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鬼夫摆渡 最新章节

2017/12/3 19:32:38 来源:网络 [ ]
小说:鬼夫摆渡
第1章 脖子上的瘀痕

  一道幽暗晦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叫叶梅,今年二十三,我家在北城涧邺小区,三月十七号晚上九点死在家中!”

  是谁?谁在和我说话?

  我惊恐的睁开了眼睛,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她的一头长发直达腰间,每一根发丝都好像是在滴着血一样。

  甚至可以看到黑暗之中,那鲜红的血滴到地上的时候所发出的滴答声响。

  一滴,两滴,散发着妖冶的光芒,还有那极度的血腥。

  “你……你是谁?”我有些惊恐的看着她。

  她又是往前走了几步,我突然发现,她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就连脖子上,都有一道深的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的口子。

  那模样就好像是被什么利器将头和脖子差点给割开了一样。

  甚至可以看到,脖子那儿的切口,正在不断的往外渗着血。鬼夫摆渡 最新章节

  “我叫叶梅,今年二十三……救……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将刚才和我说的话,重新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她的眼神呆滞,只是怔怔的望着我,说话的时候,就好像是在耳边低喃。

  “我知道你叫叶梅,可是你为什么要我救你?”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深呼吸,千万不要害怕,千万要冷静。

  听到了我的声音以后,那原本呆滞的眼神突然变的嗜血了起来。

  呵呵呵,叶梅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因为……”叶梅的舌头突然的舔了舔嘴唇,那苍白的唇上还带着些许早已经干涸的血痂,“因为我被人杀了,而你是……”

  那疯狂的笑声整个的充斥在了我的耳中,我的心愈发的扑通狂跳了起来。

  被人杀了?

  “那……那你找我做什么?”我讶异的看着叶梅,眼里满是惊恐。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叶梅的一只染着血的手在我的脸上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就好像是在摸着自己心爱的东西一样。

  她突然的靠近了我的脸,贴的是那么的近,我甚至都可以闻到她身上满满的腥臭味道。

  “我自然应该找你!”叶梅的眼中带着戾气,恶狠狠的说道。

  那模样,仿佛我就是那个杀了她的人。

  “但是我……”我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那脖子往外喷涌的血,喷溅洒在了我的身上,我的一双手瞬间变成了血色。

  叶梅狰狞的瞪着我,看的我毛骨悚然。

  我不过是想要说我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办不到她所谓的救,而且都已经死了,还能够怎么救?

  可是叶梅却一点都不许我拒绝,只要我露出犹豫的神色,她就立刻张牙舞爪了起来。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必须帮我!”叶梅冷笑了一声。

  哪有这样的,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鼻腔里面那血腥的味道愈发的浓郁着。

  “对不起,我……我帮不了你!”我摇了摇头,声音颤抖着,不敢睁开眼睛看她。

  叶梅听到了我的拒绝,那犹如利爪一般的手,猛力掐在了我的脖子上。

  “你必须救我,你必须……”叶梅狠戾的将我压在身下,脖子被死死的掐住,无法呼吸,顿时我的脸因为窒息而憋得通红。

  我挣扎着,用力的将叶梅的手推开,试图将那脖子上的手扯开,奈何我的力气根本就抵抗不住她的力量。

  “放……放开我!”我奋力的挣扎着。163生活网

  眼前只能够看到叶梅那得意的笑容,眼中满是森冷的寒意。

  那个模样是真的打算掐死我,怎么办?

  “放开我!”我大声的叫了起来,猛的坐了起来。

  身上到处都是冷汗,当我坐起来的时候,发现眼前没有了叶梅,只有我这个黑漆漆的房间。

  原来只是一场梦吗?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我的脖子,到现在都觉得难受的很。

  手触碰到了脖子那儿,之前叶梅的那恶意满满的眼神立刻袭来,吓的我手一个哆嗦。

  耳边好似又出现了叶梅那凄婉的笑声,让人害怕。

  当我的手准备放下去的时候,突然的看到了那在黑暗之中还好似在流转着亮光的黑曜石手链。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手链传来舒服的凉气,好似要将我刚才受到的所有惊吓都抚平。

  难道是这个黑曜石手链帮着我清醒过来的吗?甩了甩头,暗暗笑话自己脑子不清醒。

  叹息了一声,整个屋子里面漆黑而且静悄悄的,我莫名的觉得恐惧,实在是吓人。

  拿起了手机,看着现在已经是凌晨的四点四十四分的时候,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就这样傻傻的坐在了床上,我的手不停的拨弄着黑曜石的珠子,睡意全无。

  原本以为会一夜无眠,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看了一眼哪怕睡觉的时候都还牢牢的握在了手里没有松开的手机上的时间,已然是十点多了。

  一把将被子给掀开,穿上拖鞋走到了浴室,来到了镜子跟前。

  等等?……脖颈上为什么会有淤痕?难道是被叶梅掐的?

  可!那不是一个梦吗?

  叮叮叮……

  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我有些觉得奇怪,下意识顺手滑到了接听键。

  “喂……”我的声音此刻居然这么的沙哑,好像是嘶吼了很久才会发出来的声音一样。

  听到了手机里面传来奶奶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将手里的牙膏都给挤的掉出来了许多。

  “是彤彤吧?”奶奶的声音愈发的苍老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就好像眼前出现了奶奶的模样。

  “是我,奶奶今天怎么没上山呢?”按照奶奶平时的习惯,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山上找那种山精的头发。

  我看着镜子里面,自己脖子上面的那道掐痕,我轻轻的一碰,火辣辣的疼。

  “彤彤,你老实告诉奶奶,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碰到什么怪事了!”奶奶的声音有些急促。

  怪事吗?我昨天晚上!

  我猛然的睁大了眼睛,昨天一天我都挺正常的,除了……那个梦!

  想到了奶奶的身份,我老老实实的将昨天晚上遇到了叶梅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手机的另一边顿时听到了倒吸了一口寒气的声音。

  沉默了许久之后,我这才听到了奶奶的声音响起。

  “真是作孽啊!”奶奶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第2章 奇怪的男人

  “你的手链记得千万不要取下,它会保护你的!”奶奶再一次的警告了我。

  这句话从小到大就已经是说过很多次了,小时候因为淘气不小心把这个黑曜石手链弄丢了,还因此挨了好几顿打。

  若是换成了平时的话,我一定会说奶奶封建迷信什么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是赶忙的答应了一声。

  “给你的《万鬼秘录》你一定要记得看。”奶奶又对我交代了一声。

  我答应了一下,其实《万鬼秘录》到底在什么地方,我都忘记了。

  “是,我知道了奶奶。”走出了浴室,一路走到了客厅。

  此刻窗外的阳光洒了进来,暴露出来的伤口因为阳光的出现而愈发难受,不得不拉上了窗帘才好。

  和奶奶闲聊了几句之后,我脖子那又疼又痒的,非常难受。

  我难受的呻吟了一声,手机对面的奶奶关切的声音传来。

  “奶奶,我昨天做梦的时候梦到了那个叶梅掐我的脖子,现在脖子这儿又疼又痒的,好难受!”我这么说的时候,脖子那放肆的痛痒着。

  我的手忍不住的想要抓,可不管我怎么抓,这感觉反而是放大了许多。

  那痛痒的滋味,瞬间无限放大,整个脑子里面充斥着痛痒的感觉。

  “彤彤,千万不要抓,会把肉抓烂的,你现在按照奶奶说的做。”奶奶的语气有些凝重。

  我赶忙的答应,这个时候只要能够赶紧把这个感觉给控制住就好了。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

  我现在还可以看到我的指甲里面全是血,心中一惊,立刻向着浴室跑去。

  那儿是有镜子的,当我照了一下才发现,我的脖子那儿全是血,而且一些地方已经被我给抓烂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原本是掐痕的地方,越来越红,红的发紫,而被我抓过的地方,冒出来的居然是黑血。

  按照奶奶的话,我将厨房里面都翻了天了,才找到了那么一袋糯米,随后将生姜捣碎了之后,和糯米完全的混合在了一起。

  又是找了一条纱巾,将那些沾了生姜汁的糯米全部灌了进去,赶紧的围在了脖子上。

  当我将脖子用纱巾团团的围住了以后,果然那种感觉就减少了许多。

  虽然当那生姜汁触碰到了伤口的时候,辣的肉疼。

  却比刚才,舒服多了。

  终于得到了解脱,我的眼中满是喜悦。

  “这个办法只能够维持三天,你赶紧的回来一趟。”奶奶明显松了一口气,却也郑重的提醒了我一次。

  每次奶奶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和我说的时候,就会是这个语气。

  这次我也不敢顶嘴,赶忙的表示一定会回去。

  将电话挂掉了之后,我将指甲里面属于自己的血完全的洗去,这才拿起了手机。

  “喂,是李老师吗?”

  我打了一个电话请假,脖子上面的伤疤我可不想在拖延了。

  而我现在并没有发现,我的黑曜石手链在这个时候,突然红光乍现,随后诡异消失。

  我随意的拿了几件衣服装好之后,提着箱子就走出了门。

  因为这边的人大多数都是上班族,这个时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会走,因此路上的行人并不是非常的多。

  这个地方距离我的学校非常的近,但是巷子却格外的错综复杂。

  当我一个人拖着箱子就这样的走在路上的时候,那响声听着格外的刺耳。

  “小美女,你一个人!”一道明显带着调戏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原本就心急的很,此刻突然的被这人给拦住了去路之后,心中愈发烦躁。

  “让开。”我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人看起来流里流气的,我只想要赶紧的离开。

  当我抬头一看的时候,发现他的整个左眼上下,有一道疤痕。

  “哟,还挺拽的!”那人猛推了我一下。

  我有些站不稳,接连的往后退了几步,没想到我已经无路可退。

  如果现在是被一个帅哥壁咚,我想我也不会高兴到什么地方去,救命才是最重要的。

  尤其眼前的人用这样的办法,我只觉得反胃。

  此刻去路完全的堵死,这人的整个身体都恨不得完全贴到我身上来。

  “好香!”这人居然在我的脖子那闻了一下。

  呵!还香味……

  所以是他嗅觉出了问题吗?

  明明我的脖子这是一股生姜加糯米的味道。

  我鼓足勇气,直接提起膝盖就是往前方一踹。

  “啊……”那人的惨叫声立刻响起。

  终于脱离了此人的控制,我丝毫不犹豫,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拖着行李箱往前狂奔。

  只是还没有往前跑几步,身后那人已经追了过来,将我按倒在地。

  “老实点!”我看到了就放在我眼前那明晃晃的刀,只能先认栽。

  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你有刀,那算你厉害。

  那人嘿嘿的一笑,声音听着格外刺耳。

  当他的手在摸到了我的黑曜石手链的时候,伸手将抢夺了起来。

  “不可以!”我赶忙的挣扎了起来。

  嘶,为了不让这手链被抢走,我的手心被刀划伤,鲜血顿时冒出了不少。

  “嘁,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在动一下,马上杀了你!”这人看着我手腕上的血,手又是死命的按住,想要将我的手链给取下。

  “彤彤,手链绝对不可以离开你!”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奶奶的叮嘱。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的一通猛踹。

  “给我滚!”我怒吼一声,接连的又是往前猛踹了几脚。

  血顺着流下,将整个黑曜石手链给彻底的镀上了一圈血红。

  红光再一次的乍现……

  砰!

  “你……哪里来的小子,居然敢管老子的闲事!”那人的吼声让我觉得惊喜。

  是有人突然出现救我了吗?

  我兴奋的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全身只是穿着一件白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了眼前。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

  可是这衣服,好奇怪?

  难道是艺术系的吗?

  “滚。”这奇怪的人怒吼一声。

  白色长袍背影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动手,但是那人却自动的被震飞了出去。

  好厉害!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刚才对我下手的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真蠢。”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抬眼一看,这人不就是刚才出现的奇怪的人吗?

  但是为什么要骂我呢?

  “你……”我冷哼了一声。

  如果不是看在这人是刚才救了自己的份上,我一定会骂回去的。

  “呵,这么蠢,脑子长着做什么用的!”怪人又是莫名其妙的骂了我一顿。

  这个人,我这脾气顿时就要上来了。

第3章 就这样被非礼了

  第三章:就这样被非礼了?

  怪人直接将我那被刀划伤的手腕举起,那只纤细修长而白皙的手只是轻松的一晃,伤口瞬间合拢了。

  “你……你你你……”我惊慌的说不出话来。

  没了,伤口没了!

  “楚琛。”怪人从袖口拿出了一块丝帕将我手腕上的血迹擦去。

  我有些没大明白,又是疑惑的看着他:“什么?”

  哔……

  我又被壁咚了,为什么我要说又呢!

  “我叫楚琛,记住了!”怪人此刻和我脸贴着脸,极其的靠近。

  他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句话,我赶忙的点头。

  这个人实在的太奇怪了,这么长的巷子,不可能突然的这么突兀出现一个人。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呵,这是想到我是什么身份了?”楚琛邪笑了一声。

  “你是鬼……”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可是我的身边为什么会有鬼呢?

  我并不是一个生长在宣扬科学反对迷信的家庭。

  从小我就知道,奶奶是我们那儿最厉害的鬼医。

  她不仅擅长术法,尤其有一门绝活,那就是给鬼治病。

  只是我却从来都不知道,奶奶是如何给那些根本就看不到的鬼医治的。

  甚至我还记得当年我拒绝了奶奶的要求,继承鬼医的传承的时候,奶奶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情绪。

  不过她并没有强求我,只是那之后,很少让我去她屋后的房间。

  “呵呵,还不算太蠢。”楚琛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挣扎了一下,眼中带着些许的祈求。

  “所以你能放开我吗?”我的声音糯糯的。

  我记得奶奶说过,若是遇到了鬼,千万不要激怒他们。

  所以现在,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可是却也知道,乖巧一点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让我放开你?”楚琛在我的耳上亲舔了一下,我顿时一阵腿软。

  天啦,怎么办?

  原本以为他会就这么算了,只是……他却在我的耳下咬了一口。

  属狗的吗?我瞪了他一眼。

  “以后……你归我了。”楚琛邪魅的一笑。

  若是楚琛现在正常一点的话,我只是看着他的那张脸就可以发花痴,可惜的是,他在我的眼里,现在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不对,是神经鬼。

  不过我现在不应该纠结花痴的问题,而是楚琛说的话。

  他说,我是他的了?!

  “你别胡说,你以为你是狗吗?做个记号东西就是你的了?”我冷哼了一声。

  楚琛呵呵的笑了笑,眼中带着我有些看不懂,但是自觉却告诉我非常危险的眼神。

  “我是鬼,不是狗。”楚琛舔了舔嘴唇。

  我下意识的就想要推开他,但他只是一只手,就将我的两只手全部抓住,动弹不得。

  恐慌的闭上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好像被强吻了……

  “在回味吗?”楚琛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琛已经放开了我。

  我睁开了眼睛,一颗小心脏砰砰砰的狂跳。

  “你才回味,你全家都回味!”我瞪大了眼睛,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楚琛闻言,只是轻笑一声:“我的确在回味。”

  他的眼睛上下的打量了我一番,满是暧昧到那种看的人面红心热的眼神。

  “滋味不错,下次继续。”楚琛充满磁性的声音再一次的惊到了我。

  那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格外的诱人。

  他居然还想要继续?别以为你长的帅我就不会打你。

  我使劲全身力气冲着楚琛踹出一脚。

  “唉,想让我给你按腿就直说。”楚琛无奈的看了我一眼。

  他的手将我的腿完全的制住,那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我的腿上按压了起来。

  真的在给我按摩?!

  从小腿一路到大腿,激起了我无数的鸡皮疙瘩。

  “那什么……我还要去赶火车。”我尴尬的笑了笑。

  将腿收回来之后,楚琛立刻走到了我的身后,行李从地上捡了起来帮我拿好。

  好自觉……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楚琛,他是打算和我一起去奶奶家的吗?

  “还不走?”楚琛拖着我的箱子往前走了几步。

  我赶忙的跟上,突然觉得楚琛这样好奇怪。

  “你不觉得……你这样走出去,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吗?”我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句。

  前方走着的楚琛猛然停下,从我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玩的还真不错,他真的是鬼吗?

  “你喜欢哪一套?”楚琛将手机的屏幕对着我。

  我这么一看,发现他选择了两套看起来都帅的不行的衣服。

  不得不说,楚琛的确是个衣服架子。

  一件黑色的大衣和一件卡其色的大衣,我都好想要看,怎么办。

  “都不错。”我看了一眼楚琛。

  他自己都已经选择了最适合他的了,居然还要我来选。

  楚琛看了一眼之后,身上立刻就成了那一套黑色的衣服,颇为成熟而帅气。

  这种让我看到了总裁文男主形象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那走吧。”我无视着楚琛身上不停散发出的魅力。

  但心跳已经出卖了我。

  手猛然的被楚琛给拉住:“走吧。”

  我被牵了,心里突然狂叫了一声。

  有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发现楚琛根本就不给我机会。

  “我们在一起了,要一起走才对!”楚琛眸中带笑。

  手怎么也甩不开,我的心中有些烦躁。

  怎么这个讨厌鬼就是甩不掉呢?

  我瞪了一眼楚琛,哼。

  “好了,走吧。”楚琛没有将我的冷哼放在心上。

  走出了巷子,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向着火车站开去。

  一路上,我只是看着窗外,压根就懒得搭理身边的楚琛。

  “哟,你们这是在闹别扭呢?”司机打趣的问道。

  刚准备开口,一旁的楚琛将我搂到了怀中,不容拒绝。

  “呵呵,我家彤彤没有闹别扭,只是在……和我撒娇。”楚琛轻笑一声。

  听到这话以后,想要挣扎,但是他的力气太大,完全的没办法。

  “彤彤乖,等回奶奶家了在好好的玩。”楚琛这哄小孩子的语气,让我一下子就大脑一片空白。

  我都已经差点忘记了挣扎,思考着今天发生的全部事情。

第4章 与鬼亲密接触

  明明是才第一天见,而且就见了这么不到两个小时,谁和你撒娇了,谁和你那么亲密了。

  心中默默的吐槽着,可我知道,这个家伙我不是对手。

  “呵呵,男人嘛,就应该哄着自己女人。”司机嘿嘿的笑了笑。

  那模样简直就是在夸奖楚琛简直是十佳好男友,而我是野蛮小女友。

  但是我能说话吗?不能!

  手狠狠的在楚琛的腰间掐了一下,管你疼不疼,我高兴就好。

  “对,我就喜欢她和我撒娇。”楚琛点头,和司机愉快的聊着。

  我绝望了,这个楚琛是真的不打算放过我了吗?

  尤其是他和司机聊天的模样,那么的了解我,对于我的喜好还有从小到大爱做的事情,爱穿的衣服,每一个细节居然都是知道的那么清楚。

  到底是为什么?

  早知道我就应该好好的和奶奶学学那些术法,也不至于现在居然被一个鬼给挟持着。

  反正我不管,他就是在挟持。

  哪有一上来就说我是他的了,还一路这么亲热的。

  现在连句话都不许我说,真是讨厌。

  “好了,到火车站了,祝你们两个人幸福!”司机笑了笑,将钱接到了手里:“小美女,你这个男朋友真是很不错!”

  呵呵,我心里冷笑了一声。

  “谢谢师傅,我家琛当然是最好的!”我的头靠在了楚琛的肩膀上。

  不管楚琛现在打算做什么,我都决定完全的配合。

  等到了奶奶家,哼!

  奶奶可是鬼医,而且人称倪半仙,手段高强,一定可以把他灭……打走的。

  看在楚琛这么帅的份上,还是不要弄死了吧。

  不然多可惜。

  等到司机开走了车之后,我一把就想要甩开楚琛的手。

  虽然心里想着配合,可是没办法,身体先提出了反对。

  “你这是始乱终弃吗?”楚琛幽怨的看着我。

  我不过是想要挣脱开他的手而已,怎么就成了负心汉一样。

  赶忙的摇了摇头。

  “我们毕竟不熟,这样不好。”我咳嗽了一声。

  楚琛的眉间一皱,好似在想着我说的不熟,是什么意思。

  “可我们已经没办法分开了。”那声音满是无奈。

  他耸了耸肩,面上带着难过,唇角却带着得意,他的眼神中都带着狡猾。

  我怎么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但是没办法分开是什么意思?

  心中不由大怒。

  是楚琛对我做了什么吗?

  可是他全程就只是牵着我的手,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什么叫分不开?”我狐疑的看着他。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什么都没有说。

  “去见你奶奶吧,最快的一辆车是八点十分的,现在八点了。”楚琛打断了我的迷茫。

  只是为什么都不去买票?

  “没……没买票!”我出言提醒了一声。

  楚琛自信的拉着我的手,走到了检验口的时候,随手拿出我钱包里面的两张VIP卡。

  见到这一幕,我已经做好逃跑的准备。

  哔……

  “走吧!”楚琛温柔的拉着我往前走。

  没有被查出来,那明明是两张VIP卡,根本就不是车票和身份证。

  我一脸被吓傻的模样,被楚琛带到了候车大厅坐下。

  “你怎么做到的?”我的目光依然盯在了楚琛的手上。

  这样真的好厉害,但是待会上车了怎么办?

  “想知道!”楚琛高深莫测的搂住我。

  我打了一下他的手,狠狠的瞪着他。

  这辈子的白眼好像都在今天用光了。

  “不说算了。”我赌气的哼了一声。

  反正等回去了,奶奶会告诉我的。

  这个时候,我的脖子又有些痒了起来,忍不住抓了一下。

  楚琛看了一眼,眼眸中满是寒冷。

  “别抓,我会帮你报仇的。”楚琛的眼中满是怜惜。

  莫非他真的喜欢我吗?

  可这报仇是什么意思?

  楚琛垂下头去,我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懊恼和杀意。

  是因为我脖子上面的伤吗?

  “没事,现在已经不疼了。”我收回了手,忍着那种痛痒滋味。

  楚琛受伤的模样,让我忍不住的心中生疼。

  分明很讨厌他才对,为何会心里那般的不安?

  “走吧,上车。”楚琛的手只是在我的伤口上微微的一晃,那痛痒的滋味立刻消失了。

  我脖子上面那原本被抓的血肉模糊的模样,此刻也好了。

  感觉到了脖子的变化,我拿出了镜子一看,果然!

  没想到,居然楚琛一出手,问题就立刻解决了。

  只是现在,难道还要回去吗?

  “怎么不走了?”楚琛觉得奇怪。

  我觉得,还是回去一趟吧,好歹找奶奶要一点防身的东西。

  “走走走,这就走!”我赶忙跟上楚琛的步子。

  一路居然就凭着两张VIP卡上了车,我都佩服楚琛了。

  上车之后,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节车厢上面的人此刻并不多,所以我和楚琛找的那个位置,却被楚琛非常的确定,一定是没人的,而且哪怕到了我们下车那一站都不会有人。

  这么厉害吗?

  虽然心中担心,但是又隐隐的觉得,楚琛一定不会骗我的。

  心里忍不住的又偷看了楚琛一眼。

  他双眼微闭,好似是在养神。

  我脑子一热,手还没有经过大脑的批准,就先向着楚琛的脸伸了过去。

  不行,不可以!

  我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被楚琛一把抓住。

  “想摸我?那就直接来。”楚琛那不要脸的样子,吓的我又是一躲。

  可是我现在坐在最里面,根本就没办法出去。

  “我没想摸你,自恋!”我冷哼的瞪了他一眼。

  我想要缩回手,结果他却死抓着不放。

  眼中带着些许的暧昧和狡黠:“都被我抓包了,还想狡辩,呵呵!”

  听着楚琛的笑声,我愈发的心烦。

  不调戏我会死吗?不取笑我会死吗?

  “你想多了!麻烦你把我的手放开,男女授受不亲,虽然你是一个鬼,也麻烦你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我用力的将我的手抽出。

  楚琛的眸中带笑,唇角微微的翘起,不经意的看向我的时候,瞬间觉得无法呼吸。

  “你明明就喜欢我!”楚琛的指尖再一次的轻抚过我的脸。

  他怎么可以这么自恋,我哪有喜欢他。

  想了想,我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了,更是觉得自己手贱,非要忍不住的伸手想要去摸人家。

  自作孽,果然是痛苦的。

第5章 突然出现二愣子

  楚琛和我一路上并没有说话,只是偶尔会给我买上一些零食和水,其他时候,只是用那饱含着深情的眼眸望着我。

  本着不吃白不吃的主义,我顶着那恨不得化为实物的炙热眼神,一口一口的填饱肚子。

  “到了!”楚琛一把将我拉住,带着我下车。

  没想到,现在楚琛如此的熟门熟路,下车后直接就带着我拦了一辆车。

  等到了汽车站,又是需要坐那么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我只觉得如坐针毡了。

  这一次,我和楚琛的距离更加的靠近了。

  “你不要动。”楚琛下意识的将我拦住。

  顺着楚琛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过去,我看到了的场景立刻吓的我往后一缩。

  “都说了让你不要动,吓到了吧!”楚琛叹息了一声,眼里还带着些许你不听话的责备。

  可是我怎么会知道,这辆汽车的过道上,会躺着一个鬼呢?

  那血一路都快要蔓延到我和楚琛这边的地上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停在了我和楚琛的正前方。

  那个鬼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上的腐肉一块一块的往地下掉着。

  血从空洞的地方不断的喷出,我看到许多的乘客身上,被沾染了不少的血迹。

  “那……那个是……是……”我有些结巴了。

  谁遇到这个事情,还能够心平气和的说话。

  我看不到那个鬼的脸,但是我能够看出,这是一个男鬼。

  毕竟他全身上下,除了这发型还有走路的姿势都能够表明他是个男的。

  “你不是知道吗?”楚琛笑了笑,将我搂在了怀中,轻声的安慰,“别怕,不过是一个被车撞死的小鬼,伤害不到你的,不是有我在吗?”

  我只是因为害怕才抱着楚琛的,心里安慰着自己。

  “被车撞死的?”我虽然害怕,又忍不住好奇心想要继续看看。

  楚琛自然发现了我的小动作,觉得好笑,却没有阻止我的行动。

  “你这是?不怕了!”楚琛看着我躲在了的他臂弯之中,却偷偷摸摸露出的一双眼睛,噗哧笑了起来。

  我哼了一声,“你不是说有你在吗?所以我好奇多看一眼。”

  男鬼双眸无神的打量着车上的乘客,偶尔还会靠近其中的一个人,似乎是在找着什么。

  “哪里来的小鬼,不许在枫爷的面前造次!”声音是从我身后的位置上发出的。

  原本我没有被这个男鬼给吓的心脏狂跳,却被这一道吼声吓的不轻。

  楚琛若有所思的看着已经蹿到了男鬼身前的青年。

  “这人谁呀?”我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么的张狂?

  当他这样的一声吼,周围那些昏昏欲睡的乘客全部惊醒,眼中净是指责的看着他。

  那人也不气恼,拿出了手中的桃木剑就是一挥。

  “既然已死,休要在人界多做停留!”那人随手就是一刺。

  男鬼被激怒,他可不需要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多管闲事。

  一道吼声响起,男鬼将一旁的女童抓过,脖子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

  没想到,居然给男鬼抓到了一个人质。

  车上的人原本都觉得这人其实就是一个疯子,只觉得这次出门真是晦气,但是当看到了小女孩腾空而起,而且脸都憋红了,脖子上还出血的时候,整个车厢的人都惊慌了。

  “星星!”女人在叫了一声之后,开始痛哭起来。

  没有人敢上前安慰,大家现在都相信了,前面是有鬼的。

  甚至一些人都庆幸着,还好自己坐在了比较靠后的地方,安全的躲过一劫。

  “呜呜,妈妈……妈妈救我!”星星被举起,脖子上又被掐着,哭喊声也变了腔调。

  女人想要过去把星星抱回来,却被那人赶忙阻止。

  “你是这女孩子的妈妈对吧,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她救回来的!”那人手里拿出了一把锁。

  这把锁是玄青色的,刚刚一拿出,楚琛的眼眸里就满是惊讶。

  “你认识?”我随口一问。

  楚琛点头:“这是缚鬼链。”

  缚鬼链,不管什么小鬼,一旦触碰,就会自动捆绑,除非缚鬼链的主人亲自解开,否则无法挣脱。

  那也就是说,这个叫星星的女孩子,有救了?

  “那个……你……”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你能帮忙把那个女孩子救下来吗?”

  虽然那人把缚鬼链拿了出来,可是我觉得他疯疯癫癫的,还是楚琛靠谱一点。

  原来奶奶遇到的那些鬼,也并不都是好的,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就好像是现在看到的这个男鬼,根本就不听任何的解释,就会直接动手。

  “你都开口了,我自然不会拒绝!”楚琛的手微微的拂过我的头,又是在我的手背上浅吻一下。

  不是去帮忙的吗?现在耍流氓是想要做什么?

  楚琛走过去的时候,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

  “呵,这位兄弟是过来帮忙的吗?在下叶枫!”叶枫对着楚琛伸出手来。

  瞧着叶枫的这般模样,楚琛只是冷冷一笑。

  “若是阁下另有所图,还请先行离开!”叶枫和楚琛握手那一刻,两人顿时对峙起来。

  我不高兴了,明明是让楚琛过去帮忙的,结果他却怀疑楚琛。

  “喂,你什么意思,我男朋友好心过来帮你,你还说这种话!”我走了出去,怒视着叶枫。

  这个叶枫实在是过分,过去帮忙还要受气。

  “姑娘,这是你……男朋友?”叶枫的表情有些错愕。

  他看了一眼我,又是看了一眼楚琛。

  “不是我的男朋友,难道是你的吗?”我看着他那惊愕的模样,这才想起,楚琛是鬼。

  所以叶枫刚才会那般的咄咄逼人,是因为觉得楚琛是过来帮助那男鬼的。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生气了。

  “好了,别生气,我们先救人!”楚琛眼眸里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叶枫。

  这一番的争吵,车里的人都觉得叶枫实在是不分轻重缓急。

  “你这个年轻人,人家过来帮你,你还胡闹,没看到人家孩子都快没命了吗?”

  当这一道指责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周围的各种指责声音纷纷出现。

  叶枫气的不行,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楚琛。

  “他在那个女孩子才会没命吧。”叶枫嘴里嘟囔了一声。

  虽然觉得叶枫有不对的地方,我却觉得那些人骂的实在难听。

  好歹人家叶枫也是出来帮忙救人的,又不是……

鬼夫摆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夫摆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想买正规的水晶灯产品,就到这里来!!

    在21世纪的今天,水晶灯市场不断扩大,源于人们对生活美的追求,各种精美的水晶灯应适而生,水晶灯应由K9水晶材料制作的。在中国影响广泛,在世界各国有着悠久的历史,美好的品质,外表明亮,闪闪发光,晶莹剔透而成为人们的喜爱之品!水晶灯饰起源于欧洲十七世纪中叶,“洛可”期。当时欧洲人对华丽璀璨的物品及装饰尤其向往追求,水晶灯饰便应运而生,并大受欢迎。其实在十六世纪初“文艺复兴”﹤公元1500-1650﹥时期,已经有水晶灯饰的历史记载。然而,当时的水晶灯饰是金属灯架,挂配天然水晶/石英垂饰、燃点蜡烛的照明

  • 书法家胡德全向灾区捐赠十万元建材(甘肃天水麦积新闻)

    视频中的释文,天水话很不太好懂八月七号,桥南家居建材城商户,晓湖诗书画苑创办者,天水中青年诗人书法家晓湖先生向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区捐赠了价值十万元的物资,舟曲民政局负责人现场见证义举并赠送锦旗。去年八月八号,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将美丽的藏乡-江南舟曲无情的撕裂,顷刻之间,曾经的家园被夷为平地,曾经的亲人阴阳两隔,满目的疮痍和悲惨的场景令人难忘。当时泥石流发生以后,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八月九号以后,我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歌-舟曲,流泪的八七。其中有两句是,你们有十三亿的后盾,你

  • 曲沃开展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观摩预演活动

    山西省曲沃县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将于4月28日正式拉开帷幕。4月24、25两日,曲沃县委书记郭惠勇、县委副书记县长吴滨带领县四大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县直各部门负责人深入曲沃县16个景区、景点开展了观摩预演活动,认真检阅各景区的接待服务和活动组织情况。临汾市旅发委、侯马市部分老干部、各界新闻媒体记者、摄影家等特邀嘉宾也齐聚曲沃,见证曲沃之变、感受曲沃之美。四月的曲沃,春和景明、生机勃勃,曲沃的四月,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去年以来,曲沃县大力开展了“120大会战”,特别

  • 一年可分六节之气,一天也可以分六节

    一年有十二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古代的纪法,都采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示。用圆形图来表达,会显得更加清楚。两分两至已定,四季可分。冬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午夜时分;夏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在在中午时分。这样子,我们就不难理解夏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了,相当于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时空的自相似性。如果一个物体自我相似,表示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或是几乎相似。若说一个曲线自我相似,即每部分的曲线有一小块和它相似。自然界中有很多东西有自我相似性质

  • 未得三业善相,看见佛现身,乃至给你摩顶,都是诳惑诈伪不实的|梦老讲占察

    梦参老和尚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善男子!若欲得知清净相者;始从修行,过七日后,当应日日于晨朝旦,以第二轮相,具安手中,频三掷之。若身口意皆纯善者,名得清净。”第二轮按纯善者都是红的,不论轻重,也有的人小红,有的人深红,这就是身、口、意都清净了,纯善业了。不论大善小善都是红的,要得掷三回没有恶,就是一点点黑的没有。那就是白玉无瑕了。在这个时候求生极乐世界,绝对能生。佛在世的时候,在俱舍论阿含经里说证阿罗汉就是持戒清净这个业。在家没受比丘戒,即使受戒还是有犯的,就靠这种忏悔把罪都忏了就得戒了,但这是绝

  • 此女眉眼儿像林黛玉,口齿伶俐,却因得罪王夫人被赶出贾府

    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个绝对的是非名利场,来来往往,没有几个不为功名利禄而劳累奔波。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即便是辣手无情的王熙凤,在贾母健在时可以无视邢夫人的存在,而当贾母撒手人寰,也不得不屈尊于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面前,低三下四,威风丧尽。大观园中,就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虽然是丫鬟出身,长得却也风流灵巧,眉眼儿有点像林黛玉,口齿伶俐,针线活尤好。这个人是谁,相比大家也想清楚,她就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晴雯原是赖大家用银子买的,因见贾母喜欢,赖嬷嬷就把她孝

  • 宝珀五十噚系列5015D-1140-52B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腕表刻度.发货全部为市面最顶级版本,严格的品质,完美的售后,给您最安全的保障,诚信商家绝不欺诈。如果你是复刻表爱好者了解更多手表知识百度搜索腕表刻度.腕表刻度。专注腕表,爱生活,爱手表!

  •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绿眉绿眼泸州山,心旷神怡住四川。巴山楚水恋爱地,二十三年还单身。长恨此身非我有,爱情之箭射不灵。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杨大侠剧照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