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庶女为后:鬼王乖乖宠 大结局

2017/12/3 9:45: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庶女为后:鬼王乖乖宠

第1章 落水

  “救命……救命呀……”

  水中的女子双手无力的挣扎,左手似乎还紧紧握着一块玉佩,朱唇微张却发不出一点声响,伴随着岸上华服少女的幸灾乐祸的笑容,她逐渐闭上了双眼,不再挣扎。163生活网

  直到水中的女孩漂浮在水面,岸上的女孩银铃般的咯咯笑声夏然而止,面色微整,故作惊恐的大声尖叫,“来人啊,来人啊,快救人啊!九霄妹妹掉进水里了,快来人啊……”

  此时,琼楼之上抿着清酒的男子听见这尖锐的声音眉间微微一动,男子脸上虽带着弯月形面具,却也能看到眼中快速闪过那一抹兴味。

  顺着男子的眼神望去,水中的女孩,竟然慢慢睁开了双眼,眼中寒芒闪烁。

  她是一名国际大盗,接受国家邀请,窃取大毒枭家中的情报时,已经为了保护同行的特种兵身亡了啊。怎么一睁开眼睛就掉到了水里,而且岸上的人还那么奇怪。

  狐疑的捏着手中的玉佩,风九霄微微皱起眉头,脑子突然一疼,被动的接受着脑中似电影般快速播放的影像记忆。

  这里是天云大陆的天澜国,历史上没有的朝代,平行世界吗?

  这个身体本来的主人,也叫做凤九霄,是天澜国丞相的庶女。至于为什么掉落湖水,被活活溺死?

  微微闭上眼睛,碎片似的记忆层层涌来,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呵,老掉牙的把戏。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原身真是笨的可怜,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渣男太子来湖中寻找那枚玉佩,被虚伪的嫡姐推入湖中溺水而亡。

  不过,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庶女,既然如此,她就免费帮那个可怜的原身讨回公道吧!

  思及此处,凤九霄放松全身,漂浮起来,立刻睁开双眼,目光凌厉的看向岸上道貌岸然的虚伪女人!

  凤锦辞还在假惺惺地呼喊求救,却在回头的一瞬,对上了水中女子凌厉冰冷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身体一颤。

  她不是死了吗?

  慌乱中,凤锦辞咬牙对着一旁的小厮开口,“狗奴才,还不快去帮帮二小姐?”

  话语之间,眼中寒光闪烁,悄悄的给仆人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小厮把凤九霄淹死。

  小厮心领神会,“扑通”一声跳下了水。

  凤九霄一眼明白这小厮不怀好意,眼中快速闪过一丝阴狠,可全身陷在水中,使不上一点劲,难不成真要被这小厮给害死吗?正欲想办法该如何摆脱这小厮之时,小厮突然惨叫了一声,手腕上立即出现了一个口子,泊泊的流淌着鲜血。

  凤九霄微微一愣,看着水面上一闪而过,很快沉入水底的石头,不禁狐疑,有人在帮她?

  此时,一个身着白色华服的男子从天而降,脸上带着面具,看不见容貌,但是气质无双,一双深邃的漆黑眼眸深不见底,对世间万物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哪怕只是看男子一眼,便无法移开视线。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纵是见多识广的凤九霄也不得不在心中惊叹一声,这男人果然妖孽!

  只见这男子冷眸一扫,面上虽波澜不惊,但眼中却又带着讽刺,对凤锦辞说:“凤大小姐好兴致,和自己的妹妹玩起这种游戏来了?”

  凤锦辞眼睛猛地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仿若天神的三皇子独孤轻酌,止不住浑身颤抖,不知道他看到了多少,只能喏喏的行礼,退立一旁。

  此时,被凤锦辞呼救声吸引而来的人们也不约而同的行礼,“拜见三皇子……”

  独孤轻酌好似完全没听见周围整齐的行礼声,只是将目光移向水中的女子,眸中闪过一丝趣味。

  平时唯唯诺诺,连抬头看人都不敢的凤家二小姐,竟然有如此狠厉冰寒的眼神,难道就连他也看走了眼?

  独孤轻酌挥动衣袖,袖中出现一条长鞭,鞭子在空中漂亮的打了一个旋儿,直指水中的凤九霄。微微使劲,凤九霄就被拉到了岸上。

  独孤轻酌收回长鞭之后,但是……凤九霄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竟然无一人想到要找大夫。

  凤锦辞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匆匆上前,趴在凤九霄身上嚎啕大哭。

  “我可怜的妹妹啊,你怎么如此不小心啊……你吓死姐姐了……”凤锦辞十分聪明,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的意图,在众人眼里她好像是在伤心难过的哭诉,实际上却是暗暗用力,意图让身下本已虚弱的女子,窒息身亡。163生活网

  凤九霄岂会不明白凤锦辞的企图,想要挣扎,奈何这幅身体太过于虚弱,还呛了好几口水,一时间竟然使不出力气。

  暗暗心焦之时,耳畔却传来一声低沉邪魅的磁性声音。

  “凤大小姐,姐妹情深,真叫我大开眼界!你这样压着她,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一次哭个够了。”

  独孤轻酌嘴角挂着冷笑。

  凤锦辞浑身一顿,但是对方是三皇子,又不好发作,只能讪讪从凤九霄身上移开,装模作样的喊着,“九霄妹妹,是不是压到你了……”

  凤九霄挤出一个微笑,没有说话,凤锦辞伸手把她扶了起来,看着很亲密,但藏在衣服下的手却是掐着凤九霄的肉。

  这个女人,好狠毒!

  凤九霄眉头一紧,恰巧胃里的积水翻滚,她感觉恶心,头靠在了凤九霄的肩膀,酝酿好情绪后,小嘴一呕,水全吐在了凤锦辞身上。

  “啊!你这个——”凤锦辞一下放开了掐住凤九霄的手,刚要骂人,眼及周围的人,不好发作,脸上抽搐几下,扯出一抹比哭还难堪的笑,僵硬地开口关心,“你这个丫头吐也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还很难受啊?”

  她微微抬眼,看着眼前的凤锦辞,心底不断地冷笑,这嫡姐面子是做足了,但她眼中的阴狠依旧存在,做戏都没做全套,还敢跑出来演戏。阅读163shenghuo.com

  凤九霄心里冷笑,既然这样,那就让她这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女教官好好教训她一下吧。

  因凤锦辞被凤九霄吐出来的水弄脏了衣服,此刻正要告别回闺房换身衣服,凤九霄逮准机会,脚步不稳,歪歪倒倒,抚着太阳穴虚弱说道:“姐姐……”

  踉踉跄跄向着凤锦辞倒了过去,重重压在了她身上,凤锦辞没料到凤九霄会往她身上扑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凤九霄一用力给推入了水里。

  凤锦辞被凤九霄一推,跌入水中,挣扎着呼救,凤九霄见此,立即学着凤锦辞那套,眼泪哗哗流了出来,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岸边,声嘶力竭地向众人求救。

  ”你们……你们……快来救救姐姐啊。“

  话音刚落,几个小厮一同跳下水中,捞起了凤锦辞,比起之前自己的处境,这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凤锦辞被救上岸后,立即有丫鬟送上锦衣裹住她瑟瑟发抖的身体,凤锦辞连咳了好几声都说不出话,头发凌乱,面色苍白,足像只瘦弱生病的小鸡。

  凤九霄心里暗叹,凤锦辞啊凤锦辞,难受吗?就是要让你尝尝这种被人推下水的味道!转头,看向一旁安静站立着的面具男子,刚刚就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但是记忆中的他很模糊。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凤九霄因为刚苏醒记忆,所以关于和华服男子之间的事情,还不是很清楚,凤九霄轻咬红唇,听众人的话,他似乎是三皇子?

  微微喘息,看着与自己对视的邪魅男子嘴角轻扬,眼中一闪而逝的兴味,凤九霄立刻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凤九霄将视线移开,这时候还是不要过分引人注意的好。刚刚逞了一时之快,现在还不知道还面对什么麻烦呢?侧耳倾听,有人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独孤轻酌看见凤九霄无礼的翻了一个白眼之后,便不再看她有几分好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凤丞相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这边走来,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第2章 形势

  扫了一眼地上一片冷然的凤九霄,眼神微暗,白袖轻晃,霎时间已经不见人影了。

  “锦辞!”看见宝贝嫡女掉落水中,凤丞相心焦不已,失声惊叫,甚至忘记向一旁的独孤轻酌行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让去请大夫!”

  听闻此言,凤九霄眼中闪过一丝讽刺,二女儿同样也刚从水中救起来,他都看不见,只看见被众人环绕的大女儿?

  “爹!我害怕,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凤锦辞一见凤丞相来了,立刻失声痛哭,脸上满是楚楚可怜的柔弱,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意。

  而凤丞相偏偏就吃女儿这一套,心疼得不得了,“怎么好好的,就掉进水里了呢?”

  “我也不知怎的,九霄妹妹刚一下子倒在了我身上……”话未说完,凤锦辞抽泣不止,竟说不下去了。

  这凤锦辞,倒是不笨!没有直接指明是自己推她入水,倒也说出了她掉进水里与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凤九霄默默想着,心中已想好对策。

  凤丞相瞪大了眼睛,吹着胡子,恶狠狠地盯着凤九霄说,“是你推你姐姐下去的?”

  凤锦辞故意伸手拉住凤丞相的胳膊,一脸委屈地解释,“爹爹……你不要怪罪妹妹,是我不好,是我不小心……“说到了关键地方,凤锦辞停下来开始打喷嚏,模样看来甚是可怜,好好的一个碧人儿,此刻病怏怏的,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

  “你……你怎的如此歹毒,她是你的姐姐,你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你……你……”凤丞相见凤锦辞打了几个喷嚏,立刻指着凤九霄痛斥一顿,手指都颤抖着,脸上也是一片通红,气喘不止。

  听闻此言,凤九霄眼中寒光一闪,立即跪倒在了爹爹面前,”爹爹,女儿委屈,女儿没有推姐姐入水,女儿刚刚从水中救出来,怎么还有力气推姐姐入水呢?“

  凤九霄猛咳了几声,眼泪都快呛了出来,继续说道:”许是我才从水中救了起来,腿脚酸软,靠在了姐姐身上,但我绝对没有推姐姐入水啊……”

  凤丞相这才知道原来凤九霄也掉进了水,回头指了某个下人问道:“二小姐怎么也掉进了水里?”

  没人看见凤九霄是如何掉进了水里,只有凤九霄自己知道,她是为了找太子落进水里的玉佩,被凤锦辞给推入了水。

  可是没有人证,怎的证明她是被凤锦辞推入了水?对了,三皇子,刚才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可抬头去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现在哪还有人在?

  凤丞相问了一圈都无人知道凤九霄是如何掉进了水里。凤锦辞嘤嘤哭着,不时便被一群人簇拥离开。

  “来人,把二小姐给我带去祠堂!”在凤丞相的心里,他是要给凤锦辞一个交代的,就算不是凤九霄推的,他也要找一个替罪羊,只因她是庶女,是那个惹人厌的女人生的孩子。

  如果放在现代,凤九霄自然不会这样任人摆布,奈何现穿越变成了一个地位不强的庶女,她只能顺从被人带到了祠堂。

  回头淡漠地看了一眼,眼里划过一丝了然,好一个偏心的父亲,同样是落水,嫡姐回房,自己则去了祠堂,看来,以后的好日子还多着呢。

  祠堂内,密不透光,四周围只有昏暗的烛火,一排排一列列的灵位在这样阴森黑暗的环境中更显森然。

  凤丞相在祠堂的主位上端坐着,脸色肃穆,不怒而威,却有一国之相的气势。但是,冲着他轻易被女儿蒙蔽的老糊涂性格,凤九霄也不会欣赏这种徒有其表的丞相。

  “九霄,你还不跪下?”凤丞相看着凤九霄一脸桀骜,眼神冰寒的立于面前,竟然有几分陌生,这真是自己那个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女儿?

  “何错之有,为何要跪。”凤九霄脸上划过一丝嘲讽,这便宜老爹的心也太偏了,她也是浑身湿透,为何他不闻不问?还一上来就劈头盖脸的责怪问罪?

  “放肆,你长姐因你落水,你还说没错?”凤丞相拍案而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凤九霄,眼中满是愤怒。

  凤九霄瞬间对这个家失去了仅存的一点安全感,似认命一般,低头跪下,膝盖碰地,地板的冰冷坚硬成了她对这个家最后的感觉。

  想着上一世自己也是孤儿,本以为今世有幸重生,可以好好感受家的温馨,然而这一切在一跪中脆弱的不堪一击,血淋淋般被支离破碎......

  许是凤九霄的眼神太过于露骨,凤丞相气极反笑,“好,好,好,我就不信治不了你。来人,给我打,把她打跪在地。”

  人的性格都是跟红踩白,捧高踩低,凤九霄本来就不受宠,如今丞相有命,下人们动起手来也毫不留情。

  “啊!”凤九霄痛呼一声,扑通一声砸倒在地,冷汗直流,牙关紧咬才勉强忍住那股钻心的疼痛。

  真特么狠毒,对亲生女儿都这么狠。想到这里,凤九霄冰寒刻骨的眼神毫不客气的往凤丞相身上丢。

  凤丞相立刻被这眼神激怒,“你和你娘一样,都上不了台面。你母亲这辈子都别想进我凤家祠堂……你这没娘教的,我今天就好好管教你,免得你不知道天高地厚,平白污了相府的脸面!”

  “母亲……”凤九霄喃喃低语,前世她的母亲就在她年幼时就离开尘世,但即使如此,母亲温柔的笑靥,无私的疼爱,都让凤九霄至今难怪。

  再想到和自己命运相同的凤九霄,她不禁心中酸涩......

  “你今天就给我在这里跪着面壁思过,如果你不认错,你别想起来。”

  说完,凤丞相就头也不回的离开,喧闹的祠堂瞬间安静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凤九霄只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混沌,一旁有人看守,想偷懒不跪就会立刻被处罚。因此,她只能咬牙跪着,不给任何人对她动手机会。

  穿越而来,身上武功尽废,这副身子又太体弱,掉水之后湿衣服也没有换掉。跪了这么久,早已手脚冰寒,根本无法强力支撑。

  恍惚之间,似乎感觉被人轻柔抱起,耳畔还听见了模糊的对话声。

  “少爷,老爷有命,这……”

  “一切有我……”

  少爷?凤浩萧……吗?

  凤九霄终于忍不住陷入了沉睡……

  ......

  骄阳正好,花香叶茂,小小的别院简单雅致。

  庭院中端坐一女子,面目姣好,五官精致,眉宇之间透着几分英气和冷然,好似冬日的白雪,冷静优雅。在春日暖阳的照射下,女子凤目微眯,似一只慵懒的猫咪,好不惬意。

  “小姐,你怎么出来了?你还没好呢,要是再着凉可怎么好啊?你还是快回屋子里休息吧……”身旁的红衣丫鬟像一只灵动欢快的小鸟,嘴巴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

  被唠叨的女子本来闲适淡雅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无奈,微微抬眸看着一旁满是担忧的丫鬟,喟叹一声,“红儿……你都唠叨我好一会儿了……歇歇吧!”

  红儿一愣才想起来她好像真的唠叨很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哎呀,都这个时辰了,我去把小姐的药端过来。”

  说完也不等凤九霄反应,就直接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凤九霄摇头失笑,这丫头真毛躁。可是,却也是真心对待自己的。思及此处,眼中闪过一丝暖意,微微抬头仰望天空。

  说起来,她还真应该谢谢凤浩萧。明明和凤锦辞是亲生兄妹,却也可以对凤九霄这个同父异母的庶女一视同仁,的确是一个君子。要不是他求情,以凤九霄这副病怏怏的躯体,估计要再死一次了。

  当她醒来时就看见红儿红着眼睛守在一旁,这丫头还是她母亲为她留下的,如若不然,现在被禁足于偏院,身边连个体己人都没有了。

  母亲啊……

  每当想到这个词,都让她心中复杂的很。

  幽幽一叹,将视线移向门口,果不其然看见红儿带着一个装药的小篮子回来了。凤九霄眸光闪烁,看样子即使武功没了,警觉心还在。就是不知道换了个身体,轻功是否能施展得出来。

  这段时间凤府的人看得太紧,红儿又唯恐她再出事,小心翼翼的跟随其后,让她连一个试验轻功是否还在的机会都找不到。

  沉吟片刻,看样子她要想想办法自己制造机会了……

  “小姐,你想什么呢?该喝药了哦~”耳畔传来红儿活泼灵动的声音,将凤九霄的思绪拉了回来。

  抬头对着红儿微微一笑,伸手接过药碗,正待一饮而尽。突然,脸色未变,小心的将药碗凑到鼻子旁边,耸动鼻翼,闻了闻药的气味。

  顿时,眼中寒光乍现,面色也满是讽刺。迅速的将药碗放下,对着旁边疑惑不解的红儿开口,“红儿,这药哪儿来的?”

第3章 蹊跷

  “啊?是大夫人送来的,小姐,你脸色很奇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凤九霄仔细审视着红儿,这丫头眼中的担忧并不似作假,看样子是被人利用了。不动声色的敛下双眸,遮住眼中的情绪,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呵,没事儿,这药既然是大夫人送人,想必很珍贵吧。”

  “这奴婢不知,但应该是极好的药,当初夫人病倒,大夫人也送过此药,说是给夫人补身子的。”红儿心思单纯,不疑有他,也并未发觉凤九霄的一闪而逝的那一抹狠厉。

  凤九霄前世出生于侠盗世家,从小精通医理药理,只是简单一闻便知道药物中含有甘草和海藻。这两种药物的确都有大补之效,可是若混在一起服用,便会中毒。

  既然当初凤九霄的母亲也曾经服用此药,那这原身的母亲之死,想必没那么简单了。

  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眼中的神光不断变幻闪烁,倏地,转头吩咐,“红儿,去把浩萧少爷请来,就说我有要事与他说。切记,尽量别那么引人注意。”

  红儿见凤九霄一脸严肃认真,不由得郑重的点点头,小跑着离开了。

  不一会儿,凤浩萧就来了。这凤浩萧的确一表人才,不但器宇轩昂,而且英俊帅气。尤其是那星眸剑目,更添英气。

  “九霄,身体可好些?”凤浩萧对待凤九霄是真心疼爱,嘴角的笑意更显温柔。

  凤九霄含笑点头,对待真心实意的人,她自然以情相待。简单寒暄之后,她便对红儿打了个眼色,示意她去门口把风。

  凤浩萧看着凤九霄如此小心的样子,不免好笑,开口询问,“怎么了,如此紧张?”

  “浩萧哥哥,我觉得我娘的死因,另有蹊跷……”凤九霄见凤浩萧似要开口,便抬手阻止,“此时不宜多提,我只希望浩萧哥哥为我暗地彻查此事,其余的,请哥哥不要多问。”

  凤浩萧满是深思的看着凤九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妹妹真的变了很多。以前那个战战兢兢的小妹妹,似乎已经长成一位遗世而独立的绝代佳人了。

  想到这里,多少有点恍惚,看着九霄眼中的期盼和请求,他郑重其事的点头答允。

  凤浩萧答应之后,凤九霄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她本不是多话之人,但人是自己找来的,晾着人家不管也的确失礼。

  而凤浩萧对于自己的妹妹的改变还没有回过神来,一时间,彼此竟然都有点相顾无言。

  这时候,凤九霄立刻就发现红儿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样子,立刻就松了一口气,笑着开口招呼红儿过去。

  “红儿,怎么了?鬼头鬼脑的样子~”看着红儿搞笑的样子,凤九霄忍俊不禁。

  “什么嘛,小姐。”红儿微微撅起嘴巴,连声抱怨,“明明是小姐让我出去把风的,我才怕打扰你和浩萧少爷的啊!”

  “呵呵,”凤九霄这下真是被逗乐了,“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说吧,怎么了?”她心知红儿不会平白无故的打扰,所以便认真起来询问。

  “刚刚相爷派人来说,让小姐去参加宫中的上元节宴会。”

  “嗯?”听完红儿的话,凤九霄还没有反应,凤浩萧先皱起眉头来了,“派谁来说的?怎的这么不懂规矩?”

  凤浩萧眉眼一竖,眼中倒有几分凌厉,凤九霄看着也有几分欣赏。

  反倒是红儿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开口,“那个……”

  “好了,浩萧哥哥,你何必在意呢?世人皆是跟红踩白的,这很正常,你真的不需要太在意。“凤浩萧为什么生气,她其实心里也是明白的。找奴才传话,奴才就必须一字一句的全部传到主子的耳中,而不是这样,让奴才转达。

  不过,好在凤九霄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古代的小姐,自然对这些事情也不在意。

  虽说凤九霄并不在意,但是凤浩萧的脸色依然不好。

  凤九霄的心中一暖,虽然只是自己的便宜哥哥,但是好歹是真心待她的。她脸上慢慢爬上温暖的笑意,眸中柔光闪耀,看的身旁的红儿和凤浩萧均是一愣。

  更有甚者,红儿心直口快的开口,“小姐,你真的好美啊。”

  “噗嗤!”凤九霄忍不住喷笑了,“行了,浩萧哥哥,我明天必须要去吗?”对于皇家的这些宴会,她真的很抵触,可以的话,真的不希望掺和进去。

  “这个……”凤浩萧为难的看着凤九霄,虽然并未继续说下去,但是其中的含义很是明显。

  思索片刻,她还是略有迟疑的开口。

  “浩萧哥哥,明日便是上元佳节,丞相府全族都要进宫赴宴。九霄年纪小,怕行为举止稍有差池,祸及族人。能否请哥哥指点一二?”

  这么说总不会有错吧?做妹妹的依赖哥哥,很正常吧?

  凤九霄想来想去,既然之则安之,既然她已经成了凤九霄,想躲估计也躲不过去。

  凤浩萧听闻之后,微微笑了,果然还是那个小妹妹,接着慢慢的对凤九霄说着进宫之后需要注意的事项。

  小小的偏院中,粉色纱裙的绝丽女子和白衣华服的英俊男子,一个面含微笑的说着,一个时不时点头认真的听着,这样的画面,和谐美好。

  第二日,凤九霄便跟随凤府的众多家眷一并进宫赴宴,所有女眷都是坐在马车里面。而她最近刚被狠狠罚了一次,自然没人愿意与她共一辆车,怕惹到麻烦。

  不过,这样也好,乐得清静。

  无聊的撩起车帘,看着窗外金碧辉煌的宫殿,她倒是没有什么很大的感觉。毕竟二十一世纪,这种东西她看得太多了。不过,在这种劳动力落后的古代,这样子的建筑的确值得人赞叹,尤其这宫殿甚至比故宫更加华贵。

  马车并没有走很久,就慢慢停了下来。每一辆马车都有宫人引导,唯独遗漏了她这辆马车。眼中寒光闪烁,看样子她被人嫌弃的很严重啊,不甚在意的跟在凤府其他人的身后,低调前行。

  耳畔都是身边女眷们的嘲讽低语,她们还以为小声呢?但是根本逃不过她这个侠盗的耳朵,不然她早被抓了不知多少次。

  “那就是凤家的庶女凤九霄,前段时间还把姐姐给丢下水了呢?”

  “那么可怕啊!”

  “是啊,好像是因为嫉妒……”

  “……”

  凤九霄冷笑连连,这些女人还自诩名门闺秀,这样的行为到底和那些爱嚼舌根的妇人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也只是冷漠淡然的跟随众人慢慢前行,对那些议论声音充耳不闻。反正她刚好利用这次机会,找个无人之地,看看轻功是否还在。

  宫宴很快就开始了,凤九霄虽然长相绝美,但她身份尴尬,也是处处不被人待见,就连只是静坐一旁,也被人嫌弃。

  “哟,这不是凤家二小姐嘛~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没人搭理,没人伺候啊~”一个身着黄衣的少女,一张娃娃脸上满是讥笑。

  “哎哟,玉儿姐姐,你不知道,人家可是连姐姐都可以痛下毒手的任务,京城谁人不知啊,谁敢靠近啊~”黄衣女子一旁绿衣女子立刻搭腔,看着凤九霄的脸上满是嫌恶。

  “哎呀,人家凤二小姐可不是一般人,你们别惹她,咱们走吧~”一身粉衣的女子娇俏的开口,嘴角笑着,整个人都花痴乱颤的,让人看了就觉得厌烦,只是她自己浑然不觉。

  凤九霄看着三个女子咯咯直笑,抖着身体摇摇摆摆的离开。她眼中只是闪着寒光,不再言语的一个人端坐一旁。反正,她只要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她就离开。

  看着身边的人,无论男女,均是虚伪的到处寒暄,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她就觉得无趣。顿时觉得她这个身份真的不错,她一个人落的自在。

庶女为后:鬼王乖乖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庶女为后 或 鬼王乖乖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嫡女惊华:绝世四小姐13章(第十三章:结成同盟)

    原标题:嫡女惊华:绝世四小姐13章(第十三章:结成同盟)书名:嫡女惊华:绝世四小姐第十三章:结成同盟慕容璟轩听着她的话还是脸上还是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我只对美人儿感兴趣。”清妍对慕容璟轩的话不予以赞同,“若说道美人儿的话,那想来世子当成是误会了,大姐姐和二姐姐都是苏府响当当的美人儿,何以世子会来这儿。”“那是因为我眼中的美人倒是只有你一个。”慕容璟轩还是嬉皮笑脸的开口道,他摸着下巴调笑着开口,“我喜欢你写的那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听着他的话清妍皱皱眉,“何以你会有我的字帖?”慕容璟轩

  •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13章(第十三章 恐惧,戚总的命令)

    原标题: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13章(第十三章恐惧,戚总的命令)小说书名: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第十三章恐惧,戚总的命令接通电话,是医院打来的。“戚先生,您的太太晕厥在街上,被人送来了XX医院,请您尽快过来办理住院手续吧。”电话里头,响起医院前台小姐甜美的嗓音。这个电话,无疑是童菡给她的。毕竟,童菡只记得戚锦川的电话,而她想依靠的也唯独他。戚锦川沉默不语,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令人无端发冷。良久后,他冷声问道:“孩子还在吗?”倘若孩子不在,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医院前台小姐一愣,似乎未曾接待过

  • 卖身契约:恶魔老板的完美情人13章(第13章 跟他回去)

    原标题:卖身契约:恶魔老板的完美情人13章(第13章跟他回去)小说名称:卖身契约:恶魔老板的完美情人第13章跟他回去秦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秦峻熙。即使站在高大的秦峻熙身后,依然能感觉到秦科眼角瞥过来的余光里的冰凉,林茵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秦峻熙感受到了她的恐惧,伸手势趁将她搂进怀里,挑衅的看着秦科问道:“五百万,一千万,一亿?”秦科蹙起了眉,两人靠在一起的样子,怎么这样刺眼?“走不走?”屋子里飘过的是秦科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林茵微微一震,身子动了动,想从秦俊熙的怀中挣脱。秦峻熙用

  • 超级兵王俏总裁13章(第13章 似乎…还没练到家!)

    原标题:超级兵王俏总裁13章(第13章似乎…还没练到家!)小说名:超级兵王俏总裁第13章似乎…还没练到家!“一群蠢货,笨蛋!”毒蝎嘴里忍不住嘟囔着,谩骂着,眼睛一下子锐利起来,透过那高精度的狙击镜开始观察别墅外围的情况。糟糕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自最外围开始,一道道黑影跟被绊脚似得,接连倒下,而且就连毒蝎的恐怖听力都听不到任何声响。毒蝎的直觉告诉他,在这栋别墅的周围,有一名同样精通暗杀的高手,而且,毒蝎可以断定,他的目标和自己绝对相反。他原本有些散漫的目光一下子凝聚如刀,一道快速在草皮上蠕动的银色身

  •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13章(第13章 怎么会有血?)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高手13章(第13章怎么会有血?)小说书名:女总裁的贴身高手第13章怎么会有血?“什么怎么回事?”李文龙不耐烦的说道,心道这林总莫不是精神有点问题,干嘛跟一团用过的卫生纸过不去。“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我刚才上了个厕所,发现我下面好多干掉的血迹,而且还有,还有痛感,是不是对了做了什么?你就是流氓一个,我要报警抓你!”靠,李文龙暗骂一声,如果真要是为这事被抓进了局子,那可真是六月下大雪,千古奇冤了,你下面有点血迹就赖我,我能做什么?再说了,就算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血迹,女人的

  • 姐妹花的贴身侍卫13章(第13章 猛龙过江)

    原标题:姐妹花的贴身侍卫13章(第13章猛龙过江)小说名称:姐妹花的贴身侍卫第13章猛龙过江“小李,过来收拾床铺,”胖护士作势就打算叫人来驱赶老王媳妇。正在老王媳妇为难的时候,苏辰挡在胖护士面前,笑了笑,“人命关天,是不是先抢救着?”胖护士翻了个白眼,“这是规定,我也没办法。”苏辰忍住心头的怒火,从口袋中拿出一叠钞票,“这是三千块钱,够今天的费用了吧?”胖护士这才收起那副令人厌恶神情,接过钱离开病房。“苏辰,真是谢谢你了!”老王媳妇满脸感激。“不用客气,”苏辰摆摆手,又递给她一张卡,“这里面有一

  • 强者为尊13章(第13章:武徒与修者)

    原标题:强者为尊13章(第13章:武徒与修者)小说名字:强者为尊第13章:武徒与修者听教官打趣,李重呵呵一笑,一个马屁毫不留情拍过去,“教官说的是哪里话,如果没有教官的辛勤教导,怎么会有我这样的弟子。”教官仰天哈哈大笑。有李重这小子在,他感觉人生多了几分精彩。“说吧!来这里有什么事?”“我只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力量!”“看你脸上带着喜色,显然这些天力量又提升了不少。嘿嘿……以你以前的实力,已经横扫修者一下的武徒了,现在恐怕那些刚刚晋升成为黄级一层的修者,你都能拼一下。”教官龙岩说道。李重苦笑不语。

  • 逍遥文曲仙13章(第12章:机灵鬼)

    原标题:逍遥文曲仙13章(第12章:机灵鬼)小说名字:逍遥文曲仙第12章:机灵鬼如同虎丘之于苏州,五亭桥之于扬州一样,八宝亭是宝应的象征。八宝的传说,美丽又动听,其实,这只是当时人们敷衍润色的一出“好戏”。安史之乱以来唐王朝一直未能太平,战乱迭起,人心浮动。此时,唐肃宗急需一个为臣民所能接受的方法,让儿子正位。也许是楚州剌史善于揣摩帝意,借助“天降符瑞”之故伎,献八宝给皇上,并编了一段神话传说,自然是一拍即合,龙颜大悦。然而古代史学家们却将此事郑重其事地载入了史册。《新唐书》说:“楚者,太子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