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何以篱笙 最新章节

2017/12/3 18:19:12 来源:网络 [ ]

小说:何以篱笙

第001章:与君相识

我总是会想起未入永安城前的那段日子,我在清冷的幻雪城中,日夜望着寒彻心骨的白雪漫天起舞。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时,整个江湖的剑客都以为,只要杀了我,杀了穆篱笙这天下就太平了。

的确,我这一生,杀过很多人,也许是我的心太过孤寂,幻雪城中的梨花早已凋谢枯萎,直到那一天,他的出现,满城的梨花奇迹般的肆意绽放。

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这世上,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心甘情愿。

那日,他独生一人来到我幻雪城中。

“姑娘好,我叫南风。”

他从衣袖中伸出修长干净的手,银色的光晕笼罩周身,雪白的长袍在阳光下几近透明,蓝色的剑柄上悬挂的剑羽在阳光下直垂入地,长及腰间的云发倾泻了一身,精致的面容如同天然雕饰,没有丝毫表情。

“哦,我叫穆篱笙,不好意思,我从不和世间男子握手。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说话间一阵微风过,雪白的梨花瓣纷纷飘落。

我心中微颤,这城中的一切都受着我的影响,我心如死水,这城中便也寂静如斯。

他的肩头肩上飘落着一两片粉色的桃花瓣,红得让我觉得刺眼,无暇白皙的手紧握着一把弯刀,手背上蓝色的经络清晰可见。

淡蓝色的流苏长裙在风中流动,冷清的眼神望着对面不染尘埃的迟疑身影。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这些年,我凭借一己之力,倾覆了武林,然而,我是被世人称为最冷血无情的城主,看似皎洁清冷的面容上是一双看惯了死亡的双眸,但是我却看不透他。

他为何要来我这幻雪城?世人躲避不及的地方?

他没有说,我亦不问,如他这般傲然天地的男子哪里容不下他?

我将他安置在甘露殿,和我住的寝宫面对面隔着一重又一重的宫墙。163生活网

他每日坐在幻雪城的城楼上,泰然自若的饮着清茶,看着着满城冰雪的飘落又消融。

一日,幻雪城里面的大雪下得越发厉害,我站在高高的楼阁发呆,他带着棋盘来与我下棋,他棋艺甚好,我的棋艺很不错,我从未尝过失败的滋味,几盘下来我皆败北便激起了杀气。

他却摆了摆手说无趣,邀我去看锦城的梨花,那天,我笑得嫣然。

而这一切,对江湖来说,都是一场恶梦,看似清雅的背后,埋葬着无数剑客悲凉的血肉之躯。

我有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边喜欢用各种恐怖残忍的方式杀人,却又同时渴望拥有一份安宁的隐士生活。

那天,我们都没有言语,只是在他离去的时候说他要离开一段时间。

那一日,我依旧站在寝宫的门口,看着他一步一步远离幻雪城。阅读163shenghuo.com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去完成危险的任务,然后遇见梦落。南风将她安置在上阳城,那座他曾用涓涓血流浇铸的城池。

南风回来后便不再整日坐在高高的城楼上看漫天冰雪的飘落,而离开的时间越来越频繁,眉宇间锁着浓浓的迷雾,就连幻雪城的清冷的寒风也吹不开的浓稠。

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的无助,犹如一个巨大的虚无将我一点点吞噬。

以前我只知道我习惯这样看着他,后来我才知道习惯的力量比我想象的无法抗拒。

三年来,日日夜夜,我都习惯在我睡醒一睁眼就看到他清淡的身影,或在梨花飘落的风中练剑,或立在门前看雪簌簌落下。

对了,这城中原本只有我一个人,这城中也无日夜之分。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只是他来了之后,怕他不适应这漫长死寂的时光,便定时用遮仙伞将这城中白光遮住。

他不是我,他是习惯了世俗繁华的人,曾感受到过时光的流逝;而我一直便是我一个人,于我是一方死水。

三年中,我曾想他会一直陪着我,日复一日,第一次感觉禁止的时间对于我是种恩赐。

可是现在,我看不到他了,我开始讨厌、害怕。

我时常想,南风口中的梦落是个怎样的女子。

一日从幻境中看到在上阳城外的山坡上种满了海棠。

她,也是个孤独的女子,总是会被不同的恶梦惊醒,然后莫名其妙的泪流满面。何以篱笙 最新章节

她经常喜欢一个人在遍地盛开的海棠丛中起舞,蓝色的流苏长裙在火红的花海里荡漾。

她有时觉的会自己笑,每一次发笑,我都看到她的五脏六腑撕裂流血,然后看到她难过。

第002章:此去无归期

南风都看在眼里,他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没有做。

回到幻雪城,我在高高的城墙第一次喝得烂醉。某种液体在身体发烧,可是我等到半夜都没有等到南风回来。

第二天南风来找我的时候,问我:“阿笙,你的孤独和痛恨,都可以靠杀戮来摒弃,可是梦落呢,她又该如何?”

我更看不清的人是南风,而南风他,终究想要什么?我不明白,怎么都不明白。

天下如今都在自己手中,却难道猜不透一个男子的心思?不!我连乾坤都可以逆转!

这半年来,我手中的蓝汐剑从未停止过杀伐,当天下第一剑客苏小邪败在我剑下的那一刻,我开始恐惧,恐惧这个世界再无对手,恐惧日后陪伴自己的只剩下落寞的空城。

半个月后,南风得知,永安城方向新建了一座梨花宫,其势力日渐扩张。

一月内迅速扫平了中原华北一带,多数昔日败亡在幻雪城下的门派重见天日,纷纷倒戈在梨花宫之下,而梨花宫宫主鲤夏,却是一名和南风年纪相仿的妙曼女子。

她用温柔和善意感化了整个武林,立誓要拯救天下,让百姓安居乐业。

“呵,有意思,区区一个弱女子,竟敢与我幻雪城平分天下,做天下人的救世主,真是蚍蜉撼大树!”一丝骄狂之色从南风的脸上掠过,神情快速恢复冰冷如雪,手中的蓝汐剑早已在腰间颤鸣。

然而,也是在那天,南风离开了我,离开了幻雪城。

一如他来的那天,没有理由,无需抱歉。

“唉哟,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没想到江湖传闻的杀人狂魔原来如此年轻俊俏,看似儒雅的身段,怎么手段总是那么狠毒呢?来,给姐姐露几招瞧瞧,看姐姐我会不会怕呀!”

一阵俏皮的少女声从宫阙高处飘然而至,分明是用极深的内力所发出。

南风披着冰清如雪的战袍,步履平稳的迈进梨花宫内庭,一阵阵清澈的女声回响在耳际,夹杂着些许嬉笑声,他置若罔闻的继续前行。

“嘿,果然有胆识,不愧是江湖第一杀神!今天,本宫倒要看看你怎么从这宫门踏出去!”

突然,一团白雾笼罩在梨花宫上空,不停的变幻着各种形态,如同鬼魅一般来回移动,空中散落着朵朵洁白的梨花瓣,南风依旧神情冷漠,手中的蓝汐剑顷刻之间剑光暴涨,一阵蓝光冲天而起。

瞬间卷入云雾之中,那片白雾立即像化身数万天女一样飘浮在上空,冲天的蓝光中,一名绛红色的身影从云雾里缓缓走出。

一只碧玉精致的羽毛扇在手中舞动,天蓝色的瞳眸里射出一道常人不敢直视的仙媚之气。一身绛红色的流苏长裙在空中翩跹,周身飘落着粉白的梨花。绝美的身姿上透出一股俯视天下的霸气与杀气!

她就是梨花宫宫主,鲤夏!

突然间,南风感到心神恍惚,整个身子朝后退了一两步,脸上所有的冰霜之情霎时间荡然无存,手中的蓝汐剑不听使唤的从手中滑落,眶铛一声,他的双膝无力的和剑身一起向地面沉去,以及他那颗早已冰封石化的心。

“篱笙……篱笙……”南风语无伦次的低着头,旁边却没有人听到他在低语什么。

“哈哈,堂堂天下第一傲世杀神,竟被本宫的容貌魅惑成如此德行,南公子,你说本宫我怎么就这么美若天仙呢?哈哈”鲤夏舞着羽扇,满脸自信的大笑着。

“不,不是,姑娘误会了,我南风绝非好色之徒。

在下愿携同舍妹梦落一起加入梨花宫,为宫主夺取天下。”

只见南风双手抱拳,低着头说到。

此时,他心潮不断的激动起伏,他只是觉的,眼前的这个场景,是多么的熟悉,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梦落猛的心头一惊,一脸不解的望着南风,她不是好奇他为何身负旷世奇功却在天下人面前做了这个自取其辱的决定。她只是舍不得上阳城那片开的荼靡似火的海棠花。

突然间,她的心仿佛缺失了一个洞,她拼命的想要补齐,它却从别的地方裂开,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真的没有办法,她并没有提出拒绝,只是安静的接受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像这一切与自己无关一样。

“啊?拜入本宫门下,嘿嘿,好哇,我求之不得呢。真好真好诶,以后你和阿笙就是我鲤夏最好的姐妹了。哦,还有,为了宫中统一起见,南风,你就取个以同音开头的名吧”鲤夏激动的身影从空中轻盈飘落而下,降在他俩面前,嘻笑的看着南风。

“姐妹?”南风头脑顿时蒙出豆大的汗珠。

“好吧,我叫缡天。”他平静的回答。

“我叫篱梦。”梦落漠然的说。

第003章:永安之变

我通过幻境将一切都看在眼里,面对这个叫鲤夏的女子,我感觉心口在一寸寸撕裂,不断涌出鲜红的血来。

可是我却无能为力,哪怕是让这疼痛减轻一点。

梨花里,鲤夏笑得嫣然,上扬的眉稍透出她唾手可得天下的自信。

鲤夏双手扶起南风和阿笙,牵起二人的手朝梨花宫正殿嬉笑的走去。

两个月内,我从归来的灵狐得到不断得到关于缡天和篱梦的消息。

他们分别为宫主执行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艰巨任务,干净利落!

原本在幻雪城下属的众多门派,全部转投入梨花宫门下,从此,天下尽归梨花宫。

鲤夏那艳绝天下的王者之姿,成为天下人最崇敬的圣尊!

永安,这座华丽壮观的城池,大地的中心,帝王的盘龙之所。

然而,这座天下人仰慕的城池,所看到最恢弘的并非帝王琉璃霸气的九重宫阙,而是江湖剑客无不心往神怡的梨花宫!

永安,并非他帝王家一个的,而是鲤夏的天下!

“离陌,将这道宫书宣告天下。”

鲤夏安静的坐在高高在上的王座之上,红色的宫袍上折射出一丝凛然天威,俯瞰着座下黑压压一片来自各派的武林人士和朝廷百官。

对站在台阶上一名身材魁梧提着长刀的壮汉吩咐着,王座两侧,分别站着神情冷漠的篱笙和缡天。

“数年来,昏君酒色误国,朝纲腐败,天下哀鸿遍野,导致武林纷争不断,兵戈四起。

今日,我梨花宫经过一番努力,得已肃清天下!黎民得已安居乐业。缡天,篱梦屡建奇功,从今日起,缡天拜为梨花宫大祭司,篱梦为大护法,入住三尊殿。

天下大事皆由二人处理,不必再禀报本宫!宣读完毕。”

宫书刚一宣读完,低下百官流言四起,乱作一团,他们非议的是,这天下是君王说了算,还是她梨花宫说了算。

鲤夏慢敛衣裙站起,面对四下议论,她只是幽幽地说道:“天下算什么,我想要的是幻雪城。”

大家闻言惊恐,但是当他们抬头看到昔日幻雪城主那张冰如死尸的脸,所有的流言蜚语立即烟消云散。

终究有些事情总是要落到我幻雪城的头上的,就算是我并不想去面对。

从那以后,鲤夏经常去绝情殿找缡天玩,而他总是板着一副冰冷的脸。忙碌的处理着江湖上递交的各种快报,偶尔闲暇,两人会坐在一起聊天舞剑,对弈抚琴。

篱梦总是一个人呆在清心殿里,望着窗外盛开的梨花出神,偶尔呢喃自语:“看,多美的梨花,不知上阳城的海棠现在是否也会这样美。”

每当她出神已久之时,鲤夏就会悄然无声的从背后搂住她的腰,将她抱紧嬉笑的讲一些开心的故事,或是将她拉到庭院的梨花树下一起轻舞漫步,偶尔还会带些珍贵的食品前来一起共享。

转眼两年就过去了,三个人就这样平淡无事的快乐生活着,两年之内,鲤夏从未涉足过宫里任何政事,所有的权力,她都移交给了大祭司缡天。

篱梦生性凉薄,更是对这些没兴趣,她整天被鲤夏缠着,倒是游遍天下大好河山,食尽天下美食。

他们分别为宫主执行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艰巨任务,干净利落!

原本在幻雪城下属的众多门派,全部转投入梨花宫门下,从此,天下尽归梨花宫。

鲤夏那艳绝天下的王者之姿,成为天下人最崇敬的圣尊!

永安,这座华丽壮观的城池,大地的中心,帝王的盘龙之所。

然而,这座天下人仰慕的城池,所看到最恢弘的并非帝王琉璃霸气的九重宫阙,而是江湖剑客无不心往神怡的梨花宫!

永安,并非他帝王家一个的,而是鲤夏的天下!

“离陌,将这道宫书宣告天下。”

鲤夏安静的坐在高高在上的王座之上,红色的宫袍上折射出一丝凛然天威,俯瞰着座下黑压压一片来自各派的武林人士和朝廷百官。

对站在台阶上一名身材魁梧提着长刀的壮汉吩咐着,王座两侧,分别站着神情冷漠的篱笙和缡天。

“数年来,昏君酒色误国,朝纲腐败,天下哀鸿遍野,导致武林纷争不断,兵戈四起。

今日,我梨花宫经过一番努力,得已肃清天下!黎民得已安居乐业。缡天,篱梦屡建奇功,从今日起,缡天拜为梨花宫大祭司,篱梦为大护法,入住三尊殿。

天下大事皆由二人处理,不必再禀报本宫!宣读完毕。”

宫书刚一宣读完,低下百官流言四起,乱作一团,他们非议的是,这天下是君王说了算,还是她梨花宫说了算。

可是,当他们抬头看到昔日幻雪城主那张冰如死尸的脸,所有的流言蜚语立即烟消云散。

终究有些事情总是要落到我幻雪城的头上的,就算是我并不想去面对。

从那以后,鲤夏经常去绝情殿找缡天玩,而他总是板着一副冰冷的脸。忙碌的处理着江湖上递交的各种快报,偶尔闲暇,两人会坐在一起聊天舞剑,对弈抚琴。

篱梦总是一个人呆在清心殿里,望着窗外盛开的梨花出神,偶尔呢喃自语:“看,多美的梨花,不知上阳城的海棠现在是否也会这样美。”

每当她出神已久之时,鲤夏就会悄然无声的从背后搂住她的腰,将她抱紧嬉笑的讲一些开心的故事,或是将她拉到庭院的梨花树下一起轻舞漫步,偶尔还会带些珍贵的食品前来一起共享。

转眼两年就过去了,三个人就这样平淡无事的快乐生活着,两年之内,鲤夏从未涉足过宫里任何政事,所有的权力,她都移交给了大祭司缡天。

篱梦生性凉薄,更是对这些没兴趣,她整天被鲤夏缠着,倒是游遍天下大好河山,食尽天下美食。

第004章:命运轮回

一天夜里,我忙完政事,从绝情殿中缓慢的走了出来,也许是因为太累的缘故,我刚走到殿门外就觉得疲乏不已。

由于突然出现的梨花宫,我这幻雪城中热闹了起来,我又重新被拥戴上了灵王之位。

那些受了梨花宫迫害的生灵们,日日夜夜在城外哭泣。

那声音让我无法入眠,最后打开城门。

现在的幻雪城,很热闹。

看着在在城中嬉戏打闹的小妖们,我竟然不觉得吵闹。

就不动声色的坐在殿外的台阶上,左手撑着蓝汐剑,右手从灵狐的腰间的衣带上解下酒壶。

灵狐是我在雪山捡来的,我唤它雪凌,那时候它很小,肉粉色的眼皮盖着。

现在的它有一身漂亮的雪毛,还有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时刻都水汪汪的,让我看了忍不住心疼,想起她的小时候。

望着永安城的方向,我又想起了南风,那个短暂地陪了我三年的男子,对着铺满月光的空庭酣畅淋漓。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酒精和困意的催动下,陷入了恍惚之境,迷糊中看见满院的冰雪飘落,一名素衣冰清的男子从天而降。

温和儒雅的笑着,就这样降临在他的面前,他伸出手,眼睛直视着我,一步一步朝我径直走来。

那一刻,我内心深处感到有一团东西在快速消融。

“南风……南风……是你吗?”

我望着走过来的白衣男子,他扶着剑鞘慢慢站起身子朝她脚步凌乱的走去。

绝情殿外月光如水,他停在我的面前,痴痴的望了很久,眼泪早已在他眼眶里决堤。

那个让我夜夜碾梦难眠自甘堕落,那个让我变的冷漠残忍目空一切的男子,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再次回到这里。

在我喝得烂醉的时候。

他离开之前我从不喜这杯中之物,看到他夜夜在城墙孤独的饮酒,我还嘲笑他看不清世道浮沉,同是在这里,我竟然迷恋上了红尘醉酒的味道。

眼前的南风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双手主动拥上我的腰际,瞳眸里闪烁着喜悦之色,单薄的樱唇温柔的朝我低吻下去。

我近乎沉迷。

当双唇快要吻上的那一刻,刹那间清醒过来,猛的将头侧向一边,心中好像一株被冰冻的冰雕,纹丝不动的站着。

“不对,不是他,他身上不是这种清香。”

后来我从迷幻妖那里得知,那是迷幻香的味道,会让人迷失心智,沉醉不可自拔。

我竟然不知腰间的蓝汐剑已被他握在手中。

忽然间对面的男子口吐鲜血,一把冰刀狠狠的从背部穿透他的五脏。此时的我已经练成了幻雪神功的第六层,每一片雪花都会在我手里幻化成各种冰冷的利器。

当蓝汐剑重新握在他手上的那一刻,他以为我没有机会杀了他。

现在的我,早不需要倚靠蓝汐剑。

那名白衣男子一口鲜血喷出,溅的他白色的长袍上到处都是,胸口上的血液汩汩横流,他被眼前看到的景象吓的惊愕,疼痛的在月色下战栗着。

我记得他眼里的惊恐和不解,世人皆知我是依靠蓝汐剑才天下无敌。

“为什么要骗我!自找死路!”

他用剑指着指着我,慌乱的神情。冷俊的面孔上堆满着愤怒不安。对着我怒吼着。

“穆篱笙!你去死吧!现在蓝汐剑在我手上。宫主,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做到了……”

我只得无奈地叹息,下一秒他就变成了一具冰冻的冰雕。站立在我绝情殿的正中间。

他连死前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死,世人太过迷信蓝汐剑,其实那只不是是一把普通的兵器,随身佩戴,因为那是我娘给我的唯一信物。

我颤抖着手揭下脸上透明的人皮面具,一张清秀动人的脸苍白的浮现在月光下,干净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楚楚可怜的注视着我。

我不禁失声叫了出来:“落雪,怎么会是你”

我不敢相信我眼前所看到的,我没有理由相信。

最后我哑然,喉咙间梗塞无法出声,颓然坐在积满了厚厚白雪的台阶上。

我似乎看到了一千年前我娘亲的模样,当初她也是这样的看表情,只不过当初她面对的是她挚爱的人。

当时的我,只能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四目相对,却都愤怒的布满血丝。

而我如今面对的这个人,他是陪我一起征战兄弟,他曾说要陪我一起守护幻雪城。

这个从小就一直陪伴着我的小师弟,一直陪伴着我在我身边淘气给我惹麻烦的男子,此时却让我感觉很陌生。

我从落雪的记忆中得知了真相。

原来,从鲤夏的梨花宫开始出现的那日起,从南风离开幻雪城那日,一同走的还有落雪。

终日在城中季默,只看冰雪飘落融化的落雪一眼看到艳绝天下的鲤夏那天,落雪,就一眼喜欢上了他。

只是,她冰冷的让落雪丝毫不敢靠近,两年来,他只能借每次整理梨花宫的机会远远望着他。

美艳如鲤夏,聪明如鲤夏。她怎么会不懂落雪的心思呢?落雪是我身边的人,带着我熟悉的气息我当然不会发现。

于是鲤夏给了落雪一个任务,一个送死的任务。

盗得我的蓝汐剑就答应让落雪常伴左右,终日守护。

第005章:美男薄命

一日,他在为鲤夏打扫书房时无意间看到了桌上一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南风”二字,心中便妒恨起了南风。

他动用手下一切细作打听到了这个名字的所有过往。

五年之前,南风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温润善良,行侠仗义,一次路过北方时,在一片叫“岸芷汀兰”的竹林里偶遇一名神秘女子。

他又利用迷幻香得知鲤夏。

那时候永远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冰凉如水的眼睛,一身清雅的素衣长裙,骨子里散发出一丝冷漠。

那一刻,南风望着她圣洁的身姿,却丝毫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

他的心,彻底被她揉碎进她璎珞轻舞的仙境里。

不久后,他们慢慢熟悉,直到心心相印,不离不弃。

那一天,当鲤夏小心翼翼的揭下面纱时,他的世界,一片纯白,所有柔和的水光在他的心底汹涌澎湃。

她却告诉他,幻雪城主穆篱笙为祸苍生,专勾引美男吸其精气、食其心,幻雪城内妖孽恶灵纵横。

她要离开岸芷汀兰,去拯救苍生。

不能再与他相守。

她的爱,只能限于大爱,她的大爱,却作废了他所有的梦!

那一瞬,南风望着她绝美的容颜,恳求她留下,她依然那么冰冷决绝。

但是却甩开他的手,凌空朝竹林上飞去,纵身不见人影,南风追逐着她离去的方向一路狂奔,却始终不见半点踪迹。

那一夜,他喝了许多酒,一遍遍痛苦的喊着她的名字。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他数次醉倒在燕京城中各大酒馆里,许多次被店家哄了出来,醉卧在大街上。

一天,他醉醺醺的横躺在一条肮脏狭窄的小巷子里,头靠着墙,荒芜的长发遮住他俊美的面容,手中的酒壶放在嘴边,一种醉生梦死的景象。

正巧一名江湖术士途径此地,看了一眼他的面相,不由的冷吸一口气,心中默念:“痴生怨,怨生恨。此人魔性与生俱来,一旦暴发,天下必将有大劫难!”他无奈的扔下几枚铜钱,叹着气,摇头走去。

没想到日子不久,南风开始神情复苏,他清醒的告诉自己:所有的屈辱都源自内心无法割舍的深情。

既然无法走出这一场情劫,他也不愿再掉一滴泪!

鲤夏,你不是心怀天下吗?那么,就让天下人为我流泪,直到泪尽而死!

天下与我,你选择了天下,那么,就让我亲手毁掉你想要的天下!

那天过后,那个至情至性的温情少年,突然性情大变,他宁肯背负千古骂名,也决然的要朝着一条孤独的杀戮之途挺进!

他剑指苍天,面目狰狞的怒吼:我南风再也不相信什么爱情!我要做一个无情无心之人!天若逆我,我便灭天!

那一天后,他来到幻雪城,满城的雪花狂乱起舞。他以为我是鲤夏,的确,我们容貌上几乎是一模一样。除了在我眉间有一颗血红的胎痣。

因为我和鲤夏是我孪生的姐姐啊,她曾是那么的爱我,我们曾在同一个摇篮里面睡觉、一起练习幻术。我很怀念那个时候。

当爹和娘亲离去后,我的姐姐,鲤夏不久也离开了。

她说她要把这个世界变回她想要的样子,她让我把幻雪城给她掌管,我却不能,因为我是整个幻雪城灵力和幻术天赋都最好的。

她说她要让我后悔,我永远记得她走的时候的样子。

我眉间的红色胎记幻雪城里的巫祭说那是天劫,我永远活不到我娘亲和我爹那个年岁,但是漫长的三千年,我已经活得够久了。

那一天后,他以为我是鲤夏,才来到幻雪城,直到鲤夏的。

可是当鲤夏的梨花宫出现的时候,南风才会对我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却白害我痴想了三年,如今又是三年。

我对南风的感情,落雪在我身边他是最清楚不过了。

落雪原以为,自己假扮成南风的样子,用幻术加上迷幻香制造一场我和南风相遇的场景,便可以迷惑我。

夺取蓝汐剑。这样就可以夺得鲤夏的欢心。

甚至让她感动倾心于他,可是,他错了。

他以为我不会杀了他,落雪并不自信他的幻术可以将我迷惑住,就算是加上迷幻香。

但是他错了,他还是太小太天真,对于鲤夏而言,落雪只不过是一枚随时可丢的棋子。

而他的举动,又正好触动了我内心最深处压抑已久的绝望,波动了那颗弑杀苍生的心弦。

血液顺着落雪圣洁的白色往下汩汩横流,他的面容在凄凉的月光下疼痛的扭曲。

他的心,随着眼中的泪水沉沉的砸入冰冷的地面!

我不忍心,挥手解了他身体的冰冻。他的身体依旧发抖,灵力正从他的体内一点点流逝,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城主,你比我幸福,你还有人可思念。我好孤独,你知道?我还没有遇到爱情,哪怕是撕心裂肺……”

此时他的身体几乎要不可见了。

何以篱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何以篱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余生有你赐教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有你赐教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余生有你赐教第10章别惹我我、媚姐、谢彤、许正威,全都不约而同的望向辉哥,只听到他唯唯喏喏应着,“是!是……她在!您等等哈!”说完,辉哥朝媚姐招招手,“大老板找你!”媚姐赶紧的过去接了手机,按在耳侧,“大老板,是我……哦,哦,好的,没问题,我包管您满意!”讲完电话,媚姐将手机放回辉哥面前,辉哥打量着她说,“大老板说,齐总要回酒店了,明天一大早和他去成都看工地。”当着我们的面说这句话,他用意何在?我垂眸思索着。“嗯,大老板刚跟我说他后天上午回来,晚

  • 小说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第10章黑暗中,我被两个陌生男带走之后,沈琛没有再说话,他安静的坐在一旁,我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我怕他会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举止。主要是我心有余悸,他刚才的那句威胁效果俱佳,我没有理由不搁在心上。有本事掌握别人命运的都有恃无恐,而被人掌握命运的兢兢战战,惴惴不安。我恰恰就是后者。车子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我在庭院下的车,抬着头望去,这栋房子我记得,是上次来的,应该是沈琛住的地方,不过是不是他的家就不知

  • 小说小医师的人生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小医师的人生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小医师的人生第10章当然不敢其实曹子扬知道,那是白春妮矫情,实际上他已经非常小心,力度控制的非常好,绝对不会弄痛,但白春妮那么说,他还是放慢了手脚。好不容易拆完绷带,接着把旧药卸下,曹子扬舒了口气,立刻从药箱拿出在家和好的新药敷上,再用新绷带包扎好说:“复原的很不错,再敷一次就好,前提是别湿水。”“没问题啦,谢谢啦,我给你去拿钱哈。”说着,白春妮进了房间,留下脸红耳赤的曹子扬,而且进去了白春妮就再没有出来,过了不久在房间里用发嗲的声音喊,“子

  • 小说试婚总裁:boss,太强势!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试婚总裁:boss,太强势!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试婚总裁:boss,太强势!第010章:放弃吧,她已经嫁人了于此同时,咖啡厅里的安晓晓,面对对面男子的逼问,却有些头疼了。“沈亦寒,我说了,瑶瑶她身体不舒服,已经睡了,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安晓晓扶额,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高大帅气的男人。名叫沈亦寒的男人,却眉头紧皱,语气着急,“我都听到了,晓晓,瑶瑶他分明是在叫救命,你却说她睡了?她怎么怎么了?你有什么在瞒着我?”安晓晓头疼的道,“你听错了,我跟瑶瑶什么关系?如果她出事了,我怎

  • 小说余生有你,一世欢喜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有你,一世欢喜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余生有你,一世欢喜第10章给不了你性福地下停车场。停泊着顾余生那辆霸气的黑色迈巴赫。三人上了车,屈北开车。方小糖紧捏着手里的户口本,一双微红的水眸,落在车窗外。迈巴赫缓缓启动,汇入了车水马龙的马路。眼前不断闪过车影,方小糖脑海里也不断闪现过傅子仁那张阴邪的脸。手指颤抖着抚摸着锁骨的位置。被傅子仁咬过的位置,隐隐泛着疼。可恶……方小糖屈辱的微微咬紧了唇瓣。傅子仁这个混蛋,明明已经出轨了,怎么能对她做出那种事……眼眶炙热了一下。方小糖紧紧咬

  • 小说热辣新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热辣新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热辣新妻010:哪个有你身材好云卿舔了下淡粉的唇,把包扔进房里,转身拿过卡,边折断边看着眼前一身掐腰套裙包裹好身材的女子,“从刚才你就一直在观察我,秘书?是已经爬了他的床还是正打算爬?不用看了,我比你漂亮,你也就是被他睡几次的命,惊讶什么?没人告诉过你他的正宫不是省油的灯吗?”LISA怔住,盯着这个慵懒在笑的漂亮女人,张嘴多次却不知说什么,青着脸色转身走了。云卿靠着门框,低头看箱子,她用了五年的杯子,她很喜欢的抱枕,她看书时必戴的耳机……都是很细

  • 小说倘若余生只爱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倘若余生只爱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倘若余生只爱你第010章一起吃饭因为我们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里安静的可怕,我看着一直在忙文件的傅先生,有些尴尬。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看来这话不是骗人。他不光声音好听、人帅气、就连工作的样子都很有魅力。傅一鸣,我记得傅先生在医院给我的名片上就是这个名字。“安小姐,你来我这里就为发呆?伤口好了吗?”他好听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该有的沙哑。这样子多半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喝水的缘故,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顺手就开始帮他倒水。直到他将我递过去水喝

  • 小说吴警官,余生请多指教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吴警官,余生请多指教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吴警官,余生请多指教(十)搬家“喂,你们知道吗,老大那个绯闻女友太厉害了!“刑侦大队办公室里,刚给犯罪嫌疑人做完笔录走进来的刑警许柯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开始在办公室里散播八卦。“哦?怎么了?说来听听。“一听到是吴煜的八卦,大家伙都放下了手中的伙计,侧耳倾听起来。“之前老大在中山小区停车场偶遇一个吸了毒产生幻觉的嫌疑犯,头儿下车和嫌疑人对峙,她开着头儿的悍马帮助头儿对那嫌疑犯进行围追堵截,帮了老大大忙!而且,最早的那通报警电话也是她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