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3:41:1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

第一章 重生

“苏如是,苏如是……”黑暗中,传来女子悠悠的呼唤声。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头痛欲裂,蜷缩着身子,不愿动弹。

  “苏如是,苏如是……”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你是谁?”苏如是睁开双眸,看着眼前一片无尽的漆黑,有几分迷茫,似乎生平第一次,有了迷惑。

  “你是谁……”黑暗中,传来回音,久久没有消散。

  “我是谁?”苏如是眉头微蹙,呢喃的问着自己。

  她是谁?

  她是苏如是。

  仅二十八岁,便成为国家情报局的首席特工,她搜集情报一流,伪装能力一流,武力一流,智商一流,几乎是个传奇。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对!

  她是苏如是!

  她记起来了!

  她,应该已经死了。

  在执行完任务与Mark在一起时,他朝她开枪,直中太阳穴,在最后清醒的四秒钟内,他说:五年了,终于完成任务,杀了情报局的首席特工。

  然后,她便堕入永恒的黑暗。

  这里,是地狱?

  不,像她这样双手染满鲜血的人,没有资格下地狱。

  “苏如是,苏如是……”

  那道悠悠的声音继续响起,缓缓将她从思绪中拉回。

  …………

  云隐国,金銮殿。

  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上,高高在上的龙椅之上,倚坐着一名年逾六十的男人,他一身明黄的龙袍。163生活网彰显着他尊贵的身份——当今皇帝。

  皇帝年过花甲,两鬓早已染上了花白,但却依然精神奕奕,带着一股无言的威慑力,那是与生俱来的皇者风范。

  金銮殿上两排,站着几个出色的男子,个个身着锦袍,大概是王爷皇子们,还有几个貌美的年轻女子,大概是公主或者皇子们的妃嫔,他们脸上纷纷挂着看好戏的一抹笑意。

  唯有那安静的坐在轮椅上的白衣男子,眼眸内波澜不惊。

  金銮殿的中间,正跪着两个今日的主角——四王爷司马信和他的正妃,苏如是。

  毫无疑问,这是一出皇家子弟的休妃好戏。

  “苏氏妇人,身为本王正妃,却无任何善待之心,反生诡戾,多有过失,今更是因妒忌残害本王侧妃柳氏,此善妒乃七出之条之一!且苏氏嫁入王府三年未所出,这无子乃七出之条之一!苏氏更是一直染有恶疾,才会如此貌丑!谨以此上三条,本王本早该休之,但念及夫妻之情,不忍名言,如今实忍无可忍,一纸休书,将其休之!”

  一名小太监,正捏着一张宣纸,尖声的读着上面的内容。163生活网

  “父皇,儿臣已经写得一清二楚,这等懦弱无用的丑妇,实在令我羞辱,赶紧让儿臣休了这丑妇!”一脸嫌弃之色的锦衣男子恨恨的说着。

  高高在上的君王斜眼看了一眼那蹲在地上的女子,眼眸中流露出一抹鄙夷之色,这女人不知貌丑,更是胸无点墨,他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以表示同意。

  他挥挥手,揉了揉额头,表示无意参加这样无趣的事情。

  “朕乏了,需要休息。”

  那君王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便由一群宫女簇拥着离开金銮殿。

  而此时,那跪在地上的女子,突然大哭起来,抬起眼露出丑陋不堪的尊容,泪眼婆娑之下,更是难看。

  “王爷,臣妾……臣妾没有害……臣妾没有……”

  “丑妇!本王看见你就恶心,想起你曾是本王的王妃,本王都恶心!这么丑的人,就不该留在世上,污人眼球!”司马信一脸的嫌弃鄙夷之人。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金銮殿上其他人,也十分同意的点点头。

  坐于轮椅之上的白衣男子面目表情的抬眼看了那可怜的红衣女子一眼,眼底没有丝毫的情感,便垂下了眸子,对此他似乎没有任何兴趣。

  他如同置身之外的仙人,冷冷看着这一群如小丑般的人上演着一出出戏。

  红衣女子瞳孔露出痛苦和悲悸,不堪受辱的她咬了咬牙,再次抬起的眸子里,充满了坚定。

  她眸中一暗,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平生第一次,她如此勇敢。

  她紧咬着牙,朝那金銮殿上的金柱,飞奔而去!

  ‘砰’一声撞击声响起!

  在众人的惊愕之中,一个纤弱的女子,就这样陨落。

  她额头处流出大片大片血,染红了她大半丑颜……

  “啊……她死了!”

  不知是谁,惊叫一声,众人这才醒悟过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死、死了?”

  …………

  苏如是只觉得头痛欲裂,被那股呼唤声不断的往前拉,最后,似撞进一个不知名物体之中。

  “苏如是!喂!苏如是!你别死啊!苏如是?”

  “这,这该如何是好?这要怎么向苏丞相交代!”

  “四哥,没有气息了。”

  身边的嘈杂声不断响起,让她愈发的头痛了,感觉额头处热辣辣的疼,似有温热的液体一直流下来。

  她甩甩头,略带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开口,“闭嘴!吵死人了!”

  苏如是双眸精光顿现,眼底带着不耐的怒气,就如此惊悚的蹦跶了起来。

  她眸子扫过眼前围着她的一群人,在看清了眼前这一群人后,她皱起了眉头。

  眼前围着两个男子,六个女人,纷纷是一身锦衣华袍,盛装打扮,十分古香古色的装扮。

  这是什么情况?

  一群……古人?

  苏如是在这一群人满脸惊愕的注视下,缓缓扶着一旁的金柱站起身子。

  她冷静下来,头脑清晰的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穿越?

  脑中第一时间蹦进这个词语。

  她平日绝对不会相信的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她还真他妈遇上了。

  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她自己最信任的男人Mark杀死,然后陷进了无尽的黑暗中,而后,她听到了有人呼唤她的名字,然后,她有了意识。

  醒来睁开眼时,就是这样的情景。

  她摸了摸自己额上的伤口,那里正血流如注,而眼前的石柱,沾满了未干的鲜血。

  而这殿中,看起来金碧辉煌,大气磅礴,这殿中高高在上的位置,摆置这一张龙椅……

  “四哥,没死!”一个青衣华袍的男子一脸惊悚的跳开。

  “啊!这丑妇竟然又活了!”一个粉衣少妇一脸的惊慌。

  “别,别慌!”司马信吞了吞口水,稳住自己的心情,对着苏如是怒瞪,喝道,“苏如是!你这丑妇,竟不堪被本王休弃,想要以死示人?”

  他只当方才是苏如是一时断气,并没有死绝。

  苏如是敛下眼眸,眸底有了笑意,只是一瞬间,她便理清了大量的信息。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苏如是,是个丑妇,更是这个四王爷之妃,噢,准确来说,是个刚被休弃之妃。

  而她正是因为不堪被休弃,一头撞死在这石柱上,至于非命,而她,因缘巧合之下,捡了个便宜身子。

  那么——既然是重生的生命,她就该,活下去!

第二章 张狂休夫

眼前的男人一身藏蓝色锦衣华服,袖口处的翻边用金丝绣着朵朵冷梅,脚蹬黑色靴子,身材修长高大。

  他长得极为俊秀,肌肤比女人都要水嫩几分,一双桃花眼十分勾人,眼角一抹上挑的弧度更是魅惑万分。

  这个男人,一看便知是怎样的风流男子。

  苏如是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丑妇,你笑什么!”司马信看着苏如是嘴角那抹怪异的笑容,有些心慌的问道。

  不知为何,她的笑容中透着几分让人心寒的冷意。

  “臣妾笑什么?莫非王爷不知?”苏如是斜睨着那个被称作四哥的男人,想必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夫君’,既是王爷的妃,那自称臣妾,也没有错。

  死去的苏如是,我绝对会为你讨回公道!

  苏如是冷笑一声,迈开步伐走向还站在一旁发呆的小太监身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一张宣纸。

  她想,想必这就是什么狗屁休书。

  她的眸光在宣纸上扫过一眼,便十分不屑的笑了起来。

  七出之条……古代的女人,还真悲哀。

  “丑妇,你,你想干什么?”司马信后退几步,不知道眼前这个丑女人突然发了什么疯

  好似在瞬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让他觉得十分陌生。

  苏如是丑陋无比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恍惚间竟有几分优雅之感。

  “王爷,臣妾有几点想要提醒你,其一,这三年无所出可不是臣妾的问题,是王爷的问题;其二,这恶疾之事更是无稽之谈,貌丑与否那怎能算是恶疾?王爷的书,不知读到哪里去了?”

  苏如是手中捏着那张休书,目光灼灼的看着司马信,每说一句,就让他越发的心虚。

  “其三……王爷说臣妾残害你的妃子,证据何在?”

  苏如是咄咄逼人的走近司马信一步,心底翻了个白眼,这厮真他妈不是男人!

  她此时及时貌丑无比,但浑身那股慑人的气势没有因此有半分影响。

  远远坐在一旁的白衣男子,勾出好看的唇,眼底有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秦王?”站在白衣男子身后的男人望了一眼变得嘈杂的大殿,轻声询问道。

  言下之意,自然是询问白衣男子是否要离开。

  白衣男子望了那个丑颜的红衣女子一眼,淡漠的眸子上蓄上几分意味不明的趣意,淡淡的点了点头。

  他身后的男子得令,便推着白衣男子的轮椅,缓缓朝殿外走去。

  “苏如是,你是在质问本王?”司马信袍袖一甩,被苏如是这股咄咄逼人的模样逼得有些气恼。

  他堂堂云隐四王爷,竟被一个丑妇句句质问!这么多的兄弟嫂子在,让他颜面何存!

  “不,我不是在质问你。”苏如是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虽然这个笑容在这张丑颜上,显得万分诡异。

  而且,她不再以臣妾自居,突然换成了‘我’。

  她抬起素手,在众人的惊愕面前,缓缓的将那一纸休书撕碎,她一张脸虽是丑陋无比,但那双手却是异常的白皙娇嫩,十分好看。

  苏如是嘴角挂着一抹狂妄至极的笑意,那一纸休书,就这样慢慢在她手中,化成碎片……

  她冷笑一声,没有任何预兆的将那撕碎的休书悉数砸向那个云隐国四王爷那张勾人的脸上!

  众人哗然!

  那走至门口的白衣男子眼眸一暗,示意身后的人停下动作。

  他冷冷的眸子里望向苏如是,那个丑陋的红衣女子,此时脸上泛着耀眼的光华,眼眸里的张狂,嘴角的笑意,都是那么……动人心魄。

  “秦王……”身后的男人出声提醒,对于他今日的举动,十分不解。

  在九爷的眼底,从来没有任何女子的身影,而今日,他却看了那丑女好几次……莫非,爷的癖好……

  思及此,那绿袍男子有些冷汗涔涔。

  爷的品味,还真是……嗯,特别!

  白衣男子有些不悦的沉下眼眸,淡淡的收回对苏如是的视线,冷冷的开口,“走吧。”

  绿袍男子讪讪的摸了摸鼻头,便立刻推着他离开。

  “苏,苏如是!你!”

  纵是向来号称对女人温柔多情的司马信,也忍不住对眼前的女子发了怒。

  他拂掉脸上的碎纸,气得额头的青筋凸起,狠的牙痒痒的怒瞪着苏如是。

  后者却鸟也不鸟他,便踱步到一旁的香案上,执笔不知在做什么。

  “四哥!这丑妇也太嚣张了!”青衣华袍的男子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立刻跳到了司马信的身旁,火上浇油的说着。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司马晨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对这丑的人神共愤的苏如是,他的确没有半分好感!

  所以呢,他巴不得,四哥赶紧把这丑八怪给休了呢,免得看到眼睛受罪。

  “四哥,这女人怎么突然变了个样子?”一个娇俏可爱的粉衣女子疑惑的问道。

  “十妹,这女人正常过吗?”另一女子鄙夷的看了苏如是的背影一眼。

  就在他们一群男人女人碎碎念的时候,苏如是已经放下了笔,转身走向司马信。

  “苏如是,你又想玩什么花样?”司马信长袖一甩,双手背在身后,十分不悦的瞪了苏如是一眼。

  “四王爷,请你记住!休你的人,是我!”苏如是嘴角一勾,一张字迹还未干的‘休夫书’就朝司马信砸去。

  众人再次哗然!

  好大条的新闻诶!

  苏如是休夫!啧啧,天大的奇闻!

  被休的还是云隐国的四王爷!这个号称女人杀手的风流美男子!

  啧啧啧,此刻众人带着的是一种看好戏的兴奋心情,当然,出了那个十分杯具的再次被那休书狼狈砸到俊脸的司马信,正一脸阴霾。

  他气急败坏的怒吼一声,贴在他脸上的休书就被司马晨手疾眼快的夺了去。

  “六弟!”司马信不悦的皱眉,伸手就要去夺。

  还未夺过来,司马晨就高声将宣纸上的内容念了出来。“休夫书!我,苏如是于今日将四王爷休弃,其由乃此男人长得过于女气!——哈哈哈哈!”司马晨看到这个理由时,几乎笑抽了过去。

  他笑了一番,继续念道,“以上,苏如是决定休夫!并发誓,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从此以后男欢女爱,彼此不可干涉!”

  司马晨继续念着,越念越惊悚,越念越大声!

  这休夫书上的一言一语,在这个时间,都可谓是惊世骇俗!

  他每念一句,司马信的脸色就黑一寸。

  此刻,其他的皇子公主还有此次同来的妻妾,都已经面色各异了。

  有的强忍着笑意,有的满脸诧异,有的点头称赞,有的摇头惊叹……

  总之,司马信深深觉得,他的脸丢大发了!

  司马信一把将司马晨手中的休夫书抢过,气氛的撕碎,然后准备回头去找那个该死的女人,好好揍一顿时,才发现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苏如是方才所在的位置此时空空如也,人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司马信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句,“苏如是!本王与你誓不罢休!”

  …………

  丞相府。

  艳阳高照,静谧空旷的院子中,炙热的微风拂过,花草树木微微飘动着,此处安静得让人似乎连风的声音都能听见一般。

  院子中间,碎石地面上,跪着一个貌丑无比的红衣女子。

  她一头墨发如瀑落入,尽是与她面容格格不入的柔美,长发及腰垂着,没有做半点修饰。

  她有一张堪比罗刹的丑颜。

第三章 白衣似雪的男子(上)

标准的瓜子脸上一对眉毛稀疏难看,一双不算小的眼睛是极为普通的单眼皮,眼角处还蔓延着一块十分显眼的红印,她平静的眸子里波澜不惊,淡淡的闭上了双眸。

  她小巧的鼻头处,长着难看的斑点和水痘,两边的脸颊处也是丑陋不已,布满斑斑印记,下巴处还有一道难看至极的烫伤大疤痕。

  而此时她的额头处,还有一处未处理的伤口,流出的血已干涸,难看的顺着额头贴在脸颊上。

  她的脸上唯一能看的,大概只有她的双唇。

  嫣红的唇形十分完美,小嘴不笑也有一抹往上勾起的弧度,俏皮中带着勾人的魅惑。

  她正是今天中午一穿越过来便惨遭被休,然后被带回所谓的‘家’,然后又被罚跪的悲催苏如是。

  苏如是已经在这里跪了一个两个钟头,若是前世的身子,这点苦自然算不得什么,但是她这副身子,却是十分娇弱,才这么点时间,膝盖已经全是发麻,没有了知觉。

  更是有点呼吸不畅,腰间发酸,头昏脑涨之感。

  “他妈的!娘的!”苏如是脸上虽是平静如水,但心里却已经咒骂了几百回。

  她忆起中午时刻,她从金銮殿上把休夫书甩向四王爷脸上之后,便雄纠纠气昂昂的离开了,岂料出了门口便有一名丫头扑了上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然后,就有几个侍卫将她拖走。

  从那丫头口中得知,这副身体的主人苏如是之父‘苏穆’早就吩咐了人侯在殿外,待被休弃的苏如是一出现,就将她扛回家中,而后苏穆便不知去了何处,不在府中。

  她想,既然是家,那回去也无妨,她对这个字眼,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前世,她是一名孤儿,双手不知道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这一世,她只想平平静静的过完一生。

  当她回到丞相府,见到了所谓的二娘,轻描淡写的说是她休了四王爷之后,她便被罚跪了。

  她堂堂情报局首席特工,若想逃脱,轻而易举。

  只是,她累了,累极了。

  不如就这样当一个懦弱无能的苏如是,安逸的过完下半辈子。

  即使她的膝盖已经发麻,她也没有任何举动,脸上的神色依然是波澜不惊,平静不变。

  想必,那个美艳的二娘十分厌恶她吧?

  她不止让她罚跪,更不准任何人探视,更让她滴水都不准沾。

  啧啧,真是狠毒的二娘啊。

  看来,这具身体,到处都惹人嫌,十分不讨喜。

  老娘是不是该竖中指?

  咦,怎么越来越晕眩了……

  本在头顶的艳阳渐渐西下,眼前的景色似越来越模糊,苏如是娇弱的身子如风中扶柳,就要倒下去。

  她闭上眼睛,打算任由自己晕倒过去,身子一软,往一旁倒去。

  可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却察觉到了一片温热,还有冰冷的气息。

  “苏姑娘?”

  声音虽带着几分礼貌性的疏远,虽十分清冷,但却是致命的好听。

  “苏姑娘,你没事吧?”

  那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苏如是才缓缓睁开眼眸。

  她睁开眼眸的第一时间,一张让人难以形容的绝色脸庞就落入她的视线。

  此时,苏如是的头颅软软的倒在男子的膝盖上,就这样以仰着头的角度,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

  他一袭干净的白色似雪长袍,浅金色的流苏在领口边旖旎的勾勒出一朵半绽的合欢花,带着几分冷艳。

  他淡淡的眸光带着一抹温柔却又疏离的笑意,淡淡的看着她。

  男子剑眉入鬓,浅茶色的眼眸如流动着如琥珀般动人的光采,棱角分明的脸庞泛着一层清冷巨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冽,颜色略淡的薄唇正抿着,没有弧度。

  月色的肌肤透着几分病态的苍白,略显羸弱。

  这是一个温润得清冷万分的男子,他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更是醉人。

  真他妈的,是个……谪仙般的美男子,用这样的词形容他,完全不过分。

  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药味,带着冷冽,清浅如雾,这形容不出的味道,十分的好闻。

  纵是苏如是,也免不了看呆了半秒钟。

  她回过神来,脸上没有任何的窘色,动作干净利落的离开了男人的膝盖,淡淡说了声,“抱歉。”

  “无妨。”男子敛下眸子,淡淡吐出两个字。

  苏如是这才看清,白衣似雪的男子是坐在轮椅之上。

  一张在这个时代看起来十分不易做到的银质轮椅。

  他带着清冷的笑意,这个如雪般高贵优雅的男子安静的坐在轮椅之上,但这并没有丝毫影响到他的气质,依然高雅。

  苏如是突然对他莫名的产生了一抹怜惜。

  “谢谢。”苏如是收回自己所有的目光,淡淡的说了声道谢,便兀自跪着,不再理他,男人都他妈是王八蛋!

  白衣男子静静的看了她一眼,驻足了半刻,没有离开。

  “苏姑娘被罚了?”

  “嗯?”苏如是意识到这男人是在跟她说话,便无所谓的耸肩一笑。“因为没有被休,反而休了别人,所以……”

  男人似想起了什么,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你笑什么?”苏如是见他这样促狭的笑意,有几分恼怒。

  “你看错了。”男人恢复一脸不浅不淡的模样,笃定的说道。

  “看错?”苏如是一副很明显你是白痴吗的神色看着他。

  她怎么可能看错?好笑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拿这种话做借口。

  说起来……

  他是谁?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是某个王孙贵族?

  “你是什么人?”苏如是直接开口问道。

  若是普通人,断不敢违背她那个二娘的命令吧,而这个男人唤她苏姑娘,那么大概是虽然认得她,但却与她不熟悉的人吧?

  苏如是十分敏锐的察觉到,在她问出这个问题时,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狐疑,虽然那疑问稍纵即逝,但她的确捕捉到了。

  莫非,她该认识他?

  不会,是她哥?弟?小叔子?小舅子?小鸭子?

  苏如是心中猜测着,却没有直接问出来。

  男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分明看似温柔的笑意,在苏如是眼中,却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你不打算走?”苏如是望着渐黑的天色,不禁疑惑的开口问他。

  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这里,然后装无声的摆设,是想做什么?

  “苏姑娘不觉得,今日的夕阳很美?”

  他微仰起头,嘴角蓄着好看的笑意,眼眸中带着迷离,茫然的望着天空。

  苏如是闻言,才抬头望去。

  前方的灰色屋瓦被夕阳染上了一片金黄色,美轮美奂。

  半片天空也都染成了醉人的颜色,晚霞朵朵,的确十分好看。

  突然有几分感慨,苏如是悠悠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前世,从未有这样的心情,可以好好看看这片天空,而前世的世界,也不会有这样干净纯粹的天空。

第四章 白衣似雪的男子(下).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男人喃喃念着,对苏如是又有了几分改观。

  传言苏家三女苏如是,不止貌丑,更是胸大无脑,十分蠢钝,没有想到一场生死劫之后,竟似换了个人?更能有这样的才情……

  男人敛下眼眸,嘴角浮起了一抹神秘莫测的笑意,悠悠开口道,“方才苏姑娘问我的问题,我想才是我应该问你的。”

  苏如是一挑眉,冷哼一声。

  不管他认不认识苏如是,但是她的确就是‘苏如是’!

  纵使怀疑她,再怎么调查,她依然是如假包换的苏三小姐,苏如是!

  “真是个爱明知故问的人……”苏如是冷冷的说着,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男人沉默了半响,然后露出一抹明了的笑意。

  大概,是因为‘死而复生’,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之后,才能如此心如明镜了吧。

  当时,在金銮殿上,她的确已经断了气……

  也许,这个女子的命,已经是上天赐予的二次生命。

  “起来吧。”

  男人突然开口,苏如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歪着头看着他,双腿早就没有了知觉。

  男人轻咳一声,似乎对自己这样的举动也觉得有些唐突。

  他看得出苏如是脸上的苍白和羸弱,娇弱的身子好像随时会倒下去,那一刻,他心中竟生出了一抹怜惜……

  对于自己这个想法,他也觉得万分意外。

  只是,话已出口,再收回好似更加不恰当。

  “这里本就没人,你无须一直跪着。”他面色无异的解释道。

  苏如是对于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不太想搭理,虽然她也知道大概不会有人理会她,但是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天,她并不像张狂。

  虽然……

  在金銮殿上,她不小心的张狂了一把。

  殊不知,她个举动,早就让她的大名远播。

  苏如是有些不爽的瞪了他一眼,就扭过头看着前方,不再理身旁的这个男人,她从来都不喜欢别人多管闲事!

  男人微蹙眉头,显然对苏如是的反应十分莫名,不知他的好意,为何换来一记狠瞪?

  男人一直看着她的侧脸,良久之后轻笑出声。“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

  这一句话,又换来苏如是的一记狠瞪。

  不得不说,苏如是这幅丑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模样瞪起人来,的确十分可怕。

  要十分佩服这个男人,能有这样的勇气,云淡风轻的和她在这里这般说话。

  苏如是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咒骂出声,更加要克制好自己的拳头,她怕自己忍不住,揍他一拳。

  男人挑挑眉,看到她咬着下唇的动作,好看的眸子一暗,鬼使神差的倾身上前,伸手抚了上去,“这样会受伤……”

  指尖下柔软中带着几分干涸的触感,让他一震,这时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突兀的举动,让两人都有些尴尬。

  男人更是忘记了该作何反应。

  还是苏如是先反应过来。

  她眉头一皱,脸上煞气腾腾,一股被调戏的怒意升起,让她忘记了什么狗屁平平静静!

  苏如是抬起左手,狠狠地拍掉那只停留在她唇上的爪子,而右手也已经在同一时间握紧拳头,用着她全身的力气,毫不留情的朝那张俊脸挥了过去!

  她虽然身子娇弱,但这一拳,也是用上了她全部的力气,所以,这男人在毫无戒备之下生生的挨了这一拳之后,左边脸颊立刻淤青起来。

  他的身子因这力道差点从椅子之上摔下去,幸好他即使的扶住了扶手,才让自己幸免于难。

  男人愣了愣,不怒发笑,眼底的笑意愈加明显起来。

  这个女人,的确有趣!

  苏如是挥出那一拳,由于力道过大,这副娇弱的身子竟导致肩膀抽筋起来,她只好垂着头,拿眼睛瞪这个被揍之后还傻笑的男人,她眼底的意思十分明确:再给老娘笑试试?

  男人眼底的笑意却丝毫不减,反而越发的愉悦起来。

  苏如是何时被这样无视过,她一怒,忘记了自己双腿早已麻痹,一跃而起就准备把这个该死的男人揍一顿。

  她才刚起身,就因为双腿发麻,连站着都没有力气而摔了下去。

  该死的身子!

  去他妈该死的娇弱身子!

  苏如是暗暗咒骂着,在她还没有摔下时,她的腰间多了一双带着凉意的大掌。

  那双大掌握住她的腰肢,将她轻轻一带,撞入他的怀抱之中。

  第一次苏如是是倒在他的怀中,而这一次,她却是整张脸埋进他的胸膛。

  一股清凉的气息传来,好闻的药味充斥她的鼻尖,苏如是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和他来了个亲密接触……

  “苏姑娘真是热情。”头顶上传来男人戏谑的声音。

  苏如是一皱眉,就迅速从她的怀中抽离,可她忘了双腿还处于麻痹状态,于是这用力抽离的后果是——

  再次狠狠撞上男人的胸膛。

  “苏姑娘,有些热情过度了吧?”

  男人吃痛的皱眉,胸膛上被苏如是这样一撞,隐隐作痛。

  苏如是本就脑袋昏沉晕眩,再加上方才突然站起,全身更加的无力,这一撞,跟让她头晕眼花。

  “妈的……”

  她揉着额头想要从男人怀中脱离出来,可刚一抬头,一阵黑暗的晕眩无力感就传来,在晕迷之前,她无力的咒骂了一声,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往男人的大腿死掐了一下。

  最后,她脑子中只来得及肯定一件事情,这个男人看似温润,实则就是一只大灰狼!她在这一刻暗暗告诉自己,以后见到这个男人一定要绕道走!危险勿近!

  男人的大腿处传来痛楚,吃通之余不忘恶狠狠的刮了苏如是一眼。

  这个女人,真是……恶毒!

  望着晕倒过去的苏如是,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对这个女人,有几分兴趣。

  “秦王,原来您在这!卫旭找了好久!”

  …………

  京城近日中讨论得最火热的话题,当然是关于四王爷弃妃,苏如是之事。

  一如此时的酒楼大厅处,一群大男人正围在一起高声谈论。

  “你知道吗?一个月前,苏家三小姐不堪被四王爷一纸休书三条七出之罪所休弃后,一头撞向金銮殿上的大柱子呢!”

  “咦,不是被说七出之条全都中了么?”

  “扯吧你!分明就是三条!而且啊,诡异的是,那苏家三小姐撞得头破血流了,竟还活了过来!”

  “听说她之后被罚跪了整整一天一夜,然后昏迷至今呢!”

  “啧啧,听说当时她活过来之后,才写了张休夫书,甩了四王爷一脸呢!”

  “奇女子奇女子!定是被打击过头了吧!”

  “这个丑悍妇,彪悍至极!”

  三五个男人围在一起,高声讨论着苏如是的种种传奇事迹。

  殊不知,那个被谈论对象此时就同坐在大堂出,淡定的饮着茶。

  “这群人太过分了!小姐,要不要银屏去揍她们一顿?”一名模样秀美玲珑的绿衣女子瞪着大眼,忿忿不平的捋着袖子,一双大眼死死瞪着那一群说三道四的大男人们。

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二嫁皇叔 或 首席特工皇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第十一章他向来不喜欢势力的女人许久不语后,楚君腾终于睁开的眼睛,看着前面后视镜里温聿筠的眼睛,说道“你离那女孩远些吧,她不是你想要的那种类型……”此话一出,不光是温聿筠觉得诧异,连楚君腾自己也惊到了,不知不觉竟说出了这样一句。温聿筠笑着转过身,盯着楚君腾道“难得你苦口婆心劝我一回,不过,你这么一说,倒是更激起了我的斗志,你觉得我搞不定她吗?”“……”楚君腾不语,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温聿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一十一章山珍如金我们到苏西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一路上我没敢合眼,身体随着拖拉机的颠簸,上下跳跃,左右腾挪。接我的乡团委书记柳红艳却像姜太公一般,稳坐钓鱼船,似乎纹丝不动。我不由惊叹她的功夫来。能练成如此功夫,非三五寒暑不可呀。黑夜里,一阵阵的山风吹来,让人浑身冰凉。我搂紧双肩,低眉敛首,默默念着《出师表》: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1章跌入低谷一轮胜过一轮的战争还是结束了。刘立海光着脚站在地板上,丝丝凉意透过脚心,令他的理智快速回归,而冷鸿雁此时满眼全部是冷得让人发颤的目光射了他一身,满足过分的巨大空虚以及眼前的景象,让刘立海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快乐,而内心却有一种叫恐惧的感觉如雨后竹笋,瞬间成长,遍布全身的所有细胞。“我真的把冷美人给用强了?我犯了强---奸罪?强---奸罪会判十年,八年吧?”这些问题迅速出现在刘立海的大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顶级特卫传奇》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顶级特卫传奇》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顶级特卫传奇第002章一场闹剧(2)我叼了一支烟,摸着鼻子怒道:“考验的方式有很多种,为什么要选择这一种?你要知道,我们拿的都是真枪实弹,要是真走了火,就会有战友挂掉!”由梦道:“行了行了,消消气吧。”我说:“我消不了。”由梦腾出一只纤纤细手,在我胸口揉了揉,继续劝慰道:“你不会那么小心眼儿吧?对于我们来说,领导做的,永远是对的。你忘了警卫队教官给我们出的一道单选题目吗?A:领导永远是对的。B:如果领导错了,请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炽烈恋火》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炽烈恋火》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炽烈恋火第11章去开房看到尚文婷胸前那对饱满走光,我顿时就傻了眼,白嫩丰满,如同两只大白兔,调皮的蹦蹦跳跳。“贱人,你给我等着!”尚文婷羞得要死,忙不迭用浴巾裹住胸部,爬起来冲进卧室,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手里赫然多了一把刀子,然后朝我扑过来,“赵杰,老娘今天不阉了你,就不姓尚!”尚文婷跟其他女人的区别,就在于她说得出做得到,没有她不敢做的事情。看得出来,这次我真的触到了她的底线,那拼命的架势,着实让人背脊生寒。我飞快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随遇而安》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随遇而安》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随遇而安第11章不想跟朝阳有瓜葛安朝阳也缓缓睁开眼,手托着林遇的脸,久久的看着她。身体的欢愉还未散去,朝阳拇指顺着林遇的脸颊婆娑着,像是在安抚一般。而林遇也终于回神,无法置信的看着他,又像是被吓到了似的,猛然推开他,这算什么?五年前说走就走,五年后回来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自己又算什么?与其说林遇是在生朝阳的气,倒不如说是在跟她自己较劲,竟然又陷在朝阳温柔的陷阱中。脸颊上的手仍在温柔的揩拭着,安朝阳也越发温柔的注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风云帝王代嫁妃》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风云帝王代嫁妃》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风云帝王代嫁妃第013章摄政王林青薇把小孩搬去自己的独苑时,老嬷嬷奉命出来送了她一程,也好让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们见了,不敢再轻易打她们的主意。老嬷嬷也不如之前的那么冷若冰霜,她亲眼见着林青薇把一个濒临死亡的小孩救活,内心里便多了两分钦佩。老嬷嬷道:“老身就送你到这里,主子吩咐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药园子里的药你可尽管来采。”林青薇回头欠身道:“替我谢过你家主子。”小皇帝萧瑾正端端正正地坐在御书房里,他脸色有几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011:先说个正当理由小小小小舅?西装革履的男人步履稳健的走过来,停在韩小荞面前,视线却在旁边的苏昀身上扫了一圈儿。苏昀赶紧移开视线,现在她考虑的反倒不是骗公司假的问题了,而是,秦子琛的侄女和她儿子是同班同学,秦总要是发现她生过孩子,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进秦氏的时候,苏昀填表的时候,在婚否栏写的未婚,实际上她真的是未婚,但是除了安心,她没告诉任何人,她还有一个儿子。这也是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