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甜心俏后妈 大结局

2017/12/3 13:12:5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甜心俏后妈

第一章 男朋友今天结婚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急躁刺耳的铃声,惊醒了裹在被子里的安小沫,她皱着眉头从褶皱的被窝里探出了半张依旧带着朦胧睡意的脸。网站163shenghuo.com

  伸手摸着床头柜上的电话,按了下接听按键。

  “小沫,你干嘛呢?赶紧出来一趟,我找你有急事!”

  电话刚刚接通,一道明亮而又着急的声音,便响亮的在安小沫的耳边响了起来,安小沫睁开惺忪的眼睛,有些不悦的说道。

  “林雪,你丫神经了是不是,今儿我休息你不知道吗?什么急事,不去,我要睡觉!挂了。”好不容易休息了一天,安小沫本打算睡个天昏地暗的,林雪这么一通电话,搅了美梦,实在是让她忒不爽了。

  “别啊,小沫,我真的找你有急事,拜托你了了,好不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跟姐妹了,你要是不帮我,那我还能找谁帮忙去。”

  “小沫……”

  电话那头林雪开始大演苦肉计,电话这头的安小沫是越听眉头皱的越深。

  “行,行打住,我现在就过去!”安小沫大声的呵斥着越演越入戏的林雪,任命的从她温暖的被窝里爬了起来。甜心俏后妈 大结局

  谁让这林雪的眼泪对她是屡次都有效呢?

  半小时后,金悦酒店的休息室。

  “小沫,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你穿上这伴娘的小礼服,真是美呆了!”林雪看着镜子里的安小沫,嘴甜的奉承道。

  安小沫横了林雪一眼。

  “少糊弄我了,有事情帮忙我就漂亮,没事帮忙,我就成女汉子了,我还不知道你,不是有事吗?还不走!”

  俩人不是一天的朋友了,自然说起话来,也不用顾忌什么。

  “嘿嘿,不管是女汉子,还是漂亮的伴娘,你都是最美的,我先走了,拜托了小沫,木马!”

  林雪临走的时候,还故意的抛了个飞吻过来,而安小沫则是很烦心的闪躲一旁,避免被她的烈焰红唇给荼毒。

  “恶心!”

  “嘿嘿!”林雪干笑了两声之后,一溜烟的离开了金悦酒店,安小沫整理完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出了休息室。

  她是一专业伴娘,看尽了女人结婚时候的美丽跟幸福,安小沫也想早点跟自己的那个他结婚,她想那一天,自己一定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哎呦,小沫,怎么是你啊,林雪呢?”

  公司的策划王姐一看来的人是安小沫,不是林雪忙上前询问着。

  “雪儿今天有急事,我过来帮她代下班!”

  “这雪儿真是的,那你赶紧的过去吧,一会新娘跟新郎就下来了!”

  王姐有些着急的催促着。

  “嗯,我这就过去!”

  安小沫应了一声之后,便快步的往婚礼的礼堂走去,刚走到礼堂的门口,安小沫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照片,于是她停下了脚步,仔细的看着礼堂门口放着的一张超大的结婚照片。

  上面的新郎一身白色西装,板寸的头发,他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安小沫的眼睛看的都快要凸出来了,脸上更是写满了不相信的颜色。

  这这张正是她熟悉的段明泽,安小沫谈了三年的男朋友,打算结婚的未婚夫。

  “怎么是他,不可能!”

  一瞬间,安小沫的脑袋里犹如猛烈的劈了一道闪电一样,脑袋里是白茫茫的一片,她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剧烈的奔流着。

  她的心痛的全都拧巴在一起,她的脑海中有无数个为什么。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此时礼堂里响起来安小沫熟悉的婚礼进行曲,瞬间,她像是个疯子一样,一阵风的刮进了酒店的礼堂。

  礼堂的楼梯上,正缓缓的走出她心爱的未婚夫,段明泽,而他的身边则依偎着一个漂亮的新娘。

  这一刻,安小沫的心,像是被火烧一样,她全身的怒气一股脑门的全都冲到了头顶上,也不管这礼堂里是不是坐满了宾客,发了疯一样快步冲到了新郎跟新娘的身边,一把揪住段明泽的白色礼服!

  这纯白的颜色,此时看起来格外的扎眼,安小沫明媚的眸子不由的紧了紧。

  “段明泽,你这个混蛋!”

  安小沫气急败坏的大声骂道。

  “小沫,你,你怎么来了!”被揪着衣领的男人,有些心虚的看着安小沫,整张脸都绿了一半。

  “我怎么来了,我要是不来,你今儿是不是要跟这个小三结婚了。”

  安小沫这话瞬间惹恼了站在一旁的新娘。推荐163shenghuo.com

  “说谁呢?谁是小三,你放开我老公,长的这么歪瓜裂枣的,我看你才是小三,还想跟我抢男人,你给我把手撒开!”

  新娘子也火了,正儿八经的好日子,突然跑出个人来搅局,自然是不能忍的。

  “段明泽,你这个杀千刀的混蛋,什么时候勾搭上这个女人的!”

  安小沫那双怒火中烧的眸子,如今已经红了个彻底,心头的怒火,也窜到了最高点,像是随时都会控制不住,爆发一般。

  “小沫,你别闹了,今儿我结婚,你就放过我吧!”

  段明泽极尽哀求的说着。

  “你不是说过要跟我结婚的吗?是不是这个贱女人勾引你的!”安小沫伸手指着站在段明泽身边的新娘,恶狠狠的说道。

  “你一口一个贱女人,你叫谁呢?自己长的这幅德行,明泽才不会娶你呢?”新娘不服输的顶了回去。

  这下安小沫真是怒了,狠狠的瞪了段明泽一眼,伸手一推,将段明泽推到了一旁,只身站在新娘的身边。

  “男人,之所以会变坏,都是因为你们这些不要脸的小三太贱!”

  安小沫说完,扬手给了新娘一巴掌。原文163shenghuo.com

  【作者题外话】:新书开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二章 帅哥救场

  “顾总,王总已经在等了,我们还是先上去吧!”

  一年轻貌美的小秘书站在一帅气的男人跟前,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先上去应付一下!”

  男人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一身白色抹胸小礼服的安小沫,从他那犹如猎人般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这个火辣辣的安小沫,很是欣赏。

  “可是……”

  “怎么,有问题吗?”男人的眼角的余光稍稍的一扫,年轻的小秘书当即浑身紧张起来,忙低下头,应了声。

  “没问题!”

  男人挥了挥手,小秘书便像是空气一样,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婚礼会场,而男人则显得兴致勃勃的观看着即将上演的好戏。

  “你这个贱女人,你是哪根葱,那根蒜苗,居然敢打我!”新娘伸手捂着刚刚被安小沫大红的右脸,张口骂道。

  “打的就是你这样的贱三。”

  安小沫义正言辞的回敬了回去。

  “你,段明泽,你这个窝囊废,还不给我打她。”新娘生气的去拉段明泽,而段明泽则是很熊包的怯怯看着盛怒中的安小沫。

  “段明泽你动我一下试试!”

  此时的安小沫依然疯了,她就像是一个复仇女神一样,心里想的就是怎么惩治这对不要脸的男女。

  “我,我,那个,咱们能……”

  “窝囊废!”

  新娘实在看不下去这般怂包的段明泽,抬手打了安小沫一巴掌。

  “敢闹场,看老娘扁死你!”

  “啊……”

  一时间之,安小沫跟新娘子扭打成一团,她伸手死死的拽着新娘的头发,一巴掌,一巴掌的往新娘子的脸上招呼着。

  她心里的怒火,越是炙热,手下的力道也越是重,而这新娘显然也不是个好对付的女人,不停的抬脚去踹着安小沫。

  本是一场幸福的婚礼,在两个女人的大闹下,瞬间变的是一地的狼藉,碟子,茶杯,瓜子,蛋糕,撒的一地都是。

  “你们别打了,哎,别打了!”

  段明泽站在两个女人的身后,着急的想要拉开她们两个人,气急败坏的安小沫抬手就给了他巴掌。

  “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打死你算了!”

  “你敢打我男人,我跟你拼了!”

  新娘一看段明泽被打了,更是发疯似的跟安小沫扭打了起来,她的婚纱跟头纱,很快就被扯成了碎片。

  “不要脸的女人,你也不看看自己长的这幅德行,会有男人要你才怪,找不着男人,就来这里闹场,你活该这辈子就嫁不出去!”

  一旁的宾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主动的拉开了他们,被拉住的新娘已经急红了眼睛,即便打不着了,嘴里也不停的说着恶毒的话。

  “该死的女人,我找不找男人,管你毛事!”

  安小沫作势还要上去厮打,却被王姐一把给拉住了:“安小沫,你够了,好好的婚礼闹成这样,损失你负责是不是!”

  “王姐,这女人……”

  安小沫委屈的看了王姐一眼,她才是这件事的受害人好吧。

  “你就是嫁不出,哈哈,没有男人要你,段明泽也不要你,哈哈,活该没人要的泼妇!”

  新娘子见安小沫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继续的大声骂着。

  “没人要的女人在这里耍横什么啊,可悲啊,哈哈哈!“

  一时间这所有的宾客眼睛都停在安小沫的身上,看着她的眼神似乎也有些质疑,那眼神像是在说,这么火爆的性子,没有男人要,也是正常的吧。

  “我要!”

  就在安小沫深陷尴尬的时候,一道低沉犹如大提琴一般悠扬的男人声音,透过这会场上的芸芸众人,便响了起来。

  安小沫回头,便看到一个身材欣长,长相俊朗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一出场,顿时所有的女人都屏住呼吸。

  个个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这个男人,他长的那叫一个帅啊,英挺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菲薄性感的嘴唇。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绝对是一个帅男,尤其是那张脸,简直犹如神袛一般,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便也会让人终身难忘。

  男人走到安小沫的身边,很是温柔绅士的,整理了一下安小沫散落在脸颊上的几缕凌乱的发丝。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他的眼神是那么的闪闪发光,诱人深入,有那么一秒钟,安小沫整个人都呆住了,脑袋犹如当即一样的,一片空白。

  咚咚咚咚……

  安小沫的心脏这个时候居然跳动了一下,是感动他的救场,还是这个感叹这个男人太帅了,她自己现在也不清楚了。

  “你愿意娶我!”

  一出口,安小沫居然这么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嗯,我娶你!”

  整个会场里,寂静一片,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出戏的转变,似乎都在等待着有什么后续发展。

  新娘这下也哑然了,这男人怎么看都比自己的男人帅气的多啊。

  “好,我嫁给你!”安小沫冷漠的看着站在一旁的段明泽,赌气一般的回答着男人的话。

  “走,咱们扯证去!”

  男人的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浅笑,伸手拉起安小沫的右手,在众人惊魂未定的眼神中,拖着安小沫走出了早就已经凌乱不堪的酒店婚礼现场!

  【作者题外话】:求支持啊,呵呵!

第三章 稀里糊涂把证扯

  从酒店的礼堂出来,安小沫就被男人一路带到了民政局。

  安小沫站在民政局的门口,眼眶不由的又红了起来,在今天之前,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着要跟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婚生子,过着平淡,但是又开心的日子。

  可是现在,她的心就像是被人给狠狠的揉碎了一样,疼的她几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整整爱了这个男人三年了,安小沫觉得自己所有的感情全都给了段明泽。

  就在今天,她尝到了什么叫做背叛的感觉,那酸楚,不是亲自经历过的人,是不会体会到,有多么的难受。

  头顶的太阳炙热的晒着,像是嘲笑着安小沫这自以为是的爱情,她眼眶里的眼泪也在打着转转,好几次都险些要掉下来了。

  “不进去吗?”

  男人见安小沫站在民政局门口发呆,于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不过他这一出声,倒也提醒了安小沫,拉回了她无限伤感的思绪。

  “你真的要跟我结婚!”

  对于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一脸认真的样子要跟自己结婚,安小沫感觉还像是在做梦一般的难以相信。

  男人的薄唇微微的出动了一下,好听的声音,便悠扬的从他那两片性感的薄唇里传递了出来。

  “不是你让我娶你的吗?难道现在你要反悔了,还是你心里还想着刚刚婚礼上要娶别人的新郎呢?”

  男人的话正好敲中了安小沫的心事,她微微的咬了下嘴唇。

  “我才不会想着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只是……”安小沫说话间抬头仔细的大量着眼前的男人,穿的倒也算是一身的名牌,可是她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真的要跟这个人结婚吗?

  “我叫顾天泽,今年30岁,美国哈弗大学毕业,至今未婚,有份稳定的工作,工资嘛,养家糊口没问题的!”

  额……

  男人像是看中了安小沫的心事一般,简单利落的介绍气自己的身份来。

  呼呼呼,所谓礼尚往来耶,安小沫暗自的深吸了一口气,也开始介绍起自己来了。

  “我叫安小沫,今年23岁,专业伴娘,至今未婚!”

  “我未婚,你未嫁,正合适,进去吧!”

  男人说着伸手一把牵起安小沫的右手,拉着她一起走进了民政局,这一走进民政局,安小沫才发现,这排队结婚的人还真是不少。

  她的眼神环顾四周的看了看,每对准新人的脸上都挂着欣喜的笑容,他们看上去是这么的幸福,而她的心里却有着淡淡的苦涩。

  看着前面的新人越来越少,一会便可以轮到他们盖戳的时候,安小沫的心里,又打了一圈的退堂鼓,她伸手戳了戳站在身边的男人。

  “那个,顾天泽,我们真的要结婚吗?”

  “都来到这了,还有假的吗?”顾天泽饶有兴趣的看着身边的这个小女人,从她的脸上,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的心里正在做着各种的思想斗争。

  “呵呵,也对,来这里就是结婚来的!”

  安小沫低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背包,她今儿还真带着户口本来的,起初是想今天跟段明泽提结婚的事情,准备先登记的,可谁想到……

  “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顾天泽见安小沫半天也不吭声,一直伸手紧紧的护着自己随身的包包,故意的问道。

  “不就扯这个证吗?有什么好怕的,他能找人结婚,我自然也能找人扯证!”

  安小沫一想起顾天泽这个混蛋,心里的怒气就多上了几分,你妹的,不就是结婚,扯证吗?谁怕谁孙子,今儿她还就扯证了。

  眼前这个男人怎么看都比段明泽那个混蛋看起来养眼多了。

  “下一对!”

  “下一对!”

  ……

  半个小时之后,安小沫手里的便多了一个大红的小本本,这烫手的结婚证书摆在眼前了,安小沫这才反应过来,她就这么婚了。

  “手机给我!”

  出了民政局的门口,顾天泽问安小沫要她的手机。

  “哦,给你!”

  安小沫这会还沉浸在她已经婚了的事情当中,糊里糊涂的把自己个的手机就递了过去,顾天泽接过安小沫的手机,快速的输了一串号码之后,又把手机重新递给了安小沫。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哦,好的!”

  安小沫很听话的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看上去还行吧,她心里琢磨着。

  “那个,顾天泽你……叮铃铃,叮铃铃!”

  安小沫正想问问顾天泽一些家里的情况,不想这个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低头一看这号码是家里打来的,安小沫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

  说完,她便走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安小沫,你不是今儿打算跟那个段明泽说领证的事情吗?怎么样了,证领了吗?我跟你说啊,这即便是领证了,该有的彩礼,一毛钱都不能少,你知不知道……”

  听着母亲在电话里唠叨着,安小沫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小声的说道:“我知道了妈,我现在正在忙呢?一会回家跟你说好不好!”

  “忙,你忙什么,马上三十的人了,还不赶紧的给我找个人嫁了,你忙什么,你说你要是嫁不出去,你妹妹还怎么结婚,听你这话,是不是段明泽那个小子不想给彩礼钱呢?”

  安小沫的脑门瞬间出了一道道的黑线,她这个亲娘的眼里为毛只有那些彩礼呢?能看到的只有钱,却看不出女儿的心酸。

  “回家说,我先挂了!”

  安小沫实在无法忍耐的挂断了电话。

  有时候她真的很想问问她妈妈,是不是只有妹妹才是亲生的,而她是捡来的孩子,不然为何同为一母所生的姐妹,这待遇却这般的不同呢?

  “要一起回家吗?”顾天泽很大方的询问着安小沫的意见。

  一起回家,安小沫顿时脑门有点发抽,跟一个一点不了解的男人随便的扯了个证已经很荒唐了,还要跟他一起回家,安小沫当即立断毫不犹豫的便拒绝了。

  “我家里还有事情,要先回家里!”

  安小沫尴尬的笑着说道。

  “嗯,好吧,需要我送你回去吗?”顾天泽很有绅士风度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那个我先走了,拜拜!”安小沫急匆匆的冲着顾天泽挥了挥手,惊慌失措般的逃掉了。

甜心俏后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甜心俏后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