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意行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3:48:19 来源:网络 [ ]

小说:意行天下

引言

九州大地,神州浩土,人杰地灵,自盘古开天辟地、混沌初开以来,就有无数的神话传说,代代传颂。163生活网

  华胥氏误入雷泽,踏巨印,诞伏羲于成纪,羲与其妹女娲,结夫妇,居昆仑,通阴阳,人祖也!

  羲和十子,齐现云霄,火鸟当空,人间凡尘,民不聊生,帝俊不忍便命后羿下凡,携神弓神箭,连射九日。嫦娥偷食仙丹,自此以往,恩爱夫妻,天地永隔。今人仍为之感叹,成仙却独居广寒宫,终年只得玉兔为伴,难免孤寂凄凉。在凡间,虽有生老病死,但和相亲相爱之人,永结连理,恩爱度生,岂不更加快哉?

  黄帝夺位,炎帝南下,蚩尤不平,挥军北上,大军对垒,力不克敌,命丧黄泉。遂刑天出世,欲争其神位,终不敌轩辕氏族,头断常羊,只留“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为后人勉之。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经千世,历万年,产三界,生六道。一界仙之地,二界凡人所,三界地狱门。意行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天,人,阿修罗,畜牲,饿鬼,地狱共为六道,历六道轮回,终寻天道,为成不死之身,与天地共存。然天道渺渺,穷毕生之力,不可窥其一二!

  凡间即人界,上接天,下通地,天为阳,地属阴,阴阳交合,万物乃生。“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欲寻天道,先霸凡尘。”此传言飞,鬼魔出,阴阳不调,凡间始乱。

  鬼魔联手,共现人间,声明最赫者,当属鬼族第一人,九幽大帝;魔族统领,一代魔君,白云天。二人携手,摧枯拉朽,所过之处,冤魂漫天,哀鸿遍野,纵意于整个天下!

  然天不亡人,在鬼魔久而久之的屠戮中,人施自救,想方设法,以求天道,以便斩妖除魔,还人间之平和。浩渺神州,奇人无数,为求天道,探寻仙魔遗留之重宝,一时间,修炼功法琳琅满目,修炼之人也如过江之鲫。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积年累月,虽未羽化飞升,但也拥有催山毁地之能,御空飞行之术。借天降之神兵,与鬼魔决一死战。

  自古以来,人类为正,妖魔称邪,正邪交锋,声势浩大,毁天灭地。正道当中,人才辈出,均为惊才艳艳之辈,最为杰出者当属逍遥子,菩提僧,火凤仙子,酒剑仙。正邪之战,非朝夕之事,且正邪都为寻天道,途不同却归一处,正道功法重在循序渐进,魔道却可一蹴而就。故尘世凡人,由性格之故,分归正邪旗下。双方交战,互有胜负,终不能一方独大。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千万年后,九幽,白云天早已尸骨无存;逍遥子,菩提僧等人也已魂飞湮灭,但其创始门派,却是流传至今……

  正道以逍遥居,菩提寺,凤鸣阁,神剑门为首;魔道中幽冥宗,鬼魔宗,修罗宗与其遥相呼应。

  我们的主角便从小生活在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天意神剑

第一章 第一大派

旭日初升,紫气东来,万丈霞光,洒下凡间这片浩渺大地。一座座山峰,连绵起伏,高入云霄,连连绵绵数百里。整片山脉的上空,萦绕着丝丝雾气,山脉间也是青松绿柏,郁郁葱葱。山脚下,青青绿草,随风而动,晶莹露珠,褶褶闪光。偶尔也会有几只松鼠,嘴里衔着松籽,转一转俏皮的小脑袋,发现四下无人,便匆匆跑过。还有那阵阵的清脆鸟鸣之声,给这寂静的森林,更添几分生机盎然之意。网站163shenghuo.com

  高入云霄的几座山峰间,偶尔会有色彩斑斓光芒飞出,或冲云霄,或入大地,幸好此处并无世俗百姓经过,不然定要顶礼膜拜一番。

  朝阳高升,雾气消散,一缕缕炊烟,从那几座高峰处,缓缓飘出。偶尔还可以看见稀散的人影,或是三五成群,或是二人结伴,又或是一人独行,偶尔也传出阵阵的嬉笑之音……此处便是天下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二师兄,起床了!”一个十三、四岁的身影,一个小男孩,站在一竹床前,轻轻摇晃床榻之人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然而床榻之人,不仅毫无醒来之迹,反而鼾声依旧,甚至嘴角处还有一丝晶莹的液体,就要经过两腮,到达耳后了。

  摇晃了一会过后,小男孩无奈的叹口气,不知如何才好,干脆坐在了床边,两个乌黑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熟睡之人。

  半晌过后,一个女子声音传了过来,“玉师弟!小师弟!”声音清脆动听。

  听到声音后,小男孩从竹床上一跃而下,娇俏稚嫩的声音,从嘴里发出,“四师姐,我在这!”声音中充满了欢喜之意。意行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随即就听到了一阵促急脚步声,不大一会儿,一道倩影,走进屋内,绿色长裙,清新淡雅,配上那副姣好容颜,就像出水芙蓉一般,一副落落大方的自然之美,自然流露。

  看见屋内竹床边得娇小身影,美丽女子,莞尔一笑,道:“小师弟,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叫二师兄吃饭吗?”女子伸手轻轻的,掐了掐小孩儿稚嫩中却暗含一种刚毅、不屈的脸蛋。

  小男孩皮肤不是很白,健康的颜色透露一股男子的刚强,浓黑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脑后,身体看上去很结实,但欠缺一些灵动,显得有些笨拙之感。小男孩听到女子的问话,撅着小嘴,转头指了指,床榻上酣睡之人。女子目光,顺男孩手指望去,瞬时双目怒挣,三步并两步,来到竹床边,向酣睡之人胸前,用力一巴掌拍下,伴随清脆的声音,响起,:“陆乘风!太阳都要落山了!”在女子“怒吼”和玉掌的作用下,男子“嗷!”的一声,发出杀猪般的痛苦惨叫。

  男子一跃而起,一脸慌乱之色,目光在屋内迅速扫视一圈后,就平静了下来,因为映入眼帘的,只是一道倩影和一个‘小不点’。之后,男子将目光定在女子身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蝶语,大姑娘家要矜持,不要大呼小叫的,毫无礼数可言!”男子慢手慢脚的穿起衣衫,继续道:“还有,不要随意闯入别人房间,尤其还是男人的!幸好我睡觉还穿有衣服。”男子一副‘长者’风范。男子走向门口,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用手挡在额头,喃喃道:“这么大的太阳,离落山还早着呢!”那语气大有他起的有些太早之意。

  女子对男子所说的礼数却毫不在意,轻哼了一声,道:“还好意思说呢?小师弟叫你起床,好久你都不醒。我看下回干脆让师傅来算了。”当女子提到“师傅”二字之时,男子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敬畏。这时,男子已穿好衣衫,走到两人面前,用手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宠爱的道;“是不是不忍心叫师兄啊?还是玉儿最乖了!”

  男子慢悠悠的向脸盆处走去,准备洗漱。这个男子也就是陆乘风的无所谓的态度,蝶语为之气结,刚欲开口争论一番,随即灵动双眸一转,嘴角微微一笑,拉着小男孩手,笑眯眯,道:“玉儿,我们去吃饭,不然师傅该等急了,吃完饭师姐带你到主峰,拜祭祖师!”说完,蝶语拉着小孩的手,向屋外走去。

  正在洗脸的陆乘风,听见蝶语话后,惊呆在原地,蝶语都快走出门外,他才清醒过来。一脸慌乱焦急之色,道;“什么?师傅在等我们吃早饭?今天要去拜祭祖师?莫非今天是……”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蝶语回眸一笑,对乘风眨了眨眼睛,道:“二师兄,天还早,您还是再睡会儿吧!”语气充满了关心之意。

  小男孩在一旁,捂着小嘴,偷偷直笑,突然,只觉身边一阵风刮过,只见一个人影向饭厅,踏空而去,背后传来了蝶语和小男孩,两人“咯咯”的笑声……

  蝶语带着小男孩玉儿来到饭厅,乘风正在饭桌旁,低头束手站着,桌上围坐四人,一长相犹如中年男子,方正脸庞,不苟言笑,一脸严肃之意。旁边坐着一中年妇人,面带微笑,面貌甚是好看,且别有另一番韵味。下手坐着两个年轻男子,也都称得上英姿勃发,年龄看似稍长那位,正皱着眉头看着乘风,另一位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所想何事。

  看见蝶语和玉儿走进,妇人莞尔一笑,向小男孩招手,道:“玉儿,到师娘这来!”温和的声音,令屋内紧张的气氛,松缓许多。玉儿看了看中年男子,见后者并没有看他,玉儿则小跑到妇人身边,坐了下来。

  妇人宠溺拍了拍玉儿头,对中年男子,道:“行啦!都一百来岁的人了,别和孩子们一般见识了。乘风,蝶语你们二人过来坐下吧!”蝶语坐了下来,乘风却一动不动,偷偷的看了看中年男子。妇人碰了碰中年男子胳膊,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算啦,算啦,你也坐下吧!”

  乘风如蒙大赦一般,“谢师傅”说完就欢喜的坐了下来。

  中年男子转头看了看妇人,摇了摇头,道:“都是你把他们惯坏了,他们都三、四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了!”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就算他们一百岁,在我们面前也是孩子啊!大家吃饭吧!”说完妇人夹了块肉,放在了玉儿的碗里。没想到貌似中年的男子,竟然已经一百多岁了。就连乘风和蝶语等人也都三十多岁,不过也难怪如此,修炼之人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也是拥有驻颜之术,故而从外表看不出年龄的。

  中年男子又是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啦!吃饭吧!”这样,大家才敢动筷。

  中年男子也是夹了块肉,放到玉儿碗里,和蔼说道:“玉儿,多吃点肉,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语气温和,毫无刚才半点严肃之意。“谢谢师傅!”玉儿乖巧的回答了一句,中年男子笑着点了点头。

  乘风在旁边一脸羡慕之情。中年男子并没有看乘风,继续给玉儿夹着菜,淡淡道:“怎么?羡慕吗?羡慕就给我好好修炼,多向你大师兄请教请教!”

  中年妇人夹了些菜放在中年男子碗里,嗔怪道:“别吃个饭,还板着脸了,现在倒是严厉了,忘了乘风小时候,把尿都尿在你怀里了!”

  “你……”中年男子看妇人迎面而对,看着那张漂亮的,已陪伴自己上百年的面容,中年男子所有火气都会烟消云散,只好小声嘀咕着:“几十年的事了,怎么还记得?”

  蝶语在一旁偷偷看向乘风,忍着笑意,一旁的乘风也是有些脸红,然而一股暖流在其心间悄然流过。

  之后,中年男子没有再说什么,都快吃完的时候,中年男子放下碗筷,抬起头。其他弟子们也是如此,都是站立了起来,知道师父应该是有话吩咐。

  中年男子看来一眼众人,道:“今日,又到了你们一年一次,拜祭祖师的日子。你们也都去过很多次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一定要注意礼数,尤其是你,乘风!”

  “请师父放心!”乘风肃然恭敬点头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继续道:“我们天明居,弟子稀少,实力也是弱于其他五居,但即便如此,你们也不能弱了天明居的志气。都听到没有?”后一句话中年男子突然加重。

  “谨遵师父教诲!”包括玉儿在内,五人异口同声答道。

  中年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师父,我……”一个轻微声音,悄然响起。中年男子,循声望去,看着皱着眉头的玉儿,和蔼道:“怎么了玉儿?”

  “师父,我……我可以不去吗?”

第二章 天生闭脉

玉儿从小生活在天明居,天生乖巧听话,虽然偶尔有些小孩子的顽劣,但却无伤大雅,反而给天明居枯燥修炼生活,带来了许多趣味。一向活泼爱动,很有礼貌的玉儿,为何不想去拜祭祖师呢?对此众人均很诧异。

  这时,蝶语在妇人和中年男子身边,低语几句,妇人像是想起什么,中年男子却是一脸怒气,道:“致远,乘风,子默!”

  “弟子在!”三位男弟子恭敬答道。

  “这次如果再有人,敢欺辱你小师弟,我就拿你们三人试问!”不知蝶语说了什么,中年男子竟会如此气愤。

  中年美妇,也是面带怒气,对着玉儿,道:“玉儿,你去,为何不去?就凭他们去得,我们去不得?别怕!我们天明居的弟子,永远都是最好的!谁再敢欺负你,告诉师娘,师娘给你出气!”没想到这位外表温柔的美妇,脾气竟然这么火爆……

  中年男子,和美妇又是交代了众人一些事后,中年男子,道:“你们回去准备准备,辰时就出发吧!致远!到时你带着玉儿渡云桥!”

  “是,师傅!”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好好准备准备!”

  除了云儿,其余四人均是离开了饭厅。走出没多远,乘风就急切问道:“蝶语,蝶语,你刚才和师傅、师娘说什么了?玉儿为什么不愿意去主峰?”

  蝶语看了看致远,致远缓缓开口,道:“去年拜祭祖师之日,由于你下山游历,并没有去,一些事你并不知道。”致远是大师兄,弟子中也属他修为最高,而且长相英俊,风度翩翩,宛然一副大家之气。

  “哦?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从没有人和我说过?”乘风一脸的疑问。

  致远没有说话,蝶语却是气愤的哼了一声,道:“哼!还不是其他几居几人,和玉儿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尤其是那个叫凌霄的,欺负玉儿没有修为,挖苦侮辱也就算了,竟然还偷偷打了玉儿。由于脸上没什么伤痕,玉儿一向老实,也不敢说被打了,回来后还是我无意间才发现,玉儿身上都是伤痕,问了很久,这才知道怎么回事,为这事师傅和师娘,也甚是生气,找到狂风居,但可恨的是他们根本不认账!”蝶语怒气冲冲,像是恨不得立刻为玉儿报仇。

  乘风听后,立刻大怒,道:“什么?竟有这事?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杀了他们!”乘风最疼玉儿了,往日两人经常在一起嬉闹,而且乘风性格冲动,敢爱敢恨,遇到此事,自然心中不平。

  “乘风!不可妄动嗔怒,清心诀的修炼,必须戒骄戒躁,你如此心境,对修炼很是不利。更何况,都是同门中人,岂能因小孩子打架,就动杀气?”大师兄致远语气严肃,训斥道。

  “是,大师兄!”乘风虽然性格乖张,但对大师兄致远还很是尊敬的。

  “那也不能总由着他们啊!总因玉儿无法修炼,而对其侮辱,不能修炼玉儿本就很伤心低落的了,却还要忍受屈辱,他那么小的小孩子,如何受得了?”蝶语为玉儿愤愤不平。

  然而,就在这时,乘风几人均是感到,周围空气有些清凉,浩日当空,烈日炎炎,怎会有清凉之感?几人转头望去,只见一直沉默的子默,手掌表面一道道流光,一层层寒气向其汇聚,子默有些阴冷的声音,淡淡响起:“如果再有人欺凌玉儿,那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情!”乘风三人,均是一脸愕然。

  乘风走上前去,搂着子默,笑嘻嘻道:“子默师弟,没想到,你平时总是一副苦瓜脸,竟然这么关心小师弟?”

  “二者有什么关系吗?”子默认真的表情,加上认真的语气,让乘风一时不知所措。

  乘风随即干笑一声,道:“师傅也是的,干嘛给玉儿起这么个名字?玉儿!一听就像个女孩子名字,一点不霸气,怪不得被欺负,应该起那种让人一听就畏惧的名字!”

  “我觉得挺好听的,况且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师傅给玉儿,起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什么含义呢?”蝶语继续道:“某人竟然敢背后议论师傅,这如果让师傅知道……”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我怕了你了还不行吗?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说完,乘风落荒而逃。

  玉儿和其师傅、师娘,一同来到了夫妇二人房内。虽然玉儿为其二人徒弟,但二人视玉儿为儿女一般,不止如此,对其他弟子,也是情同父母。

  玉儿的师傅,也就是天明居一脉的掌门,都称其为玄明,真实名字张峰,但已多年不用了,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名字更是一个代号而已,其夫人与其师出同门,名为明月。天明居也是逍遥居六居之一,其余五居分别为乾阳居,坤阴居,狂风居,春雨居,韬晦居。六居成六角之势,围绕于主峰周围,主峰乃逍遥居掌门玄清真人所居之地,主峰和其他六居之峰,合为一体便是现如今,天下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天明居人丁单薄,弟子只有大师兄致远,乘风二师兄,三师兄子默,蝶语小师妹,也是天明居唯一一名女弟子,还有就是最小的玉儿了,乃一孤儿,从小生活在天明居。其余五居人丁兴旺,热闹非凡,直属弟子再加上外门弟子,还有一些长老弟子,加在一起,少说也有百十来人。由于当年一些事情的原因,天明居并没有长老,只有玄明夫妇二人,加上五位弟子,再有就是一些做饭打杂的世俗弟子。

  玄明坐在桌旁,气冲冲的,道:“如果玉儿再受欺负,我一定找玄风讨个说法。”玄明口中的玄风,便是狂风居掌门。

  明月没有说什么,这也表示她支持玄明做法。看着气愤的师傅和师娘,玉儿心里很是感动,还有愧疚,怯怯声音,悄悄响起,“都是徒儿不好,令师傅、师娘担心了!”说完,玉儿束手垂头,就像做错了事,等待大人责罚一般。

  明月拉过玉儿,搂在怀里,摸着玉儿的头,道:“傻孩子,你没做错什么,就算你做错什么,师傅师娘也会这般疼你。”听到明月如此说,玉儿鼻尖更是一酸,两颗晶莹的泪珠,在眼眸中打着转转。

  “傻孩子!”玄明也是轻轻拍了拍玉儿头,笑着说道。

  五个徒弟当中,玄明只有对玉儿和蝶语时,才会有这种和蔼的笑容,对其他三人都很是严厉,尤其是对二师兄乘风。

  “好了,你可是小男子汉啊,可不能哭鼻子哦!你师娘有东西送给你,开心点啊!”这时的玄明就像慈父一般。

  明月此时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玉佩通体雪白色,并无耀眼光芒,但其内部仿佛有什么液体,在缓缓流动,玉佩被明月拿出后,玉儿就感到了一股清凉,心里暗忖:这玉佩绝非凡品!

  明月将玉佩放在玉儿手中,道:“玉儿,此乃寒冰玉,乃是你师傅前些日下山,偶然所得,寒冰玉乃北极宫至宝。佩戴在身上,可以压制体内浮躁之气,这对修炼大大有益,尤其是对清心诀修炼……”

  没等明月说完,玉儿就抢着说道:“师娘,这太贵重了,给师兄师姐他们吧,况且对他们修炼也是大有益处。给我……就浪费了……”提到修炼二字,玉儿心里总是会莫名一痛。

  玉儿虽是小孩子,但对这种稀世珍宝,绝无半点贪婪之意,这点令玄明夫妇很是欣喜。玄明站起身来,道:“你能有如此心性,为师很为你高兴。你体内只有阳气,并无阴气,阳气过于旺盛,对你身体也不好,虽然我用功力将你体内纯阳之力,都汇聚在丹田,但仍会灼伤你体内经脉,这寒冰玉恰好可以抵抗你体内的纯阳之气,免得你身体有所损伤。听师傅的,收下它且要时刻佩戴在身上。”

  “是,师傅!谢谢师傅、师娘!”玄明夫妇二人相视一笑。之后,玉儿也离开了房间,准备主峰之行。

  目送玉儿离开,明月叹了口气,一股哀愁油然而生,凄凉的声音,静静响起,“玉儿的经脉,真的无法改变吗?”玄明默然的摇了摇头。

  “强行打通呢?以你我修为,完全可以改变他的经脉体质。”明月急切的声音中,还有不甘之意。

  “的确可以做到,但是很有可能,玉儿经脉未通,先是爆体而亡了……”玄明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二人没有再说话,沉默了半晌,玄明望了望窗外,道:“人体内十二经脉,任督二脉最重,任脉乃六阴脉之源,督脉乃六阳脉之源。经脉互通,阴阳调和,方可修炼。玉儿任脉天生闭塞,体内只有阳气,没有阴力调和,根本无法修炼,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玄明顿了顿,继续道:“或许他一生都无法踏足修炼之途!”简短的一句话,在玄明看来,却比千言万语还要沉重。

  “从小在门派长大的孩子,几岁时任督二脉便都能通达,即使凡夫俗子,经过那些药材和真气的调理,也早就打通二脉,可以修炼了,为何玉儿?哎!可怜的孩子……”明月声音中,有些哽咽。

  玄明苦笑一下,道:“这样也好,做个凡人,起码没有那些正邪所带来的烦扰!”玄明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望着窗外,眼中充满了追忆之色。

  “峰哥……”明月声音中充满了关心之意。

  玄明看着陪伴百年,美丽的妻子,温柔一笑,道:“我没事,好久没听见你这么叫我了,呵呵!”明月看见玄明的笑容,脸上流露一丝嗔怪,其美丽的容颜,更添韵味。

  “哈哈,好啦!我们也该启程了,我们可得先到主峰啊!别让弟子们走在了前面。”

  说完,玄明与明月携手,走出门外,一柄长剑,在二人脚下缓缓显现,接下来,只听“唰”的一声,载着二人的长剑向空中飞去,只在原地留下一圈激起的尘埃。

意行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意行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服务创新中国,挖掘人才价值——群星视界平台上线发布会在京隆重举行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由北京群星视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办,北京华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合禾天下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服务创新中国,挖掘人才价值——群星视界平台上线发布会”于2018年6月19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北京群星视界上线启动仪式现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宣布开幕本次发布会以挖掘人的价值,打造碎片化时间共享平台为主题,以服务创新中国为宗旨,探索人才价值共享创新模式。发布会上北京群星视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隆重推出了群星视界平台,该平台以碎片化时间共享

  • 2018清代绿度母唐卡历年市场价值

    据佛教经典记载,绿度母,为观世音菩萨的化现,也有其它不同的译名,像“多罗菩萨”,或是“救度母”,或是“度母”。度母有许多不同的化现,包括有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等等。绿度母即绿度母为所有度母之主,此尊现少女相,全身绿色,一面二臂,现慈悲相。又称为多哩速疾勇,是所有度母的主尊。18-19世纪作绿度母药师佛唐卡绿度母,是一位救世大菩萨,她坐在白色的莲花座上,依其本誓,是观世音菩萨因慈悲天下众生,伤心时掉下眼泪的变化身,所以是最慈悲的。据说,白度母和绿度母是观音菩萨的两滴眼泪所化现。当代白度母唐卡白度母

  • 米粉店设计,居然可以这么高逼格!

    这是一家位于纽约东村,主打地道的湖南米粉餐厅。这家中国的街边美食餐厅亲密地融入了热闹社区的空间。街边的行人可以看入店内,店内的食客也能够看向街道。设计师从街边切开一个带圆角的体量,使它得以从店面延续到室内,让餐厅与街道产生直接的对话。木格栅交错而成的墙面营造了明亮而温暖的氛围。充满节奏感的木格栅延续了圆角的几何,又呼应了米粉的线条感。室内由白色混凝土抹灰及木格栅交错而成的墙面创造了明亮而温暖的氛围。这家在异国的美食餐厅,内里有着中式的典雅素朴,外在则融入纽约的时尚与快节奏。它吸引到你了吗?注:部

  • 杏坛艺拍艺术家名人书法​​ 桂兆海 字画赏析

    1974年生于安徽太湖,1997年起寄居北京。师承李小可先生、贾又福先生。2012年开始实施以川藏为初步写生基地的写生计划。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承“李家山水”衣钵,源于生活,尊重传统,注重表达。雄浑博大,沉静精深,追求至真、至善、至纯、至美。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展览中多次入选并获奖。展览概况:◎2017年作品入选中国(南昌)军事美术作品展并获入会资格。◎2016年作品参加“苦行探道”贾又福工作室优秀学员作品巡展。◎2016年作品参加李可染画院青年画院首届作品邀请展。◎2016年作品

  • 高古玉的鉴定真假方法

    高古玉通常指汉代及汉代以前的玉石器,时间约在距今2000年至8000年。新石器期间的玉器用料多为就近取材,主要用于祭祀,有着神秘的宗教色彩;商周至战汉期间的玉器多为帝王、皇家及达官贵人使用,玉料以和田玉为主,制造技术和艺术气息都笼罩着威严氛围。由于高古玉经历了神玉、王玉以及礼制用玉等时期,并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文明形态有着紧密联系,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价值,目前已成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藏玉器首先应该认真细读、多读有关古玉的专著,这些学术著作凝聚着丰富的知识。推荐的书籍有;清末吴大征所著《古玉图

  • 2018铜胎掐丝珐琅轧道笔筒拍卖价格

    掐丝珐琅工艺原为“舶来”之物,应是元明之际中国工匠借鉴阿拉伯半岛的“大食窑”制作工艺并在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明清两代,珐琅工艺受到统治者的重视,明代御用监和清代造办处均设有专为皇家制作珐琅的作坊。于是,珐琅工艺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虽不长,却很快地成熟起来,并形成自身的民族特色,一跃而成为宫廷工艺品之大类。.研究人士认为,“随着近几年中国明清宫廷艺术品在全球范围内收藏热潮的产生,作为明清宫廷御制艺术品的典型代表器物——铜胎珐琅器的价格也将水涨船高,各地区艺术精品拍卖天价屡现,改写了此前价格低估的态势。

  • 杏坛艺拍艺术家名人书法​​徐坤胜字画赏析

    徐坤胜1980年生于广西桂林,毕业于西南大学汉语专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绘画先后师从秦心国、文星钧、张贤、张林荣先生。书法拜黎东明、石云端为师。作品获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展览最高奖4次,入选多次。2016年作品《迎新》入选“翰墨青州•2016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主办。作品《盛世花开》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入会资格(最高奖)——中国美协主办作品《花暖迎亲更吉祥》获“吉祥草原•丹青鹿城”2016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会资格(最高奖)——中国美协主办作品《苗岭归风图

  • 一旦擦身而过,也许永不邂逅 (来自俄罗斯的诗)

    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一年很短,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总是经过的太快,领悟的太晚,我们要学会珍惜。珍惜人生路上的亲情、友情、同事情、同学情、朋友情。一旦擦身而过,也许永不邂逅。....(高山猛虎荐)诗来自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