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活人禁地 大结局

2017/12/3 9:39: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活人禁地
第1章 稻草人,绣花鞋

  我有一个疯娘,是爹花三千块钱买来的。163生活网

  打我记事起,娘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整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只能吃剩饭,还不准上桌,我那酒鬼父亲还经常打骂我娘,我娘傻,打她也不哭,只会冲我嘿嘿傻笑。

  在我稍大一些的时候,我那向来沉默的娘忽然爆发了,在爹醉酒后折磨她的时候,她竟然咬掉了爹的命根子。

  我爹死的很惨,村里郎中用了两捧香炉灰都没给我爹止住血。

  奶奶气疯了,把我娘拴在门框上用鞋底抽,用脚踹,还用木炭烫我娘,可我娘就是一声不吭,只是一边掉泪一边裂满是血的嘴冲我笑,那模样很诡异。

  我当时被爹的死吓傻了,也不知道护着我娘,只是在旁边傻乎乎的看着。

  娘被奶奶拴住,打了一个生死结,除非用快刀斩断,否则没人能解开这死疙瘩。

  娘在爹的灵堂前跪了三天三夜,滴水未进,三天之后,我娘都虚的跪不住了,躺在地上吊着最后一口气,也没人去管。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最后出殡的时候,奶奶把我娘也拉去了爹的坟,用一根桃木桩把拴娘的绳子钉在了爹的棺材上,棺材也没埋。

  娘当时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可她还是咧着嘴角笑,没人知道她在笑什么。

  村里人都说,奶奶是要让我娘给我爹陪葬,等娘明天死了之后,就把我娘扔棺材里,跟我爹一块埋了。

  我自然不想我娘死,娘是最疼我的人了,我想救娘,可奶奶让人拦着我,我根本没法救。

  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就叫了村里几个壮汉去给我娘收尸,我也去了,我想送娘最后一程。

  可到了坟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娘竟然在爹的棺材上“上吊”了。

  原本拴在娘脚脖子上的绳子,此刻却紧紧勒在娘的嘴里。163生活网娘的嘴被勒的张开,嘴里塞满了坟头土,舌头耷拉出来很长,眼珠子瞪得很大,吊着白眼,俨然一副吊死鬼模样。

  她的头发以及衣服凌乱不堪,鞋子也不见了,看着像是被人凌辱过,很狼狈。

  不知道为什么,村民都很害怕我娘,都惊恐的倒退了两步,嘴里还窃窃私语着。

  我听他们好像说娘这种死法叫“媒婆印”,娘是想害死我们全家之类的话。

  媒婆印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娘这样很可怜,眼泪顿时就落下来了。

  奶奶此刻却是忽然暴跳如雷,大声咒骂起来:“疯婆子,你他娘的死了还不安生,还想整这媒婆印害我们全家,我跟你没完。”

  我当时满脑子疑惑,这媒婆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娘怎么可能想害我?我一直是娘的命根子啊。原文163shenghuo.com

  我觉得奶奶肯定误会娘了,想跟奶奶解释。

  可这时奶奶却已经冲上去,要打我娘的尸体出气。

  村民立即拦住了我奶奶,七嘴八舌的劝起奶奶来。

  “栓柱他奶,我看这不像素云(我娘)要害你们,这是有人在暗地里捣鬼啊。”

  “是啊,素云都饿了四天四夜,连爬的力气都没了,咋可能解开脚脖子上的生死结,自个儿吊到棺材上,整出这媒婆印呢。”

  “我看啊,倒不如把素云好好安葬了,好香供奉起,好话说着,让她怨气消了,没准这媒婆印就自个儿破了”

  不过我奶奶哪儿肯听?一心想着是我娘要害我们家,非要出了这口恶气。

  “你们莫拦我,疯婆子要害我家,我偏要她不能得逞,我要给她吊魂!”

  奶奶一说要吊魂,村民们立马安静下来,表情更古怪更恐惧的看着我奶。163生活网

  有村民立即劝我奶奶:“栓柱他奶,千万使不得啊,这是要遭天谴的啊。再说万一失败,你不把全村人都给搭上了吗?”

  “哼,这件事跟你们无关,都是我老太婆一个人的事儿。”

  村民纷纷劝我奶,可我奶却执意不听,村民们都只好不再言语。

  虽然我不知道这“吊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从村民反应上,我也知道这“吊魂”,肯定对我娘不好。

  我哭着拦我奶,可我奶却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掉着泪骂我:“小崽子,奶奶是为你好啊,这个女人想害你,奶用命替你拦着,你……你真是个白眼狼啊……”

  奶哭的很凶,而且还第一次打了我,我只好沉默了。

  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谁也拦不住,奶亲自走到棺材旁,把娘的衣服给扒光了,一边扒衣服,一边恶语咒骂着娘。

  乡亲们都害怕了,窃窃私语的走开了,只剩下我泪流满面的看着奶对我娘下狠手。阅读163shenghuo.com

  奶奶扒光了娘的衣裳,又从娘的头上拽下来一大把头发。在坟头周围找了找鞋,竟然没找到,无奈只好不去管了。

  奶是个地道的农村女人,心灵手巧,几乎一上午的时间,就扎好了一个稻草人,给稻草人穿上了娘的衣服,又把娘的头发塞进了稻草人的头里,在稻草人后背写了娘的生辰八字,吊在了村口树枝上。

  奶奶还把家里的大黑狗给牵了去,拴在大树下面“看着”稻草人。当时我还小,不知道奶奶为啥这么做,只是单纯觉得古怪。

  我也问我奶这扎稻草人要干啥,奶却让我啥都别管,还警告我以后不要管大黑,等时间到了,自然就把大黑带回来了。

  我很难过,爹和娘都死了,以后我就是个没爹娘的孩子了,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我上学的时候要从村口路过,每次路过都要看一眼大黑。

  我发现大黑也变了性情,以前大黑老远看见我就爱跑上来摇头摆尾,可现在它却跟傻了一样,仰头望着稻草人,还掉泪。

  我喊它它也不搭理我,只是仰头看着稻草人。

  我也好奇的看过去,不知道这稻草人有啥好看的,可每次我看稻草人的时候,却总感觉那稻草人也在看我。

  那是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感觉,那种奇怪的感觉每次都让我头皮发麻,毛骨悚然,只好不去理大黑,加快速度离开。

  有时我还能感觉有人在后边跟着我,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听见大黑狗发出很悲痛的呜咽声,听着跟人在哭似的。

  我把这件怪事儿跟奶奶说了,奶奶听了之后,脸色顿时惨白,警告我以后绕路上学,再也不能从那里路过,要是让他知道了非打断我的腿。

  奶奶说的很严肃,而且我也不想从那里路过,就点头答应了。

  过了十天左右,我渐渐从悲痛之中解脱出来。只是对村口稻草人依旧心有余悸,每次都是从村口绕开上学。

  那天清晨我去上学,正准备按照惯例绕开村口,却忽然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拦住了我。

  那怪人全身上下都是一团黑,腰板挺直,还戴着一个墨镜,跟走街串巷的瞎算子似的,只不过他手里拿的不是竹竿,而是一个白馍。

  我越看这人就越觉得熟悉,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那人张口就问我:“小家伙,你知道村口那大黑狗是谁家的不?都快给饿死了,咋没人去喂?”

  他这么一说,我的心顿时就咯噔跳了一下,我家大黑快饿死了?奶奶把它拴村口,难道都不喂它东西吃的吗?

  大黑跟了我好几年了,也有点感情,听说它快饿死了,我心疼的不得了,连忙转身回家,想拿剩饭给大黑喂饭。

  不过那怪人却拽住了我,说正好他手里有一个馍,刚才怕黑狗咬他,就没扔,让我替他把馍扔给黑狗。

  我想都没想,直接抓起了馍,跟他道了一声谢,就屁颠屁颠的跑向村口。

  当时我心里只想着大黑了,根本就没想村口的古怪。

  我一口气跑到村口,看见大黑饿的果然不像样了,不知道多少天没吃东西了,我连忙把馍扔给了大黑。

  大黑饿坏了,原本直勾勾盯着稻草人的眼睛,终于转到了白馍上,大黑就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而在看大黑吃馍的时候,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又莫名浮上心头,而且这次感觉比之前都要强烈。

  我害怕了,站起来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在我跑开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我回头去看,却依旧没发现任何人。

  目光无意间瞥见了那挂在树上的稻草人,稻草人风吹日晒雨淋的,早就烂的不成样子了。虽然这稻草人没五官,可我总觉得那稻草人里面长了一双眼,就是它在盯着我。

  这种感觉很不好,我立马就跑了起来。大黑在后面又呜咽起来,那种被跟踪的感觉才总算消失。

  一整天我都心神不宁的,满脑子都是稻草人和大黑。我琢磨着回去是不是求奶奶把大黑牵回来,这样下去大黑迟早要饿死的。

  不过回家跟奶奶商量,奶奶却坚决不同意,还把我给打了一顿,怪我给大黑喂东西,并且再三警告我若再敢从村口过,下次绝对饶不了我。

  奶奶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我再央求也没用,只好作罢,心道以后我可以偷偷去喂大黑。

  如往常一样,吃完饭我就躺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那一晚上我睡的很香,一直等到天亮,奶奶叫我吃早饭我才醒。

  刚醒来,我就觉得浑身疲惫,脚脖子酸疼的很,感觉跟走了一个万里长征似的。

  我舒展了一下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穿衣服,可是这时候我却惊奇的发现,衣服竟已经穿在了我身上

  奇怪啊,我一直都习惯脱光衣服睡觉的啊,昨天也是脱了衣服睡的,莫非我记错了?

  我有点诧异,从床上坐起来准备穿鞋,可我竟然发现鞋子竟也在我脚上穿着。

  我低头一看,顿时吓的尖叫一声,因为我脚上穿的,竟然是娘死的时候穿的那双绣花鞋,我的鞋子,却不翼而飞。

第2章 子噬父!

  大早上睁眼发现脚上穿着死人的鞋,我自然害怕,连忙喊奶奶。

  奶奶端着小米粥进来,不耐烦的问我大清早的喊什么喊。

  我连忙给奶奶看我脚上的绣花鞋:“奶奶,你把我娘的绣花鞋穿我脚上了?”

  奶奶只看了一眼,顿时脸色惨变,端在手里的碗也一下摔在地上:“你……你从哪儿找到这双鞋的?”

  我连忙说道:“我醒来的时候它就在我脚上穿着啊。”

  奶奶带着哭腔喊了一声:“作孽啊,那疯婆子咋跑家里来了!”

  我大惑不已,奶奶说的“疯婆子”,必然是我娘?娘死了,咋可能还会回来?

  说着,奶奶立马低头看地面,我也立即低头去看,却看到地上竟有一排鞋印,从外面一直蔓延到我床边,看鞋印花纹以及大小,竟跟。

  而绣花鞋上也沾满了土,好像有人穿绣花鞋刚从外面跑了一圈回来。

  我看奶奶满脸恐惧,连忙问奶奶这到底咋回事?

  恰好这时候,我家院子的门被猛的推开了,大伯在外面大声嚷嚷着:“栓柱他奶,出事儿了,你家大黑死了。”

  啊!

  奶奶差点没瘫在地上,好在及时扶住了墙,之后顾不上我,匆匆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大黑死了?我一阵心疼,连忙跟着奶奶跑出去了。

  瘦骨嶙峋的大黑躺在大树下面,一动不动,嘴巴和眼睛睁开,嘴巴里有血沫流出来,一看就知道是被毒死的。

  我发现大黑的眼还死死盯着树上稻草人方向,就连忙看了一眼稻草人,这时我竟发现稻草人不见了。

  “作孽啊。”一向刚强的奶奶,此刻竟绝望的喊了一声,之后蹲在地上就痛哭了起来:“到底是谁跟我老张家作对,非要害我老张家断子绝孙是不是?”

  这话我听的稀里糊涂,不过是大黑死了,稻草人没了,咋扯到断子绝孙上了?

  我没去问,只是心疼大黑被毒死了。

  奶奶忽然扭过头来,眼神有些狠毒的望着我:“柱子,你跟我说实话,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出去过?”

  我被奶奶这凶狠的眼神给吓到了,连忙摇头说没出去过。

  奶奶却满脸质疑,却不再问我,只是望着村民:“乡亲们,那疯女人跑了,你们帮帮忙,帮孩子把鞋找回来,求你们了……”

  奶奶这么一说,乡亲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脚上。而当他们看见我脚上的绣花鞋之后,各个面露恐怖之色,非但没帮我去找鞋,反倒是纷纷惊恐的走开了。

  我还听见村民小声嘀咕着“作孽”“报应”等奇怪的话。

  奶看乡亲们都走开,绝望的直掉泪,最后一把抓住我的手:“走,栓柱,奶奶带你去找鞋。”

  奶奶带我回到家中,顺着鞋印就追踪了去,没想到竟一路追踪到父亲的坟头前。

  没想到爹的棺材到现在都还没埋,我分明注意到,爹的棺材上,赫然摆放着一双布鞋,正是我的鞋。

  “还说你没来过这。”奶奶狠狠白了我一眼:“昨天晚上你来你爹的坟头,从这里把你娘的鞋给穿走的吧。”

  这怎么可能?我一个人深更半夜怎么敢来这里,而且如果真来过为啥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是我却没法解释我的鞋子出现在爹的棺材上,而我却穿娘的鞋的事,一时间我百口莫辩。

  奶奶再次问道:“你仔细想想,你真不记得了?”

  我立即摇头:“真不记得啊,我咋敢一个人来这里?”

  奶奶骂了一句:“哼,我就知道,肯定是那疯女人想害死你,所以就上了你的身,把你带到这儿来的。”

  说着,奶奶就把我的鞋从棺材上拿下来,又让我脱掉娘的鞋子,把两双鞋子给烧掉了。

  而我这会儿却吓坏了,一想到昨晚娘的鬼魂冲了我的身,带我来这儿,还把娘的绣花鞋穿走,我就一阵心有余悸。

  可我还是不肯相信娘要害我,娘生前把我当成她的命,她怎么会害我?如果真想害我,昨晚我就该死了啊。

  我跟奶奶说,是不是有啥误会?

  奶奶听我这么一说,当即就骂我:“你这个执迷不悟的小东西,你娘要害你,你还替她说话。你不相信是吧,你不相信我就让你看看,你娘到底让你干了啥事儿。”

  说着,奶就拽着我走到棺材前,让我看了看棺材钉,我这才发现爹的棺材钉都给拔出来了,奶说道:“这棺材钉,是你昨晚拔出来的,你看看你的手。”

  我立即举起我的手,发现手上果然有几道很深的印子,都充血了,发红肿胀,果真像拔棺材钉弄出的伤。

  我看奶奶要把棺材盖推开,顿时吓坏了,连忙拦住奶奶:“奶奶,你干啥,掀棺材盖,爹死了也不能瞑目啊。”

  奶奶哭着说道:“你昨天晚上就把棺材盖给掀开了,你爹早就不瞑目了。我让你瞧瞧,你娘到底让你对你爹做了啥。”

  说着,奶奶一用力,竟生生将棺材盖给掀开了,顿时一股腐臭味传来。

  我吓的连忙给爹磕头。

  奶奶看了一眼棺材里面,顿时瘫在地上:“我的儿啊,死了也要被那疯婆子给折腾,我那可怜的儿啊,娘一定给你报仇……”

  听奶奶这悲痛的哭声,我心里也难受起来,跟着掉泪。

  奶奶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衣服,说道:“你看看,你把你爹折腾成傻眼了,看你还给不给那疯婆子说好话。”

  我下意识往棺材望了一眼,这么一看,顿时吓的魂飞魄散,身子一软,就瘫在了地上。

  爹的脸上,竟满满的都是牙印,甚至额头还被生生撕掉了一块皮,露出里面猩红的烂肉来,血和尸水混合在一起,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惨白的眼眸怒睁着,死死“盯着”我“看”。

  我当时吓傻了,只是死死盯着爹的脸看,甚至都想不起将视线挪开:爹的脸,好像被人给啃了。

  奶呵斥我道:“这下你相信你娘想害你了吧。”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奶,娘恨爹,她折腾爹的尸体情有可原,怎么又扯到我头上来了?

  奶奶看我不开窍,顿时气的骂道:“你这个傻小子,鬼能咬人吗?”

  奶这么一说,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奶奶的意思是,娘上我的身子,控制我把爹的脸咬的乱七八糟,还吞掉了爹的一块脸皮!

  我当时绝望的自杀的心思都有,扭过头就干呕了起来,一想起昨天我在这阴森古怪的坟前折腾爹的尸体,啃爹的脸,我就恶心,害怕。

  “乱人伦,子噬父,母嗜子,都是大逆不道,是要遭天谴,断子绝孙的。你娘这是要让咱家绝户啊。”奶奶伤心的哭了起来:“那个疯婆子,真是什么疯事儿都能干的出来。”

  我的脑子乱糟糟的,对我娘彻底绝望。

  “走。”奶奶把棺材盖重新盖上,一把抓起我的手来:“那疯婆子不让咱老张家有好日子过,我也不让她过好日子。奶奶有法子保你。”

  说着,奶就把我拽回村子。

  在经过村口的时候,奶奶把死掉的大黑拖走了。

  看着被毒死的大黑,我忽然想起昨天那黑衣人让我喂大黑的事儿来,我越想越觉得,那黑衣人给我的馒头有毒,是馒头把大黑毒死的。

  我连忙把这件事儿跟奶奶说了。

  奶奶听了之后,顿时紧张起来,问我那个人到底什么模样。

  我告诉奶,那个人全身上下一身黑衣,戴着一副墨镜,看不清模样,不过应该三十来岁。

  奶奶听了之后,脸色更是难堪,满是恐惧,我觉得奶奶肯定认识那黑衣人,连忙问奶奶那个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毒死大黑。

第3章 突发状况

  奶奶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对我说道:“还能啥来头,是你娘在外面勾搭的野男人。这是帮你娘害咱呢。”

  奶奶告诉我,她已经把我娘给“吊魂”了,所谓的“吊魂”,就是把我娘的魂儿封在稻草人里面,吊在村口。

  鬼都怕大黑狗,我家大黑看着娘的魂儿,娘不敢离开,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娘的魂儿就会给吊的魂飞魄散。

  现在不到时候,那黑衣人把大黑毒死了,娘的魂儿就能离开稻草人,想着法儿害我了。

  奶奶说的有凭有据,可我却总觉得那黑衣人的身份不是奶说的那样。娘虽说漂亮,可疯疯癫癫,咋可能在外面勾搭男人?

  而且我只要一想到每次从村口路过,我娘的鬼魂就吊在树上瞪着我,我就心有余悸,冷汗直流,不敢继续去向。

  回村之后,奶奶带着我到三爷爷家里,求三爷爷把他的棺材借给我们。

  在我们村,人老了都会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等死了就直接被抬棺材里了。一般来说,这种棺材都是不外借的,外借的话是会折棺材主人的阳寿的。

  我很纳闷儿,奶奶为啥要借棺材。

  三爷爷自然是不肯借。

  奶伤心的啪嗒啪嗒掉泪,扯着我的手就给三爷爷跪下了:“他三爷爷,我死了倒没啥事儿,可栓柱是老张家唯一的血脉啊,他要有个三长两短,到下边我咋跟老头子,跟列祖列宗交代啊,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栓柱,给你三爷爷磕头。”

  说着,奶奶就拉着我的手给三爷爷磕头。

  三爷爷心软,我和奶奶一给他跪下,他当即就松口了,说道:“算了算了,你们带走棺材吧,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多少时日了,能保住娃就好。”

  三爷爷和我奶奶,以及我,三人一块把棺材给抬到我家中。

  村里没人帮我们,都怕引火烧身。

  抬到我家大门口,我转身就去推大门。可在我推开大门之后,眼前情况却吓坏我了。

  在我睡屋的房梁上,竟吊着一个“人”,那人摇摆不定,绳子和门框摩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很是渗人。

  这个吊死的人背对着我,我只能看到她破败满是补丁的衣服,以及稀疏的头发。

  这身衣裳,是我娘临走时穿的那件,莫非这吊着的,是我娘的尸体?

  我双腿哆嗦,连忙跑到奶奶身边。

  奶奶和三爷爷这时也发现了这个上吊的人,两人脸色顿时吓的惨白。

  三爷爷扔下棺材,说了一句“我先回了”,就匆忙跑开了,只留下我和奶奶,一脸惊恐的望着稻草人。

  “奶奶,这是谁?”我问道。

  奶奶这才回过神来,咬着牙骂道:“疯女人竟然还敢回来。栓柱莫怕,跟奶去瞧瞧情况。”

  说着,奶奶就牵着我的手,走了进去。

  我害怕,不敢进,一直是奶牵着我的手,强行把我拽进去的。

  等我们靠近了之后,我才发现这并不是娘的尸体,而只是奶奶扎的那个稻草人。

  奶奶认出这稻草人之后,当即便气坏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冲进了厨房:“该死的疯婆子,竟然还敢回来,看我不把你剁碎了。”

  是我娘的鬼魂回来了?我立即四处张望,却没看到我娘的踪影。

  奶奶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就提着菜刀,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的找起我娘的鬼魂来。

  我一直提心吊胆的在院子里站着,心想着奶怎么这么大胆,连鬼都不怕。

  奶奶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娘的鬼魂,干脆就走出来,把菜刀递给了我,指着大黑的尸体说道:“栓柱,把大黑给剁碎了。”

  啥!

  我瞠目结舌,让我把大黑给剁了?

  我从小胆小,连杀鸡都不敢,奶奶却让我把大黑给剁碎,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我吓的连忙把菜刀扔地上了。

  看我这畏畏缩缩的模样,奶奶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可真给咱老张家丢人,胆儿咋这么小?你不把大黑剁了,那疯婆子就觉得你好欺负,肯定会更肆无忌惮害你的。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菜刀捡了起来。虽然我害怕剁狗,但我更怕我娘的鬼魂。

  我一咬牙,闭着眼,疯狂的把菜刀往大黑身上砍去。

  奶奶松了口气,说道:“行了,你在家等我,我出去借一样东西。”

  奶奶离开后,我更害怕了,总感觉我娘的鬼魂正躲在我家的某个角落,随时可能跳出来害我。

  我只好闭上眼,大喊着给自己壮胆。我敢剁大黑,我娘肯定不敢出来了吧。

  也不知道我剁了多长时间,奶奶总算回来了。我已经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了,一屁股蹲在地上,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至喘粗气。

  这时我才发现奶奶把二胖家的大黑狗给借过来了,奶奶瞥了一眼被剁碎的大黑,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我叫到了她身边,小声跟我嘀咕道:“栓柱,现在你牵着这条大黑狗,在院子里和屋子里走三圈。在走第一圈的时候,大黑狗会在某个地方停下来,你不要管,继续牵着大黑狗往前走。等走开之后,你就立即骑到大黑狗的身上,带着大黑狗走第二圈。”

  “到第一次停下的地方,大黑狗还是会停下来,你也不要管,拍大黑狗的屁股,让大黑狗继续往前走。往前再走一段路,你就在大黑狗后面跟着。在经过第一次停下的地方,大黑狗还会停下来,记住了,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学狗叫两声,然后不要再继续往前走了,一直等我把大黑狗叫出来,你才能走出来,千万记住,否则连我都可能保不住你。”

  听奶奶这么一说,我满脑子糊涂,为啥要我牵大黑狗围着屋子转,还为啥要我跟狗换位置,学狗叫?奶奶这到底是想干啥?

  我小声问了奶奶一句。

  好在奶奶这次倒是跟我解释了:“奶奶这是想让你跟那条大黑狗互换身份。大黑狗停下的时候,就是它看见你娘的魂了。你在走完三圈之后,你娘就会觉得走前边的大黑狗是你,在后面学狗叫的你是大黑狗了。到时候你娘就会想着害大黑狗,而不害你了。”

  我恍然大悟,同时也纳闷儿奶奶为啥懂这么多?奶奶却只跟我简单说了一句“农村人都会使的法子,没啥大惊小怪的”,就把栓大黑狗的绳子扔给我,让我牵着黑狗围着屋子转圈。

  我牵着大黑狗开始围着房子转圈。

  我先是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一切都很正常,没发生半点状况,然后我又牵着大黑狗到堂屋走了一圈,还是没异常。最后我又牵着黑狗去我睡屋走了起来。

  这次在走到我床边不远的地方的时候,我却忽然觉得我床上吹来一阵邪风,那邪风凉飕飕的,吹的我直起鸡皮疙瘩。

  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而且这次感觉比之前都要强烈。

  我想加快步伐,可偏偏的,这个时候大黑狗却忽然停了下来,冲着我的床狂吠起来。

  我当即便意识到,我娘的鬼魂肯定就躲在我的床上。

  我能想像得到,我娘张开嘴巴,面目苍白,瞪大血眼死死盯着我看的场景。

  这个认知把我吓坏了,我立即按奶奶的指示,用力的扯着黑狗,才总算勉强把黑狗给扯开了。

  一直等我们离开了床之后,大黑才总算恢复正常,继续跟着我往前走。

  奶奶在院子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在我走出去之后,奶奶立即冲我招手,示意我赶紧骑到黑狗的后背上。

  我立即照做。

  这黑狗体格庞大,却也经不住我的重量,我只好双腿着地,骑在黑狗背上跟着它在院子里遛弯。

  再次走到我床边的时候,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黑狗这时也停下,冲我床上开始狂吠起来。

  我吓的连忙拍了两下黑狗的屁股,黑狗这才总算不情愿的继续往前走了。

  在离开床之后,那种不好的感觉才消失。到了院子里,奶奶立即招呼我下去,跟在黑狗后面走。

  我照做,在黑狗后面跟着。

  黑狗“牵”着我,围着院子走了一圈,进了我的睡屋。

  不过这个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到了床边,那种被盯着的感觉竟然不见了,而黑狗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往前走。

  我一时间焦急万分,这情况跟奶奶说的不一样啊。大黑狗没停下来,那我学不学狗叫?而且这次黑狗没停下来,我怀疑是否我娘换了个地方藏着?这样一来的话,恐怕我叫我娘也看不见,我和黑狗也就没法互换身份了。

活人禁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活人禁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 收下他的金卡)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小说: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颜锦辰这半辈子,从没有觉得自己哪一次的抉择是错误的。而今晚,他大意失荆州,错的脸红了。凌安雅没有走。在他说不让她走后,她就留下来了。还不知道洛衍凡有没有辞退自己,今晚就在这儿享受一下总统套房的待遇吧。“颜锦辰,陈若琳今晚不来陪你睡觉吗?”凌安雅直接往卧室走去。颜锦辰跟着她走过去,对于她乖巧的样子,十分喜欢。“有的女朋友是用来亲热的,有的女朋友,只是拿来做做样子的……别忘了我的职业。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 无耻一把给她看)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小说名称: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菜上齐了,服务员们自觉地退了出去,替他们拉上了门。乔以恩缩在他的身下,盯着他那张没有表情却美得过分的俊脸,在触上那双危险意味十足的眼睛时,令她不由得呼吸一窒。她忍不住将身子往椅靠上缩去,缩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位置可以再缩了,看着他,小声地问道:“你想做什么?”如果,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那样骂他的……不,应该说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答应跟他扯证的!白季寒看着那

  • 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 了不起啊)

    原标题: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了不起啊)小说: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第11章了不起啊南宫清雪被那凛冽的气势震慑,惊恐万分的抬头看着沐千凰。那张脸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样子,可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彻底的变了,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虽然南宫清雪不愿意承认,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耀眼,耀眼的让人嫉妒。“你是……沐千凰?”跟着进门的慕容裕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少女昂头挺胸,傲然立于骄阳之下,如同天空之中最为璀璨的恒星一般熠熠生辉。这真的是沐千凰?那个胆小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 紧紧抱你的时候)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小说名: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每个人的通灵兽都不同,你的虽然奇怪些,也许是你的玄气还不够,不足以让它变化。”宁泽宇拿着鼎来回摆弄着,虽然这么奇怪的通灵兽他也是第一次见,可眼下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这样满脸失望的小丫头了。“怎么样,我帮你打开了封印,不谢谢我?”又来了又来了!沈绯玉最怕这妖孽这样冲自己笑,尤其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急忙退后几步。“你不如说说你怎么知道封印的事?”小气的丫头,宁泽宇无奈。“那日我在林中发现你身体

  • 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 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 狗眼看人低)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很好!看来,在这个冷府中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冷无心瞥了眼那侍卫一眼,嘴角勾了一道冷厉的笑弧。不过,那抹冷厉很快就被掩饰下了。抬头,冷无心那张稚嫩苍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丝虚弱的柔弱;“既然家里有贵客在,我这个样子如果被贵客看到,也确实不太雅,不过,我被人袭击受伤了,实在没有力气了走到后门去,能不能请侍卫大哥,扶我过去?”那名侍卫闻言,眉头明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 铁链入肌送佛到西)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小说名称: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洛倾城是被米粒儿带着浓浓哭腔的声音叫醒的。“娘,娘你醒醒啊!米粒儿再也不说饿了,娘你醒醒啊!”有些疲惫的睁开双眼,一入眼看见的就是米粒儿满是眼泪的小脸。一看到洛倾城醒了,米粒儿当即破涕而笑,结果鼻涕混着眼泪,喷了洛倾城一脸。“米粒儿,你好脏啊!”洛倾城一骨碌爬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竟然是躺在地上睡着了。“娘,你醒了就好,米粒儿这就给你打水去。”米粒儿说着,拔腿就往外面跑。而洛倾城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 合作愉快第11章 恶劣的面具男)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小说名称: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这几天来安小夏一直试图联系以前在英国的前男友,现在能帮她的就只有他了。可是那个电话号码却成了空号!她再也找不到那个说爱她的男人了!不过毕竟当初先说分手的人是自己,他与自己断绝联系也是无可厚非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安小夏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关在里面,直到宣判后被送进监狱里才能离开。但她完全没有料到的是,今日一早便有人来看守所里将她带了出来。现在她在一辆车里面,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 异世枭凰第11章 我是烨儿的人)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小说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争霸赛?”水擎苍一直都知道昊阳帝对他心有不满,但从来没放在心上。此时听到他的话,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往,他总想着自己是忠于东翔皇室的,是东翔的肱骨之臣,皇上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他。即使明知道“君为天臣为地”,也从来没刻意收敛过自己的脾气。可是当事情涉及到水烨,他不禁有些担心,怕自己的行为连累到孙女。昊阳帝见水擎苍皱眉,唇角又往下拉了三分。“怎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