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意行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3:48:19 来源:网络 [ ]

小说:意行天下

引言

九州大地,神州浩土,人杰地灵,自盘古开天辟地、混沌初开以来,就有无数的神话传说,代代传颂。意行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华胥氏误入雷泽,踏巨印,诞伏羲于成纪,羲与其妹女娲,结夫妇,居昆仑,通阴阳,人祖也!

  羲和十子,齐现云霄,火鸟当空,人间凡尘,民不聊生,帝俊不忍便命后羿下凡,携神弓神箭,连射九日。嫦娥偷食仙丹,自此以往,恩爱夫妻,天地永隔。今人仍为之感叹,成仙却独居广寒宫,终年只得玉兔为伴,难免孤寂凄凉。在凡间,虽有生老病死,但和相亲相爱之人,永结连理,恩爱度生,岂不更加快哉?

  黄帝夺位,炎帝南下,蚩尤不平,挥军北上,大军对垒,力不克敌,命丧黄泉。遂刑天出世,欲争其神位,终不敌轩辕氏族,头断常羊,只留“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为后人勉之。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经千世,历万年,产三界,生六道。一界仙之地,二界凡人所,三界地狱门。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天,人,阿修罗,畜牲,饿鬼,地狱共为六道,历六道轮回,终寻天道,为成不死之身,与天地共存。然天道渺渺,穷毕生之力,不可窥其一二!

  凡间即人界,上接天,下通地,天为阳,地属阴,阴阳交合,万物乃生。“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欲寻天道,先霸凡尘。”此传言飞,鬼魔出,阴阳不调,凡间始乱。

  鬼魔联手,共现人间,声明最赫者,当属鬼族第一人,九幽大帝;魔族统领,一代魔君,白云天。二人携手,摧枯拉朽,所过之处,冤魂漫天,哀鸿遍野,纵意于整个天下!

  然天不亡人,在鬼魔久而久之的屠戮中,人施自救,想方设法,以求天道,以便斩妖除魔,还人间之平和。浩渺神州,奇人无数,为求天道,探寻仙魔遗留之重宝,一时间,修炼功法琳琅满目,修炼之人也如过江之鲫。意行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积年累月,虽未羽化飞升,但也拥有催山毁地之能,御空飞行之术。借天降之神兵,与鬼魔决一死战。

  自古以来,人类为正,妖魔称邪,正邪交锋,声势浩大,毁天灭地。正道当中,人才辈出,均为惊才艳艳之辈,最为杰出者当属逍遥子,菩提僧,火凤仙子,酒剑仙。正邪之战,非朝夕之事,且正邪都为寻天道,途不同却归一处,正道功法重在循序渐进,魔道却可一蹴而就。故尘世凡人,由性格之故,分归正邪旗下。双方交战,互有胜负,终不能一方独大。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千万年后,九幽,白云天早已尸骨无存;逍遥子,菩提僧等人也已魂飞湮灭,但其创始门派,却是流传至今……

  正道以逍遥居,菩提寺,凤鸣阁,神剑门为首;魔道中幽冥宗,鬼魔宗,修罗宗与其遥相呼应。

  我们的主角便从小生活在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天意神剑

第一章 第一大派

旭日初升,紫气东来,万丈霞光,洒下凡间这片浩渺大地。一座座山峰,连绵起伏,高入云霄,连连绵绵数百里。整片山脉的上空,萦绕着丝丝雾气,山脉间也是青松绿柏,郁郁葱葱。山脚下,青青绿草,随风而动,晶莹露珠,褶褶闪光。偶尔也会有几只松鼠,嘴里衔着松籽,转一转俏皮的小脑袋,发现四下无人,便匆匆跑过。还有那阵阵的清脆鸟鸣之声,给这寂静的森林,更添几分生机盎然之意。意行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高入云霄的几座山峰间,偶尔会有色彩斑斓光芒飞出,或冲云霄,或入大地,幸好此处并无世俗百姓经过,不然定要顶礼膜拜一番。

  朝阳高升,雾气消散,一缕缕炊烟,从那几座高峰处,缓缓飘出。偶尔还可以看见稀散的人影,或是三五成群,或是二人结伴,又或是一人独行,偶尔也传出阵阵的嬉笑之音……此处便是天下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二师兄,起床了!”一个十三、四岁的身影,一个小男孩,站在一竹床前,轻轻摇晃床榻之人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然而床榻之人,不仅毫无醒来之迹,反而鼾声依旧,甚至嘴角处还有一丝晶莹的液体,就要经过两腮,到达耳后了。

  摇晃了一会过后,小男孩无奈的叹口气,不知如何才好,干脆坐在了床边,两个乌黑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熟睡之人。

  半晌过后,一个女子声音传了过来,“玉师弟!小师弟!”声音清脆动听。

  听到声音后,小男孩从竹床上一跃而下,娇俏稚嫩的声音,从嘴里发出,“四师姐,我在这!”声音中充满了欢喜之意。阅读163shenghuo.com随即就听到了一阵促急脚步声,不大一会儿,一道倩影,走进屋内,绿色长裙,清新淡雅,配上那副姣好容颜,就像出水芙蓉一般,一副落落大方的自然之美,自然流露。

  看见屋内竹床边得娇小身影,美丽女子,莞尔一笑,道:“小师弟,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叫二师兄吃饭吗?”女子伸手轻轻的,掐了掐小孩儿稚嫩中却暗含一种刚毅、不屈的脸蛋。

  小男孩皮肤不是很白,健康的颜色透露一股男子的刚强,浓黑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脑后,身体看上去很结实,但欠缺一些灵动,显得有些笨拙之感。小男孩听到女子的问话,撅着小嘴,转头指了指,床榻上酣睡之人。女子目光,顺男孩手指望去,瞬时双目怒挣,三步并两步,来到竹床边,向酣睡之人胸前,用力一巴掌拍下,伴随清脆的声音,响起,:“陆乘风!太阳都要落山了!”在女子“怒吼”和玉掌的作用下,男子“嗷!”的一声,发出杀猪般的痛苦惨叫。

  男子一跃而起,一脸慌乱之色,目光在屋内迅速扫视一圈后,就平静了下来,因为映入眼帘的,只是一道倩影和一个‘小不点’。之后,男子将目光定在女子身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蝶语,大姑娘家要矜持,不要大呼小叫的,毫无礼数可言!”男子慢手慢脚的穿起衣衫,继续道:“还有,不要随意闯入别人房间,尤其还是男人的!幸好我睡觉还穿有衣服。”男子一副‘长者’风范。男子走向门口,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用手挡在额头,喃喃道:“这么大的太阳,离落山还早着呢!”那语气大有他起的有些太早之意。

  女子对男子所说的礼数却毫不在意,轻哼了一声,道:“还好意思说呢?小师弟叫你起床,好久你都不醒。我看下回干脆让师傅来算了。”当女子提到“师傅”二字之时,男子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敬畏。这时,男子已穿好衣衫,走到两人面前,用手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宠爱的道;“是不是不忍心叫师兄啊?还是玉儿最乖了!”

  男子慢悠悠的向脸盆处走去,准备洗漱。这个男子也就是陆乘风的无所谓的态度,蝶语为之气结,刚欲开口争论一番,随即灵动双眸一转,嘴角微微一笑,拉着小男孩手,笑眯眯,道:“玉儿,我们去吃饭,不然师傅该等急了,吃完饭师姐带你到主峰,拜祭祖师!”说完,蝶语拉着小孩的手,向屋外走去。

  正在洗脸的陆乘风,听见蝶语话后,惊呆在原地,蝶语都快走出门外,他才清醒过来。一脸慌乱焦急之色,道;“什么?师傅在等我们吃早饭?今天要去拜祭祖师?莫非今天是……”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蝶语回眸一笑,对乘风眨了眨眼睛,道:“二师兄,天还早,您还是再睡会儿吧!”语气充满了关心之意。

  小男孩在一旁,捂着小嘴,偷偷直笑,突然,只觉身边一阵风刮过,只见一个人影向饭厅,踏空而去,背后传来了蝶语和小男孩,两人“咯咯”的笑声……

  蝶语带着小男孩玉儿来到饭厅,乘风正在饭桌旁,低头束手站着,桌上围坐四人,一长相犹如中年男子,方正脸庞,不苟言笑,一脸严肃之意。旁边坐着一中年妇人,面带微笑,面貌甚是好看,且别有另一番韵味。下手坐着两个年轻男子,也都称得上英姿勃发,年龄看似稍长那位,正皱着眉头看着乘风,另一位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所想何事。

  看见蝶语和玉儿走进,妇人莞尔一笑,向小男孩招手,道:“玉儿,到师娘这来!”温和的声音,令屋内紧张的气氛,松缓许多。玉儿看了看中年男子,见后者并没有看他,玉儿则小跑到妇人身边,坐了下来。

  妇人宠溺拍了拍玉儿头,对中年男子,道:“行啦!都一百来岁的人了,别和孩子们一般见识了。乘风,蝶语你们二人过来坐下吧!”蝶语坐了下来,乘风却一动不动,偷偷的看了看中年男子。妇人碰了碰中年男子胳膊,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算啦,算啦,你也坐下吧!”

  乘风如蒙大赦一般,“谢师傅”说完就欢喜的坐了下来。

  中年男子转头看了看妇人,摇了摇头,道:“都是你把他们惯坏了,他们都三、四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了!”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就算他们一百岁,在我们面前也是孩子啊!大家吃饭吧!”说完妇人夹了块肉,放在了玉儿的碗里。没想到貌似中年的男子,竟然已经一百多岁了。就连乘风和蝶语等人也都三十多岁,不过也难怪如此,修炼之人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也是拥有驻颜之术,故而从外表看不出年龄的。

  中年男子又是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啦!吃饭吧!”这样,大家才敢动筷。

  中年男子也是夹了块肉,放到玉儿碗里,和蔼说道:“玉儿,多吃点肉,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语气温和,毫无刚才半点严肃之意。“谢谢师傅!”玉儿乖巧的回答了一句,中年男子笑着点了点头。

  乘风在旁边一脸羡慕之情。中年男子并没有看乘风,继续给玉儿夹着菜,淡淡道:“怎么?羡慕吗?羡慕就给我好好修炼,多向你大师兄请教请教!”

  中年妇人夹了些菜放在中年男子碗里,嗔怪道:“别吃个饭,还板着脸了,现在倒是严厉了,忘了乘风小时候,把尿都尿在你怀里了!”

  “你……”中年男子看妇人迎面而对,看着那张漂亮的,已陪伴自己上百年的面容,中年男子所有火气都会烟消云散,只好小声嘀咕着:“几十年的事了,怎么还记得?”

  蝶语在一旁偷偷看向乘风,忍着笑意,一旁的乘风也是有些脸红,然而一股暖流在其心间悄然流过。

  之后,中年男子没有再说什么,都快吃完的时候,中年男子放下碗筷,抬起头。其他弟子们也是如此,都是站立了起来,知道师父应该是有话吩咐。

  中年男子看来一眼众人,道:“今日,又到了你们一年一次,拜祭祖师的日子。你们也都去过很多次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一定要注意礼数,尤其是你,乘风!”

  “请师父放心!”乘风肃然恭敬点头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继续道:“我们天明居,弟子稀少,实力也是弱于其他五居,但即便如此,你们也不能弱了天明居的志气。都听到没有?”后一句话中年男子突然加重。

  “谨遵师父教诲!”包括玉儿在内,五人异口同声答道。

  中年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师父,我……”一个轻微声音,悄然响起。中年男子,循声望去,看着皱着眉头的玉儿,和蔼道:“怎么了玉儿?”

  “师父,我……我可以不去吗?”

第二章 天生闭脉

玉儿从小生活在天明居,天生乖巧听话,虽然偶尔有些小孩子的顽劣,但却无伤大雅,反而给天明居枯燥修炼生活,带来了许多趣味。一向活泼爱动,很有礼貌的玉儿,为何不想去拜祭祖师呢?对此众人均很诧异。

  这时,蝶语在妇人和中年男子身边,低语几句,妇人像是想起什么,中年男子却是一脸怒气,道:“致远,乘风,子默!”

  “弟子在!”三位男弟子恭敬答道。

  “这次如果再有人,敢欺辱你小师弟,我就拿你们三人试问!”不知蝶语说了什么,中年男子竟会如此气愤。

  中年美妇,也是面带怒气,对着玉儿,道:“玉儿,你去,为何不去?就凭他们去得,我们去不得?别怕!我们天明居的弟子,永远都是最好的!谁再敢欺负你,告诉师娘,师娘给你出气!”没想到这位外表温柔的美妇,脾气竟然这么火爆……

  中年男子,和美妇又是交代了众人一些事后,中年男子,道:“你们回去准备准备,辰时就出发吧!致远!到时你带着玉儿渡云桥!”

  “是,师傅!”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好好准备准备!”

  除了云儿,其余四人均是离开了饭厅。走出没多远,乘风就急切问道:“蝶语,蝶语,你刚才和师傅、师娘说什么了?玉儿为什么不愿意去主峰?”

  蝶语看了看致远,致远缓缓开口,道:“去年拜祭祖师之日,由于你下山游历,并没有去,一些事你并不知道。”致远是大师兄,弟子中也属他修为最高,而且长相英俊,风度翩翩,宛然一副大家之气。

  “哦?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从没有人和我说过?”乘风一脸的疑问。

  致远没有说话,蝶语却是气愤的哼了一声,道:“哼!还不是其他几居几人,和玉儿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尤其是那个叫凌霄的,欺负玉儿没有修为,挖苦侮辱也就算了,竟然还偷偷打了玉儿。由于脸上没什么伤痕,玉儿一向老实,也不敢说被打了,回来后还是我无意间才发现,玉儿身上都是伤痕,问了很久,这才知道怎么回事,为这事师傅和师娘,也甚是生气,找到狂风居,但可恨的是他们根本不认账!”蝶语怒气冲冲,像是恨不得立刻为玉儿报仇。

  乘风听后,立刻大怒,道:“什么?竟有这事?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杀了他们!”乘风最疼玉儿了,往日两人经常在一起嬉闹,而且乘风性格冲动,敢爱敢恨,遇到此事,自然心中不平。

  “乘风!不可妄动嗔怒,清心诀的修炼,必须戒骄戒躁,你如此心境,对修炼很是不利。更何况,都是同门中人,岂能因小孩子打架,就动杀气?”大师兄致远语气严肃,训斥道。

  “是,大师兄!”乘风虽然性格乖张,但对大师兄致远还很是尊敬的。

  “那也不能总由着他们啊!总因玉儿无法修炼,而对其侮辱,不能修炼玉儿本就很伤心低落的了,却还要忍受屈辱,他那么小的小孩子,如何受得了?”蝶语为玉儿愤愤不平。

  然而,就在这时,乘风几人均是感到,周围空气有些清凉,浩日当空,烈日炎炎,怎会有清凉之感?几人转头望去,只见一直沉默的子默,手掌表面一道道流光,一层层寒气向其汇聚,子默有些阴冷的声音,淡淡响起:“如果再有人欺凌玉儿,那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情!”乘风三人,均是一脸愕然。

  乘风走上前去,搂着子默,笑嘻嘻道:“子默师弟,没想到,你平时总是一副苦瓜脸,竟然这么关心小师弟?”

  “二者有什么关系吗?”子默认真的表情,加上认真的语气,让乘风一时不知所措。

  乘风随即干笑一声,道:“师傅也是的,干嘛给玉儿起这么个名字?玉儿!一听就像个女孩子名字,一点不霸气,怪不得被欺负,应该起那种让人一听就畏惧的名字!”

  “我觉得挺好听的,况且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师傅给玉儿,起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什么含义呢?”蝶语继续道:“某人竟然敢背后议论师傅,这如果让师傅知道……”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我怕了你了还不行吗?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说完,乘风落荒而逃。

  玉儿和其师傅、师娘,一同来到了夫妇二人房内。虽然玉儿为其二人徒弟,但二人视玉儿为儿女一般,不止如此,对其他弟子,也是情同父母。

  玉儿的师傅,也就是天明居一脉的掌门,都称其为玄明,真实名字张峰,但已多年不用了,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名字更是一个代号而已,其夫人与其师出同门,名为明月。天明居也是逍遥居六居之一,其余五居分别为乾阳居,坤阴居,狂风居,春雨居,韬晦居。六居成六角之势,围绕于主峰周围,主峰乃逍遥居掌门玄清真人所居之地,主峰和其他六居之峰,合为一体便是现如今,天下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天明居人丁单薄,弟子只有大师兄致远,乘风二师兄,三师兄子默,蝶语小师妹,也是天明居唯一一名女弟子,还有就是最小的玉儿了,乃一孤儿,从小生活在天明居。其余五居人丁兴旺,热闹非凡,直属弟子再加上外门弟子,还有一些长老弟子,加在一起,少说也有百十来人。由于当年一些事情的原因,天明居并没有长老,只有玄明夫妇二人,加上五位弟子,再有就是一些做饭打杂的世俗弟子。

  玄明坐在桌旁,气冲冲的,道:“如果玉儿再受欺负,我一定找玄风讨个说法。”玄明口中的玄风,便是狂风居掌门。

  明月没有说什么,这也表示她支持玄明做法。看着气愤的师傅和师娘,玉儿心里很是感动,还有愧疚,怯怯声音,悄悄响起,“都是徒儿不好,令师傅、师娘担心了!”说完,玉儿束手垂头,就像做错了事,等待大人责罚一般。

  明月拉过玉儿,搂在怀里,摸着玉儿的头,道:“傻孩子,你没做错什么,就算你做错什么,师傅师娘也会这般疼你。”听到明月如此说,玉儿鼻尖更是一酸,两颗晶莹的泪珠,在眼眸中打着转转。

  “傻孩子!”玄明也是轻轻拍了拍玉儿头,笑着说道。

  五个徒弟当中,玄明只有对玉儿和蝶语时,才会有这种和蔼的笑容,对其他三人都很是严厉,尤其是对二师兄乘风。

  “好了,你可是小男子汉啊,可不能哭鼻子哦!你师娘有东西送给你,开心点啊!”这时的玄明就像慈父一般。

  明月此时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玉佩通体雪白色,并无耀眼光芒,但其内部仿佛有什么液体,在缓缓流动,玉佩被明月拿出后,玉儿就感到了一股清凉,心里暗忖:这玉佩绝非凡品!

  明月将玉佩放在玉儿手中,道:“玉儿,此乃寒冰玉,乃是你师傅前些日下山,偶然所得,寒冰玉乃北极宫至宝。佩戴在身上,可以压制体内浮躁之气,这对修炼大大有益,尤其是对清心诀修炼……”

  没等明月说完,玉儿就抢着说道:“师娘,这太贵重了,给师兄师姐他们吧,况且对他们修炼也是大有益处。给我……就浪费了……”提到修炼二字,玉儿心里总是会莫名一痛。

  玉儿虽是小孩子,但对这种稀世珍宝,绝无半点贪婪之意,这点令玄明夫妇很是欣喜。玄明站起身来,道:“你能有如此心性,为师很为你高兴。你体内只有阳气,并无阴气,阳气过于旺盛,对你身体也不好,虽然我用功力将你体内纯阳之力,都汇聚在丹田,但仍会灼伤你体内经脉,这寒冰玉恰好可以抵抗你体内的纯阳之气,免得你身体有所损伤。听师傅的,收下它且要时刻佩戴在身上。”

  “是,师傅!谢谢师傅、师娘!”玄明夫妇二人相视一笑。之后,玉儿也离开了房间,准备主峰之行。

  目送玉儿离开,明月叹了口气,一股哀愁油然而生,凄凉的声音,静静响起,“玉儿的经脉,真的无法改变吗?”玄明默然的摇了摇头。

  “强行打通呢?以你我修为,完全可以改变他的经脉体质。”明月急切的声音中,还有不甘之意。

  “的确可以做到,但是很有可能,玉儿经脉未通,先是爆体而亡了……”玄明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二人没有再说话,沉默了半晌,玄明望了望窗外,道:“人体内十二经脉,任督二脉最重,任脉乃六阴脉之源,督脉乃六阳脉之源。经脉互通,阴阳调和,方可修炼。玉儿任脉天生闭塞,体内只有阳气,没有阴力调和,根本无法修炼,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玄明顿了顿,继续道:“或许他一生都无法踏足修炼之途!”简短的一句话,在玄明看来,却比千言万语还要沉重。

  “从小在门派长大的孩子,几岁时任督二脉便都能通达,即使凡夫俗子,经过那些药材和真气的调理,也早就打通二脉,可以修炼了,为何玉儿?哎!可怜的孩子……”明月声音中,有些哽咽。

  玄明苦笑一下,道:“这样也好,做个凡人,起码没有那些正邪所带来的烦扰!”玄明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望着窗外,眼中充满了追忆之色。

  “峰哥……”明月声音中充满了关心之意。

  玄明看着陪伴百年,美丽的妻子,温柔一笑,道:“我没事,好久没听见你这么叫我了,呵呵!”明月看见玄明的笑容,脸上流露一丝嗔怪,其美丽的容颜,更添韵味。

  “哈哈,好啦!我们也该启程了,我们可得先到主峰啊!别让弟子们走在了前面。”

  说完,玄明与明月携手,走出门外,一柄长剑,在二人脚下缓缓显现,接下来,只听“唰”的一声,载着二人的长剑向空中飞去,只在原地留下一圈激起的尘埃。

意行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意行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况少,不服来战!目录预览:第1章未来姐夫第2章嫖资第3章明码标价第1章未来姐夫尼玛!全身都像是散架了的累且酸痛!戴依涵望着屋顶上的晶莹剔透的吊灯,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昨夜的景象。昨晚那个一次次索要的猛男压在她身上,只是她的意识模糊着,看不清那男子的脸。昨天她才刚从意国回来,刚好又碰上戴丹丹的生日派对,在李晴天的挑衅下于是便连喝了三杯!结果……究竟谁在在酒里下手!要是知道是谁戴依涵真恨不得马上便去扇她几巴!一个侧身,便对上一副古铜色的绝美的俊脸,却在戴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还有一分钟了,我的天卷百合就可以顺利地偷到手了。”沈茉莉坐在宿舍的电脑前,眼看QQ农场里面最新出现的金土地植物天卷百合就要成熟了,她激动无比。为了偷取某师兄就在天卷百合成熟的时候,某人兴奋种植的天卷百合,她可是望眼欲穿啊,现在终于等到了这最关键的一刻。地猛敲鼠标,咦,怎么好像死机了呢?这么重要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怎么能死机呢?!就在她盯着屏幕,使劲敲击鼠标的时候,电脑的屏幕突然裂开了。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封灵大陆第2章天仙临凡第3章别招惹我第1章封灵大陆阴森的地牢里,林清荷被一根铁链子锁在了墙壁之上,她蓬头垢面,脸上淡紫色的蝴蝶胎记显得格外的丑陋和狰狞。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糜烂的地方已经发臭,甚至开始生蛆,在肉里蠕动。已经忘记了在这里呆了多久,只知道,从庶母做主将她嫁给六皇子皇紫英之后没几天,就被关进了这里,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生活。皇紫英每天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刑具虐待她,每次都

  • 【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不伦之恋目录预览: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第2章装什么贞洁烈女第3章其父必有其子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嗯嗯…啊…不要…”被打了马赛克得赤身男女交缠在一起,画面香艳无比,不知羞耻得重复着活塞运动,循环播放得叫声刺激着人的耳膜。我胡乱点着鼠标意图关闭视频,可鼠标根本不停使唤。着急之下我猛得用力拔下电源,但为时已晚,坐在旁边的同事已经围了上来。“立夏,你电脑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偷偷看看就好了,带到公司可就尴尬了。“没想到立夏姐居然这么豪放,求资源。”我黑着

  • 【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沈总,不娶别撩目录预览:第1章偷拍床照第2章威胁第3章死,和肉偿,选哪个?第1章偷拍床照“沈少,您轻点~嗯啊~”市中心希尔斯酒店某处房间中,只听一道女人娇媚浪荡的呻吟声响起,她竭力扭动着自己性感火辣的身体,企图勾引身下这个俊美冰冷的男人。她知道今晚只要伺候好了这个男人,将来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甚至怀孕后还可能当上沈家的少奶奶。想到这里,她眼中更是不免流露出几分贪婪。“这么快就忍不住了?”男人冷笑道,大手轻佻地勾起女人的下巴,他那上挑的桃花眼似多情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要闹第二章她睡了几年的男人第三章物是人非第一章不要闹云海市,凌氏。洛惊澜穿着一袭针织短裙站在前台不远处等候,窈窕的身形在杏色裙的包裹下显得格外清瘦。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高大的男人带着一阵旋转的雪花进门,身畔的的助理已经帮他将风衣取下来。洛惊澜蓦地起身,然而还未等她近前,就被凌近南身畔的保镖拦截住了去路。“对不起小姐,请您止步。”“让开!”洛惊澜红唇轻启,但是面前面无表情的保镖纹丝未动,她一咬牙:“凌近南!”清婉的声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泡沫之夏目录预览: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第2章我的女人轮不到你们欺负第3章她是你姐姐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A城,顾氏大楼,地下车库。于凝萱小心翼翼的蹲在一辆悍马车后面,双手死死攥着相机,灵动的眸子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电梯口的方向。据传,就在今日,向来对女人敬而远之的顾氏掌权人顾斯琛,会带着女友一起出现在公司。为了抓住这条猛料,她才牺牲了休息时间,前来蹲坑。身边的悍马车就在此时轻微摇晃起来,顿时把聚精会神的于凝萱吓了一跳。她微微抬头,顺着车窗看进去。透过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签下契约第二章初遇第三章送子汤第一章签下契约顾婉言匆匆的跑出家门,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报出地址。她的手中紧紧的攥着一份“契约”,这份契约的意义非比寻常,就相当于一份卖身契。前两天妈妈拿着这份契约让她签的时候,她气的险些将它撕碎,只是她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她就要靠这份契约救命。“师傅,麻烦您再开快一点。”一想到刚才家里被追债的人砸的狼藉一片,妈妈遍体鳞伤,还被威胁要割掉一只手,顾婉言内心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