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三人行必有我夫 大结局

2017/12/3 6:42:09 来源:网络 [ ]

书名:三人行必有我夫

第1章 猪在“汪汪”叫

丁语坐在电脑前,她在翻阅《山海经》,好奇地脑补一下远古时代的稀奇古怪生物。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都是文言文,一行字才几个明白。

原谅丁语,现在时代文言文已经不普及。

密密麻麻的不认识,看的她两眼发黑。

突然--

眼前真的一黑,一下失去了知觉。

有人喝水呛死,她看书晕死了。

……

丁语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脚泡在清冽的泉水中。

水里倒映着一个娇俏的身影--

长长的睫毛在水光荡漾中眨动,微张双唇犹如沾染露水的花瓣,白皙无瑕的肌肤,透出淡淡红粉……

“我去!长得这么好看,完全是梦中的自己!”丁语一声怪叫。说明163shenghuo.com

“笨蛋,干嘛呢,鬼叫,鬼叫的!”一道揶揄的声音响起。

丁语抬头--

天边还有夕阳余晖,晚霞漫天。

远处灌木丛生,野草漫径。

余晖下,野草上,站着一位身材欣长的年轻男子。

他身着青衫,肩扛大刀。

迎着璀璨的阳光望向她--

黑色的发丝飞动,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薄的唇轻抿。

哇!好帅的帅哥哟!

丁语双目发直。三人行必有我夫 大结局

不远处,高高矮矮的灌木丛里,窜出无数只小野猪,向她扑来。

龇牙咧嘴,看起来异样凶狠。

我去!什么情况?!

只见大帅哥刀光一闪,寒风一凛,那几只凶恶的小野猪,顿时都成两截。

丁语赶紧掐了自己一下。

哇!好痛,不像是在做梦?!

这是穿越了?穿越到有帅哥的地方了?

丁语不可置信地晃晃脑袋。

“笨蛋,别愣着,过来扛几只回家!”大帅哥眉眼一挑,眼一瞪。

笨蛋?

叫的好亲热哟!

丁语赶紧把小脚一擦,套上一旁的布鞋,喜滋滋地向帅哥跑去。163生活网

正在此时--

“汪汪……”

狗叫声响彻。

一大群的小野猪向她扑了过来。

丁语一下就傻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大帅哥身形一移,瞬间到她跟前;刀光一转,遍地狗声惨嚎。

丁语捂脸,耳边只有小狗在“汪汪”痛叫。

小狗?

丁语掰开两手指缝,偷偷望。

这……这还是一群野猪……

猪变狗叫了?

这痛的,声音都跨物种了?

空气中满满血腥的味道,丁语放开手,捏着鼻子,瞧着杀的兴起的大帅哥。推荐163shenghuo.com

他身如疾风,刀如残影。

刀光划过处,鲜血飞溅。

丁语觉得非常有必要提醒一下眼前这个长很很帅,下手却忒狠的年轻人。

“那个……什么帅哥,这里不是宰猪场……”

帅哥没吭声。

丁语清清嗓子,再接再厉。

“帅哥,像这些在山上跑的野猪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杀一头两头的,我也不举报了,但是,你……你那么多放倒,不怕把牢底坐穿啊?!”

这时帅哥停下来了,但是,荒野上的野猪也死光光了。

他吹吹刀尖上的鲜血,转头斜睨她,不耐烦地道,“说人话!”

我这不是人话?

丁语一怔,才想起自己好像穿越时空了。三人行必有我夫 大结局

难道语言不通了?!

丁语便指手画脚比划。

“是今个儿相亲太兴奋了?还是被狸力吓傻了?!”大帅哥侧头打量着她,揶揄地道。

丁语一拍脑袋,这不是语言不通,是知识理论出现了偏差!

瞧着他穿的那么古代,估计也不知道“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什么东西!

这么一想,还真有优越感!嘿嘿。

“想让相亲成呢,直接把这堆狸力扛回家,别尽想些有的和没的!”大帅哥拍拍她的头,叹一声。

此时,丁语才发现,自己才到帅哥的肩膀……

这绝对足足的三十公分差。

最萌身高差?!

丁语一下陶醉了。

“别犯傻了,再快傻乎乎的,就把你嫁给村口的二愣子!”大帅哥眉眼一挑,眼一瞪,把她一推,“快去,快去把狸力提回家!”

被帅哥一推,丁语一个踉跄,猛然从花痴中醒过来。

相亲?狸力?

也立马一下抓住她和帅哥谈话中的一个关键词--相亲。

也就是说,现在她和帅哥在相亲。

约会的地方在这片山坡。

约会的内容是相亲杀野猪--哦,帅哥说是“狸力”!

咳咳,虽然这个相亲的方式和约会的地点,很特别;“谈情说爱”是杀杀“狸力”也很奇异,但是--

对象变成大帅哥,那么,丁语是一千个一万个同意了!

“拿着!”

大帅哥把手里鲜血淋漓的大刀,往她怀里一塞。

丁语抱着大刀,一个踉跄,又差点儿摔倒。

我去!这刀也忒么重了吧?

“很重,是吧?”大帅哥唇角扬起,半嘲半讽地道,“这是木刀!”

“木……刀?”

丁语低头瞧--

自己抱着的的确是一截木头,虽然有粗略的刀形。

“怪不得比钢刀,铁刀都重!原来是木刀啊!”

丁语恍然大悟,但是,她瞧见大帅哥脸红脖子粗,一口老血差一点涌上来的模样。

“行,小语,你有见识!”

她轻咳一声。

咳咳,这话听着不像在夸!

不过,帅哥已经不夸她也不贬她了,他利索地扯过一条藤,把地上的小野猪,哦,不,帅哥叫狸力。

他转手一圈,一扎,利索地把三只小野猪捆成一团。

“拿着!”他随手提起,往丁语身上一拉。

丁语毫无意外地,华丽丽地被压倒。

丁语赶紧用手扒开狸力,钻出来。

此时她才发现,这些小野猪,虽然外貌像野猪,四肢却是细细的爪子……

跟家禽母鸡的鸡脚没两样!

丁语记得,刚刚她昏迷前坐在电脑前,就是在看《山海经》。

《山海经》里:“柜山,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

丁语撑着木刀站起来,激动地问:“这里是柜山?”

难道我穿越到《山海经》里?

没听说山海经里有怎么养眼的帅哥啊!

丁语殷切切地等着大帅哥的回答。

大帅哥眉心微微蹙,却是没有说话·。

不过,丁语能读出来,他低头俯视她,眼里写着满满的--你脑子不好使!

丁语赶紧澄清道:“刚才我的脑子,好像不好使了……”

大帅哥嗤笑一声:“你的脑袋什么时候好使过了?”

“我以前也许脑子不太好使,但是,从今往后,绝对灵光!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丁语昂首,大声地道。

就像在宣誓一般!

帅哥唇角轻扬,笑的犹如清风舞月般。

“行!这次相亲别让我失望!”

“嗯嗯!”丁语点头犹如鸡啄米。

“走!”大帅哥说着轻轻松松地提起地上的狸力,单手拎着向前走。

丁语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这是要一起回家家了?!

那说不出和谐的夕阳照在这片山坡上,丁语觉得格外韵味深长。

“等等我!”丁语抱着木刀大叫一声,快步追……

第2章 帅哥和俊哥

青衫帅哥拎着一堆的狸力跨步在前;丁语抱着木刀,趔趔趄趄地在后追。

帅哥,你英明神武、勇猛刚强千万别丢下我啊!哎呀呀!

丁语一路奔跑,一路在内心呼喊。

不管丁语怎么跑,怎么呐喊,她和帅哥的距离越来越远。

就在丁语觉得自己再也看不见帅哥的身影,再也看不见天上的太阳的时候--

才发现,原来,她不知不觉追进一片森林里了。

草木葱茏,树高千丈。

很原生态!丁语点头。

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嗷!”一声,地动山摇。

她旁边的树林里突然窜出一个庞然大物。

丁语一跳。

它扑向她--

虎目圆睁,吊睛白额。

妈妈!大老虎!

丁语觉得自己都快吓尿了!

生死攸关,尿裤子是没用的!丁语一咬牙,双眼一闭,举起手中的木刀就挥……

“嗷!”

“啪!”

两声巨响。

然后,世界就安静了。

丁语微微睁开眼缝,自己双手举着木刀,而斑斓大老虎轰然倒下。

“啪啪!”

有人鼓掌声。

白小粥抬头--

不知何时,那位帅哥站在她不远处,此时,眉眼轻扬,笑的很好看。

白小粥心生欢喜。

她一手握刀,一手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讪笑:“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这样厉害的!”

然而--

她却看着大帅哥完全无视她,鼓着掌走向另一处。

那里有位俊哥哥长身玉立。

他手拿弩弓,腰挎箭包。

剑眉凤眼,丰神俊朗。

“方玄!”

俊哥哥声音温温柔柔的,让人舒服到骨头里。

“想不到,阿蕴箭术又进步了!”大帅哥笑着对俊哥哥道。

箭术?

丁语咬牙切齿地,把视线放到眼前的斑斓大老虎身上。

双目依然圆睁,但是,已经一动也不动了。

大老虎的前额插着一根箭羽,这支箭穿透老虎的整个过头。

很显然,这只老虎是那位俊哥射死的!

丁语抹泪。

“小语,怎么哭了?”刚才还和帅哥说话的俊哥,不知道何时来到她身旁,拍着她的肩膀,柔柔地问。

丁语哽咽着抬头。

你说我能不哭吗?

帅哥和俊哥在一起了,只留下绝望的我,在凄苦……

显然,这位俊哥哥误会了丁语的肢体语言,她低下头,轻轻地道:“别怕,这次相亲能成功的!”

“真的?”丁语双眼晶亮。

俊哥哥要把帅哥让给我?

俊哥点点头。

“得了,就你?大秦看不上的!还是等着嫁村口的二愣子吧!”帅哥眉眼轻扬,目光揶揄。

“你……”丁语气结。

“别听方玄的,大秦不是那种人!”俊哥哥柔声安慰道。

方……玄……大……秦……

很明显,她的相亲对象既不是那位帅哥,也不是这位俊哥,而是一个叫大秦的。

丁语头嗡嗡作响。

“别怕,你沈蕴姐这一次一定会让大秦娶咱家丁语!一定!”

丁语抬头望--

这位剑眉凤眼,丰神俊朗的俊哥哥,虽然看着有点那么一点男人味,但是--

虽然,俊哥哥也挺拔,但是,他没有帅哥高,五官比俊哥哥精致,皮肤也比帅哥更白皙……

最最重要的是--

帅哥的衣襟随意的,微微敞开的,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麦色健壮的肌肉。

但是,俊哥哥却是捂着死死的,连衣领都翻老高的。

这完全是害怕晒黑了嘛!

“你是姐姐?”丁语艰难地蹦出几个字。

“是呀,我是你的沈蕴姐啊!”她微微诧异道。

丁语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帅哥和俊哥都不是我的!

呜呜!

脚一软,甩了木刀,趴地上了。

刚才被老虎吓软的脚终于在沉重打击中发作!

她只听到大帅哥的啧啧声和俊哥哥,哦不,是蕴姐姐的叹气声,就晕过去了。

丁语醒来的时候,自己摇晃在沈蕴的背上。

“小语一直在讲胡话……”

“我先前就觉得她有点不对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现在想来,是这次相亲太急迫,压力太大了!”

“咱们这次一定要让大秦娶咱家丁语!”

……

这位大秦是谁啊?哭。

大秦是谁,丁语目前还不知道,但是,眼前的帅哥哥和俊姐姐是谁,脑子里倒是有印象了。

刚才她晕一会儿,有人告诉她,这是个叫荒古的时代,完全的架空,不存在任何的历史书中。

她在一个人人习武耕种练法术,人人高大健壮的越女村。

神仪明秀的俊哥哥,哦不,是姐姐叫沈蕴,英姿勃勃的帅哥叫方玄,这副身体叫丁语。

和自己同名同姓。

沈蕴、方玄、丁语他们三人在一个村子,一个屋檐底下生活的。

方玄和沈蕴都是村子里首屈一指的高手,是整个村长的仰慕者

而她这个肤白貌美,身材也蛮好的小女子却是全村的嫌弃对象。

这里的人们观念是--娶妻当娶高、大、壮。

能耕作,好生养!

所以像丁语这样娇滴滴的“白富美”是被大家嫌弃的……

所以,她十来岁就开始踏上漫漫相亲路。

如今相完107位,都被嫌弃瘦弱无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会劳作,又不好生娃。

今个儿是第108位……

村长爷爷为了让这次相亲对象见识到丁语“强健”的体魄,让她去柜山上狩猎。

嗯,丁语是越女村村长抚养长大的。

沈蕴和方玄也住村长家。

这位村长爷爷倒是把她当宝。

含嘴里怕化,捧手里怕掉!

宠溺的不行!

从小没有干过重活、粗活,娇贵的很。

所以,在越女村这个彪悍的村庄,在人人都耕种、打猎、学武的村民中,丁语是被鄙夷的。

最近村长爷爷又公权私用,胁迫来一个叫大秦的男人跟她相亲。

日子定在今天。

当然,村长也心知丁语的能力有限,便让方玄和沈蕴来帮她刷实力。

话说,这位丁语虽然瘦弱,但是心底纯正。

像这样的作弊,她接受无力!

再说了,现在可以作弊,明儿嫁过去怎么办?

丁语很苦恼。

这位丁语虽然村长十分疼爱,方玄护着她,沈蕴照顾她,但是,她很自卑!

这种自卑是生在心底,长了根的!

她坐在石头上,想起曾经被一百零七位相亲男子嫌弃,成了村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和嘲笑对象,就难过。

假如,这一次最后结果又被退亲?

其实,没什么“假如”几乎是百分百相亲不成的!

方玄还说,这一次再相不成亲,他只能让她嫁给村口的二愣子了!

嫁给村口的二愣子?

二愣子又呆又傻,还天天流着哈喇子……

那位丁语想着以后,自己天天被一堆嘲笑声围着,未来还要被一个傻子糟蹋了,便觉得生无可恋。

丁语是看书晕死,那位丁语是想死就死了。

她挥一挥手,不带走这一具躯壳,谁爱穿谁穿。

于是躯壳就被现在的丁语华丽丽地穿上了。

有爷爷捧在手心里疼还想死?

丁语想起自己一样的没爸没妈,但是,还没有爷爷疼,就伤心!

丁语觉得,这一次,只要有一份爱,就要代替那个丁语好好地活下去!

绝对不轻易生死!

第3章 熊孩子,借过

丁语唏嘘地感慨一下,这个狗血的穿越。

沈蕴回头,柔柔地问:“小语,醒来了?”

“嗯!”

“还有那里不舒服没有?”

丁语摇摇头。

“别怕,姐姐罩着你!假如他敢对你不好,你姐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温文的沈蕴,此话倒是说的斩钉截铁。

丁语呲牙。

方玄瞥了她一眼,也道:“行了行了,如果他敢对怎么样,我阉割了他!”

丁语瞠目结舌。

丁语脑海里,这帅哥俊姐对她也是不错的!

只是,她一直很自卑!

见到他们英明神武、能力强悍的模样,更加自卑,就一直躲着!

沈蕴背着丁语,方玄手拎着狸力,肩膀上扛着老虎。

远远地就望见一座小村庄。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夕阳就要下山了,天边只剩一片片云霞。

笼罩在夕阳里的村庄,恬静又安详。

想来那就是越女村了。

“阿蕴,把小语放下!”方玄停住脚步道。

“为什么啊?”在沈蕴的背上正舒服着的丁语,不高兴地问。

她说话间,沈蕴已经把她放下了。

“乖,没事的!”沈蕴拍拍她的脸,安稳道,“别怕!”

丁语翻翻白眼。

谁怕了?

“拿着,拖回家!”方玄从手里扯下一只小小的狸力,道。

丁语拉过就往肩上甩,结果--

她差一点就要被小狸力“甩”了,幸好一旁的沈蕴眼疾手快,一把拉住。

“拖!”方玄咬牙。

“哼!”

丁语整整衣服,又把那只小狸力往肩上甩。

这次,她只趔趄几步,便站稳了。

我去!什么狸力啊?看着也就兔子大,却比水牛还重!有没有天理啊!

沈蕴瞧着丁语踉踉跄跄地往前走,抿唇笑了一声。

“前面就是村口了,你在那等等,村长爷爷会过来带你过‘地龙阵’的。”

什么叫“地龙阵”?

据说地龙阵里都是黄帝的守护神,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不过,只要她撑到村口就是胜利了!

因为,她这回相亲,动静很大。

大家估计都在看好戏!

丁语稳稳身子,扛着小狸力,雄赳赳,气昂昂往村子走去。

等到丁语走到村口的地龙阵前时,天边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抹红。

沈蕴姐说,穿过道“地龙阵”就是越女村了。

还说,她只管在“地龙阵”前等村长和大秦过来接她就行了。

方玄在一旁,还好心地提点:“千万别独自过‘地龙阵’或者她会死的很难看!”

这不是好心,这是诅咒!

丁语放下狸力,瞥了一眼,眼前的这片泥泞地。

淤泥有点湿,但是,中间铺着笔直的石头路,路的尽头就是村庄。

丁语为了慎重起见,蹲下身子,沾起一点泥巴瞧。

完全是普通的泥土,就是粘手了点。

丁语秉着研讨的心,反复看了好多遍。

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的端倪来。

中间这些石块看着也挺大的,有机关?不好走路?!

丁语正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一群熊孩子,围着她又叫又跳的。

“丁语是靖人,又矮又小又没用,相亲一千零一百八十次,次次都没相中!“

“丁语是靖人,又矮又瘦又没用,四海八荒人最丑!”

……

也不知道哪个毛小孩,上前一推,丁语身子一倾,便扑向那片泥泞地了。

丁语在地里头站起来,她握紧拳头,想一拳砸过去。

可是--

她抬头一瞧,又生生地咽了下来。

眼前这七八个十来岁的小屁孩,个个比她高,比她壮。

丁语握紧的手又松开。

“熊孩子,借过!本小姐要过地龙阵了!”丁语瞪了嘻嘻哈哈的熊孩们一眼。

丁语觉得,这个“熊孩”的意思就是这些小孩大个的跟熊一样。

“哈哈哈……丁语要过地龙阵?”

熊孩们指着丁语,推搡着,笑成一团。

丁语无所谓地耸耸肩。

“丁语,居然踩了神圣的地龙阵!”

一个健壮、高大的男孩窜出来指着丁语,怒气冲冲地叫道。

丁语瞧瞧自己还在淤泥地里,鞋底还真的沾着一只扭动的,细长的生物。

我去!

这不小时候经常挖出来给鸭子吃,拿去钓鱼的吗?

丁语把蚯蚓扯下来,随手就丢进了泥地,自己走了出来。

“靖人……靖人你居然扔地龙?!”男孩双目通红。

“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丁语大怒。

说她是小人,她倒是无所谓,她偶尔也很小人!

但是,这个“靖人”听着就像“贱人”

怎么听,怎么不爽!

丁语记得这几个熊孩子,以前可是没少欺负她!

以前,她怯弱又善良,总觉得还是孩子嘛。

即使比她高一大截。

冬天被他们推下小溪,夏天被埋进土里,结果都是--

她自己拖着虚弱受伤的身体,偷偷地藏起来哭……

既不敢对村长爷爷提起,也不敢骂小孩。

这帮小孩还从来没有见过语发丁怒。

此时见她脸色一沉,双眼一瞪,倒是心生几分害怕了。

“怎么了?小强。”不远处响起一个大嗓门。

“呜呜……丁语踩地龙,还凶我们!”

“小靖人,你居然踩地龙?!”一个膀大腰粗,肤色黝黑的妇人从对面冲了过来。

丁语提起狸力又放下,又想冲口而出: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

不过--

这位妇人是越女村悍妇,小强的娘--吴氏。

种田打猎都是一把手!

那胳膊粗过她大腿!

“这位大娘,你哪只眼看到我踩地龙了?”丁语拍拍手上泥土,“你没看到是这几位熊孩推我下去的啊?”

“大娘?”吴氏直接抓狂,她二十都还没到好不好?!

不过,因为长得太强壮,肤色又黑,所以常常被认为是五六十岁的“大娘”。

当然,这不重要,虽然也是很重要,更重要的是--

丁语说,是这帮小孩推她下地龙阵的。

地龙可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踩了,可是渎神灵的!

吴氏叉腰,气势汹汹:“不是你自己不小心摔进去的吗?别扯上孩子!”

说完又加句:“还有,老娘不是大娘!”

“你可以问问熊孩子们的!”丁语瞧着惊慌失措的一般孩子,气定神闲。

嗯,这帮小孩都不善于撒谎。

他们欺负她,然后一见方玄就躲。

被方玄扯住,一问,就全招。

当然,最后是被方玄揍了一顿。

所以,虽然说,这些小孩经常欺负她,但是呢,也都没讨过好。

“是……是我们推的!”有孩子已经不打自招了。

吴氏气结,朝那小孩一瞪。

“我……我说的是真的!”那位熊孩脸色憋红,结结巴巴地道。

那模样还真可爱!

丁语“噗哧”一声笑了。

吴氏一听,又气又恼:“瞧你的熊样!”

吴氏说着,又转头向丁语:“小语,你又不是第一次踩地龙,渎神灵!你还敢推到孩子身上?”

吴氏看到丁语一身泥巴,其实早已心下明白,绝对是这帮小孩在欺负这个小靖人。

但是,不让孩子去领这罪,虽然的确是这帮孩子的错!

“大娘,说话要凭良心!”

“……”吴氏听到“大娘”“良心”两字,脸涨的通红。

这个红,比那熊孩子的还红,都红到发紫了。

只是,平日唯唯诺诺的小靖人,突然就口齿伶俐了,不畏惧了,倒是叫她不愉快了。

三人行必有我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三人行必有我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况少,不服来战!目录预览:第1章未来姐夫第2章嫖资第3章明码标价第1章未来姐夫尼玛!全身都像是散架了的累且酸痛!戴依涵望着屋顶上的晶莹剔透的吊灯,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昨夜的景象。昨晚那个一次次索要的猛男压在她身上,只是她的意识模糊着,看不清那男子的脸。昨天她才刚从意国回来,刚好又碰上戴丹丹的生日派对,在李晴天的挑衅下于是便连喝了三杯!结果……究竟谁在在酒里下手!要是知道是谁戴依涵真恨不得马上便去扇她几巴!一个侧身,便对上一副古铜色的绝美的俊脸,却在戴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还有一分钟了,我的天卷百合就可以顺利地偷到手了。”沈茉莉坐在宿舍的电脑前,眼看QQ农场里面最新出现的金土地植物天卷百合就要成熟了,她激动无比。为了偷取某师兄就在天卷百合成熟的时候,某人兴奋种植的天卷百合,她可是望眼欲穿啊,现在终于等到了这最关键的一刻。地猛敲鼠标,咦,怎么好像死机了呢?这么重要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怎么能死机呢?!就在她盯着屏幕,使劲敲击鼠标的时候,电脑的屏幕突然裂开了。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封灵大陆第2章天仙临凡第3章别招惹我第1章封灵大陆阴森的地牢里,林清荷被一根铁链子锁在了墙壁之上,她蓬头垢面,脸上淡紫色的蝴蝶胎记显得格外的丑陋和狰狞。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糜烂的地方已经发臭,甚至开始生蛆,在肉里蠕动。已经忘记了在这里呆了多久,只知道,从庶母做主将她嫁给六皇子皇紫英之后没几天,就被关进了这里,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生活。皇紫英每天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刑具虐待她,每次都

  • 【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不伦之恋目录预览: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第2章装什么贞洁烈女第3章其父必有其子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嗯嗯…啊…不要…”被打了马赛克得赤身男女交缠在一起,画面香艳无比,不知羞耻得重复着活塞运动,循环播放得叫声刺激着人的耳膜。我胡乱点着鼠标意图关闭视频,可鼠标根本不停使唤。着急之下我猛得用力拔下电源,但为时已晚,坐在旁边的同事已经围了上来。“立夏,你电脑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偷偷看看就好了,带到公司可就尴尬了。“没想到立夏姐居然这么豪放,求资源。”我黑着

  • 【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沈总,不娶别撩目录预览:第1章偷拍床照第2章威胁第3章死,和肉偿,选哪个?第1章偷拍床照“沈少,您轻点~嗯啊~”市中心希尔斯酒店某处房间中,只听一道女人娇媚浪荡的呻吟声响起,她竭力扭动着自己性感火辣的身体,企图勾引身下这个俊美冰冷的男人。她知道今晚只要伺候好了这个男人,将来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甚至怀孕后还可能当上沈家的少奶奶。想到这里,她眼中更是不免流露出几分贪婪。“这么快就忍不住了?”男人冷笑道,大手轻佻地勾起女人的下巴,他那上挑的桃花眼似多情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要闹第二章她睡了几年的男人第三章物是人非第一章不要闹云海市,凌氏。洛惊澜穿着一袭针织短裙站在前台不远处等候,窈窕的身形在杏色裙的包裹下显得格外清瘦。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高大的男人带着一阵旋转的雪花进门,身畔的的助理已经帮他将风衣取下来。洛惊澜蓦地起身,然而还未等她近前,就被凌近南身畔的保镖拦截住了去路。“对不起小姐,请您止步。”“让开!”洛惊澜红唇轻启,但是面前面无表情的保镖纹丝未动,她一咬牙:“凌近南!”清婉的声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泡沫之夏目录预览: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第2章我的女人轮不到你们欺负第3章她是你姐姐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A城,顾氏大楼,地下车库。于凝萱小心翼翼的蹲在一辆悍马车后面,双手死死攥着相机,灵动的眸子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电梯口的方向。据传,就在今日,向来对女人敬而远之的顾氏掌权人顾斯琛,会带着女友一起出现在公司。为了抓住这条猛料,她才牺牲了休息时间,前来蹲坑。身边的悍马车就在此时轻微摇晃起来,顿时把聚精会神的于凝萱吓了一跳。她微微抬头,顺着车窗看进去。透过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签下契约第二章初遇第三章送子汤第一章签下契约顾婉言匆匆的跑出家门,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报出地址。她的手中紧紧的攥着一份“契约”,这份契约的意义非比寻常,就相当于一份卖身契。前两天妈妈拿着这份契约让她签的时候,她气的险些将它撕碎,只是她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她就要靠这份契约救命。“师傅,麻烦您再开快一点。”一想到刚才家里被追债的人砸的狼藉一片,妈妈遍体鳞伤,还被威胁要割掉一只手,顾婉言内心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