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柔水鸢 大结局

2017/12/3 11:29:0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柔水鸢

第1章醒

床榻上的女子缓缓睁开那朦胧的星眸,抚着身下那顺滑绣花被褥,抬眼却见一旁摩挲的绫罗纱帐,床前的梳妆台散发出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檀香味儿。163生活网那铜镜泛着淡淡的柔光,这光不及烛光那般耀眼,只要人望着舒心便行了。这已经是最上等的铜镜了!女子闭上了眼,那高挺的鼻尖吮嗅屋内那四溢的清香。“浮生云,只不过!梦了一场春秋罢了!”

女子用那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拉罗帐,那本是红润的朱唇现已变得惨白如霜了,她努力的挣扎起身,忽然,一股子疼痛袭了过来,她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才发现,自己的额上包着一块纱布,望着指尖上那刺目的红色,她才回过了神来!这是她从阁楼上摔下来的!好像阁楼上还站着一个人影,模糊的不知长相了。

女子摇晃几下脑袋,她软步来到铜镜前,那张原有些圆润的脸庞现已变得消瘦了许多,那张清秀脸上泛着惨白色,两行弯弯的柳眉也无精打采的,那双水澈的眸子望着铜镜里的一切,自己原来是这般的憔悴。

那纤细的指手无意识的抚过那脸庞,这是自己吗?看来比原先消瘦的许多呀!

女子轻轻的合上了铜镜,决定不再看镜中的自己,却怎料想铜镜“哐嘡”一声竟落在了地上。“呵呵!我竟到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地步了!我虽是宰相的女儿,但是我不想这般子弱不禁风!”

温和的阳光透着镂雕的阁窗落在铜镜上,那碎散在地的铜镜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光芒!

听到屋内的声响,那焦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女子似乎是不想让他们知道些什么,她急急忙忙的回到了被窝里面。

很快,脚步声停止了,一个碧色的身影挑开了连帐,冲到她的床边,望着那焦急如焚,心中不免不是滋味儿。163生活网

“谢谢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的小心肝啊,你总算是醒了!”夫人紧握她的手,那喜悦之色表露无遗

不知怎的?那女子微不可查的缩了缩了自己的手,可能是她惊吓过度吧,一时间竟连自己亲生母亲的手都不敢握了。

“谢天谢地,我的小姑奶奶啊,你终于醒了!”夫人抓着她的手,那喜悦溢于言表可是,你是丞相的长女啊!这门亲事你必须答应!没有余地!”夫人虽然心疼自己的女儿,但是这是圣旨,只要违抗,他们全家人都得死!

“女儿不去,我就算是死,我也不要去那该死的皇宫,做那个笼中之鸟!”说完宿水柔便扭过头去不再理会娘亲。

夫人望着女儿这般不免叹了一口,沉默了半响不说话。

望着女儿的脸色又苍白了一份,夫人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的疼,自己的女儿被这门婚事逼的已经这般的憔悴了,哎……

夫人帮水柔盖好了被子,原本准备松开被角的手蓦地被另一只白皙细长的手紧紧抓着,那手的底心里全都是冒着冷汗。“女儿不愿意,女儿想要自己的爱情,我想跟天宏在一起,母亲大人,天宏才是我的挚爱!”

夫人不知叹了多少口气了,“哎,女儿,要我说多少遍呀!你们之间不可能的,就因为你是当朝宰相的长女,那天宏只不过是个四品官的侍妾生的次子,他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想要攀高枝罢了,你懂吗?傻女儿!”

听到这些之后,宿水柔那眸子中带着点点怒意,她第一次开始大吼起来,“我和他是真爱,他为人怎样,我最清楚不过了,你了解过他没?不了解就不要瞎说!”宿水柔忍不住倔强的泪,只能让它流了下来,“还望母亲大人成全!我这辈子被他不嫁!”

只听“碰啦嘡”的一声清脆的响声,望向声音发源处,入眼的是个紫色身影手中盛满燕窝的碗具掉落在地。她身影先是顿了顿,然后不顾其急奔向宿水柔的床边。

那身影紧紧抱住宿水柔,那是有多么的惊喜,“姐姐,你总算是醒过来了!你知道吗?我们等了三天三夜!”那女子眼眸中闪着泪花,声音却满是喜悦。版权163shenghuo.com

“子蓝,好啦!别哭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宿水柔轻抚着宿子蓝的肩并安慰着她让她宽心。

子蓝望着姐姐这般的憔悴,心里不免泛起一阵疼惜,但是心中又充满着疑惑,“姐姐,你还记得是谁送你回来的吗?”

宿水柔摇了摇头,一脸茫然的叹了一口气,“我只记得我是摔下了了阁楼,至于当中的过程,我真的记不真切了。”

宿水柔突然捂起了头,此刻的她感觉头部十分的疼痛,突然脑海中闪现出这样一段场景:

在那临湖的阁楼边,一男子身着一件紫色流云纹袍,腰束月牙白腰带,那满头乌的秀发随意的用一根湛蓝色丝带绑着,那额前的几缕发丝随风翩然起来,和那跟湛蓝丝带带交织在一起翩然起舞,显得颇为流光溢彩。那男子拂过宿水柔拂过一缕宿水柔的发丝在那薄唇上吻了吻,“柔儿,听说你要当太子妃了,恭喜你啊!我打心底里替你高兴!”那男子脸上拂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那薄薄的嘴唇泛着霜白。

宿水柔一把拥住那男子,那削弱的手指紧紧抓着那长袍,“天宏,我们私奔吧!好不好?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不好?”宿水柔哭的梨花带雨,此刻,她在哀求天宏带她走!

程天宏强忍住那眼角的泪水,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柔儿,其实,我有事情瞒着你,前几日,我觉着百般不适,于是我便请了郎中,郎中说我命不久矣!柔儿你能找到一个好归宿,我也就放心了。但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好难受。163生活网或许我就要死了。呵呵,谢谢你一直的陪伴在我身边,你让我感觉到了爱,。或许我无法亲自将它送到你手中,或许你出嫁时,我正在天上看着你风光出嫁呢!你看你总是这般动不动就哭,比我还没用呢!”

程天宏宠溺的拭去宿水柔那眼角的泪水,“你好好的就行!听话!乖!”

宿水柔早已哭成一个泪人,“天宏,就算你时日不多了,我也想陪陪你,直到最后一刻。还记得当初的誓言吗?此生我愿独为汝妻!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让我陪陪你好吗?”

程天宏挽起了宿水柔那纤柔的手,慢慢的走上了阁楼,那一段路是宿水柔永远难以忘却的,程天宏只是凝重的走着,他低头不语,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了。

“柔儿,忘了我吧!其实嫁给太子也挺好的!还能当太子妃不是么?总比跟着我这个快死的人要好吧!”

“天宏,我不要这样,我……”宿水柔还未说完便被程天宏推下了阁楼。

“天宏,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宿水柔那白皙的脸蛋被泪水沾湿了个彻底。

“恨我吧!柔儿!记得要恨我!永远的恨我!下辈子也要恨我,下下辈子也是!”说完天宏便转身走向那泛着层层鳞光的湖泊……

“对不起,都是当初的我的懦弱无能,我们也不会现在这样,我不会恨你真的,因为我知道曾经有一人,爱我如命!”

“姐姐,你等等!我马上去告诉父亲大人,我叫他去宣太医,好不好?"子蓝见宿水柔低头不语,她也不再过问直接跑去找宿靖宇了。来自163shenghuo.com

“柔儿,你也体谅体谅你爹爹吧!他都快急疯了,你爹爹身为朝廷重臣,帮陛下处理朝政这段时间更是为了你食不下咽,寐不能眠的,,你说他容易吗?他说完身子要是垮了怎么办?小姑奶奶,拜托你懂点事好不好?我去看看你爹来没,你等着啊!”

宿水柔望着消失的身影不由得露出一个浅浅的苦容,但是她很快僵在了那里,那泪水不经,“天宏,天宏,你这么做是何苦呢?你个大笨蛋,超级无敌大笨蛋,我爱你,爱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就算是死也要和你在一起!”

片刻,一名身着云锦长袍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屋内,憔悴枯黄的脸上布满了喜色,那一头乌黑的头发里掺杂着无数银丝。

宿水柔抬眼望着她的父亲,鼻尖不禁微微一涩,她的父亲为了她这般如此的操劳,整个人也苍老了许多,宿水柔也感觉挺对不住爹爹,她也想尽一个女儿的职责,但是唯独对嫁给太子这件事,她还是不想做任何妥协!

宿水柔从床上微微起身,那脸蛋上写满着两个字“愧疚”:“爹爹,是女儿不好,女儿对不起您,让您担心了!”

听到这话之后宿靖宇愣在了那里半晌没缓过神来,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样的懂事,顿时心像里有什么被触碰了一下,他抹了抹老泪,一脸慈爱地看着女儿道:“不怨你!是爹爹没用啊!爹爹连你的终身大事都做不了主给不了你幸福,可是,这是圣旨呀!女儿!我知道你也不想,可是,违抗圣旨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还有一件事爹爹要告诉你,那个…”宿靖宇突然停在了那里欲言又止。

宿水柔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宿靖宇的心事,“父亲大人,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是关于天宏的事吧!我都知道,爹爹,你不用那么说,都是女儿不孝,让您牵挂了这么久!他的事都过去了,或许他死是天意吧!”她强压住心中的悲伤安慰着宿靖宇。

宿靖宇皱了皱眉,他抚摸着水柔的头道,“乖女儿,爹爹知道你苦,活着的人要坚强,你知道吗?他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他会好好保佑你的,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女儿明白的,女儿不会任性了。女儿答应嫁给太子!”宿水柔说完便躺下去扭过头不说话了,背对着亲人,这是她最后一次流泪,以后她都不会再流一滴眼泪!

第2章出嫁?

“丞相!丞相!皇上刚刚又下了一道圣旨!”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管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宿靖宇心中不免泛起一阵烦乱,这道圣旨怕是又在催促他嫁女儿吧!哎,他的柔儿就要嫁到那火坑里面去了。他整了整衣冠,强挤出一丝笑颜出去接旨。“柔儿,你也快准备准备,跟我一同出去接圣旨!”

宿水柔速速唤来翡翠,梳洗好,准备出门迎接圣旨,她深吸了一口气,这该来的还是要来的。163生活网她理了理衣袖准备踏出房门。

“水柔,太好了,你终于醒啦!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可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的,现在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只听一声天籁传来,“你就不用出去了,父皇担心你身体,好好养好身子,准备当全春晖国最漂亮的太子妃吧!”

走来的女子身着一身淡粉色罗烟纱裙,那长长的裙摆直拖到了地上。还真有点说不说的韵味的。那万千青丝用那鎏金碧玉簪子浣着,那簪上的白玉还不时出淡淡的光芒,峨眉如仙,再加上面上略施的粉黛,以及颈间的那串玛瑙组成珠链,整个人宛若天仙下凡一般美丽动人!

来人正是春晖国最漂亮的长公主云珊,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连皇上也自夸她是治国的栋梁之才,可惜她是女儿身,不能参与朝政!皇宫上下对她甚是宠爱,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坏了,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只是这次却要为了两国和平嫁给温月国的皇上公孙少文!

宿水柔那眼不禁黯然失色起来,心中浮出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滋味。再荣华又如何呢?终究是不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连自己的喜欢的人都嫁不了,一个个都沦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想到这里,宿水柔忽然蹙起了眉,对她视而不见起来。

翡翠低着头瞥见一脸不悦的小姐,明白她们两个人的过节还没有消除,知道不该打扰,于是便识趣地离开了。

云珊瞧见蹙眉的水柔不禁叹了一口气,不禁开口吟道:“冥暗点点,叶也飘渺,摇曳似倾,牡丹也醉,日光依稀昨日明。多笑那浣溪沙畔,流尽了多少往事容颜?弹笑间,林静烟缈。空明望月,却是白日头。心字已成灰。两地离愁。悠悠吾心,周公未解,一曲人离皆四散,牡丹醉,心闷又何妨?苦果下咽,终把那终究当做了终究!”

“还生气呐?”云珊小心奕奕地问着。

云珊放下了公主的架子亲昵地拉了拉她的手臂,咳嗽了两声,“咱两谁跟谁啊,记得我们以前形影不离而且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对不起,是我把你要嫁给太子这个消息告诉了程天宏,我没想到他竟一蹶不振……”云珊难过的低下了头,想把话都说清楚,可是,她怕一说了什么不对的水柔又要生气了。

宿水柔摇了摇头,“都过去了,云珊,我不能辜负了天宏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相信他在天上会看着我的。我要为他而活!为家人而活!”

云珊搭上宿水柔的肩膀,“柔儿,其实我弟弟也不错啦!他温文尔雅,落落大方,对待身边的每个人都很温柔,做事的时候更是一丝不苟的,在战场上更是英姿飒爽,好不威风,不知道是多少女子心中崇拜对象呢!总之,别生气了,你可比我幸福多了,我到现在连他长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万一长的歪瓜裂枣怎么办,而且而且还听说是个极为冷酷的人,杀人不眨眼,想想都会忍不住打个冷战!”

“云珊,你可是这个国家的长公主啊!这可不像一向有魄力的你呀!再者说了,这只是一个传闻啦!往往事实与传闻是大相径庭的,你不用这么沮丧啦!我已经不生你气了!”

虽然水柔原谅了她,但是云珊却沮丧着脸松开了她的手“但愿如此吧!其实本公主也有爱慕的人!只是现在要远嫁了,该断的都要断了!”

忽然云珊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嫁到温月国的不是她就好了,她望着宿水柔,一种念头冲上了大脑。

“你好生休养,我先回宫啦!”

说罢,云珊转身走了。

水柔别怪我自私,只是我太爱他了我爱着那个愿意带我走的男人。

望着那渐行渐行的背影,宿水柔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了门外宿靖宇的声音:“微臣参见公主!”

云珊恢复了以往的那副从容不怕“大丞相不必多礼,好好照顾柔儿,她可是我未来的弟媳,要是有什么闪失,大丞相你可负担不起哦!”

“是,微臣定当不负公主所托,好生照看柔儿!”

宿水柔那水澈的眼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这一切都太让人身不由己了。

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宿水柔的视线之中……

“父亲大人,您怎么不进来?在外边站着多累啊!”

宿靖宇仍旧站在门外,那脸上的褶皱满是愧疚,满心的苦涩溢于言表,他不忍见到女儿,见到她那伤心欲绝的面容。踌躇了会儿,他吞吞吐吐的说:“水柔啊!我就在门外站着这么说吧!爹爹对不起你,刚才,皇上又下了一道圣旨,催促你嫁人!你要怪就怪爹爹无能吧!皇上说当朝的太子妃必须是我宿靖宇的长女!”

宿靖宇虽然是当朝宰相,但是他不会把女儿看做是政治的工具,他宿靖宇的儿女一定要是能够自由恋爱的,可是,皇命难违,他也没有办法,那次水柔离家出走,就是他让守卫假装打盹故意放她走的。“没想到,哎……”

宿水柔唇尖强抿过一丝笑颜,然后只听“扑通”一声,宿水柔跪在了地上,她连磕了三个响头,“父亲大人!女儿不孝,害父亲如此操劳,女儿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女儿嫁过去之后定会尽心尽力的服侍太子,只是以后不能为父亲尽孝道了,女儿不在父亲身边,还请父亲大人以后好好珍重!”

宿靖宇那眸中的忧愁划开些许,嘴角仿若烟消云散般咧出了一丝喜悦,“女儿,以后在皇宫记住四个字,‘谨言慎行’,还有在皇宫里面不许发小孩子脾气,你的一举一动说不定都会有人看着。太子妃是未来母仪天下的人选,切记!”

“我知道了啦!父亲大人,我一定会母仪天下的”宿水柔调皮的笑了笑,起身恭送,望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影,她竟不觉感到凄苦起来,明明决定了不再哭的,却早已侧目成泪了。

开始,那颜色淡的如纸宣一般,接着,变得深了起来,那轮皓月皎洁的印彻在天空之中,星星也迎合着这光变的柔美起来。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已是晚上了……

宴会上,轻歌曼舞,酒杯交酬!乘着龙颜大悦,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封宿水柔为公主,留在宫里出嫁。家人在宫陪同直至出嫁!

天刚蒙蒙亮,宿水柔觉得身上有些冷,于是便想起来盖好被子,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她被宫中的嬷嬷强半推半的拉起来梳洗打扮,在睡梦中,她被强披上了凤冠霞帔,就这样在不安中出了阁。但是,她总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劲!

她不知道她穿得凤冠霞帔正是温月国送给云珊公主的嫁衣,两人身形相差无几,以假乱真自是可以的,此刻的她竟不知她要嫁给人人不是太子而是温月国的皇帝公孙少文。

而策划这一切的正是云珊公主!

正因为她的一己之私,改变了宿水柔这一辈子的命。她料定在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就算发现她不是云珊公主,但她好歹也有个公主名分,而且她是从皇宫被抬出去的,就算他们的眼线跟踪调查,也不会出什么纰漏,没什么好担心的。

至于她的,从此可以和爱的人在一起,做一对神仙眷侣。至于太子那里,她则是把自己的宫女调送了过去,她本想让她的宫女替她嫁到温月国的,可是,毕竟宫女就是宫女很容易暴露,所以就只好委屈一下宿水柔了。

轿子上,一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昏睡在一旁,看来走前是被人下了迷药。那一路颠簸的走着,一路铺着那十里红妆,浩浩荡荡……

第3章嫁入

待到宿水柔再次醒来时,已过了一天。那纤指掀下那红盖头,水柔轻轻地掀开了帘子,阳光像条条丝线,错综交杂,那云朵就如金线绣出的牡丹似得,不由得让人赞叹起她的美来了!水柔闭上了那柔和的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原本觉着昏昏沉沉的头,也刹然变得清醒起来,她唤着翡翠却没人答应。

“翡翠?你不在吗?”宿水柔又唤了一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云珊公主身边的悦儿。

水柔望见面前的悦儿,她似乎已经明白了大半了。她说呢,嫁给太子也不用跑到宫外吧!宿水柔似乎很平静,因为她最爱的人已经死了。去温月国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好,就算是当上皇后不得宠,也没有关系。因为,她只图一个安逸罢了。“

“我们这是走了有几天了?悦儿?”

“回公主的话,已有两天了!”

“哦……”见着这反应,悦儿不禁匪夷所思起来,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还这般淡定。这样缺心眼的也只有宿水柔了。

宿水柔笃定的坐了下来,她闭上了双眼开始闭目养神起来,已经过了两天了,不出我所料,云珊公主可能已经跑了好远了,即便是现在原路折回启禀圣上也于事无补道!再说现在云珊公主肯定不会露面,这春晖国又是温月国的附属小国,只有大国拒绝小国之理,没有小拒绝大国之理。为了春晖国也断然不能回去!

“公主,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事就别藏着噎着了!快些说出来吧!”

“公主,云珊公主早就不是什么女儿身了,就算嫁过去,温月国那边追究起来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呢!”

“即来之则安之,悦儿我们又何必再纠结于此呢?我们还是快些继续赶路吧!”

宿水柔淡淡的放下了帘子,她轻轻倚靠在轿子的角落,她仍旧保持着那副从容不迫,此刻的她心如止水,什么都不想去管。

待她再次掀开轿帘的时候,轿子已停了,睡眼惺忪的她也不知道轿子何时停的,天上的月也不知何时也挂在了天上,那珑月迷离,散下一层淡淡的轻纱。不知不觉已是晚上了呢!望着一旁熟睡的悦儿,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股子冰冷袭上了她的脸颊,以后,就要在这个国度生活了,带着那冰冷,宿水柔摘下盖头,轻轻地走出轿子。

送亲的侍卫立刻跑上前去拦住了她的去路,“公主,卑职要全权负责公主的安全,倘若公主出了什么差池,卑职也吃不了兜着走,还望公主理解卑职的苦心。

听到这话之后,宿水柔的嘴角漾起一层冰波,这笑也是在嘲讽自己这个假公主竟也以假乱真了。这云珊的计谋居然骗过了所有人,她不得不佩服她,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被算计了。“本公主想透透气,可以吗?”

“公主,外面不安全,还是请您回轿子去休息,卑职随时在外边候命,还请公主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做下人的!”

宿水柔淡淡的望了侍卫一眼,一语不发坐回了轿子里面。

过了几许……

“到哪了?”这语气仍是淡淡的。

“启禀公主,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温月国的临国,想必再行六日便可到温月国的国都了!”说这话时侍卫一点都不觉着奇怪。

这温月国可真大啊,已经接近边境却还要行上六日

这两日的奔波,加上没吃什么东西,让宿水柔更加的消瘦了。那眸子空洞的看着同一处地方,轿子只有那么一点地方儿,宿水柔又一次掀开轿帘,望着自己身后的十里红妆。只有她和悦儿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给云珊公主的,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冒充的公主。她一开始也恨过云珊,但是想想也罢了,来就来把。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她从今天起就叫灵云珊了。

又是颠簸了三日,宿水柔终于来到了温月国,一进都城,百姓们就自觉的放下手中的活排成两排迎接远到而来的云珊公主、那喜庆的鞭炮的声震耳欲聋,城镇内欢愉一片之景,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温月国的皇上要娶皇后了。

悦儿一扫之前的疲惫,如同一个孩子般东张西望,蹦蹦跳跳的。“公主、您快看,温月国的花真漂亮,那花红的真艳,真不知那叫什么花了,总之很漂亮啦!还有他们的服饰也挺好看的,上面的牡丹花真别致,比我们春晖国的好看多了,平常百姓就穿的这么富足,这温月国到底是有多富足阿,奴婢挺好奇的,温月国的皇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这里不同别的地方,这里是温月国,而她是春晖国的,她深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望着一旁滔滔不绝的悦儿,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悦儿就是这般如此,以后到了皇宫还指不定惹出什么逆端来,看来必须好好教育一番,这也是为了她好。

“悦儿,知不知道人言可畏?还是紧言慎行比较好!”

悦儿听后明白了点了点头,“请云珊公主放心,奴婢定当紧遵公主教诲,到皇宫之后,奴婢定当恪守好自己的本分,绝不给公主添半点麻烦。

转眼就进了都城……

宿水柔在进宫的时候有人来接,她规规矩矩的坐在轿子内什么也看不到,只听得轿外那一片片的嘈杂声。她又一次深深地吸了口气。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切。

忽然,轿子的门帘被拉开了,一双白若葱削的手伸进了轿内,宿水柔透着红盖头俯视着那手,先是顿了顿,然后她伸过了手。那大手一把将她拉出了轿子外。猜得没错的话,那手一定是皇上的。

握着那手宿水柔竟不觉心脏跳动的速度有些加快了,为了稳住那情绪,宿水柔松开了手,停在了原地。

“我的皇后这是怎么了?为何不走了?”那带着冰渣的语气似乎快把宿水柔冻伤了,她的耳膜一直在“嗡嗡嗡”的发响,不知是一路颠簸的劳累,还是被那冷气而又威慑的语气震住了。

“难道是在摆公主架子吗?知不知道这是在温月国,而不是在你们春晖国!”

“臣妾知错了!”宿水柔又重新拉上了公孙少文的手。这个本该不是她夫的男人此刻却拉着她的手。

这一刻她觉的僵硬无比,偶尔能觉着他手心如火炉一般的温度,很温暖,很让人舒心,与他的外表显得格格不入。这与她想象的大相径庭。这温暖的手让她想起她的天宏,曾经的曾经,天宏也这样拉着她的手,那温度好熟悉好熟悉!这是一种错觉吧!想着想着苏水柔不禁落下了那泪,那泪光顺着那眼角,那滚烫的泪打在了公孙少文的手上。

“怎么了?哭了?太后还病着呢,本想娶你冲个喜的,你这一哭多晦气?皇后你要是再哭,明日我叫人拿了你们春晖国可好?”那语气不但冰冷还且还带着些许的残酷。

听了这话之后,宿水柔的身子不禁发颤起来,那丝丝寒气从手心一直直冲向大脑,公孙少文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可怕!她宿水柔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人。

公孙少文似乎感受到了水柔的害怕,“皇后,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人,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臣妾谨遵皇上教诲,听从皇上的安排!”

公孙少文深知这个聪明的女孩并不喜欢他,他仔细的观察过,她那颤抖的手,那滚烫的泪明明就是在思念某个人,他心底不免泛起一丝同情。但是很快这同情触动了他心底的柔软,握着那纤弱的手,忽然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他把眼前的这个女孩当做了他的那个她。

一路上,公孙少文迫切的想要掀开她的红盖头,看看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会不会同宫中的那些女子一样,俗不可耐,为了一些小事偏要斗个你死我活!要是这种女人,他宁愿不要!

可是他的脑海里却突然出现了那一幕:“救我!少文!救我!我是被冤枉的!”最后不得不被带了下去,他一直想救她出来,却怎料被人毒死牢中。他明明知道凶手是谁,但是却无能为力,那种无能为力是多么的让人痛彻心扉啊!想到这里他又把心一横,这女人怎么样,跟他没有关系,她只是他娶进来冲喜的罢了,这个女人永远也替代不了琉佳在他心中的位置。

自从三年前琉佳被毒死牢中之后,他就恨透了这世间的女人,尤其是为了一己之私的做出下贱之事的女人。最毒妇人心这句话说出来一点也不为过。

红色的烛光在闪耀着,那琉璃珠帘也映着那光反射出好看的颜色。望着那光,宿水柔不免眼花缭乱起来。此刻,那身凤冠霞帔太过艳丽。她在想着,要是此刻的新郎要是她的天宏该多好,要是天宏没死该多好!“天宏,你在天上看着我吗?我今天这身嫁衣好看吗?天宏,我一直都曾记着,曾有一人,爱我如命!我想变得心如止水,却怎料我无论怎么努力去克制自己,都已没有了办法!”想到这里,宿水柔的的眼眶再一次湿润起来,今天就当是嫁给天宏,“开心些,宿水柔!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

赶了好几日路的宿水柔,早已累的不行,她拿起了悦儿偷拿来的糕点应付了一下这饿了一天的肚子。她发现温月国的床榻其实特别的软,她软瘫的贴着枕头,就见那烛光忽明忽暗的,顿时一股子困意袭了上来,真想睡一觉缓解一下今日的劳累,可是,新郎还未来,必须要等着。可是,等着,等着,她便进入了梦乡……

柔水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柔水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 地球是圆滴)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地球是圆滴)小说名:极品护花杀手第17章地球是圆滴布置豪华大气的客厅里,除了林筑梁搓手还算有些表示之外,其他人像是没听到曹自高的话一般,这让他有种身在梦里的错觉,在锦城这片儿地上,他曹大少说话竟然还有不好使的时候?“咳咳!”段风不忍心让曹自高一个人唱独角戏,轻轻咳嗽两声说道:“林伯父,要不让曹大少先离开吧,看着挺碍眼的。”“哈?”曹自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小瘪三竟敢让他离开?这简直是今年他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不可否认,在锦城市,有人能指挥的动他曹大少,

  • 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 震慑)

    原标题: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震慑)书名:神魂至尊第17章震慑潜龙卫正统领是一位满脸络腮胡须的中年汉子,粗眉倒竖,虎目怒睁,一看上去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位中年汉子端坐在血玉马之上,目光之中微微有些挑衅的望着卓文一行人。刘涛一个箭步来到血玉马面前,面色不卑不亢的说道:“想必两位就是潜龙阁的两位统领大人了,现在卓文少爷奉家主之命前来接手潜龙阁,两位大人这是何意?”“你一个小小的奴才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对话!”一道冷哼声顿时响起,随后凌厉的拳风顿时呼啸的朝着刘涛飞射而去,刘涛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

  • 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 悲催的癞皮狗)

    原标题: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小说名字:仙医王者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而此刻,36号包厢里面,癞皮狗却是在享受着他的变态之旅,看着牧烟惊恐地样子,他感觉心里有着极大的满足。随即,已经体会过这种满足感的癞皮狗又是走近牧烟,就要去撕牧烟的上衣。然而,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门却是“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当癞皮狗回过身来查看究竟的时候,却是发现,一团血糊糊的东西往自己身上砸来。还没回过神来的他毫无悬念的就被这团血糊糊的东西砸中了。踹门的,自然是林丰。而看到包厢里的情景后,知道手里的这个保安

  • 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 乘风化龙第17章 当我姐夫吧)

    原标题: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小说名:花都全能高手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王浩东回到家里的时候,张淑芳已经醒了,正在看电视呢。“身体好了些吗?”王浩东询问着,看到她面前水杯是空的,便上前去给她倒了半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谢谢。”张淑芳喝了一口,说:“感觉好多了。”“头不疼了吧?”王浩东连着问了一番,见她的精神蛮不错,估摸着也是没什么大碍了。张淑芳看了看壁钟,陡然下了床,说:“哎呀,倩倩要放学了,我得去做饭。”王浩东上前去说道:“你的病才刚刚好些,你休息吧

  • 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 冷汗)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冷汗)小说名:护花狂龙在都市第17章冷汗吴天就这样掐着宋健豪一起上了出租车,上车之后的宋健豪就对吴天不断的嚷嚷。“吴天,你最好把我放了,哼哼……万一我要是有什么三场两短你们会很惨的!”尽管被吴天掐着,但是宋健豪此刻知道吴天不敢动手,于是威胁道。“呵呵……”吴天鄙夷的瞟了一眼宋健豪,呵呵一声就没有说话。见吴天一副无所谓的状态,宋健豪顿时怒了:“你到底有没有听,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你要下去是吧?恩,好的,这就让你下去!”说着,吴天推开正在行驶出租

  • 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 只跟美女握手)

    原标题: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小说名:校园妖孽狂龙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方三一生气,后果又要严重了!他将怀里的赵璇送到了周冰艳的面前,说道:“警花老婆姐姐,你先保护一下校花老婆姐姐,我这就去把那个白痴党大飞干掉!哼,得罪了我校花老婆姐姐三次了,现在又要辱骂我的新警花老婆姐姐,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周冰艳正觉得方三这个少年言语夹杂不清的胡言乱语,便觉得眼前一花,方三已经消失不见了!愣了愣,忍不住揉起了自己的眼睛来了,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而这时,王为民局长却是看着她面前的赵璇惊异

  • 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 打脸的节奏)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打脸的节奏)小说名字:美女的护花邪少第17章打脸的节奏叶飞云看到对方的腰杆挺的笔直,不由得内心称赞,这个女人内心强大,倒是有点意思。那刘部长沉下脸来,颇为不耐烦地说:“张队长,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个人一定要开除。”“张队长,这人保护公司职员有功,不但不能开除,还应该给予奖励。或者,我私人奖励也行。”姜芷若针锋相对说道。面对这样胶着的情况,张海峰是一个头两个大。神仙打架,遭殃的都是凡人。一个说开除,一个说奖励,到底该听谁的?就在他为难之际,忽然一拍脑袋,想起了主

  • 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 武道二重巅峰)

    原标题: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书名:剑气凌神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气愤之余,唐雨泽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河边,也想尝试一番,看看猛鱼是不是真睡着了。刚跨出一步,一条巨大的鱼“轰”的一声,直接从水中跃起,扑向唐雨泽。唐雨泽被吓得魂不守舍,怪叫连连,张牙舞爪的逃跑了,距离这恐怖的清江越远越好。远远望着唐雨泽逃跑,肖天也不慌不忙的将脚上的木头解下来。他心里很清楚,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清山内部。一河相隔,景色全然不同。森林中的参天古木,足有百丈之高,即便是枝干,也比外面那些树木的主干要粗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