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七年之痒 大结局

2017/12/3 10:04:00 来源:网络 [ ]

小说:七年之痒

第1章 多久没碰过你

  我醒过来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播午夜剧场。163生活网

  一个穿着红色嫁衣,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出现在屏幕里,下一秒,那个女人抬起头,一张脸血淋淋的,眼眶里没了眼球,只剩下黑洞。

  我瞬间清醒。

  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家里静悄悄的,老公还没回来,儿子已经睡着。

  我关了电视,又去儿子房间里给儿子搭好被子,就准备回房间睡觉。

  两点多都没回来,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结果我刚关了客厅的灯,大门就开了,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老公身上浓烈的酒臭味。

  “啪!”

  客厅里的灯又亮起来。

  “啊!”

  老公看见我,被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随后恼怒道:“你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半夜不睡觉,站在房门边跟个鬼似的!”

  我说:“我刚刚在等你,刚把灯关了,你就回来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等人的方式可真特别的!”

  跟一个醉鬼是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我转身去浴室给他放洗澡水。

  老公很快光着身子进来,我出去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从房门口到浴室,短短几米的距离,衣服散落了一地。

  “周樱,进来!”

  我刚把衣服捡起来,就听到老公在浴室叫我。

  我走进去,老公闭着眼躺在浴室里,揉着太阳穴。

  仿佛似有所感,眼也没睁,说:“给我按摩按摩,反正你大半夜也不睡觉。”

  我走过去蹲下给老公按摩,老公嗓子里发出满足的喟叹。

  我一抬头,就看见老公的身体。163生活网

  老公身材很好。小麦色皮肤,微微隆起的并不夸张的肌肉,还能看见性感的人鱼线。

  老公一点儿也不像个已过而立之年的男人,岁月在他身上,好像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反而让他越变越好,就像一坛经由时间发酵,越来越醇厚的美酒。

  “你在看什么?”

  老公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低头,就看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冷眼望着我。

  我脸上微红,赶紧收回目光,一心一意的给老公按摩。

  老公突然伸出一只手,环着我的脖子,我与他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近到我能呼吸相缠,微微一动嘴唇就碰在了一起。版权163shenghuo.com

  可是老公没有吻我,他突然推开我的脸,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然后伸手一下子把我拽起来,推到洗漱台边,让我面对镜子,背靠着他。

  “你瞧,你现在的样子,像不像欲求不满?”

  老公一只手擒住我的下巴,逼迫我看着镜子。

  镜子里的女人披散着头发,穿着一条红色蕾丝睡衣,面色潮红,眼里泛着水汽,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拥着,好像真的有那么点儿欲求不满。

  “我有多久没碰过你了?恩?”

  老公突然捏了我一下,我痛呼一声,却换来他更用力的揉捏,一边捏,一边在我耳边问我。

  我觉得老公除了长相好,身材好,声音也很好听。

  “来,戴上。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老公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个面具,一下子扣在我脸上。

  是个蝴蝶面具,戴在脸上后就只能看见我的下巴。

  老公挺腰顶了顶我,说:“偶尔玩点儿不一样的,更有激情,感觉到了吗?”

  我被他揉捏得有点儿痛,痛感过后,身体里涌出一股热浪,此时除了破碎的呻吟,根本无力回答他的问题。

  老公说:“久了不碰你,身体还挺敏感。”

  然后就觉得身上一凉,那件睡裙已经被老公扔在了地上。

  在浴室里来了一次后,老公又抱着我回房间要了几次。

  关着灯,眼前一片黑暗,触感反而更加强烈,最后我没忍住,直接晕了过去。七年之痒 大结局

第2章 撞破奸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床已经凉了,老公不知道走了有多久。

  “嘭嘭嘭!”

  房间门有节奏的响了几声,然后是儿子的声音催促的声音传了进来:“妈,你还有多久啊?再不起床我要迟到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早上八点过九分了,一时有点儿尴尬。

  儿子没听见回答,在外面继续催促:“妈,起床了!我要迟到了!”

  我赶紧回答儿子:“马上,五分钟,马上就好!”

  快速换了衣服,洗脸刷牙,随便绑了绑头发,拿着包就领着儿子出门。

  儿子边走边跟我说:“妈,你去考个驾照吧,咱家明明有车,为什么每天都要去挤公交?每次出门都要在公交站等车,太浪费时间了!”

  这个问题儿子说过不止一次,可是我没办法破除心里的恐惧,敷衍儿子:“等天凉了妈就去考驾照!再说了去哪儿不有你爸开车吗?你上个学坐公交车怎么了?好多人都是走路上学的。”

  儿子不满道:“妈你怎么跟温阳的妈妈一点儿也不一样?你不能总依赖我爸,你是个独立的个体!”

  儿子说的温阳是他同桌,他爸爸跟老公还合作过。只是人品不是很好,喜欢在外面乱搞。温阳的妈妈拿老公没办法,想离婚又怕老公找的女人对儿子不好,后来慢慢的成了个女强人,现在两口子经常吵架。

  我跟儿子说:“你爸爸跟你温叔叔不一样,你爸是个靠得住的人。而且儿子妈告诉你,家里两个人就得互补,像咱们家你爸爸主内我主外,多和谐。”

  没想到儿子瞅了我一眼,一直到武馆都没再跟我说过话。

  目送儿子进了教室,想到这里离老公公司也不是很远,我心血来潮的想去看看。一路上我还在想,老公看见我会怎样?是不是很惊喜呢?

  我已经两年多没去过老公公司了,附近变化还挺大的。

  我进了公司打量了一下,公司去年重新装修过,大厅跟以前比显得宽阔明亮很多。还放了几株我不认识的绿植,还挂着几副老公高价买的山水画。大厅一侧还放了一组大气的真皮沙发和一张干净的头发丝都看不见的玻璃桌。

  我刚准备往楼上走,却被前台小姑娘拦住了。

  “唉唉唉,大婶,您找谁?”

  我皱了皱眉,心想老公什么时候换了个前台?小姑娘看着挺灵气的,就是有点儿没礼貌。

  我看小姑娘年纪应该不大,我也不好跟人计较,笑了笑告诉她:“我来找你们孙总的,他办公室还在从前那儿吧?”

  小姑娘马着脸说:“没听说今天有人上门拜访孙总啊,大婶儿,菜市场出门右拐两百米就到了,你是不是走错地儿了?”

  这下子我心里真是不痛快了,拉下脸跟那小姑娘说:“你平时也是这种态度对待公司客人的?谁把你招进来的?”

  小姑娘打量着我,不客气道:“大婶儿你开什么玩笑呢?你算什么客人?你也不找块镜子瞧瞧,都四五十岁的人了,穿着麻布裙,跨着买菜的布袋子,瞧你那样儿也买不起房子。我们公司是做工程的,不卖菜!”

  “我告诉你,你明天可以不用来上班了!”

  “你谁啊?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走错地赶紧的出去,不出去我叫保安了啊!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我顿时气得头晕胸口闷,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是你们孙总老婆,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谁知那姑娘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大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呢?疯人院里跑出来的吧你?孙总女朋友是我姐姐,这事整个公司的人谁不知道?”

  我心想这小姑娘别不是脑子有病吧?我可没这种妹妹!

  我冷笑道:“我可没有你这种没礼貌的妹妹!”

  “谁他妈是你妹妹了?你这种人真是疯人院出来的吧?我姐姐是公司财务部的负责人!你是谁啊?你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说完小姑娘又冲外面叫:“保安,都死了吗?把这疯女人赶出去啊!以后别什么人都往里面放,眼睛放亮点儿!”

  我还没从她上一句话里回过神,又听见她如此说,不仅心里冷笑,心说等会儿看是谁被赶出去!

  保安很快就进来了,看见我脸色都变了,大惊失色道:“周嫂子,你怎么来了?”

  一旁的小姑娘一脸懵逼,不在状况内。

  保安五年前就在公司了,五年前他还不是保安,是搬运工。那会儿老公的生意也没做到现在这么大,还只是个倒卖建材的。三年前老公才开始接工程,并租了这里作为办公的地方,见他年纪大了,就让他做了保安。

  我直接问保安:“孙恩桥办公室还在原来的地方吗?”

  保安欲言又止,最终为难的点了点头。

  我被小姑娘刚刚的话刺激得不轻,孙恩桥的女朋友是公司财务经理?我明明记得财务经理是个比孙恩桥大十多岁的大姐,而且根本没有妹妹!

  我本来觉得这小姑娘多半是脑子不灵光,我刚刚搬出老板娘的身份,给她吓坏了瞎掰的。可是看到保安这反应,我心沉了沉,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但是面上我还是装着很镇定的样子,吩咐保安:“看好她,别让她跑了。还有……不准她给孙恩桥打电话,你们也不许给他打电话!”

  保安虽然一脸纠结,还是拍着胸脯保证:“周嫂子您放心,我肯定不让她给孙总打电话,您是我恩人,我肯定答应了一定做到!”

  我直奔三楼孙恩桥的办公室去。

  整个三楼就只有孙恩桥一个人,办公室门没关,虚掩着。

  我刚伸手准备推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声响:“嗯~孙总……”

  是个女人的声音,黏答答的,听得我鸡皮疙瘩的起来了。

  “小妖精,叫这么好听干嘛?是不是还不够,嗯?”

  这是我老公的声音,昨晚在床上的时候我才听过。那时候只觉得是世上最性感迷人的嗓音,现在却令我恶心!

  我伸回放在门上的手,直接用脚踹开了门。

  屋内的两人可能没料到这场变故,女人尖叫了一声,想用手捂着下面,但是孙恩桥还埋在她身体里呢,只好惊恐的捂着布满痕迹的胸脯。

  孙恩桥先是有点儿惊慌,很快又冷静下来,他甚至当着我的面,挺了挺腰。

  女人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怪叫了一声,想要往后退,她身后是桌子,根本退无可退。

  可是孙恩桥听到那声音,却突然兴奋起来,扣着她的腰不让她动作,整个人还往下压,把那女人压在办公桌上,当着我的面做着昨晚我俩做过的事。

  我捂着心口,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曾和我伉俪情深,在我父亲病榻前保证,在我被家里亲戚千夫所指时挡在我身前,发誓这辈子都会爱我对我好的老公,会背叛我。

  结婚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夫妻是一体的,我从来没料到,有一天,我被自己的一部分背叛了。

  这时候那个女人突然又开始黏答答的叫起来,两个人仿若无人一般做着那事。我忍无可忍,看到茶几上有两杯水,想也没想,走过去拿起那两杯水,直接泼像那两个人。

  “啊!”

  水是冰水,那个女人被冰的身体紧绷,大叫了一声。

  我听见孙恩桥闷哼了一声,趴在那女人身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我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踹了孙恩桥一脚。

  孙恩桥睁开眼,慢慢从女人身体里退了出来,那女人腿间一片狼藉,两人混合的那玩意儿从腿间滑落。

  屋里的空气中夹杂着挥散不去的糜烂味道,在加上眼前这一幕,我捂着嘴,想吐的厉害。

  “你怎么来了?”

  孙恩桥突然开口说道,特别震惊的样子,声音里还带着一点儿情欲得到满足后的慵懒。

  我冷笑道:“我要是不来,怎么能欣赏到一场这么精彩的现场春宫秀?”

  那个女人站起身,身上未着片缕,却一点儿也不害羞,还抱住孙恩桥的腰,把头搁在他肩膀上。

  “大婶儿,你也不瞧瞧自己,长得这么丑,你怎么还敢出来见人呢?孙总又帅气又能干,现在还养着你你就该满足了!”

  “你也这么想?”

  我看也没看她一眼,倔强的看着孙恩桥,问他。

  孙恩桥把那女人的手扒开,揉了揉额角,指着门口对那女人说:“杨怡,你先出去。今天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回头我给你五万,就当赔偿费。”

  我瞬间就怒了,孙恩桥竟然还敢当着我的面给那个女人钱?

  只是我还没说话,那女人也不干了,不可置信的叫了句:“孙总……”

  “你先给我出去!要么要钱,要么我就追究责任……”

  孙恩桥话还没说完,那女人飞快的捡起的地上的裙子,三两下套好就跑了出去。

  我冷眼看着孙恩桥。

  孙恩桥也穿上了衣裤,衬衣扣子还没扣,能看见壮硕的胸肌,古铜色肌肤上有星星点点白斑……

  外人走了,我也没再逞强,捂着嘴一个劲儿干呕。

  孙恩桥扣扣子的动作顿了顿,走到一旁去把窗户打开,还给屋子里喷了空气清新剂。

  做完这些,他走过来想拉我的手,却被我避开。

  我说:“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只是离我远一点儿,我闻到味道想吐。”

  孙恩桥脸上有点儿尴尬,收回了手,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解释:“小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怒道:“不是我想的那样是那样?难道刚刚是我瞎了吗?还是你想说是我产生了幻觉?”

  “当然不是!”孙恩桥见我情绪激动,立马反驳,而后急忙解释:“今早上天刚亮xx建筑公司老总把我叫到锦绣阁陪他打麻将,还松口只要我去了,以后他们公司材料全部由我们供。你不知道现在生意有多难做,他们公司是大客户,付钱又爽快,我听了那话当然立马赶过去了!我过去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已经玩儿了一宿,而且他们觉得打麻将输钱赢钱没意思,规定输了的人喝酒,一屋子人都只剩三个人还没趴下。他们没玩儿够,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凑人数。我……”

  都打断孙恩桥说:“你是把我当小孩儿哄吗?你喝酒喝着怎么跟她滚到一起了?”

  “小樱你先听我说完。我陪他们玩儿了两个多小时,喝了不少酒,最后那个老总说今下午他们公司还要开会,玩儿了最后一局就不玩儿了。最后一局我输最惨,喝完后就晕过去了。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回到公司的,我醒过来的时候那女人正在挑逗我。酒喝多了人不清醒,我迷迷糊糊就……我这会儿头还昏沉沉的,小樱,我回头给了她钱,找到接替她工作的人就把人赶走。”

  我闭了闭眼,如果不是刚刚闻到了浓烈的酒味,我早就甩门而去,怎么可能还会在这儿听他解释。

  “小樱,我刚看见你捂心口,现在还疼吗?你千万别生气,你要是实在生气,打我骂我都行。”

  我睁眼看了看老公关心的脸,眼里的焦急不似作假。我们家有遗传心脏病,我大姐和父亲,都是这病死去的。

  这病平日里不显,甚至很多医生都查不出来,只有受了刺激才会发病。

  我大姐是因为跟我姐夫吵架病发,我父亲是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刺激……

  听见孙恩桥的话,我心里的火气消了一点儿,他能注意到我的小动作,说明他还是爱我的。可是我面上却什么都没显。

  孙恩桥见我没什么反应,又跟我解释了好久,并保证道:“这种事绝对仅此一次,我以后肯定宁愿少做两笔生意,每晚肯定七点准时回家,每天早上吃了早饭再走。周末至少有一天陪着你和儿子,你不是说要去看你三妹吗?我们这周就去,好不好?”

  他说了老半天,伏低做小,说的口干舌燥,我听了老半天,无动于衷,听到耳朵都要磨出茧。

  我说好。

  孙恩桥立马喜笑颜开,还说今天就不上班了,带我出去玩儿。

  我冲他微微一笑,说:“你今天一大早就陪着客户喝酒,还是赶紧抓紧机会去把合同签了吧。我没事,我一会儿去买菜,晚上给你做小鸡炖蘑菇。我不是不懂事的人,我知道发生这种事你也不想的,你最近这么辛苦都是为了我和儿子,我怎么好意思耽误你呢?而且你早点把事情做完,咱们周末去三妹家看她儿子,壮壮念叨好久了呢。”

  孙恩桥说:“那也行。我把你送回去,吃了午饭再过来。周末咱们就去青城,看咱小侄子去。”

  孙恩桥说着就想走,却被我阻止:“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现在屋子里味道散的差不多了,可是只要一想到刚刚见到的场景我就恶心,如果孙恩桥不洗个澡换身衣服,一会儿坐他车里我都能吐出来。

第3章 老公的改变

  孙恩桥公司附近有个菜市场,他先陪着我去买了菜,回家又给我打下手,俩人一块儿做了午饭。

  这是很久没有过的事了,我心里被一股说不出的感情充斥着。其实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我最大的愿望也不过与此。

  每天老公儿子都能吃我做的饭,偶尔老公能给我打打下手,两人一块儿做饭。

  “小樱,整天一个人在屋子里怪无聊的吧?”

  我正把油倒进锅里,就听见孙恩桥在我身后说道。

  “还好吧。”毕竟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之前不是给了你好些会员卡什么的吗,你没事的时候可以跟着老温他们家的出去玩玩儿,权当散心。”

  温太太是个女强人,每次跟她一块儿玩儿的人也都是些家庭不太如意,事业却如日中天的女强人,再不济也是月入五千以上的白领,我跟着人家一块儿根本插不上话。

  我心里有点儿烦闷,把锅铲往锅里一扔,赌气道:“我不炒了,你是不是嫌我整日在家没见识?”

  油溅了一点儿出来,孙恩桥背后灵一样趴在我身上,拿过我的手背看了看,见在只是红了一点儿又放下。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拿起了锅铲。

  “那行,之前都是你炒给我吃,我也好久没露一手了,今天就我来掌厨吧!”

  我没好气的推开孙恩桥,见油烧热了,把葱蒜倒进去,浓郁的香味一下子弥漫在厨房里。

  孙恩桥做饭的手艺,已经烂到了一定境界,做出来的菜恐怕只有他自己敢吃。

  孙恩桥就站在一旁,又找话题跟我搭话。吃完饭后,他主动提出要洗碗。我倚在厨房门口看他围着围裙洗碗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他这样,都是因为心里愧疚吧?结婚这么多年,当初那点儿炙热的爱意,现在还剩多少呢?可是他会愧疚,是不是又证明他心里是有我的?

  这次只是个意外,不要多想。我安慰自己,疑心是把利剑伤人伤己,我万不能步了姐姐的后尘。

  洗完碗孙恩桥接了个电话,似乎是公司有个重要的客户来了,有重要的事跟孙恩桥说,孙恩桥跟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昨晚累了大半宿,今天又发生了那样劳神劳心的事,我有点儿乏了,叮嘱他早点回来后就回房睡觉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总感觉今天我可能忘记什么重要的事了,可是能让我忘记,应该也不是特别特别重要吧?

  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姐,我要投奔你来了,你得收留我啊!不然我就得去流浪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活力四射,正是我还未成年的小表妹吴周余的声音。

  我头疼的想,这丫头肯定又出幺蛾子了。此时我还未料到,这个总是闹幺蛾子的小表妹,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改变。

  “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赶紧回她:“听着听着呢,你怎么了?你这会儿不该在上学吗?”

  “我毕业了,我才不想继续在学校受罪呢!”

  表妹从小叛逆,她比我们所有人都小了八九岁,所有人都愿意宠着她,宠得她叛逆的不像话。中考考上了重点高中不上,闹死闹活的跟着她一小姐妹上了职高,前段时间还听小姑说让她明年参加高考,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不想上学了。

  “姐,我考上资格证了,我在学校就是浪费青春!你不帮我,我就跟我同学一块儿去闯荡天下了!”

  小表妹没听见我说话,继续在那边说。

  小表妹一向说到做到,听到她说有资格证了,我心思一动……

  小表妹学的是会计学,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心里有根刺,肯定想让孙恩桥把会计给辞了的。只是辞了之后要去哪儿找个让我放心的呢?

  表妹的出现真是及时啊!我在内心里感叹。怎么都是自己人,又是我妹妹,她在公司,那些对我老公抱有想法的人,怎么都得投鼠忌器,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我不是不信我老公,只是他喝醉的时间太多了,万一再遇到今天这样的人……

  “周余,你先跟小姑商量一下,小姑答应了你就过来。我让你姐夫在他公司给你空个位置出来,如何?”

  小表妹一听挺满意的,元气满满的说:“姐,你就等着我拖着行李来投奔你吧!为了感谢你的收留,我给你带一箱子特产,都是我妈自己做的!”

  我心里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儿内疚的,我这个做法,其实都有点儿利用表妹的意思。

  接完电话我看一眼时间,都三点了。儿子四点的时候下课,我赶紧起床收拾了一下,往儿子学校赶。

  带着儿子去超市买了菜,从超市出来后儿子诧异道:“妈,你不是说超市的菜不新鲜吗?今天怎么带我去超市买菜了?”

  我之前确实这么说过。

  “这会儿市场都收摊了,只能在超市买了。今晚你爸回来吃饭,可不能凑合。”

  “妈你确定我爸能回来?而且,我把回来吃饭就不凑合,难道咱俩吃饭可以凑合吗?”

  听清楚儿子语气里的不满,我干咳一声,赶紧转移话题:“咱们周末去你三姨家玩儿,怎么样?”

  儿子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惊呼道:“真是太好了!又可以看见小乐乐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儿子:“儿子,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妹妹?”

  儿子突然停下脚步,拽了拽我,我低头一看,儿子小表情十分严肃。

  “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准备要小弟弟小妹妹了?”

  我以为儿子怕小弟弟小妹妹跟他争宠,我刚想安慰儿子,没想到儿子说:“你早该有这想法了,我听温阳说他妈妈也怀小宝宝了,小宝宝最会调节家庭矛盾,现在他爸爸都不出去了,每天都守着他妈妈。爸爸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的,如果有了小宝宝,肯定也跟温阳的爸爸一样,能够守着妈妈了。”

  儿子的话说的我心里暖呼呼的,不过一方面我还有点儿诧异,我没想到儿子人不大,竟然意外的早熟。

  回家后儿子写作业,我做饭。

  七点多的时候,孙恩桥就回来了。

  孙恩桥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先是到厨房来问我有没有需要他打下手的,我说没有,让他去看儿子写作业去了。

  闻着油烟味儿,伴着锅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儿子和老公的笑声从客厅传进来,我心里十分满足,觉得这才是一个温馨的家庭,该有的样子。

  吃完饭,老公又自告奋勇的去洗碗了。我想去厨房帮老公,却被儿子拉住了。

  “妈妈做饭,爸爸洗碗。好多同学家里都是这样分配的,以后我长大了,我也会帮妈妈洗碗!”

  是谁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儿子是生来讨债的?我家儿子明明比别人家闺女还贴心!

  老公洗完碗出来的时候还端了盘水果,说是一个客户送的。

  一家人看了会电视,九点半的时候我就把儿子赶回房间睡觉了。

  “儿子都睡了,咱们是不是也该睡了?我听儿子说,你想给他添个弟弟妹妹。”

  刚从儿子房间出来,就被老公抱了个满怀,我半推半就的跟老公进了房间。

  刚从儿子房间出来,就被老公抱了个满怀,我半推半就的跟老公进了房间。

  刚进房间就被老公抵在门上亲吻,细碎的吻从额头延伸到锁骨,老公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让我揽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不规矩的揉捏着我。

  我被吻得气喘吁吁,身上的衣物所剩无几,就在最后一层阻碍要被老公扒掉,皮肤接触到冰冷的门,猛然惊醒。

  我抓住老公的手,颤声要求:“去、去床上……”

  老公轻笑一声说:“浴室都做过了,在自己房间你还害羞?”

  我被他的话说的不好意思,刚想反驳,身体却一下子悬空。

  我惊呼了一声,惹得老公哈哈大笑,抱着我三两步走到床边,把我扔到床上,我刚支起身子,老公整个人就压了下来……

  老公游走的手仿佛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魔力,点燃了我身体里的火,我难耐的扭了扭身子,手攀上老公的肩膀,对身体触碰到的那层碍事的布料很是不满。

  老公似乎感觉到我的不满,稍微起身脱了衣服,我再次攀上他的肩膀。

  然而当我的手摸到老公身上浅浅的疤痕,眼前猛地浮现出办公室看到的那一幕,所有欲望都消散,嗓子发痒,有一股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

  我推开老公,不顾老公的惊愕,打开灯匆忙的冲进厕所,干呕了好一会儿。

  “我还没做什么呢,你这反应是不是又有了?”

  老公抱胸斜倚在厕所边,脸色臭臭的,说话的口气也特别不好,整个人散发着浓郁的欲求不满的怨念。

  我没get到他的点,没好气道:“怎么可能?我可能是下午睡觉空调调低了,有点儿感冒。”

  老公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儿,关心道:“那就洗个澡早点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错过视线不去看他的身体。老公低笑了一声,说了句你哪儿没看过?还害羞不成?

  去他妈的感冒!去他妈的害羞!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看见老公身上还没消散的那点儿痕迹,想起今天上午的看见的画面,恶心!恶心的想吐!

  两个人洗完澡,熄了灯躺在床上,老公强硬的抱我抱进他怀里。我无比庆幸此时关了灯,不然他一定会发现我的脸色非常难看。我的身体也很僵硬,老公以为我是感冒了不舒服,抱得更紧,我想挣开,他以为我是热了,还贴心的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了。

  我叹了口气,空调温度调低后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冷,我很怕冷,缩了缩身子,身体与老公贴的更紧了。

  “老公,你睡着了吗?”

  我瞪着眼睛半晌睡不着,推了推老公,轻声叫道。

  “怎么了?”

  老公低声应我,声音有点儿哑,估计他应该是要睡着了。

  我想了想,还是跟他说了表妹的事。

  说完后不仅担忧道:“小姑肯定不会同意表妹来这边的,但是不答应,我又真怕她跟着她同学四处跑。”

  老公拍拍我肩膀安慰我:“周余有多犟小姑他们比谁都清楚,她过来了就让她到我公司去吧。”

  说完话题一转又跟我说:“好几年没见那小姑娘了,现在肯定出落得更漂亮了吧?以前还能想抱就抱,想亲就亲,现在都不好跟小姑娘亲近了。”

  我心里顿时有一股怪异的感觉,可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老公还在那儿絮絮叨叨的说,我跟心不在焉的跟他唠了两句,心里仍在想着他的话,直到睡着,也没想明白哪里不对。

七年之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七年之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帝少的火辣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帝少的火辣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帝少的火辣甜妻目录预览:第1章我会温柔第2章睡了就想跑第3章五年后第4章敢吻我吗第1章我会温柔“安然,安然!你在哪儿?”包厢外,金发碧眼的女孩安妮尖锐着嗓子,用蹩脚的中文叫喊着。“我……在这……唔!”安然听着不远处熟悉的呼喊声,激动的刚想要回答,可才开口,就被身上的男人堵住了声音!她双手胡乱的比划着,那双璀璨生辉的瞳孔内满满地恐惧。可身上压着她的男人似乎一点儿也不给她反抗的空隙,只要她稍稍地动一下,他就强势霸道的将她按在沙发里,将她所有的

  • 《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目录预览:第1章没有离婚只有丧偶第2章你就不能低调一点第3章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第4章我叫季凌音第1章没有离婚只有丧偶深秋的夜晚。外面下了一整天的磅礴大雨终于有渐停的迹象。别墅内没有开灯,没有闪电的照亮下,屋里是如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身着单薄连衣裙的女孩蜷缩在卧室床边,双手抱膝蹲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尽管身体冻得瑟瑟发抖,她也没有做任何取暖措施。终于,院子里响起了车子驶来的声音。整整8个小时。从下午一直等到凌晨,

  •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初见第2章霸道男人第3章非礼勿视第4章太恐怖了第1章重生初见东陵国,墨月森林。墨楚迷迷糊糊中,脑海里不停回响着一个声音:“你就是个死爹死娘一无是处的丑陋垃圾,你凭什么跟大姐争?你去死,死在这里再也不要回去……”谁?躺在树下的身体忽然动了动,一双紧闭的眼眸霍地睁开,眼前,是完全陌生的世界,同时,一大波不属于她的记忆狂卷而来。墨家嫡系三小姐墨楚,天生废柴,丑陋无盐,同时是秦王未婚之妻,全民少女

  • 《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目录预览:第1章愤怒的一幕第2章贴身衣物和领带第3章狗男女第4章后妈的恶毒第1章愤怒的一幕帝国88酒店,金碧辉煌,处处都彰显着奢侈。林满月从电梯里出来,甜蜜的笑着。今天是未婚夫修宇的生日,在得知修宇订了一套客房后,就把房卡弄到手了。她要给修宇一个惊喜。房门打开,进屋坐下。桌上有一杯水,有点儿口渴的她想着应该是修宇倒的,就没做怀疑的喝了半杯。慢慢的,从里面传来暧昧不明的喘气声。“林满月那个贱人,哪里有我喜欢你

  • 《你好!MrRight》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你好!MrRight》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你好!MrRight目录预览:第1章梦想照进现实第2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第3章暗恋对象一般都是学长第4章heyjude第1章梦想照进现实美国,加州。不过早晨五点,太阳的红光已经照射整个大地,海岸线的尽头,如一抹红烟将平静的深海染映得姹紫嫣红。沙滩上,穿黑色运动服戴鸭舌帽的男子正沿着晨光慢跑,一束金黄色的阳光打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光影让肌肉线条看起来尤为立体。迎面一对老外夫妻牵着手散步走来,男子和二人亲切招了招手。手腕上臂带里的手机抖了抖

  • 《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小东西第3章你是谁第4章少女出浴图第1章怀孕苏夏感觉身体里面好像有一把烈火,要把她燃烧起来了一样。热。热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唔……”脸颊贴着一个冰凉的东西,凉凉的,很舒服。想要靠得近一点。在近一点。“热……”苏夏嘤咛了一声,翻了一个身,紧紧地缠着男人的手,像是附在他身上的藤蔓,怎么都甩不掉。梦中,她看到了一个绝美的男人,黑暗中,那透明的冰棺上,被酒精干扰的男人狭长的眸

  • 《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目录预览:第1章穿成秦相府庶女第2章教训秦云璃第3章贱人活了第4章是个大帅哥第1章穿成秦相府庶女天上月光像被蒙了件纱衣,朦朦胧胧,寒冬的雪地亦披上了一层银光。冷。“孤狼”艰难地撑起身子,一阵刺骨的寒风刮来,令她不禁身子一阵颤抖。她已经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寒冷的感觉了?曾经进组织魔鬼训练时,她穿着背心,被教练从高空的飞机上,扔到北极的冰面上,生存了足足一个星期,皮肤被冻成几乎紫得要发黑。之后,她对寒冷再没有任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目录预览:第1章闹剧第2章赶走第3章重生第4章家人第1章闹剧“滚!滚出去!”李氏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推出房门。她的手里挥着一把菜刀,那菜刀在空中挥舞着,发出哗哗的响声。李氏身上那件青色的粗布衣服打满了一个又一个补丁,不过还算干净。那头花白的头发梳得光滑平整,瞧着就是个严谨的老太太。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看着李氏的菜刀,满是褶子的脸上堆起笑容,干笑道:“李大娘,咱们好好说话,不要激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