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快递员撞鬼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3:12:4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快递员撞鬼

第一章快递员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二十岁入伍,义务兵两年后留部队三年,由于某些原因,到了今年,也就是我二十五岁的时候,从部队中退伍下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本以为以自己退伍军人的身份,可以轻松的在这大城市中混口饭吃。可等我真正进入这座城市的时候,才发现我把找工作想的都太过于简单。

 保安的工作,我嫌太过于清闲,而对于其他的工作,一连面试好几个,留下的永远只有一句话,回去等电话。

 我最终只能在脱离市中心的地方租了个房先住下来,比较偏僻,相对来说房租也不是那么高。

 在这里,我认识了和我年纪相仿的秦大友,很健谈的一个人。我刚入住的时候就拉着我去他家里喝了两杯,一来二去的也熟悉了不少。

 秦大友知道我为找不着工作的事儿烦恼,经常拿着酒来找我喝两杯,还安慰我别让我着急上火。版权163shenghuo.com但是我却总感觉秦大友有点儿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天我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钟,出租的房子是几间民房,我开门的声音估摸着是惊动了秦大友,秦大友出来冲我笑了一下,然后又折回了屋子,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多出了两瓶啤酒以及一袋熟食。

 吃喝的时候,秦大友不住的说市里的工作难找,你虽然是退伍军人,但是没有学历一样也是白搭。

 虽然有些微醉,但我还是听出了他话里有话。

 当兵的人多半都直,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开门见山问:“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要是有啥事就坦白的说,别整那么多没用的。”

 秦大友眯着眼笑了笑,拿起啤酒瓶给我倒满一杯,砸着嘴说:“我这有个工作介绍给你,干不?”

 “啥工作?”我问道。

 本来给我介绍工作,这好事啊,可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心里反而没底,虽然是工作难找,可让我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快递员撞鬼 全文免费阅读

 秦大友喝了口酒说:“送快递。”

 原来是送快递,可能是他怕我是那种眼高手低的人,所以才表现出欲言又止的模样。

 “待遇如何?”反正现在我也没钱了,只要待遇过得去,我就干。快递这工作,别人不喜欢,我倒是觉得很好,当兵出来,还是希望干点用体力的活,不用动脑子,还能保持锻炼身体。

 秦大友笑眯眯的比划出两个指头:“底薪两千,其余计件。送一个快递,提成两块,你一天送五十个就是一百块钱,一月三千,加底薪两千,一月五千妥妥的。”

 听着秦大友说,我直接愣在了那,一月五千的活计可不好找,当保安一月撑死也就两千多块钱,这送个快递咋能一月五千?这可不是一线城市,一个月五千不算低了。163生活网

 我仔细琢磨一下,猜想这一月五千的活肯定有猫腻。

 “你小子一月才两千多点,给我介绍个五千的活?”我和他碰杯了一下问道。

 秦大友讪笑着端起酒杯,仰头喝尽,搓着手犹豫着说:“我干的是检收的活计,送快递的不能比,工资都是死的,没有提成。不过话说过来,这活还真有点儿问题……”

 “什么问题?老板会无缘无故扣工资。”反正看他那样,肯定是有问题的,而我的猜测,问题肯定出在这工资上。

 秦大友脸上的嬉皮笑脸突然没了,神秘的凑了过来说道:“工资没问题,送的那片区域有问题。”

 “啥意思,你整明白点。网站163shenghuo.com”我有点儿急躁的催促着他往下说。

 秦大友再次倒了杯酒,一口喝干后说:“那片区域以前是个乱葬岗,再往前说点儿战争时期的时候小鬼子和八路在那干仗,死了接近一万人,后来人都说那地是万人葬坑。战争时期后就成了乱葬岗,七十年代有人开发,将那里建造成了小区,到现在有了不少年头,住的也多数都是一些老人。”

 “然后呢?”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秦大友所说的问题是什么。

 秦大友夹了一片猪头肉塞嘴里,咀嚼了一番吞下去后,继续说:“那地方不安分,有点儿凶……”

 联想起来他刚才说的万人葬坑,我有点明白他所说的意思,原来不是工资问题,只要不是工资问题,其他的对于我来说,都不算是问题。

 “我跟你说,你可别不信。”秦大友见我满脸不屑,忍不住较真道:“那地方可是有先例,出的事儿不少。说明163shenghuo.com

 说实话,对秦大友说的我还真不屑一顾,入伍部队驻扎训练的时候,我单独一个人,半夜没少在乱葬岗站岗,也没见过啥不干净的东西。

 “负责送那片区域快递的之前有三个人,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大叔,不过干了几天就不干了。”

 我好奇的问,为啥干了几天就不干了?

 愣了片刻秦大友蠕动着喉结,眼里闪过一抹惧意,哆嗦着嘴唇说:“没法干了,人死了……”

 “死了?”虽然我不相信他嘴上说的,可真死人了,我倒是关心起来,毕竟说不定我就要去那里当快递员了。

 “刚开始送快递的几天还挺正常的,但是没有多久就出现问题了。那片区域有寄东西的,寄东西要给钱吧?送快递的收了钱回头要把钱上交,可是那大叔交钱的时候却是交的冥币……”

 “店里面的老板以为是大叔收错了钱,本想找机会跟他说一声。可是还没等告诉他这事儿,大叔就……就死了。”

 秦大友看了我一眼,不等我问就开口说:“出车祸死的,就在小区门口。死的时候老惨了,身子直接被撞出去了十几米,而且……而且肇事车辆不过是一个小型私家车。”

 小型私家车速度快起来将人撞出去十几米远,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是还没等我说话,秦大友便是道:“关键是那小型私家车完全速度还没到二十迈……”

 “还没到二十迈就将人撞出去十多米?”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秦大友,感觉他说话有点儿浮夸。

 秦大友不住地点头道:“出车祸的地点是小区门口,大叔的人直接被撞出去十多米,半个身子躺在了小区里。更匪夷所思的是,大叔死的时候一半身子在小区里头,一半身子在小区外。人群围过去的时候,大叔已经断气了,可是不过回头的时间,躺在地上已经死了的大叔,那双腿竟然开始动了起来。俩脚蹬着地面,借着力道将身子往前拖了半米远,等着双脚完全进入小区的时候,这才两腿一伸,完全没了气。好像是即便是死也不想离开那个小区。”

 说话的时候秦大友脸上满是恐惧。

 我完全没感觉有啥,觉得秦大友说话有点儿夸大其词。都断气了那人咋还能动?完全没有理由的事情。

 我没在意这些,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边吃边问:“你不是说送快递的有三个人么?还有俩呢?”我只当他说的是鬼故事。

 秦大友灌了口酒,砸着嘴说:“第二个来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大友竖起三根手指头,咬着牙道:“三天,那小伙子就干了三天。”

 “不干了?”我心想,难道也死了?

 “没法干了,人疯了……”秦大友惋惜的摇着头说:“第一天挺好,没啥意外。可是第二天的时候收钱和那大叔一样,收了一叠纸钱。同样的是这小伙子没有发现啥不对劲,等着第三天的时候人就疯了,逮谁跟谁说收快递的不是人,现在那小伙子还在精神病院呆着。”

 我拿起桌上的烟放在嘴里,却没有点燃,眯着眼看着秦大友:“最后一个我不听了,也不想听了。反正没啥好结果。”

 “这几天老板想招人想疯了,那片区域的快递全部堆积在店里面。底薪直接提到了两千,要不是我胆小,这活儿我就承包了。”

 秦大友也没有打算给我讲第三个人的事儿,嘿嘿笑着拿起打火机给我点着烟。

 “我寻思着你是部队退伍下来的,体格本领肯定比别人高。现在那地缺人,你要觉得妥了,我明天就带你去,完了回头直接上班就行了。”

 虽然说不相信有鬼,但前面三个人都出事了,我还是有点心虚。

 我深吸一口烟吐出烟雾,看着桌子上没吃完的饭菜,伸手摸了摸兜里仅剩的二百块钱。

 我端起面前的杯子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道:“干!”

第二章约法三章

 第二天早晨不到八点秦大友就带着我来到了他上班的地方。

 秦大友上班的地方不是正规的快递公司下属门面,而是一个快递承包点。

 根据秦大友介绍说,这一片区域比较偏,而这地方的快递却一点都不少。

 秦大友的老板也看中了这点商机,直接将这片区域的快递给承包了下来。

 上班的地方面积挺大,像个废弃的加工厂。既没有牌面也没有装饰,就在一旁的墙壁上用油漆写着几个大字。

 X通、X达、X丰…

 从秦大友口中得知,这间快递承包地的老板叫周顺,年纪不大,三十多岁左右。店里面的员工都叫他周哥,说是为人还不错,挺照顾下面员工的。

 手里的烟刚掐灭,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就停在了店门口,秦大友用胳膊肘碰了碰我说,周哥来了。

 桑塔纳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位穿着随意,有些秃顶的中年人。

 秦大友开口跟周顺打招呼,我也在一旁笑着叫了一声周哥。

 秦大友指了指我,小声的对周顺说:“周哥,这我朋友宁郎,来应聘送快递的,退伍军人!”

 周顺撇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卷帘门让我们进去说。

 店里面堆了一大堆快递,应该是没有送完的。周顺走进去后招呼着我坐下,然后很客气的给我倒了杯水,等他坐下之后还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支烟,不仅如此他还拿出打火机帮我把烟点上。

 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但也没说什么,点燃烟抽了一口看着周顺等着他说话。

 周顺给自己点了根烟坐我对面说:“你是大友介绍来的,一些话大友都跟你说了吧?”

 我不傻,能听明白周顺话里的意思,他说的应该是之前三个送快递的事情。

 “都说了,我也都明白。”我点着头说。

 周顺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你都知道,还敢来应聘?”

 “第一,我是退伍军人,说这话不是显得我多有能耐,只是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没少在深山老林、乱葬岗的地方站过岗,一站就是一夜,也没觉得有啥好怕的。”我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第二,我学历低,初中没毕业。找工作找了快一个月了也没啥结果,再不干的话我恐怕就要饿死了。”

 周顺抽着烟犹豫了一下,伸出两根手指头对我说:“底薪两千,送一件快递提成两块钱,工资每月十五号发。怎么样,干不?”

 “干!”工资待遇啥的,昨天秦大友就告诉我了,对这一块我没啥意见,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见我答应的那么爽快,周顺也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伸手打开一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五百块钱递给我说:“这钱你拿着先用,回头不够用你告诉我,我再支给你点儿。”

 看着桌子上红彤彤的毛爷爷,我伸出来的手有点儿犹豫了。

 周顺的爽快有点儿反常理了,活那么大还没听说过不干活先给钱的呢。

 换句话说,这钱我要是拿着,这工作算是坐实了,不管咋说十天半个月的活计是逃不了了。

 我本来就打算在这干下去,也没有多犹豫,拿起桌子上的钱笑着道:“谢了周哥,这钱回头你从工资里扣。”

 “你留下来大家以后都算是朋友了,有啥谢不谢的。”周顺咧嘴笑了一下,笑声过后面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给你讲几个条件。”

 在人家的地盘打工,听人家点儿条件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毫不犹豫的说:“有啥事儿你就直说吧。”

 “你负责送的那片区域叫紫竹林,是70年代留下的小区,房子老得很,距离咱这不算远,那边有地图等会你拿着就能看明白。”

 周顺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继续说:“我跟你说三点,你必须记住。”

 周顺一脸凝重,我也不好再嬉皮笑脸,点着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周顺伸出一根手指头道:“第一,快递大约都是下午的一点多到。挑拣出来紫竹林的差不多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两点的时候你开始出发去送。切记!晚上六点之前必须走出那个小区,不管有没有送完,都必须出来!”

 送的快递虽然是计件提成,但我也能明白周顺这话的意思,他多半是害怕我出啥事儿,尽量让我天黑之前回来。

 一个快递两块钱,虽说不送完就回来是有点儿心疼,但看着周顺一脸凝重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我没有多犹豫,就肯定的点头。

 见我答应,周顺又一次竖起一根手指头说:“第二,如果紫竹林那有人要寄件,先问清楚地址。你看着地址没啥问题再同意寄件,如果地址有问题的话就不要寄,不管他们给多少钱都不寄!”

 “为啥?”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有啥问题就当面直接问。

 周顺没有回答我,而是从一旁的抽屉里掏出一叠钱放在我面前。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钱,两眼一瞪,没有多说什么。

 钱不是普通的钱,天地银行四个大字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突然想到大又告诉我的事儿,先前三位快递员有两个收到了冥币…

 “那第三件事呢?”看到周顺将钱收起来,我接着问道。

 “第三,在紫竹林里面如果有人让你去帮忙,千万不要去!即使那个人快要死了,你也不要去帮忙!”

 “这是为啥?”听周顺这么说我顿时不乐意,我是退伍军人,可不能见死不救。

 周顺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他抓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烟,深吸一口道:“这三点你要能做到就做,不能做到就走吧。我这再缺人,也不招你这样不听话的员工。”

 一旁收拾着一个个包裹的秦大友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我这边拉着我低声的说:“周哥说的话都是为你好,我觉得你应该听他的。”

 “碰到个快死的人也不能帮忙,这叫什么事?”我白了秦大友一眼,有些愤愤不平的开口。

 秦大友冲我挤了挤眼,不等我说话就笑着对周顺说:“周哥,宁郎答应了,宁郎答应了。你说的三点他不会去碰,也不会去犯,如果你抓住了就扣他工资!”

 “我……”我还想说什么,余光却看到秦大友冲我使眼色。

 周顺也没多说啥,递给我一根烟笑着:“大友说的都没错,这三点都是为了你好。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反正我这儿就是这么个规矩,没啥事儿的话,就开始干活吧。”

 秦大友没给我说话的机会,拉着我去熟悉环境。

 上一个负责紫竹林快递的快递员出了事故,快递一直堆积在店里面,堆积起来的快递还是有不少,我本来打算先去送的,但是周顺却告诉我说,等下午一点那批快递来了之后再送,省的要多跑一趟。

 老板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多说啥。

 店里面是九点上班,刚刚和周顺不知不觉聊了半个多小时,转眼间就到了九点钟,店里面的员工也陆陆续续赶来。

 秦大友一一跟我介绍着。

 店里面加上秦大友原本有四个人,其余三个之中有一个女孩和秦大友做的同样的工作,捡收员。剩下两个年级不大的小伙子则是附近的快递员。

 一番交谈后,我知道其余两个快递员都是负责附近小区的,其中一个稍微胖一点儿的叫王三浩,瘦一点的叫刘子明,而那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孩儿则是叫张欣欣。

 “诶,哥们,你是在哪上班的?”王三浩掐灭烟头,抬头瞅了我一眼问。

 我这才明白过来,他们几个估摸着都把我当做是秦大友的朋友,来找秦大友的。

 我笑着说:“我也在你们这上班,今天刚来的。”

 “你也在这上班?”刘子明一怔,转头看着我,有些诧异的问:“你是负责……负责哪个区域的?”

 “紫竹林。”我老实的回答。

 可是等我话音落下,刘子明和王三浩就一脸错愕,惊恐的盯着我。

快递员撞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快递员撞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8章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8章小说名字: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第8章恶劣的富家公子带着几个狂奴,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你们想干什么啊?”茉莉有点心虚,初来乍到,一个铜板没有赚到,就遇见了这样的一群“匪类”,真的是太背了,看来,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真的是大错而特错。“干什么?你到这里来摆摊卖东西,知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啊?”“谁的地盘?这里不是公共场合吗?自然是百姓的了。”茉莉暗暗想着,完蛋了,真的是遇见地头蛇了,肯定是要来收保护费的。但是,真的想不通啊,这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生得这么人模狗样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8章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8章小说: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第8章幽兰林振云点点头,说道:“你去休息吧。”“是,爹。”林清荷优雅转身,身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兰花清香,那种淡淡的味道在夜色中静静绽放。而此刻的她,就像是一株幽兰,并不妖艳,却是朦胧的烛光下,最美的一道风景,美得几乎让人窒息。林振云看着她的背影,慢慢从房间里面消失,幽幽一声叹息,仿佛听云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听云,曾经美丽得跟云朵一样的女子,也跟云朵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在他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翌日清晨。梳好妆,丁香去准备早膳,林清荷随手

  • 不伦之恋8章

    原标题:不伦之恋8章小说名称:不伦之恋第8章陪他去相亲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我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去,秦烽就突然站在我的办公桌前。“晚上跟我回去叔叔那里吃饭,别想着拒绝我,拒绝我的后果你应该承担不起。”“呵,回去就回去,我还怕你不成。”说完,我把我最后一份整理出来的资料放在公文包里,晚上回家还要继续接着做。自从秦烽入狱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一直都跟着我妈妈住。晚上饭桌上的时候,我和我爸爸面对面的坐着,两人大眼瞪着小眼,愣是一句话都没有交流,坐在他旁边的裴淑敏似乎还没有气消,吃饭的时候一直瞪着我。

  • 沈总,不娶别撩8章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8章小说:沈总,不娶别撩第8章孩子的父亲甚至毕业了刘语乔找不到工作,都是林夕颜帮忙介绍进公司的!结果呢,如今刘语乔柔柔弱弱地靠在男友身上,突然捂着肚子流露出几分痛苦之色,身体微微弯下。“廖凡,都是我的错你别怪她,她一直追问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我没忍住就告诉她了,结果她直接打了我好几巴掌,好疼,呜呜……”刘语乔的眼泪一颗颗掉下来,顿时让身旁的廖凡都急了,不知道是不是动了胎气。廖凡当即愤怒地看了林夕颜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女友竟然如此心思歹毒,知道刘语乔怀孕了还动手打人,哪怕是得知了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8章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8章小说名称: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第八章你不是我老公她抱着肩膀,表示不想动。经理地中海的头皮上起了一层白毛汗,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监控,一脸并不是我没请到的表情。凌近南阴了脸,这女人准备搞什么鬼?“你现在就跟我过来。”经理有点着急了,监控黑洞洞的仿佛boss发怒的眼睛。“不去会被开除吗?”洛惊澜察觉出他表情有点……怪异。“赶紧的!”他招呼着想要伸手上前,不想洛惊澜反应极快,一个擒拿手就抓住了,反手一拧,经理的惨叫瞬间回荡到整个大厅中。洛惊澜倏地松了手,假装这不是自己做的,

  • 泡沫之夏8章

    原标题:泡沫之夏8章小说名称:泡沫之夏第8章是不是太过恶毒?翌日,顾江澈和夏梦蓉的合照再次占满了娱乐版面。两人的婚讯快速在整座城市传播开来,甚至蹿红于网络。以至于,于凝萱一大早就在微信上知道了这件事。她把手机放到一旁,心里庆幸自己对于外界,并没有透露多少自己与顾江澈的事情。不然,哪怕她才是受害者,也定会成为被耻笑的那一个。“咚咚”的敲门声就在此时响起,她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了门。门口,佣人微笑地看着她,“小姐,有客人来了。”“哦,找我的?”于凝萱疑惑。“是,是顾先生来了。”佣人有点支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8章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8章小说名称: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第八章被疯狗咬了“脸...脸皮厚总比不要脸的强。”顾婉言反驳道。江程锦没有想到顾婉言会反驳他,看向她的眸光暗了暗,“五十笑百!”说着便打开门准备回房间。顾婉言眼疾手快,伸手挡在江程锦的面前。“顾婉言,你是不是被疯狗咬了?”“对,我就是被疯狗咬了。”江程锦怎么会听不出顾婉言是意有所指,登时面上冷若冰霜。顾婉言瞅准时机,闪身挤进江程锦的卧室,“我有东西忘在里面了。”“出去!”江程锦一手插着口袋,眼光狠戾的看着顾婉言,这个女人已经多

  • 将妃在上爷在下8章

    原标题:将妃在上爷在下8章小说名字:将妃在上爷在下第八章:大表哥“表哥!大表哥!你不能丢下我!”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喊声在城门口猛的响起,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乞儿扑倒在一辆马车前,哭的稀里哗啦。玄衣勒停马车,一脸错愕地看着半趴在前头的那人。“公子……”玄衣艰难开口,一时不知该怎么表达他的惊愕。马车内的容沉听到动静掀帘而出,见状之后俊眉微蹙。不等反应,那地上的人儿已经哧溜一下飞身而来一把抱住了半蹲在马车上的容沉的脚。她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大表哥,我知错了,我不该撞破你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