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总裁的私有宝贝 最新章节

2017/12/3 23:34:44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的私有宝贝

第一章:礼物

“叮叮……”

  手机响了。推荐163shenghuo.com

  “大哥,生日礼物,放心享用,已经付了钱了。”

  冷非彦的嘻嘻笑着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这个弟弟,不过二十出头,却是满脑子稀奇古怪的念头,譬如说,他说今年的生日要送他一个让他惊喜的大礼。

  居然是个女人!

  冷奕宸推门走了进来,光线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轮廓如雕刻般地刚毅冷硬,浓眉下,是一双幽深的眼晴。

  地上几件散落的女装,他皱眉,冷冷的目光,投向了那雪白的圆圆大床上。

  女子及腰的长发如水般散开来,零乱地缠绕在一起。

  她的身体扭转到了一个奇妙的角度,对于男人来说,这角度无疑充满了最致使的诱惑。总裁的私有宝贝 最新章节

  冷奕宸他不悦地走到了床边上,拎起了这女人,拉开了门就要外扔去。

  他冷奕宸可不是什么女人都会碰的,这种用钱就能买来的女人,他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刚打开门,冷非彦发来了短信:

  “绝对原装,绝对天然,大哥,千万不要因为是娇花而怜香惜玉啊!”

  冷奕宸不耐烦关了电话,脱了西装扔到一边,一手扯松了领带,走到酒柜边上倒了一小杯红酒。

  黎昕软软地顺着墙,滑坐到了门边上,那种燥热感,几乎要把她烧着了,浑身难受到了极点,只想着……

  她伸出手去,狠狠地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那样的用力,看得冷奕宸都皱起了眉。

  不用想,肯定是那小子干的好事,给这女人下了药。

  只是不知道,这女人收了多少钱……原装?天然?

  不屑地冷笑着,他站了起来,大步走到了门边上,一把抓起了黎昕就往浴室拖去。

  一方十平左右的小池中,碧水汩汩作响,一顶流苏水晶灯在右侧延墙垂下,柔亮的灯光充盈着室内。总裁的私有宝贝 最新章节

  他把黎昕往池中一扔,一阵哗啦啦的水响,黎昕被这冷水刺激得稍稍清醒了一些。

  仰头,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背着光,正立于池边,看不清表情。她眨了眨眼睛,伸手摸向了右耳,助听器不在!

  冷奕宸看着她恍惚的模样,冷冷地问道:“给了你多少钱?”

  声音嗡嗡地传进了黎昕的耳中,模糊而嘈杂。

  她皱了皱眉,在水里站了起来,想看清他的样子,一阵哗啦啦的水响,白色的低胸丝薄睡衣,完全把她的身材暴露在他的眼前。

第二章:痛

冷奕宸这才看清女人的样子,他阅历过的女子中,这倒是个异类,称不上漂亮,但是从骨子里有种冷骄的味道散发出来。

  下巴尖尖,杏眼微眯,薄唇抿成倔强的曲线,不过,一双蝴蝶骨倒是生得诱人。

  湿湿的长发紧贴在身上,这睡衣反倒比让她光着身子更具魅惑。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的目光往下滑去,应该有80C的胸围,下腹突然就是一紧,呼吸渐沉下去。

  “你说什么?”

  或许是因为这药的关系,黎昕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奇怪。

  她在装傻吧,既然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他享用了不就完了?

  他冷笑着,干脆开始脱起衣来。

  见到他开始脱衣,黎昕才害怕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她只是来替骆骆走秀的,怎么走到水池子里来了?这个男人又是谁?

  她捂着胸口,大步就往池子边上走去,动作有些迟钝地爬上了岸,那火顿时又开始往身上各个角落窜去,脚下一个踉跄,人就往前跌去。

  “投怀送抱?”

  冷奕宸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把她往怀里揽去。味道闻上去还不错,清爽型的,没有那又浓又假的香水味。

  黎昕听不清他说话,想推开他,手脚又软得像海绵,人整个就倒在了他的怀里。版权163shenghuo.com

  冷奕宸至此完全相信她是故意装出的清纯样子,心里的鄙夷更浓了,拉着她就往屋里那张床上扔去。

  黎昕重重地跌在床上,柔软而洁白的羽绒被,顿时又让她有了种置身云上的感觉。

  她不耐地轻声呻吟了起来,每一声细细的声音,都像是在挑逗着冷奕宸已经逐渐紧绷起来的神经。

  根本就懒得去扯下她身上的睡衣,直接撕破了她的底裤直奔了主题。

  一阵剧痛,又让她脑中有短暂的清醒……之后,就一切都不知道了。

  清晨的光,透过了大大的落地窗户,照进了室内。黎昕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总裁的私有宝贝 最新章节

  身体,每一寸骨头都像是被碾碎了重拼的一样,尤其是腰和双腿,她楞了半天,才慢慢坐了起来。

  她怔怔地扭过头来,看着睡在身边的男人,完全陌生的面孔。

  回忆了半天,她才如雷击中般地怔住,糟了,昨天晚上自己似乎是喝醉了,还和陌生人那……个了。

  完蛋了,她跳起来,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冷奕宸已经醒了,皱着眉看着她慌乱的样子。

  黎昕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回头,正对上冷奕宸的冰凉嘲笑的目光。

  “那,你不要说话,你说话我也听不到,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黎昕飞快地抓了抓自己乱乱的长发,指着冷奕宸快速说道,音调还是和昨晚一样奇怪。

  冷奕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表演着,女人的那些手段,他也见识得多,不差这一种。

第三章:拿去,滚!

“疯了……你这个流氓……”

  黎昕现在脑中还是乱得厉害,对于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一点印象。

  只记得男友晓周送自己去秀场走秀,晓周走了以后,一个女人来叫她上场,然后就是七彩的灯,不停地在眼前闪耀,她似乎穿了一条月白色的小旗袍……

  空白、空白、空白!

  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到底是自己找了他,还是他找了自己?强奸?非礼?

  心里越来越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回头看了看冷奕宸,他依然满脸嘲讽,不屑一顾的模样。

  “你是谁?”

  得了便宜还卖乖?她气极了,咬了咬气得青白的唇,上前一步,语调高得像要被拉断的吉它弦,有些刺耳。

  冷奕宸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掀开被子坐起来,雪白而凌乱的床单上,那殷红的一片,像朵罂粟花怒放着。

  就算是在药性发作的情况下,他也不能否认这就是她的第一次,柔软的身体,生涩的扭动,细细而真实地尖叫,原始而又自然。

  他毫不遮掩地站了起来,强健的身体就像一株生机勃勃的杨树,挺拔,古铜色的肌肤,腹肌分明鼓起,往下……

  黎昕脑中又是轰地一炸,慌忙转过了身去,冷奕宸瞟了她一眼,抓起了一边的浴巾围到腰上,不紧不慢地往浴室走去。

  “你还没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黎昕拍打着浴室的门,大声问道。

  回答她的,只是哗啦啦的嘈杂的水响,好一阵子,冷奕宸才拉开门走了出来,发丝上,水滴颗颗落下,在他的赤裸的上身滚动着。

  “拿去,滚。”

  冷奕宸走到了床边,从兜里拿了钱包,把现金全部抓出来劈头盖脑地就往她身上扔去。

  “你可恶!”

  黎昕气得发抖,一手扒开了几张落在身上的红色钞票,她懂唇语,读懂了这个男人刚才说的三个字,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上前一步,扬手,一巴掌就往他的脸上打去了。

  冷奕宸眼急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重重地往后一推,冷冷地说道:

  “警告你,收了钱马上就滚,少在我面前耍花招。”

  这时候来跟他扮贞洁圣女?搞笑!

  女人冷奕宸见多了,多是用了各种手段来缠上来,再想着花招要钱的,也乐于用钱来解决问题,双方各不相欠,只解决身体需要。

  他并不是怜香惜玉的人,这一推,让黎昕的后脑不偏不倚正撞在床头上,一阵剧痛袭来,失去了意识。

  阳光,从窗口肆无忌惮地扑进来,在雪白的大床上染出金黄一片。

  黎昕她揉了揉后脑勺坐起来,房间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了,看着这奢侈的地方,她心里一阵悲愤,居然这样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宝贵的第一回。

  而且,对方是谁,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她一无所知!更可恶的是,地上散落的红色钞票还像那男人一样,用冷傲的面孔嘲笑着她。

第四章:背叛

黎昕跑出了大楼,仰头一看,才发现这里是景川市最大的酒店摩尔来登,她是从十七楼下来的,那里是整个酒店里最贵的楼层,一晚上要好几千。

  该死!她强忍住了报警的冲动,能说明白什么呢?只要那人反咬一口,在这种社会里,只能徒然的给自己带来耻辱,成为别人的闲话。

  拦了车,匆匆回到了租来的房子。二室一厅的小窝,她和好友骆骆一间,男友晓周在另一间。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怎么面对晓周呢?昨天他没接到她,会不会正在生气?

  她怔怔地在门口站着,就是没胆量打开门,她不知道是应该瞒下去,还是坦白承认。

  晓周和她恋爱一年多了,也曾经提过这样的请求,都被她拒绝了,现在莫名其妙的自己和一个陌生人……她不敢想下去。

  正为难时,房东从对面走出来,一看到她,便不满地说道:

  “我说黎昕,你们搬家就搬家,怎么把我的东西也搬走了?”

  黎昕怔了一下,她会看唇语,房东在说——搬家!

  怎么回事?

  她迅速转身,打开了门,屋里已经乱得够呛了,电视、冰箱,全不见了。

  她大步冲进了房间,她的东西凌乱的扔在地上,背包也翻开了,东西全散落出来,只有几张零散的钱可怜兮兮地被钱包压在底下。

  卡却一张都没有了,再看,骆骆和晓周的所有东西都消失了。

  “我说黎昕,你们还欠我两个月的房租,我看你们外来的学生,可怜,没催你们,可是怎么这么白眼狼?把我的冰箱电视全搬走了不说,连洗手间的镜子也没放过?”

  房东拉着她的胳膊不满地嚷嚷着,黎昕的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昨天,骆骆说她接了一场秀,但是和另一场出价高的相冲突了,不去又会影响信誉,所以让她一定要替她去走一场。

  她和骆骆的身高差不多,之前也帮她走过几场,所以昨天也没想太多,就让晓周送她去了。

  晓周临走的时候,像以往一样,递给她一瓶用饮料瓶装好的菊花茶。

  对,就是那瓶茶,她喝了之后,便渐渐有了那些奇怪的感觉,再然后出现了后来的事!

  她不蠢,她知道她被出卖了!

  被自己最亲爱的人,最亲爱的朋友一起出卖了!

  她无力地抬起了手,摸着耳朵,她六岁的时候,耳朵受到了外来损伤,从此右耳完全失听觉,左耳勉强能听到一些声音。

  医生诊断为弱听,稍微吵一些的环境,她都听不清别人说话,昨天丢掉的这只助听器,是她攒了许久的钱,才买来的,一万多块钱一只。

  那些卡,晓周是知道密码的,他们的钱存在一起,原本准备明年买房结婚。

  现在让她去哪里弄钱再买一只助听器来,去哪里弄钱来交房租?

  愤怒,顿时在心里燃烧了起来,她站起来就要往外冲,她要去报警,一定要讨回这个说法。

  “喂,黎昕,你别走啊,你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第五章:走投无路

房东一把拉住了黎昕,不依不饶地嚷嚷道:

  “黎昕,我告诉你,你们这是偷,我已经报警了,你和警察说清楚去。”

  耳边嗡嗡作响着,没有助听器,她根本听不清别人的话,屋里渐渐围了一些老头老太太来,都对她指头划脚地念叨些什么。

  这个小区是附近一所小学的老师宿舍,房子是九十年代初的,很有些年头了,所以有钱的都买房子住出去了。

  这里留守的多是退休的老教师,更多的是像她这样的租住户。

  不多会儿,警察真的来了,把黎昕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里,让警察给另外一个朋友赵菁,打了电话。

  不多会儿,赵菁气急败坏地赶了过来,一见面,就把两张欠条摔到了她的面前,她拿起来一起,都是晓周以她的名义写下的,一个一万,一个八千。

  加上她这些年打工的八万多存款,晓周一共拿了十万走了!

  她定定地看着两张欠条,朋友说些什么,她反正听不到,只觉得心里一把刀子不停地绊着,绊得胸膛里血肉模糊。

  她无法说清楚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甚至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在纸上写了几行字之后,又用笔狠狠地划去了,另外写了一行字:

  “找到他,枪毙他!”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看,无奈地摇了摇头,其中一个站起了,指着门说了句什么,她费了好大的精神才集中了精力,弄清楚了他在说:

  “你可以回去了,我们会随时找你了解情况的,如果你有方晓周的下落,请立即与我们联系。”

  “你也真是的,自己男朋友和玩得好的女朋友出了状况,你就一点都没发现?”

  赵菁把欠条在她眼前晃了晃,生气地说道:

  “他说你后天要动手术治耳朵,我和陈畅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把钱给他的,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黎昕沉默了一会儿,艰难地开了口:

  “我还。”

  “不是我们逼你,你反正找他去要,不知道你们搞什么鬼,我走了,还在上班。”

  赵菁皱了下眉,拦了车匆匆走了。

  现在,黎昕身上一共还有三百二十七块八毛钱,还欠着房东的租金,没有助听器……她闭了闭眼睛,颓然地坐到了路边的台阶上。

  车来车往,人们来去匆匆,却没人多看她一眼。

  她是弃婴,一出生就被丢到了医院里,孤儿院的方姨说她刚抱来的时候又瘦又小,就像只小老鼠,又反应慢,都以为她是痴呆儿,所以没人肯收养她。

  到了六岁又出了意外,耳朵聋了,就彻底成了孤儿院里的长住户。

  一直到十六岁她出来念书,一直靠打工维持着自己的生活,到今天为止,正好五年三个月十七天。

  黎昕托着腮,看向了对面的工地,那里正在建景川市最高的楼盘,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卡宴正从工地中开出。

总裁的私有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私有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爱已成往事》11章(第11章 要哭就哭出来吧)

    原标题:《当爱已成往事》11章(第11章要哭就哭出来吧)书名:《当爱已成往事》第11章要哭就哭出来吧洁白无暇的墙壁残留些许斑驳的光影,浓郁的消毒水味道在房间里蔓延,吊水瓶缓慢而有节奏的打着节拍,楚惜夏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夏夏,你醒了?真是太好了。”顾如珊欣喜地跑过来,翻了翻她的眼皮,拍了拍她的脸,拉了拉她的下巴。“你这是在关心病人,还是在验尸呀?”楚惜夏对顾如珊的关心很是感动,但这种考察外星人的举动也让她哭笑不得,忍不住调侃道。“呸呸呸,你瞎说什么呢,本姑娘当然是在担心你啦,你个没良心的!”顾

  • 追妻漫漫路:前夫请签字!11章(第11章 想要面子?没有)

    原标题:追妻漫漫路:前夫请签字!11章(第11章想要面子?没有)小说名:追妻漫漫路:前夫请签字!第11章想要面子?没有京都的夜晚,华灯初上,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楚洛寒脱下白大褂,拎包准备下班回家,刚要出门,赵绵绵从身后叫住了她,“楚医生,今天那位帅哥,后来有没有再来联系你啊?”赵绵绵的话,十足的八卦味道。“没有,他就是没事找事儿,打发了就行。”楚洛寒言简意赅的回答,丝毫没润色,也完全听不出自己与龙泽相识的破绽。赵绵绵砸吧砸吧嘴角,“楚医生,我觉得吧,你什么都好,智商高,眼光高,技术好,能力强,但

  • 极品透视11章(第十一章 真假帝王绿)

    原标题:极品透视11章(第十一章真假帝王绿)小说名称:极品透视第十一章真假帝王绿张扬扫了一眼站在外面的那些记者,以及店里面的这些员工,虽然这件事情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但至少还算是在可控制范围之内。“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收拾一下,我们总不能让人看笑话不是。”张扬皱着眉头,对店里的员工出口说道。“张扬,现在外面还有那些记者,要是今天我们珠宝店被他们给曝光的话,以后我们珠宝店几乎都不会有人来光顾了,这应该怎么办啊……”杨小洁一脸焦急。“这件事情我来安排,你放心,既然他们都已经来了,我会给他们一个意外

  • 都市保安11章(第011章 刀口舔血)

    原标题:都市保安11章(第011章刀口舔血)小说名:都市保安第011章刀口舔血罗军说道:“你问!”他心里是兴奋的,找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找到宋妍儿了。林倩倩说道:“虽然你说一切都很有可信度,可我怎么才能完全相信你不是杀手来杀宋妍儿的呢?”罗军不由翻了个白眼,他说道:“第一,我不是杀手。杀手跟我们是有很大的区别的。第二,我从不在国内办事。第三,这是最关键的。我出手很贵的,宋妍儿不过是个普通的姑娘,杀她还真轮不到我出手。”“那你手下到底杀过多少人?”林倩倩又问道。罗军警惕的道:“这跟我找宋妍儿的事情没

  • 王妃权倾天下11章(第11章 狠毒,哭着喊着求嫁])

    原标题:王妃权倾天下11章(第11章狠毒,哭着喊着求嫁])书名:王妃权倾天下第11章狠毒,哭着喊着求嫁]纪云开被皇上宣进宫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燕北王府的人很快就收到消息,甚至他们还知道了旁人不知晓的消息。“王爷,纪小姐的凤佩不见了!”依旧是管事进来,依旧看不到萧九安其人,只能隔着床幔说话。“嗯。”声音透着床幔传来,尾音压得很重、拖得很长,明显是心里不满。管事的额头不受控制的冒出冷汗:“王爷,属下尚未查到为谁所窃,但能肯定不是皇上的人,皇上今天宣纪小姐进宫,想必是为了凤佩的事。”“本王要的不是解释

  • 中医高手11章(第十一章 论坛火爆!!!)

    原标题:中医高手11章(第十一章论坛火爆!!!)小说名称:中医高手第十一章论坛火爆!!!“或许,分开是一种,所谓的成全!”“爱,我会放在心里面。”“有些事不会有期限。”方丘唱完最后一句,微笑着对着江妙语一伸手。江妙语会意一笑,接着唱起来。“依恋,坐在我旁边。”“厚厚的想念,随月光蔓延。”完美的衔接在了一起,而方丘手笛伴奏继续。“依恋,跟在你身边。”“看你的笑脸,吻你的唇边。”“如果爱是座秋千。”“你就是我的原点。”“没有你,该怎么演。”“那些你,说的永远……”美妙的歌声在伴奏中结束了。全场掌声雷

  • 爱上你,我有罪11章(第11章)

    原标题:爱上你,我有罪11章(第11章)小说名字:爱上你,我有罪第11章方亦辰。方亦辰拿着病历,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他转身时看着给他翻档案的狱警,眼泪毫无征兆的滚了出来!……“亦辰,我们和好吧,对不起,你生病的时候我没有陪你,我不该和你生气,我这段时间也不好过,肚子疼得不行,做了个阑尾炎手术,你看,没骗你,还缝针了呢!”她骗他腹部的伤疤是阑尾炎手术留下的,方亦辰甚至还记得当年林栗说这话时脸上无邪又委屈的模样!原来根本不是什么阑尾炎!男人的眼底涨红一片,额上的青筋全都蹦了出来!“先生?”狱警看见

  • 豪门宠婚之惊艳太子爷11章(第十一章,信仰,身心投入)

    原标题:豪门宠婚之惊艳太子爷11章(第十一章,信仰,身心投入)小说名称:豪门宠婚之惊艳太子爷第十一章,信仰,身心投入顾斜阳错愕地盯着手里的汽水,一脸嫌弃!倪子洋不乐意了,蹙眉看着她:“你那是什么表情?我都没嫌弃你,直接喝了,你还嫌弃我?”顾斜阳愣住:“呃,我……”某男一脸受伤:“我的初恋都给了你了,我的初吻也给了你了,就连第一次也是你的,我什么都给了你了,你还嫌弃我?”某女思绪凌乱:“你?”顾斜阳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男人,真的是倪子洋吗?那个传闻中性子冷艳高贵,不近女色,外表颠倒众生,倾国倾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