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依然我心深处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5:28:1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依然我心深处

第一章:你不是这么喜欢卖吗?

  苏曼推开豪华的包厢门,里面喧哗靡靡,四五个男人正喝酒畅谈。163生活网

  被叫进去的陪酒小姐站成一排,战战兢兢。

  刚才站在门口犹豫了一分钟,还是迈进去,梦姐说过这些人只要陪酒,不会有过分的要求。

  苏曼拿起酒桌上的酒杯,极力娇媚地坐到一个男人的旁边,娇声说道:“哥哥,把这杯酒喝了吧。”

  男人转过身,阴狠的眸子想要吃人一样,一把抓过酒杯浇到她的头上。

  苏曼怎么也没想到,四年不见,再次见到他时,竟然是自己最下贱的时刻。

  看着男人五官分明,轮廓完美的脸庞,苏曼脑子里嗡嗡的。

  他,陆逸琛,四年来自己念念不忘的男人,无论他将自己害得多惨。依然我心深处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陆逸琛站起身,一把将她提起来,脸凑到他的跟前,恶狠狠地说:“你果然是个贱女人。几年不见,从监狱里出来还不忘来卖。”

  他的话像一把刀,深深剜进她的心里,一刀一刀凌迟。

  陆逸琛把手附到苏曼的脖子上:“你怎么这么贱?你这么贱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

  说着手上的力道慢慢加重。

  苏曼越来越难受,呼吸困难,像要窒息一样。

  张大嘴巴,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感觉生命就快要流逝。

  陆逸琛根本不撒手,满眼都是着了火的愤怒。原文163shenghuo.com

  四年过去了,她竟然还是这么放荡,这么骚浪贱,竟然跑到会所来卖了。

  感觉自己就要死了,苏蔓拼命挣扎。

  看着苏曼满脸通红,陆逸琛终于松开手,却一巴掌狠狠扇上去。

  苏曼被扇得摔在地上,嘴角流出血。

  看着苏曼嘴角的血迹,陆逸琛扯动嘴角,邪魅地笑着说道:“你不是这么喜欢卖吗?那你今天伺候好在座的老板,我就放你走。”

  “你混蛋。”苏曼挣扎着站起来

  “我混蛋,四年前是谁不要脸设计爬到我小叔床上,还拍下照片登到媒体,闹得全城皆知。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苏曼怒吼:“我没有设计,一年的牢狱生活,我爸爸的公司被你害到破产,爸爸精神崩溃,你还想怎么样?”

  “那是你应得的。”“还想怎么样?你先把在座的老板都伺候好啊,你不是最骚最浪吗?”

  苏曼嘶声裂肺地喊道:“你这个魔鬼。”

  苏曼抬脚想走出去,被陆逸琛一把拉回来,扔在沙发上:“伺候好再说。”

  苏曼倒在沙发上,看着陆逸琛从桌子上拿起一大摞的票子,甩手劈头盖脸砸在自己的脸上:“你不是喜欢钱吗?伺候好了这些钱全部都是你的。又能享受,又有钱赚,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吗?”

  绝望地看着这个男人,这个她爱得深入骨髓的男人,即使他将自己投进监狱也没敢责怪他,只是怪自己倒霉,被人陷害,导致和小叔躺在床上的照片全城皆知。

  但是,四年过去了,这四年里,她过着渡日如年的生活。163生活网

  在监狱里受尽牢狱之苦,出来后得之父亲的公司被他害到破产,父亲疯癫,母亲痛恨她。

  可是弟弟还需要大笔的钱上学,一年的牢狱生活让她身体垮掉,几乎每个星期都得跑去医院一趟。

  闭闭眼睛,往事不堪回首。

  看着苏曼仍然不动,陆逸琛说道:“沈总,你不是一向最懂得怜香惜玉吗?你先来呗。”

  苏曼看着那个男人色眯眯地凑近自己,陆逸琛却不为所动。

  陆逸琛,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第二章:把那瓶洋酒喝完,我放了你

  苏曼面露惊恐,拼命地朝后退,退到沙发沿上,无路可退。

  陆逸琛冰冷地说道:“苏曼,你求我啊,求我没准我会考虑放你一马。依然我心深处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压到自己的身上,苏曼慌乱站起身,拉住陆逸琛的衣服,忍了一下,下决心般地哀求道:“陆总,求求你,放过我。你就当没有见到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她竟然敢说再也不出现,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她说再也不会出现时,自己的心颤了一下,愤怒的火像要把血液燃尽。

  一定是因为对这个女人太仇恨了,四年前的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曾经那么爱她,那么掏心掏肺地对她,她却给自己戴绿帽子。

  抬眸再看看女人的脸,他觉得更加愤怒。

  苏曼还在努力地哀求:“陆总,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伺候男人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怎么,今天不想开工了?看在你求我的份上,不想开工也可以。桌子上那瓶洋酒,你把它喝完,我就放过你。”

  苏曼看着桌子上大半瓶的洋酒,牢狱生活让她本来瘦弱的身体垮了,经常要去医院,再喝下这大半瓶的洋酒,不是要命吗?

  苏曼祈求道:“陆总,我的酒量非常差,真的喝不了这么多酒,陆总,求求你放过我吧。”

  陆逸琛冰冷地说:“陪酒小姐,不想喝酒可不行。”说着倒了满满的一杯端过来。

  心里像注进冰一样冷冰冰的,苏曼愤怒地说道:“陆逸琛,你卑鄙无耻,不是男人。好,我喝,陆总逼我去死,我又怎么敢不去呢?”

  苏曼拿过酒杯,一饮而下。像一团火顺着喉咙流下,从嘴巴,到喉咙,到胃,全部都是难言的苦涩和辛辣。

  陆逸琛看着被呛得满脸通红,连连咳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泛出一丝心疼。她恶狠狠地看着他的眼神让他瞬间愣住。

  苏曼拿起酒瓶,又倒上一杯。绝望地笑着说道:“陆总,你让我去死,我怎么敢不去呢?你早就把我逼得生不如死了。”

  看着她又要喝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某个地方疼了一下。陆逸琛伸手夺过酒杯,一把泼到苏曼脸上,怒吼道:“滚。”

  听到那个滚字,苏曼再不愿多看他一眼,踉踉跄跄地逃出那道门。

  刚走出门,便觉得胃里如翻江倒海一样难受。

  每走一步就像踩在云上,随时都可能跌倒。

  “哟,这个贱女人还在这。”身后一群妖艳的女人中,不知道谁说道。

  “就是因为她,陆总才对我们大发脾气”

  “对,这个灾星,自己得罪陆总还导致我们也受牵连。”

  说着不知道谁一把将苏曼推到地上。

  “都是他害我们被陆总骂,要不我们把她送到宋总的房间。”

  “宋总可是出了名了虐待狂,要是把她送到宋总房间,宋总一定会狠狠折磨她”

  “哼,折磨就折磨,反正大家早就看她不爽了,只是折磨她一下,又不会把她怎么样”

  几只手同时抓到苏曼的胳膊,将她架住朝前走去。

第三章:苏曼,你怎么像狗一样?

  苏曼拼命挣扎,几个女人将她死死扣住。

  “你们给我滚开。”

  几个女人惊得松开手,苏曼站不稳,跌在地上。一个女人弯下身拉着她脖子的衣领要将她提起来。陆逸琛走过去,一脚将这个女人踢开。

  “陆总,对不起,放过我们,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女人们连连哀求,陆逸琛愤怒地吐出一个字“滚”。

  一把抓住苏曼:“你不是很有手段吗?怎么被人欺负得像狗一样。你这么想做狗,那就回家给我去做看门狗。”

  陆逸琛说完就快步拽着苏曼往楼下走,苏曼慌乱的步子不断踏空,却一次次被陆逸琛拽起来。

  一进门,苏曼就觉得浑身燥热。迷迷糊糊地往陆逸琛身上蹭。

  陆逸琛一晃神,捏住她的肩膀,嘴唇附上去。

  浑身燥热的苏曼突然触到凉凉的嘴唇,不自觉触上去。

  一把将苏曼推开。

  “你这个贱女人,就这么饥渴吗?醉成这样,还不忘往男人身上靠。”

  说完陆逸琛抓住苏曼,将她拉进浴室,把浴缸里放满水,将苏曼的脸一头按进去:“你最好清醒一点,别这么骚,我觉得恶心。”

  苏曼鼻子呛了水,瞬间清醒,挣扎着抬起头。

  陆逸琛死死盯着面前一身水渍,大口喘气的女人。

  四年前,刚公布婚讯就在报纸上看到她和自己的小叔躺在床上的照片。

  一时间,她给他头上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全城都知道。

  陆逸琛嘴唇一勾,似笑非笑地说道:“想不到你是这么卑鄙无耻的女人。”

  一把一把尖刀扎在自己的胸口,苏曼痛得不能呼吸。

  陆逸琛走过来,大手一扯,将苏曼的衣服撕开一个大洞:“看看你下贱的身体,你不是喜欢伺候男人吗?今晚把我伺候爽了,或许我能考虑把你放了。”

  听着他冰冷的话,苏曼愤怒的说道:“你想得美,我伺候全天下的男人,也不会伺候你。”

  陆逸琛气急,将苏曼抓过来,扛到肩上,走出浴室:“这是你自找的。”

  苏曼一边挣扎,一边捶打他:“你放开我,你混蛋。”

  苏曼越挣扎,陆逸琛抱得越紧,走到床边,将苏曼一把甩到床上。

  只差几厘米,苏曼的头就撞到床头柜上。

  苏曼瞪大眼睛骂道:“你不是人。我真后悔认识你。”

  “后悔?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后悔,什么叫后悔背叛我。”

  苏曼怒喊:“我没有背叛你。”

  “你还有脸狡辩?”说着,陆逸琛欺身上去,将苏曼身上早已被撕烂的衣服撕下。

  “啊”苏曼拼命喊叫,挣扎,陆逸琛将她的双手桎梏,凉薄的嘴唇附上她的唇,还带着酒精的味道,舌头灵活地撬开她的牙齿,席卷她口腔地的每一寸地方。

  陆逸琛拼命啃咬,还觉得不尽兴,牙齿咬住她的下嘴唇渐渐用力。

  血腥的味道弥漫进嘴里。

  “不要”

  陆逸琛抬起头,邪魅地看着她,嘴角还有一丝血迹:“不要?装什么清纯,还是你想玩欲拒还迎?嗯?”

  说着,低下头一口咬住她胸前的一团。

  苏曼痛得瞪大眼睛,想要捶打他,手却被他紧紧桎梏。

  苏曼感到绝望:“陆逸琛,你不是人。”

  陆逸琛并不理会他,用一只手桎梏住苏曼的手,然后大手顺着刚才的牙印渐渐往下。

  迅速脱掉裤子,冰冷地说道:“你不是就喜欢这个吗?”

第四章:你不仅下贱,还心狠歹毒

  苏曼绝望地喊道:“陆逸琛,我恨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个恨字的时候,陆逸琛瞬间清醒,她恨我?她有什么资格恨我?为什么听到她说恨我,心里会有一丝难过。

  陆逸琛顿住手里的动作,站起身:“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我恨你,我觉得你贱,觉得你脏,觉得你恶心。”

  陆逸琛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一把丢到苏曼的脸上,冷冰冰地说道:“穿上衣服滚,我看到就觉得恶心。”

  苏曼颤抖着双手套上衣服,踉踉跄跄地开门走出去。

  为什么他从来不相信自己,这四年来的惩罚难道还不够吗?

  回到家,刚推开门,罗玉芬投给苏曼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你就敢这么走回来,苏曼,你是要将苏家的脸丢尽吗?你爸爸被你害成这样还不够,你还要把自己弄得不三不四丢人现眼。”

  苏曼冷冰冰地剃了一眼后,朝自己的房间走过去。

  罗玉芬是自己的后母,早就看她不顺眼,这些年在父亲面前,她装成贤妻良母,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只要私下面对她和弟弟时,便露出一副极尽刁难的阴狠嘴脸。

  弟弟还小,自己平时又得拼命忙着挣钱,不能将弟弟单独接出来住。

  父亲精神失常,也一直呆在这个女人身边。

  没有办法,她只能在这个女人面前忍气吞声。

  这个女人早就在想着找借口将苏曼排挤出去。

  第二天刚进公司,主管就将苏曼叫到办公室:“苏曼,公司最近需要精简员工,保洁只留下陈姐就可以了,很抱歉。”

  苏曼如雷轰顶,还有大把的开销需要花钱,她找工作非常难,虽然是一份保洁的工作,但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主管,我真的非常需要这份工作,可以给我工资开少一点,只要让我留下来。”

  “抱歉,苏曼,你还是另外找别的地方吧。”

  不想失去工作,从公司出来,苏曼找了一整天的工作。

  每一家听到“苏曼”两个字直接拒绝。

  拖着疲倦的身体到魅色会所,幸好晚上还能在这当前台。

  苏曼刚走进会所便看见秦慕颜趾高气扬地坐在大厅的贵宾椅子上

  “听说你这个贱女人又开始缠着逸琛了,你还真是不要脸呀,当年给逸琛戴了绿帽子,做的丑事全城皆知,居然还有脸来缠着逸琛。”

  看到她的嘴脸就觉得恶心,刚进监狱便听到她和逸琛公布恋情的消息。多热闹,连监狱都听到风声了。

  然后整天秀恩爱,外界都知道她和陆逸琛是一对,只有她知道这个蛇蝎女人到底有多阴险。现在她已经上位了,已经和逸琛在一---------------起了,为什么还来奚落她。

  苏曼冷声反驳道:“你的消息还真灵通,你不是通过卑鄙手段上位了吗?干嘛还来怕我?还是你用尽手段都得不到陆逸琛的心?”

  秦慕颜气急:“贱女人,告诉你,你再怎么缠着逸琛也没用,他现在爱的人是我,你在他心目中只有仇恨,只有不齿,只有恶心...”

  秦慕颜好似要不停歇地说下去看到陆逸琛的助理莫亦军走进来,知道陆逸琛正要过来,于是立刻停下来,娇柔地捂住脸说道:“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爱上逸琛的,可是我实在太爱他了。姐姐你不要生气,不要再打我了。”

  看到陆逸琛正抬步走进来,秦慕颜一巴掌扇到自己脸上,带着哭腔柔弱地说道:“姐姐,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又来这一套,苏曼厌恶地说道:“秦慕颜,你真恶心。”

  可是突然一只大力的将她推到地上:“苏曼,没想到你不仅下贱,还心狠歹毒。”

依然我心深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依然我心深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再踏浊苍路10章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10章小说名:再踏浊苍路第九章:准备进入早就料到凌逸二人会有如此表情的墨览月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袁镇他比我和朝雪进昆云宗还要早一百年左右,我们两个还是灵基期的时候,他已经在丹化期修士中打出一些名堂了,风灵脉本应该以速度见长,可加上黑暗的破坏属性在内,其法术神通的威力远远要高于同级之人,记得当初因为一次拍卖会上有一名丹融前期老怪仗势欺人,以权势夺了袁镇的一个炼宝材料,而后等拍卖会结束,那丹融期老怪刚出了城池,就被袁镇追上,不出三个回合,便被灭杀。”凌逸似是也感觉到了此

  • 绝品印尊10章

    原标题:绝品印尊10章书名:绝品印尊第十章源幻阵破,印气惊现(求收藏,求推荐)“你们进入的这个阵法,叫做太行源幻阵,进入此阵者,首先会迷失方向,其次如果你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阵法的话,那么就永远走不出去。”印天说完目露赞赏的眼光看了看林志。“然后,最难的一个便是阵眼,当然在你们的眼里,这是一片世外挑源。但是你们真的以为这仅仅是一片世外挑源的话,那你们可就大错特错了。”印天道。“前辈真正想告诉我们的恐怕不是这些,而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这阵眼就在我们附近对吧,而且很近,晚辈说道没错吧……”林志也抬

  • 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

    原标题: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书名:凤倾之痞妃有毒010定王选妃(1)宁玉槿最近有些无聊。因为大夫人和赵姨娘居然息战了!赵姨娘不再缠着宁仲俭说将宁玉凝抬进兴王府的事了,而是到处求人拜佛请来一位宫中嬷嬷,开始教导宁玉凝行走坐卧、谈吐举止。为何?宁玉槿翻了个白眼,就见香月剪了两支牡丹进来,一边将花插在花瓶里,一边念叨道:“小姐,你好歹去争取一下行不行?百年难遇的机会,一旦成功,那可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宁玉槿在软榻上翻了个身,侧靠着继续看手中医书。香巧这时候也抱着绣架跑了进来,冲着宁玉槿得意地晃了

  • 饕餮血狼10章

    原标题:饕餮血狼10章小说名:饕餮血狼010你在找死“少废话,叫你背我你就背我,你背着我飞到有人烟的地方,然后我们再买两匹马骑。”血狼严肃的说道,说完又加了一句:“我是你狼哥,你不准拒绝。”“呜……”任羽思有点不情愿,可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先出山洞吧!”两人走出山洞,冰狐正在洞口卷缩着,样子甚是可爱,它看见血狼后,马上跳到他肩上,还调皮的舔了舔他的脸,弄得他有点不爽。“不许舔我脸!”血狼对冰狐严肃的说道,冰狐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乖乖的低下了头。“狼哥,冰狐那么可爱,你干嘛要对它凶啊!”任羽思

  • 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

    原标题: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书名: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第十章有什么诡计冲我来陆府的植被非常茂盛,别墅的周围都种着绿植,正门前面香樟一字排开,像是拱卫在别墅两边的侍卫,非常有气势。整个陆府就像一个大花园,顾思妍带着言言一边走,一边教他认各种绿植。“你看,那是香樟。”“香樟是一种可以驱虫的树木,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没有看见蚊虫吧?就是香樟的功劳。”陆靳言仰头看着高大的香樟,“我就说呢,为什么电视里面放广告总要说祛蚊虫,我就说我家就没有。不过有这个了,那个叫蚊香的东西,怎么还卖的出去啊?”顾思妍

  • 舞魂道10章

    原标题:舞魂道10章小说书名:舞魂道第十节山顶的自然功法回家之后,父母也都很高兴,专门做些好吃的给清风吃。清风嘴里不会说什么,但心里却知道父母对自己的爱,剩过爱他们自己,将来一定要多赚钱报达父母。吃饭时父亲问起清风的学习情况,清风满脸轻松的回答:“一定会占前十名的!”“小风呀,如果只占前十名可不行呀,你可知道去年你们学校考上县一高才多少人吗?”小风父亲问道!“不知道,有多少呀?”“共同才十五个人,所以呀你要在全校占十五名以上才有把握的”。“哦,我会努力的,现在成绩还没下来,并且今年才初一,以后我

  • 无上力量10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0章小说:无上力量灵晶鲁刚其实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从刚才和齐天的交手他已经知道齐天实力之高超出想象,拥有如此实力的对手不是短时间能够拿得下的。直到现在,鲁刚的心中对于自己仍然充满了信心,齐天会有怎样的下场在他心里也已经被定下。为了防止意外出现,从而让齐天逃脱,他并没有盲目的接着展开攻击,而是暗地里做着全力一击的准备。神识之下,鲁刚的真元波动,齐天完全能感受得到,那种剧烈的波动和凝聚反应应该是全力聚集力量的征兆,全力一击吗?呵呵,还真有意思!齐天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丹田中的亮

  • 天魔神决10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0章小说名字: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大元帅,这泰城为进京的必经之路,三面环山,易守难攻;县令郝昭颇有才气,倘若强攻,即使攻下也需耗费许多粮草兵马,我与郝昭是故交,不如让我去以厉害说之,他必投降。”一个矮胖中年男子对端坐的李异说道。“靳翔先生言之有理。”李异表示同意。靳翔骤马直接来到城下,喊道:”郝昭,老朋友靳翔来见。”城上守军报知郝昭。郝昭令开门放入,登城相见。郝昭问道:”老友怎么会到这来?”““我在威武侯帐下,参赞军机,被待以上宾之礼。现在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