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欲孽青春 大结局

2017/12/4 2:47:1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欲孽青春

第1章 美艳继母
自从我有记忆以来,我爸就是个混子,喜欢喝酒,经常喝得烂醉,喝醉之后就把我妈脱了衣服吊起来,往死里打。书名:欲孽青春 大结局

    那时候,我很小,总是被吓得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后来,我妈终于无法忍受这种折磨,变得精神错乱,最后跟着一个野男人跑了,那一年,我六岁。

    同龄的小孩儿也不叫我吴清,而是叫我“无娘清”,这是我心中的伤疤。

    因此,我恨我爸,从小,就有一颗仇恨的种子在心中发芽,一直到了我上高中,我去了另外一个市上,寄宿学校,两年没回家。

    有一次,我爸来电话说,在半年前他又结婚了,想要弥补这么多年来对我的亏欠,让我抽空回家一趟。

    可是,心底,妈妈痛苦惨叫的一幕幕总会在我的心头浮现……我们,与其说父子,更不如说是陌生人,因此我并没有回去,但是我却没想到,那是我们父子两最后一次通话。

    那天,和我爸结婚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我的继母给我来电话,说我爸去世了,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仿佛少了些什么。阅读163shenghuo.com

    人死万事空,再大的仇,再深的怨恨,也该结束了。当天,我就登上了回家的列车。

    后妈说,我爸是赌博,欠下巨债,被人家追债,最后喝了太多酒,酒精中毒,抢救无效死亡的。

    对于这个结果,我没有半点意外,我就知道,我爸那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当我再度回到了离开两年的家,刚打算敲门时,门便被打开了。

    当看到那个身影时,我顿时愣住了,因为,她和一个人长得太像了。

    那是在令人震惊,我的后妈和我的亲生母亲,竟然长着近乎一样的脸,要不是她很年轻,我爸也是先和我说过,我几乎会马上扑进她的怀里,叫一声妈。163生活网

    这是个美丽的女人,全身上下都透着女人味,和我的妈妈一样美丽,饱满的身材,完美的脸庞,高雅的气质,令我一阵恍惚。

    她似乎是刚洗完澡,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她胸前的两团,似乎比一般的女人都要大很多。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便过伸出双臂抱住我,由于她是站在台阶上的缘故,比我要高出许多,我的脸,竟然直接埋进了两团软软的肉里。

    她的双手,摸着我头,温柔呢喃道:“阿清,你终于回来了,你爸走了,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被她那样抱着,我似乎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曾经,我妈也是这样抱着我,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安心。

    回家之后,她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带着我,去和我爸爸做最后的告别。

    看着我爸躺在棺材里,一脸的安详,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谈不上悲或喜,因为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在我爸的葬礼上,继母就像是一朵黑色的花,眼神之中,充满了平静,她比我大不了几岁,死了丈夫,竟然没有哭,当时我以为,是因为她是个坚强的女人。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第2章 初窥玉体
  送走父亲之后,我和她回到家里,那一所空洞的别墅,只剩下两个人了。

    通过和她交谈,我知道,她叫白雪,他说她比我大不了几岁,让我叫她雪姐,或是雪姨都行,我点头说以后叫她雪姐。

    忙活了两天,我很累,连饭都没有吃,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到了半夜,我被一阵清脆的水声惊醒。

    透过朦胧的灯光,我循声看去,发现浴室的门竟然没关紧,有一条两指宽的缝隙,好奇之下,我悄悄走了过去,却看到了令我难以忘记的一幕。

    那是一具完美的胴体,她的身体,和她的名字一样雪白。

    一丝不挂的她,站在喷头下面,闭着眼睛,温热的水流,从她的头顶流下,浸湿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那曼妙的胴体,一览无余,她的胸,最为突出,果然比一般的女人都大许多。原文163shenghuo.com

    看着她在温热的水流下,闭着眼,修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一副惬意的模样,还有那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传入了我的耳朵,似乎是最致命的毒药,我一时竟然看得入迷了。

    我当时毕竟是十七岁,血气方刚,青春年少,对异性的生理秘密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求,在雪姐这样的身材面前,以前我所看到过的日本的那些电影里面的女主角,简直弱爆了。

    我看着她的手,轻轻的拂过自己的迷人身体,自己的手也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直到后来,我给了自己一巴掌,才将那种心思强行压下。

    那一夜,我失眠了,或许是睡了一下午的缘故,脑子里满是她洗澡的画面,每一个细节,雪姐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我看遍,在我眼里,是那么的完美,但是,我却有种深深的罪恶感,她毕竟是我的后妈啊。

    第二天,她为我做好了早餐,叫我起床,可是我却不敢看她的眼神,只是毫无感觉的一口一口吃着面包。

    看着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昨晚的那一幕幕,再度浮现在我脑海之中,不知不觉间,我竟然有些脸红,喉咙也有些干燥。

    偏偏在这时候,雪姐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随后用脸蛋贴了贴我的额头道:“看你脸这么红,我以为你发烧了呢,没事就好。推荐163shenghuo.com

    就在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昵搞得手足无措,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敲门。

    我说我去开门,随后便有些落荒而逃。

    来的是个律师,还有另外一个男人,那人是我爸的债主。

    律师拿出了证明,是房产抵押,原来我爸早就将这房子抵押出去了,现在他死了,还欠着一大笔钱,人家来收房子了。

    我爸死了,什么也没留下,现在,又让我们变得无家可归,没有了房子,我们住在哪里?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那律师对我说:“你爸欠的钱太多了,还有许多债主,这位辉哥,只是其中之一,原本这房子也换不了你爸欠的债,可是人家看我的面子,又可怜你们母子俩,就算了。”

    他还说看在和我爸是老朋友的份上,给我们母子指一条活路,让我回乡下的爷爷家,因为我们呆在城市太危险,我爸的债主,有许多是道上的,都是神通广大的人物,落在他们手里,这一辈子就算是完了。
第3章 遭人白眼
我当时简直快要被气死了,可是再气也没有办法,我爸已经死了。

    我小时候听我爸说过,我有个爷爷,在乡下有一个很大的庄子,是当地的富户,只不过,我爷爷很讨厌我爸爸,将他赶了出来。

    照这么说,我爷爷一定也不怎么待见我,可是,我们已经走投无路,第二天,便去了乡下的爷爷家。

    走了一天,我们终于到了爷爷的庄子,那是一处很大的庄子,只不过,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们似乎知道我们要来,特地在等我和雪姐。

    听我爸爸说,我们老吴家原本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只不过,后来出了许多事情,血脉凋零。

    我父亲还有个哥哥,出车祸死了,女人也跑了,留下两个女儿,和爷爷一起生活,还有就是我父亲的妹妹,也就是我姑姑早些年死了丈夫,带着一个女儿,回了娘家。

    现在,我爸爸也死了,我就成了老吴家的一根独苗,或许这才是爷爷肯收留我的原因吧,

    只不过,那天晚上,我没有见到我爷爷,因为姑姑吴慧说,时间太晚,爷爷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和她说,而且,还特地强调了一句,什么事情都要问她。

    这个长得很风骚的女人,无疑是在告诉我们,要明白,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姑姑还说,我们都是走投无路才来到这里的,但是,老吴家不养闲人,要吃饭,就得干活。

    大伯家的两个女儿都在那里,一脸鄙视的看着我们母子,眼中透着浓浓的厌恶之色。

    看到这种状况,我很是愤怒,不禁攥紧了拳头,他们这是明摆着不待见我们。

    但是雪姐却轻轻抓住我的手,对姑姑道:“好,我记住了。”

    随后姑姑又道:“庄子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们住了,我已经腾出了一间柴房给你们住,今晚,你们就搬进去吧,以后什么都自己解决。”

    稍后,我们便被带去了一间黑咕隆咚的柴房,或许很久以前,这里也曾住过人,只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看着满屋子的灰尘,还有蜘蛛网,我十分愤怒,想要发怒,却再一次被雪姐制止了。

    等到姑姑扭着肥臀走了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问雪姐道:“雪姐,你为什么不让我和她们理论,她们这是明摆着欺负我们啊。”

    看着满屋子的破旧,我心中愈发觉得窝火。

    但就在这时候,有一个柔软的身躯轻轻地抱住了我,对我道:“我们毕竟是走投无路才来到这里,有的住就不错了,只要有你在,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被雪姐抱着,我竟然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那好像是我母亲的味道。

    我也伸手揽住了她的细腰道:“我是男子汉,苦点累点都没什么,我只是担心你……”

    然而她却用一根如同葱根的手指堵住了我的嘴道:“不要这么说,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为了你,再苦再累都不算什么。”

    我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她。

    那个房子只有一张床,那天晚上,我和她睡在了一张床上……

书名:欲孽青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欲孽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阴孕缠身】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阴孕缠身】小说在线阅读书名:阴孕缠身目录预览:第一章摸到尸体第二章诡事不断第三章床下有人第一章摸到尸体夜幕降临,我坐上了回住处的公交车,这班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人都很少,所以我都坐这趟公家车回去。今天好像比往常要多几个人,一个个都是面无表情的坐靠在椅子上,我都怀疑他们不是人。“姑娘,你猜对了我们就不是人,是阴胎嘎嘎嘎……”这个怪异的声音让我一个哆嗦,想着这一定是前面那个猥琐的男人想吓唬我,所以故意这样做。于是我站身来到那男人面前就要骂,但是看到男人有些吓人的脸,我就说了一句,你干什么装鬼

  • 【喜抬棺】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喜抬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喜抬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人报到第二章找替死鬼(求收藏)第三章挖坟掘墓第一章死人报到我出生在农村,自幼跟着我爷爷长大。相比不常见到的爸妈,和爷爷的感情是最好。可是,我爷爷是一个怪人。他是一名抬棺匠,专门为死人抬棺。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本想出去尿尿呢,却发现堂屋(客厅)里有光,我小心翼翼地从门后面偷看,原来是爷爷。只不过那光却不是灯光,而是点燃了两根白蜡烛。白蜡光晃呀晃的,尤为渗人。更为古怪地是第二天我问爷爷,爷爷却不承认,还说我是做梦了。这

  • 【走阴香】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走阴香】小说在线阅读小说:走阴香目录预览:第一章过世的姥姥要带我走第二章农村灵异事件第三章帮人驱邪第一章过世的姥姥要带我走十岁那年姥姥去世,不久后我生了一场怪病,打针吃药多日不见好,且一到夜里就特别清醒,常常胡言乱语。连着高烧五天实在没法子了,爸妈带着我到乡下找一位大姑,说是给我看病。大姑在这里并非指父辈亲属,而是我们那对女阴阳先生的敬称。大姑当时看了看我,说是我姥姥去世不久,因为舍不下我,想要把我一起带走。爸妈一听吓坏了,说就算老太太心疼外孙女,也不能把孩子一起带走,求着大姑给想办法

  • 【鬼妻来袭】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鬼妻来袭】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鬼妻来袭目录预览:001:村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002:地主家的傻儿子003:收容所也不太平001:村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叫言石,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孩子。因为我爹言断轩说我没有娘。我一直以为我爹就和生物课本里说的蚯蚓一样,第五节和第六节一拱就有了我。村里人免不了闲言碎语,他们不待见我爹,但也离不开我爹。我们这里死了人之后,儿女是不守孝的,得我爹这样的唱灵人在死人待的堂屋里三天不吃不喝,给死人唱歌。具体唱的什么内容,我听不懂,不像方言,到好像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 【杀猪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杀猪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杀猪匠目录预览:第一章棺材里的刀第二章爷爷的死因(求收藏评论打赏)第三章谁的诅咒第一章棺材里的刀爷爷去世的噩耗传来时,我正在几百公里外的城市里读书,等我赶回家里时,家里已经搭好了灵堂,爷爷就在棺材里。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再看爷爷一眼。爷爷安详的躺在棺材里,脸色红润,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哇了一声哭了出来,问我爹,爷爷是不是睡着了,明天就会醒来,一下子惹起了大家的伤心事,大家都哭了起来。晚上,我和二叔守灵,在灵堂里,二叔跟我说起爷爷的事情来,说着说着,大家又免不了

  •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穿越之巫女养成记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原身的能力第三章:骄傲的苏灿灿第一章:重生苏灿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破草席上,冷风赫赫的直直往自己身上衣不附体的破衫里钻,伸手一摸额头。滚烫如火。苏灿灿正在纳闷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后,突然被一个稍显滚烫的舌头给舔到了。这才发现自己脚下还卧着一个金毛小狗,小狗见她醒来,娇憨的眸子立刻可怜兮兮的盯着她,湿漉漉的眸子里倒映着一个十来岁骨瘦如柴,面瘦眉稀的小女孩儿的脸。苏灿灿吓了一跳,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 【灵魂医师】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灵魂医师】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灵魂医师目录预览:第一章长生巷第二章诡客第三章凶案再起第一章长生巷时值七月,烈日下的街头,行人寥寥,柏油大路被晒的都可以用来煎鸡蛋,纵然是这样的天气,行人们谈论起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后背都忍不住会发凉。在城区的大街小巷内,到处都贴满贴满了公安局的告示,说是距离城区不远的临山村,这几日来,接二连三发生恐怖死亡事件,而且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死者浑身的骨肉露在外面,似乎是被人剥了皮一般,死像极其恐怖。看到告示的人,都不禁感觉头皮一麻,纷纷议论着,其中一人说道:“这杀

  • 【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霸道巨星是竹马目录预览:第一章先生恐怕认错人了第二章告诉你一个秘密第三章对我家的装修风格还满意吗第一章先生恐怕认错人了正值六月,窗外的太阳带着淡淡的灼热照在行人的皮肤上,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强盛的气焰。时初雪顶着头顶的大太阳,也顾不上皮肤传来的滚烫,直冲进了一栋大楼。“哎,麻烦等一下!我也要……”没等她说完,电梯的门已经关上了。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被好几个人挡在身后的男人微微蹙眉,像是突然有万千的心事压上心头。原本乌黑的墨镜和毫无波澜的嘴唇就已经冰冷的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