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路遇豺狼,痞女休逃 大结局

2017/12/3 13:18: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路遇豺狼,痞女休逃

人物序

白钰

她扑身将白钰摁到在地,大声说:“你叫啊,今晚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理你。推荐163shenghuo.com

他侧头捂嘴轻笑:“我没叫。”

“你为什么不叫?”

“你又没强迫我。一会我还要翻身做主人呢。”

在我眼里,重要的人只有你一个,所有想伤你的人,我都让他万劫不复。

水青·婉夭“小云,你知不知道只有一个人的爱情是一件多么寂寞的事情。”

“有这么恐怖?”

“呐,所以呢,要是我和小云同时喜欢上一个人,怎么办?”

她大方地摆摆手:“那就让你呗。怎么也不能让水青寂寞不是?”水青寂寞了,她也会寂寞。说明163shenghuo.com

你到底要我有多恨你?我受够了你对我摆出一副善良的样子,却将我伤得体无完肤。我诅咒,你得不到幸福。

萧然她垂着脑袋一头撞上前面的肉墙,啐骂:“没长眼睛啊,敢撞你官大爷?”

萧然紧绷着黑脸:“我只看见官大爷您的眼睛掉地上了。”

遇刺时,萧然扑向她,用身体挡住了尖刀。他笑:“我想保护你。”

“真是蠢到家了......”

“我蠢是从遇上你开始的。”

我会有能力保护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即使心灵堕入深渊。说明163shenghuo.com我只想看见你的笑,那时,你要跟我走。

黑月“我们打一个赌。”黑月站在檐角上,衣角翻飞,“我赌你和官云璃不能在一起,人和妖精生生世世都不能在一起。”

白钰云淡风轻地笑:“她眼里终会有我。若你输了,不得再阻碍我。”

“若我赢了,你是我的。”

白钰,你为何看不到我一直在你身边。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我要成为妖界之王,我要你从此仰视着我,我要将你封印在我的身边,永远。

媚生清幽的竹林里,一座墓。

媚生轻轻捻指拂掉了墓碑上的青竹叶,轻声低喃:“姐姐,媚生为你报仇可好?”

一阵风起,漫天竹叶狂舞。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她转身离去,徒留一抹孤傲哀伤的背影。

官云璃和白钰,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也尝一下生生相离的痛苦的滋味!呵,若不死,那便痛苦地活着,活着也痛苦!

凝染温暖的小木屋子里,烛火摇曳。

他一身淡紫衣袍,十分魅惑,笑看着门口一脸赧然的媚生:“小妖精,找叔叔我有事?”他大了她一千多年。来自163shenghuo.com

那一声“叔叔”生生将她的念想给逼退了回去。

与邪魔大战的时候,漫天飞雪。他却闪身挡在了她身前,替她挡下了一柄锋利的魔刀。

他笑笑:“小妖精,叔叔我想在意的时候原来已经这么在意了埃”

媚生嚎啕大哭:“我不管,我不管!大叔也好,叛妖也好,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不要刚遇上我你就要走......”

他闭眼的瞬间,泪横落进发间。

决定要爱的时候,还是错过了一步埃

第零章 楔子

“喂,小样儿,你真的要进去吗?”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和她的青梅竹马站在一片树林的边缘,老成地对着身边比她大一岁的小男孩问。

“那当然,我们来都来了。不会是你害怕了吧?”

“你才害怕!我又不像有些人,我可是乖孩子!爸爸妈妈说了,不让进的!”小女孩很滑稽地瞥了小男孩一眼,明显地嘲讽。路遇豺狼,痞女休逃 大结局那片树林离他们家不是很远,但是他们的父母老是告诫他们不许去那片树林,还常常吓唬他们说里面有很多吃人野兽,只要一进去就会被那些怪物给吃掉!

可是比她大一岁的小男孩再也忍受不住对那片树林的好奇,看着郁郁葱葱的树木,还有飘黄的落叶,多美呀!说不定里面还有好多好多好吃又新鲜的果实呢!于是他拉着小女孩的糯手讨好地说:“小云璃,我们就去一下下好不好?很快就回来!”

小女孩瞥了一眼小男孩,看着自己被他捏着的手,努努嘴道:“嘿,趁机占如花少女的便宜也不是你这样儿占的吧?”

小男孩满脸黑线,小小年纪就学人家电视上的,别的不会,就这一行她是信手拈来。他讪讪地收回手,可怜巴巴地问:“那你到底去不去啊?”

云璃想起了爸爸妈妈告诉过她不能走进树林的,说不定会遇上大灰狼,或者迷路咧,到时候回不了家怎么办?可是……可是她也好想进去瞧瞧。

见小女孩不说话,小男孩贼溜贼溜地转着眼珠子,迈着小成熟的步子往回走,还边说:“云璃不想去,咱还是回家吧。好可惜呀,树林里有好多好多小白兔,还有好多好多各种各样的水果咧!”

小女孩一听,咽了咽口水,扯住他的衣袖问:“你怎么知道里面有吃的?”

小男孩狡猾地偷笑,说:“电视上都是那么演的。”

“那就去看看,去看看就回来。”于是小女孩拉起小男孩的手就往树林里跑去,说不定真有吃的,有红红绿绿的小果子。

小女孩穿着白色的小裙子,拉着小男孩在山野里奔跑。秋天的傍晚,太阳的微光为两个小人儿镀上一层圣洁的光芒。她长及小背心儿的黑头发轻轻起舞,挠得一旁小男孩的脸痒痒的,但是好开心。

树上飘下来的落叶好好看,有各种形状的,还有各种颜色的,但她最喜欢的还是红色的,很红很红的那种。整个树林里飘散着一股清新的味道,比青草还好闻。

可是,他们进去了才发现,这片树林真的好大。那些树都好粗好壮,深深的青黑色的树根到处盘旋,看起来有点恐怖。才傍晚,树林里都已经弥漫了薄薄的雾气,连看着太阳都有些模糊了。

他们不知道在里面走了多久,眼看着天色已经渐渐灰暗了,可是他们好像迷路了!小女孩慢慢地失去了耐性,什么小白兔,什么红果子绿果子,她连一个影儿都没见到!现在,她好饿,腿都走得又酸又软了,可恶的是她发现他们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这片树林!

小女孩索性不走了,她一把甩开小男孩的手,捂脸作哇哇大哭状:“徐君然,你这个大混蛋,骗子!呜……大白兔没有,小果子也没有……我要回家,我再也不跟你玩儿了……哇哇……”

小男孩见此慌了,该怎么办?天快黑了,晚上不会真像爸爸妈妈说的那样有怪兽出来把他们给吃了吧?他一边拉着小女孩继续往前走,一边哄她说:“你先别哭,再走一下我们就能找到了,找到了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小女孩小手指张开一条缝儿,眼睛一瞪:“徐君然,骗子!”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得更起劲儿,连嚎带骂,“徐君然小老头死老头臭老头!我再也不信你了!呜…呜…”

这时,小男孩突然眼尖地发现了侧边一棵大树的粗壮树根后面隐隐有一团白白的绒绒的东西。他忙扯了扯小女孩的衣服,在她耳边小声说:“别哭了,你再哭那边的小白兔就要被你吓跑了!”他指着大树后面那团白白的东西,让小女孩看。

小女孩果真一下就不嚎了,其实她没哭......但这种事情她会告诉徐君然么?她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就准备朝那边走过去。

小男孩拉住了她:“你这样走过去,它会被你吓跑的,这样你就抓不到它了哦!”

可小女孩不听他的,她撇着嘴甚是不屑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只见一只纯白色毛茸茸的小动物瑟缩地蹲在那里,它好像很害怕一样,小小的圆圆的身子不住地发抖。小女孩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它,她安静了几秒的时间,忽然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哈,徐君然,你快来看哦,是小白兔!真的有小白兔!哈哈!”小女孩轻轻抱起那团白绒绒的东西,兴奋地朝小男孩叫道。

小白兔竟然没有逃跑!它就温顺地任由小女孩抱着。它的毛好软哦,还有点温温的,小女孩爱不释手地摸着它,但是她又好疑惑地说:“徐君然,这只小白兔没有长耳朵……”

小男孩一听,他也看了一下那小东西,真的没有长耳朵!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他胡乱地编了一个借口说:“云璃看它长得那么小,耳朵当然还没有长出来啦!”

可是忽然,小女孩发现,她的白裙子上沾了红红的血!她被吓得不轻:“……呜……徐君然,我流血了……”

小男孩一听,立刻紧张了,他看着小女孩裙子上的血,问:“血?!哪里有血?”

小女孩委屈地一瞪:“……你长这么双眼睛看不到么……”

小男孩围着小女孩转了一圈,最后眼光落在她抱着的小东西身上,他顿时松了口气:“呼......是你怀里的小东西流血了。”

果真,小女孩仔细一看,真的不是她流血了,而是她怀里的小东西的一只腿流血了!小女孩又堵着嘴巴哀怨地看了小男孩一眼,然后一股脑坐在地上了,她把小家伙摊在裙子上,左瞅瞅右瞧瞧,终于发现她的白白胖胖的小手腕儿上绕了一根蓝色的蕾丝发带。那是她妈妈专门用来给她绑头发用的,但是小女孩不喜欢绑头发,所以她会趁妈妈不在的时候偷偷取下来缠在手腕儿上。

于是小女孩取下蕾丝带,小心翼翼地帮小白兔的伤口缠起来。

“云璃,你快点儿!你看天都要黑了,我们要回家了!”小男孩看她慢吞吞的小心翼翼的动作,终于忍不住催促起来。

小女孩使了一个白眼,长长的眼睫毛一颤,说:“你找到回家的路了吗?徐君然不是迷路了吗?”

小男孩顿时没了底气,他问:“那云璃说怎么办?”

“当然是我在这里休息,你去找路!”小女孩颐指气使地命令小男孩道。

“啊?”他瞧了一眼小女孩,放心不下她一个人在这里,但又不忍心违背她的意思,她肯定是累了走不动了,于是他说:“那…好吧,你要乖乖在这里哦,哪里也别去,等我找到路了就回来找你!”

小女孩眯眼笑着向他摆摆手,说:“嗯嗯,去吧去吧,要快点回来,我就在这里等你啦!”

结果小女孩等了很久,小男孩也没再回来。天已经黑尽了,可她却没有害怕,怀里的小东西还安静地躺着咧,她就自顾自地跟小家伙聊起天来。

“你叫什么呀?”

“长得这么可爱,以后我就叫你小白好不好……”

“虽然…小白是条狗的名字,你…是一只兔子…”

小女孩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她居然倚着那颗古老的大树睡着了!

这片古老的树林里的夜晚不安静,很多东西都在夜间开始行动。小女孩安静地睡着,可却有东西静悄悄地朝她靠近……突然,她怀里的小东西睁开了眼睛,它的眼睛闪现着幽深的蓝光!它懒懒地朝四周一眼扫,顿时周围又变得安静起来。

第二天,小女孩的爸爸妈妈进树林找到了她,那时她还在大树下酣睡咧。可是,她怀里的小白兔已经不见了,为此她还哭着大闹了一场,硬要爸爸去捉一只小白兔回来。

后来小女孩发现她的脚踝上不知什么时候套上了一串煞是好看的蓝水晶。小女孩见了它,咧嘴笑了。

第一章 美梦难醒

“…唔…小白,别闹…我还要做梦呢…”官云璃不满小白在她颈窝里蹭,摁住它的头翻身把它压住了,继续睡。

“云璃,起来了!上学要迟到了,快点!”妈妈在门外急促地敲门道。

官云璃用被子捂住耳朵,小声迷糊着嘀咕:“好啦好啦,知道啦,马上…就起…”

结果半天没反应,云璃妈妈在门外大声地说:“这孩子!看来今天也要跟老师打电话请假咯!”

官云璃一听,顿时睡意全无。要给老师打电话请假,她老妈是想杀了她!想起她那个腹黑又唠叨的年轻班主任,她就忍不住拿头去撞豆腐!

结果云璃妈妈满意地看到官云璃翻腾着起来,飞速洗刷好,拿起书包,嘴里叼着一片面包就往外跑。虽然她动作快,但起床的时间还是比闹钟设定的时间晚了近半个小时,那闹钟摆在她的床头简直是一种浪费。

大门口,徐君然正倚着门框很鄙视很唾弃地看着她,旁边斜了一辆半旧不新的自行车。

徐君然是官云璃的邻居兼高中同班同学,因为两人父母关系要好,所以才会成为邻居。但徐君然不仅人长得帅气,学习也超级棒,是学校里公认的宝,而且对人和善友好,除了对官云璃。

而官云璃呢,天生一个祸胚子,闯祸一流,打架倍儿强,还长了一张得理不饶人的烂嘴。虽然她人长得不赖,但却懒得打理自己,本来乌黑柔顺的长发却被她搞得天天像顶着一个鸡窝在街上乱跑;本来有神漂亮的大眼睛却因为她天天熬夜打游戏而成了熊猫眼。不仅如此,每天都穿着一身T恤牛仔裤到处招摇撞骗,遇着男生就像恶狗,遇着女生就像绅士。

见官云璃出来了,徐君然忍无可忍地大骂:“每天都要让我等大半个小时!你存心的想跟我过不去!天天跟着你迟到你很开心吧?”

官云璃却意外地好脾气,恶趣味地笑着说:“嘻嘻,君然要是不想的话就不要等我啦!反正那个打赌什么的…你就算输了我又没在意…”

“闭嘴!”徐君然踩上脚踏车,吼她:“快给我上来,今天争取不迟到!”

“嘿嘿……必须的!”官云璃一下跳上自行车后座,不迟到才怪!

徐君然的学习成绩在年级上排名第一,因此他老是嘲笑官云璃,不仅贪玩闹事,还成绩平平,差点就拉平均分了。官云璃较真儿了,与徐君然打了一个赌,说若是期中考试她拿了年级第一的话,以后徐君然天天得接官云璃一起上学,当然一起上学不是最关键的,她是想拖累徐君然跟她一起迟到!

打赌的结果可想而知了。徐君然不得不服输,但这却让他惊讶了一番,那死丫头居然那么聪明!

一路上徐君然可怜的自行车摇摇晃晃的,都快要散架了。他的自行车技术要载一个人自然是没问题,但要看载什么人,若是官云璃的话……他几乎连车龙头都掌不稳!

只见官云璃一边嚼着软面包,一边晃悠着两只脚,悠闲自在。

徐君然实在是受不了了,跟她在一起迟早要崩溃的。他忍了又忍,强压着憋火说:“我说,官云璃,你就不能给我老实点么?像你这样晃,我的自行车的寿命都得减掉一大半!”

可官云璃却很好心地问:“君然,你看,一天最美好的时光我都特许你和我度过了,你怎么还老是不停牢骚呢?”

徐君然恨不得想掐死她。他说:“若是你乖一点,说不定我还能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呢。瞧瞧你这样子,还有哪个男生敢像我这么对你?你知足吧!”

“哼!要找男生还怕不容易?要是徐君然有了女朋友,我就估摸着去找个男人,跟你比试比试!”

“你……真是无可救药!”徐君然说这话的时候,底气不足。他不知道听到官云璃这话是该欣喜还是该悲伤,那个迟钝的蠢女人,脑子里不知道都装了些什么!

喜欢了她十八年,为什么她却毫不所知?这种事情是人都应该能察觉到的吧?还记得第一次想牵官云璃手的时候,他还被官云璃狠狠地骂了一顿,说他流氓想占她便宜呢!徐君然不自觉地苦笑,现在这个状况,他快忍不住了,他想把官云璃老实地捆在身边。

等徐君然的自行车一路上摇摇晃晃到学校时,早读课早就开始了!

“迟到必须的不是?”官云璃拽拽地拎着书包往教室里走,身后的徐君然握紧了拳头,表情又臭又硬,他的早读课时间已经完全被官云璃废除了。

“谁说迟到是必须的?”班主任在讲台上布置了早读任务,站在教室门口许久就为了堵她!感受到班主任强烈的低气压,班里的所有同学连头都不敢抬一下,也只有官云璃那家伙敢和他对着干。

班主任不知道在心里骂了多少遍,官云璃这个死孩子,自己迟到早退也就算了,不做作业不认真考试也就算了,她居然拉着他最可爱的徐君然同学一起厌学!无论如何他这口气都咽不下去!

班主任冷着一张脸对官云璃说:“知道该干什么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说着官云璃从书包里掏出语文书,就站在教室门外自顾自地读了起来:“君不见黄泉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每天早上她因为迟到都得在教室门口罚站,还拉着徐君然一起。

天上飞过一群早燕,官云璃突然凝神念道:“一行白鹭上西天…这句诗我今天才领悟,太传神了…”

“官云璃!”班主任忍无可忍,一旁的徐君然脸憋得通红。

“啊咧?”官云璃回过神来,茫然地问:“年轻帅气的班主任也想去?要是就这么去了真的是太可惜了,还有这么大一帮学生等着你拉扯……”

“徐君然,你给我进教室去。”班主任命令道,他指着官云璃说:“你!给我进办公室来!我就不信我改造不了你了!”

徐君然向官云璃递了一个自求多福地眼神后,帅气地进了教室;官云璃对着他的背影一个鬼脸。班主任拍了拍发胀的脑袋,他怎么摊上这么个学生?虽然班主任很头疼官云璃的调皮捣蛋,但却出奇地纵容她,即使她是难教养了些。每次班主任将官云璃叫到办公室,除了说一大堆道理也没真正为难过她,反正最后都是一篇检讨书结事。

上了两节课后,徐君然看到垮着脸的官云璃有气无力地走进教室,他心里就乐了,但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官云璃可怜兮兮地走进徐君然,说:“君然,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不好。”徐君然盯着手里的教科书。

官云璃颤颤地伸出五个指头在徐君然面前摇晃,欲哭无泪:“五…五千字…要是你写的话,一定…一定很快就能写好的。”

徐君然挑眉,问:“就这么没诚意?我替你写的检讨书何止五千,五万字都有了。”

官云璃一听立即谄媚地笑,她揉揉徐君然的头发说:“嘿嘿……中午我请你吃饭怎么样?我负责去饭堂给你买,然后端到你面前!”

徐君然闻言翘起了嘴角。

可是中午到了,官云璃却睡过头了。不是要去给徐君然买饭嘛,不趁机讨好他,那五千字的检讨就得她自己写了。于是她飞快地冲下教学楼去想去食堂买吃的,却怎知在楼道间遇到了徐君然,还有另外一个长得很漂亮但她不认识的女孩儿。

“唷,这么快就有目标啦?”官云璃忍不住插一脚调侃道。

那女生闻言羞赧地低下头,徐君然却不悦地皱起眉问:“关你什么事?我的饭呢,你还没去买?”

官云璃有点窝火了,敢情她要费力去给他买吃的,他丫的却在这里谈情说爱。她当下翻脸地说:“不买了!你让她给你买去!”然后她又回到教室去继续睡觉。

徐君然有些冷漠地对一旁的女生说道:“不好意思,我对你没兴趣。”他也跟着进教室。原来他又被一个暗恋他许久的女孩子告白了,但他的眼里心里都只装得下一人。

官云璃回到座位上,却看见位置上有她的信。她无奈地叹口气,怎么每天都有无聊的匿名信出现在她这里?之前都是徐君然在帮她处理,她连看都没看一眼。可现在,徐君然哪还有空理她的信,他连哄女孩子都来不及呢!

官云璃气闷地拆开信封,她倒要看看是谁写的。可是她还没看到字呢,信就被身后的徐君然一把夺过去了。

“这种东西,你不用看了。”徐君然直接否决她的意愿,将信撕掉了。徐君然知道,暗恋官云璃的人不少,那些都是情书,每一封他都有看,看了就扔掉,从不给官云璃过一眼。

“你什么意思?这可是我的东西!”

“我说不看就不看。”徐君然一倔起来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官云璃懒得跟他杠,安静地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她和徐君然从小一起长大,怎么说也算是青梅竹马吧,那家伙有了女朋友也不跟她说一声,真让人火大。就为了徐君然这一个哥们儿,她已经是全校女生的公敌了,怎么说都觉得有些失落,为此她一度觉得她是一个天生没有女人缘的人。

下午上课的时候,官云璃不见了。她偷偷溜出教室,在外面闲晃;最后她索性找到徐君然的自行车,撬开了他的锁,然后骑着兜风去了!

徐君然,我看你拽得跟二八五似的,放学后你就跟你那小情人一起散步回家吧,啊哈哈……不知不觉间,官云璃就骑着车经过了一片森林,离她家并不远。她记得她五岁得时候还进去过呢,在里面迷了路,还碰见了一只没有耳朵的小兔子。于是她停好自行车,一路漫步着进去了。

官云璃进去了,就再也没出来。

里面的世界丰富多彩,各种各样是树叶漫天都是,美极了。她惊奇地走到一棵古老的大树下面,伸手抚摸着青色的树根,好熟悉的感觉!可这时她脚底下却忽然出现了一个无底洞,她就直直往下掉!

“呼…”官云璃一下惊醒过来,她看了看被她揉在怀里酣睡的小白,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原来是做梦。

她梦见了徐君然,梦见了妈妈。可官云璃知道,那又不是梦,是一个月前她来到这陌生的地方时所清晰发生的事情。

路遇豺狼,痞女休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路遇豺狼 或 痞女休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蜜爱成婚》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蜜爱成婚》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书名:蜜爱成婚目录预览:第1章危险气息的男人第2章:我帮你第3章微微刺痛第4章我要回家第1章危险气息的男人冬意璨璨。街上的行人渐渐稀疏。透过落地玻璃窗望向外面,霓虹灯的闪烁,也挡不住凉意袭来,墙上长钟已指向凌晨,手头的工作终于忙完,收拾东西,乘电梯离开。想着温暖如春的小家,身在电梯的她心里一阵轻松,完全没料到危险正慢慢靠近她。叮咚,电梯在12楼打开,一个身上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闯了进来。微弱的灯光下看不清他,不等她反应过来,电梯已经悄然

  • 《那夜,我醉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那夜,我醉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书名:那夜,我醉了目录预览:第1章夜下人群第2章套中套第3章冤家路窄第4章拼死相救第1章夜下人群寂寞的夜,伴随着劲爆的音乐,舞池中的男男女女疯狂着扭动着身躯,宣泄着心中的躁动。我走进了会所,不少人注意到我,纷纷恭敬的朝着我打招呼。“鑫哥好。”“鑫哥来了啊!”……我们这家会所集休闲,餐饮娱乐于一体,出来玩的朋友都知道,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你只要舍得花钱,我们这里可以满足你所有的要求。我是这家会所两个经理之一,我们这里平时都是由经理负责,而

  • 《假面娇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假面娇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假面娇妻目录预览:第001章疑似出轨第002章很难为情第003章镀金扑克第004章一家之主第001章疑似出轨今天是李泽和妻子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他特意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中午和妻子通电话的时候,他妻子说五点半左右能赶回家,可现在足足晚了一个小时。之前他打电话给他妻子的时候,他妻子却没有接,只是在过了五分钟后发了条短信给他。「老公,公司加班,我很快就会回来,等我哦!」这条短信让李泽有些不安,他担心妻子并没有在加班,而是在跟某个男人幽会。要不

  • 《女人有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女人有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字:女人有毒目录预览:第一章屈辱第二章生意伙伴第三章套房第四章被两个女人使坏了第一章屈辱“到嘉利酒店608号房间,给我送盒套来,记住要冈本的。”一晚都没有回来的老婆,到十一点时,给我发了一条这样的微信。见此,我立刻愤怒到了一种极点,让我去酒店给她送套子,这不是**裸告诉我,她在出轨么?哪个男人能受的了?但仅仅过了片刻,我愤怒的情绪消失不见了,不仅如此,没等一会儿,我出现在了,她指定的酒店房间门口。我刚到门口,我老婆穿着浴袍从房间里走了

  • 《爱情的阵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爱情的阵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爱情的阵痛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离婚吧第2章出事了第3章无耻下贱第4章跪了一夜第1章我们离婚吧夜,璀璨迷离。包厢里,叶冥尧满身酒气,发狂的把眼前的女人扑倒,然后伸手去扯她的衣服。唐婉一边挣扎,一边出声阻止:“冥尧!冥尧你不能这样!”回答她的是男人更加疯狂的撕扯和进攻,很快她的衣服被用力扯下,叶冥尧的动作粗暴到极致,几乎没有任何前戏他就这样进入了她。唐婉像是一叶在暴风雪中飘荡的小舟,被他撕裂缝合又撕裂。疼痛席卷全身,她没有别的办法,只

  • 《总裁撞上小蛮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总裁撞上小蛮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称:总裁撞上小蛮妻目录预览:第1章摊上大事儿了!第2章跑了!第3章你咬我啊!第4章哇,飞机——第1章摊上大事儿了!身体里面的酒精还在发挥作用,夏优优头脑发晕,眼眸也开始恍惚迷离,就连站在床前的男人的身影,也慢慢的变成了两个、三个。“看来干你们这行的……还挺能挣钱的……我都差点以为你是富二代了……”夏优优斜躺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个五官英俊,身材健美的男人。一身名牌西装,皮鞋都是限量版,这档次,啧啧,刷新了夏优优对‘服务’行业的认识。男

  • 《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字: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互睡一晚,扯平!第2章我的内衣呢?第3章不成功,便成仁!第4章老男人,化成灰我也记得你!第1章互睡一晚,扯平!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乔沐却被面前的那对男女紧握的手刺痛了眼睛。“陆子明,她是谁?”乔沐指着陆子明身旁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大大的眼眸里满是受伤。“谁?当然是新欢喽。”陆子明嗤笑着掰过女人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吧唧的一声。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乔沐身上的学生装,眼中带着鄙夷,

  • 《情深不及我爱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情深不及我爱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书名:情深不及我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他跟他妈睡第二章讹他!第三章这就是闺蜜第四章去捉奸第一章他跟他妈睡“老婆,我爱你!”晚上,我正睡得迷迷糊糊间,突然感觉身上传来压迫感,脸上传来湿糯的感觉。睁眼看去,竟是我老公文成栋,他的手也在我身上渐渐不老实了起来。“别!”我伸手去推,最近感冒还没有好,晚上我又跟婆婆因为孩子的事情吵了起来。当看到我身上的男人伸手去翻抽屉时,鼻头发酸。“你怎么不跟你妈说我们暂时不打算要孩子?”文成栋的动作一顿,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