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最新章节

2017/12/3 19:02: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第一章 医院相亲

  引子

  从民政局走出来的时候,季若愚看着手中的红本本,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就嫁了?

  陆倾凡已经去开车了,季若愚站在原地,思索半天还是掏出手机来拨通了好友喻文君的电话。

  “文君,我和陆倾凡领证了。”

  话语一落,清晰地听到那头传来一声不知是喷水还是喷饭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呛咳,最后就是一声惊呼,“季若愚你疯了吧?你们才认识多久呢?你不过相个亲,有没有必要这么马上就把自己赔进去?”

  见季若愚不答,喻文君的声音马上又从电话那头传来,“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

  季若愚看着陆倾凡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对着电话那头的喻文君说道,“改天吧,我再打给你,先这样。”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陆倾凡的车子已经停在自己的面前了。

  坐上车去之后,侧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总觉得那么不真实,明明一个星期之前,两人还是陌生人,就因为一次相亲,而现在,他已经是自己的丈夫,而刚刚放进包里的红本本上头,已经有了他的名字。

  事情还得从一个星期之前说起,那是季若愚两年以来第一次踏进医院。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还有人能把相亲地点定在医院里的。正常人谁会把相亲地点安排在医院?

  托从小身体还不错的福,季若愚长这么大没来过几次医院,所以对这个陌生的、充斥着病菌和消毒水味道的场所并不熟悉。

  手机里的短信上,是文君传来的关于这次相亲对象的资料,除了姓名和供职单位之外,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季若愚有些一头雾水,皱眉片刻还是拨通了喻文君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那头的喻文君声音有些鼻音,朦朦胧胧好像刚睡醒的样子,起床气使得她语气有些不悦,听着这电话的确是季若愚打过来才会有的专属铃声,直接就埋怨起来,“季若愚小姐!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扰人清梦是要被凌迟处死的!”

  喻文君是季若愚多年的好友了,对于自己这老友那如同蝙蝠一般的习性,她是再熟悉不过了,毫不客气地回道,“已经下午两点半了,睡到这个时候还不醒的人,才应该凌迟处死吧?”

  喻文君疑惑地嗯了一声,然后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上头的时间的确显示两点半整整的,于是轻描带写一笔带过了自己赖床的事实,直奔重点,“说吧,什么事儿?”

  季若愚抬起头来,电话贴着耳边,眼睛看着这幢高大的建筑,上头一个大红色的十字,长顺人民医院几个字矗立在楼顶上,昭示着这幢建筑的工作性质。

  “我想请问下,相亲地点安排在医院算是个什么事儿?还有,除了姓名和职业,我连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这叫我怎么找?难不成……我去门诊挂个号?”

  这的确让季若愚有些困扰,她生平第一次默认自己沦为大龄女青年的同时,第一次准备相亲,但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眼下这么个情况。

  于是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好友,兼此次相亲的中间人,也就是喻文君小姐了。

  那头文君语气义正辞严,“知足吧你!谁让你忽然来兴致急着要相亲?我手头也没货啊!这个还是托我爸的朋友物色的,人品相貌没得挑,你就主动点,自己想想办法呗,实在不行,就去挂个号,乖!先这样,我接着睡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挂了。”

  话语一落,喻文君就果断挂掉了电话。

  季若愚听着电话那头忽然断掉的嘟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自己这个老友……也算是个奇葩了。这么多年感情,就这么把自己给打发了?

  无奈归无奈,季若愚终于还是走进了医院门诊大厅去,因为现在才刚到下午的工作时间,所以门诊大厅的人并不多。

  季若愚还真鬼使神差地走去挂号,只是应该挂哪个科室的,她却是有点懵了,自己压根就没病,只是眼下看来,没病还来医院挂号,倒还是真的有点神经病了。

  又翻出手机看了一眼喻文君先前发过来的消息,“陆倾凡,三十岁,长顺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你就明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去看看吧,那时候他正好午休快结束要上班了,聊得顺再说,聊不顺,反正他马上就要上班了,你也就可以趁机开溜了。”

  她还倒真是替自己想得周到。看着这信息,季若愚无奈地笑了一下。

  “请帮我挂肝胆外科陆倾凡医生的号。”说着,季若愚已经从包里拿出钱包来,准备付挂号钱。

  “今天陆医生不坐诊,你挂肝胆外姜主任的吧。”工作人员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之后抬起头来对季若愚说着。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坐诊?那……

  “那怎么办?我是来找陆医生的。”季若愚眉头已经皱了起来,里头的工作人员朝着季若愚多看了几眼,然后就说道,“那你去住院部看看吧,陆医生应该在。”

  “好的,谢谢。”季若愚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

  住院部,住院部。季若愚心里念叨着,看了一眼门诊大厅的路牌。

  沿着门诊大厅往后,就可以通往住院大楼了,只是在走向住院部大楼的路上,她忽然顿足下来,门诊大厅的公示牌上挂着众多门诊医生的照片。阅读163shenghuo.com

  照片都是一样的浅蓝色作为背景颜色,每个医生都身穿着白大褂笑得温和。

  季若愚很快就在这牌子上找到了陆倾凡的名字,照片上的男人一张年轻英俊的脸,若不是已经得知他的年龄的确是三十岁没错,还真没办法相信照片上这男人已经而立之年。

  而下头对于他的履历,倒是让季若愚有些吃惊起来,毕业于复旦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本硕连读,然后在美国霍普金斯医学院攻读博士。

  虽然季若愚对于医学这些并不太了解,但是还是知道一些的,但是美国那些个院校……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看来文君奇葩是奇葩了点,的确是不说假话啊,还真跟她刚才电话里说得那样,人品相貌没得挑的。

  季若愚在这公示牌前驻足片刻,便朝着住院部走去。

第二章 初次见面

  长顺人民医院是市里规模最大,设备最全面的医院,住院部的大楼修得很是气派,若不是楼顶悬着的那个红十字还有住院部三个大字的话,倒像是那些高耸的商务写字楼一般。

  一走进住院大楼,便闻到了那股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好些患儿被家长抱着,举着吊瓶在散着步,手上扎着针头,有的甚至扎在头上,看上去让人有些心疼。

  肝胆外科在五楼,看了一眼一楼的各科指示牌之后,季若愚就走向了电梯,原本一直平静的心情,在跨进电梯的瞬间,忽然就变得有些忐忑紧张起来。

  毕竟是自己从没经历过的事情,并且还被安排在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方。

  “叮,五楼到了。”

  就在季若愚还在心中忐忑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开了。

  原本电梯里就熙熙攘攘挤了好些人,季若愚一边说着借过一边朝电梯外走。

  一走出电梯,转头就看见了四个大字,肝胆外科。

  除此之外,还看到的就是走廊上,走着的零零散散的几个因为肝胆疾病而黄皮寡瘦的病人们,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看着他们发黄的脸色,还有甚至眼白都变得有些黄的病态。

  医院真是一个……让人压抑的地方。

  季若愚感觉着这医院里似乎无处不在的压抑气息,只想赶紧完成这次相亲,于是加快了步子,朝着肝胆外科病区里头走去。

  护士站有几个护士在那里,忙碌着手中的工作。

  “你好,我想找陆倾凡,请问他在吗?”季若愚走了上去,朝着一个看上去年纪大些的护士问道。

  这护士原本大概是在忙着什么的,听到她的声音抬起头来,“你是哪床病人家属?”

  这护士问了季若愚一句,季若愚看到这护士的工作牌上写着她的姓名和职位,姚玲,护士长。

  病人家属?季若愚愣了片刻,“我是他……我已经和陆医生约好了。”

  总不能直接说相亲对象的吧,季若愚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回答着。

  这护士长显然手头还有事情要忙,听了季若愚这回答,也就没再多问,“陆医生还在手术,你先等一会儿吧。”

  姚玲说完这句,又多看了季若愚两眼,想着她刚才欲言又止,而且看上去季若愚温柔婉约,气质很好的样子,不由得想到……这会不会是陆医生的女朋友?

  说起来,陆倾凡倒算是长顺人民医院的传奇人物,毕竟三十岁就能得了副主任医师这个职称的,恐怕放眼整个市里所有医院,也是找不出第二个的,而且还是肝胆外的一把刀,慕名而来的病人不在少数。

  只是他似乎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所以尽管他在长顺已经工作两年时间了,对于他的情况,同科室的这些护士们知道得也是少之又少,不仅如此,恐怕就连一起共事的医生,都并不了解他。

  季若愚已经走到一旁去,走廊上有着病人推着输液架走着,墙壁上挂着的都是些肝胆病的图片,还有一些腹腔镜手术的图片,下面写着腹腔镜手术和传统手术相比的优势和好处。

  因为职业关系,季若愚向来对文字就比较敏感,不自觉地就已经开始阅读下边的文字。

  “你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忽然一个声音就这么在旁边响起,声音倒是好听,但季若愚还是有些被吓了一跳,一偏头就看到一个高挑的男人站在旁边。

  什么时候出现的,她也没发现,只是看着那张脸,却是认识的,方才在公示牌上头已经看过他的照片了。

  “陆倾凡?”季若愚确认了一句。

  眼下的这个男人,和公示牌上照片里还是有些许不太一样的,没有白大褂,倒是一身浅绿色的手术衣穿着,头上也带了手术帽,只是口罩已经摘掉了。

  显然是手术刚结束的样子,他比照片上看上去要更瘦一些,眼睛很深邃,只是也没有照片上的笑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冷静的样子。

  他淡淡地点了点头,刚下手术,一回到科室护士长就告诉他有人找,循着护士长所指过来,就看到走廊上的这个正对腹腔镜手术认真阅读着的女人。这才猛地想起来,的确头一日朱凯是和自己提过这件事的。

  “……”季若愚不知道应该接下去说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而已,但给她的感觉却像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那么,该如何说呢?我是被介绍过来的相亲对象?

  这种话,季若愚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你吃过饭了吗?”

  就在季若愚还在纠结着应该如何说,或者还是直接道别的时候,陆倾凡这样问了她一句。

  “什么?呃……我吃过了。”季若愚点了点头,伸出手去,“季若愚。”

  陆倾凡的手掌干燥而温暖,手指修长,指甲剪得很干净,是很漂亮的一双手,都说外科医生的手就是生命,看上去的确不假,他这手,恐怕是很多女人都得自叹不如。

  “不介意的话,陪我再吃个饭吧?”

  他的语气并不强硬,可是却让人有些难以拒绝,季若愚也不打算拒绝,本来,这医院就不是什么相亲的好地方,而且,他大概是因为手术到刚才才结束,所以连午饭都没吃吧。

  见她点头,陆倾凡朝着走廊的那头指了指,“先去我办公室坐坐吧,我换个衣服就出发。”

  季若愚被他领到办公室去之后,他便去换衣服了,季若愚无聊得很,打量着这办公室,倒没有多豪华,书柜里头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一个一个的文件夹,还有很多医学方面的书,书桌也很是整洁,只有几本医书放在上面。

  都是原文的,季若愚英文倒不算差,但随手一翻,上头的那些专业术语的词条,依旧是看得季若愚一头雾水。

  好在陆倾凡换衣服的时间并不算久,就在季若愚刚开始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他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好了,我们走吧。”他的语气很是自然,声音磁性听上去很舒服。

  脱下手术衣换上便装的陆倾凡看上去很不一样,原本就是挺拔颀长的身姿,现在穿着一身白衬衣,卡其色的工装裤,没有打领带。

  季若愚回头看他,多打量了几眼,便随着他一起走出办公室去。

  医院附近倒是有餐厅的,只是都是些速食之类的,季若愚对这倒无所谓,只是陆倾凡已经去开了车过来。

第三章 个人简历

  西餐厅里头,放着好听的钢琴曲。

  对面坐着的男人,正在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动作看上去很优雅,季若愚想,或许可以说……很专业。

  他每切下的一块牛排,感觉都跟刚才切下的,无论大小还是形状,都相差无几。

  气氛有些尴尬得快要凝固起来,他不说话,季若愚也就不知道要如何开头。

  “这个……这是我的个人简历。”

  一张纸被推到了陆倾凡的面前,而他原本切着牛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男人抬起头来看她,然后用餐巾擦了擦嘴,眼睛中终于是有了些感兴趣的神色。

  “季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应该是在相亲。”陆倾凡看着季若愚,这样说着。

  的确是在相亲没错,但是季若愚还是有一些赧色,她点了点头,“是的……”

  然后,陆倾凡的眼神朝着桌上的简历扫了一眼,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这是相亲,不是面试,简历算是个什么情况。

  “因为我从来没有……”相亲过,这三个字终于是没有说出来,季若愚看着这男人眼中的神色似乎变得兴味,就更觉得有些难为情了,“对不起……”

  从来没有什么?从来没有相过亲么?这女人……倒是有点意思,陆倾凡的眉梢不动声色地挑了一挑,眼睛一目十行地草草扫了桌上那张简历一眼,倒还真是张正规的简历。

  简历上头的证件照,女人脸上的笑容温婉。

  季若愚,二十五岁,目前供职于某杂志社……

  “不知道季小姐有没有什么要求。”陆倾凡问了一句,毕竟现在的相亲女,多少都是有些要求的,有车有房,父母双亡,之类之类的。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她职业还算体面,供职的杂志社在市里头也是有点名气的,而且样貌虽说不得绝色,但也算温婉可人,年龄的话……虽然的确是算得上晚婚,但不至于到大龄未婚女那么严重。

  所以,自然而然,陆倾凡心中的想法很简单,这样各方面条件算不得顶好,但都还算不错的女人,通常应该是要求比较高的。

  只是面前的女人只是朝着他看了一眼,然后轻轻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终于说道,“以结婚为目的的。”

  季若愚说这话的时候,朝着陆倾凡看了一眼,并没有从他眼睛里看出什么情绪来。

  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好。”

  “好?”这算是个什么答案……季若愚不由地疑惑地反问了一声。

  陆倾凡将牛排的盘子推到了一边,靠到椅背中,“如你所见,我工作很忙,没有太多的时间恋爱,而且年纪不小了。所以你的这个要求,我接受。”

  似乎比想象中要顺利,走出西餐厅的时候,季若愚还有些懵懂,只是却始终没有弄明白,陆倾凡那个“好”究竟算是什么意思,是同意以结婚为目的,还是同意结婚?若是后者……那么自己岂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向对方求婚了?

  她还站在西餐厅门口发呆想着刚才的事情,陆倾凡已经将车开过来了。

  他开车送她回去,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在季若愚准备下车的时候,陆倾凡向她要了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拨通之后将电话还给了她。

  连着两天,两人都没有联系,这件事情,仿佛就这么石沉大海一般,季若愚被单位安排出去出差,为时三天。

  就是在临近的城市,第三天结束工作,坐了班车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回到家里,父亲已经如往常一样喝醉了,房间里传出他大声的鼾声,而齐美云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自幼父母就离异了,这齐美云是父亲再娶的女人,季若愚和她之间,倒谈不上和睦或者不和,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两人每日的对话平均下来,一天不到五句。

  就是那么井水不犯河水地生活着。

  “齐阿姨。”她叫了一声,眼睛却是已经捕捉到了客厅靠墙放着的行李箱,那是自己的箱子,季若愚认了出来,而原本应该在客厅里的一张书桌,已经不见了。

  齐美云的眼睛不冷不热地扫了季若愚一眼,“今天你爸和你妈通过电话了,她说那边已经在帮你准备了,过阵子就会过来接你,小予也快高考了,忙着复习,我把你房间腾出来给他了,你就去你那个朋友家先住几天,等着你妈来接你,你也就可以去过好日子了。”

  季若愚的眼神很是平静,似乎这一天她早就已经料到了,原本她从小就是判给母亲的。

  听着齐美云这不冷不热却带着些讽意的话,季若愚只是朝着父亲卧室的门看了一眼,然后便走上去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承蒙照顾了。”

  季若愚说了这句,声音有些沙哑。

  齐美云面色不变,看着她拿过行李,唇角挑起了一抹笑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恍然大悟道,“喔,对了,家里的钥匙你也留下来吧,反正你马上也要出国了,用不着了。”

  季若愚心中有些发闷,但还是从包里摸出了钥匙,最后朝着父亲卧室的门看了一眼,这件事情……大概他也是默许的吧。

  提着行李箱走出小区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十点了,想来想去,只能打给文君,只是文君那一头却是无法接通,刚一挂断,就有电话进来了,看着屏幕上头带着纽约区号的长串电话号码,心中忽然有些烦躁,直接就按了拒接。

  陆倾凡赶到的时候,她坐在台阶上,身边除了行李箱之外,已经放了好几个空掉的啤酒罐子了。

  原本他都已经打算睡了,就接到了她的电话,语气中有些哭腔,又带着些许酒意,结结巴巴地大着舌头,叽叽咕咕地一个人吐着苦水,说着继母把自己赶出来了之类之类。

  陆倾凡倒是没有不耐烦,认真地听着她的埋怨,只是听到她现在一个人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他才有些急了,但还是好歹听出来了,她说是在她家小区门口。

  因为送她回来过一次,所以还算轻车熟路。

  陆倾凡还穿着睡衣,从车上走下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台阶上的季若愚。

  她有些喝醉了,小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她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摇摇晃晃,离得很近,陆倾凡可以闻得到她身上啤酒的味道。

  季若愚抬起脸的时候,陆倾凡看到她的眼睛有泪光,说话时鼻音很重,有着些哽咽,伸出手去拽了陆倾凡棉质睡衣的袖子,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第四章 嫁给我吧

  “那你嫁给我吧。”

  季若愚只记得当时陆倾凡对自己这样说了一句,而她明明就不胜酒力,被酒精弄得头昏昏沉沉的,所有的悲伤似乎都被放大了。

  被按进他怀里的时候,季若愚闻到了他身上有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而且很温暖。

  或许是酒精作祟,或许是贪恋这温暖。

  若愚鬼使神差地就点了头,浓重的鼻音从他怀里发了出来,“好。”

  这便是陆倾凡的求婚了,季若愚想想,觉得这应该不能称为是求婚。

  “今天上班么?还是回家休息一会儿?”陆倾凡一手扶着方向盘,转过头来问她。

  他的声音将季若愚从思绪中扯了回来,休息?是了,昨晚喝醉成那样,被他送到酒店开好房间之后,他什么时候走的自己都不知道。

  今天一早又被他接到民政局来,不得不说,陆倾凡做事是雷厉风行的,到现在,她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自己的行李箱现在都还在车后座上。

  因为昨天才出差回来,今天她是可以休息一天的。

  “喔,我……我今天休息。”不知道是不是车里头冷气开得太小的缘故,季若愚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

  陆倾凡抬手看了一眼手表,“那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再去医院。”

  “回去?”季若愚愣了片刻,转头看向陆倾凡,他脸上表情如旧,平淡沉静,车子正好开到路口的红绿灯处停了下来,陆倾凡转过脸来,“嗯,正好把你的行李收拾收拾,柜子我昨天晚上已经腾出来了。”

  看着她回不过神来的表情,陆倾凡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片钥匙来,“既然已经登记了,就是我的合法妻子,自然是要和我住在一起的,这是我们家钥匙。”

  季若愚觉得,自己拿到那红本本的时候,都依旧有着些许不真实感,可是当陆倾凡将那片钥匙放在自己手里的时候,还有那一句“我们家钥匙”,真实感却是如同潮水一般铺面而来。

  当多年以后,季若愚想到这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问过陆倾凡为何当时就那么突然地决定娶她,陆倾凡的回答是很简单的,“我需要一个妻子,而你当时又那么可怜。”

  虽然这只是陆倾凡的玩笑话,但季若愚一直庆幸当时他把自己按进了怀里,若不是那恰到好处及时的温暖和当时的酒意,或许自己,就不会与他有交集了。

  陆倾凡开车进小区的时候,若愚这才注意到,这是市区不错的地段和楼盘,想必房价不低的,她从没想过要嫁个有钱人,但是眼下大抵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

  好在陆倾凡不知道她心里这个比方,不然被当做死耗子的他,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楼层在十八楼,小三居。

  房子被收拾得一丝不苟,也不知道是有专门的打扫阿姨还是陆倾凡自己做的,总之,医生都有点洁癖,这话倒是不假。

  装潢都是现代欧式风格的,色调偏冷,客厅五十二寸的大液晶电视挂在墙上,电视墙同时也是一面照片墙,挂着好些小相框,只是上头的照片让若愚有些讶异,竟然全是一些手术的图片,看上去血淋淋黏糊糊的器官,红的绿的……若愚觉得眼睛都有点发花。

  黑色的真皮沙发,白色的茶几,餐桌也是白色的。

  陆倾凡帮她把行李箱拎了进来,“那边是卧室,衣柜已经收拾出来了,这边是书房,厨房冰箱里有吃的,困了就先睡一会儿,我中午回来接你吃饭。”

  若愚转头去看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男人已经俯身上来,唇柔软地印上她的额头,瞬间有些呆住了。

  陆倾凡自然是看出来了面前这个小兔子一样的女人,显然已经被这一系列的事情弄得有些懵了,那一脸受了惊吓的茫然样子。

  毕竟他们这已经算不上是闪婚了,明显已经到了迅雷不及掩耳婚的地步,“好好看看包里的红本子,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适应过来。”

  说完,陆倾凡已经从鞋柜上抓起钥匙,转身走出了门去。

  “合法夫妻……”陆倾凡离开之后,季若愚喃喃了一遍这个词,终于是听了他的话,将包里的结婚证掏了出来,反反复复地看着。

  陆倾凡猜得倒是没错的,季若愚这样的女人,冲动起来的时候似乎比什么都大胆,真正木已成舟了,就有些回不过劲儿来,半天找不准自己的位置。

  自己和他才见过两面,认识不到一个星期……

  拖着行李箱走到卧室去,在她的想象中,男人的房间应该不可能整洁成这个样子,被套和床单都是浅灰色的,床头柜上一边一个台灯,衣柜是嵌在墙壁里的壁橱,有一扇门已经打开,里头空空的,只有角落里头放着几粒樟脑丸。

  这也算是拎包入住了吧……若愚心里想着,已经蹲下身去打开行李箱,包里头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上头喻文君的名字和她一张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照片跳动着。

  “季若愚!你给我好好说清楚了!”刚接起就听见文君那边几乎算得上是咆哮的一声。

  “我自己也还有点懵……”若愚说着,已经将电话夹在肩膀上,手中开始慢慢地整理起自己衣服来。

  “你还懵着就跟人领证去了?有没有那么恨嫁啊?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喻文君的口气似乎有些不客气,但这么多年朋友,若愚最是了解她,她越是在关心的时候,嘴巴就越是不饶人。

  她将事情的大概讲给了喻文君知道,那头也默了。

  过了一会儿,若愚见她还不答,问了一句,“文君,你在听么?”

  那头的喻文君啧啧了一阵,“看不出来……这男人趁人之危诱拐良家少女都能弄得这么浪漫。”

  浪漫?哪里浪漫了,他穿着睡衣她一身酒气,很温暖倒是真的,毕竟那个时候,她的确是觉得有些无助。

  “所以你就是为了不想移民才急着相亲?你妈要知道你就这么扯证了,非得疯了不可!”喻文君这话让若愚自己也有些头皮发凉,的确……这事情压根就是突然起意,但是倒和她的初衷没有相差太远。

第五章 入住新家

  母亲移民多年,可是她却是在国内长大的,她不是个跳脱性子,对于重新适应一个新的大环境,朋友、工作一切重新开始,这种事情,她不想去尝试。

  所以自从得知母亲想让她也移民过去这件事之后,就马上想到了相亲,结婚可以推后移民排期,或者也可以打消母亲这个念头。

  季若愚和她母亲的关系,喻文君是清楚的,虽然常年不在国内,但是她的威压,却时时刻刻都在,说起来,这恐怕是若愚长这么大和她对着干最严重的一次了,虽然统共也没几次。

  “只是你那继母也太过分了一点,就这么把你轰出来了?你爹都没反应么?”

  若愚没有回答喻文君的话,听着那头的沉默,文君知道她不愿再提,也就不再问。

  “我现在总觉得有点不真实。”若愚将一件件的衣物叠好放到衣柜里,对着电话那头的文君这样说了一句。

  “我也觉得挺不真实的,你说,那陆倾凡条件也不差啊,就这么草率和你领证了,多亏啊!他不会生理有什么问题吧?或者心理?”

  喻文君的嘴从来都是损的,从她嘴里蹦不出什么好话来。

  “你少损我点能死?我和你说,我是真懵,到现在我都没缓过劲儿来,他才刚走,我总觉得我跟一拎包入住的租客似的,而且这里还只有一张床,我是真心不知道怎么办了。”

  若愚看了看身后那一米八宽的大床,脑中更是乱成一团。

  “你在哪?他家?”

  若愚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也算得上是我家了,他把钥匙给我了。这房子干净得我把箱子拖进来都觉得是种罪恶。”

  这话是真话,若愚拖着箱子进来的时候,的确是小心地看了一眼,滚轮上有没有什么泥土或者沙砾之类的东西落在地板上。

  “要不要我过来接你?”喻文君问了一句,看了看手表,才十点多钟,这恐怕是自己最早起床的一次了,要不是刚才季若愚那电话里头的消息太过震撼,她估计现在还在床上窝着。

  若愚想了想,现在都已经十点,陆倾凡再过一会儿应该也就回来了,“还是算了,他等会就回来了,改日再见吧。”

  喻文君在那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瞧你这刚领证就已经一副小媳妇儿样了,我可和你说清楚了,你这不是什么合租,也不是什么谈恋爱,可以说不租就不租说拜拜就拜拜,你这是结婚,受法律保护的。”

  若愚点了点头应着,“我知道,结婚证上公章都印着呢。”

  那头的喻文君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没想过你在这件事情上会这么冲动,不过既然木已成舟了,你就好好想想今后的日子,婆媳关系夫妻生活什么的,既然结婚了,自然是一个也跑不了的。这可不是可以说拜拜就拜拜的事儿,若是不成了,你那户口本上婚姻栏上头,就是黑麻麻两个字儿吧唧上去,离异。”

  喻文君说到离异两个字的时候,语气都沉重了几分。

  季若愚终于是皱起眉头来,升高了几个音量对着那头没好气地说道,“你那损嘴就不能积点德?我这领证第一天呢,你和我说什么黑麻麻!”

  喻文君在那头笑,“行,我不说了,这两天找个时间出来坐坐,到时候再详谈吧,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喔,对了,提醒你一句,若是不想那么快当妈,今天晚上记得让他用那个!”

  若愚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挂断电话之后,心中也开始有些忐忑,看着这一米八宽浅灰色床品叠得整齐的大床。

  什么事情都可以慢慢适应,可是这事儿……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她适应啊。

  她夏天的衣服统共也就那么一个箱子,齐美云只给她清了夏装出来,冬天的衣服还是在那边房子的,等着天冷了,估计还得再过去一趟才行。

  清理好了衣服,都叠进了衣柜里头,她也不习惯乱翻东西,走到客厅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原本是想看看电视的,只是眼睛却总是会不自觉往电视墙上挂着的那些红红绿绿的内脏照片瞟过去。

  于是只能作罢,看来以后若是自己想能好好地看看电视,还真得花上一些时间对着这些肝啊胆啊做上一番心理建树才行。

  坐了一会儿之后,昨晚喝了些酒的那些昏昏沉沉的劲头似乎又上来了,朝着真皮沙发上歪了歪,没过多久,季若愚就缩成一团睡了过去。

  大概是的确有些困了,沉沉地睡了过去,而刚才放在陆倾凡卧室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好几次她都没有听见。

  陆倾凡一边开车一边疑惑地听着手机,那头始终是无人接听,她去哪儿了?怎么不接电话?

  这已经是他拨的第三次了。

  “行了,开车就别打电话了,我就是过去看看这姑娘的品行样貌,还能吃了她不成?用不着事先通知。”

  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模样,很是精明干练的样子,也很有气质,一头齐耳的短发,显得很精神,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皮肤白皙,眼大鼻高,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漂亮的。

  范云睿手中捧着那红本子,看着上头的照片,再看着下头的名字,“季若愚,大智若愚,倒是个好名字,看来父母倒像是有学问的人,小凡,这姑娘父母是做什么的?”

  似乎长辈都会对对方的家庭背景感兴趣一些,只是陆倾凡有些无奈,他自己也不知道……眉头稍蹙了一秒,脸上就有了些笑容,转头过去,“你等会自己问她吧。”

  四两拨千斤,推得倒是轻巧,只是范云睿也不恼,看着手中的红本本越看也就越欢喜起来,“我只知道老崔的确是和我说了,老喻家闺女的朋友要和你相一眼,还真没想到,我儿子竟然这么快就把人姑娘给娶回来了。听这名字家里父母就像是有学问的,大智若愚。长得也温温婉婉的,像是个好姑娘。”

  陆倾凡笑了笑,“那你都已经慧眼识英雄地看出来了,我就掉个头送你回医院去?”

  范云睿听着他这话,笑骂道,“臭小子,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娘!”

  只是刚这么说出一句,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变了,眼眶微微泛红起来,“我们小凡也终于是大人了。”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午夜契约 或 一纸情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女总裁的顶级高手 叶轩 许静】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女总裁的顶级高手叶轩许静】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女总裁的顶级高手主角:叶轩、许静目录预览:第一章冰山总裁未婚妻第二章欢喜冤家第三章剽悍的未来岳父第四章暗影归来第五章女人心海底的针第六章孙小雨的心思第一章冰山总裁未婚妻清晨,柔和的阳光透过窗台洒在叶轩的房间,叶轩才慢慢的穿上衣服裤子,舒展了一下筋骨道:“老妈也真是的,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就突然冒出一个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来!”“先去银行取点钱,这见未婚妻总不能够太寒酸了。”哼着军歌出门,叶轩慢悠悠的走向旁边的工商银行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蚀骨危情 沈修瑾 简童】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蚀骨危情沈修瑾简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蚀骨危情主角:沈修瑾、简童目录预览:第一章送她进监狱第二章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第三章出狱第四章撞见偷情第五章惹祸上身第六章许久不见不打声招呼吗第一章送她进监狱“不是我,你相信我。”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权力巅峰 柳擎宇 苏洛雪】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权力巅峰柳擎宇苏洛雪】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权力巅峰主角:柳擎宇、苏洛雪目录预览:第1章被架空的镇长第2章单打独斗第3章赤膊上阵第4章危机重重第5章冠冕堂皇的理由第6章强势镇长初露锋芒第1章被架空的镇长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的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关山镇。镇长办公室内。柳擎宇静静的坐在镇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镇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委组织部的一个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镇的。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冥婚挚爱 萧雨 贾凤澄】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冥婚挚爱萧雨贾凤澄】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冥婚挚爱主角:萧雨、贾凤澄目录预览:第1章怨偶阵下的震动第2章阴阳宅第3章四角游戏请鬼第4章他成了我的鬼夫第5章404没人住第6章不靠谱小道士第1章怨偶阵下的震动当我醒来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被绑架了。我被捆在带着灰尘的木凳子上,全身凉嗖嗖的,身上只剩下贴身衣物。这是一个漆黑幽闭的大房子,四周都是墙壁,只有一扇木质的小窗子,几束月光从外面打进来,我才勉强能看清楚屋里的环境。我借着光扫视四周,看到房顶上赫然挂着一排触目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超级小农民 王铁棍 白紫菱】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超级小农民王铁棍白紫菱】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超级小农民主角:王铁棍、白紫菱目录预览: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第二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第三章:砸场子!第四章:到底行不行嘛?第五章:无法抵挡的魅力第六章:夜战扬子鳄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乡间的林荫小道上,王铁棍骑着一辆老古董二八大杠自行车悠然自得的往前走,抬眼望去可以隐约看到被群山绿水所环绕的仙地村,清脆的鸟鸣声,新鲜的空气,依山傍水的迷人景色,这一切让王铁棍瞬间找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一夜成名 林岚 韩馨儿】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一夜成名林岚韩馨儿】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一夜成名主角:林岚、韩馨儿目录预览:第001章致命的失误第002章跌入人生的深渊第003章车上的坦承相见第004章不想死就滚开第005章命好遇贵人第006章别想逃出我手心第001章致命的失误“唔……干爹,你快点,我一会还要比赛呢。”“小浪妞儿,等不及了吧……”“您能不能别撕啊,旗袍坏了,我一会怎么上台?”“放心,这会你把干爹伺候好了,一会光着上台冠军也是你的。”林岚找了一圈没找到韩馨儿,正要从杂货间过去,听到里面的声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阴婚盛爱 江起云 慕小乔】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阴婚盛爱江起云慕小乔】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阴婚盛爱主角:江起云、慕小乔目录预览:第1章冥夫凶猛(1)第2章冥夫凶猛(2)第3章生人勿近(1)第4章生人勿近(2)第5章血玉螭龙(1)第6章血玉螭龙(2)第1章冥夫凶猛(1)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最佳前妻:扑倒总裁老公 慕安宁 容聿之】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最佳前妻:扑倒总裁老公慕安宁容聿之】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最佳前妻:扑倒总裁老公主角:慕安宁、容聿之目录预览:第001章勾引人的下贱胚子第002章打算公然的出轨?第003章某虫上脑的男人第004章因为只有一个慕安宁第005章不识好歹的女人第006章好了伤疤忘了疼第001章勾引人的下贱胚子机场,慕安宁正在等人接机,在国外独居三年,万万没想到刚回国,就遭遇重大绯闻。“你这个贱人!别以为洛辰真的喜欢你,他只是玩你罢了!”白凝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愤怒的望着慕安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