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仙道无涯 最新章节

2017/12/3 16:42:49 来源:网络 [ ]

书名:仙道无涯

第一章:举水河畔的绿衣女子

天上之水,举头望之,是为举水。版权163shenghuo.com

周凌云站在那深潭之畔,举头望着巨龙般咆哮而下的瀑布。巨大的水流,带着千钧之力,绵绵不绝的冲击着下方的深潭。巨大的轰鸣,直透灵魂。

这牙山,终于还是到了!

逃离天都城将近半载,辗转千里,路上九死一生,终于还是到了这牙山!

周凌云将怀中的婴儿往上耸了耸,似乎想让她更舒服一点。

怀中的婴儿紧闭着双眼,小嘴大耳,又黑又长的睫毛点缀在白皙的小脸上格外好看。如果非得找一点瑕疵,或许她的鼻子有点塌吧!

“妹妹,我们到了牙山!你开心不开心啊?”

周凌云看着怀中恬静的婴儿,他稚嫩的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慈爱。他伸出手,用食指在怀中婴儿的鼻子刮了刮。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笑一个,笑一个,你就要好起来了!”

也许是周凌云凝视太久,眼睛看着的有些花了。沉睡中的婴儿仿佛真能听见般,小巧的樱桃嘴变成了一个小月牙。

这让他激动不已,忘记了一身的疲惫。他抬头看了看万仞之高的牙山,迈起步子,寻找着上山的路。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周凌云沿着山脚下走了半天,却始终没有发现一条上山的路。

或者,牙山根本就没有路。想到这里,他的心头有些沮丧。推荐163shenghuo.com

既然上不了山,那就在山下等。牙山上的人,终究会有下山的一天。

一低头,腹中肠鸣辘辘,他才记起自己许久不曾进食。人总得吃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自己活着妹妹才能有救。

远处的溪流中成群的肥鱼游来游去,此溪的源头就是瀑布下的深潭。周凌云抽出手中的剑,来到溪水边,对着一群鱼中最肥的那条刺下去。

一剑下去,落空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让周凌云惊诧不已,自己学剑五年。虽然平时懒惰松懈,但是剑术也算是小有成就。往日在皇宫中,敌起陪练的三五名军士,丝毫不落下风,今日竟然对付不了一条肥鱼。

想到这里周凌云心中颇为不服气,又接连对着水中刺出三剑,还使出了自己最为拿手的无影剑诀。只可惜水中之鱼,婉若游龙,任自己剑光如电,始终不沾身。

不知是这天上之水,让这河中的鱼变得有些不凡。还是往日自己在宫中练剑,陪练之人,不过是逗自己开心?

这世间,只有一无所有之时,才能看见最真实的自己。仙道无涯 最新章节此刻手中之剑,不敌一条鱼,这才是他真正的周凌云吧!抓不到鱼,总得弄些东西果腹。他将怀中的婴儿系到背上,挽起裤腿下水,希望能摸些虾蟹上来。

缕缕炊烟起,一根树枝上面穿插着三五只虾蟹,还有一条浑身漆黑的大嘴鱼。这是周凌云在河岸的泥洞中的掏出来的,也是他这顿饭的主力了。

三五只虾蟹早已下肚子,只是这条鱼浑身漆黑,烤了许久也不知道到底是生是熟。周凌云腹中难耐,等不下去了,拿起来就咬,怎么知这鱼皮腻后,烤了这么久还是半生。

他大口的吃着带血的鱼肉,连着肉中的鱼刺全部嚼烂吐下肚中。原文163shenghuo.com

唯有饥饿,方知食之乐。

“好吃吗?”

一个声音传来,轻柔,婉转,如春风般在山谷间流淌。

周凌云抬头望去,只见迎面走来一个绿衣少女,背着一个背篓,正盯着狼吞虎咽的自己。

他嘴里包着满口的食物,只能对着绿衣少女用力的点了点头。

绿衣少女走了过来,坐在火堆对面的石头上,看着咽完半生鱼肉的周凌云,又问了一次。

“真的好吃吗?”

周凌云看着绿衣少女的眼睛,想要从中读出这句话的其他含义,却发现少女眼中清明如水,不见丝毫波澜。

“真的好吃。”

“你好像很饿,我给你烤一条吧!”

说完少女拔出腰间的短剑,对着河中随手一掷,而后起身从河中拿起剑来。尖端插着鱼群中最肥美的那条鱼,也是周凌云刺出无数剑而不得那条。

少女蹲下身来,拿起鱼来,在河边的大石板上熟练的剖肚、刮鳞、去鳃。用剑在鱼的背上左右划上几道口子,形成一个个美丽的菱形花纹。再从自己的背篓中取出盐巴和一些不知道是草药还是调料的粉末,均匀的将这条肥鱼的肚里肚外抹了个遍。

此刻,对面的少女在一丝不苟的烤着手中的鱼。周凌云手中捏着那条吃了一半的夹生鱼,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继续吃。

放下,自己的辘辘饥肠哪怕再吃一条鱼也还是饿的。不放,会不会在这美丽的少女面前显得自己太过寒酸。

想了想,周凌云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半条鱼。顺手将自己背后的婴儿的,挪到了胸前。

绿衣少女这才发现他背后的不是行囊,而是一个瓷娃娃般的婴儿,显得有些吃惊。

“你这么小就有孩子了?父母之命,成婚早?”

周凌云有些尴尬,对着绿衣少女摇了摇头。

“这是我的妹妹。”

绿衣少女哦了一声。

“鱼烤好了,你吃吧。来,我帮你抱孩子,你好好吃鱼。”

周凌云看着绿衣少女有些迟疑,自他们兄妹二人离开天都城以来。不管遇到什么事,自己妹妹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今日看着对面少女清明如水的眼睛,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信任,最后还是将妹妹递给了她。

他看着手中烤的焦黄色的肥鱼,丝丝香气混着草药的味道,直扑味蕾深处。但他却强忍住翻涌而出的口水,没有咬下去,好像生怕一低头,眼前的少女就会带着他的妹妹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看着我干嘛,赶紧吃吧。这举水白条,冷了腥气大,就不好吃了。”

周凌云低头咬了一口,只觉得外焦里嫩,入口爽滑兼香,带着淡淡的草药味,丝毫没有少女口中的腥气大。他抬头瞥了一眼绿衣少女,只见她盯着怀着的婴儿,没有看着自己。便收起那份拘谨,大快朵颐起来。

“她睡得真好,真可爱,有这样一个妹妹,你很有福气。”

“她得了一种怪病,自出生到现在三年有余,一直沉睡不醒!”

少女额头两片柳叶般的眉毛轻皱了一下,将怀中的婴儿竖抱起来,仔细打量着全身。

“也就是说三年以来,她沉睡不醒,不吃不喝,不生不长?”

周凌云点了点头。

“这真的很让人惊奇啊,你来牙山,就是为了救她?”

周凌云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将自己准备来牙山学艺求道的想法说出来。只要能治好妹妹,自己能不能学道,或许真的不重要。

“我牙山主修剑道。这世间道法宗门万千,比起我牙山更懂得救人之法的宗门多了去,为何独来我牙山?”

“因为我们兄妹曾承蒙李无尘前辈出手相救,深知牙山剑派的通天神能,所以就冒昧前来求助!在这里恳请姐姐带我们兄妹二人上山!”

说完周凌云放下手中的鱼,站起身来,对着绿衣少女深深的鞠躬行了一个礼。

少女对着周凌云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我只知道无尘师伯会杀人之剑,却不知道他还会救人之剑。且先带你山上吧,剩下的事情让无尘师伯操心去。”

周凌云听完,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站起身来对着面前的绿衣少女又行了一个礼。

“鱼吃完了?”

“吃完了。”

“吃完了随我上山!”

第二章:凌云与薇柔

举水从天而下,绕山一周,向南流去。

周凌云紧跟着绿衣少女的脚步,走在举水河畔。生怕走慢一步,眼前的少女就飞上了高山,落下自己望山兴叹。

前面的少女,回头看了周凌云一眼。周凌云这才发现,自己跟的的确是有些太紧了,近的都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体香。不由得停下脚步,对着前面的少女露了一个略显尴尬的笑容。

“还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周凌云想了想,隐去了自己的皇家姓氏。

“我叫凌云。”

“凌云,好名字,凌云之志!我叫小柔。”

“柔字,也取得好,薇亦柔止,柔心傲骨!和姐姐很配!”

绿衣少女怔了怔,她只说出自己薇柔名字中的柔字,却被身后的这少年一语道出。不由得对着身后的少年,有了一丝别样的看法。

绿衣少女走到山下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周凌云看了看四周,这里自己寻路时曾经来过,不曾发现有上山的路。刚准备发问,突然听见头顶有声响。

他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一个黑点慢慢变大。一个木制的轿厢挂在巨大的铁链之下,缓缓降落到地面上来。绿衣少女一个跃步跨入其中,对周凌云喊道“上来啊,不上山了吗?”。

周凌云迈入轿厢,而后铁链拉着箱子缓缓升起。离地越来越远,他将怀中的婴儿搂的越来越紧。一阵风吹来,轿厢轻微的晃动了下,周凌云心中一紧。这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扶在他的胳膊上。

手有余温,如若无骨,但在这山风中,给了他莫大的安全感!

几个月的流离奔波,身上的衣服早已褴褛。在山风吹拂下有些破裂开来,露出大片的皮肤。周凌云看了看绿衣少女,发现她正盯着自己。瞬间脸色有些微红,想岔开话说点什么别的,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尴尬的沉默着。

绿衣少女看着周凌云胸前挂着的白色玉佩,中间圆孔,周边刻满繁复的花纹。像是文字,又像阵法,细看又有些像书上所画的人体经络图。反正肯定不是平凡之物,与他身上的破烂衣衫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不是普通人吧?”

周凌云一个激灵,不知是山风太冷,还是怕着少女责怪自己隐瞒姓氏。

“不知道姐姐何处此言?”

绿衣少女指了指他的胸前挂着的玉佩。周凌云心中释然,原来是这玉佩。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自己的父皇离宫巡视天下时,将这个玉佩戴在自己身上,并没有说这玉佩有什么特异之处。皇宫之中,比这精美靓丽的玉佩数不胜数。

他单手将玉佩取下,递给绿衣少女。

“这是块普通的玉佩,家父所留。不能充饥,不能解渴,于我而言,不如一条烤鱼有用。这玉佩就送给你了,算是买你的那条烤鱼。”

“哈哈,我的一条烤鱼哪里能值你这玉佩,而且这玉佩是你家父所留,我岂能收。赶紧戴好,落下山去就难寻了。”

说完绿衣少女将玉佩重新戴在少年的脖子上。泛白的玉佩,在这牙山之风的吹拂下,上面的纹路似乎变得更为清晰了一些。

“姐姐的烤鱼,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希望以后还能吃到姐姐烤的举水白条。”

虽然自幼生在皇宫,锦衣玉食,吃遍天下山珍海味。但是这举水白条,的确让他尝到食物最纯真、最原始的味道,也是最美的味道。

或许是以前吃的太饱,现在太饿。也有可能以前衣食无忧,而今亡命天涯,每一顿都有可能是最后的断头餐。

心境不同,味自然不同。遇见绿衣少女,上牙山有望,怀中妹妹得救,估计吃什么都是人间美味。

“还想吃鱼啊?我下山一趟也不容易的,不会再有那么便宜的事了,吃一条鱼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今天这条鱼先记着,我暂时还没想好要你干什么!”

周凌云听完,没加思索的就答应了一个好。

“答应这么快干嘛?你不怕我叫你从这里跳下去啊?”

周凌云脸上露着憨憨的笑容。

“姐姐菩萨心肠,断不会做这种无聊之事的。只是这山顶拉箱之人,当真神力啊?拉着这箱子这么久,也没见力竭气衰,牙山剑派果然是藏龙卧虎!”

绿衣少女,忍不住大笑起来,顿时又觉得有些不雅,赶紧用左手捂住了嘴巴。

“哈哈,那你以后就留在牙山勤加修炼,练好之后来这里拉箱子吧!笨蛋,这云梯是以水车为动力建造的机关,不用人力去拉的。如果谁有这本领,却用来拉箱,真的是暴殄天物。”

周凌云恍然大悟,心中不由得对这牙山剑派涌出更多的敬意来,这牙山不仅有修行高手,更有这等建机关的能工巧匠。

天梯直上,远眺群山无数。在和绿衣少虑的攀谈中,轿厢越升越高。周凌云的心神愈发的起伏,是恐高,还是就要见到那一剑斩乾坤的李无尘。

“师妹回来了?置办的东西都齐了吧?”

轿厢在一处山崖边停了下来,一条木板铺出来的小道凌空伸出,连接着轿厢和山崖。在小道的尽头站着一位青年。

他身着蓝白相间的道袍,面色苍白俊美,乌黑的头发挽起一个高高的发髻。一身打扮,比起他的年龄显得有些老气横秋。一双小而明亮的眼睛,如电一般看着挽着周凌云胳膊的小柔。

“回师兄,东西都置办齐了。”

小柔扶着周凌云走过木桥后,松开了她的手,对着道袍青年行了一个礼。周凌云看着眼前这位面色冷峻,目光如电的青年,也跟着小柔对他行了一个礼。

道袍青年扫了一眼周凌云,只见这少年十三四岁,满面风霜,一头头发纷乱无章。浑身褴褛,仿佛风再大一点就能吹得他裸奔。他弯腰俯身,努力的包裹着怀中的婴儿,不想让这山风吹在婴儿的脸上。

估计又是师妹下山,善心大发,捡来的穷苦孩子,道袍青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山门的规矩你不知道吗?怎么能随意的带人上山?将他们送下山去。”

周凌云瞬间气血翻涌,胃间还未消化的那条举水白条差点吐出喷那道袍青年一脸。看他一身道袍,侠骨仙风,怎可不分青红皂白就拒人千里之外。但是此次进山求医,有求于人,内心再忿忿也唯有咽下去,这就是弱者该有的姿态。

周凌云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向着小柔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是去是留,就在她一言之间,她会不会为了自己去坏道袍青年口中所谓的山门规矩。

第三章:我是仙灵之体!

不到牙山,不知山之险。

远眺观之,群山成环相绕,居中一山如刀,如剑,如龙牙,直刺天穹。一种无力感涌上周凌云的心头,是自身比之群山的渺小,还是弱者对自己命运的无力。上山难,上牙山,更难。

好在小柔终于打破了这让他窒息的沉默。

“他们是无尘师伯的故人,上山为求医而来。”

道袍青年不再搭话,冷着脸转身朝着居中的山峰走去。一条小路如长蛇般蜿蜒盘旋,周凌云抱着怀中的婴儿紧随其后,心中的千斤巨石,总算落地了。一双脚更是生出无尽的力气,爬起山路来丝毫不软。

牙山南侧,二尘峰巅。一位灰白长衫的中年人站在大殿外的广场上,如青松,如磐石,仿佛就是这片天地中的一具雕塑。他看着山腰处三个蠕动的黑点,浓眉之下,一双眼睛深沉如潭。他就是牙山剑派二尘峰首座,李无尘。

他的身旁有一位身着明亮黄衫的女子,来回的走来走去。身材娇小,面貌精致,犹如一只跳动的小黄鸡。与身边的灰衫汉子相比,一静一动,一素一艳,形成鲜明的对比。

“师兄啊,有外人上山了了,会是你说的仙灵之体吗?”

灰衫中年人依旧面无表情,古井无波。

“积善缘,得善果,该来的总会来的!”

黄衫女子对着广场边上的汉子丢了一个白眼。

“你就别在那里装不在乎了,你要是真的那么淡定,就不会每天来这里盯着,还特意安排小柔下山置办香火。早知今日,当初救他们的时候,何不顺手带上牙山?”

中年人有些恼怒,看着身后一刻不闲的黄衫女子,轻叹一声。

“我说师妹啊,都修道十几年了,你也不再年轻,这急躁性子怎么还是改不掉?有些东西,时候不到,强求不得。今天二月二龙抬头,我安排小柔下山置办些香火祭山,没有其他目的。”

黄衫女子听完之后,停下了脚步,站在了李无尘的身侧,陪着他一起看着山下,不再言语。

常言道,望山跑死马。

今日周凌云算是深深体会到这里这句话的正确性,坐了许久的云梯,又爬了个多时辰。汗水早已湿透了后背,脚步也渐渐的有些虚浮了。但是走在前面带路的道袍青年,却丝毫没有放慢半分脚步。

小柔说帮他抱着妹妹,不过被他拒绝了。上山之路,虽然艰难,但他不愿意劳烦她了,她帮自己的已经够多了。

使尽浑身力气,流尽全身汗水,哪怕走断双腿,对于他来说都没有被拒之山门之外残酷。而今已经上山了,再难的路他也得背着妹妹走上去。这是一条妹妹的求生之路,也是一条他的求强之路,只能有他们自己走上去。

等到妹妹醒来的那一天,他是否可以站在山巅,骄傲的指着这条蜿蜒的山道说,那就是哥哥背你走过的生命之路。

三人一路沉默,唯有周凌云如牛般的喘息声。呼出的白气,瞬间被二月的寒风吹散的无影无踪。

终于道袍青年在一个三岔路口停了下来,一条小道继续向上,一条小道通往一大片宫殿。此处望去只能看见宫殿顶端的檐牙高啄,琉璃生辉。道袍青年走向通往宫殿处的那条岔路,看向了小柔。

“师妹,我先回三清殿了,你是去见师父还是送他们两个上二尘峰?”

小柔取下背后的背篓,拿出一个包裹递给道袍青年。

“这些是师父安排下山置办的东西,你替我转交师父。无尘师伯吩咐我捎带的香火,我需要送上去。顺路将他们二人带上二尘峰。师兄请慢走!”

道袍青年接过东西,并没有回话,只身往三清殿方向走去。小柔背上自己的背篓沿着小道继续上爬,周凌云迈着千斤重的双腿,继续跟随。

这牙山地处北境深处,时节虽然已入二月,但是还可以看到远处山巅的积雪。吹来的风夹杂着冰雪的寒气,周凌云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想将怀中的妹妹裹的更暖和一点。

走在前面的小柔回头对着周凌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你这么细心,以后肯定是个好父亲!不用裹了,已经到了。”

周凌云跟着她的声音望去,只见眼前一大片空地,被建成了一个广场。广场三面临悬,一面靠山,中间垒一高坛。

高坛之上,立着一把剑尖朝下的巨大石剑,仿佛是从九天之上掉落而下,给人无尽的震撼。广场周围悬崖上,几株古老苍劲的崖柏青松,熬过寒冬之后,依然郁郁葱葱。

一座宫殿建在广场上,坐北朝南,背靠那座入云险峰。宫殿并不宏大辉煌,古朴的木石混合垒砌的三层小楼,点点装饰朴素异常,远远看去就像刻在背后山崖上的一幅水墨画。

“无尘师叔,弟子薇柔求见!”

“进来吧”

一个浑厚洪亮的声音传来。

这是周凌云第二次见到李无尘,此刻他盘腿端坐在大殿上方的蒲团之上。静如磐石,丝毫不见上次的霸道罡烈之气。大殿左右两侧的香炉中溢出点点熏烟,挡在他和李无尘之间,让他觉得有些陌生。

他跪了下来,但并不是因为这次上山有所求而跪。

“在下周凌云,感谢李无尘大侠昔日出手救命之恩。”

在李无尘面前,他不敢有丝毫隐瞒,说出了自己的姓氏。

“不用谢我,仙灵之体,千百年难见,怎可毁于俗人之手。”

周凌云听完一阵惊喜若狂,犹如冬雷夏雪。仙灵之体,自己竟然是世间千百年来未曾出世的仙灵之体。

传说中的仙灵之体,与天地亲近,万物灵气皆可为他所用。所以仙灵之体修炼,可以只练功法,不养灵气。一旦长成,上击九天,下镇山河,必是世间无敌的存在。这个消息对于周凌云来说,实在太过震撼。他跪在地上,不能自已,恨不能以头抢地。

“你此次上山,所谓何事?”

一个声音传来,将周凌云从激动兴奋的状态中打断出来。周凌云想了想,自己此次上山本是为妹妹求医为主,自己学艺求道为辅。甚至如果能医治好妹妹,自己学不学道都不要紧。

但是方才听说自己是千年难出的仙灵之体,不学道,不变强,岂不是白白浪费上天恩赐的这幅身板。

“此次上山,所求两件事。第一,我这妹妹身患怪病,出生三年以来沉睡不醒,不吃不喝,不生不长,希望前辈能施以援手,救她还阳。第二,我想拜入牙山门下,求道学艺,恳求前辈收下弟子。”

李无尘没有接话,倒是一位明亮黄衫的女子走了过,伸手来接周凌云怀中的婴儿。周凌云抬眼望去,只见来人目如秋水,满脸怜爱的看向自己怀中。他无法拒绝伸过来的双手,将怀中的妹妹递了过去。

妹妹应该是有救了吧!

第四章:牙山问道

黄衫女子摸了摸怀中的婴儿,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个可怜的孩儿,不知道在睡梦中遭着什么罪。然后轻叹一声,吩咐小柔去找些干净的衣物来,准备给怀中的婴儿去洗个澡。

周凌云看着自己的妹妹被黄衫女子抱走,有些担心的朝着大殿门口张望。

“你不用担心,从今以后,你不需要再为她的安危担心了。”

周凌云对着蒲团上的李无尘磕了一个头。

“多谢前辈收留吾妹,再生之恩,大恩不言谢!”

李无尘站了起来,香炉散出的点点烟熏隐藏着他脸庞上的愁容,他走到周凌云面前,将他扶了起来。

“能不能治好,得看她自身的造化,我等也是尽人事而已。告诉我,你为何想来牙山学道,你求的道又是什么道?”

为何求道?求的又是什么道?周凌云一时愣在原地,自己从来没有想过,道还有什么道,学道还要什么理由。求道不就是变强,变得不受人欺负,就能惩奸除恶吗?

“我生在皇宫,见惯了阿谀奉承,口蜜腹剑。我父皇虽为九五之尊,得百官万民朝拜,但最后还是落得孤困五岭天宫,生死未卜。皇室宗亲被萧家诛杀殆尽,只逃得我们兄妹二人。那日前辈出手救我兄妹二人,南来一剑,斩断天地,让我见识了什么才是强者。”

“虽然追杀我们的萧天冷老贼,对你没有磕头作揖。但是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内心的恐惧,他的尊敬。你留下半截燃烧的稻草,焚尽之前,他的五百精骑,大气不出,不敢越雷池半步。从那刻起,我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了。”

“争什么太子,争什么皇位,争什么天下。我要做的,就是你这样的强者,只有成为你这样的强者,才能让人真正的尊敬,才能让人真正的恐惧。皇位,只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皮囊而已,带一个面具就很累,何况穿一身。万里江山再多娇,我要的只是一片自己能掌控的真实世界,哪怕那片世界再小。!”

李无尘打断了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周凌云。

“也就是说你学艺求道,就是为了变强,变得让人尊敬,变得让人恐惧,让自己过得真实?”

周凌云有些诧异,自己说了这么多,都是一路所来的心中感想。但归根结底,好像就是李无尘总结的那么几句话吧,只能对着李无尘点了点头。

“那你变强之后呢?”

“当然是除魔卫道,杀尽这天下奸佞宵小,还天地清明!”

李无尘挥了挥衣袖,提高了声音。

“谁是魔?谁是道?谁是奸佞宵小?你是道,那岂不是与你非友即魔?你周家皇室正统,萧家就全是奸佞宵小?自开天辟地以来,这片天地何曾清明过?”

一连串的发问,让周凌云从仙灵之体的兴奋云端,跌入谷底。他感觉自己像是从举水源头的万丈瀑布上摔落而下,跌入漆黑幽暗的深潭中,浑身冰凉刺骨。他不知道从何说起,不知从何答起,唯有低头沉默。

“授人与锤,万物于他皆为钉,授人以剑,众生于他皆鱼肉!想好你自己的道,再来求道!”

两句话语,如天上陨石般砸向周凌云的心脏,带给他的震撼久不能平。自己还是沉浸世俗,格局太小。授人与锤,万物于他皆为钉,授人以剑,众生于他皆鱼肉!这是一种怎样的天地情怀,心悯万物,博爱众生,或许只有这样的人才配一心向道。

周凌云顿时觉得羞愧难当,低耸着头颅问道。

“那前辈的道,又是什么呢?”

李无尘听完,迈步走向了大殿之外。此刻的二尘峰上,下起了鹅毛大雪,北境的天气真的不同于天都和江东。阴晴变幻无定,说下雪就下雪。片片雪花如蝴蝶般飞舞而下,距离李无尘身体三尺之外,便化作水汽随风散开。独立寒风中,片雪不沾身。

李无尘看着满天的雪花,看着远处环绕的群山,看着群山之中的那柱直耸入云的牙山,看着那牙山直刺的苍穹。

“我的道?我的道!我的道是什么?!”

“我问这天,为何有阴晴雨雪?”

“我问这地,为何有山川湖海?”

“我问这人,为何有生老病死?”

“我问这众生从何而来,归宿又在何处?”

“我问这虚空之外,是否还是虚空?!”

说完他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剑,剑长三尺,古朴无光。只见他握剑凝气,瞬间剑芒吞吐,原本一把灰白普通的铁剑变得光芒四射。整个人气势暴涨,一扫之前的沉稳如山之态。周身三丈之内,纷纷而下的雪花被他浑身散发的真气鼓的缓缓上升。

李无尘对着悬崖之外,对着苍穹之上,对着虚空之处,劈出了一剑!

这是周凌云第二次看见李无尘出剑,比之那片荒原之上的南来一剑。这一剑虽然斩向虚空,没有那一剑的飞沙走石,人马俱惊。但这一剑不管是力,是势,是那凌厉的剑意,都超过之前那一剑的十倍百倍。这才是真正的李无尘,真正问道天地间的强者。

剑气如虹,直冲九天之上。所过之处,风雪静止,在漫天风雪中刺出一片朗朗晴空。

在长虹的尽头,无尽的剑气搅动风云,形成一团乌黑的云朵。像是一头隐藏虚空之中的凶兽,破空而出。又像是这天地巨人,张开了他漆黑的眼眸。

而后风雪依旧,长虹消散,乌云无踪,天地如初。

李无尘收剑归鞘,对着广场之中的巨大石剑作揖行礼,然后走回大殿之中。周凌云刚想迈步,跟随其后,李无尘的声音传来。

“你去左侧偏殿沐浴,换身衣服,一会我要去祭山,你跟随我一起去。”

周凌云听完,心中窃喜。二月二龙抬头这种祭山大典,让自己参加。是不是意味着李无尘已经将自己收入门下了?或者至少对自己这个仙灵之体很是在意。

周凌云顺着广场左侧的小道下去,没走多远,看见一座小木屋,一半在山体之中,一半悬空。他推门入内,热气沸腾,蒸汽弥漫,原来此处是一天然温泉,被人就地改造成了一个澡房。

周凌云躺在澡池当中,温泉源源不断的从山体中涌出,流入澡池,保着水的温度。带着几个月的疲惫,在温暖的泉水中,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中他突然看见自己的妹妹独自一人站在一片荒原之中,四周的黑色怪物如洪水般向她涌来,就要将她淹没。周凌云一个激灵惊醒,虽在温泉之中,但还是寒意彻骨。

望向外面,房间里雾气四溢什么也看不清,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自己的妹妹自出宫以来,从来没有来开自己这久。不由得深深的担心起来,赶紧起身,在靠墙的衣柜里随便找了身衣服穿上,直奔二尘峰而去

第五章:祭山典礼

周凌云来到二尘峰大殿之中的时候,李无尘依旧坐在蒲团之上闭目打坐。

小柔站在大殿一侧的屏风前,似乎是在等他。看到他入殿,对着他微微一颔首,示意跟她来。

出门之后,周凌云迫不及待的发问。

“我妹妹呢?她在哪里?”

小柔看着洗漱一新的周凌云,略显惊讶。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衫,虽然还在长个的年纪,但是身材已经挺拔修长了。一头乌黑的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洗净的俊俏脸庞上挂着两条皱起的眉毛。想来他是很关心自己的妹妹啊,心中焦急不已。

小柔看着他满脸关怀流露,焦急不已的样子,很是好看和可爱。

“不用担心,我岚尘师伯在照顾她。你妹妹身体很虚,需要静养,待会儿祭山,你就会看到,你且先随我上山。”

说完小柔朝着上山的小道走去,周凌云紧随其后。

“师妹上山啊?师父也吩咐我背些香火上去祭山,一起走吧。”

站在广场一角的道袍青年,朝着小柔和周凌云二人走了过来,插在了二人之间的位置。

小柔走在前面,感觉身后二人似乎有些不对头,想缓和一下气氛。

“我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师兄,三清峰弟子,张鹏远。后面的这位是周凌云小兄弟。”

张远鹏听到小柔说出周凌云的名字,身体怔了怔,脚步停顿了片刻。

周凌云自上山看到张远鹏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他对自己带着深深的敌意,却不知其原因。不过眼下他并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之前拒绝他入山门也是山门规矩。所以,他还是保持着自小以来的礼仪,对着张远鹏弯腰行礼。

张远鹏回身对着他微微一点头,算是回礼了。

周凌云心中略感欣慰,虽然张远鹏这一回礼甚是敷衍,但好歹缓和了下二人之间的敌对情绪。他周凌云进山求医求道,实在不愿意和任何人发生什么冲突。他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不触之底线,不碰之逆鳞,他都可以忍,可以一笑而过。

越往上去,路越来越陡峭难行,积雪也越来越深。小路一尺来宽,依山而凿,路面覆满积雪。周凌云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二人后面,步步踏着张远鹏的脚印。生怕一步踏空,摔落万丈悬崖之下,恐怕会落得尸骨无存。

越是担心什么,什么越是会来。突然,他脚下一空。周凌云心中大惊,半个身子已经朝着山下倒去。

最后的时刻,他的脑海中跃过千万副画面,最后定格在妹妹沉睡的脸庞之上。此生至此,唯一的遗憾或许就是没有看到妹妹醒来吧。

直坠而下的周凌云看着满脸惊慌的小柔,心中默叹。救妹之恩,此生难报,来生愿和你相约河畔,共烤白条,而后闭上了眼睛。

小柔并没有放弃周凌云,她甩掉背后的背篓,朝着周凌云掷去。藤蔓编织的背篓此刻全部散开,变成一根根长长的细藤,缠绕在周凌云身上。小柔用力往上一抛,周凌云被拉起落在山间小道上。背篓中装满的香火祭品,散落山崖之下。

周凌云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小柔,接二连三的受其恩惠,如此大恩,他实在不知道怎么道谢,只好给他投来一个感激的目光。

小柔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凌云投去的目光,只是盯着身后的张远鹏那张死人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冷冷的说。

“师兄,前面的路滑,你修为高深,还是你在前面带路吧。”

小柔说完不待张远鹏回答,侧身挤到周凌云跟前,拉起了他的手。

“以后走路,不仅要看路,还得看人。后面的路更难走,抓紧我的手。师兄,请带路吧!”

周凌云感觉到了小柔的愤怒,不知道他是发现张远鹏做了什么,害的自己摔落山崖,还是恼怒张远鹏袖手旁观不出手相救。不过此刻,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他周身都觉得暖洋洋的。

所以索性不去想,是不是张远鹏在害自己。因为如果他真的要做手脚害自己,太易如反掌,知道太多空乱己心,不如享受这眼前的温暖吧。

一路无话,爬了近两个时辰,三人总算是来到了祭山台。

祭山台位于那牙山主峰的中部,也是普通人能达到的最高地方了,再往上去就没有路了。一块方圆十来丈的小平台上,中央立着一个三尺来高的四脚石鼎。一个石案靠山壁放置,上面落满厚厚的积雪。背后的山壁上凿着一些图案花纹,在悠久的岁月中,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周凌云站在祭山台上俯瞰群山,峰峦叠嶂、白雪漫野,有鬼斧之万仞,开神功之千回。顿时觉得心胸大开,恨不能将这一切都纳入心间。

张远鹏将背上来的祭山物品在石案上摆放好,都是一些寻常的果子,还有几个白米饭团。

小柔的带的祭山物品跌落山崖,无事可做,便喊来周凌云和他一起将这广场之上的积雪清扫了个干净。

不多时,李无尘一行上山了。

李无尘一人在前,黄衫女子李岚尘怀抱着婴儿紧随其后。后面还有三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清一色的蓝白道袍和张远鹏的打扮无异,只是道袍上多镶了一圈金边。高挽发髻,横插发钗,腰间佩剑紫檀剑鞘,长长的黄色剑穗迎风飞扬,好一副仙风道骨!

众人并无话语,李无尘来到方鼎之前,接过张远鹏递来的长香点燃,插在了石鼎之中。然后接过李岚尘手中的女婴,在方鼎之前跪了下来。身后的李岚尘和三位道袍老者还有张远鹏和小柔,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周凌云看着众人都跪了下去,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不知道是站是跪。这牙山宗门祭山,他不是牙山弟子,理可不跪。但是这天以高而尊,地以厚为德,故祭山之高以报天。

回想自妹妹出生以来,她娘也是月月去那祭天台为妹妹祈福。自己拜拜这牙山福地,也算是为妹妹积些福,想到这里便也跟着跪了下来。

李无尘叩首之后,高声说道:“大师兄云游在外,我李无尘代为住持这次祭山典礼。承蒙天诏,先祖照拂,今日我李无尘得仙灵之体,其名紫晴。今日收其为徒,赐名紫尘,在此昭告天地山神先祖。”

“诚祈山神之滋养,送我徒儿以福祉,惟愿宗门之繁盛,助我剑道之昌隆。”

李无尘说完之后三叩其首,然后站了起来。他身后的三位老者,也各自诵读了一些祭文,但是周凌云却一句没有听进去。

原来众人口中的仙灵之体是自己的妹妹,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喜是悲呢?悲的是自己美丽幻想破灭了,可能此生与修行无缘了。喜的是自己的妹妹,仙灵之体,让上天都嫉妒的仙灵之体,怎么会害怕这一场病呢?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吧!

妹妹已经安置好了,而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道是什么!

自己进山门无望,或许就该下山了。不知道多少年后兄妹才能再相逢,也不知道再次相逢之时,他能否仰望妹妹的世界。

仙道无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道无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恐怖悬疑小说《鬼胎》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恐怖悬疑小说《鬼胎》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鬼胎目录预览:第1章洞房第2章怀孕第3章你竟敢杀我的孩子第4章鬼胎第1章洞房我叫苏紫,今年十九岁,连续两个月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我出现在一个诡异的灵堂前,和棺材里的男子冥婚了。今晚,我又做了这样的梦。不同的是,梦里上演的不是我和新郎拜堂成亲,而是我们在梦里圆房……我站在一座老宅的大堂之内,堂外是一方天井,天上的圆月清冷。月下是一直漆上了黑漆的棺木,棺木的两头用金漆写着“奠”字,棺材上的盖子并没有被钉死,而是略微倾斜的扣在棺木上。阴冷的夜风吹进灵堂

  • 都市言情小说《罪青春》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罪青春》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罪青春目录预览:第一章被收养第二章耳鸣第三章午夜第四章都是我的错第一章被收养“砰!”一道亮光映射到我的脸上,我却是再无力拿住手里擦拭的镜子,镜子在手中重重的滑落下去,我用尽全身力气睁开已经朦胧的双眼,看着地上已经被摔的四分五裂的镜子,心里唉叹一声,暴风雨又要来了。“哎呀!我的镜子,你这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竟敢将我的镜子摔碎了,你知道我的镜子值多少钱么,把你卖了都不值,我打死你,爸爸,快来看看,这个小杂种打坏我们家的东西了。”摔碎镜子的声音影响到了楼

  • 总裁豪门小说《甜妻慢慢撩》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甜妻慢慢撩》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甜妻慢慢撩目录预览:001晴天霹雳002腿瘸的真相003真正看清了他!004要命的一吻001晴天霹雳李卓恩一路跌跌撞撞,眼里流露出焦急的神色,路过的人都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她的穿着。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hellokitty的睡衣,脚上趿着一双人字拖,头发呈爆炸状,眼圈通红。还好这还是在白天,要是在晚上,准会吓死医院里的几个人的。回想起自己早上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说陈盟被送到医院了,来不

  • 恐怖悬疑小说《民异鬼事录》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恐怖悬疑小说《民异鬼事录》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民异鬼事录目录预览:第一章捉妖驱鬼第二章阴镜照死人第三章百鬼夜行第四章化厉头骨第一章捉妖驱鬼回到杭城,久违的城市气氛让陈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以前师傅带着他看守尸王,但居住地却在杭城之内。陈羽从小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一直是跟随师傅长大,所以说那个老头子说是自己的父亲也不为过。随意吃了点东西,回到了自己的破房子。屋内十分凌乱,甚至桌子上面已经有了一些灰尘。陈羽略微打扫了一下,然后放热水洗了个澡,就呼呼大睡了起来。‘嗡~’‘嗡’“嗯~喂,谁啊!

  • 总裁豪门小说《当我决定不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当我决定不爱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当我决定不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北方有佳人第2章浮世有乾坤第3章浊世清公子第4章小别胜新婚第1章北方有佳人我从报社的办公楼出来,正在包里翻找着车钥匙,听见有人在我身边叫我:“行云。”是个女人,看见我好象还特别的熟络,一看见我马上从大厅的沙发上起来,小步跑过来迎上我,“行云,真的是你耶。”我只好摘了墨镜,上下看她,可是怎么也没想起她是谁,不过看她倒是跟我挺熟悉的,难道是工作中的客户?干我们这行打交道的人确实不少,有时候人家认得我,可我不认得

  • 都市言情小说《灵婚女巫》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灵婚女巫》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灵婚女巫目录预览:第1章:守灵夜里的怪事第2章:守灵夜里的怪事2第3章:梦里的男人第4章:邻居家的凶案第1章:守灵夜里的怪事入夜时,外面刚下过雨,雨滴从房檐上‘滴答滴答’的往下落。“救救我!”这声音,不时从无人居住的平房里传出来,断断续续,有气无力。我随着声音寻去,推开掉了一半漆的木门,应时许久无人进来,门上掉下一些尘土,不但进了我的眼,还呛得我咳嗽起来。揉了一通眼睛,便见地上摆着无数只手腕大的红烛,红蜡流了一地,如腥红的鲜血一般,直叫我心里

  • 都市言情小说《蒸汽朋克》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蒸汽朋克》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蒸汽朋克目录预览:第一章船厂危机第二章时空的钥匙第三章蒸汽朋克世界第四章倒找钱第一章船厂危机雨一直下。雨刷呱呱的打着雨水。鸟南大道上,一台老长安面包飞速疾驰。荣克忍着内心焦急,强颜欢笑应付着各方质询。有些难堪的发在朋友圈中的求助,响应的却寥寥无几。平时活跃的朋友一瞬间哑火,帮助过的人离线。反而一向沉默的几个万年潜水艇来了私信,问了句“怎么了”。寥寥三个字,却让他眼角有些酸。这反而打消了他求助的欲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急病乱投医了,不应该麻烦交集

  • 都市言情小说《女王凯旋》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女王凯旋》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女王凯旋目录预览:第001章阴差阳错的初遇第002章十万,就今晚第003章上等鲜肉第004章雷霆之吻第001章阴差阳错的初遇2005年,港城。早上的气象预报说是今天台风会登陆,果然下午天就像泼了墨似的暗了下来。大风夹着冰冷的雨水斜斜地拍打在身上,我望了望已经黑透了天空,下意识地往公交站牌下缩了缩,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着阿若,像今天这种日子搬我来救场,就该把客户先联系好,结果我在这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阿若那边始终一句话打发我,“快了,就快到了。”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