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01:4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

碰瓷?! 。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司江宇蹲下身伸手推了推那个女人,见她还是没有反应,他皱了皱眉,突然有些怀疑,这大半夜的突然闯出来的女人难道是鬼?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司江宇还是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来碰瓷的。

“听得见我说话吗?”司江宇没有得到回答,他伸手摸了一下那个女人的额头,然后被这个温度震惊到了。这女人是发烧了?生病还来碰瓷倒是挺敬业。

郁夕颜似乎是听见了身边有人在叫她,慢慢睁开了眼睛,而司江宇看到女人睁开了眼睛,迅速站了起来:“一个女人三更半夜净做这些不正当的事情。”

不正当?郁夕颜刚清醒过来,听到这句话差点吐血,明明是他撞了自己好不好。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 全文免费阅读

郁夕颜看向男人,声音有些虚弱但是气势却是不减:“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难道你不知道汽车要让行人的吗?”

司江宇听到她的话以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郁夕颜见他没有反应,自己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感觉自己有些头重脚轻。她不想和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纠缠下去,就应该做完手术直接在医院休息!今天简直就是诸事不宜。

等司江宇回过神后,看着那个女人摇摇晃晃的身影却依旧倔强的脚步,很快的想到自己大概是误会这个女生了。

随着路边路灯闪着微弱的灯光,他眯着眼打量郁夕颜的同时,看到了她本来白净的腿上的点点血迹。他皱了皱眉迅速加快了脚步拉住她的手臂,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小姐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

郁夕颜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腿上受了伤,她摇了摇头:“不需要了,先生你放心,我没有要勒索你的意思”

郁夕颜话说了一半,只觉得头越来越晕。来自163shenghuo.com今晚的事情她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现在她只想赶快打个车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无奈司江宇并没有打算放手。

“这位小姐,现在这里不好打车,你又受伤了,不然我送你回家。”

郁夕颜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的确,这个小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打不上车了,她扭头看看背光的司江宇,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不像是坏人。

“谢谢。”郁夕颜淡淡道谢,不再固执自我,选择上了他的车。郁夕颜坐在副驾驶上,只觉得车中的温度很适宜……很适合在这里睡一觉,所以简单的和司江宇说了自己的住址就睡了过去。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 全文免费阅读

司江宇开车的同时偶尔瞥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女人,郁夕颜因为发烧,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红色,在副驾驶上将自己蜷缩成了一个婴儿的睡姿,司江宇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人,真的就不怕自己被卖掉吗?

“阿哲,你不要走,为什么要这样……”郁夕颜突然惊呼出声,情绪变的有些慌乱,司江宇小心的将车速放慢,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心中的担心逐渐放大,他是不是应该带这个女人直接去医院?

郁夕颜感觉到额头上的有一个冰凉的物体,突然紧紧抓住不肯松开,呢喃出声:“阿哲,为什么丢下我……不要走……”

郁夕颜眼角的泪水滴在了座椅上,通过微弱的光而变得晶莹透亮,司江宇突然开始好奇面前这个女人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伤心事,才能让她在梦中也哭泣不止。

“我不会走。”司江宇的语气十分轻柔,带着就算对自己家人都不曾有的温暖。

睡梦中的郁夕颜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话,竟然安静了下来,司江宇看着让他失控的女人,轻轻把手抽了出来,与众不同,这大概是司江宇现在唯一能形容郁夕颜的词语了,他更想深入的了解这个女人,掌控她所有的事情。这些年司江宇在各种场合间行走,见过的女人无数,却从未像现在一般,涌出如此强烈的保护欲。

最终,司江宇也没有将她送进医院,素昧平生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不过这个女人大半夜还要出门,大概生活上不是很容易吧。

于是,司大总裁在送郁夕颜回到家中之后留下了一张价值五百万的支票才离开。网站163shenghuo.com

而这一夜的郁夕颜睡的并不安宁,天才蒙蒙亮,郁夕颜就醒了过来,身上也因为发烧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她隐隐约约只记得是遇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开车碰了自己,然后好心送她回来,自己还做了个梦,梦见白文哲说他不会走。

郁夕颜自嘲的笑了笑,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罢了,爱情并不是时间越久感情就会越深的。就像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白文哲,也和其他男人一样,被自己撞见了他与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

不过,郁夕颜也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听白文哲的任何解释,只是平静的将手中的钥匙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优雅转身关门离去。

郁夕颜翻出家中的大盒子,她将自己和白文哲有关的东西一件接一件的扔进盒子,而床头柜上已经被冷落了一早上的支票,这个时候才进入了郁夕颜的眼睛,她是不是没睡醒?郁夕颜使劲的摇摇头,开始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沉默了许久,昨晚的事情在脑海里才慢慢清晰,那个男人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碰瓷的了吧?!

“你这大早上翻箱倒柜的干嘛呢?”郁子安过来和妹妹道别,疑惑的声音打断了郁夕颜的思绪,“门都没有关。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郁夕颜急忙将那张支票收起来,然后把盒子用胶带死死的封住,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解释:“清理遗物,正准备扔出去所以没关门。”

“你发什么疯?什么遗物?”郁子安一脸惊讶的看着郁夕颜,这个妹妹从来不按规则出牌,这又是在做什么。

“昨天晚上23点50分,我和白文哲分手了,他在我心中已经死了,所以这些是他的遗物,我也不需要这些东西了。”郁夕颜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然后看着郁子安一脸惊讶的表情,淡定的环着手臂:“哥,是我失恋了,你有必要露出这种感同身受的表情吗?”

打脸了 。

郁子安缓过神:“郁夕颜,你不是开玩笑吧?好好的闹什么分手。这要是让爸妈知道,你估计又要去降职做VIP特护了”

“别问为什么了,反正已经分手了,我们不合适。”

郁夕颜坐到自己的梳妆台前,郁子安能看得出自家妹妹有些红肿的,他皱了皱眉,只是感觉事情不太对劲,他开口试图让郁夕颜冷静下来:“小颜,他……”

郁子安还要说些什么,却被郁夕颜突然的电话打断了,郁夕颜简单的和对方回应了两句,便起身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佯装轻松的笑笑:“看来今天送你去机场的计划要泡汤了,医院临时有事,我先走了,这件事你不要和爸妈说,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后,我会自己交代的。”

郁子安也只能点点头答应她,语气中有些犹豫:“你去忙吧,一会司机会来接我,只不过这件事……算了找时间我们再聊吧。”

郁夕颜只是点点头便匆忙离开,郁子安也只是欲言又止,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心疼,看了看脚边那个纸箱子,一直都是这样,郁子安对自己这个妹妹也是琢磨不透,可是这两个人一直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就分手了呢。

看来,他也有必要找时间和白文哲聊一聊了。

因哥哥来江城出差期限到了,准备去送哥哥去机场,可是医院今天竟然碰上了两台大手术,没有值班医生,她也只能来坐班,郁夕颜叹口气,

郁夕颜正在办公室望着那张支票发呆,护士就已经在门口招呼她:“郁医生,急诊送来一位从楼梯摔落的患者。”

“好,我马上到。”郁夕颜将支票收进包里,急忙赶到病房,虽然熙熙攘攘的,但直觉告诉她屋里肯定没有任何病人家属,全是保镖。

“病人的资料给我,通知家属了吗?”郁夕颜一边检查一遍问一旁的护士。她见怪不怪的看到这个气场,顿时想到这个患者估计又是哪家的大小姐。

“患者司嫚儿,24岁,从楼梯上滚落,属于坠落伤。正在联系家属。”

司嫚儿除了扭了一下脚倒是没有什么皮外伤,也在郁夕颜做检查的时候醒了过来:“司小姐,您除了脚,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司嫚儿摇摇头,二哥出国签合约了,恐怕自己摔伤的事情已经传到大哥的耳朵里了:“美女姐姐,我没事了,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了。”

司嫚儿头一歪,对着郁夕颜就开始卖萌装可怜。

“那可不行,你这可是坠落伤,如果留下病根可就不好了。”郁夕颜一边帮司嫚儿调整输液速度一边耐心的解释,“所以一定要住院观察一下,把该检查的都检查了。”

郁夕颜倒是对这个女生有点好感,虽然身边保镖不少,一看就是大家千金,但倒是没有娇纵蛮横之气。

“林杰,去办入院手续。”

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使得屋中的所有都看向门外,刚刚还想和郁夕颜撒娇卖萌的司嫚儿立刻变成了乖巧的小猫:“大哥。”

“boss,我马上去办。”

林杰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病房,司江宇的目光在郁夕颜身上停留了几秒,那个神情深邃让人捉摸不透,可惜郁夕颜并未注意到,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好像有点熟悉,他走到病床前看了看已经司嫚儿打了石膏的腿,微微皱了皱眉,话语中有些怒气:“司嫚儿看来四个保镖都看不住你是不是?”

“哎呦大哥我这次真的是个小意外嘛!要不是和高晶媚那个死女人吵了几嘴,我才不会不小心摔下去的……”

郁夕颜并没有过多心思听他们家的豪门八卦,看了看点滴:“不好意思,家属需要跟我到办公室取一下一会检查需要的单子。”

司江宇不再和她辩论,拦下了准备替他过去的保镖:“你们在这呆着,我去拿。”

郁夕颜才不管是谁来取,进了空旷的办公室,郁夕颜低着头在桌子上填着所需要的单子,却听见身后那个清冽的声音再次响起:“你难道不应该和我说声谢谢吗?”

“恩?”

郁夕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比她高太多的司江宇,他们两个人有什么交集吗?我为什么要和他说谢谢?各种疑问句不禁在她的心中飘出来。

“郁医生大概是忘记了,昨晚是谁送你回家的了。”司江宇早上让林杰调查来的资料还没有顾得上看,却在这里再一次遇见了这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还真是缘分。

“是你?!”郁夕颜有些惊讶的看着司江宇,因为他一直背着灯光,加上自己又迷迷糊糊的,并不知道送她的人长什么样子,原来是他撞了自己,送自己回了家。而且,就是他还送了自己一份大礼。

郁夕颜将填好的检查单递给司江宇,自然还有那张莫名其妙的支票:“司先生的爱心泛滥,不如去捐赠红十字会,我们这里有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我可以帮你联系。”

“既然已经给你,我就不会收回,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情。”这种场面是司江宇从没有想过的,哪个女人拿到他的支票不是主动投怀送抱,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打他脸,有意思。

郁夕颜实在是想把他的这句话归为“不要脸的行列”,深吸一口气,很淡定的继续道:“司先生,我隐约记得昨晚应该是说过我没有要讹您吧,第一我不是碰瓷只是意外,第二,素不相识,这么大的礼我实在不敢承受,你不收回也可以,我会以您的名义交给红十字会。”

办公室已经开始有来交班的医生,郁夕颜并不是很想再和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纠缠下去,他为什么就这么肯定自己缺钱?是因为昨晚被误会碰瓷,还是看到自己住着很简单的单人公寓?

“我会叫护士陪司小姐做检查。”

今天原本就不是自己的班,郁夕颜并不打算加班,看到有医生来交班也就准备离开,昨晚的高烧好不容易退下去,如果不好好休息一下,恐怕今天晚上就该打点滴了。

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专属宠爱 或 我的娇妻是千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都市修真魔少18章

    原标题:都市修真魔少18章小说书名:都市修真魔少第十九章武技“凌轩你修炼出内力了?”凌老爷子进屋后的第一句话就问道。凌轩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出自己是修真者,毕竟修真者那是狂甩霸气吊炸天而且很神秘的职业,就算凌轩说出来也未必有人相信。“凌轩以前我请神医给你检查,说你的体质修炼不出来内力,你当时的确怎么修炼内力都无法修炼出来,但你现在却拥有了内力,凌轩你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从凌轩秒杀了凌天的时候,凌老爷子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当年给凌轩检查身体的时候,凌老爷子亲自去的,而且诊断出凌轩无法修炼出来内力体质

  • 桃运天王18章

    原标题:桃运天王18章书名:桃运天王第十八章我叫张天“嗤”一道血花飞溅而出,不等血花喷洒在自己的身上,叶凡已经闪电般的踹出一脚,直接踹在了那人的腹部,将他踹得整个的朝后飞去,重重地落在地上。一阵惨叫响起。然后叶凡也不等这些人冲来,而是直接冲向了这十多名混子,一把抓住了一人的手腕,反手一拧,就听到咔嚓的声音响起,那人的手臂竟然被他一把拧断,然后反手一耳光甩在了另一人的脸上,将其抽得朝一旁飞去,紧接着直接一脚踹出,踹在了第三人的双腿之间,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响起,那人的身体更是本能的弹射而起,死死的夹住

  • 纵横异界时空18章

    原标题:纵横异界时空18章书名:纵横异界时空第十八章真正的历练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丝丝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在林磊的脸上,这让刚刚经历过生死的林磊感觉暖暖的。威斯森林也越发活跃起来,不时会有妖兽的吼声从森林深处传来,这让林磊心安了不少,这总比那种静的让人心发慌要好得多。“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林磊看小龙一直在前面飞着,有点不耐烦了。小龙是不觉得累,林磊可是完全靠着双脚走路啊。“看到前面那个草丛了吗?抓紧时间!”林磊顺着小龙指的方向看去,一片片茂密的紫色草丛,如果人躲在里面的话,在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看

  • 纵宠佣兵狂后18章

    原标题:纵宠佣兵狂后18章小说名:纵宠佣兵狂后第十八章:万丈深渊云妄山。山风吹得急,一身白衣的女子站的如同悬崖边上傲然的孤松,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微光。凤云霄靠近崖边,俯身望向悬崖,悬崖陡峭,怪石嶙峋。峭壁之上,一朵一朵开得妖娆红艳的莲花迎风摆动。花瓣如鲜血一样的红。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是第一次见到红色的莲花。纯洁中透着妖娆,她虽然不认识这东西,但知道,这一定是好东西,恐怕不只调气血这么简单。她站起身来,右手托着下巴,像福尔摩斯思考问题时的状态。“都说好东西都难得到,这血莲花倒是生长得在够危险的地方

  • 总裁下手留情18章

    原标题:总裁下手留情18章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十八章:临少的宠爱洛云夕这人也巧,属于棉花类型的,只要你不是太过分,不触及她的底线,在外人面前,她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给人一种错觉,这人就是一小白兔。但如果你真那么想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只有和洛云夕亲近的才了解这丫头的本性就一扮猪吃老虎的货,指不定什么时候把你给坑了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所以在徐丽丽训她的时候,洛云夕就装得很羞愧的样子低头看鞋尖,还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什么的。心里却在想,这明显是找不到事做,来找她一个新人开刷来的,自己说得越多就

  • 都市最高手18章

    原标题:都市最高手18章小说名字:都市最高手第0018章军训开始“那可以毁约呀,把钱给他不就得了。”孙如婷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也不是钱的问题,那是因为你爸爸担心你。”“担心我?担心我他就不会一天到晚都不在家陪我了。”明显孙如婷是在埋怨父亲。“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你爸爸整天忙活的,希望你能体谅,还有这是那个保镖的资料。”安叔扔下了一句话之后,就开着车离开了。等到黎安走后,孙如婷感觉到自己有点太过分了,爸爸是怎样的人,她是知道的,从小母亲就失踪了,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她拉扯大,现在好

  • 羽帝18章

    原标题:羽帝18章小说名字:羽帝18原来如此赵府门前,一个剑眉星目的白衣少男用手指着两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少年脸庞充满了愤怒,似乎遇见了仇人一般,一些路人疑惑地看着这三位少男少女,更有一些眼尖之人认出了白衣少年便是若水城之中陈家的少主,而另外两名女子却是颇为面生。“什么..什么是我,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柳絮看着神色疯狂地陈羽,眼神略微有点躲闪,但却还要做出一副倔强的样子,一旁的赵茜微微偏过头,看着柳絮的眼神充满了疑惑。“这一切我都明白了,你他娘的不就是怕我高攀了你?居然如此狠毒,看来你们天

  • 修罗武尊18章

    原标题:修罗武尊18章小说名字:修罗武尊第十八章上品仙器“天地混沌破天,日月星辰灭地,阴阳二气星辰,遁锁乾坤万里,万千大道任我行,五行之火皆心中,灭龙十八魔咒,给我破...”白松大喝一声,双手轻轻合十,口中默念灵诀,随手打出一掌,未等欧阳洛反应,一道白光划过半空,欧阳洛浑身一沉,几条灵力幻化的巨龙,凭空降临于世,缠绕在欧阳洛身旁,把其牢牢给困住。欧阳洛挣扎半天,浑身有力使不出来,只好放弃了抵抗,望着天空一阵哀叹,同时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二人一切顺利,能够逃脱魔掌。见状,白松冷哼一声,右手伸入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