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 大结局

2017/12/3 15:53:2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
第1章 噩梦

金秋十月的潇.湘省桐华市,笼罩在金黄浓绿的斑斓秋色之中。原文163shenghuo.com是秋高气爽的日子,秋风轻拂,落叶飘舞,让人不禁生出舒爽惬意之感。

坐在粟家豪华大客厅中的顾湘灵,此时却是分外的紧张。她端端正正地坐在红丝绒的沙发里,眼睫毛半掩,注视着的双手。

“顾……湘……灵。”对面沙发上的粟清辉母亲夏映蓝轻声唤了一句她的名字,不急不徐,却是隐含教育意味的说:“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长辈与你谈话时,你低着头很不礼貌吗?”

“哦,对不起,我太紧张了。”顾湘灵被动地抬起头,接触到一双好犀利深刻的眼睛,仿佛能看她自己的五脏六腑似的。

早就知道,夏映蓝是个很精明厉害的女强人,丈夫早逝,一个人抚养着儿子,在叱咤风云多年。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是潇.湘省乃至全国都响当当的商界女王。

夏映蓝姿态极优雅的端着一只咖啡杯,徐徐饮下一口咖啡。“你是个作者?”

“是的。”谈到自己的职业时,顾湘灵总算有了几分自信。“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从事小说创作,已有不小规模的粉丝。”

夏映蓝突然脸色一变,将咖啡重重地拍到桌子上,以至于深褐色的液体都溅了出来。“一个出卖灵魂的低贱戏子,还有脸炫耀?”

“阿姨,你什么意思?”顾湘灵脸色瞬间惨白,早已想到夏映蓝可能会不满意自己,可未曾想到夏映蓝竟会如此的轻视她。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说的不对吗?”夏映蓝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脸上的轻蔑劲儿明明白白。“在稿纸上饰演别人,读者想看什么,你们就写什么。写的都是小黄文啦,狗血文啦,不是出卖灵魂又是什么?”

顾湘灵猛地站起,动作太大,差点碰掉了面前茶几上的花瓶。“够了阿姨,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职业!”她抬起头,淡淡地笑了笑。“你家的儿媳妇,看来我是高攀不起。”

说完,她转身就走。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身后,传来夏映蓝冷冰冰地声音;“不送!”

刚走出客厅踏进花园,一抹人影就匆匆地跑来,一把抓住她的手。“湘灵,同我妈妈谈的怎么样?”

“清辉。”纵使心内有千般酸楚,顾湘灵面对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口气还是柔情万种的。“你母亲不喜欢我,我们还是断了吧。”

粟清辉一听就急了,硬是将顾湘灵拉进客厅,对夏映蓝说:“妈,我是非湘灵不娶的。”

夏映蓝面对儿子,完全是一副慈母样。她温柔地轻声说:“可我觉得,你和湘灵不太合适呢。163生活网妈是过来人,合不合适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粟清辉冲口而出:“可是湘灵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说完,飞快地对顾湘灵使了一下眼色。

夏映蓝如受了一个重击,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不过瞬间又挂上了笑容:“真的?”

“当然是真的,”粟清辉走到母亲身边,讨好似的给她按摩几下。“已经四个月了,那怎么说也是你孙子,难道你要狠心的打掉?”

夏映蓝笑着捶了他几下:“说什么呢你个混小子,妈是那种不近情理的人么?”她带着一脸温和的笑意,缓缓走到顾湘灵面前,拉起她的手,满怀心疼地说:“你这孩子,也不早说。阿姨刚才说话重了,别介意啊。”

这样的转变,未免也太快了吧。顾湘灵仔细审视夏映蓝的面部表情,后者一脸的坦诚温和。说明163shenghuo.com她心里不禁疑惑:一个孙子的力量,竟有这么大吗?

“小妍,小妍。”夏映蓝扬声叫来下女,吩咐说:“你去厨房给杨嫂说一声,中午多加几个菜,炖只老母鸡。”

小妍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儿,一脸的淳朴样儿,看样子是个刚脱离农村的小姑娘。她笑嘻嘻地看了顾湘灵两眼,又问粟清辉:“先生,这位小姐是谁呀?”

“未来的粟太太。”粟清辉像个大哥哥的拍了拍她的头。“跟你了多少次,不许把年轻的女士叫作小姐小姐的,这不是好称呼。”

纱窗日落,天已黄昏。正陪着顾湘灵在阳台上欣赏落日美景的粟清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公司有事,我必须赶回去。”他对顾湘灵一脸抱歉地说。

“去吧,公事要紧。我也该回去了!”顾湘灵说着从藤椅上站了起来,“还有,我根本就没怀孩子,和你连床都木有上,到时候你怎么圆谎?

“你怕什么呀,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把结婚证一领,我老妈后悔也来不及啦!”粟清辉把她按进椅子里。“现在呀,你要多多的刷刷她的好感,去陪她说说话嘛!”

“不行,我要回去更新小说呢,今天到你家一天了,一个字都没写。明天编辑要骂死我!”顾湘灵仰起头,夕阳将她白.皙的面颊染上一层轻红,犹是滟丽动人。粟清辉面对如此美景哪能忍得住,低头就在那红唇上轻碰了一下。

夜幕低垂,华灯初下。顾湘灵下了出租车一步一步往外走,路两旁的绿化带里,金菊开的灿烂明媚,清香的幽香扑鼻而来。

她喜欢这样的境界,不由放慢了脚步。走了一段路,正要拐弯时,突然肩膀被重重地拍了一下。

顾湘灵惊觉回头,却见是一个浑身黑衣的蒙面人,那个黑呼呼的脑袋上只露出两只贼亮的眼睛。

“你……你干什么?”顾湘灵情知不妙,遇到了坏人。“救命啊!”她刚喊出这第一句,脑袋上就被人重重地敲,随后不醒人事了。

噬骨的疼痛将顾湘灵从昏迷中惊醒,睁开眼,只见一片黑暗,远处可见朦胧的点点灯光。而全身上下,无一不疼。

尤其是小腹那里,一阵一阵的绞痛更是盘旋而来,而双腿之间,明显地感到有哗哗的液体向外涌去。

顾湘灵猛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她遭到的袭击,是有预谋的。是故意要弄掉她的“孩子”。幸而自己没有怀孕,若真怀孕了,铁定会流产的。

第2章 以后不能生孩子

心痛和恐惧席卷全身,顾湘灵试探着想站起身,无奈全身绵软无力,哪里站得起来。而身下,鲜血依然哗哗流淌着,这么流下去,她是非死掉不可。

“救命啊!”顾湘灵使出全身力气一下一下地呼喊着,声音却是微弱无比,相信几米之外就听不清。

两束车光由远而近,顾湘灵如溺水的人见了救命稻草,更是大声的拼命呼喊。像是奇迹一般,那辆车行驶到她附近的公路上时,停下来了。

朦胧的夜色中,看不见车的型号,只依稀可辨认出是气势不凡的豪华车。车门打开,一个修长傲然的身影缓缓而来。

顾湘灵又急又羞,用手捂住了脸。那个身影,一看就是个男人。天哪,她此刻这狼狈肮脏的模样,让个男人看见,太丢人了。

男人走到她身边,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立即,顾湘灵周身的情况完全暴露,她羞的死命合拢两腿,唯恐被他看见。

他还是看见了,“你在和谁玩野战么?”声音十分的清洌动听,在顾湘灵听来,可是万分羞辱。

愤怒超过了羞怯,顾湘灵放下捂住眼睛的手,大胆地盯着他,冷冰冰地说:“我可没有你这种癖好。”

那男人像受了刺激似的猛一挥手,转身就走。“活该!”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身:“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流血流死,见死不救,你变成鬼来缠着我可不好。”

说完,他不容顾湘灵答话,伸手就将她抱在怀里。夜色之中,依稀可见他的面目十分英俊,五官深邃的轮廓如雕刻大师精心的杰作。而那双眼睛,精光四迸,在模糊中也觉闪烁逼人。

顾湘灵满目通红,这是除了粟清辉之外,第二个男人对她用公主抱。何况,她现在还流着血,脏了他的衣服可怎么好?“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别逞强!”那男人反而是更紧的抱住了她,一步步往车内走去。待他把顾湘灵放进车里,她才打清了车内的标志,这赫然是一辆路虎。

这人,年纪轻轻的就开路虎,不是富二代就是商界精英啊。顾湘灵想问他的身份,奈何失血过多,头脑已然昏沉,没几分钟就昏昏入睡了。

再醒来时,已躺在医院里。这显然是单人的VIP病房,颜色不是一味白,而一看就是设计大师精心布置的结果,颜色和家具的搭配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

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救了她,还把她送到条件如此之好的病房,目的是什么呢?

病房的门轻轻推开了,一位身材玲珑的护士缓步走进来,对顾湘灵职业性地微笑:“你醒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护士,我的身体……”顾湘灵心中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遭受了那样的重创,会不会对她的身体留下后遗症?

小护士眼睛眨了几眨,有些闪烁其词:“没事呀,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顾湘灵是作者,研究过心理学,知道这个小护士在撒谎。不过,她不想拆穿对方,既然要撒谎撒,问也问不出真相的。

吃过午餐不久,那个神秘男人再次出现。

一见到顾湘灵,他就说:“恢复得不错,看来身体挺好。”

顾湘灵也不与他寒暄,直接问:“我的身体如何,我怀疑护士在骗我。”

他淡淡地一笑,满不在乎地说:“没事儿,只怕以后不能生孩子了。”

“什么!”顾湘灵大惊,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起的太猛,以至于一阵头昏。“我不能生孩子了?我不能生孩子了?”她喃喃的重复着,脸色惨白可怖。

那男人还是一副淡漠的神情,冷眼打量着她,轻飘飘地说:“软弱,你的名字是女人。”

“呵!”顾湘灵苦笑,闭上眼,泪水徐徐地眼里滑出,心里是无边无际的悲凉。不能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是多大的打击啊。

一个男人,他怎么可能会懂?

心里有气,那嘴里说出的话自然不好听:“先生莫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

“我也这样怀疑,要不然,我何以是个铁心石肠的人。”那男人走到床前,盯着她的脸说:“你的笔名,是婵娟?”

顾湘灵不想回答,这个名字,想起就心痛。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个名字,倾注了她对粟清辉多少的爱,多少的情。

而今却变成了一个讽刺。那个晚上的遇害,绝不是偶然,根本就是有预谋的。而知道她怀孕的人,害她的人,除了粟清辉的母亲夏映蓝之后,还有谁?

那男人似不在乎她回不回答,继续说:“你在奇创小说网写作是吧?”

顾湘灵皱眉:“你为何问这些不相干的问题?”心里的痛在一点点扩大,此刻,她多想痛哭一场。

而这个男人,还没完没了的问她话,烦死了。

“我就是网站的CEO,宋铭剑!”宋铭剑从怀中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年轻人,连自己的老总也不认识么?”

“哦,宋总呀。”顾湘灵接过名片随意的扫了一眼就丢在一边,淡淡地说:“我现在是病人,你是要我磕头呢还是施礼呢?”

宋铭剑正要点香烟的手指顿住了,似笑非笑的瞅着她。“只怕小说网几万名作者里,敢对我这样说话的,你是第一个。”

“是么?不胜荣幸!”顾湘灵躺下,蒙上被子。“我困了,要休息。围观别人睡觉好像不太礼貌吧,相信以宋总的涵养,不会做这样不礼貌的事儿。”

宋铭剑揭起被子猛的掀开,顾湘灵睁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像在做无言的谴责。宋铭剑不知怎的,本想骂人的口气放柔和了:“我跟你说几句话,你再睡不迟。”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顾湘灵依然是躺着,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宋铭剑俯下头,嘴唇慢慢凑近她的耳朵。顾湘灵吓了一跳,急忙的转开头。“你,你要干什么?”

第3章 往事不堪回首

宋铭剑失笑抬头,挑挑眉毛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儿。”

顾湘灵咬着牙齿从齿缝里挤出几句话:“原来宋总还有这等古怪的爱好?我要捅给小报记者,宋总明儿是不是要上头条啊?”

宋铭剑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两口,薄薄的烟雾在眼前缭绕,顾湘灵吸吸鼻子,一脸厌恶:“麻烦你把烟灭了好不,我对香烟味道过敏。”

宋铭剑不悦地扔了香烟,抄起双手,低着头打量着她,目光变的暧昧起来。顾湘灵察觉到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前,连忙双手护住。

“你捂什么捂?躺着看都看不见。”宋铭剑话音刚落,顾湘灵就条件反射似的坐起,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的包裹起来。

“宋总天天日理万机的,还有心情和我这个小丫头贫嘴,当真是好兴致啊!”

“好!”宋铭剑推开窗子,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我也不跟你废话了,网站准备培养一批明星作家,你是其中人选之一。”

“怎么个培养法?”顾湘灵来了兴趣,没有一个作家不想成名,她现在虽然有规模不小的粉丝群,但仅限定在网文界里。出了网文界,真没几个人认识她。

“像目前那几个电视台的选秀节目一样,让你们去偏远山区、孤岛、富豪家里体验生活。每天在网上写日记,让网友评选。”宋铭剑说起自己构思已久的想法,脸上不禁有几分得意。

“这想法倒不错。”顾湘灵点头,又问:“集体进行,还是一个人?”

“两个人一组,分别派到不同的地方。”宋铭剑脸色凝重起来:“记住,不是某些综艺节目那样做做秀,你们可要受很多苦。尤其是在孤岛上,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

“就是死了不负责吗?”顾湘灵淡淡地一笑,自嘲地说:“我无父无母,孤儿院长大的,无牵无挂。”

“那你是同意了,请签名。”宋铭剑说着递过几张纸,是一份协议,顾湘灵看也没怎么看,提笔刷刷的就签了。

她外表一脸平静,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心的起伏有多厉害。

从小,受了那么多白眼和轻视,她多想出人头地啊!相遇粟清辉之后,她以为是上帝的恩赐,给了她一个真命天子。

而今才知道,那只不过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而已。灰姑娘永远是灰姑娘,被王子爱着也依然是灰姑娘。

顾湘灵的双手下意识地摸上小腹,那里依然在隐隐作痛。以后,竟不能再孕育一个小生命了!日后,见到一家三口,看到那些个可爱软萌的小孩子甜甜的叫爸爸妈妈,她会有多心痛?

“不管你是谁,你对我下此毒手,我就会恨你一辈子的!”她轻声地呢喃着,“不管你有怎样的身份,我一定会拼尽我的全力,报复你!”

“你好好休息几天,等你养好了身子,活动就开始。”宋铭剑按了电铃叫来护士,嘱咐几句就离开了。

他一走,顾湘灵就流着泪倒在床上,一任泪水尽情地流泻,泪眼朦胧之中,往事一点点浮现……

从小,无父无母的顾湘灵——她那里还叫江小草,一个卑微的名字,和她人一样卑微。就是一个老被欺负的孩子。

寄养在叔叔婶婶家,受尽了同村人的白眼。上学路上,总是有顽皮的小孩子抢她书包,向她扔石块泥巴。

读书时,班上成绩最差的孩子,被老师批评了,总把她当出气筒。为此,她身上常常是青一块紫一块。

她试过还手,得来的,却是更猛烈的攻击。

十六岁那年,江小草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凄惨的童年造就了她懦弱的性子,也赐予了她美好的容颜和出众的才华。她的写作能力让人惊叹,文字在她笔下经过一番组合,竟构成了无比动人的境界。

于是,各种称赞之声纷至沓来,语文老师常把她的作文当作范文来念,号召全班同学向她学习。

似乎与荣誉伴随的总是诋毁,很快的,学校里就有了恶毒的传言……

江小草与语文老师不清不白,上了他的床,才获得他无数的赞美夸奖。比起对一个人的谥美之词来,外人或许更喜欢听对一个人的诋毁谩骂。

尤其,这个人还是让自己嫉妒和羡慕的。

于是,流言愈传愈烈,如燎原之火,瞬间烧毁了江小草。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更有甚者,将这些连同她的照片公布到网络上。

一时之间,江小草成了千夫所指的“绿茶婊”,语文老师受不住压力,竟选择了辞职来逃避。他的离开更坐实了江小草的罪名,百口莫辩的她,无奈之下退了学。

从此,江小草远走他乡,隐姓埋名,以帮别人写文章为生。她的文笔永远那样好,写出的文章总会有人高价购买。

在取得一笔重金之后,江小草改名换姓,通过自考的方式取得了大学文凭。被奇创小说网的编辑慧眼识英雄发现,从此走上职业作家之路。

原以为人生所有的苦难已过去,原以为事业爱情已双丰收,命运再一次对她狞笑,残忍地收走了她的幸福。

这么年来,经历了多少的嘲笑和谩骂,经历了多少的屈辱。她一次次的容忍,换来的是更深更狠的对待。

难道存活于这个世上,必须要心狠手辣么?为何,那么多人都喜欢欺负比自己弱的人?

顾湘灵仰起头,擦干眼泪。从此以后,不可以流泪了。眼泪,不能获取任何的同情,只能让别人觉得,好欺负。

小护士轻手轻脚地走进来,瞧见她红.肿的眼皮,吓了一跳:“顾美女,你怎么哭了?”

“没有,”顾湘灵不愿任何人面前展示软弱的一面,勉强地笑了笑说:“刚才眼睛疼,揉的。有事吗?”

“有一位自称叫粟清辉的帅哥要见你。”小护士说着,两眼又闪星星了。这两天是踩了什么狗屎运,接二连三的看见大帅哥。

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囚爱 或 文艺娇妻难扑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7章 夫人出轨了)

    原标题: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小说名:男神老公不温柔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再醒来已经是在一个小医院了,手脚的擦伤已经抹了药,但是医生却严肃地告知她,“小姐,你的身体状况……”他的话还没说完,文染情就淡淡打断,“我知道,医生,医药费我会让人拿过来。”医生见她这样子,也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她,医药费送她来的人已经付过了。文染情没有问是谁送她过来的,如果对方想让她知道的话,就不会不留名了。廖姨在屋里急得团团转,打开门见到文染情一身狼狈站在那里,吓了一跳,“啊呀,发生

  • 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 开启训魂)

    原标题: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开启训魂)小说名: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第7章开启训魂云瑾言还挺满意她的后院,地方偏静,少有人经过。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及原先的敞亮,但是里面该有的都有,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云夫人不会这么好心,所以想必是爷爷早就暗中布置了。云瑾言打量了一番,眼尖看见院外树下藏着一个人影,刚探出一张小脸,见被云瑾言发现,吓的又缩了回去。“云子疏?”云府还有一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儿子,被云老爹五岁带进府内的私生子,性子怯懦怕生。前世云瑾言也想和他亲近亲近,可是这孩子每次看到人都跑的老远

  • 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 他的心疼)

    原标题: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他的心疼)小说名字: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第7章他的心疼“苏千影,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苏千溪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她不会去和她们做一些没必要的口舌之争。陈月茹听闻秀气的眉头顿时挑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千溪,疑惑道:“苏千溪,不是你给我发的简讯吗?”简讯?怎么又是简讯,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将她安排到医院,还替她发简讯?陈月茹心中有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慌,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张无形的网。看着一直沉默的苏千溪,一副俨然不知情的样子,陈月茹眸间

  • 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 满意不)

    原标题: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满意不)小说: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第7章满意不方可晴连忙拿双手捂住脸蛋,从指缝里露出半只眼睛,他的脸已经凑到她的面前,五官无限放大,那股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大压人。她吓得撒了手往后退缩,退到床边,眼睛瞥见他那副比外国男模特还要性感健硕的身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胸肌结实却没有半点彪悍的感觉,小麦色的肌肤莹亮诱人,散发出一种狂野的气息。方可晴的视线不自觉往他的下身扫去,这一看差点就让她鼻血狂喷,两条黄金比例的大长腿已经够销魂了,而那条黑色性感内内……

  • 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 回忆,倒流)

    原标题: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回忆,倒流)小说名字: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第7章回忆,倒流当季薇找到聂靳云,要他帮忙的时候,那位T市能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黑帮头头是怎么说的?‘我们家苏熠晨啊……’娇声罢了,没词儿形容了,摇头叹气外加一个寒颤。深以为惧。那时候,她不明就里,只不过是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算计她默默喜欢了很久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聂靳云看她的眼色变得同情怜悯外加看好戏的复杂?她被当成了一只扑火的蛾子?痛感席卷全身,拉回季薇飘离的思绪,眼前被苏熠晨的脸占满,他在笑

  • 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 二月灾星)

    原标题: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二月灾星)小说名: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第7章二月灾星站在枝繁叶茂的巨树上就是方便,她可以将底下所发生的一切囊入眼中,而底下的人并不一定能发现她。不过,她还是很谨慎的将呼吸调节到最微弱的点,以免被祭天台上的蓝元大国师发现。除了祭天主台上,底下都站满了赶来看好戏的人,在他们看来,慕云浅是慕家废材,那就单单只是一个茶余笑料,但慕云浅是二月出生,二月出生的孩子本就不详,更何况还是个女子。女主阴,二月出生阴气冲天,祸连八方,会给帝风百姓带来灾难!这是大国师玉虚上人亲

  • 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

    原标题: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小说名字: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穆瑾瑜这人不仅冷酷无情,说话还毒,韩宝蓓被他打击得说不出话来了。“对面有个购物商场,你自己去逛逛,我下班来找你。”穆瑾瑜说道,直接决定了韩宝蓓接下来的行程。对面的商场离这里隔了一条街,看着有点远呀,万一穆瑾瑜背着自己跑了呢,韩宝蓓摇了摇头,说道:“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坐在花坛上。”韩宝蓓拍了拍花坛上的灰,坐在上面,说道:“这里挺好的。”不知好歹,穆瑾瑜冷眼看了韩宝蓓一眼,“手机给我。”

  • 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 来自地狱的掌控者)

    原标题: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小说:帝少掠爱成瘾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你们瞧,这不是尹家少爷吗?听说甘愿放弃自己家的产业,为了叶沐暖在叶氏集团工作两年呢。”“何止啊,我听我法国的同学说他们两个在国外就有一腿呢,更何况国外那么开放,指不定……”“那这样说来BOSS和叶沐暖岂不是形婚?”一语落下来,砸落无数响雷。叶沐暖的脸色逐渐变得煞白,她承认她不是黎非夜的对手,他每一步棋都走的如此稳,让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棋局,却无力反驳。先入为主,三人成虎。世界上最残酷的真理。今天来的宾客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