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女人,就你了!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2:44:1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女人,就你了!

第一章  人格分裂

“我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醇厚的铃声响起,一只好看的柔夷接起了电话。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院长,有什么事吗……十一楼特殊病房?好,我马上上来。”挂掉电话,把手机揣进袋子里后,果伶羽叹了口气。

特殊病房?

实际上就是圣德医院为那些有钱有权的贵人们弄的VVIP病房。

让她上去干嘛?她又不是太医院的大夫,专给宫里的贵人看病?果伶羽一面嘀咕着,一面朝着电梯走去。

按下十一楼的按钮。

泛着幽幽冷光的墙壁上,倒映出她的模样。小脸杏眼,挺鼻樱唇,嘴角那两个梨涡为她的容貌增添了一分风情。网站163shenghuo.com

不过此刻的她,小嘴微微嘟着,正小声的埋怨着:“肯定又是吃的太多,懒得动弹,高血脂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箔…减肥啊!看什么医生,医生能割肉啊!有钱人咋就这么作呢,作胖作死!这么大晚上还让赶着下班的老娘来伺候,小心老娘送一朵小雏菊……”

叮。

十一楼到了。

果伶羽站直了身子,目视前方,两边脸颊的肉分别往太阳穴的位置拉,梨涡浅浅浮现,一个完美公关的笑容荡漾在她的脸上。轻吐了一口气,她走出电梯。

不就是应付个作死的吗?有什么难的。

哒哒哒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在走廊响起,冷气从天花板的正中央往下喷。果伶羽打了个哆嗦,脑海里慕的就浮现出昨天晚上《咒怨》里躲在桌子下的小孩,张着一张黑乎乎没舌头的嘴,直勾勾的盯着她……

说来也可笑,果伶羽是个外科医生,血肉模糊的场景看得太多了,转身吃个火锅是家常 便饭,可奇葩的是,她竟然怕鬼。阅读163shenghuo.com

果伶羽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越跳越快,脚下的步子不知不觉中迈的频率也快了,距离见面的地方只差一个拐角了!

胜利的曙光就要来到了。

踏过拐角。

嘭!

果伶羽揉着鼻子倒在了地上,抬头害怕的偷瞄了一眼。

就见一个好高的鬼,站在她面前,皮肤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惨白一片,眼神凶狠得像要吃人。

本就有害怕心思存着的她,一下子就被吓得往后倒去。

“鬼啊!”

一声穿透天际的惨叫声突兀从圣德医院十一楼传了出去,隔壁养鸽子的住户,睡得都不安宁了,直骂哪个缺德的大半夜鬼叫!

……

十一楼,办公室。

果伶羽的头低得恨不得跟自己心脏住一块,耳朵红的不像话,丢脸啊,好丢脸……

“李总,我这学生年轻,做事毛毛躁躁,冲撞了你,你多担待。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童博明这一番话说的理直气壮,反倒让果伶羽耳朵上的红蔓延到了脖子上。

她都二十五岁了,什么年轻啊!黄金剩女了好吗!

“年轻?”李昀莫微挑高眉头,扫了缩在一边不敢吱声的果伶羽,“我没记错的话,果医生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

语气那个讽刺碍…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刚才这女人是把自己当做了鬼吧?他暗自冷笑了几声,对果伶羽的印象更是差了些。

一直闷头坐着的果伶羽突然抬起了头,笑颜如花的看着李昀莫,“李总,我虽然二十五岁了,但手术刀还是握得住的。”

所以,你信不信我一刀戳死你!

李昀莫幽冷的暗蓝色眸子危险的眯起,盯着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

“果医生,说错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然,我刚从手术室走出来,手术刀用的挺利索的,李总,我说话一般都会绕脑三圈。”

“能不能拿手术刀,也要看果医生有没有这个机会。163生活网

……

言下之意,是要用他的实力让果伶羽做不成医生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太阳穴突突的跳起,果伶羽蹭一下站起来,指着李昀莫就要破口……

“令妹不是想见小羽吗?”童博明扬高了声调截断了果伶羽的话。

李昀莫略带嘲讽的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伸手要去拿挂在椅背的褐色西服外套。看到西服前边的深色咖啡渍,嫌恶的收回了手,心里要教训果伶羽的想法更坚定了。

人走了,童博明猛地转过身,气的吹胡子瞪眼,指着果伶羽的鼻子骂道,“长点脑子,行不行!知道他是谁吗?你就敢惹!这外科主任刚当几天就想滑铁卢了?”

“我本来就不想当。”果伶羽小声的辩驳了一句。

童博明更气,“你再说一遍!”

面目狰狞的样子,仿佛只要果伶羽再说一个字,就要动手把她塞进福尔马林似得。女人,就你了!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果伶羽识时务为俊杰,好奇的瞟了一眼办公室门外,“院长,那个拽的跟二百五的是谁啊?”

本来不怎么好奇,问出口之后,她真的有点好奇了。

圣德医院是全国最知名的医院,平时也有不少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大人物来圣德治病,也没见院长会这么陪着小心啊?

“别乱说!”童博明横了她一眼,“他本名是叫弗恩?莫,回国之后改名李昀莫,是环球集团的总裁……”

环球集团,集团名下资产涉及房地产、珠宝行业、时尚行业、航空业、旅游、娱乐、超市、网络……凡是赚钱的都有涉猎,而且在多个行业里面都做到了领先地位。

当然这属于男性关注比较多的方面,女性关注点着重在环球集团总裁弗恩?莫的身上。

弗恩?莫……哦,不,李昀莫,他有一米八六的模特身高,中美混血的所有优势都在他的脸上体现出来。高挺的鼻梁,精密计算般的完美脸庞,关键他还很年轻,今年不过二十七岁。

果伶羽目前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这个李昀莫,是个贱人!

“……我都警告你很多次了,让你来特殊病房的之后,要注意。”童博明看她一副放空状态,担忧道,“我听朋友提起过,这个李昀莫手段很毒辣,对待得罪自己的人毫不手软。你这孩子,怎么就没遗传你爸妈的好脾气呢?平时看起来一团和气,实际就是个定时炸弹!”

“他不会真的这么小气吧?”果伶羽有点心虚。

李昀莫啊,可是环球集团总裁!真不是她这种小人物能惹得起的。

闻言,童博明摇摇头,“有钱人脾气离谱的没边,谁知道。”

“那怎么办啊?我房贷还差两年呢!”果伶羽瞅着童博明,卖惨卖可怜,“院长,你看吧,你是我爸妈的老师,又是我的最敬爱的老人家,你一定要帮我埃”

“……”童博明看她直叹气。

他怎么想都不明白,自己两个最优秀的学生的孩子怎么会是这幅样子?要是他们还活着就好了,这孩子也不会成这幅样子。

果伶羽装作没看见他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揪着他的衣服不撒手。

“待会儿看你自己表现,李昀莫的妹妹患有多年的人格分裂和严重的自虐倾向……”

第二章  我是不是让你很害怕

人格分裂?

果伶羽脑子里闪过一些有关人格分裂的电影桥段以及专业名词,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人的性格出现了多重性,比如电影《致命ID》讲的就是人格分裂的故事。

一个患有人格分裂的病人指名道姓的要见自己?

她会不会对自己动手啊?

果伶羽心里跟装了碰碰车一样,心跳一下重似一下……

果伶羽和童博明还没走到病房前,就听见从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两人疾走了几步,就见在四面围着透明玻璃的病房里,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子正疯狂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试图挣脱自己手腕上的电子锁,白皙的手腕出现了一圈一圈的血痕。

果伶羽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本能的跑到了玻璃墙前,伸手用力的拍着玻璃,大喊道,“你不是要见我吗?我来了!”

可惜这玻璃墙的隔音效果太好了,李琪雅根本就听不到果伶羽的声音。

果伶羽急了,“不行,这样下去,她会伤的更严重!一定要阻止她!”

童博明神情严肃,看着一旁紧绷的跟个雕塑一样站着的李昀莫。

“打开!”果伶羽顾不上这么多了,拉住李昀莫的胳膊,急切道,“打开病房,她想见我!见到我,说不定会平静下来。”

李昀莫暗蓝色的眸光深处是化不开的痛苦,果伶羽手上的力道放松了些,语气也缓和下来,“你让我试试!恩?”

最后一声甚至带了几分安慰的语调。

果伶羽感觉李昀莫的身体颤抖一下,随即他往后撤开了一步,走到病房的入门口输入了开门的密码。随即他站在门外,眼睑敛下,落在脸上的斑驳阴影,让她心生同情。

原来,他也不太冷埃

念头只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果伶羽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病房。

在她踏进病房的那一刻,李琪雅停止了挣扎,警惕的盯着她。眼神里满是成熟与防备,不像一个年轻女孩。

李琪雅语调刻意的压低,变得怪异难听:“你是谁?李呢?我的李呢,他不来陪陪我吗?”

李?

果伶羽反射性的看了一眼病房门口,李昀莫的身影消失了。

“妈咪,爹地已经死了,你不要再折磨哥哥了!”这是小女孩的声音,听语气大概不过是十二三岁的样子。

果伶羽猛地掉转过头,就见李琪雅双手交握着搁在自己的胸前,跪在地上对着面前的空气哀求着,“妈咪,爹地已经死了。”

“不!你在骗我,我刚才明明看到了他!李,我要见你,我要见你!”李琪雅眼球猛凸,整个人狰狞无比。

可下一刻,她脸上的神情唰的又扭曲了。她疯了一般挣扎着,胡乱抓着空气,“放开我!放开我!”

她一边对着空气大吼,一边奋力的挣脱手腕的禁锢。

刺目的鲜血从她白皙的手腕蜿蜒流下……

果伶羽猛地冲上去抱住试图伤害自己的李琪雅,紧闭着眼睛,等待着挨打的到来。可过了好一会儿,疼痛没有如期来临。

反倒她感觉自己脖子山多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像一只讨要主人安慰的小喵一样,在她的脖子上蹭啊蹭。

果伶羽浑身都僵住了,她该不会要咬脖子吧?

果伶羽的眼珠子凌乱瞟着,扫到李琪雅露出的那一截跟被漂白水漂过一样,白得不正常的脖子。

难道她其实不是人格分裂,而是一个吸血鬼?

啊,我还没嫁人,还不想死啊!

正乱想着,把头埋在果伶羽脖子上的李琪雅撤开了,伸手覆在她的脸上,荡漾着细碎光芒的海蓝色眸子痴迷的看着她,“你身上的味道,我很喜欢。”

她的声音就如同是在一个美若仙境里的山谷响起一般,充满了空灵感。

果伶羽愣神片刻,对上李琪雅的眼睛,看她清澈见底如同正常人一般的眼神,试探道,“李小姐?”

“不,果医生,我叫弗恩?琪雅。”李琪雅面露淡淡的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果伶羽会叫她李小姐,不过她还是礼貌的笑着纠正了果伶羽。

“你知道我?”果伶羽眼睛瞪得滴溜圆,诧异道,“我们见过面吗?”

“你能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吗?”李琪雅微蹙起眉头,把手伸到果伶羽的面前。

望着她流着血的伤口,果伶羽懊恼不已,她怎么能把这件事给忘了呢?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病房里除了一张让人睡觉的浅蓝色的大床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于是她低头对李琪雅道:“我先去那些止血的药和绷带过来。”

“等等!”李琪雅有些惊慌的拉住了果伶羽的手。

果伶羽不解的回过头,无声的看着她,怎么了?

“抱歉,我已经很久没感觉这么清醒了,你能让别人帮忙拿一下吗?”李琪雅落寞的松开了抓着果伶羽的手,“我是不是让你感觉很害怕?”

话里透着满满的愧疚和恐惧。

害怕吗?

果伶羽扪心自问了一次,看着李琪雅亮蓝色的眸子被乌云遮蔽,一副被抢了宝贝的可怜孩子模样,她的心软成了一滩水。

当然不怕!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谁会怕呢!

于是她转身冲着病房外大喊,“院长!这里要绷带、生理盐水和红药水!”

说完,扭头冲着李琪雅露齿一笑。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

果伶羽小心抬高她的手,仔细的观察着她手腕上的伤。伤口不算太深,只是因为常年没晒太阳,皮肤过白才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李琪雅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对面的玻璃墙壁,“用那个。”

“哪个?”一面什么都没有的玻璃?果伶羽困惑不解,狐疑的看了李琪雅一眼。

你确定不是在玩我吗?

“不是这样看,是这样看。”

李琪雅抽出自己挂在衣服里边的粉色菱形水晶项链,对准玻璃墙壁一按,整面玻璃墙壁就呈一块巨大的显示屏幕,清晰的定格在圣德医院屋顶,果伶羽婉拒追求者的画面上。

果伶羽瞠目结舌,这这这……这高科技不是电视剧里的后期效果吗?她揉了揉眼睛,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李琪雅抿嘴笑了,抬手对着玻璃墙壁轻轻一点,画面开始移动起来,果伶羽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哼,长得跟癞蛤蟆一样,还一副施舍的样子来找我表白,我很缺嫁吗?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弗恩?莫都拜倒在我的大白袍下!医生老婆有什么可稀罕的,老娘要做的是总裁夫人!”

第三章  追就追吧

一听到自己的声音,果伶羽“氨的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手忙脚乱的拉李琪雅,慌乱叫道:“关掉,快关掉。”

李琪雅躲开了她的手,惊讶回复:“原来果医生喜欢我哥哥啊?”

“不不不……不是,我才不喜欢贱人……”果伶羽慌了,“不,我是说,你哥哥是什么人啊?那是环球集团的总裁啊,多少妹子心目中的男主角,只有千金大小姐才能配得上他。我一个小小的医生,哪能高攀的起碍…”

“哦……”李琪雅歪着头看了她一阵,认真看着她,“果医生,我哥哥不喜欢富家千金。你别担心,我可以帮你的。”

神呐,谁来救救我?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果伶羽嘴角抽了两下,耳边还重播着自己的“豪言壮语”,指着视频里被风吹凌乱的自己,“你先把这个关掉成吗?”

李琪雅揶揄的笑了笑,关掉了视频,“果医生,你脸好红哦,别害羞,喜欢就要说出来埃”

喜欢个屁!

果伶羽心里抓狂,皮笑肉不笑的道,“我是喜欢你哥,但……我的喜欢是那种默默的,就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那种,你就不要破坏我这种默默喜欢他的心情吧。你看,你哥这么完美……”

话还没说完,李琪雅就冲着她身后高兴喊了一声。

“哥!”

“哈?”果伶羽转过头,恰好看到李昀莫一脸冷傲的走了进来。那脸上带着的寒霜,简直能把病房的温度直直往下调好几度。

果伶羽瞧着他,心中暗自祈祷:自己刚才说的话和放的那段视频,千万不要被他给看到了啊!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站在病房外的童博明脸都黑了,无声的将手上剩下的一卷绷带揣进了口袋里。

这下好了,小羽是逃不了了,只能看李小姐能不能求求情,别让李总把她给埋了。

“恩。”

李昀莫应了声,就把放药的托盘往果伶羽的面前一放,金属磕着桌面的刺耳声音随即响起。

跟着声音一起,她很没骨气的跟着抖了一下,缩着脑袋不敢说话。

李琪雅饶有兴趣的在两人的身上打转,看果伶羽害羞的连话都不敢说,好心替她开口,“哥,你不知道,果医生她……”

“那个什么!我们先把伤包一下吧!”果伶羽紧张的心跳漏了拍子,生怕李琪雅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不及时处理,很可能会感染的,感染就会发炎,发炎就会发烧,发烧就会……总之,一定要快速处理。”

然后,果医生就紧抿着嘴唇,沉默的从托盘上拿起生理盐水拧开,拿着镊子取了一个棉球给李琪雅手腕上的伤口消炎。

生理盐水的咸涩的味道直冲果伶羽的鼻端,她差点要被羞恼之火烧糊涂的脑袋,瞬间恢复了清明。黑亮的眸子沉静了下去,轻握住李琪雅的手,“我先给你消炎,要是疼的话就说一声。”

她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带着一股哄人的味道。

李琪雅愣了愣,点头“嗯”了一声,安静的看着前一秒还因为自己的逗弄不知所措的果伶羽,现在却变得冷静又温柔的样子,海蓝色的眸光里多了一份赞赏。

原本只是为了她身上的味道,现在李琪雅倒真的又几分想要跟她进一步交往的念头了。

坐在一旁的李昀莫看到这一幕,暗蓝的眸光里一道异色光芒稍纵即逝。他没吱声,只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果伶羽。

过了一会儿,果伶羽绑好了绷带,拧好了红药水的瓶盖,嘱咐道,“伤口不是很深,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这段时间不能碰水,避免感染。”

说完,没听见回答的声音,她下意识的抬头,“怎么了?”

李琪雅摇摇头,收回手看自己手腕上包扎细致的绷带,“小羽,你很厉害。”

“哎,这算什么埃”果伶羽啧了一声,也没在意称呼的转变,“我十八岁就去了英国,英语说的也不溜,进了哈佛大学,讲师说的都是英语,我也听不懂,只能比别人更努力了,整天没事就埋头练手。不过,也幸亏那时不懂英语,要是懂了,说不定我还成不了外科医生。”

果伶羽说的满不在乎,但站在一旁的李昀莫却明白这种感受。在所有人都瞧不起的时候,一个人奋力打拼,其中的苦和难受是很难三言两语说清楚的。

想到过去的那段艰苦的日子,李昀莫看果伶羽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是凉飕飕的……

“哈佛大学吗?”李琪雅兴奋的看李昀莫,“哥,你也在哈佛上过学吧。”

可兴奋过后,又是浓浓的失落。“要是那时候小羽能认识哥就好了,我哥超级厉害的,小羽认识他就不会吃这么多苦了。”

果伶羽干笑了几声,“是啊,挺可惜的。”

呵呵,认识他,吃的苦才更多吧!

“果医生。”

李昀莫在社会上打拼了多年,眼神毒的很,自然清楚果伶羽不仅不喜欢他,还有点讨厌他。看她这么想躲开自己,自己还偏偏就不如她的意。

“刚才视频里的告白,我接受了。”

“啊?”

果伶羽的脑袋“嗡”的一声,神情呆滞的看了他好半会儿,愣是没明白啥意思。

李琪雅捂着嘴娇笑出声,推了推果伶羽,“我哥的意思大概就是,允许小羽追求他的意思。”

“追他?”

果伶羽僵住的转过头,看着李琪雅一脸恭喜的冲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的不是幻觉,她的脸色缓缓的往下垮,“那个,我那是开……”

“果医生,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追,很期待你的表现。”

李昀莫切断了她的解释,语气里带着隐隐的威胁意味。潜台词就是在告诉果伶羽,让你追是你的福气,别不识好歹。

看着果伶羽眼中的绝望,李琪雅不忍心再欺负。于是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道:“我哥这是命令人习惯了。小羽,你千万不要跟我哥对着干埃要是我哥发了火,我也帮不了你的。”

“……真、真的啊?”果伶羽声音打着颤的望着李琪雅。

敢情这李昀莫的脾气还那么爆?

李琪雅压住了心里小小的窃喜,真诚的点了点头,“我哥让你追,你就要追。”

天要亡我!

果伶羽眼前一片漆黑,“那个……我没追过人呢。”

“可以学埃”李琪雅憋着笑,“网上、书上、朋友……都可以给你支招的。”

“那……你看你哥什么时候能不要让我追了呢?”果伶羽还没开始就想着什么时候能结束了。

“一般来说,也就是一、两个月的样子。”李琪雅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一两个月?”果伶羽咕哝了一句。

恩,还不算太长。她每天排的手术不少,他总不能让她不忙工作了吧?去掉手术的时间,他一个大总裁日理万机的,三下五除二,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OK,追就追吧,不过一两个月。”

第四章  不甘心就咬她啊

果伶羽答应追求李昀莫的时候,一副信誓旦旦豁出去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像是真的。

李昀莫早就瞧出了她心里的小算盘,也没拆穿,淡淡的看着她一个人在那笑的跟偷了葡萄的小狐狸一样。

时间过了午夜,院长不放心果伶羽一个人回家,让医院值班的保安送她回去了。

而病房里,李昀莫和李琪雅两兄妹正面对面坐着。

李琪雅双手搁在自己的膝盖上,微微的颤抖着,似是在强忍着自己的情绪。

“琪雅。”

李昀莫叹了一口气,暗蓝的眸光里清楚的浮动着怀念、痛苦、懊悔……复杂的神色。

“哥。”李琪雅握紧了自己手,抬头时,眼里蓄满了泪水,“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过了?”

“两年零十天。”李昀莫伸手疼惜的抹掉她滑落的泪水,坐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没关系,很快你就会好的。哥答应你,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找出那个人。”

摸了摸手腕上的白色绷带,李琪雅坚定道,“婆娑族的巫师跟我说过,不能主动去找,只能靠缘分,强行去找只能一切成空。”

李昀莫脸上的肌肉紧绷着,他最害怕的就是妹妹的病好不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妹妹也不会变成这样。

十多年了,她只能呆在病房里,不停的吃药,不停的伤害自己,过着非人的生活。

见着李昀莫自责的样子,李琪雅握住了他的手。

“哥,我有一种感觉,很快……很快,我就会见到那个能治好我的人了。小羽就是一个预兆,我在她的身上能闻到那人的味道,一股能让我清醒过来的味道。”

“恩。”

李昀莫捏了捏她的手,神色越发坚定。

一定要找到那个人!他把环球集团的总部搬到中国就是为了找出能治好妹妹的那个人,就算是让他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作为代价也好,只要能治好妹妹。

上帝啊,请帮帮我!

…………

果伶羽为了能距离上班的地方近一点,特地在圣德医院附近不远的高档小区“汇蓝国际”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八十平米不到,房价却贵死人。买房的时候她把所有积蓄全都花光了,还得还好几年贷款。

走进家门,果伶羽全身都没力气了。她甩开高跟鞋,倒在沙发上哀嚎,“累死了。”

从上午开始进手术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出来。

果伶羽安静下来,双眼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表情有些伤感。

死在她手术台上的人又多了三个,多少个了?二十七个了,人的生命要是能再顽强一点就好了。

“哎,别想了!”

果伶羽腾的翻身坐起来,扭头从实木茶几上端起自己新买的肉肉植物——吉娃莲。这植物外形看起来像一朵盛开的荷花,每一片叶子的尖端染了一点红,肉嘟嘟的很可爱。

看着长势很好的吉娃莲,果伶羽心情大好,端着海绵宝宝的可爱花盆往阳台去。从客厅径直过去,推开一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就到了她特地收拾的植物房。

房间很小,却很温暖。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植物,整整齐齐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可爱。虽是夜晚,这个小小植物房的灯却一直没熄灭过。

海港市靠近海洋,昼夜的温差极大,在这座城市里要养活观赏植物是件挺难的事情。她为此也苦恼的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家植物店的店主建议她弄一个小一点的植物房,才成了现在这幅欣欣向荣的场面。

落地窗的玻璃四面挨着地架着几个木架子,右边是大一点的植物,发财树、富贵竹之类的,左边是小一点的植物,仙人掌、肉肉植物之类的。在房顶的中间位置横了两根圆形的木棍,上边是猪笼草、吊兰之类的藤蔓植物。

果伶羽把吉娃莲放进了木架上空着的地方,摊开手用力的呼吸了一下,清爽的大自然味道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只要她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在这里就会很快被纾解掉。

“今天宠幸哪个宝贝呢?”

果伶羽哼着欢快的小曲,弯着腰手指从上往下一排一排的扫过,手指撤回定在了一盆开得正好的铃兰。从叶子里生出一根长长的枝,紫蓝色的花朵像一个个倒挂的小铃铛,开的格外喜人,看着就让人心情愉快。

果伶羽抱着铃兰从植物房里走出来把它搁在自己的床头柜上,洗澡,睡觉……

一夜无眠,睡得极好。

第二天,闹钟响了第三遍才从周公手里挣脱开。

“啊!”

果伶羽从出租车上下来时,心里急的不行。只是这走路的步伐却跟平常一样,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跟从圣德走出的小护士和病人打招呼。

“果医生,早。”

“果医生,我要出院了,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了。”

“果医生,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啊,能遇上你这么好的医生太好了。”

……

到了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果伶羽的脸都笑僵了。她往椅子上一坐,双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脸,嘴好酸哦。

“嘭!”

办公室的门开了,童迅珉寒着脸盯着果伶羽。

果伶羽放下手,下意识的站起身来,皱着眉头,寻思着哪里又得罪了这位童家长子。

“果伶羽!”童迅珉把门大力的关上,愤怒的嗤笑,“别以为现在有老头子给你做后台就以为在圣德就没人治得了你了!刚坐上主任几天,就摆架子连手术都不做了!不做手术,你干脆别做外科医生!”

“我……”

她什么时候说过不做手术了?果伶羽想要为自己申辩几句。

“果伶羽!你一个进圣德才多久,手术刀拿了多久,做了多少台手术,有这个资格霸着主任的位置不松手吗?圣德能拼得过你的医生大有人在,你要是继续这么下去,要是哪天在手术台上失误了,我看你怎么跟病人家……”

“够了!”果伶羽重重的一拍桌子,她最恨别人因为她年轻就看扁她。

年轻怎么了?年轻就不能医术高超,年轻就不能是个好的外科医生吗?年轻就不能当外科主任了!

她就霸着不放手了,不甘心,咬她啊!

女人,就你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女人 或 就你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婚后欲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后欲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婚后欲爱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这两年我根本没碰过她。第十二章我想报警,告她诽谤罪第十三章这事还没完,韩小小,你就等着吧!第十四章被男人甩了而已,这有什么好哭的。第十五章指明要废掉我一条胳膊第十六章团长……团长不让说……第十七章对,我没看到赵思雨。第十八章跟我结婚。第十一章这两年我根本没碰过她。走廊上的人越来越多,搞笑的是,原本有些没听过流言的同事,现在也都知道赵思雨做小三的事了,指着赵思雨小声地议论。所以赵思雨看上去特别生气,披头散发地冲上去打徐北,一副要跟

  • 茉等花开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茉等花开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茉等花开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合作愉快第十二章你根本不配做人第十三章不要欺人太甚第十四章咎由自取第十五章会不会夜夜做噩梦第十六章我喜欢陆总第十七章流言蜚语第十八章陈总,您不是这样的人第十一章合作愉快就在徐思玥要将手中的匕首扎下的那一瞬间,只听“嘭”地一声,门被人大力撞开了。紧接着,一片闪光灯亮起,以及按下快门的声音,让徐思玥知道,她得救了,但是她也完了。或许是紧绷的神经,在那一瞬间放松了,徐思玥,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所以,她并不知道,在闪光灯之后,陆晟泽如同帝

  • 绝对达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绝对达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绝对达令目录预览:第011章是我。第012章跟你没关系第013章天生一对第014章后悔了第015章奶奶历来都偏心嫂子!第016章该有个小宝宝了第017章去床上睡第018章钱的事都由我来想办法第011章是我。祁然自然不会注意这个司机是不是新来的,可是她这么一说却有意识的在提醒他。她担忧地上前握住夏初安的手,然后试图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却被惊吓过度的初安狠狠地甩开了。她疯了般一个巴掌甩在叶彤舒的脸上,宛如一只受惊的刺猬。叶彤舒白皙的脸颊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触目惊

  • 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目录预览:第11章丑态败露第12章帝王气场全开第13章强要道歉第14章扣在床上第15章发挥优势第16章王妃的秘密第17章回门第18章一对璧人第11章丑态败露众人纷纷朝着萧倾彤看过去,眼里满是惊讶。等到看清萧倾彤的样子后,又忍不住偷偷笑出来。“我的头发!啊……”又是一声尖叫贯穿长空。萧倾彤不可置信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原本引以为傲的乌黑亮丽的秀发,现在全都不见了,头顶上光秃秃的,顿时就崩溃了,忍不住嚎啕大哭。君延衍

  • 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目录预览:第11章睡几次而已,就成你女人了?呵!第12章你恶不恶心!?第13章我是他的贴身女秘书!第14章只有她才能威胁到他第15章我是秘书,不是小蜜第16章我至于占你那点便宜么?第17章暧.昧,很让人心动第18章你这是在干什么?自残吗?第11章睡几次而已,就成你女人了?呵!慕青晚冷笑,挑衅的看着江淮安帅炸日天的脸。“江总,不过是睡了几次而已,怎么就成了你的女人?”“再说,这都什么时代了,大家也都不是小孩子了,

  • 再婚爱妻要复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再婚爱妻要复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再婚爱妻要复仇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第十二章一群吸血鬼第十三章孩子没有了第十四章真不是个东西第十五章把老东西丢出去第十六章送你去火葬场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嫁给我,我帮你复仇。”秦时景目光灼灼,那双深邃的眼睛,好像一个漩涡,有着特别的引力,将顾清清一点一点的吸进去。轰……此话一出,顾清清顿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的目光中充满惊骇。嫁给他?他在开什么玩笑?是她在做梦还是这秦二少病糊涂了?他竟然要娶她?这怎么可能!“你不信?”秦时景好似已

  • 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跟我回家第十二章眼熟的女人第十三章那祝福你吧第十一章跟我回家终于熬到了下班,独自坐在座位委屈了好久的方靖涵在大家都离开办公室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如梦初醒的抬起头,面对着空荡荡的地方,叹了口气,才起身离开。她刚才只是在不停的回想,过去和宫泽瑞的甜蜜,以及刚才他不信任自己的表现。那个曾经只要自己说,就无条件相信的男人到底去了哪里?这样的问题浮上心头,让人想要下意识的无视掉。不想思考,不想理

  • 重生契约:步步沦陷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重生契约:步步沦陷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重生契约:步步沦陷目录预览:第十一章粉身碎骨第十二章神魂俱灭第十三章挫骨扬灰第十四章审时度势第十五章坠入地狱第十六章蜕变成魔第十七章陷入阴谋第十一章粉身碎骨“顾承珩,放我出去!别逼我动手!”秦尔卿也挫败了,声音有些冷漠,只是那双黑瞳却倔强的看着顾承珩。闻言,顾承珩却是勾唇一笑,挑眉看着面容冷静的秦尔卿。动手?这个蠢女人想和他动手?他抓住秦尔卿的手一用力,便径直将秦尔卿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顿时,秦尔秦只觉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