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帝都畅想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35: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帝都畅想
第1章 月出照关山(16)

次日,我早早起床,我要依礼沐浴更衣,穿戴整齐,要行最为要紧的拜舅姑之礼。163生活网我心中有事,虽然昨晚有点累,却还是很容易地醒了过来,回头看去,他却还在熟睡,耳中听到他呼吸之声,闻到他身上的气息,一时不由得如痴如醉,低下头,在他额头轻轻一吻,我怕惊醒了他,这一吻吻得很轻,很轻……我痴痴地看着他,在心里默念:愿作足下履,愿作身上衣;愿作腰中带,愿作枕下席。举案理中馈,奉礼主祭祀。既充君后房,生死情不移……

他还没有醒,我轻轻起来,走去浴室。利姃起得更早,早就吩咐奴婢为我准备了热汤。我这才看清楚,这座官舍比起其它的官舍来说,也算大了,前面有花园和草坪,家庙设在西南,将来我行见庙之礼便在此处。居住的房子除客堂和食室(餐厅)外一共有十间,後面是杂物间厨房和浴室厕所车马间,还有一口井。男女下人各住了一间房,一间是利姃的房间,我的傅姆朱母被安排去和她一起住,一间是霍光的,客房本来有两间,现在只有一间了,我带来的的捐之和凌嬿住在了一间客房中,万年去跟那些男奴们住一间,一间是嬗儿和他保姆住的,这孩子要等到我拜完了舅姑正式成为家庭成员才会来拜见我。163生活网另外三间一是卧室,一是书房,一是织房,估计这间织房是迎娶单夫人的时候才添的,以前另有用途,以後我也会到织房里去养蚕缫丝织布,我要亲自用我养的蚕缫的丝织的锦帛为他做衣服,我要为他织绒锦,冰纨,轻绡,绣云纹,棋纹,贴羽……让他穿上最华美的衣服,我要让他的同僚们都羡慕他有一个如此精擅织纴女红的妻子……

记得四兄说,多陪几个人这里住不下,我所见确是如此。他所用的奴婢一共也不过六七人,其中还有单夫人带来的两位婢女,家里临时有些事还得到外面请雇工来做。他所用的这些奴婢都是经过挑选的根底清楚,忠诚可靠的人,有不少是卫家的旧人,他是朝中重臣,身边侍奉的人挑选一向严格,尤其是奴仆们,都有一身好武艺,还能担任起保镖的责任。不过这里是官舍,原本就有军队护卫的,等闲之人根本无法接近。骠骑将军府的守卫更有专门的军队负责,任何人没有引荐敢接近府门卫军都可以将此人就地处死。

比起那些奢侈的官僚们来说,他这个当朝军功第一,户数第一的列侯居然住得这么简朴,真真不能与咱们家相比,难怪他说官舍简陋,他这样的居住条件,居然还能一口拒绝陛下的豪第,我心中对他的敬意益发增加。

只是为什么听人说他奢侈呢?难道是他在乡下的那些田庄逾制又或者他做了些其他炫富的事?他的户数太多,一个家丞肯定不行,只怕有好几个家丞,管理他封邑和田庄那些家丞似乎并没有住在他的官舍里,这些人我必须召来,细细询问,还得抽空亲自到乡下田庄去看看!管理好他的家务事,这是我做为陛下亲封的冠军侯夫人应该做的事。帝都畅想 全文免费阅读从前单夫人长期卧床不起,只怕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人,将军自己更从来不过问这些琐事,我若不替他管起来,还能是谁?一想到他的家丞,我又想到自己的家丞来,我被陛下封为新成君,有封地,实户,田庄,也有家丞,我向陛下请求将从前潦侯的那个家丞公冶胜给我,让他做我新成君的家丞,这个人挺勤快能干,为人耿直,也不贪财,很胜任,却不知霍郎的家丞们怎么样。公冶胜曾经跟我说过,我每年的实封大约收入十万钱左右,我才五百户就有这样的收成,他的封户胜过我几十倍,一年从实封上的收入也得几百万,再加上田庄的产出和俸禄,他一年的合法收入都多得吓人,真正的大汉第一高帅富,而且还这么年少英俊,年轻有为,难怪他被那么多女人盯上呢。哈哈,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我的人,我的合法丈夫,谁也不配跟我争!那些脏蠢淫贱的女人,哼,我随口吩咐一声就能够把她们赶到天边,或者干脆送到匈奴去!我的表兄左谷蠡王一定会帮着我收拾她们的!我也不要他帮我虐待淫辱这些蠢妇们,只要他按照草原上普通平民的待遇对待她们就行,让她们天天去拣牛粪羊粪,做牛粪砖羊粪砖即可,让她们充分尝到草原生活到底如何浪漫。

利姃笑着说,君侯本来不喜读书,这间书房原来是置放兵器的,听闻我喜欢读书,复通音律,特意将那些兵器都移到了後院的杂物间,将这间房子腾出来作了书房。我的琴置于卧室中,而瑟和其它乐器都放在了书房中。他对我真的很好,居然能想到我喜欢读书,一时之间,我宛若吃了蜜糖一般甜蜜。利姃跟我说到诸房间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事,看来他的房间都住得满满的,似乎没有侧室居住的地方,应该并无侧室,一想到此,暗暗欢喜,可是姊姊跟我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前来庆贺的贺客大都在宵禁之前回去了,少数没有走的便留在客房里将就一晚,送我来的我家家臣也住在那里。163生活网

按照礼仪,我沐浴有专门的沐盆和浴盆,均为铜制,他沐浴则另有沐浴器具,包括用来晾晒衣服的衣架,男女的都绝对不能混用。捐之和凌嬿服侍我洗了澡,换上一件新衣,天已经朦胧亮,送我回卧室,却见他已经醒来,已穿好衣服,站在窗前,看到我,他微微一笑,招呼我过去。我低首说:“贱妾还未曾梳妆,且请霍郎暂避。”他说:“我先去沐浴吧。等会儿再见。”

他离开了房间,捐之凌嬿替我点上灯,为我挽髻化妆,铜镜中的我神采焕发,容颜秀丽,捐之和凌嬿都赞我美艳动人。原来我也这样的美丽吗?我从未注意,我一直觉得我不算美貌,最多只是不难看而已,难道我突然好看了?这怎么回事,是初为人妻的幸福让我变得美丽?一想到这里,不由有些脸上发热。来自163shenghuo.com

霍将军走进房中,他也已经沐浴更衣已毕。捐之和凌嬿急忙行礼,他说:“准备好了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我们走吧。”今天我们还不能吃饭,等会儿拜见舅姑之後,舅姑自会赐食。

陈夫人和陈詹事并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他们住在修成里,和霍将军的官舍还隔了一段路。以後我要昏定晨省,侍奉舅姑,还得自己驾车过去,若是遇上刮风下雨,那可够得受的,可这也正是我表演孝道的好机会,大汉以孝治天下,冠军侯的夫人亲奉舅姑,孝顺有加,传出去他的名声也会很好听的。汉家律令,列侯的车装饰有高档的丝绸车轓,颜色是黑的,拉车的马则都是清一色红色,马的装饰颈毛染色都有详细规定,据说如果马的颜色不一致,染色也得染成一致,否则便是非礼。163生活网我也有车,因我是新成君,我的车马比普通侯夫人的车马规格要高,按规定是油画軿车,装饰仅比他略逊一筹而已。汉家律令,除了国家大典,列侯夫人均不得乘坐列侯的车马,平常我是不能上他的车的。当然,成婚拜舅姑这样的大礼我要坐坐也是汉律允许的。只是以後若要侍奉舅姑,可不能再坐他的车了。

他带着我走出大门,车人递上绥,我挽住绥,先上了车,他随後上车。晨光初露,车门车帘又都是关上的,看不清楚,虽然如此,我依然按照礼仪,坐于他的右边(先秦时以左为尊,汉初改为以右为尊,武帝崇儒,复以左为尊)。他轻轻扶住我,让我倚在他身上。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夫君的这份温存。我家送我前来的家臣自行跟随。

到了修成里,里门刚开,那里正笑盈盈地将我们的车马迎了进去。霍将军自己下车去请陈夫人家开门,把我扶下车。陈詹事在阼阶上即席,陈夫人则在房外西侧即席。我捧着用丝巾覆盖的装有枣粟的竹篮,从西阶上堂,到君舅面前行礼,自称新妇拜见君舅,行完礼,将竹篮置于席上,君舅收下。再拿一只同样丝巾覆盖盛有干肉的竹篮到君姑面前行礼,君姑收下。司礼向我赠以醴酒,这个仪式一举行,即表示我正式成为霍氏妇。我又献上一只预先煮熟的小猪,左右对剖,置于鼎中,象征性地煮一下,然後取出,敬献给舅姑,这个仪式表示从此之後,我这新妇便要开始奉舅姑。然後,陈詹事和陈夫人设宴款待我们,还有我家的家臣等人,吃完这一餐,陈夫人笑盈盈地把管钥递给我,道:“季姜温淑知礼,聪慧识大体,我想你定能管好去病家事,别辜负我。我们未曾住在一起,你五天一省即可,不用天天来。”我恭身答道:“新妇遵命。”双手接过管钥,她又道:“去病以後交给你了,你好生照顾着他。他的脾气大了点,你多多担待便是。”又絮絮叨叨地跟我说了些家务琐事,以後,我便要肩负起家中主妇的重任,将军家事全都交给我。这些事等回了家利姃自然会向我一一交代。

我以後几天一定够忙的,今天已经是九月二十一,十月初一就是新年,我必须马上理清好将军家的人事关系,收入支出,肩负起管理这个大家庭的重任,同时立即安排新年祭祀礼仪,祀以少牢(猪羊称少牢,诸侯之祭礼)。主祭祀,这是妻子最起码的任务之一,在长安,他们霍家只有两兄弟,将军自己必须主祭,不能做尸(尸,古代祭祀仪式上,代表祖先受祭的人),我身为女儿身,更不配,只好让霍光去做尸了。我还得归宁(古代已婚女子回娘家称归宁)父母家中一次,还得给各位长辈准备礼物,新年还要随他入宫觐见皇后,诸位家丞还要向我汇报事务,事情多的是,一定够我忙的,我想要抽空去城外田庄看看,最少也得十月以後了,弄不好要到今年春天(秦汉以十月为岁首,故一年的季节是冬春夏秋,非是春夏秋冬)。

辞别舅姑,回到官舍,诸下人均过来见礼。利姃我早已认识,另外有两人是庖人,他们并非奴婢而是雇工,平常也不住在官舍里,负责为整个官舍里的人做饭。另外还有四名婢女和两名男奴。一位约十八九岁的女子手里携着嬗儿,向我盈盈下拜行礼。那女子眉如春山,唇若涂朱,肌肤若玉,煞是美艳,服饰也比其余下人华丽些。呀,他怎么为孩子找个这么年轻的保姆?我暗叫一声不好,难道这女人真的是他的侧室?

只听那女子道:“婢子虞婠,拜见女君!”她不叫我夫人,却叫我女君?这可是妾室对正夫人的标准称呼啊!

第2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5)

云娜派人去通知大阏氏,让她到帐中去服侍左谷蠡王,和我一起回到我们自己的帐中,琴瑄和捐之已经先睡了,我问云娜:“你唉起到底有几个孩子啊?怎么大王说是五个?”

云娜道:“我唉起连我在内,共有六个孩子,三男三女。除了我和兄长,他们都死了。”

我心里打个突:“怎么死的?难道是被人害死的?”

云娜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都死得很早,我一个也没见过。我长兄十七岁的时候死在战场上,次兄十四岁时从马上摔下来死了。两个姊姊一个十二岁时说是吃了毒蘑菇死了,还有一个姊姊五岁时得热病夭折。我兄长说,我两个姊姊长得都象我唉起,从小就是美人,尤其是我长姊,人家都说她是天上的仙子下凡,才十岁,就有好多异姓王前来求婚了,右日逐王还说要把她嫁为呼衍王的儿子呢,我兄长说,女儿能否帮上忙,关键看女婿,右日逐王显然是想给我母亲找个靠得住的女婿,原想等到她十三岁时,就把她嫁给呼衍王子。谁料想,没等她出嫁,她就死了……听说呼衍王子还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说:“草原上有毒蘑菇吗?”

云娜道:“当然有了。只是匈奴人是认得毒蘑菇的,我也不明白,我姊姊都十二岁了,怎么还会吃错蘑菇。我从五六岁起就不会乱吃蘑菇了。”

我心想:“听说呼衍王是匈奴最有势力的异姓王之一,莫非有人怕你唉起攀上呼衍王这个女婿,得一强援,所以故意要害死你姊姊?”

云娜道:“我兄长说,单于对他有天高地厚之恩,单于对他比对亲儿子还要好。若不是单于带走了他亲自教养,关爱备至,只怕他也没长大的机会,更无论有今天了,这份恩情他今生必报!在他心中,他敬重伊稚斜单于和敬重他祖父冒顿单于一样!”我听到这里,心里更是失望:他这么敬重单于,只怕谁也说不动他帮助我。这件事可越来越难办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云娜又道:“兄长说阏氏象我唉起,他不说我还没注意,我只是觉得我一见到阏氏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说不出的信任。我一直喜欢您,敬重您。他一说,我仔细看看阏氏,果然是,阏氏的气度神韵真很象我唉起。”

我说:“我肯定没有你唉起漂亮。”

云娜道:“这倒是真的。草原上见过唉起的人都说她是最美丽的鲜花,最明媚的月亮,最耀眼的珍珠。”

左谷蠡王和云娜都说我象他唉起,这是真的吗?他唉起到底是姓林还是姓凌?为何我会象他唉起?难道我们真有什么血缘关系?阿翁说过,我姑母凌嫣是被匈奴人抢走的,从此杳无音信,生死不明。我一定打听清楚,如若是真,或许是个机会。想不到左谷蠡王的身世之悲竟然令他如此痛苦,刚才他喝醉了,语无伦次,吐露了很多心事。站在左谷蠡王角度想一想,他无论怎么做都是不孝,向着汉家,背叛的是父祖;向着匈奴,背叛的是母亲,这两难的一切并非他的错啊,匈奴诸王不让他参与同汉军作战,只怕他还暗中庆幸。难怪他说,他不要异族之女,这样,孩子们还没出生就已经被命运所诅咒了。他是个负责任的儿子,兄长和父亲!不知咋的,我对左谷蠡王越发多了一层敬意!他的理智和冷静令人钦佩!他令人倾倒的何止是仪容,更重要的是人品!自强不息,孝友天成,仁爱明断,有恩必报,光明磊落!这样的人无论是什么国家什么民族的人都值得尊敬!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左谷蠡王在悬崖边上,可是他还要往前走,我想也没想就冲上去拉住他的手,他轻轻一甩,把我甩出老远,我抬头间,他已经不在悬崖上了,难道他……我叫道:“大王……”猛然坐起,帐中的几个人都被我惊醒,云娜嘻嘻笑道:“阏氏,你在梦中叫我兄长干么?这么想他啊?要不要我去叫他来见你?天已经亮了!”

晨光中,只见琴瑄和捐之抿嘴偷笑,猔香和鹿鹎不懂汉语,一脸茫然。我尴尬无比,忙道:“我是做了个恶梦,云娜,琴姊姊,捐之,你们千万别去说!”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左谷蠡王?不,这不行,我爱的是霍将军,我来匈奴的任务是盗回斩蛇剑,无论我是否完成任务,一定要回长安去!我的父母亲人还在等着我和三兄一家团聚!

那些匈奴王陆陆续续地赶到了单于庭来觐见单于,我最怕见的右贤王也赶到了。不过,这次奇怪得很,没人找我的麻烦,连右贤王也不见生事,今年冬天,只怕草原上的人个个都被冰雪冻僵了脑子,没闲情注意我,还是去关心关心自家的部属和羊群牛群更好。自从那天左谷蠡王醉酒之后,我都不敢再去见左谷蠡王了,我心虚,我怕云娜和琴瑄将我在梦中呼唤左谷蠡王的事告诉他,更怕她们去告诉我三兄,我实在是没胆量见他了。可是我住的帐篷和他住的帐篷隔得实在太近,想避开也避不开。我每次遇见他,都和他只进行礼节性的问候,什么话也不敢多说。他天天跟大阏氏出入成双,我想大概是为了安抚大阏氏吧,他不停地娶小妾,实在对不起这位原配妻子。云娜好几次想要带我去见左谷蠡王,我都找借口推辞掉,后来云娜也不再叫我去见他了。

三兄跟我说,咱们现在离长安肯定比雄驼草原离长安近,他很想就此离开,可惜现在冰天雪地的,即使左谷蠡王让我们走,我们也不敢走,哪怕没人来追我们,我们也会迷失在冰雪之中,最后冻饿而死或者被狼群吃掉,没办法,再想长安,也得等冰雪化了再说。

这一次咱们在单于庭直待到二月初三,天气明显好转,下雪的时候少了,有些地方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这些日子来,我吸取了教训,从没离开过左谷蠡王营帐一百米远,自然也没有见到单于和其余诸王,平安无事固然好,可是我怎么办到陛下交给我的任务?我到单于帐中试过一次,结果惨败而归,勉强保住自己,我哪里还敢再进单于大帐?既见不了单于也不好意思见左谷蠡王,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我要真的逛了一趟,无功而返,真没脸见皇帝。我暗暗着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陛下交给我的任务,可是却始终没有机会。我还是等到今年的龙城大会,到时天气也好,人也多,我无论如何也要再试一次。

到了二月初四,左谷蠡王下令拔营回雄驼草原,一路也没发生什么大事,直到进入了嗢昆水境内,这已经是左谷蠡王的领地了,离先单于的陵墓只有一天的路了。左谷蠡王说自从上次发生了姑匿事件后,他担心出事,增派了人手在那里驻守,现在那里已经有两千人在看守着祖陵了。姑匿和南伐一直被左谷蠡王安排在他帐下各自放羊,倒是没有关押他们,却不让他两人见面。匈奴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监狱,要囚禁也无从囚起。

这天晚上,在山谷中扎营。帐外北风呼啸,好像又在下雪了,半夜里,风雪停止了。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厉的类似哨声的凄厉之声,云娜翻身而起,道:“鸣镝!”琴瑄和捐之也醒了,我们几人连忙穿好衣服,猔香和鹿鹎拿起刀,冲到帐外去看。我问云娜:“怎么回事?”

云娜道:“这是他们在通消息,可是我不知道射箭的是谁。阏氏,我害怕。”我硬着头皮道:“怕什么!”我伸手握住了我的剑。我还从来没有真正和敌人对阵过,我练习了这么久的剑,水平到底如何,我一点儿也没底。外面起了火,我兄长冲到帐前,叫道:“快出来!上马!”我赶快带着云娜琴瑄捐之离帐篷,跳上马背。一阵寒风吹来,虽然没有下雪,可是外面好冷!

三兄道:“不大对头,这不是普通的马贼。是真正的军队!”

我吃了一惊:“是军队!哪来的军队?”

三兄道:“一时还不清楚。”正在这时,我看见了左谷蠡王,他身着戎装,手持弯刀,神情镇定,云娜看见他,忙向他跑去。左谷蠡王道:“云娜,别怕!你别离开我三步之外。”我这才看见不远处有无数火光闪动,向我们的营帐扑来。人数少说也有一两千。我吃惊非小,马贼哪有这种势力,这是哪来的军队?这是针对左谷蠡王的?

这支军队很快冲到面前,双方一阵箭雨,各有损伤,但左谷蠡王所部的损伤明显更大,他们人多占优势,左谷蠡王所部渐渐不支。左谷蠡王道:“阿乌突,你带一百人,把所有的女眷领到一边,这里离贺述部不远,你去向他们求救。这群人应该是冲着我来的,我把他们引开。稽留斯,王司马,董郎中,麻烦你们好好照顾云娜。”

三兄道:“我留下来跟大王在一起!大王对我有恩,大王有难,我理所当然相报。”

左谷蠡王笑道:“你好好对云娜就可以。你放心,这些人奈何我不得!天亮的时候咱们再见吧。你们快走!谢谢你的好意!”

大阏氏道:“我不走!我要跟大王在一起,让览雅她们先走吧!”左谷蠡王急道:“听话!别争了!你们在这里,我反而会分心的!快走啊!快带云娜和季姜走!”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笑道:“想走?你不死,我这一辈子睡觉都睡不好。我好容易找到这个机会,就是来伏击你的!天幸你并没有察觉。你必须死!”

云娜突然道:“原来是你!你居然没有死!”

帝都畅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都畅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德:生辰八字看财运不好的两条法则

    万丈高楼平地起。高手与普通人的区别就是基础知识掌握的牢固程度、灵活运用的程度;一个信息点有人可以解读出七八个信息,有人只是能看出最表面的浅层信息。比如从八字看一个人的精神倾向及财富层次,生辰八字的基础知识里都有一些明显信息,比如财多压身无库多数是穷命,财最怕冲,冲则易散而无收。食伤暗引比劫比劫暗引印枭印枭暗引官杀官杀暗引财财暗引食伤。这些都是在旺的情况下暗引来,例如正印暗引正官,其他类推。只要月令月支与时支有食神没有被穿、刑,就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在困难的时候会有贵人帮忙)。当印与我的体打架的时候

  • 读书就该放出声!有奖征集你的朗读声音,和你一起“阅见美好”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滕王阁序》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海燕》读书修身养性读书让我们看到天下之美这几年“全民阅读”更被纳入国家战略层面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屡被提及学生时代我们会在课堂上一遍遍诵读优美的文学作品离开校园后嘴巴是不是很少用来读书更多用来聊天了?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就要到了读书别害羞读书要放声拾起你喜欢的文字高声朗读吧!弘扬优秀的读书传统,广泛传播读书的理念,福建日报社新媒体中心海峡网联合金辉集团、喜马拉雅FM福州分站、海峡

  • 五一要来了!西安的火车站,你可认清了?

    五一假期快到了,火车站又将是人山人海大家着急忙慌地赶着回家西安的火车站有很多,但主要的或者说常去的其实就三个西安、西安南、西安北再加阿房宫、鄠邑为辅西安的火车站了解一下西安火车站西安火车站是西安具有标志性的建筑之一。西安火车站原名长安站,始建于1934年12月,于1935年6月正式运营,是全国仅有的三个可以直达中国大陆的每一个省级行政区的省会城市(海口除外)和重要的地级市的车站(另外两个是郑州站和武昌站)之一。西安火车站途经陇海铁路、西康铁路、宁西铁路、西户铁路、西侯铁路、包西铁路,是陕西省的铁

  • 《品牌对话》:“同心圆黄金定位格书法”让每个人都能把字写好

    中国网东盟4月23日讯为贯彻十九大精神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民族品牌发展,为中国与东盟品牌企业和领袖人物搭建一个宣传、交流、学习、探讨、合作的平台,促进各行业中小微企业健康发展,进一步提高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品牌影响力,中国网东盟频道决定联合各相关单位在广西首府南宁举办“2018中国—东盟年度十大推荐品牌暨十大推荐风云人物合作论坛”。目前论坛的组织、推选等工作正如火如荼进行中,活动报名时间将于近期截止,并进行投票及综合评定,最终推选出各奖项的“十大推荐品牌”和“风云人物”。届时,将邀请中国与东

  • 精品赏析——民国二十三年孙像壹圆双帆币

    银元是民国时期的主要流通货币,民国时期相继发行了不少的银元。银元的发行,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当然,民国的动荡时期,银元在当时的购买力也起起伏伏,体现了当时的金融状况。此次征集到的民国二十三年孙像壹圆双帆币银元,重量:26.7g直径:39.2mm,品相较为完好,纹饰清晰。钱币正面中央为孙中山侧面肖像,刻画细致,神情自然,五官深邃,十分逼真,肖像上方镌“中华民国二十三年”八字,字体端庄工整,落落大方;背面中央为帆船图案,海浪汹涌,观之,犹如该场景就在眼前一般,极其逼真,“壹元”分列两旁。藏

  • 鲜花事务委员会的故事

    热罗姆的油画作品《愚蠢的郁金香狂热》。资料图林海有人说,“郁金香狂热”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资产泡沫。当时,从奥斯曼土耳其引进的郁金香球茎在荷兰被炒到天价。而当泡沫破灭,这些奇珍异朵又变得一文不值。两百多年后,法国画家让·莱昂·热罗姆重现了当时的一幕:贵族们命令士兵踩死一些郁金香,来控制市场上的供给量,以此提高他们手上存留的另一些球茎的价格。然而,在“大崩盘”的背景下,一切都徒劳无功。践踏郁金香,因为它是珍宝这幅创作于1882年的油画名为《愚蠢的郁金香狂热》,现存于美国巴尔的摩的沃尔特美术馆。画面上

  • 扶沟县公益文化培训火起来

    扶沟县文广新局文化馆秉着“公益办班、民众享遇”的宗旨,针对不同人群的需求,提供丰富多彩的公益文化服务,搭建公益文化培训平台,开办了免费的市民公益文化艺术学校。扶沟县文广新局文化馆充分发挥文化馆阵地、设施和专业人才优势,开展有声乐、器乐、舞蹈、美术、书法等艺术门类的培训免费课程,全力打造“没有围墙”的公共文化服务。经过多年的发展,培训班次已扩展至全年192个班次,培训门类达到8个,培训期次也由开始的每年两期扩大至常年有培训班。作为县委、县政府重点“文化惠民”工程活动之一,文化公益培训活动受到市民的

  • 画家李苦禅鹰图作品现在能拍卖到什么价格

    李苦禅(1899年1月11日-1983年6月11日),生于山东省高唐县,原名李英杰、李英,字超三、励公,山东省高唐县人,中国画家。擅画花鸟,阔笔写意,笔墨雄阔,酣畅淋漓,画风以质朴、雄浑、豪放称。李苦禅先生是中国写意花鸟画历史上,继宋代法常、明代徐文长、清代八大山人、吴昌硕与近代齐白石之后的又一位统领时代风范的大师。其爱国精神、刚毅性格与“一洗万古凡羽空”的雄鹰意象,给青史留下了浓重的一页。著名剧作家曹禺先生著文写道:“苦禅老人的一生,我听到过许多传说,在我的头脑里,他仿佛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歌