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都市之最强弃少 大结局

2017/12/3 10:21:4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都市之最强弃少

第1章 神魂大帝

青市,盘龙山

盘龙山风景区位于青市北二十公里处,风景区盘山而建,山体连绵起伏,远处望去像是一头沉睡盘卧的巨龙。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位于盘龙山风景区8公里处的观景平台围栏上,一个二十左右岁面容俊朗、衣着华丽,但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正坐在围栏上独自叹气。

“唉,爸妈你们到底在哪儿?”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随后一道魂力打入黎尘的体内,黎尘一口鲜血喷出,身体犹如断线风筝一般,坠落百米高崖。

偷袭者双手伏在围栏上,确定黎尘已经坠崖后才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少爷,已经处理完了。”说完偷袭者便挂断电话转身离开。

“呼呼……”黎尘的耳边传来了阵阵风声,失重感与疼痛感传遍全身,正在坠落的黎尘回想起自己的种种,露出了解脱般的笑容。

京城七大家族,都是由古武世家演变而成,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独特的修炼心法和魂技,黎尘则出生在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黎家,黎尘的父亲年轻时,曾有恩于同为七大家之一水家现任家主,为报答黎尘父亲的恩情,便将刚刚出生的其女水婼嫣与年长几个月的黎尘订下娃娃亲,并约定除非双方当事人同意,否则任何人不可以干预。版权163shenghuo.com

随着黎尘渐渐长大,黎家人发现黎尘与其他小孩子有所不同,整日里不哭不闹,经常躺在摇篮里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四岁时才能在父母的搀扶下行走。黎尘的父母请遍华夏所有名医圣手,非但状况没有丝毫改善的迹象,甚至没人能看出究竟得了什么病。无奈最后请来五品魂丹师查看后才知道,原来黎尘年幼时被人暗中抽取了天魂,导致身体极度虚弱,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修炼出魂力。黎尘父母四处寻医问药,但奈何无人能解。最后在一本古书内看到关于修复魂魄的方法,药材并不难寻,难寻的则是药引,黄金液。这个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东西。

自此,黎尘的父母便开始漫长的寻药之旅,直到最后一次进入古墓后便在也没有回来,生死未卜。都市之最强弃少 大结局黎尘缺少天魂的事情也在圈子内传开,正如那名四品魂药师所说的一般,黎尘根本无法修炼出魂力,因此被京城七大家族同辈们当成笑话看待,就连黎尘所在的黎家同辈们也都在暗地里说他是个废物。

黎尘也正如同辈们所说的那样,每天吃喝玩乐。在别人眼里黎尘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黎尘才会独自在房间内努力修炼,但无奈没能修炼出一丝魂力。就在自己被推下悬崖前,接到了大伯,也就是现任家族族长的通知,自己被净身出户,逐出了家族。

脑海中的一幕幕像是电影片段一般快速闪过,黎尘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喃呢道:

“老天!你真的有眼???”黎尘缓缓闭上了双眼……

…………

位于盘龙山峡谷内另一处观景平台上,瘦消的导游正背对着峡谷,滔滔不绝地介绍着盘龙山的历史由来:“盘龙山的由来可以说是一段十分凄美的爱情故事,传说在几万年前,一位龙太子在游历人间时遇到了当地一位妙龄少女……”

忽然众人眼前一道人影从导游身后的峡谷上方坠落。

“啊…有人坠崖?”

随着一声惊叫,旅游团的众人才反应过来,赶忙跑到平台边伸头张望,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刚才是有个人掉下去了吧?”,“是啊,看!”一个男人指着高处的另一处平台说“好像从那里掉下来的”,有些胆子小的甚至畏缩着不敢上前。

人群中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美艳少女则是皱着秀眉,转身对着身边另外一个同样相貌出众的女孩说道:

“盈盈,别愣神了,快点跟我下山救人。163生活网

愣神的女孩这才从眼前令人震惊的一幕中回过神,应了一声,“啊…好…”,跟在白衣美女的身后向着通往峡谷下的石阶跑去。

…………

当黎尘再次恢复意识时,周围已经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轻声喃呢道:

“这就是阴曹地府?”

“这里不是阴曹地府,而是你的魂海。”

一道苍老的声音将正在胡思乱想的黎尘吓了一跳,四下张望,周围依旧迷雾重重。

“谁?谁在说话?牛头?马面?阴差?别吓唬小爷。”

“哼…就你口中的几个小鬼就算给本帝提鞋都不配,还敢与本帝相提并论。”一声冷哼从黎尘的身后响起。

“你…是谁…”就在黎尘听到背后传来声音后,急忙回眸,身后迷雾当中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正向自己飘来,不由感觉脊梁骨一阵发凉。163生活网

人影渐渐清晰,一位身着灰白道袍仙风道骨的老者出现在黎尘的眼前,老者负手而立轻叹道:

“唉…本帝名神魂,称号大帝,那个世界人们都称我为神魂大帝。”

“那个世界?神魂大帝?”

“不错…本帝本是魂界第一天才魂师,更是魂界三大魂帝之首,只因一次意外受伤,被另外两个卑鄙下流、无耻之极的魂帝联手围攻,无奈之下只能散尽一世修为,将神魂送出魂界,通过空间裂缝来到这里,恰巧你正准备跳崖,造化弄人啊,看来这一劫我还是未能躲过。”

黎尘只觉得大脑一阵发胀,这信息量实在太庞大,什么大帝、魂界太过于匪夷所思,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黎尘忍不住开口问道:

“魂界在哪?独立于地球之外吗?还有,我不是跳崖好吗?小爷还有漂亮未婚妻没娶呢。”

“哈哈…被人一掌从悬崖上打下来很光彩?”神魂大帝有些鄙视的看了一眼黎尘,正色道:

“魂界和你们所在的世界一样,只不过那里没有你们所谓的科技,只有修行。”

“呃…那像我这种无法修炼的人,在你们那里岂不是分分钟被踩死?”

“哈哈,魂界也有不会修炼的普通人啊,不过很少而已,之前我搜索了你的记忆,虽然你天赋一般,不过本帝进入你的魂海,也算是一份善缘,本帝就收你为亲传弟子如何?”

黎尘听到老者的话后,皱了皱眉头,消化着海量的内容,疑惑道:

“你说收我为亲传弟子?这么说我的天魂你能修复吗???”

“天魂?修复?”神魂大帝微笑着摇了摇头。

黎尘看到神魂大帝摇头,不由翻了翻白眼嘟囔道:

“神棍,连天魂都不能修复还说什么收我为徒,小爷修练不了,你收我为徒有毛用。”

神魂大帝依旧面带笑容道:

“天魂我不会帮你修复,但是我可以给你重塑一道神魂。说明163shenghuo.com

“什么?神魂?神魂是什么东西?”

神魂大帝呸了一口道:

“呸呸呸…你个小东西,本帝也是你羞辱的,神魂是比天魂更高级的魂魄,你应该知道每个人生下来就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人魂,三魂当中天魂主管魂力,地魂主管魂技,人魂主管体魄。对应的修炼魂力提升天魂,修炼魂技提升地魂,修炼体术提升人魂,但是想要修炼其中任何一道魂魄,三魂都缺一不可,尤其魂技更是需要修炼者达到魂灵级别才可以施展修炼。而神魂则是俢魂者修炼到大帝级别后,三魂当中随机一个魂魄才会转换成神魂。”

“呃……大帝是什么?我只知道,魂徒、魂者、魂士、魂灵、魂宗、魂尊、魂皇、魂圣、八大等级,每个级别又分下、中、上,魂灵之后又分下、中、上、圆满四个小境界。而且魂皇级别的数百年不见一个,更不用说只有传说中的魂圣了。”

神魂大帝清了清嗓子得意道:

“魂圣?本帝勾勾手指就能虐死他。虽然魂圣和神帝只差一个等级,但是这一个等级是无法逾越的。到达大帝级别后,那就是万人敬仰、亿人朝拜,翻手间就能让山河移位,皓月蒙灰……”

“停停停…你的意思是说,你给我重塑完神魂后,我就可以勾勾手指干倒一片魂圣?”黎尘挑着眉两眼放光的问道。

神魂大帝翻了翻白眼有些鄙视的看着黎尘道:

“小子,你能不能有点常识,要是那样的话满世界不都是大帝了?而且,重塑神魂也是本帝来到你魂海发现你缺少天魂后奇思妙想出来的,你算是个不可复制的试验品,重塑神魂后,你的魂力会比同等级的人雄厚纯正很多,同样弊端就是修炼速度会比一般人慢。不过拥有神魂后都会有一些特殊的能力,至于你会不会拥有,本帝就不得而知了。”

黎尘听到神魂大帝的话后瞪大了双眼,警惕的看着神魂大帝道:

“什么???不可复制试验品???”

神魂大帝点了点头道:

“嗯,不可复制,因为需要的因素太多,首先需要一个魂帝散尽一世修为,只留神魂,在你即将死亡的一瞬间进入你魂海,并且还需要你从小便缺少一道魂魄,这样重塑神魂后才不会排斥。”神魂大帝说到这里清了清嗓子有些自得道:

“咳咳……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本帝修炼的魂法就叫神魂宝典,也只有本帝才能够重塑神魂。其他大帝什么的也就是只能修复被抽离的魂魄而已。”

“啊?如果失败了会怎么样?死掉吗?”黎尘疑惑的问道。

神魂大帝摇了摇头道:

“不会!”

“为什么?”黎尘有些不解的问道。

“因为本帝已经给你重塑完了。好了,不和你这个小家伙啰嗦了,本帝现在也只是一道魂魄而已,之前救你而后给你重塑神魂,几乎用尽了本帝魂力,我需要沉睡一段时间,这本《神魂宝典》你先拿去修炼吧。”神魂大帝道袍一挥,一道金光涌入黎尘眉心处,随后便感觉到一本古香古色的书籍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黎尘睁开双眼发现神魂大帝已经消失在眼前后,急忙喊道:

“大帝?我怎么找你啊?”

苍老的声音从四周传来。

“本帝醒来后自会找你。”

黎尘退出魂海后,浑身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微微睁开双眼,看到周围奇石林立,两道身靓丽的身影正向自己跑来,下一秒便昏厥过去。

第2章 救命恩人

当黎尘再次睁开双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洁白的天花板,回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打着无数块石膏,虽然只是动了动头部观察一下周围,便感觉到浑身上下如同要散架般的疼痛。

黎尘简单查看了一下自己受伤情况,感觉浑身上下除了头盖骨其他骨头基本已经没有完整的了,轻叹一声,便闭目试着感受神魂大帝留给自己的那本修魂功法。

很快《神魂宝典》四个大字映入眼帘,黎尘激动的打开第一页初篇:

魂法百家归一理,文字泛多难以撰。删出诸家奥妙歌,尽与后人传神魂,神魂得道已成仙,神魂破灭神魂丹,神魂丹破神魂现,神魂现世依成仙……

黎尘感觉这本古书就像是拥有某种神秘的吸引力吸引着自己一般,生涩难懂的词语也变得简洁明了,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本古书之中,不知不觉黎尘已经将初篇读完,便感觉体内居然隐隐有些魂力的波动。黎尘有预感,脱离废物这个称号,同时寻找自己的父母,揪出暗害自己的人,这些不可能的事情,似乎都变成了可能。急迫的想要打开神魂宝典中篇,但是受到了某种限制,无法打开。

黎尘平复了一下从地狱到天堂般的激动心情,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黎尘还是懂的,只不过刚才一时间有些兴奋。

平复心情后,黎尘便按照初篇的练魂心法开始修炼,随着心法的缓慢运行,黎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犹如蚕丝般的魂力缓缓汇集到自己的丹田处,浑身上下一阵酸痒的感觉传来,黎尘知道这就是迈入魂师的第一步,伐毛洗髓。

随着魂法一周周的运转,丹田处的魂力已形成毛发般粗细的一缕。期盼已久的魂力让黎尘沉浸在修炼当中,直到听到有人谈话才停止修炼。

“舒窈姐,还真是奇迹,这个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浑身上下骨头差不多都碎了,就连头盖骨都有几处骨裂,居然没死,还真是命大。不过就算不死也得成植物人,你看这都三天了还没醒。”

正在给黎尘换药的唐舒窈白了栾曦盈一眼道:

“盈盈,别乱说,被病人听到不好。”

栾曦盈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小嘴道:

“他要是能听到,让我干什么都行,不对,不是我,是我们!”栾曦盈说着说着想起来无意间看到的某些爱情动作片,漂亮的脸蛋微微泛红继续道:“舒窈姐,如果他真听到了,要我们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怎么办?”

唐舒窈听到栾曦盈的话后,同样想起前几日两人在网上购物,突然弹出来的视频,二女急忙将电脑关闭。想到这里唐舒窈绝美的脸蛋上同样微微泛红,咬着小银牙一字一顿道:

“栾、曦、盈,如果你在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栾曦盈缩了缩脖子吐了吐小香舌。

“什么干什么都行?”黎尘开口道。

“妈呀……”栾曦盈被突然开口的黎尘吓了一跳,急忙躲在唐舒窈的身后,露出小脑瓜有些紧张的望着黎尘。

黎尘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

“反正我听到了。”唐舒窈回头瞪了一眼栾曦盈,随后面色羞红的走到黎尘的身边开口道:

“你醒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黎尘这时才看到唐舒窈绝美的容貌,清咳了一声道:

“咳咳…没有不舒服。”

唐舒窈用鼻音嗯了一声,便开始给黎尘做起了检查,栾曦盈则是跑到黎尘病床前撇了撇小嘴道:

“变形哥,你说你怎么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都没有摔死啊。”

“……”

“盈盈…”唐舒窈皱着秀眉叫道。

栾曦盈看到唐舒窈真有点生气,连忙吐了吐小香舌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生命力怎么这么顽强。”

“……”黎尘一脸黑线,这小妮子也太会说话了…

“哎呀,好啦,好啦,总之你是我和舒窈姐救回来的,你的命归我俩了。”栾曦盈一脸得意的对黎尘说道。

唐舒窈一脸正色说道:

“盈盈,别闹了”,随后转身对黎尘说,“你的伤还需要住院一段时间,你先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按你手边的那个呼叫器。”

说完唐舒窈便拉着栾曦盈向着病房外走去,黎尘则是一句话没敢再说,真害怕那个小魔女再说出什么怪话来,黎尘丝毫不想耽搁,看到两位绝色佳人走出病房后便闭目进入修炼状态。

…………

青市,某高档别墅内,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皮肤白皙,双眼聪慧,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绝美的脸颊带着一丝愁意。在其身旁坐着一位相貌出众的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对白衣女子道:

“婼嫣,你真打算嫁给那个齐家大少吗?”

水婼嫣微微叹气道:

“唉…现在齐家催的那么紧,我父亲只能用我和黎尘的婚约帮我挡着,但肯定不是长久之计。”

青衣女子撇了撇嘴微叹道:

“唉,我听说黎尘已经被逐出了黎家,这就表示黎家已经抗不住齐家的施压了,或者黎家因为一个无法修炼的黎尘而得罪齐家觉得不值得。看来你的未婚夫挡箭牌也用不了多久了。”

“雨晴…就算我死,也不会嫁给齐俊的。”水婼嫣坚决道。

姚雨晴皱了皱秀眉道:

“婼曦,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啊?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想要不嫁给齐俊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只不过…可能会对你的声誉不太好。”

“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水婼嫣焦急的问道。

“你可以假装和黎尘同居,生米煮成熟饭了,到时候齐俊就不会再对你死缠烂打了,而且传出去后齐家也不会再给你家施压了。”

水婼嫣听到姚雨晴的话后皱了皱秀眉,犹豫片刻后开口道:

“声誉我倒是不怕,但是黎伯父有恩于我爸爸,如果我和黎尘同居的消息传出去,恐怕齐俊不会放过黎尘的。”

姚雨晴叹了口气道:

“婼嫣,你真是当局者迷,你觉得现在黎尘安全吗?因为他和你有婚约,只要你们两个人不同时解除婚约,就算他被逐出家族也是生效的,齐家人会怎么办?黎家将黎尘逐出家族也就意味着宣布了黎尘的死期。”

水婼嫣摇了摇头,咬着薄唇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我不想因为我让他出现意外,那样我会内疚一辈子。”

“婼嫣,你看现在黎尘肯定是必死无疑,但是如果你们生米煮成熟饭了,齐俊对你也就不上心了,黎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水婼嫣抬头看了一眼姚雨晴道:

“那他能同意吗?”

姚雨晴则是抿嘴一笑,拍了拍胸脯道:

“放心好了,如果你和他谈不妥,就交给我。”

…………

黎尘缓缓睁开双眼,眼中一道紫意一闪而过,此时黎尘已经在病床上修炼了七天,魂力也积累到了乒乓球大小。身上断裂的骨骼通过心法的伐毛洗髓也已经恢复,比普通人骨骼要强硬十倍不止,而且眼力、耳力、反应速度等等…都有了质的变化,这就是魂师与普通人的区别。

七天的时间里,唐舒窈每天都给自己检查一遍,而每次检查都惊叹不已,黎尘恢复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修炼三天后黎尘身上的骨骼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黎尘便将身上的石膏拆了来,拆下来后便急急忙忙跑到卫生间,身上黑乎乎一片,都是通过伐毛洗髓排出来的杂质。正因为黎尘私自拆下石膏,被唐舒窈一顿训斥。而栾曦盈则是不定时来找黎尘聊天,不过黎尘对这个小魔女是敬而远之,每次只要栾曦盈一出现黎尘就直接装睡。

病房门被推开,黎尘偷偷瞄了一眼,看到只有唐舒窈一人后,便睁开双眼道:

“唐医生早!”

唐舒窈似乎还在因为黎尘私自拆下石膏而生气,轻嗯一声道:

“CT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你身上断裂的骨头已经基本上全部都恢复了,真不知道你是什么体制。”

黎尘尴尬的笑了笑,开口正色道:

“唐医生,谢谢你和栾医生的救命之恩。”

唐舒窈面无表情道:

“谢就免了,你还是快点联系你家人,将医药费补交上吧。”

黎尘从床头柜内的钱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道:

“我家人…暂时都联系不上,麻烦唐医生帮我交一下款,密码******。”

唐舒窈点了点头,吩咐了黎尘几句,转身走出房间。

傍晚黎尘正准备上床修炼,病房门便被推开,栾曦盈气鼓鼓的跑了进来,看到黎尘后便嘟嘴道:

“臭骗子,我们好心救你,你不说感激感激我们,居然还让舒窈姐给你垫医药费。”

这时病房门再次被推开,唐舒窈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拉着栾曦盈道:

“盈盈别闹。”

“舒窈姐,我没闹,他给你一张被冻结的卡,根本取不出来钱,我们救了他,还要你帮他垫付医药费,他摔碎的那个手机就值好几万,又不是没有钱凭什么要你给垫付啊。”

黎尘则是摸了摸鼻尖有些尴尬的问道:

“我的那张银行卡冻结了吗?”

栾曦盈将银行卡交到黎尘的手中道:

“我和舒窈姐一起去的,还能骗你不成吗?”

“对不起啊,我真不知道这个卡冻结了,最近我因为点事情,不好和家里人联系,不过放心,我会还给你的唐医生。”

栾曦盈还想开口,唐舒窈则是拉了拉栾曦盈的小臂道:

“没事,就算我借给你的,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唐舒窈便拉着一脸不忿的栾曦盈向着病房外走去。

黎尘无奈的露出一丝苦笑,看来家族真的放弃自己了,就连银行卡也冻结了。

第二日,黎尘办理完出院手续,在病房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栾曦盈拎着两个袋子走了进来。

看到黎尘后冷哼一声道:

“喏,这个衣服是舒窈姐给你买的,说不能让你穿着病号服出去,这个是我送你的手机,毕竟你是我们两个捡回来的,我们两个的手机号已经存在手机里了,有钱了记得还钱,还有你的身份证已经被我复印了一份,如果你要是想跑…哼哼…等着瞧。”说完栾曦盈将两个袋子放到黎尘的床上,转身走出病房。

黎尘不由觉得一阵好笑,这两个小妮子心地还真是善良。

第3章 医闹风波

黎尘换上唐舒窈送自己的一身衣服,将手机卡放到新手机里,简单收拾了一下,看了看钱包里几张百元大钞,撇了撇嘴,最后决定用这仅剩的几百块请唐舒窈和栾曦盈吃顿饭,虽然一顿饭不能报答救命之恩,就连补偿两位美女送来的衣服和手机都远远不够,但是至少也先要表示表示自己的谢意。

黎尘刚刚走到唐舒窈办公室所在的二楼,便看到唐舒窈办公室门前围着很多人,吵闹声不时传来。

“你个庸医,狐狸精,我老公前几日只是腹泻,吃完你开的药后这才两天,人就没了,杀人偿命,大家快点评评理吧,让我这个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啊…”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正掐着腰对着办公室内的唐舒窈咒骂着。

办公室门前,摆放着一副担架,一位看似已经没了心跳和呼吸的中年人躺在担架上。

“这医院也太坑人了吧,一个腹泻能把人给治死。”

“对呀,我早就看这女医生岁数不大,不靠谱,也不知道怎么当上医生地。”

“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没看这个医生比电视里的那些明星都要漂亮么?现在的社会你还不懂么?嘿嘿…”站在一旁消瘦的眼镜男,猥琐地说道。

黎尘透过人群,查看了一下中年的情况,随后试着将魂力注入双眼,一丝紫意闪过,中年男子体内的脉络变得清晰可见,黎尘惊讶不已,以前在家族里虽然不能修炼魂法,但是这方面的古籍确比任何人看的都要多,没看到过有任何能够透视人体的功法,难道是自己的神魂带来的效果吗?

黎尘专注地用魂力查看着眼前中年人的情况,看过后黎尘了然一笑,这个中年人根本就没有死,只是在内关、心俞、至阳穴三个穴位上被人动了手脚,导致出现没有脉搏、心跳的假象。

黎尘咧嘴一笑,这个医闹挺专业。

就在吵闹逐渐升级的时候,一位身着白色西服的年轻人,不耐烦的拨开人群,嚷嚷道:

“让开,让开,围在舒窈的办公室门前做什么吗?”

年轻人穿过人群看也不看一眼担架上的中年人,伸手便给了中年妇女一记耳光。

“谁特么让你在舒窈办公室门前闹事的,是不是想死?”

中年妇女被年轻人一记耳光抽的一愣,随后愤怒的对着年轻人吼道:

“你敢打老娘,害死我老公还敢打我,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们谁都别想好。”

“哈哈,你敢威胁张少我?”穿着白色西服的年轻人丝毫没有理会中年妇女的狠话,自得的开口道。

“张少?那个张少?”中年妇女听到张少后,气焰也不再那么嚣张,有些紧张的问道。

“哼,本少张宾”年轻人高傲的冷哼道。

中年妇女听到张宾二字后身体微微一颤,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

黎尘看到这里不由心里偷笑:“这个中年妇女的演技还真是高超,如果要是拍电影,绝对能拿奥斯卡大奖。”

黎尘并没有着急识破,饶有兴致的继续看着热闹。

“啊…原来是张宾张大少,我,我不知道唐医生是您的女朋友,但我男人也不能白死啊。”

张少摆了摆手道:

“你带你男人回去吧,明天直接去盛世桃源找我就行了。”张少的话音刚刚落下,两道倩影便出现在门口。

“张宾,我的事不需要你管,我开的药方也没有问题。”站在门口的唐舒窈对着张宾冷冷的开口道。

中年妇女听到唐舒窈的话后一愣,随后抬头看了一眼张宾,在得到张宾隐晦的提醒后,便扯着嗓门喊道:

“还敢说你的药方没有问题!那我的男人怎么死了,我告诉你,今天我是看张少的面子,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们。”唐舒窈皱着秀眉,还未等开口,身边的栾曦盈便掐着小蛮腰开口道:

“哎呀,你个老太婆还饶不了我们,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还有你家男人距离上次开药已经过去两天了,凭什么说是我们药方的问题,你怎么不说你家男人背着你出去找鸡,得了某种病,突然死的呢,长得跟水桶精似得,怪不得你家男人背着你找鸡。”

围观的众人听到栾曦盈的话后不由一阵哄笑,而黎尘则是一脸黑线,这丫头嘴还是这么黑。

中年妇女听到栾曦盈的话以及周围人嘲笑的声音,顿时伸手张牙舞爪的向着唐舒窈和栾曦盈两人冲去,而张少则是看准时机,上前一步挡在二女的身前道:

“你要敢动舒窈,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中年妇女听到张宾的话后顿时哑火,张宾看到中年妇女如同霜打得茄子一般后,不由偷瞄了一眼身后一米处的唐舒窈,但唐舒窈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张宾继续开口道:

“舒窈,你们先进办公室,等会我解决了这事,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唐舒窈看也不看张宾一眼冷声道:

“张宾,我和你没有那么熟,请你别叫我舒窈,我的事也不需要你管!”

“什么事啊,闹闹吵吵地,把这里当成菜市场了吗?不知道在医院应该肃静吗?”一位身材臃肿的中年人在几名医生的跟随下,穿过人群走到办公室前,看到张宾后,立马变得点头哈腰起来。

“张少,您怎么来医院了,来之前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也好去门口迎接您啊。”张宾自尊心膨胀的看了唐舒窈一眼,看到唐舒窈依旧毫无表情后冷冷的暗道:

“臭娘们儿,等我把你弄到手,看我怎么折磨你,让你跟我老子装清高。”随后开口道:

“哦,原来是孙叔,我就是过来看看舒窈,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张宾虽然叫孙院长为孙叔,但是没有一丝尊敬的意思,张宾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孙武是青市中医院的副院长,医术只能算是平庸,但是此人眼光非常独到,而且和市卫生局里的某些领导关系不错,尤其是张宾的父亲,现任职青市卫生局局长的张景天关系尤为密切。

孙院长听完张宾的讲述后,走到唐舒窈地身边小声开口道:

“小唐,别这么固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方也确实死了,有张少在,保你无事,如果再闹下去,对你的影响也不好。”

唐舒窈依旧面无表情倔强道:

“我说过了,我的药方没有问题。”就在孙院长准备继续劝劝唐舒窈的时候,一个唐突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我相信唐医生的药方没有问题。”

所以人的目光都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人群分开,只见穿着一套清爽的衬衫和牛仔裤的俊朗年轻人映入众人的眼帘,唐舒窈和栾曦盈同样好奇的看着黎尘。

黎尘缓缓走到唐舒窈的身边,唐舒窈则是伸出小手轻轻地拉了拉黎尘的胳膊小声道:

“黎尘,你别添乱了,我自己能解决。”张宾看到唐舒窈和黎尘亲密的动作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不屑的对黎尘说道:

“你相信有屁用,你是医生吗?你怎么知道药方没有问题。”

此时的张宾已经被唐舒窈和黎尘亲密的举动激怒,也顾不得维护自己的形象,开口便否定了药方没有问题。

黎尘同样看也不看张宾一眼,摇头道:

“我不是医生,但我相信唐医生。”黎尘有些不屑,和自己玩纨绔?

此话一出,张宾便感觉到之前自己因为愤怒口无遮拦,直接否认了药方没有问题的说法,也就是表明了自己不相信唐舒窈。

孙院长此时直接开口冷哼道:

“哼,哪里来的毛小子,居然在医院里口出狂言,那我问你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唐舒窈则是感激的看了黎尘一眼,同时又对黎尘缓缓摇头,示意不让黎尘插手。

黎尘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上前两步走到担架前蹲下身,伸手向中年男子探去,还未等黎尘的手碰到中年男子,那名中年妇女便拦住了黎尘的动作。

“你想干什么?我男人已经死了,你还想打扰他吗?”

黎尘看到中年妇女紧张地样子,微微一笑道:

“如果我说你男人没死呢?”随着黎尘的话音落下,张宾以及中年妇女的表情一变,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唐舒窈听到黎尘的话后,同样秀眉微皱,面露疑惑,心想:这黎尘在搞什么鬼?实在不行只能请爷爷过来了。

中年妇女紧张地开口道:

“你,你胡说,刚才医生已经检查,确定我男人已经死了,你凭什么说我男人没死。”

“如果我是胡说为什么不让我仔细看看?”

“是呀,如果是真死了,你就让这位年轻人看看怕什么的。”

中年妇女听到周围人群的指责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偷偷的看了一眼张宾,此时,张宾也是一脸阴沉,最后给了中年妇女一个暗示后,便紧盯着黎尘,他不相信连医生都看不出的破绽,他一个穷小子能够看出来。

都市之最强弃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都市之最强弃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五进官场的陶渊明

    五进官场的陶渊明原创薛传鹏奇才怪杰的诞生,需要两个条件:不平静的时代和不平凡的人生。和平时代,普通人生,不会有多余的意识,来反观生命本身。你饭后上学去,我早起上班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感到的只是乏味和平庸。愤怒才会出诗人,痛苦才会出哲人。晋哀帝兴宁三年(365年)六月十五,陶渊明出生在七里山安成,就是现在的江西省宜丰县澄塘镇新安村安成自然村,因为他父亲在这儿做官。他老家是柴桑,在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市西南,七里山安成与柴桑相距五百多里。陶渊明在七里山生活了二十多年,这是他的另一个故乡。陶渊明降世之

  • 八风吹不动 一屁过江来

    今天是正月初四,恰逢佛印禅师殊胜纪念日,献上一则祖师公案趣闻,与大家同沾禅悦。佛印禅师(1031~1098),名了元,字觉老。江西人,俗家姓林,童真入道,在宝积寺出家。佛印禅师能诗文、善言辩,禅法成就高深莫测。哲宗元符元年正月四日,自在谈话告别大众,一笑而化。世寿六十七,为僧五十二载。苏东坡在江北瓜州任职时,和一江之隔的金山寺住持佛印禅师是至交,两人经常谈禅论道。一日,东坡居士自觉修持有得,即撰诗一首: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诗成后遣书童递过江,送给佛印禅师品赏。禅师看后

  • 平家滩的来历

    到过淮南的朋友们在去往潘集,途经淮南平圩淮河大桥时,都会发现在大桥右侧的河中央,有一块很大的陆地,这是怎么回事呢?据传说,在古时候,淮河北岸的村子里居住着一位平善人,他乐善好施,深得百姓敬重。一天晚上,他突然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胡子的仙人对他说:“你平时长做好事,所以天帝要奖赏你。在本月的月圆之夜,在淮河中会给你送来一船财富。但是,要切忌不能惊动拉船的,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转眼之间,到了月圆之夜。平善人早早地来到河边等待着。不久,在雾蒙蒙的河中驶来一艘大船,船身吃水很深,看样子装了不少东西。平

  • 大桥上的中国|百年铁桥见证越来越开放的兰州

    新华社推出四集微视频《大桥上的中国》。新华社兰州2月17日电在马汀的记忆中,黄河上的中山桥是跟祖父联系在一起的。和所有兰州人一样,他称中山桥为“铁桥”。小时候,他去黄河北岸的祖父家,都要坐公交车过铁桥。“爷爷开着一家牛肉面馆,每天骑车去店里都要经过铁桥。”40岁的马汀回忆说。牛肉面和中山桥都是兰州的标志。航拍的兰州中山桥。新华社记者辛悦卫摄永久的桥中山桥始建于1906年,是黄河上唯一留存的近代桥梁,被称为“天下黄河第一桥”。“兰州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古丝绸之路中线上的重镇,中原文化通过这里向西传

  • 春节老照片,太珍贵了!

    来源:壹号收藏(ID:www1shoucangcom)中国的年,不管怎么变,都藏着中国人一份浓得难以化开的情,一种经年酿造的淳厚的味。年,是一种融入了文化的意境、是文化的象征。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些旧时春节老照片,尝尝那时简单而幸福的年滋味儿,追回纯真年代那些过年的美好记忆……五十年代,离现在也有六十多年了。那个时候,物质还没有现在这么富足,人们是这样欢度春节的。▼1950年,北京过了新中国的第一个春节,那年毛主席年画,非常受欢迎。▼有点文化的人,就帮大家写写对子,虽然不是什么书法家,但一笔一墨地也

  • 【@鹰城·过大年】大年初三,这些平顶山人这样过

    春节是回家团圆、走亲访友的日子,大家都是怎么过年的?来看看这些平顶山人是怎么度过大年初三的2月18日(正月初三)上午9点,在市区矿工路与新华路交叉口东50米路南人行道上,6名身穿橙色工作服的施工人员手握风镐、铁铲锹等工具,对一块四五平方米的盲道进行整修。市政维修队工作人员刘勇指挥工友将十多块下沉的盲道砖撬起,垫上沙灰后用震板机将地面碾压瓷实,最后把盲道砖重新盖好。刘勇说,他从事道路维护工作20多个年头,全年没有节假日,每天与沙土砖石为伴,今年春节假期,他仍旧和工友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的新年愿

  • 董卿春晚被替,真正的原因是~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德国优才计划ID:ToGermany春晚结束了,可董卿居然不在,网友们炸了:“没有董卿的春晚不圆满”“没有董卿陪我们一起,进行新年倒计时,真不习惯”“为什么没有董卿?不想再看春晚了!”……说起董卿,可谓家喻户晓,她是当之无愧的央视一姐,谈吐大方,灵活机敏,笑容亲切,曾13次登上春晚舞台,也陪伴了我们13个除夕夜。可今年,她却缺席了......1973年,她出生于上海,父母都是从复旦大学毕业的,爸爸董善祥是报社总编辑,妈妈金路德是大学物理系教授。她也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1

  • 老外总是用如此逼真的超写实刺激我们的感官

    法国画家休伯特·德·拉帝格(HubertDeLartigue)的超写实油画作品,画中的女人像天使一样可爱,诱惑着每一位欣赏者,给人美的视觉享受。HubertDeLartigue,法国画家,出生于1963年,1988年从图形艺术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包装设计工作室工作,后逐渐转向他更感兴趣的领域——绘画,现在他每年大约绘制10幅作品。以“光”为主题他曾说:我认为我们不能继续只是描绘十九世纪的女性身体。我的绘画风格是永恒的,很少或没有衣服,化妆品和褶皱面料的相同。对于裸体本身,她可能是很纯洁的,也可以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