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葬爱 最新章节

2017/12/4 0:59:0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葬爱

第一章 去参加你的葬礼

世上的人都知道,童家有女初长成,说的就是童家的童薇安,可是这世上的人都忘记了,童家还有一个和童薇安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妹妹童安好。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二十二年来,童薇安有多受宠爱,童安好就有多备受忽视。

……

童安好做了一个梦,这场梦中,她和姐姐被困在了大火中。

大火熊熊燃烧,到处都是火苗,她和姐姐两人逃无可逃。周围的空气被大火烧的越来越稀薄,大量的烟雾呛到她肺里,姐姐离大门近,她晕过去的时候,看到了姐姐慌乱地朝着大门冲了过去。

童安好眼角溢出一行眼泪……她是不是又被抛下了?

脑袋突然一疼!

童安好猛然睁开眼睛,入眼是四面白墙,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她的脑子里还晕晕乎乎,突然有道黑色的影子朝着她飞来,最后落在了她的床上,同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既然已经醒了,就把衣服换下。”

童安好心脏豁然一跳,这声音……“傅大哥?”她扭头朝着一旁看去,那道清隽修长的侧影,果然是傅谨言。原文163shenghuo.com

面对傅谨言,童安好有些举足无措。

傅谨言冷漠的望向病床上的童安好:“你只有五分钟时间。”他在提醒她换衣服。

但此刻刚刚从病床上苏醒的童安好云里雾里,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扫眼看向周围的环境,此刻童安好才确定,这里是医院。

“我……怎么在医院?”

她还没有彻底的清醒。那场大火,在她的记忆中,只是恶梦一场。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但病床边的傅谨言态度十分冷漠,“还剩四分钟。”

他根本不打算跟她解释。

童安好顺手拿起被扔在病床上的衣服……全黑的?这是……丧服?

“是去参加谁的葬礼?”童安好抬头问向一旁的傅谨言。

男人的视线淡漠落在她的身上,菲薄唇瓣吝啬的吐出四个字:“童安好的。”

轰!

童安好如遭雷击!

她……她的?

“可,可我还活……”着……

她的话没有说完,恰逢这个时候,VIP病房里的液晶电视屏上正播放一段新闻:

“昨日“夜幕”酒吧起火事件之后,童氏集团两位千金双双身陷火海。在经过医护人员抢救之后,已经可以确定,童氏集团大千金童薇安死里逃生,二千金童安好遇难。

童家二老爱女去世,大受打击,决定今日将爱女入土为安,葬礼举办以低调为主……”

后面的话,童安好已经听不见了,她神情呆滞地抬起头,望向床边立着的男人:

“傅大哥,她在说什么啊……我还活着啊。阅读163shenghuo.com

她还活着!

“童安好死了,死于火灾,”男人神色淡漠,没有丝毫波动,一句话便将“童安好”的一切,都淹没。

“从此,这世上只有童薇安。”

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童安好。

童安好睁大了一双眼睛,清澈的眼底,缓缓涌出眼泪……她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傅谨言,一言不发。

“哦,童伯父童伯母也以为过世的是你,这件事,我没让他们知道。”

童安好紧抿着嘴唇没说话。

面前的那个背影,那个男人。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是她遥不可及的梦。

对于爱情,她不敢去想。

这个儿时第一眼喜欢上的小哥哥,也只有她的姐姐——天生聚光灯下耀眼发光的童薇安,才配得上。

自卑,充斥着她。

第二章 沉默的葬礼

沉默着,童安好跟在傅谨言的身后。

坐上了车,一路上安静无声。

车往一处高档的墓地开去。原文163shenghuo.com

车停好后,童安好默然地下车。

跟在傅谨言身后,一路朝着“她”的墓走去。

远远已经开见前来吊唁“她”的人群,童安好心不在焉地垂头往前走,“砰”的一下,撞到了一堵肉墙。

她忍着疼痛,踉跄半步,一抬头,就看到傅谨言那张冰山的脸,正对着她。

“童安好,你记住,从此你就是童薇安,我傅谨言的未婚妻。”

冷漠的话语,在耳旁响起,童安好心跳快了半拍,但下一秒,一道力道抓住了她的手臂,箍在了身前。

傅谨言修长的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墓:“而童安好,活在那里。”

童安好心脏倏然发疼……顺着那修长手指看过去,他指着的是一座坟墓。

童安好,活在那里……他说。

这一刻,童安好好像问一问,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为什么不让她做自己?

为什么从此她要顶着别人的名字活下去?

为什么就不能光明正大将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

她有千千万万个为什么想要问他,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跟随在傅谨言的身后,童安好来到了墓前。

这里头,是她的姐姐。至今,还不能够接受姐姐已经去世。

她在颤抖,拼命的忍着,忍到了眼眶发红,却不肯流下一滴眼泪。

她恨,恨那一场大火!

恨她不能够阻止!

牧师主持着葬礼,庄严的说:“逝者已去,节哀顺变。家属亲友,上前道别。”

久久,却没有人站上前说话。

牧师有些尴尬:“就没有谁想要最后对逝者说些什么了吗?”说着,周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上前,牧师只好看向童父童母:“两位家属,还有什么话要对逝者说的吗?”

童母推了童父一把,童父咳嗽了两声,冲牧师摇摇头。

童安好浑身一片冰冷!冷透了骨子!

她望向周围的人,望向她的父母……心如刀绞!

为什么!为什么!

她再也忍不住内心愤怒又委屈,冲到童父童母面前,她首次那么大声的像是疯了一般的哭喊质问:“为什么!为什么!那里躺着的难道不是你们女儿吗!为什么连最后的道别,你们都没什么和她说的吗?!”

她指着墓碑,哭着大喊:“难道只有童薇……”安才是你们的女儿,童安好就不是了吗?!

她想这么大喊出来,却被一只大手捂着嘴巴拉回来。

“唔!唔唔!”放开我!放开我!我只是想要为自己讨回一个说法!哪怕是骗骗她也好啊!

低沉的声音,压在她耳边:“安静。你要是敢说漏嘴试试。”

童安好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嗓子,突然的发不出声音。

傅谨言拉住童安好后,就对周围的人说道:“薇安听到安好去世的消失,受到了刺激,各位不必在意。”

傅谨言这话一说出,周围的人终于露出释怀之色,纷纷对童安好露出一副同情之色。

童安好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缓缓滑下了脸庞,直至此刻,她才猛然发现,所有人都以为那里安静躺着的是“童安好”,可是这周围却没有一个“童安好”的朋友。

她的父母,在“她”的葬礼上,却没有请一个她童安好的朋友。

即使,她童安好的朋友并不特别多,却依然有两个十分要好的,这也是她的父母都清楚的事情。可,她的父母,就是没有请。

葬礼过后,童安好沉默的跟在傅谨言身后,在经过一处灌木丛时候。

灌木丛后几道讨论的声音,入了耳。

“这个薇安小姐实在是对妹妹太好了,她妹妹这么不成器,不学好的爱去酒吧玩儿,这一次还险些将童薇安给害死,幸好童薇安命大,这么一个天赋极高的调香师要是就因为自己妹妹贪玩儿,被烧死了,那才冤枉。”

“谁说不是啊。要不是这个童家二小姐不学好,爱去酒吧玩儿,也不会差点儿被烧死在酒吧里。可怜童薇安担心妹妹的安危,去酒吧找妹妹,却差点儿也跟着送命。”

“哎?幸好死了的是童家的这个二小姐,不然的话,新闻出来,童家薇安死于夜场那种乱七八脏的场所,一生的清誉就毁了。”

“可不就是嘛……”

童安好脸色煞白,她懂了!

她什么都懂了!

为什么傅谨言要她成为童薇安,为什么死去的必须是童安好……因为童薇安如果死于夜场那种乱七八脏的场所中,会毁了童薇安在世人眼中的美好形象!

而她童安好怎么样,就都无所谓了!

她抬头看向前面的傅谨言,那人没有停下来。他根本不在意她知不知道他的私心,根本不在意她这个人的想法。

啊……她怎么忘了,傅谨言爱着的从来只有童薇安。

而她童安好,即使有着和童薇安一样的脸,却永远入不得傅谨言的正眼。

就像二十二年的岁月一样,她童安好只是一个隐形人,于童家于傅谨言。

她也从不敢行差踏错一步,自卑也有着自知之明……所以,那份对傅谨言的感情,她不敢去碰,藏在了最深处,连她自己都快忘记了。

第三章 带来新的住处

在墓园的门口,童安好被人拦住。

“童薇安,你们不让我进墓园,不让我看望安好,你们太过分了!”

童安好张嘴看着面前的熟人:“小夏?”她下意识喊出来。

唐小夏,一个热情开朗的女孩儿,很多时候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儿,也是童安好最好的两个朋友之一。

童安好没有想到,在葬礼结束之后,会在墓园门口遇见唐小夏。

“小夏?小夏才不是给你叫的!”唐小夏怒瞪童安好:“童薇安,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要遭报应的!”

“小夏你听我……”

“你是谁?”不知什么时候,傅谨言看到童安好没有跟上他,又重新折了回来。回答恰好听到有人诅咒童薇安,傅谨言双眼冰冷的看向唐小夏,冷冷问道。

“我是安好的好朋友!”

傅谨言眼神更冷,“哦——童安好的朋友和她一个德行。”

童安好面色唰的一下,比纸还白,愤怒的咬住牙:“你何必这么说小夏。”

“童薇安,谁要你假惺惺,你以为你现在说点好话,就能够赎罪吗?”唐小夏根本不理会“童薇安”替她说话,要不是童薇安,安好怎么会被烧死在大火中?

唐小夏死死瞪着面前的人,“要不是你和安好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我早上去把你的脸挠花了!”

“虾子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说了……”童安好不知道该怎么跟唐小夏解释,她怕再让唐小夏继续说下去的话,会惹恼傅谨言,她怕唐小夏吃亏。

“你叫什么名字?”

身后,男人面无表情的问向唐小夏,童安好顿时心中一急,连忙转身,也没多想,伸手抓住傅谨言的手臂,拉着他就要走:“傅大哥,我们走了。”

她推着傅谨言上车,刚才傅谨言显然已经动怒,一个唐小夏真的不够傅谨言收拾的。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好友倒霉。

但童安好却没有发现,宾利车窗外,唐小夏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目送车子离去。

虾子,是唐小夏的别名,平时的时候,朋友们都叫唐小夏“小夏”或者“夏夏”,但是只有童安好会在着急的时候出口叫唐小夏“虾子”。

为此,唐小夏还和童安好表示过不满,说“虾子”听起来像是“瞎子”难听死了,可是童安好就是不改口。这也成了两人之间的秘密。

“刚刚才……童薇安喊我‘虾子’?”唐小夏眨眨眼……她确定,她绝对没有听错!

她又扭头看向墓园方向……可是会叫她“虾子”的人,已经永远地躺在那里了。

……

傅谨言将童安好带到了一处高档小区。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住处。”

童安好扭头:“我不可以不住这里吗?”

紫苑,在S市很有名气的高档住所。

一层楼一户。

可是……这里对她而言实在是太陌生了。

傅谨言扫向童安好:“这里是你姐姐名下的房产,薇安生前有时候工作忙,就会就近住在紫苑。”

傅谨言又说:“薇安生前的东西,我都已经让人收拾起来了。这之后,我会让人给你送来生活用品,包括服装首饰。”

童安好连忙摇手:“不用的,我有衣服。”

童安好话未说完,突然,一道冷厉尖锐的目光唰的一下,锁在她的身上,傅谨言面色幽冷:“童安好,你又忘记了,从今以后你是童薇安,童薇安的穿着品位不俗,你的那些衣服就都收起来吧。”

“还有,对外宣称你是薇安,所以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能坏了薇安的名声。薇安是我的未婚妻,虽然你现在顶替了薇安,但你我都知道,你只是一个冒牌货,不要奢望一些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我说的,你听懂了吗?”

童安好垂着脑袋,无力的点点头。

等到傅谨言离开后,她无力的软倒在沙发上。她从来就没有奢望过什么。傅谨言又何必再一次的提醒她。

四周都是薇安的味道,这是傅谨言搬走了薇安的东西后,也无法去除掉的味道。

童安好走到镜子前,伸手摸向镜子中的那张脸,“姐,我多希望,我能够阻止一切。”

不止傅谨言在意姐姐的名声,她也在意啊。

那场大火中的秘密,就让它成为她一个人的秘密,烂在心底深处去吧。

第四章 醉吻

自从葬礼之后,童安好就一直呆在紫苑的家中。

对外宣称双胞胎妹妹去世后,作为姐姐的童薇安还沉浸在伤怀中不可自拔,所以最近一切的工作行程都放下,童薇安正在休年假。

但事实上,童安好知道,这不过是因为傅谨言怕她童安好顶着薇安的名字,做出不当的举动,坏了薇安的好名声而已。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童安好都快以为那个男人已经将她这个冒牌顶替货,忘记到了犄角旮旯里去了。

这一夜,她睡下,她向来睡眠浅,稍有异动就会被扰醒。

门外传来一阵苏苏拉拉的异响。

童安好的睡意顿时全无,一下子紧张的从被子里坐起来,全身神经紧绷,聚精会神地盯着卧室的房门。

竖着耳朵听……咝咝啦啦……

那声音越来越靠近。

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童安好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眼睛死死盯着卧室的门,忽然面露惊恐,她想起来了,她的卧室门没有反锁!

怎么办?!

一咬牙!

童安好这个体育渣渣,用上了冲刺的速度,鞋子也没穿,飞快的冲到了卧室门口,耳朵边,脚步声……

啪嗒啪嗒……

越来越靠近。

她的手够到了门把手,刚要松一口气。

下一秒!

“咔擦”

一声异响,她没来得及反锁上门,手掌下的门把手被人转开,顿时,童安好头皮一阵发麻!

一股力量从外面扑了进来,童安好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啊!”

“嘘。”

熟悉的声音响起。

童安好猛然一抬头……傅谨言?

“你……喝酒了?”满身的酒气,遮都遮不住,童安好就要绕过傅谨言:“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绕过男人,往外走,在经过男人身边的时候,一股大力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

“薇安……”

伴随这句话,童安好就被拉进了一个怀抱中。

“傅大哥,你认错人了。”

但无论童安好怎么去推傅谨言,这男人的力气却大的惊人。

“呼……薇安……”

童安好顿住了,男人的轻声细语,是她活了二十二年都没有见过的。

世人都道,傅家有骄子,名谨言,性淡漠。

却原来,都是骗人的。

童安好抿着嘴唇……她羡慕薇安了。

世人只看得到傅家谨言的孤傲淡漠,这样轻声细语,缱绻温柔,他惟独留给了薇安一个人。

如果她……不不不!

童安好猛然意识到自己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心,居然开始贪婪,她猛然惊恐的强行打住脑海中的想法。

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童安好,不是你的不要奢望。童安好,你一无是处,如果又变得那么贪婪……童安好,我看不起你!

她在心中不断的对自己说,不断的说服自己。

她晃神中,嘴唇突然一热……“唔!”

他吻了她?

他吻了她!

唇腔里的酒味,以及他炙热的唇瓣,一切都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薇安,你今天亲着味道好甜。”

男人低沉醉态的声音,蛊惑异常,却叫童安好血液都冻透……他把她当做薇安了。

第五章 把她当做薇安

童安好来不及多想,腰间一紧,她来不及惊呼,头晕目眩中,人已经被压在了床褥中。

“薇安薇安……”

耳畔的声音陆陆续续。

童安好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用力推了傅谨言一把:“我不是童薇安!”

她是童安好!童安好!

但是醉酒的男人,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解释。

他只一心将她认成童薇安。

而且……他的薇安,今天亲起来味道特别的棒。

男人的目光,落在了那张粉嫩的唇瓣上,眯着眼睛,犹自回味着刚才的滋味。

翻身复又压在了脚软身躯上,傅谨言这一次完全不给童安好任何说话的机会,吻,铺天盖地而来。

从没有经过情事的童安好,又怎么敌得过这调情的手段。

何况,此刻那么认真吻着她的人,是那个她藏在心中那么久的人……童安好,你真贱!

她心中骂自己,身体却不听使唤,坠入了傅谨言制造的情海之中,不可自拔的沉溺其中。

她闭上眼睛,不想去看,她生怕看到他突然酒醒,看到了这样卑劣的她。

她又对自己说……就一次,就一次。然而另一个声音,不断的骂着她:童安好你真卑劣!

童安好承受着身体和心灵双重的冲击。

身体仿佛不再是她的,被动的在他的身下,承受着他霸道的占有,身体里陌生的情愫,骇的她不知所措,却又朦胧了双眼。

小嘴微张,呼出一口一口的雾气,喉咙里溢出陌生的嘤咛。

这一刻,她不是她。

灼热的呼吸,滚烫的身躯,强力的占有,傅谨言像是一只饿了许久的豹子,在身下的女人身上,不断的索要。

汗水,顺着脖子滑下,一路滑过胸膛,滑过紧实的腰腹,最终落到了被褥中。

在一记深埋中,傅谨言释放了自己,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一脸餍足的埋在身下女人耳边,低沉暗哑的声音徐徐说道:“薇安,我取了你的第一次,会对你负责的。”

床上的女人身子顿时僵硬了下,耳边是男人平稳的呼吸声。她悄然爬起床,衣服都没有穿,就这么光着身体,赤着脚,像是幽灵一般,走到了客厅中。

她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抱紧了自己……童安好,你真卑劣!我看不起你!

愧疚的自责充斥了内心。

是的,童安好瞧不起这样的自己,她的心已经开始学会了贪心……贪心她不该贪心的东西。

薇安,对不起,对不起。

无数个对不起……她在内心不断的说着。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心的深处,却舍不得遗忘他拥抱着她的每一分每一秒,这也许是唯一一次,他那样珍惜地拥抱着她。

可内心深处,却在遭受心灵的审判!

对童薇安的愧疚、对她自己和傅谨言发生了关系的厌弃,和从内心里涌出一丝丝的期待——对这个男人的期待,原不该属于她的期待……种种复杂情绪交织一起的多重矛盾,这折磨,何时终了。

童安好有那么一丝的动摇,在傅谨言成为她姐姐的男朋友那天开始,童安好就对自己说:不可以再去喜欢这个人了。

她对他避而不见,回避所有会遇到他的场所。

这场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这场悲剧的发生……打乱了童安好给自己安排好的一生——温馨平淡的普普通通过一辈子,没有傅谨言,也没有童薇安,只有她自己,和那个不知道长什么模样的丈夫。

“不可以……”睡梦中,童安好呢喃道。

不可以。那是薇安的,而她这一夜已经错过一次了。

不可以,不可以放任内心的贪心,不可以再继续心动,不可以期待着。不可以那么……任性!

在一声一声的“不可以”中,童安好睡得很不安稳。

翌日清晨

傅谨言醒过来,揉着发痛的脑袋。

看了一眼周围,这是紫苑,薇安的家。

猛然!

他想起了什么!

薇安!

他昨晚……

那些片段,居然就是那么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

傅谨言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童安好做好了早饭,她没打算去叫傅谨言起床吃饭。

坐在餐桌旁,童安好喝了一口牛奶。

背后一道声音陡然响起:“童安好,昨晚的事情,我会对你负责。”

傅家谨言,敢作敢当。

无论这之中是否有误会。

童安好顿了下,随后扭头,傅谨言正穿着白色的衬衫,站在转角处,淡淡看着她。

她张了张嘴:“我……”

傅谨言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袖子,开口打住了童安好接下去的话:“等薇安一年丧期过了,我会娶你。”

他会娶她,但不会爱她。

在傅谨言心中,娶童安好只是为了对这件事负责,也不过就是家中多了一双筷子一个碗,于他而言,并没有差别。

童安好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男人已经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葬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葬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徒然喜欢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徒然喜欢你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徒然喜欢你目录预览:第3章我可以帮你这个忙第4章你觉得这么简单就完了吗第5章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第3章我可以帮你这个忙“那你可以再帮我一个忙吗?”苏泽见她这么轻松就答应了,反倒有些不适应。听到这句话,林蔓羽感觉似曾相识。林蔓羽一直都是喜欢苏泽的,只是两个人的差距太大,她一直只能仰视他,直到有一天我苏泽跑到她的前面几乎是求着对她说,“林蔓羽,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可以。”林蔓羽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但不管让她做什么都帮。“那你想要什么条

  • 婚谋入骨深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婚谋入骨深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婚谋入骨深目录预览:第3章戏看的够爽吗第4章离婚是要筹码的第5章手术费第3章戏看的够爽吗声落,方云笙还特意往衣橱的方向看了一下,那眼神,带着几分锐利、得意,就好似……他早就已经洞悉她在这衣橱中一样。苏曼欣的心狠狠抽痛着。整个人痛不欲生。这还是她所认识的方云笙吗?泪打湿了眼,眼前原本清楚明朗的一切在这一瞬间都变得模糊不清。方云笙说:曼欣,我爱你,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强迫你,我愿意等你,等你心甘情愿做我的女人。而我也愿意为了你一辈子守身如玉。方云笙也说:曼欣

  • 何须执手过年华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何须执手过年华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何须执手过年华目录预览:第3章被后妈下药!第4章以为她想讹钱!第5章把她卖到夜店!第3章被后妈下药!李念念垂在身侧的双手慢慢收紧,原来难过到极点,是没有眼泪的。她很庆幸没有哭,因为已经很狼狈,不想连最后一点儿自尊都失掉。下楼,管家看到她的伤,心疼不已。“少奶奶,我给你包扎一下吧!”李念念还没有开口,楼梯上就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苏家少奶奶!你现在派保镖把她送到娘家去,看好了,不许她再迈出李家一步!等我想好了怎么惩罚她再说!”李念念

  • 帝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帝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帝妃目录预览:第三章富不过三代第四章多谢公子指路第五章你全家都是偷第三章富不过三代第一次发觉一碗鸡蛋羹犹如人间美味,宋阮狠狠的鄙视自己一番。一连三日让豆蔻去厨房买鸡蛋,自是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到了第四日豆蔻噙着泪水回来,手中还攥着宋阮让她拿出去的银角子。“奴婢没用,没能买到鸡蛋。”豆蔻红着眼睛道。“算了,有人诚心让我不好过,今后你就留在院子里莫要再出去了。”宋阮内心愤愤,表现出来的却很淡然。连着用鸡蛋壳内膜敷伤口,虽然还没有愈合却比之前要好的太多,蛋清含有溶

  • 予你深情几许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予你深情几许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予你深情几许目录预览:第3章死也要这个孩子第4章我看孩子是你的吧第5章要让他亲眼看着这个孽种去死第3章死也要这个孩子“颜沫,你还年轻,以后有机会要孩子,这一胎……”江宇还想尝试说服她,颜沫的脸色却突然拉了下来:“江宇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颜沫何尝不知道,如果做了手术,以后都不一定会怀孕有小孩。不,她就算死,也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是属于她和浩然的孩子!听说纪浩然离婚了,他的兄弟便打了电话,叫他出来聚聚,一起庆祝他的单身。饭桌上,他的哥们林慕安看纪

  • 妾上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妾上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妾上无妃目录预览:第003章交锋第004章天牢第005章玩具第003章交锋暮云卿端坐在床榻上,目光沉沉地望着跪在他眼前的女子。她明明是跪着的,脊背却依然挺直,神情透露着这个年纪的少女不该有的从容和倔强。“我差点忘了,这次奉命去北漠平乱,还是拜你所赐。”三个月前,叶相还在位,正是他向皇上举荐自己率兵平叛,背地里出主意的,正是叶绾。叶绾,相府嫡女,年方十四便有才女之称,琴棋书画、经史子集无一不精。当今世上第一智者言翁曾亲口称赞,此女若是男子,定能子承父业,

  • 予你深情寄流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予你深情寄流年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予你深情寄流年目录预览:第3章拿她的骨灰喂狗第4章我输的体无完肤第5章她要害希希第3章拿她的骨灰喂狗他赶她走,抱着别的女人赶她走!萧以爱鼻尖一酸,但却转而投给了莫北泽一个微笑:“好,既然你这么相信狗血的剧情,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得了传说中的白血病呢?你会不会因为一直以来对我的误解而感到后悔?”莫北泽的目光陡然变冷,“白血病……呵呵,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就把你的骨灰拿去喂狗!”哦……原来,他会这样对死后的自己啊!那么她死了于他而言是种解脱吧。韩淋

  • 路过婚姻路过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路过婚姻路过你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路过婚姻路过你目录预览:第003章:基本职业操守第004章:游刃有余第005章:前所未有的粗暴第003章:基本职业操守顾成双接住一看,愣了愣,随即扬起药盒笑道:“许总不用担心,我早就吃过了,这点基本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是吗?”许宁远慵懒的将深眸从桌面的文件移到她脸上,无所谓的撇了她一眼,随即收回视线,“谨慎点总是好的,那就留着下次吧。”顾成双抛给许宁远一个媚眼,“许总真是好体贴,那我就收下咯。”回到办公室,她笑着将药塞到抽屉里,开始对今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