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 大结局

2017/12/3 14:12:2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

第1章

远古神魔时期,神族与魔族格格不入,大战了十分长的一段时间,在战争中,两个种族不断大量伤亡,神族,是不能繁衍后代的,而魔族虽然可以,但也是十分困难和需要极长的时间,加上在战争中,神族是不可能让魔族有时间去繁衍,当两个最强大的种族意识到自己的种族将会因战争而可能灭绝时,神魔之战,升级为召唤品和复制品之战。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魔族召唤出了强大的魔物,当然这些魔物对神族来说,还算是渺小的,但是它们后面还有着和神族同样强大的魔族。于是,神族用自己的基因去创造了一些神的复制品,这些复制品拥有神的部分能力,已经可以用半神来形容了,而这些被神称为人类的神自己的基因复制品,没有思想,没有意识,只会盲目地听从自己的制造者的命令,对神来说,人类,只是傀儡和工具,而是十分好用的工具。人类在神的命令下与魔物的战斗中,慢慢的战胜了魔物,很简单,魔族召唤魔物,虽然数量很多,但总有是限度的,而且没有神制造的人类那么强大,而人类,由神族的基因制造出来的产物,无论是能力,还是数量上,都比魔物优秀,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没有思想,没有意识的人类,是不怕死,不畏惧痛苦的傀儡,而魔物却不是。

  在神族驱使自己的复制品毁灭了大部分的魔物,正准备一鼓作气消灭魔族的时候,魔族最强大的帝王天魔·魔纹出现在人类与魔物的战场上,他站在自己的坐骑黑暗魔龙王的头上,用一种冷漠的眼光看着血腥的战场,然后说了一句话,让所有神族都恐惧的话:“人类,我赐予你们意识,思想,感情,我让你们拥有心,拥有灵魂,再没有什么可以决定你们命运,而这世间的一切,也将承认你们的存在!”

  天魔·魔纹的左手在瞬间爆炸,化为细小的血珠布满整个战场,而这时,魔物如潮水般退去消失不见,只剩下本是神族傀儡的人类。但很快,一切都改变了,人类眼中本来茫然的瞳孔换上了不同的色彩,他们同时地仰头看向了天空,他们的眼中,大部分带着狂热和敬意,而小部分,带着愤怒和不满,而天魔·魔纹看着这一切,淡淡地笑了一笑,抬起头对着天空中的众神之王光明·神纹说道:“我们魔族是败了,但胜利的并不是你们神族,而是你们的傀儡,人类,不对,现在应该称他们为人族了。”

  神王怜悯的眼睛看下一眼因听到傀儡这个词而愤怒长啸的人类,叹气,手动,强大的魔法元素开始波动,而他身边的神族也动起手来。

  大地在颤抖,空气在撕裂,太阳和月亮在不断轮回转动,光明和黑暗不断洗刷着人间。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有些地面沉下了海洋,而有些海洋却在不断干枯。这个是创世智者的魔法,创世!

  天魔一笑,剩下的右手也举起,开始动了,而他的身边,一个个魔族也划破虚空出现,奇怪的魔族形体更异,但无一不举起手或者爪子,口里念起咒语。

  神制造了陆地,魔便放置了森林遮盖太阳的光辉;神牵出了一条条清晰的河流,魔抬来了一座座大山让河流迂回;神在山上覆盖了雪的洁白让光明更胜,魔就让陆地的一块变成沙子飞扬……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神与魔终于停手,而世界已经完成,他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反转的巨大U字型大陆,大陆周围的海洋更是星星点点的岛屿,大陆的左边,新生了一个奇怪的种族,兽人族。在完成大陆的创造时,神把大陆一边的兽类进化成了如人一般的种族。天魔冷笑着,失去的左手虚空一扬般,左右大陆的交接处一片黑色的森林平地而起,瞬间一个时空裂痕出现在森林上方,一群群魔物从裂痕涌出,进入了森林中。

  众神之王皱了皱眉,一段咒语念出,他的右眼,竟生生射出,落入大陆。

  神王喘着气:“我将留下我的眼睛,注视这个世界,我允许黑暗的存在,但是黑暗将永远不得凌驾于光明之上。说明163shenghuo.com否则,必招来我的净化……”

  天魔·魔纹:“我将留下我的指纹,引导黑暗的延续,我可以容忍光明在黑暗之外的荣耀,但光明永远不得照耀黑暗之领域,否则,我必将之毁灭……”

  说着,几道黑光从天魔已经失去的左手部分飞出,散入大陆……

  接着,神于魔的身影渐渐消失于无形……

  至此,神魔之战终结,而人类,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之一,他们的强大的,拥有半神的能力,所以发展得很快,但问题接着而来,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并不能和神族一样让自己拥有无尽的生命,而更重要的是,他们繁衍的孩子,所拥有的能力就像蝼蚁一样,至少对他们来说,是这样……

  诅咒,这一切就好象诅咒一样,而这时,他们更发现了比一切更可怕的东西,人性……

  人类的历史,就在这时开始……

  夜,是黑暗的领域。但烛火的光明撕破了黑夜的静寂,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从房子里传了出来,门口一个威严的男子正着急的来回跺着步。火红色的头发下,坚毅的脸庞正一滴一滴地往下滴着汗。他双拳不断地紧握,又放开,又紧握,眼睛不时地看向那传来痛苦呻吟声房子紧闭的门口,是要兴奋,还是担心?他的心情连自己也无法解释得清楚。

  塞斯·焰纹,天耀帝国北方怒雷城驻城大将军,以一身火焰斗气而闻名整个帝国,加上其治兵严明,所以被派来怒雷城镇守北方横断魔域森林和天耀帝国的关卡长城,并监视魔域森林里魔兽的动向。而这位在面对着曾经吞噬无数军队血肉的魔域森林都无一点恐惧之感的将军,现在却有着一个让天下男人都心急如焚的紧张,他的妻子,要临盘了,他的第一个孩子,要降临于世了。

  得子,是喜悦的,但听着心爱的妻子痛苦的叫声,他无疑是心痛之极,那种无能为力之感,让他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没用,哎……他一声长叹,双手又再次握紧,步子跺得更急了。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 大结局

 

第2章

“哇……”一声如天籁的婴儿哭声从房子里传出来,接着屋子里面的人兴奋的喊了句:“是个男孩!”塞斯大人的眉头终于松开了,一直严肃着的脸也带上了兴奋的笑意。生了,终于生了,他停在了门口前,几次伸手想推开门进去,但还是忍住了。

  “啊!恶……恶魔……”门一下被推开了,一个老女人,头发衣服皆乱,连滚带爬地撞了出来,一双眼睛惊愕得想看见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塞斯正准备扶住这位他从城中请来的最好的接生婆,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位接生婆却疯了一样向旁边跑去冲向府外。塞斯未极多想,也不拦她,而是立即冲进了房间,现在,妻子和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夜,是黑暗的,即使在几支大蜡烛的照明下,房间却还是有暗的感觉,塞斯飞快地来到了妻子床前,看到了妻子,他的心不由得一痛,产后的妻子正抱着新生的孩子,脸上毫无血色,全是汗迹和汗水。但,妻子的严重为什么带着一丝不安,甚至是恐惧?而几个妻子的侍女也正站在一旁,一双双脚明显的抖着,想跑,却又不敢跑的样子,正害怕地看着塞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孩子……

  他坐了下来,一只伸手抚顺了妻子乱了的发丝,另一只手抚向了已经包裹着袒布的孩子。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 大结局“塞斯……孩子……孩子……”妻子维拉似乎想和他说什么,却又不敢说,最终,妻子咬咬牙,把新生的孩子递了过来,塞斯抱起了孩子,这个他已经想好了名字叫翼空·焰纹的自己宝贝的孩子,这个将继承他的孩子。

  新生的孩子已经停止了哭泣,正张着双手,嘴角带着笑,眯着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嘴里不时发着婴儿的语言。塞斯笑了,多可爱的孩子啊,我的孩子,我塞斯的……塞斯的笑容突然僵硬了,因笑而眯起的眼睛也顿时瞪大,怎么,怎么会?黑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

  塞斯的头发是火红色的,就连瞳孔也是,正如他祖传的炎焰斗气一样的颜色。他的妻子,维拉,蓝色的头发,而当然维拉的眼睛也是迷人的深蓝色,而他的孩子,却有着黑色的眼睛,还有那虽然带着点枯黄的颜色,但那,也绝对不是红色,而是……黑色!黑色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大陆上根本就没有黑头发黑眼睛的种族,最接近黑色的也只是棕色,但这个孩子,却是纯黑,完完全全的纯黑。如果真要说有黑头发黑眼睛的种族,那只有一个种族,恶魔……

  塞斯抱着孩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脸上的表情也不时转换,有时绝情,有时不舍,隐在袖子下的左手,如同刚才站在房面前那般,握紧,不同的是,却一直没有松开过,指甲已经刺进了肉了,血和汗水混合着滴到了地上。他旁边的床上,心爱的妻子正呆呆的看着他,不敢出声,只有眼泪慢慢划落苍白的脸,她知道丈夫在做着决定,黑色眼睛和头发的孩子,降临在这个家,会造成的只有一个,就是灾难!灭门的灾难,没有人会容忍一个异类的存在,更何况,黑色,代表的是恶魔,更何况,还有一个大陆上最不容许黑暗的存在的——教廷,光明教廷。只要消息传出去,那么只有一个下场——教廷,光明的清洗!如果说孩子是这个灾难的源头,那么只要……维拉再无法往下想,只是嘴中喃喃地说出,“伟大的光明神啊,我是你最虔诚的使徒,为什么你要把灾难降临在我的孩子上……”

  塞斯一震,抬头一叹,一滴晶莹的水珠“啪”地落在地上破碎。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房间里的光线一暗,所有的烛火在塞斯的手轻轻一扬下熄灭,紧接着,是几声“噗,噗”地物体摔下地面的声音,然后,整个房间静了,静得很适应这个夜晚的黑暗。只有黑暗中那双淡蓝的眼睛,带着悲痛,也带着恳求,更带着绝望,看着站在房间中央的模糊人影。“哎”,又是一叹,塞斯轻轻抚过儿子的脸,是那么嫩,那么滑,是婴儿特有的皮肤。最后,他的手停留在儿子的眼睑上,那双睫毛在轻轻颤动,

  这双眼睛,也会和他母亲一样美丽吧,“哎……”,再一声长叹,塞斯的两只手指突然一发劲,“哇……”一声婴儿的哭声划破了夜空,向遥远的星云冲去……维拉尖叫一声,如觉得天旋地转般,头一歪,昏了过去。塞斯心疼地看了一眼妻子,把哭着的孩子放在了妻子的身边,然后转身对着黑暗,双眼顿时变得无边寒冷,淡淡得说了一句话:“清理掉这些尸体,还有刚才跑出去的那个人,不留一点痕迹!”黑暗中传来了一声“是!”然后就是破空的风声,但很快,整个房间又归于静寂。

  塞斯抱着妻子,轻轻抹去了妻子脸上的泪痕,最后一只手抚在已经不再哭的儿子身上,“虽然,他已经再看不见阳光,只能面对黑暗,但最少,他还活着……”

  窗外,初升的朝阳在远方的山峦露出了她的一角,顿时整个世间被光和热覆盖,黑暗,被驱逐在了属于它的角落……

  在翼空·焰纹降临在这个世界的时候,远离大陆,被世人称为圣地的岛上,圣殿中最高的建筑,光明圣塔的顶端,光明教廷的第三十四代教皇法尔·圣纹独自在此站立了一夜,而他的面前,一只晶莹而美丽又让人感到无比圣洁之光的眼睛漂浮在空中,也发出耀眼的光芒,在某段时间,夜最黑暗的时候……

  如果问什么最可怕,那是孤独;如果问什么样的孤独最可怕,那就是黑暗,而且是无边的黑暗。

  整个怒雷城所有人都知道,塞斯大将军的孩子天生是个瞎子,而当然,如果你的孩子是个瞎子,而你又是声名显赫的大将军,你绝对不会喜欢带自己的瞎子孩子外出。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塞斯将军有个孩子,但是,却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个孩子长什么样,更多的人猜测,这个孩子,或许不只是瞎子,而且可能有更多的缺陷,比如,不是塞斯将军的亲生……当然,这只是人们私底下的交流。

 

第3章

就算再怎么私底的交流,总会有漏风的墙,塞斯当然听到了这些闲语,但他面无表情,依然是冷漠地对待他的士兵,严厉,严肃,只是所有的士兵都知道,将军的脸,比以前更冷了。

  转过身,塞斯冷冷一笑,他当然信任自己的妻子,就算自己的孩子的眼睛和头发……他也决不会怀疑自己的妻子,他和妻子的爱,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只是,自己的儿子,或许让老天给捉弄了,那双眼睛……想到这,塞斯心一痛,望着天,叹了口气。

  时间在流逝,而人,却只会为了生活忙碌,是醉生梦死,还是苦死累死,只要不死,都要为生活而活,当然,渐渐的以前私底下说起的流言也埋没在时间之中。但是,当人们就快忘记大将军的儿子是个瞎子时,大将军的脸上再次带上了笑容,他美丽的妻子,又怀孕了,当然,他的心里是同样的担心,但喜悦似乎更胜一些。而这时,他的儿子,失去双眼的翼空·焰纹,现年,已经五岁了。

  坐在肚子微微隆起的妻子旁边,塞斯看着这个被自己“关”了五年“禁闭”的儿子,眉头又慢慢皱了起来。

  很平凡的一张方脸,虽然还小,但却不失那份和自己一样的英气,淡淡的眉毛已经染成和自己一样的红色,还有头发,虽然也是红色,但还是戴上了帽子,还有那一双眼睛,禁闭了的眼睛,带着整个脸庞沉静,没有笑。对,没有笑!

  塞斯苦苦一笑,整天只能对着无边黑暗的人,会经常把笑带在身边?而且因为孩子头发的颜色的缘故,塞斯不让他出门,也就等于把他关了五年,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能拥有的只能是母爱和从塞斯那得到的很少的父爱,孩子最喜欢的是玩,可是谁陪他玩?小孩的世界只有小孩最懂得,而家中又只有他一个小孩,或许也只能自娱自乐吧。塞斯可不认为做为这样一个人会笑,即使,他是一个小孩而已……

  “哎”,塞斯叹了口气,妻子抬起头,看着丈夫,五年来,丈夫叹的气越来越多了,虽然,只是在她的面前,她的手,覆上了丈夫的手。感觉到手上的温柔,塞斯开口了,“翼空,你也五岁了,该是学习的时候了,你想学点什么?”说到这,塞斯突然停住了,儿子是双目失明,一个双目失明的人能学什么?自己祖传的武技?从文学习大陆上的知识?无疑,这对儿子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

  弯下腰抱起了儿子,温柔地摸着他的头,他感觉到了自己儿子的瘦弱,虽然还健康,但,绝对说不上强壮,甚至比一般的孩子还瘦弱。塞斯,看着孩子,做出了决定,“翼儿,你想要什么,爸爸满足你一个愿望。”他决定,只要儿子翼空快乐,那么无论他要做什么,即使和那些贵族的混蛋儿子一样只会吃喝玩乐,那塞斯也无所谓了,只是对孩子的亏欠,是他,让儿子这辈子都只能生活在黑暗中。而他的一切,就让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来继承吧,只是希望,不要和翼空一样也是个……

  “爸爸,什么都可以吗?”翼空天真的声音传来,微微地侧过头,认真的等待父亲的回答。

  “恩,对,我的乖儿子,来,告诉爸爸你想要什么?”塞斯亲了一口儿子,然后用胡子在儿子的脸上刮来刮去,逗得儿子痒得“呵呵”笑。

  “爸爸,那我想要知道,世界是怎么样的!”

  塞斯愣了一下,同时妻子抚在自己手上的那只白皙的手突然紧了一下。塞斯看向妻子,妻子却慢慢转过头去,但塞斯还是看见了妻子眼睛里的水光。

  而儿子没听到父亲的回应,就继续往下说:“妈妈告诉我世界是很美丽的,有很多种色彩,带着最美丽色彩的是鲜花,但是,但是我摸不到色彩是怎样的,它们都有不同的形状……”

  塞斯听着儿子的言语,心再一次痛了起来,虽然他经常在军队巡视,很少在家中,但儿子的一切情况,都有他派在儿子身边保护儿子的亲卫汇报给他,那一次,在妻子跟儿子说起鲜花有很多种色彩的时候,儿子跑到府中的花园,把花园中盛开的鲜花都摸了个遍,但当然,颜色是不可以靠触摸而可以感受出来的。而儿子,对外面的世界更加的向往,当他听到亲卫告诉他,他的儿子,经常蹲在临街的墙根底下倾听外面街上热闹的声音时,他的心,更是碎了,他多想立刻回家带上儿子到外面玩个痛快,但是,他不能!儿子的头发虽然是染成了红色,但头发会生长,总会带有一点点的黑色,虽然只是很少的一点,但塞斯不能冒险,怒雷城里有神殿的分殿,而街上,更是有着不少的神殿圣职人员,如果被发现了,那后果……

  儿子还是不停的说着,塞斯静静地听着儿子说完,又亲热的亲了儿子一会,才说:“好好好,我的乖儿子,我给你请一个好老师,他会告诉你世界,是怎么样的,色彩又是怎样的美丽!”

  儿子好奇了:“什么是老师啊,老师就是知道世界是怎样的人吗?”

  塞斯让儿子弄得哭笑不得,只能说:“老师是知识比较丰富的人,也是比较了解世界的人。”

  “知识是什么?”

  塞斯头大了,“知识是……等老师来了老师就会教你了,好了到妈妈那去吧。”开玩笑,塞斯可是个武者,要他去解释知识是什么,这个问题还不算什么,但他害怕的是儿子后面的一个个问题,小孩子的问题都是奇奇怪怪的,你能回答得一个两个,你能回答全部?

  翼空·焰纹跑到妈妈的身边拉起妈妈的手,天真的小脸挂满笑意,兴奋的一跳一跳的:“妈妈,太好了,太好了,我能知道世界是怎么样的啦……”

  感觉到妻子握着自己的手更紧了,塞斯的心又迷茫了,世界,到底是光明的,还是黑暗的?或许,把你放在黑暗里是一种错,但只有在黑暗里,你才是最安全的……

  “色彩,每种颜色代表的意思和感受都不同,比如红色,就代表着热烈,兴奋,就好象火焰一样。而蓝色,就代表着洁净,和冰冷,就好象水一样……”

 

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个人的时候

    作者:李冉,女,网名Lily,半夏微凉。喜欢古诗词,山东济南人,用至真至纯的笔,写温暖的文字,不张扬,我心素静。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日子是漫长的,等待是安静的。也会翻书读一篇篇文字的美丽,累了时抬起头,静坐不语,享一城清欢。习惯了,这样清浅的时光。而空禅与默想,就成了城市的街角那永不寂灭的灯光,照耀成一场落花被岁月风干时的悲壮,一汪清泉,便成了灵魂深处最渴望的芬芳。这一刻难舍的张望,谁人的豪情划破长空,依依梦里,把温柔掩入深乡。古人说:“闻弦歌而知雅意。”可此时此刻,弦以断,歌未尽,泪先零,锦瑟

  • 梁实秋:男人懒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文梁实秋不管是感慨黑豹乐队成员赵明义“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还是冯唐的“如何避免成为油腻的中年男子”,大家好像特别乐于调侃这群有着秃顶、啤酒肚等中年危机的男人,而且是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优越感。但细想,你身边不就有着这样的男人么,他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不好的爸爸啊,他是你早出晚归养家糊口的丈夫啊,他可是用没有美国队长那般坚实的肩膀撑起了你的家。他们也曾年轻,也曾意气风发,也曾要改变这个世界。但英雄不敌迟暮,美人不敌白头,所以,不要再嘲讽他们了。真实生活中的他们,是有着各

  • 人 不 可 以 无 趣

    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比如身份、地位,职业、收入,房子、车子,孩子的教育、本人的游历等等,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有趣”来界定,如果被人说“没趣”,那将是很失败的。为此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无趣。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小资情调”,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我们的下一辈过着色彩炫

  • 【写作方法】别把传记写成流水账,五个方法教你写好人物传记

    传记,是记载人物事迹的文章,是用形象化的方法记述人物的生活经历、精神风貌以及其历史背景的一种叙事性的文体。传记不同于一般的枯燥的历史记录,除了真实记录外,还必须有感人的力量。传记是写人的,有人的生命、经历、情感在内;而一旦通过作者的选择、剪辑、组接,就倾注了爱憎的情感,需要用艺术的丹彩加以表现,以达到传神的目的。一、传记的分类目前常常用的有自传、小传、评传、别传、外传等。一部分以追述人物生平事迹为主的回忆录,也是传记的一和形式。1、自传自传是自述生平的文章。人物所以能栩栩如生,各具神态,需要选取

  • 人生很短暂,活在当下!(写的太好!)

    让我们一起

  • 煮雪,待春来

    01▲下雪了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了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在这下雪的日子里唯有捧一壶雪用来煮茶才不算辜负温热的普洱注入杯中恭恭敬敬的端至佛前袅袅的水气升起供养着我的心香一瓣02▲今天是腊八据说是您成道的纪念日2500年前的暗夜您端坐在菩提树下尼连禅河上空月朗星稀那一抹明亮卓然升起续而周遍法界尊贵柔软庄严寂静直至今日您的法教遗香依然弥漫世间03▲轻轻夹起一块木碳投入炉中让铁壶中的茶水持续的翻滚水中的茶叶不断沉浮、缠绕生生把一壶的白雪融化得好似葡萄酒般的透红这片片的茶叶

  • 【美文共享】 腊月风和意已春,祝腊八节快乐!

    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也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最早周代有“八腊”,周代称“蜡”,蜡月初八祭八方八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寺院腊八日赐腊八粥,除了纪念佛祖成道,还有携众生度“八苦”意。佛教的“八苦”是:生、老、病、苦、恩爱、别离、怨憎会、忧悲。腊八,牵涉八与七两个神秘数字,腊八祭祀始于周代,四面八方,四与八是等分数,腊八祭祀原始还是为“八腊不通,则四方不成”,是祈

  • 【美文共享】当雕花与木梳相遇 ——纵你一世芳华

    木梳是长发的情人,青丝细齿,日日相伴,流淌着无数的雨夕花朝。遥想间,那样的情景总是动人心神,轩窗独倚,红花红颜,长发如瀑,翠梳游走,便醉了光阴。“朝梳和叠云,到暮不成雨。一日变千丝,只作愁机杼。”这是宋代曹颜约《朝梳怨》中的前四句。一个孤独的女子,晨昏间的情思流露,寂寞中透着哀怨。木梳也成了机杼,却是青丝难纺,却成了轻愁往复的寄托。木梳是每个女孩子都要拥有的一件物品,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直发还是卷发,总是要有一把称心又顺手的木梳,陪你从青涩到美好。你的心事我们了解每一个女孩都应有一把属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