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三人行必有我夫 大结局

2017/12/3 6:42:09 来源:网络 [ ]

书名:三人行必有我夫

第1章 猪在“汪汪”叫

丁语坐在电脑前,她在翻阅《山海经》,好奇地脑补一下远古时代的稀奇古怪生物。163生活网

都是文言文,一行字才几个明白。

原谅丁语,现在时代文言文已经不普及。

密密麻麻的不认识,看的她两眼发黑。

突然--

眼前真的一黑,一下失去了知觉。

有人喝水呛死,她看书晕死了。

……

丁语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脚泡在清冽的泉水中。

水里倒映着一个娇俏的身影--

长长的睫毛在水光荡漾中眨动,微张双唇犹如沾染露水的花瓣,白皙无瑕的肌肤,透出淡淡红粉……

“我去!长得这么好看,完全是梦中的自己!”丁语一声怪叫。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笨蛋,干嘛呢,鬼叫,鬼叫的!”一道揶揄的声音响起。

丁语抬头--

天边还有夕阳余晖,晚霞漫天。

远处灌木丛生,野草漫径。

余晖下,野草上,站着一位身材欣长的年轻男子。

他身着青衫,肩扛大刀。

迎着璀璨的阳光望向她--

黑色的发丝飞动,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薄的唇轻抿。

哇!好帅的帅哥哟!

丁语双目发直。三人行必有我夫 大结局

不远处,高高矮矮的灌木丛里,窜出无数只小野猪,向她扑来。

龇牙咧嘴,看起来异样凶狠。

我去!什么情况?!

只见大帅哥刀光一闪,寒风一凛,那几只凶恶的小野猪,顿时都成两截。

丁语赶紧掐了自己一下。

哇!好痛,不像是在做梦?!

这是穿越了?穿越到有帅哥的地方了?

丁语不可置信地晃晃脑袋。

“笨蛋,别愣着,过来扛几只回家!”大帅哥眉眼一挑,眼一瞪。

笨蛋?

叫的好亲热哟!

丁语赶紧把小脚一擦,套上一旁的布鞋,喜滋滋地向帅哥跑去。163生活网

正在此时--

“汪汪……”

狗叫声响彻。

一大群的小野猪向她扑了过来。

丁语一下就傻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大帅哥身形一移,瞬间到她跟前;刀光一转,遍地狗声惨嚎。

丁语捂脸,耳边只有小狗在“汪汪”痛叫。

小狗?

丁语掰开两手指缝,偷偷望。

这……这还是一群野猪……

猪变狗叫了?

这痛的,声音都跨物种了?

空气中满满血腥的味道,丁语放开手,捏着鼻子,瞧着杀的兴起的大帅哥。网站163shenghuo.com

他身如疾风,刀如残影。

刀光划过处,鲜血飞溅。

丁语觉得非常有必要提醒一下眼前这个长很很帅,下手却忒狠的年轻人。

“那个……什么帅哥,这里不是宰猪场……”

帅哥没吭声。

丁语清清嗓子,再接再厉。

“帅哥,像这些在山上跑的野猪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杀一头两头的,我也不举报了,但是,你……你那么多放倒,不怕把牢底坐穿啊?!”

这时帅哥停下来了,但是,荒野上的野猪也死光光了。

他吹吹刀尖上的鲜血,转头斜睨她,不耐烦地道,“说人话!”

我这不是人话?

丁语一怔,才想起自己好像穿越时空了。三人行必有我夫 大结局

难道语言不通了?!

丁语便指手画脚比划。

“是今个儿相亲太兴奋了?还是被狸力吓傻了?!”大帅哥侧头打量着她,揶揄地道。

丁语一拍脑袋,这不是语言不通,是知识理论出现了偏差!

瞧着他穿的那么古代,估计也不知道“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什么东西!

这么一想,还真有优越感!嘿嘿。

“想让相亲成呢,直接把这堆狸力扛回家,别尽想些有的和没的!”大帅哥拍拍她的头,叹一声。

此时,丁语才发现,自己才到帅哥的肩膀……

这绝对足足的三十公分差。

最萌身高差?!

丁语一下陶醉了。

“别犯傻了,再快傻乎乎的,就把你嫁给村口的二愣子!”大帅哥眉眼一挑,眼一瞪,把她一推,“快去,快去把狸力提回家!”

被帅哥一推,丁语一个踉跄,猛然从花痴中醒过来。

相亲?狸力?

也立马一下抓住她和帅哥谈话中的一个关键词--相亲。

也就是说,现在她和帅哥在相亲。

约会的地方在这片山坡。

约会的内容是相亲杀野猪--哦,帅哥说是“狸力”!

咳咳,虽然这个相亲的方式和约会的地点,很特别;“谈情说爱”是杀杀“狸力”也很奇异,但是--

对象变成大帅哥,那么,丁语是一千个一万个同意了!

“拿着!”

大帅哥把手里鲜血淋漓的大刀,往她怀里一塞。

丁语抱着大刀,一个踉跄,又差点儿摔倒。

我去!这刀也忒么重了吧?

“很重,是吧?”大帅哥唇角扬起,半嘲半讽地道,“这是木刀!”

“木……刀?”

丁语低头瞧--

自己抱着的的确是一截木头,虽然有粗略的刀形。

“怪不得比钢刀,铁刀都重!原来是木刀啊!”

丁语恍然大悟,但是,她瞧见大帅哥脸红脖子粗,一口老血差一点涌上来的模样。

“行,小语,你有见识!”

她轻咳一声。

咳咳,这话听着不像在夸!

不过,帅哥已经不夸她也不贬她了,他利索地扯过一条藤,把地上的小野猪,哦,不,帅哥叫狸力。

他转手一圈,一扎,利索地把三只小野猪捆成一团。

“拿着!”他随手提起,往丁语身上一拉。

丁语毫无意外地,华丽丽地被压倒。

丁语赶紧用手扒开狸力,钻出来。

此时她才发现,这些小野猪,虽然外貌像野猪,四肢却是细细的爪子……

跟家禽母鸡的鸡脚没两样!

丁语记得,刚刚她昏迷前坐在电脑前,就是在看《山海经》。

《山海经》里:“柜山,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

丁语撑着木刀站起来,激动地问:“这里是柜山?”

难道我穿越到《山海经》里?

没听说山海经里有怎么养眼的帅哥啊!

丁语殷切切地等着大帅哥的回答。

大帅哥眉心微微蹙,却是没有说话·。

不过,丁语能读出来,他低头俯视她,眼里写着满满的--你脑子不好使!

丁语赶紧澄清道:“刚才我的脑子,好像不好使了……”

大帅哥嗤笑一声:“你的脑袋什么时候好使过了?”

“我以前也许脑子不太好使,但是,从今往后,绝对灵光!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丁语昂首,大声地道。

就像在宣誓一般!

帅哥唇角轻扬,笑的犹如清风舞月般。

“行!这次相亲别让我失望!”

“嗯嗯!”丁语点头犹如鸡啄米。

“走!”大帅哥说着轻轻松松地提起地上的狸力,单手拎着向前走。

丁语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这是要一起回家家了?!

那说不出和谐的夕阳照在这片山坡上,丁语觉得格外韵味深长。

“等等我!”丁语抱着木刀大叫一声,快步追……

第2章 帅哥和俊哥

青衫帅哥拎着一堆的狸力跨步在前;丁语抱着木刀,趔趔趄趄地在后追。

帅哥,你英明神武、勇猛刚强千万别丢下我啊!哎呀呀!

丁语一路奔跑,一路在内心呼喊。

不管丁语怎么跑,怎么呐喊,她和帅哥的距离越来越远。

就在丁语觉得自己再也看不见帅哥的身影,再也看不见天上的太阳的时候--

才发现,原来,她不知不觉追进一片森林里了。

草木葱茏,树高千丈。

很原生态!丁语点头。

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嗷!”一声,地动山摇。

她旁边的树林里突然窜出一个庞然大物。

丁语一跳。

它扑向她--

虎目圆睁,吊睛白额。

妈妈!大老虎!

丁语觉得自己都快吓尿了!

生死攸关,尿裤子是没用的!丁语一咬牙,双眼一闭,举起手中的木刀就挥……

“嗷!”

“啪!”

两声巨响。

然后,世界就安静了。

丁语微微睁开眼缝,自己双手举着木刀,而斑斓大老虎轰然倒下。

“啪啪!”

有人鼓掌声。

白小粥抬头--

不知何时,那位帅哥站在她不远处,此时,眉眼轻扬,笑的很好看。

白小粥心生欢喜。

她一手握刀,一手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讪笑:“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这样厉害的!”

然而--

她却看着大帅哥完全无视她,鼓着掌走向另一处。

那里有位俊哥哥长身玉立。

他手拿弩弓,腰挎箭包。

剑眉凤眼,丰神俊朗。

“方玄!”

俊哥哥声音温温柔柔的,让人舒服到骨头里。

“想不到,阿蕴箭术又进步了!”大帅哥笑着对俊哥哥道。

箭术?

丁语咬牙切齿地,把视线放到眼前的斑斓大老虎身上。

双目依然圆睁,但是,已经一动也不动了。

大老虎的前额插着一根箭羽,这支箭穿透老虎的整个过头。

很显然,这只老虎是那位俊哥射死的!

丁语抹泪。

“小语,怎么哭了?”刚才还和帅哥说话的俊哥,不知道何时来到她身旁,拍着她的肩膀,柔柔地问。

丁语哽咽着抬头。

你说我能不哭吗?

帅哥和俊哥在一起了,只留下绝望的我,在凄苦……

显然,这位俊哥哥误会了丁语的肢体语言,她低下头,轻轻地道:“别怕,这次相亲能成功的!”

“真的?”丁语双眼晶亮。

俊哥哥要把帅哥让给我?

俊哥点点头。

“得了,就你?大秦看不上的!还是等着嫁村口的二愣子吧!”帅哥眉眼轻扬,目光揶揄。

“你……”丁语气结。

“别听方玄的,大秦不是那种人!”俊哥哥柔声安慰道。

方……玄……大……秦……

很明显,她的相亲对象既不是那位帅哥,也不是这位俊哥,而是一个叫大秦的。

丁语头嗡嗡作响。

“别怕,你沈蕴姐这一次一定会让大秦娶咱家丁语!一定!”

丁语抬头望--

这位剑眉凤眼,丰神俊朗的俊哥哥,虽然看着有点那么一点男人味,但是--

虽然,俊哥哥也挺拔,但是,他没有帅哥高,五官比俊哥哥精致,皮肤也比帅哥更白皙……

最最重要的是--

帅哥的衣襟随意的,微微敞开的,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麦色健壮的肌肉。

但是,俊哥哥却是捂着死死的,连衣领都翻老高的。

这完全是害怕晒黑了嘛!

“你是姐姐?”丁语艰难地蹦出几个字。

“是呀,我是你的沈蕴姐啊!”她微微诧异道。

丁语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帅哥和俊哥都不是我的!

呜呜!

脚一软,甩了木刀,趴地上了。

刚才被老虎吓软的脚终于在沉重打击中发作!

她只听到大帅哥的啧啧声和俊哥哥,哦不,是蕴姐姐的叹气声,就晕过去了。

丁语醒来的时候,自己摇晃在沈蕴的背上。

“小语一直在讲胡话……”

“我先前就觉得她有点不对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现在想来,是这次相亲太急迫,压力太大了!”

“咱们这次一定要让大秦娶咱家丁语!”

……

这位大秦是谁啊?哭。

大秦是谁,丁语目前还不知道,但是,眼前的帅哥哥和俊姐姐是谁,脑子里倒是有印象了。

刚才她晕一会儿,有人告诉她,这是个叫荒古的时代,完全的架空,不存在任何的历史书中。

她在一个人人习武耕种练法术,人人高大健壮的越女村。

神仪明秀的俊哥哥,哦不,是姐姐叫沈蕴,英姿勃勃的帅哥叫方玄,这副身体叫丁语。

和自己同名同姓。

沈蕴、方玄、丁语他们三人在一个村子,一个屋檐底下生活的。

方玄和沈蕴都是村子里首屈一指的高手,是整个村长的仰慕者

而她这个肤白貌美,身材也蛮好的小女子却是全村的嫌弃对象。

这里的人们观念是--娶妻当娶高、大、壮。

能耕作,好生养!

所以像丁语这样娇滴滴的“白富美”是被大家嫌弃的……

所以,她十来岁就开始踏上漫漫相亲路。

如今相完107位,都被嫌弃瘦弱无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会劳作,又不好生娃。

今个儿是第108位……

村长爷爷为了让这次相亲对象见识到丁语“强健”的体魄,让她去柜山上狩猎。

嗯,丁语是越女村村长抚养长大的。

沈蕴和方玄也住村长家。

这位村长爷爷倒是把她当宝。

含嘴里怕化,捧手里怕掉!

宠溺的不行!

从小没有干过重活、粗活,娇贵的很。

所以,在越女村这个彪悍的村庄,在人人都耕种、打猎、学武的村民中,丁语是被鄙夷的。

最近村长爷爷又公权私用,胁迫来一个叫大秦的男人跟她相亲。

日子定在今天。

当然,村长也心知丁语的能力有限,便让方玄和沈蕴来帮她刷实力。

话说,这位丁语虽然瘦弱,但是心底纯正。

像这样的作弊,她接受无力!

再说了,现在可以作弊,明儿嫁过去怎么办?

丁语很苦恼。

这位丁语虽然村长十分疼爱,方玄护着她,沈蕴照顾她,但是,她很自卑!

这种自卑是生在心底,长了根的!

她坐在石头上,想起曾经被一百零七位相亲男子嫌弃,成了村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和嘲笑对象,就难过。

假如,这一次最后结果又被退亲?

其实,没什么“假如”几乎是百分百相亲不成的!

方玄还说,这一次再相不成亲,他只能让她嫁给村口的二愣子了!

嫁给村口的二愣子?

二愣子又呆又傻,还天天流着哈喇子……

那位丁语想着以后,自己天天被一堆嘲笑声围着,未来还要被一个傻子糟蹋了,便觉得生无可恋。

丁语是看书晕死,那位丁语是想死就死了。

她挥一挥手,不带走这一具躯壳,谁爱穿谁穿。

于是躯壳就被现在的丁语华丽丽地穿上了。

有爷爷捧在手心里疼还想死?

丁语想起自己一样的没爸没妈,但是,还没有爷爷疼,就伤心!

丁语觉得,这一次,只要有一份爱,就要代替那个丁语好好地活下去!

绝对不轻易生死!

第3章 熊孩子,借过

丁语唏嘘地感慨一下,这个狗血的穿越。

沈蕴回头,柔柔地问:“小语,醒来了?”

“嗯!”

“还有那里不舒服没有?”

丁语摇摇头。

“别怕,姐姐罩着你!假如他敢对你不好,你姐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温文的沈蕴,此话倒是说的斩钉截铁。

丁语呲牙。

方玄瞥了她一眼,也道:“行了行了,如果他敢对怎么样,我阉割了他!”

丁语瞠目结舌。

丁语脑海里,这帅哥俊姐对她也是不错的!

只是,她一直很自卑!

见到他们英明神武、能力强悍的模样,更加自卑,就一直躲着!

沈蕴背着丁语,方玄手拎着狸力,肩膀上扛着老虎。

远远地就望见一座小村庄。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夕阳就要下山了,天边只剩一片片云霞。

笼罩在夕阳里的村庄,恬静又安详。

想来那就是越女村了。

“阿蕴,把小语放下!”方玄停住脚步道。

“为什么啊?”在沈蕴的背上正舒服着的丁语,不高兴地问。

她说话间,沈蕴已经把她放下了。

“乖,没事的!”沈蕴拍拍她的脸,安稳道,“别怕!”

丁语翻翻白眼。

谁怕了?

“拿着,拖回家!”方玄从手里扯下一只小小的狸力,道。

丁语拉过就往肩上甩,结果--

她差一点就要被小狸力“甩”了,幸好一旁的沈蕴眼疾手快,一把拉住。

“拖!”方玄咬牙。

“哼!”

丁语整整衣服,又把那只小狸力往肩上甩。

这次,她只趔趄几步,便站稳了。

我去!什么狸力啊?看着也就兔子大,却比水牛还重!有没有天理啊!

沈蕴瞧着丁语踉踉跄跄地往前走,抿唇笑了一声。

“前面就是村口了,你在那等等,村长爷爷会过来带你过‘地龙阵’的。”

什么叫“地龙阵”?

据说地龙阵里都是黄帝的守护神,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不过,只要她撑到村口就是胜利了!

因为,她这回相亲,动静很大。

大家估计都在看好戏!

丁语稳稳身子,扛着小狸力,雄赳赳,气昂昂往村子走去。

等到丁语走到村口的地龙阵前时,天边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抹红。

沈蕴姐说,穿过道“地龙阵”就是越女村了。

还说,她只管在“地龙阵”前等村长和大秦过来接她就行了。

方玄在一旁,还好心地提点:“千万别独自过‘地龙阵’或者她会死的很难看!”

这不是好心,这是诅咒!

丁语放下狸力,瞥了一眼,眼前的这片泥泞地。

淤泥有点湿,但是,中间铺着笔直的石头路,路的尽头就是村庄。

丁语为了慎重起见,蹲下身子,沾起一点泥巴瞧。

完全是普通的泥土,就是粘手了点。

丁语秉着研讨的心,反复看了好多遍。

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的端倪来。

中间这些石块看着也挺大的,有机关?不好走路?!

丁语正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一群熊孩子,围着她又叫又跳的。

“丁语是靖人,又矮又小又没用,相亲一千零一百八十次,次次都没相中!“

“丁语是靖人,又矮又瘦又没用,四海八荒人最丑!”

……

也不知道哪个毛小孩,上前一推,丁语身子一倾,便扑向那片泥泞地了。

丁语在地里头站起来,她握紧拳头,想一拳砸过去。

可是--

她抬头一瞧,又生生地咽了下来。

眼前这七八个十来岁的小屁孩,个个比她高,比她壮。

丁语握紧的手又松开。

“熊孩子,借过!本小姐要过地龙阵了!”丁语瞪了嘻嘻哈哈的熊孩们一眼。

丁语觉得,这个“熊孩”的意思就是这些小孩大个的跟熊一样。

“哈哈哈……丁语要过地龙阵?”

熊孩们指着丁语,推搡着,笑成一团。

丁语无所谓地耸耸肩。

“丁语,居然踩了神圣的地龙阵!”

一个健壮、高大的男孩窜出来指着丁语,怒气冲冲地叫道。

丁语瞧瞧自己还在淤泥地里,鞋底还真的沾着一只扭动的,细长的生物。

我去!

这不小时候经常挖出来给鸭子吃,拿去钓鱼的吗?

丁语把蚯蚓扯下来,随手就丢进了泥地,自己走了出来。

“靖人……靖人你居然扔地龙?!”男孩双目通红。

“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丁语大怒。

说她是小人,她倒是无所谓,她偶尔也很小人!

但是,这个“靖人”听着就像“贱人”

怎么听,怎么不爽!

丁语记得这几个熊孩子,以前可是没少欺负她!

以前,她怯弱又善良,总觉得还是孩子嘛。

即使比她高一大截。

冬天被他们推下小溪,夏天被埋进土里,结果都是--

她自己拖着虚弱受伤的身体,偷偷地藏起来哭……

既不敢对村长爷爷提起,也不敢骂小孩。

这帮小孩还从来没有见过语发丁怒。

此时见她脸色一沉,双眼一瞪,倒是心生几分害怕了。

“怎么了?小强。”不远处响起一个大嗓门。

“呜呜……丁语踩地龙,还凶我们!”

“小靖人,你居然踩地龙?!”一个膀大腰粗,肤色黝黑的妇人从对面冲了过来。

丁语提起狸力又放下,又想冲口而出: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

不过--

这位妇人是越女村悍妇,小强的娘--吴氏。

种田打猎都是一把手!

那胳膊粗过她大腿!

“这位大娘,你哪只眼看到我踩地龙了?”丁语拍拍手上泥土,“你没看到是这几位熊孩推我下去的啊?”

“大娘?”吴氏直接抓狂,她二十都还没到好不好?!

不过,因为长得太强壮,肤色又黑,所以常常被认为是五六十岁的“大娘”。

当然,这不重要,虽然也是很重要,更重要的是--

丁语说,是这帮小孩推她下地龙阵的。

地龙可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踩了,可是渎神灵的!

吴氏叉腰,气势汹汹:“不是你自己不小心摔进去的吗?别扯上孩子!”

说完又加句:“还有,老娘不是大娘!”

“你可以问问熊孩子们的!”丁语瞧着惊慌失措的一般孩子,气定神闲。

嗯,这帮小孩都不善于撒谎。

他们欺负她,然后一见方玄就躲。

被方玄扯住,一问,就全招。

当然,最后是被方玄揍了一顿。

所以,虽然说,这些小孩经常欺负她,但是呢,也都没讨过好。

“是……是我们推的!”有孩子已经不打自招了。

吴氏气结,朝那小孩一瞪。

“我……我说的是真的!”那位熊孩脸色憋红,结结巴巴地道。

那模样还真可爱!

丁语“噗哧”一声笑了。

吴氏一听,又气又恼:“瞧你的熊样!”

吴氏说着,又转头向丁语:“小语,你又不是第一次踩地龙,渎神灵!你还敢推到孩子身上?”

吴氏看到丁语一身泥巴,其实早已心下明白,绝对是这帮小孩在欺负这个小靖人。

但是,不让孩子去领这罪,虽然的确是这帮孩子的错!

“大娘,说话要凭良心!”

“……”吴氏听到“大娘”“良心”两字,脸涨的通红。

这个红,比那熊孩子的还红,都红到发紫了。

只是,平日唯唯诺诺的小靖人,突然就口齿伶俐了,不畏惧了,倒是叫她不愉快了。

三人行必有我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三人行必有我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服务创新中国,挖掘人才价值——群星视界平台上线发布会在京隆重举行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由北京群星视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办,北京华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合禾天下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服务创新中国,挖掘人才价值——群星视界平台上线发布会”于2018年6月19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北京群星视界上线启动仪式现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宣布开幕本次发布会以挖掘人的价值,打造碎片化时间共享平台为主题,以服务创新中国为宗旨,探索人才价值共享创新模式。发布会上北京群星视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隆重推出了群星视界平台,该平台以碎片化时间共享

  • 2018清代绿度母唐卡历年市场价值

    据佛教经典记载,绿度母,为观世音菩萨的化现,也有其它不同的译名,像“多罗菩萨”,或是“救度母”,或是“度母”。度母有许多不同的化现,包括有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等等。绿度母即绿度母为所有度母之主,此尊现少女相,全身绿色,一面二臂,现慈悲相。又称为多哩速疾勇,是所有度母的主尊。18-19世纪作绿度母药师佛唐卡绿度母,是一位救世大菩萨,她坐在白色的莲花座上,依其本誓,是观世音菩萨因慈悲天下众生,伤心时掉下眼泪的变化身,所以是最慈悲的。据说,白度母和绿度母是观音菩萨的两滴眼泪所化现。当代白度母唐卡白度母

  • 米粉店设计,居然可以这么高逼格!

    这是一家位于纽约东村,主打地道的湖南米粉餐厅。这家中国的街边美食餐厅亲密地融入了热闹社区的空间。街边的行人可以看入店内,店内的食客也能够看向街道。设计师从街边切开一个带圆角的体量,使它得以从店面延续到室内,让餐厅与街道产生直接的对话。木格栅交错而成的墙面营造了明亮而温暖的氛围。充满节奏感的木格栅延续了圆角的几何,又呼应了米粉的线条感。室内由白色混凝土抹灰及木格栅交错而成的墙面创造了明亮而温暖的氛围。这家在异国的美食餐厅,内里有着中式的典雅素朴,外在则融入纽约的时尚与快节奏。它吸引到你了吗?注:部

  • 杏坛艺拍艺术家名人书法​​ 桂兆海 字画赏析

    1974年生于安徽太湖,1997年起寄居北京。师承李小可先生、贾又福先生。2012年开始实施以川藏为初步写生基地的写生计划。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承“李家山水”衣钵,源于生活,尊重传统,注重表达。雄浑博大,沉静精深,追求至真、至善、至纯、至美。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展览中多次入选并获奖。展览概况:◎2017年作品入选中国(南昌)军事美术作品展并获入会资格。◎2016年作品参加“苦行探道”贾又福工作室优秀学员作品巡展。◎2016年作品参加李可染画院青年画院首届作品邀请展。◎2016年作品

  • 高古玉的鉴定真假方法

    高古玉通常指汉代及汉代以前的玉石器,时间约在距今2000年至8000年。新石器期间的玉器用料多为就近取材,主要用于祭祀,有着神秘的宗教色彩;商周至战汉期间的玉器多为帝王、皇家及达官贵人使用,玉料以和田玉为主,制造技术和艺术气息都笼罩着威严氛围。由于高古玉经历了神玉、王玉以及礼制用玉等时期,并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文明形态有着紧密联系,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价值,目前已成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藏玉器首先应该认真细读、多读有关古玉的专著,这些学术著作凝聚着丰富的知识。推荐的书籍有;清末吴大征所著《古玉图

  • 2018铜胎掐丝珐琅轧道笔筒拍卖价格

    掐丝珐琅工艺原为“舶来”之物,应是元明之际中国工匠借鉴阿拉伯半岛的“大食窑”制作工艺并在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明清两代,珐琅工艺受到统治者的重视,明代御用监和清代造办处均设有专为皇家制作珐琅的作坊。于是,珐琅工艺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虽不长,却很快地成熟起来,并形成自身的民族特色,一跃而成为宫廷工艺品之大类。.研究人士认为,“随着近几年中国明清宫廷艺术品在全球范围内收藏热潮的产生,作为明清宫廷御制艺术品的典型代表器物——铜胎珐琅器的价格也将水涨船高,各地区艺术精品拍卖天价屡现,改写了此前价格低估的态势。

  • 杏坛艺拍艺术家名人书法​​徐坤胜字画赏析

    徐坤胜1980年生于广西桂林,毕业于西南大学汉语专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绘画先后师从秦心国、文星钧、张贤、张林荣先生。书法拜黎东明、石云端为师。作品获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展览最高奖4次,入选多次。2016年作品《迎新》入选“翰墨青州•2016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主办。作品《盛世花开》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入会资格(最高奖)——中国美协主办作品《花暖迎亲更吉祥》获“吉祥草原•丹青鹿城”2016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会资格(最高奖)——中国美协主办作品《苗岭归风图

  • 一旦擦身而过,也许永不邂逅 (来自俄罗斯的诗)

    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一年很短,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总是经过的太快,领悟的太晚,我们要学会珍惜。珍惜人生路上的亲情、友情、同事情、同学情、朋友情。一旦擦身而过,也许永不邂逅。....(高山猛虎荐)诗来自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