权衡选择的道路,不仅仅是为以后平稳生活着想,更重要的是,承载了这具身体,也该为她讨回点公道。有了这种觉悟和责任感,她突然有种灵魂合而为一的错觉,她就是赵月,赵月就是她。

赵家就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闯一闯。她就不信,凭她浸淫过几千年文明精华的现代人,还玩不过蛮荒落后的古代无知农妇。

眼前少女原本浑浊无神的眼瞬间变得精亮,令秦霜为之震撼。对于她轻描淡写的解释自己为何在此,以及决定回家,他虽有疑惑,却无法理解。

到底,他只是个12岁的孩子,然而,他却不是个好命的孩子。一想到他今后的下场,赵月惋惜地叹了口气。

秦霜跃上了马,朝赵月伸出手,“来吧,我送你回家。”

“呃!”赵月望了望马背上高高在上的少年,俊美,飘逸!一瞬间心头有种恍惚的悸动,这才感觉到自己与他的差距,她忘了,如今的她,不过是个10岁的孩子。

身材还未发育,矮小、瘦弱。她伸直手踮起脚,也够不着他那修长如葱的指尖。骏马却似乎不耐烦地扬了扬蹄,差点踢中了赵月。秦霜连忙勒马,“蒙田,抱她上来。”

“切,抱她,脏了本少爷的手,还不如给她一箭了事。”蒙田早已在马背上等得不耐烦了,恨不得扬长而去,这会还让他下马去抱一个又丑又脏的小乞丐,他才不干呢。

这个该死的蒙田,赵月恨得牙痒,见他把玩着手中的驽,却是心惊胆颤,生怕他大爷一个不爽,就将她穿成了羊肉串。她可不想刚活过来就死去。

不过,他再狠,也不敢不听秦霜的,如今只要拿捏就他就行。

“秦霜……哥哥。”赵月咬牙蹦出“哥哥”二字,“我没事,你们骑马,我走。”

“哥哥,哈哈,华阳都不敢叫你哥哥,她竟然!”蒙田指着赵月,哈哈大笑了起来。

华阳长公主元曼,赵月心中一紧,习惯了平等自由社会,一时间没办法融入这个尊卑分明的时代啊。

秦霜不恼反倒觉得有趣,这丫头比华阳好玩多了,瞧她那原本苍白发紫的小脸,这会如恼似嗔微微泛红,还真惹人怜爱。

确实,虽然他有妹妹,却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唤他哥哥。而且,他似乎不喜欢她称他为哥哥,脑袋一热,秦霜豪情一笑,“从今往后,秦霜,我赐给你一人所有。”

切,不过是个假名而已,说得好像帝王赐福一样狂妄自大。

赵月还没反应过来,秦霜话落,白衣一扬,翻马而下,伸手抱过赵月,一扯缰绳,马惊然奔跑,秦霜借力而上,带着赵月稳稳落在马背上,马如箭般射出。

“哟,酷耶!”蒙田打了个响指长啸一声,策马追去。

“啊。”赵月忍不住在尖叫。她不是没骑过马,但马场的马都失去了狂野,最多只能算溜哒。像他这样一气呵成将她掳上马,惊险之余狂飚而去,怎让她不心慌?

身后的秦霜浑身散发着年少的轻狂,大笑地将慌乱的赵月揽在怀中,“回家了,回家了。”

回家,真是个好词。

背靠着健壮沉稳的胸膛,赵月虚弱地任由自己沉溺其中。

自从死神降临以来,她反复辗转在晕迷与清醒间,无一不是惊恐至极。她不是怕死,而是怕极了被抛入昏迷的孤独,那种走在黑暗地狱的惊恐,没有经历死亡的人是无法体会得到的。

身后的蒙田古怪地看着愉快大笑的秦霜,公子这是怎么了?平时也总在笑,但似乎和这会的欢笑有些不同。

墨水村并不难找,赵月也有些记忆,很快,一行三人便来到了村口。

这座村庄大约有百余户,土墙茅屋,还算家家有宅。村口拐个弯便是赵家。在赵月的记忆里,这座宅子如牢房般华丽坚固,令她无处可逃,只能活活受罪。

然而此时在赵月眼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房舍四周围立,隐约可见秦汉时代建筑的风格——豪放朴拙,屋顶很大,可见屋坡的折线,建材做工一般,所以曲度不大。整个屋宅最多能用刚健质朴来形容。

赵月不由得感叹现代建筑的华丽完美,恐怕秦皇在将来建筑的奢迷至极的阿房宫,都不及它们的万分之一。

“我到家了,谢谢你。”赵月对秦霜伸出了右手,秦霜挑眉看了看这只瘦骨嶙峋的小手,不懂她的意思,思索片刻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塞到她手里。

“这?”赵月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羞得满脸通红,习惯真可怕,她想握手言谢,他却以为她在讨钱!“不,我不需要。”如烫手山芋般,赵月连忙将塞回他的手中。

“没事,你拿着,一块玉佩而已,我多的是。”秦霜握住她的手,连手带玉包含在她的掌心。玉佩比她的手掌稍大,质地极为细腻纯净的羊脂白玉,雕龙画凤,锦线为穗,一看就是稀罕之物。

“切,公子你可真是大方,和田白玉,价值……”

“要你多嘴。”秦霜声音不高,却叫蒙田立即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言。

他是想说价值连城吧,玉再名贵,对她来说又有什么用?她要是拿着这玉去卖了,恐怕没讨到钱还会因此丧命,宝玉无罪,怀璧有罪,还不如……赵月厚着脸皮谄笑道:“要不,你给我点钱吧。”

“这……”秦霜微微皱眉,赵月连忙说:“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汗,长这么大,第一次像个乞丐一样向人讨钱,真是丢人。

“不是,我……不带钱的。”秦霜回头看去,马背上的蒙田早已等得烦躁极了,“把你的钱袋拿来。”

蒙田闻声惊讶,随即既恼又恨,朝赵月狠狠地剜了眼,丢过钱袋,秦霜接过,把玉和钱袋一起塞到了赵月手上。

“小小年纪如此贪得无厌。”蒙田的蔑视与讽刺叫赵月既难堪又难受,想在任何一个环境下生存,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蓦然,她想起了什么,那是赵月临死都死命护着的东西。

从怀中掏了出来,赵月将它递给了秦霜,“这个给你。”

此时村头人来人往,见秦蒙二人实在扎眼,你走我停的,看热闹似的越围越多。赵月见势不对,连忙将玉和钱不着痕迹收好。

“哈哈哈,见过女孩给你抛花的,丢手绢的,这送肚兜的,还是第一个,新鲜!”蒙田大笑着扬鞭瞬间将它勾了过去。

“你……”秦霜气恼地转身,绑系发髻的白色丝段飘带掠过赵月的鼻音,淡淡的清香好闻极了。赵月鼻子一痒,心中一动,一把抓住他的袖子,“秦霜。”

“嗯?”眼前的少女眼圈泛红,面色悲伤,秦霜心中升起无限怜惜,恨不得将她拥入怀中,让她别这么难过。

“要小心李斯……赵高,记住我说的话,要相信你父亲是……”

凤逆惊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逆惊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世医妃第13章新解老佛爷皇太后的眸光落在温意的小腹上,最后,略微叹气地摇头,“你们都坐吧,别站着了。”温意闻言,一时想不起应该先谢恩,便径直走到椅子前打算一屁股坐下去,却看到洛凡对着太后福福身子,依旧脸色柔婉地道:“妾身谢太后娘娘体恤!”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对宋云谦道:“三儿啊,侯爷家两位千金,如今一个是你的王妃,一个是你的侧妃,你千万不能厚此薄彼,喜欢这位,便冷落了另一位啊,所谓家和万事兴,小家要处理和睦,你这个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神级透视第十三章组织部部长“一江,贺丰年的儿子太无法无天了,不但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人家欧阳志远的朋友,还当众开枪,你快去处理这件事!”市委组织部部长罗一江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加班,接到父亲的电话,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个欧阳志远昨晚救了父亲,欧阳志远的工作,正是自己的给高新人民医院打过招呼才解决的。当众开枪还了得?罗一江立刻把电话打给了局长赵明剑。“赵局,你们贺副局长的儿子正在老坛子饭店闹事,还欺负我老父亲的朋友,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蜜妻难嫁013你身材好好回想起当初司岳云对她的评价:你是个好姑娘,可是你有时候太安静。说好听些这是大家闺秀,说不好听,简直有点不解风情。顾安童苦笑了下,她就是这样的人啊,很难改不是么?卫生间的门忽然间打开,司振玄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从冰箱里取出一瓶苏打水,略有点奇怪的看着还在窗边吹风的顾安童,“你别告诉我,你这是紧张的。”顾安童立刻转身,双手撑在窗台上,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她确实是紧张,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相处。“别总在那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爱能封喉莫小阮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心痛的。但看到这一幕,她一颗心还是会疯狂地疼着,像是被什么东西扯开了一样,疼的蚀骨……身边陪着她的人是程家明。程家明心疼的看着她,轻声叹息,“小阮,你这有是何必?你总是这样折磨着自己,苦着自己,你怀孕已经够辛苦了,你又何必来祭拜这个女人?”莫小阮很平静地说,“我用了她一对眼角膜,这本就是欠她的……”自从她知道她用了安茹言的眼角膜后,她就会每年来祭拜她,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极品升官第013章组织决定傍晚四点四十五分,梁健在车里等莫菲菲。车子开出了政府大院,梁健才跟她开口聊天,“今天去市区,见男朋友啊?”莫菲菲道,“我哪里来的男朋友,除非你是我男朋友?”莫菲菲虽是大学生村官,年纪二十四岁,比他小了几岁,但说话爽快,爱开玩笑,所以梁健对她说的话也不会当真,也跟她开玩笑,“你说是就是啊。”“你不怕你老婆回家让你跪搓衣板?”转过脸呵呵笑着。梁健不甘示弱,“现在流行跪键盘了。”“看来你真的是外面女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5章狭路相逢小喻看着穿着跟气质都不凡的苏涵,眼中带着敌意。她微微仰头,看着她,“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苏涵。”苏涵没有忽视这女孩的敌意,回答却不卑不亢。小喻一边低头记着苏涵的名字,一边碎碎念,“长得这么漂亮还来万江当什么清洁工,出去卖岂不是更赚钱,进来做什么呀。”女孩说的话极其刻薄恶毒,一字不漏全落在苏涵耳里。“我只知道长得漂亮的女人不一定要去卖才赚钱,长得不漂亮的肯定是倒贴都没有人买。”苏涵凉凉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如秋色第13章惊心动魄黑暗之中,童瑶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以前还笑妈妈是阿Q精神,现在竟得以同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了,既可笑又可悲吧,但还能怎么办呢?现在的她,如果不自我安慰一下,她真怕自己会被紧张、害怕、羞耻、无助等等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情绪给搅和得崩溃掉,她其实没那么坚强。老躲着做缩头乌龟也不是办法,良久,童瑶终于缓缓掀开了被子,室内依然漆黑一片,她是不是可以走了呢?身边的人没有动静,当童瑶准备下床离开时,才发现男人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13章李宗面无表情的讥讽回到A市,已经早晨了。公司派出的这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的直接开回公司。周小素下车。另一边,李宗把阮白的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找你。”阮白点头。推着一个行李箱,两人跟周小素和李涛说再见,之后走到路边,叫出租车。李宗想,明天就去买车。没车太不方便。阮白又困又累,昨夜在车上睡了两个多小时,但车上总归是睡得不舒服。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手机却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